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06 失去清白,残余的怒火

106 失去清白,残余的怒火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10990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29

   “哟,装得还挺纯的呢,不记得了是吧,来,哥几个带你回去看看,你拍得真不错呀,什么部位都看得清清楚楚的,哥几个一看了就口水横流,心神荡漾了。”那几个男人色色地笑着,又围了过来,几个人伸出了毛毛大手再次往她身上探来。

  “你们想干什么?放开我,救命呀!”

  苏红吓坏了,不停地拍开那些毛毛大手,尖叫着,声音里全是颤抖的惊惶。

  从昨天晚上到今天,她一直处于惊吓之中,先是被霍东铭请人把她从蓝月亮酒吧绑走了,随即又亲目目睹了自己的父母被捉,再来就是得知自己竟然不是苏家的血脉,一向疼她如同亲生女儿的叔叔为了自保,也把她往外推,不准她踏入苏家别墅大门。

  她已经如同一个惊弓之鸟了,稍有危险,她就会从高空中掉下来。

  世事难料,风云变幻,那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男人,仅是动了动嘴皮子,就让她狠狠地摔了下来,还摔得几近粉身碎骨。

  前一刻,她还是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豪门小姐。下一刻,她就成了人见人躲的贪官之女,此刻流落街头,竟然还遭到色狼的调戏。

  像她这种有外貌,身材也算火辣的女人,走出家门随时都会遭到调戏,可在过去,大家都知道她和霍家小姐是十年的好朋友,霍家小姐又是一个丑脾气的人,谁敢调戏她,不等于是找死吗?曾经,霍家无形中就成了她的保护伞,此时,霍家却是她此生最大的梦魇。

  如今她身份一失,就什么也不是了。

  霍东铭,这一招狠呀。

  他没有亲自折磨她,怕是污了他那双金手吧,但他一通电话,却可以让她备受折磨。

  那个男人,他怎么那般的可怕?他怎么那般的牛逼?什么人,他都认识。

  也就是他那么的优秀,万千男人之中也难找到一个像他那样的,她才会初见就被他迷住了,苦追了八年,结果他的世界是铜墙铁壁,任她穿,任她撞,任她戳,也撞不进去半分。

  还为了他而落得今天的下场。

  她二十二岁了,没有过任何的恋爱,在她的感情世界里,只有他一个霍东铭。可也正是这个人给了她致命的打击。

  心很痛很痛。

  可她不认为自己有错。

  她是为自己的爱而在追求着。

  为了夺得自己的幸福,使一些手段算什么?小说里,电视里,不都是这样放演的吗?

  “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以爱为名而去破坏别人婚姻的第三者……”

  霍东铭阴冷的声音忽然在她的耳边回荡着。

  心一抖。

  刺痛的同时自己先嘲笑着自己,对呀,她已经从追求者变成了第三者。从霍东铭和蓝若梅成为了男女朋友关系开始,她就是第三者,他们还没有结婚,她纠缠霍东铭还能说得过去,那还可以说是追求自己的幸福。可在霍东铭娶了蓝若希之后,她就是名副其实的第三者了,不该再为了自己的幸福而去拆散人家夫妻。

  一切,都是爱在作怪。

  也怪她自己!

  “嘶——”衣服被扯碎的声音把苏红拉回了现实里,那几个男人竟然把她的外套扯了,还动手撕她里面的衣服。

  “放开我,救命呀……”苏红拼命挣扎。

  人说屋漏更遭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说的就是她这种情况吧。

  她遭受了那么多,还要失去清白吗?

  这几个男人都像是混混类型的,又色迷迷的,真的要……她怕是会被轮了吧?

  苏红的脸色惨白得失去了血色,女人最怕的就是这种遭遇了。

  她对那些男人又打又推又咬,不让那几男人碰她。混乱害怕的脑里还在拼命地想着,他们口中说的相片是怎么回事?她什么时候拍过一丝不挂的相片了?她那种家门出身的人,她哪敢拍那样的相片,不是自己毁灭自己吗?

  蓦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眼里涌起了绝望。

  是霍东恺!

  那个被她和霍东燕嘲笑了八年,联手欺负辱骂了八年的私生子!

  只有他手里才有她一丝不挂的相片!

  霍东恺警告过她,不准她再拆散他的兄嫂,否则就把她不着寸缕的相片发到网上去,毁她的名节。

  他,竟然真的敢那般做!

  也是,霍东恺比霍东铭更加的阴冷难测,对她又怀恨在心吧,怎么可能错过这次打击她的机会?

  “嘶——”又一声响,苏红只觉得胸前一凉,她连忙用双手护住胸前,不停地往后退着,满脸惊恐地看着那些色色地笑着,逼近她的男人。

  她一步一步地后退,那几人一步一步地往前逼。

  不知不觉间,她就被逼到路边去了。

  公路边种着绿化带,当她退到靠着绿化带里的一棵树时,脚下被阻,她还没有反应过来,那几个男人就一涌而上,把她按压在树身上,有些捉压住她的手,有些动手就脱她的衣服,还有人不停地对她上下其手。

  这些男人粗暴至极,她怎么挣扎,哭喊,恳求,都没有用。

  天要亡她苏红了!

  苏红绝望地看着自己前胸的衣服被撕破得难以遮体,那雪白的肌肤都暴露出来了,几只狼手正在蹂躏着她的胸前柔软,泪水终是顺着脸颊慢慢下滑。其实她的脸还有些红肿的,只是肿得不像昨天晚上那般利害了,恢复了几分妩媚俏丽,才被这些男人认出她来。

  这条公路是通往蓝天花园的,偶尔还是有车辆经过的,可是却没有人停下来救她。遇到这种事情,大家除了同情还是同情,见义勇为的人还有,可并不是每个人都会见义勇为,她哭得嗓子都哑了,也没有看到有人停下车来见义勇为。

  她的一生要毁了吗?

  霍东铭,你真狠!

  霍东恺,你最狠!

  你们霍家人都狠!

  又惊又怕又绝望的苏红,泪眼婆娑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正在扯他自己的裤子,知道那痛苦的一刻即将到来,她的泪更如泉涌,不停地摇着头,用恳求的眼神看着那些人。

  “放开她!”

  蓦然一声大喝,接着便看到一个男人冲了过来,把站在她面前正在脱裤子的那个男人一提,就推到在一边了。紧接着那几个按压住她身体的男人也被那个冲来的男人揍了几拳。

  “姐,快跑!”

  熟悉的声音传来,让苏红顿时回过神来,那是苏厉枫的声音。

  “姐,快跑呀,上我的车!”苏厉枫一人难敌四拳的,他在和那些爬起来的男人对打时,冲着苏红大吼着。

  苏红马上撒腿就朝公路跑去,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衣服难以遮体了。

  幸好这是公路边,跑几步就跨出公路了。

  她飞快地钻进了苏厉枫的车内,急急地发动了引擎,把车开动,然后打开了车门冲苏厉枫大喊着:“厉枫,快,上车。”

  苏厉枫平时混惯了,拳脚功夫还有两下子,他把那几个男人都打退了几步之后,也撒腿就跑,几步就跨到了车前,钻进了车内。

  苏红脚下一猛地一踩,车子就如同离弦的箭一般,消失在那几个男人的面前。

  她把油门踩到了尽顶,车子在公路上飞驰着。

  也不知道开了多远,开到了什么地方,反正她就是沿着公路一直开,一直开,等到她的意识回来时,发觉自己竟然把车开出了市区,开到了郊外的一条盘山公路上。这条公路是通往一座旅游大山的,一条九曲十八弯的盘山公路是必经之路。

  盘山公路两边都是高高的山坡,算得上是悬崖,如果车技不好,一不小心滑下山坡,尸骨难全。

  把车停了下来,苏红一扭头,就扑进了苏厉枫的怀里大哭起来。

  这个堂弟,她曾经是最讨厌,最不喜欢的,因为他老是想染指她,嘴里叫着她姐,心里想把她变成他的第N个女人。以前为了讨叔叔和叔母的欢心,她一直忍着这个弟弟的流里流气,表面上和他姐弟情深。

  此刻,她却把这个弟弟当成了自己的救命稻草。

  她什么都没有了,还差点被人强了,苏厉枫是苏家这一代的独苗苗,叔叔那间企业将来就是由苏厉枫继承的,苏家那近亿的家财也是由苏厉枫来支配。只要苏厉枫还认她这个姐,那她可能不会过得太惨。

  “没事了。”苏厉枫对于她的投怀送抱,是欢喜得不得了,在搂着她的时候,那双大手也不客气地对她上下其手。

  这个堂姐妩媚勾人,他早就想尝尝她的味道了,她为了嫁入霍家,到如今还是个处呢,他最喜欢的就是处了。

  以前还碍于身份,现在知道了两个人不是姐弟,他们之间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她只是他的伯父母买来的一个别人不要的孩子,既然不是姐弟了,他自然不想放过染指她的机会。

  在她出现在自家别墅门前时,他就一直盯着她了。

  父亲为了自保,不愿意见她,也斩断了和她的关系,让佣人把她赶走了。

  他尾随而来,本来是想掳她上车的,没想到看到她被人调戏,他出手相救不是他多有侠义之心,而是他不想自己的猎物被别人先碰了。

  网上疯传的相片,他自然也看到了。

  仅一眼,他就被苏红火辣辣的身材吸引了,看得他欲火狂燃,也怪不得那几个流氓对她下手,是男人看到她那副如魔鬼一般的身材,都会心动的。

  “苏厉枫,你干什么?”苏红被他的上下其手吓住了,自己不会是才出虎口又落狼窝吧?

  “苏红,不,你应该不叫苏红了,你不再是我苏厉枫的姐姐,你亲生父亲姓什么?我替你改回姓氏可好?”苏厉枫色色地笑着,身子一翻,便把苏红结结实实地压困在车椅子内了,苏红的衣服刚才就被那些人撕破了,此刻衣不遮体,她一路逃跑,也没有过分留意,他可是留意到了。

  “让我亲一口,我想睡你很久了。”苏厉枫得意地笑着,总算可以光明正大地要了这个女人了。

  “苏厉枫……你别这样,我是你姐……”苏红奋力挣扎,可她已经没有太多的力气挣扎了,她饿极了。

  “你和我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对我来说,你此刻就是一个外人。”苏厉枫笑得更放肆了,他的头压下来,就在苏红的脸上,脖子上,到处都烙下他的吻痕。

  苏红头一晕,差点就失去了意识。

  苏厉枫的话残酷地提醒了她,她不是苏家女,她不是了!

  她和苏厉枫已经不是姐弟,半毛的血缘关系都没有,这个男人怎么可能再放了她?

  清白,她终是保不住的了。

  她也想挣脱苏厉枫的钳制,也想哭求苏厉枫放了她,可她除了落泪之外,什么动作都失去了力气,软软地任苏厉枫把她身上的衣服都撕破了。

  在这窄小的车内,她除了承受苏厉枫的兽行之外,她还能怎样?

  那痛楚传来,让她觉得自己被打进了十八层地狱,备受煎熬。

  她守了二十二年的贞洁,原是为了留给霍东铭的,没想到却被苏厉枫这头色狼夺走了。

  眼前一黑,苏红再也无法承受这种戏剧性又难以接受的残酷事实,晕了过去。

  车内,男人的喘息声越来越重,苏厉枫对女人并不会吝惜,就连苏红是他一直想染指的,他也没有半分的吝惜,只是不停地发泄着自己的欲火。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红才悠悠地醒转。

  一睁开双眼,看到的是一盏豪华的水晶灯。

  身下躺着的也是柔软的床。

  这是哪里?

  动了动身体,痛楚传来,全身骨头就像散了架似的。

  昏迷前的一切倒回她的脑里,她脸色惨白,心里恨死了苏厉枫那个趁火打劫的大色狼。

  就算她和他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两个人算是一起长大的,怎么也有感情吧,他怎么能这般的对她?

  恨!

  她好恨呀!

  她恨死了男人!

  只会占女人的便宜!

  “醒了?”满足的声音传来,随即一具身躯又覆了上来,还是苏厉枫。

  “味道真不错。”苏厉枫满足而邪恶地笑睨着她。

  一扬手,苏红就是一巴掌狠狠地甩在了苏厉枫的脸上,顿时鲜明的手指印便出现在苏厉枫那张帅气的脸上。

  下一刻,苏厉枫也狠狠地甩了她两巴掌,还凶狠地揪着她的头发,撞着床身,嘴里凶狠地骂着:“臭三八,哥看得起你才会碰你,像你现在这样的贪官女儿,人见人恨,你出去走走看,人家会把你当成过街老鼠,还有你那些见不得人的相片,大家都把你看成了妓!还敢打哥,信不信我可以掐死你!”

  苏红又被打了两记耳光,眼冒金星,她想不到苏厉枫原来如此的残暴。

  这般残暴的男人,让他毁了霍东燕,霍东铭会不会悔恨这般毁了她?

  想到这里,苏红忽然在心里冷笑了起来。

  霍东铭和蓝若希,她不能再动他们分毫了,那她总可以动霍东燕吧?霍东燕不是对苏厉枫有了好感吗?让苏厉枫继续去追求她,毁了她,又把她抛弃,不正是报复霍东铭夫妻的另一种办法吗?

  “厉枫。”苏红放柔了声音,也不和苏厉枫争持了,反而主动示好。

  她现在什么都不是了,什么都没有了,只能借着苏厉枫来报复。

  霍东铭或许也不会放过叔叔他们,不过叔叔有很多不动产,也有很多存款,就算企业被霍东铭整垮了,叔叔他们还是个有钱人。

  再说了,苏厉枫本来就是一个没有多少耐性的人,对霍东燕也就是图个新鲜。霍东燕那种人好骗,让苏厉枫花言巧语一番,说不定霍东燕自己扑了过来呢。要是霍东铭打压苏家,苏厉枫一怒,必定会像今天这般对自己,对付霍东燕,那样苏家被毁,霍东燕也会被毁。

  苏厉枫被苏红的示好弄糊涂了,刚刚还一副恨死他的样子,转眼间又向他示好了?

  不管了,反正他已经得到她了。

  现在,她便是他第N个地下情妇了。

  不错,正是地下情妇,她是霍大少爷要报复的人,他还没有大胆到敢让她当自己台面上的女人,那样会让霍东铭对付他的。

  他对霍东燕那个坏脾气小姐还有几分兴趣,还想尝尝辣椒的辣味,更不能让苏红上台面了。还有,想让苏家安全地躲过霍大少的报复,霍东燕也是一个关键的人物。

  苏厉枫想着美男计。

  如果能让苏家躲过这一劫,就算让他真的娶了霍东燕,他也愿意。

  人说色胆包天,说的便是苏厉枫这类人。

  明知道霍东铭是个惹不得的人,还想着染指霍东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苏红主动地亲吻他,抚摸他,把他刚刚的怒火平息,两个人再一次翻云覆雨,这一次是苏红主动的,让苏厉枫顿时觉得味道不同,于是翻云覆雨之后,苏厉枫便告诉了苏红,这里是他私人公寓,没有人知道的,以后就给苏红住了,让苏红当他的情妇。

  不过他也强调了,不会让苏红出去了。

  也就是说,白天,他不在家的时候,会在外面加一个锁,把门锁上,让苏红呆在家里,哪里都不能去,晚上,就是他发泄的工具。

  苏红气得牙痒痒的,没想到苏厉枫如此的可恨,如此的可恶,以前对他的了解还是太浅了。

  可是她除了答应,她还能怎样?

  正如苏厉枫所说,她是个贪官的女儿,霍东恺又把她的相片发到网上去了,此刻走出去,人见人憎。

  再说了,霍东铭对她的报复肯定还没有终了,她一出去,说不定会饿死街头。

  答应了苏厉枫之后,她便让苏厉枫赶紧去讨好霍东燕。

  她并不知道霍东燕此刻和她相差不远,已经暂时变成了身无分文的穷小姐。

  千寻集团。

  总裁办公室里,霍东铭傲然立于落地窗前,厚重的窗帘已经被他推开了,窗外,那带着灰暗的浮云从窗前飘过。

  今天的气温急剧下降,降到了十二度了。

  这个气温对于北方人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T市的人来说,却很冷了,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把自己厚厚的衣服拿了出来,套在身上,才敢出门。

  天空灰暗,像是想下雨。

  风吹着,无形中就让气温变得更冷了。

  霍东铭静静地站着,高大的身躯散发出一股深不可测,温厚的唇瓣又抿成了一条直线,深邃的眸子如同深潭一般,探不到底。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好像告一段落了,家人都被他惩罚了。其实,事情还没有结束。

  他还要把与苏红有关的那些人都整垮,让苏红在外面被人欺负,在家里也被家人憎恨,因为不是她,苏家就不会遭到报复。当然了,苏大明夫妻贪污受贿赂,那是罪有应得,被苏红连累的人是她的叔叔。

  唯一让他有点意外的是,今天早上,他从网络上看到了苏红的相片,都是一丝不挂的,就像那些拍三级片的女优一样。

  那些相片被人疯狂地转载,估计此刻苏红已经成了网络当红艳星了。

  看苏红的神情,那些相片她不是自愿拍的,那是谁拍的?

  在这个时候,那个人把苏红的艳相发到网上去,无疑是让苏红雪上加霜。

  也好,这般无耻的女人,就该身败名裂,让全天下的人都耻笑她,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害他的若希!

  “铃铃铃……”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扭头,转身,他从落地窗前离开,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并没有坐进办公桌内,抄起了话筒,他也不说话,秘书小杨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里:“总裁,有一位自称是你的管家,叫做英叔的人请求见你。”

  “让他进来!”

  挂了电话,霍东铭便绕进了办公桌内,坐回了那张黑色的转动椅内。

  瞄到摆放在办公桌上那张相片,那是他和蓝若希的结婚合照,相片中的他一脸的柔情,一脸的幸福,连严肃的眉眼都笑了起来,这是他一生之中照得最好看,最温和的相片,而被他搂住腰部的蓝若希俏丽动人,笑得甜蜜而勾魂,是把他的魂勾走了。

  忍不住地,他拿起了这张合影照,修长的手指磨娑着相片,刚冷的神情瞬间就变得柔软。

  蓝若希还是像平时那般回到企业里上班了,她说过几天要和李副总去参加一个展销会,虽然让李副总准备参加展销会的产品了,她也不可能什么都不管的,再说了,其他几间企业,她还要打理,她想在参加展销会前,把其他企业的事情都处理好。

  他心疼她的累,可她却说这样的日子才充实。

  既然是她想要的充实生活,他这个把她宠上了天的老公,只能顺着她了,而对她的心疼,只能从其他方面表达出来。

  掏出了手机,霍东铭按下了蓝若希的电话,这个时候,秘书把英叔带了进来。

  看到他在打电话,秘书便和英叔退出办公室,重新关上了办公室的大门,站在门口处,并不敢进入。

  昨天晚上他一连打了两个电话给秘书小杨,都是冻结家人银行卡的命令,让小杨敏感地猜到昨天晚上霍家大宅里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否则自己的顶头上司也不会发那么大的怒火。

  她心里也有点好奇,她这个上司相当的沉稳,一般是没有人可以让他发飙的,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大事?心里好奇归好奇,小杨可不敢问出来,她可不想回家吃自己的。

  “若希。”电话打通之后,霍东铭醇厚温和的声音响起,让杨秘书诧异不已,她听说总裁很宠他的夫人,也听说总裁的夫人从蓝家大小姐换成了蓝家二小姐,一个曾经被当成他小姨子的女人,他却视若珍宝,可那些都是听说,此刻听到霍东铭的声音,杨秘书才知道外界传言全都属实。

  “你在做什么?”霍东铭就像一个老公公一般,问着一些无关痛痒的话,却又是他最想知道的。

  蓝若希正在开会,接到他打来的电话,便让李副总先主持会议,她稍稍地离开了会议室,站在会议室外面,才回答霍东铭:“我在开会。”

  “累吗?”那极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让她的心又暖烘烘的,外面,冷得要死,而她的心,却如同火烧一般。有他,就算是一通电话,也让她觉得自己的世界里永远没有冬天。

  “不累。”

  蓝若希放柔了声段,她的声音一向清脆,放柔了声段时,听着就像在撒娇一般,娇憨可爱,如同黄莺喝歌,让霍东铭听得全身都散发着温柔的气息,刚才那冷冽狂傲的气息早就不知道吹到哪里了。

  “中午我去接你一起吃饭。”霍东铭温柔地说着每天都会说的那句话,他百说不厌,蓝若希是百听不厌。夫妻俩的感情在经过了昨天晚上,更加牢固,更加深了。

  “好,我等你。”

  得到回答,霍东铭才满足地低低地说着:“我爱你。”

  蓝若希浅笑,随即也不吝啬地告诉他,她也爱他。

  结束短暂的温馨通话之后,霍东铭马上又恢复了阴晴难测的样子。

  杨秘书才敢敲门进来。

  “大少爷。”

  英叔进来后有几分的忐忑。他不是自己找来的,是霍东铭通知他来的。

  他是霍家的管家,千寻集团不是他该来的地方,可是霍东铭却通知他到这里来,让他猜不出霍东铭的目的。

  眼眸一抬,示意杨秘书出去,等到杨秘书走了之后,霍东铭才指着那套沙发,淡冷地对英叔说着:“英叔坐吧。”

  英叔连忙笑着说:“大少爷,我站着就可以了。”

  大少爷不把叫他来的目的说出来,他哪敢坐呀?

  霍东铭抿唇,站了起来,健壮的身躯跨出了办公桌,自己率先走到了沙发上坐了下来,英叔跟着他走到沙发前,就是不敢坐下。

  看他一眼,霍东铭淡冷地示意他坐下。

  他再一次要求,英叔不敢再推拒,便小心地在他的对面坐下,小心地看着他,小心地问着:“大少爷,你找我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吩咐吗?”

  乌黑的深眸定住英叔的脸,抿着的唇忽然掀了掀,霍东铭低沉地问着:“英叔,你在大家家工作多长时间了?”

  “十八年了。”英叔小心地答着,心眼儿因为霍东铭这一句话而提上了喉咙,大少爷该不会是想把他辞退吧?是因为昨天晚上那一幕,他也在场吗?

  “昨天晚上……”

  “大少爷,求求你看在我工作了那么长时间,又一直忠心耿耿,别辞退我,我已经把霍家当成了自己的家了,我离不开霍家了。”英叔紧张地站了起来,不等霍东铭说完那句话,就慌乱地求着情。

  霍东铭微微地蹙了一下剑眉,睨瞪着英叔,沉声命令着:“坐下。”

  英叔只得再一次坐下。

  “谁要辞退你了?听我把话说完。昨天晚上的事情,我不想再发生一次,不过我不可能时时刻刻都跟在若希的身边,所以,从今天开始,只要若希回到了家里,你就必须把她的一言一行都给我看好了,记好了,然后一一告诉我。要是遇到什么特殊情况,要马上通知我。”他要牢牢地保护她,不再给家人任何可以伤害她的机会。

  英叔是管家,最适合帮他这个忙了。

  在外,有隐身保镖护着她,在内,有英叔护着她,他就里里外外都放心了。

  英叔错愕。

  原来大少爷特地把他请到企业里来,就是为了说这件事?

  把他吓了一大跳。

  英叔小心又不着痕迹地替自己拭去了冒出来的冷汗,经过昨天晚上,他对这位大少爷可是又敬又怕。

  英叔连忙答应,并保证会让霍东铭满意的,霍东铭才让他离开。

  英叔刚走,苏红的叔叔苏正刚,也就是苏氏贸易企业的总经理,在千寻集团外面请求见霍东铭一面,他还带来了很多贵重的礼物。

  苏正刚才四十多岁,还不足五十岁,不过因为常应酬,喝多了酒,有着像女人怀孕五个月大的酒肚子,穿着笔直的西装,西装外套扣子却没有扣上,是扣不上,肚子腆着怎么扣呀?里面一件灰色的男士T恤,他不像其他人那样西装下面穿一件衬衫,也是因为腆着肚子的缘故吧。

  他的五官和苏大明有几分的相似,有一双笑起来就成了一条缝的鸡眼,身高倒是有将近一百八十公分,算得上是一个高大的男人。前额光光的,没有头发,只有后脑才有点稀疏的黑发。像他这样的男人,能生得像苏厉枫那般帅气的儿子,估计是继承了他妻子的美貌吧,他有钱嘛,娶的妻子自然是貌美如花的。

  他那辆黑色的奥迪被千寻集团的保安拦住了,不能开进千寻集团里面。

  他也不敢怒,而是下了车,小心地和那些保安陪着笑意,说着:“我真的有急事要见你们的总裁,大家行行好,帮我打个电话到上面去问问行吗?”千寻集团把关是最严的,这个整个商界的人都知道。想见霍东铭的人,每天多得数不清,但真正能见得到他的人,却是寥寥无几。

  “已经打了电话,等上面通知。”那些保安有礼貌地拦着他,也在第一时间就打电话往上面通报了。总裁今天是在企业里的,他们知道,但总裁见不见客,他们可不敢保证。

  听到保安回答说,已经打了电话往上通知了,苏正刚只能等着。他掏出了他身上带着的大中华牌子香烟,抽出几支来,递给那几名拦住他的保安,笑着:“来,抽一次吧。”

  几名保安并没有接他递过来的香烟,只是有礼貌地说着:“企业规定,保安在值班时间不准抽烟,更不准接受来访客人的烟。”

  苏正刚微怔,只得讪讪地笑着缩回了手。

  仰望着眼前那栋高达六十八层的办公大厦,他也是满心的羡慕。从商的人,就该有这样的成就呀。

  他的企业,办公大楼才八层,是千寻集团的零头。

  昨天晚上连夜得到亲亲大哥夫妻同时落网,他才知道大哥大嫂原来受贿贪污了那么多的钱,那是重罪,他自然不可能救大哥,也救不了。再后来,又得知是自己那个侄女惹怒了霍家的太子爷,才会让大哥落入法网的,更知道苏红原来不是大哥的亲生女儿,大嫂当年怀孕是假怀孕,苏红是买来的。

  今天早上,他又意外得知苏红有大量艳照在网络上出现,那简直就是丢尽了苏家的脸,他气得只差没有吐血。

  他猜测那些艳照是苏红还得罪了其他人,被其他人强拍下来的。得罪霍家大少爷都要命了,还有不知名的暗敌,他就算是有天大的胆,也护不住苏红了,更别说他不敢护。

  此刻,就算苏红是自己的亲侄女,得罪了霍家太子爷,他也要断绝关系,何况现在和他没有半毛钱的血缘关系了,他更是要和苏红断绝关系。因为害怕受到牵连,他主动前来向霍东铭赔礼道歉,也表明他和苏红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希翼霍东铭高抬贵手,别把他经营了多年的企业吞了。

  此刻他的心情也像刚刚才离去的英叔那般忐忑不安。

  不知道等了多长时间,保安室里的内线电话才响了起来。

  一名保安连忙去接听电话。

  那是一名普通秘书,得到了杨秘书的通传后,打电话到保安室来的。

  “告诉苏总,总裁没空,不见客。”

  保安应着,然后挂断了电话,走出来,把上面的意思告诉了苏正刚。

  霍东铭明明就在企业里,却不肯见他,苏正刚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他肥胖的脸上开始变了,变得青白青白的,他不死心,一再地恳求保安们再替他打电话到上面去,他真的有急事要见霍东铭,那可是整个苏家存亡的大事呀。

  “苏总,对不起,大家不能帮到你。”保安们有礼貌而歉意地回绝了他。

  总裁的脾性他们都清楚,总裁说了不见就是不见,谁要是再敢重打一次电话,总裁会直接把他们丢到太平洋去。

  “霍大少爷,大少爷呀,我真的有急事要见你……”苏正刚求不到保安,竟然冲着那栋六十八层高的大厦大喊大叫着。

  那么高,他叫得再大声,霍东铭也是听不见的,不过是徒劳无益。

  叫了一会儿,嗓子都差不多要叫哑了,苏正刚知道自己今天是见不到霍东铭的了,可他不敢走,他便回到了自己的车内,决定在企业门口等着霍东铭出来。

  为了整个苏家不被霍东铭的怒火燃烧,他也不能走。

  不管霍东铭有多么的深不可测,他总是人吧?是人就有几分人性的。

  苏正刚在心里给自己安慰。

  人性?

  苏正刚忽然想到了一点,霍东铭不是对自己的夫人很好的吗?他不如去求霍大少奶奶,让她帮他向霍东铭求情?

  想到这里,苏正刚就像沉进了黑暗的世界里,忽然看到了一束光明似的,激动不已,马上开车离去,想去找蓝若希帮他求情。

  病急乱投病,慌乱的苏正刚都忘记了自己那个侄女教唆霍东燕害了若希的,若希会大度到不计前嫌帮他吗?

  六十八层的高空上,那特大的落地窗前,霍东铭就像个撒旦一般伫立在那里,手里竟然拿着一副望远镜,居于高处,偶尔也喜欢看一下低处,他的办公室自然也备有望远镜。

  苏正刚的到来,他是看得一清二楚的,就连苏正刚的车牌号码他都看得清清楚楚。

  看到苏正刚离去,他唇边略略地浮出了一抹冷笑,想找若希帮他求情吗?

  他的爱妻,岂是谁想见都可以见的?

  放下望远镜,掏出了手机,打电话给慕容俊,低哑冰冷地吩咐着:“慕容,有一辆黑色车身的奥迪,车牌号是XXX82,车主想见我家若希,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不准让我家若希看到那个车主,不过,别伤人。”他不想为了报复这些人而让自己犯罪。

  “好。”慕容俊应着。

  语气却有几分的疲惫。

  他还在为他自己的爱情而烦恼。

  林小娟今天不知道躲哪里去了,她不在租房,也没有做生意,手机也关机,他正动用自己的关系去寻找林小娟的下落,霍东铭又打电话来,他更忙了。

  “你心烦。”霍东铭忽然沉沉地问了一句。

  “没事,不会影响到工作。”慕容俊握着手机,揉了揉额。

  “我会让我家若希找你家那个丑女人聊聊。”

  丑女人?

  慕容俊忍不住反驳着:“在我眼里,她比你家若希更美。记住,情人眼里出西施。”

  “比我更像妻奴,以后有你受的。”霍东铭淡淡地笑了笑,带着戏谑。

  慕容俊也不甘示弱;“有你这种上司,自然会有我这种下属。你现在觉得不好受吗?要不要我告诉大少奶奶,你在受着她?”

  “你敢说的话,我保证你一辈子都抱不到丑女归!”霍东铭的语气瞬间就阴冷起来,让慕容俊打了一个颤,赶紧投降,说着:“好,我认命,栽在你手里,我一辈子只能当奴隶。不过,总裁大人,高抬贵手哈,我家那个小女人,别扭得很呢,我还在烦着,你别再给我添堵了,让若希……让大少奶奶帮帮忙,找小娟聊聊哈,美事能成,我当你一辈子的奴隶。”

  “好,一言为定。”送上门来的好事,霍东铭岂有外推之理。

  他还真怕慕容俊离开千寻集团呢,如今有慕容俊一句话,他自当全力帮某人追求那个在他眼里平凡得让他到现在还记不清是什么样子的某个小女人。

  结束了通话,霍东铭敛起了身上散发出来的冷冽气息,转身回到办公桌前,把望远镜放回原处,然后就向办公室外面走去,打算现在就去华艺等他的老婆大人下班。

  走了几步,扫到那个零食专柜的时候,他信步走了过去,在零食专柜上挑了几样蓝若希百吃不厌的零食后,便拿着那几样零食离开了办公室。

  下到一楼时,在大楼的大门口处,他顿住了脚步,视线瞬间又变得锐利而冰冷,盯着缓缓开到企业大门口的那辆红色奥迪,那是他亲弟弟霍东恺的车。

  霍东恺来找他!

  有事?

  霍东铭对霍东恺的兄弟情是有,表面上,他对霍东恺已经不像当年那般关心了,表现得疏离而冰冷。此刻,他顿了顿脚步,俊脸微板着,剑眉竖着,唇抿着,不发一言,还是向自己的车走去,两名保镖也看到了霍东恺的车,霍东铭没有说话,他们也不敢多说一句。

  在霍东铭钻进车内后,他们便把车开出了企业。

  在与霍东恺的车擦身而过时,霍东恺摇下了车窗,冲着车内的霍东铭说道:“大哥,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是与大嫂有关的。”

  原本是不想怎么理他的霍东铭,在听到他这句话时,马上命令石彬停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