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07 有喜的征兆?

107 有喜的征兆?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11238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30

   “倒车!”霍东铭沉声命令着石彬。

  石彬连忙倒车。透过车后镜,他看到坐在车后座的大少爷,俊脸是越发的阴冷了,因为四少爷的那一句话,隐隐之中,黑线横行,那双鹰眼除了在大少奶奶的面前会露出温柔之外,都是深不见底的,一眨一动间,都逸出深不可测的视线,总让人觉得他特别的冷,无形之中就让人对他生了畏惧之心。

  整个霍家的人,包括在霍家工作的人都知道,大少爷对四少爷其实挺好的,只是因为四少爷的母亲不知好歹,脸皮厚得像砧板,天天都跑到霍家来坐坐,故意气太太,大少爷知道了,才会对四少爷越来越冷淡,怎么说,大少爷心里都是向着母亲的。

  车内因为霍东铭的沉凝而让气氛变得异常窒息,两名保镖倒是习惯了这种气息。

  风,呼呼地吹着,霍东恺因为摇下了车窗,车外的冷空气便强硬地闯进了他的车内,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看到霍东铭的车倒回了企业里面,他也跟着把车开进企业里。

  保安们也不敢阻拦。

  因为霍东铭并没有让他们拦截霍东恺。

  两辆车,一银一红,异常的耀眼。

  霍东铭一看到弟弟那辆红得刺眼的车,唇总是抿得更紧。

  表面冷漠,却喜欢红色的车,是要告诉世人,他其实热情似火吗?

  “今天真冷。”

  霍东恺抢先下了车,跑去替大哥打开了车门,俊逸的脸上自然而然地露出了一抹温和的笑,扯着天气和霍东铭找话题。

  霍东铭不说话,下了车后就往办公大厦走去,摆明了不想多谈无聊话题。

  他脚步沉稳,隐隐中有着一分的紧张。

  他害怕霍东恺向他坦诚爱上若希的事。

  他害怕因为感情一事而让兄弟反目成仇。

  脑里闪过了蓝若希请求的话,若希说了,就算他要整治父亲以及江雪,请不要伤害东恺,因为东恺是最无辜的。

  东恺更不希翼自己有一个当小三的妈,他是儿子,他没有选择的权利。他心里估计比任何人都难堪的吧。

  想想他小小年纪就被接回了霍家,除了父亲,奶奶和兄长,其他人都不待见他,千方百计冷待他,整他,给他难堪,欺负他,嘲笑他,二十几年来,他承受了很多人无法承受的痛苦。

  站在局外看明白一切的若希才会那般的请求。

  若希的话,其实霍东铭都是理解的。

  对于这个亲弟弟,他也有着底线,只要东恺不试图染指若希,那么他便不会伤害东恺,要是东恺胆敢向他叫板,他便会不客气地把东恺变得一无所有,赶出霍家。

  “哥,你是打算去哪里的?”霍东恺跟上霍东铭的步伐,继续找话题。两名保镖在兄弟俩往里走的时候,自动守在外面,不会跟着进去。

  此时还是上班时间,所有职员都还在忙着自己的事情。

  霍东恺一脸的笑,不管霍东铭理不理他,他都保持着善意带着点讨喜的笑容。在蓝若希面前,他都没有这样无心无肺地笑过。

  在霍东铭面前,他希翼展现最无害的一面,以博取大哥对他的那一点兄弟情。在物质上,他很富有,而在精神上,他则很贫穷,无论是什么情,他都非常的缺泛。

  “什么时候,我的行踪需要告知你?”站在电梯口,霍东铭扭头,冷冷地厉了他一眼,冷冷地反问着。

  霍东恺按开了电梯门,听到大哥冷冰冰的反问,他连忙讪笑着:“哥,我只是随口问问。”

  “进来,不想被我丢出去,此刻闭嘴。”霍东铭一看到他那抹讪笑中还是夹着讨喜的笑容,眼眸一沉,胸口顿时沉闷起来,便没好气地说着。

  自己率先走进了电梯里。

  霍东恺连忙跟着进入电梯,狭小的电梯间,只有他和大哥两个人,彼此的气息交融在一起。霍东恺忍不住痴痴地看着大哥那张俊美又有个性的脸,他最喜欢大哥的个性,而不是那张脸。他喜欢大哥办起事来的雷厉风行,喜欢大哥那霸道强硬的气息,反正,他喜欢大哥所有优点和缺点。

  被自己的亲弟弟如此痴痴地盯着,霍东铭忍不住微颤了一下,全身都爬满了鸡皮疙瘩,表面上,他还是酷酷的样子。

  “你身上带着镜子吗?”

  他忽然冷冷地开口,并且偏头炯炯地注视着霍东恺。

  镜子?

  霍东恺脸忽然涨红起来,连忙敛回了痴望的眼神,心里直骂自己竟然失态了,要是让大哥知道自己那点不正常的感情,大哥会把他丢出霍家的。

  “再有下次,我会把你的眼珠子都挖出来!”

  霍东铭知道他明白了他话中的深意,眸子再度加深,冷冷的警告掷到了霍东恺的面前。

  电梯很快就上到了六十八楼。

  进了总裁办公室,霍东铭往沙发上一坐,抬眸就盯着霍东恺,开门见山地问着:“说吧,什么事情与若希有关的?”

  就算心里害怕霍东恺是向他坦诚感情,他不是一个会逃避的人,所以不想含沙射影,也不希翼霍东恺含沙射影。

  遇到和大嫂有关的事情,大哥总是特别的重视。

  此刻,霍东恺有点吃着蓝若希的醋。

  因为那是他一直渴望长期拥有的重视。

  他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不经意间就瞄到了不远处那个嵌入墙内的零食专柜,他脸色一凝,眼神有点诧异,忍不住站了起来,带着好奇踱到了那个零食专柜面前,看着那个五层高的柜子,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零食。

  细细一看,他的心便痛了起来。

  全是蓝若希喜欢吃的。

  在家里,大哥把大嫂宠上了天,在企业里,大哥也随时随地准备着宠大嫂上天。

  这般深,这般浓的爱,他往这里一站,都觉得自己是个第三者。

  他以为,他的爱和大哥的一样深,只要是蓝若希喜欢的,他都知道,也会为蓝若希而去做某些事情。可是此刻,他才知道,自己对蓝若希的爱永远都不及大哥的那样深。就拿零食一事来说,他是知道蓝若希喜欢吃什么,可他不曾像大哥这样去网罗过。

  网罗!

  一个很普通的字眼,却用在了不普通的事情上,便让它变得深情起来。

  “东恺,我的时间紧。”

  把霍东恺所有神情都尽收眼底,霍东铭心底泛冷,他的女人,就连亲弟弟也不能染指!

  回过神来,霍东恺随手就拿起了一包开心果,他记得若希小时候经常抱着一包开心果在啃的。重回到沙发上,马上接受到对面射过来的冷冽警告眼神,他也不在意,撕开了袋子,拿着开心果便吃了起来。

  吃了一把之后,他才把自己的来意说了出来。

  他自然不是来向霍东铭坦诚自己的感情的,他都决定把感情深埋心底了,又怎么可能坦诚?他是告诉霍东铭,昨天他在金凤凰酒店遇到了冷天烨纠缠蓝若希。

  他早就把冷天烨过去是蓝若希的男朋友这件事查得一清二楚了,自然也知道冷天烨抛弃了若希。没想到冷天烨还敢一而再,再而三地纠缠蓝若希。他告诉大哥,如果大哥还不下狠手的话,他不介意替大哥下狠手。

  捏死冷天烨,对他来说,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那般容易。

  大哥是从环宇集团入手,他想直接一点,直接就从冷天烨身上下手。

  听了他的话,霍东铭黑下了脸,沉怒如火。

  他打击环宇集团的行动一直都没有停止过,他也以为冷天烨是不敢再纠缠若希了,因为那样只会加速环宇集团的死亡。

  没想到……

  他还真是低估了冷天烨的厚脸皮。

  “大哥,昨天幸好是我看到了,如果是大妈或者东燕看到了,后果如何,大哥很清楚。”霍东恺已经敛起了温和,阴冷地说着。“大哥对情敌不是心软的人,快刀斩乱麻吧。有些人,是不适宜逗弄的,就该给他们痛痛快快的一刀,他们痛快,大哥也痛快。”

  霍东铭脸色更沉了。

  处理冷天烨这件事,他的确带着坏心眼的逗弄。听了霍东恺的话,他忽然发现自己在处理这件事太软了,不够狠,最主要也是蓝若希想看着冷天烨被整的过程,想看着冷天烨被打击得慢慢失去一切那痛苦的样子。

  现在,既然有人不想当猫儿了,他自然不介意快刀斩乱麻。

  冷天烨!我会让你三天之内流落街头!

  霍东铭紧紧地握紧了双手。

  另一端:

  一辆黑色的奔驰,漫无目的地在大街小巷里穿梭着。

  蓝若希在开车的同时,不停地扭头看一眼坐在她旁边,上车后就一直不说话的林小娟。

  她才开完会,就接到了林小娟的电话,林小娟也不说是什么事情,只是让她到随缘咖啡馆找自己。

  不知道林小娟找自己有什么事,蓝若希觉得她的声音失去了以往的味道,以为她又遇到了什么危险的事情,马上就丢下了公事,匆匆地开车赶到了随缘咖啡馆。

  当她到达的时候,发现林小娟并没有在咖啡馆里面等着她,而是站在门前,迎着那冰冷的冬风,有点无助,又似乎是很烦的样子,呆站在那里。

  林小娟身边没有发现任何的可疑人物。

  正因为这样,她才更加的担心林小娟,总觉得今天的林小娟非常非常的不正常。

  “小娟,你想去哪里?”蓝若希第N次问着。

  林小娟像是没有听到她的问话似的,还沉浸在自己的烦恼之中。

  慕容俊竟然向她求婚,要求她嫁给他。

  就是因为他那一句话,才让她此刻特别的烦恼。

  不管她对慕容俊抱着什么样的态度,那一句话对她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她一个丑小鸭,灰姑娘,被一个白马王子求婚,她要是不会烦恼,她就是个冷血动物。

  她打了电话给蓝若希之后,又关了手机,也无心生意,一直被困在那句话里。

  她不知道慕容俊的话是否真的,她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处理与慕容俊之间的关系,而慕容夫人势力的话又还在她的耳边回荡。

  她真的很烦呀,一向乐天派的她,遇着了爱情,也会变成另外一个人。

  可以说,她还不爱慕容俊,可她并不讨厌他,还有点喜欢和他在一起。

  可他的身份又是那般的高高在上,哪怕他说过他的婚姻,他作主,她也不敢接受。她非常清楚,一段婚姻,往往不是两个人的世界,而是很多人的世界,他的家人肯定会像霍东铭的家人那样,时时刻刻都会出现在她的婚姻里,她可以承受一次慕容夫人的辱骂,小瞧,但承受多了,她也是会发飙的。

  到时候婆媳矛盾势必影响夫妻感情。

  这些事情在现实的生活里,不是很多吗?

  很烦呀。

  她本就是个磊落大方的人,如今也变得不能大方起来了。

  得不到她的回答,蓝若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试探地问着:“是和慕容俊有关吧?”

  早在她和霍东铭度蜜月的时候,夫妻俩就曾经讨论过林小娟和慕容俊的事情。她觉得慕容家的门槛太高了,林小娟估计是难以适应的,也很难得到慕容家的认可。她身为好友的,自是向着林小娟,不希翼林小娟受到伤害。

  可等到她回国后,林小娟极少会谈及慕容俊,她便以为两个人不会像她想象那般发展,也就不放在心里了。

  直到那天发现林小娟被慕容家的人伤害了,她才知道事情还是按她担心的那般走着。

  她不知道慕容俊会不会护着林小娟,可是慕容夫人不喜欢林小娟,却是铁一般的事实。

  她又遇到霍东燕搞破坏,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压根儿就没有心思,也没有时间来过问林小娟和慕容俊的事情。怎么说,她也是相信林小娟会处理好的。只是她,好像忽略了一个问题,一个人,不管平时如何的磊落大方,如何的精明能干,一旦遇上了爱情,就会变得很笨很笨。

  林上娟点了点头。

  “你和他……发展到什么程度了?”蓝若希把车往海边开去,心情烦恼的时候,她喜欢到海边看看大海。

  “没有发展。”

  林小娟总算开口了,一开口就否认了自己和慕容俊的关系。

  “我和他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我不想和他有任何的发展。”

  蓝若希没有马上接口,门不当,户不对,就算有爱,有时候也会被拆散。

  “我也不知道他对我是否真心,他是个端着温和的笑脸,实际上深不可测的男人,他在商界的名声和地位,我都非常清楚,我做梦都想不到会和他扯上关系。若希,以前听说到这个男人的名声时,我就觉得这个男人那般的利害,那样的神通广大,必定要孤独终老的,因为他肯定不会轻易爱上一个女人,女人们也不轻易入得他的眼。可我没想到,他竟然……他向我求婚了!他竟然要求我嫁给他!我甚至还没有答应和他谈一场恋爱,他就向我求婚了。”

  林小娟继续说着,小脸上爬满了不知所措。

  慕容俊那一句让她嫁给他的话,真的是一石激起了千层浪,让她的心湖泛起了狂风巨浪。

  “他妈妈也不喜欢我,瞧不起我,嫌我人丑,又是农家女。他妈妈甚至拿出五百万来,让我离开他。真好笑,又不是我纠缠他,凭什么就让我离开?有本事的,怎么不让他别来纠缠我。若希,你看,这就是我和他之间不公平的待遇。”一说起那天的事情,林小娟就是满心的怒火,慕容夫人的行径,语言,其实深深地刺伤了她的自尊。

  “在他的世界里,多的是美女,我算什么?”说来说去,林小娟就是不相信慕容俊真的会爱上她。

  她要是有着像蓝若希一样的外貌,或许没有好的出身,她也会相信慕容俊看上她的,以貌取人的男人,在这个世界上还是很多的。

  偏偏她平凡得就像长在路边的小草,而慕容俊却是天上的琼花,高高在上,她连仰望,都望不到顶,这种不平的界线,教她如何去相信慕容俊?

  “所以你自卑了?”

  蓝若希把车停在了海边,偏头定定地看着林小娟,一言道破林小娟的烦恼来源于她的自卑。

  “我没有!”林小娟不觉得自己是在自卑。

  “那我问你,你讨厌慕容俊吗?”蓝若希用局外人的眼光定定地注视着林小娟。

  林小娟摇头。

  “既然不讨厌,又不自卑,慕容俊在生活上又是个不错的男人,你为什么不坦然面对他,给他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呢?小娟,就算你还没有爱上他,他已经向你进攻了,是不是?既然如此,你就该接受他,给自己了解他的机会,也给他了解你的机会。恋爱不都是这样的吗?给了彼此的机会,才能确定对方是否适合自己。”

  蓝若希不是站在慕容俊那一边,她是站在中间的,把事情看得很透彻。看林小娟那般烦恼,她就知道林小娟对慕容俊是有好感的,既然不讨厌,有好感,就有发展的潜能,何不大大方方地恋爱一场。

  至于门当户对的问题,慕容俊肯定能摆平的,她觉得林小娟没有必要担心这些。

  霍东铭吩咐慕容俊办了那么多别人都办不成的事情,说明慕容俊是个非常强大,有手腕的人。林小娟只要相信了他,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

  事实上,就是信任问题。

  “要是不适合,不是徒惹伤心?”林小娟苦恼地说着。

  蓝若希拢起了秀气的眉,有点气恼地瞪着她。

  “喜羊羊,美羊羊……灰太狼,红太狼……”

  车内忽然响起了清脆可爱的手机铃声。

  蓝若希马上朝林小娟做了一个暂停的动作,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霍东铭的,她才忽然记起霍东铭说了要来接她一起吃饭的,此刻她陪着林小娟,林小娟又正在为情烦恼,她也不好意思丢下林小娟不管,顿时觉得自己也遇到了难题。

  她一边按下了接听键,一边笑着叫着:“东铭。”

  “你在哪里?”霍东铭低沉的嗓音传来,语气很正常,没有蓝若希预想中的担心及霸道。

  他已经到了华艺,但李副总却告诉他,她早在十点多的时候就接到一个电话,离开了企业。

  在上班时间,能让她离开企业的电话,必定是重要的人打给她的。

  他以为是蓝家人,一一打电话问过了蓝家人,得到的答案都是否的。

  他又以为是自己家里的急电,打电话问了英叔,英叔又说大少奶奶根本就没有回到家里,而家里那些人因为被他冻结了银行卡,身无分文的,都认命地呆在家里,不是无聊地看着报纸,就是无聊地修着指甲,要不就是睡觉。

  都不是亲人打的电话,他猜到了是林小娟。

  慕容俊说了,要是他能让蓝若希劝得林小娟答应慕容俊的追求,那么慕容俊一生都为千寻集团效力。其实,慕容俊还是在借千寻集团替他挡住来自慕容家的压力。

  合作多年,彼此间熟透了,他也希翼慕容俊能长驻千寻集团。再说了,慕容俊的条件太简单了,就是动动嘴皮子的事情,他可是占了大便宜的。

  “我在海边,和小娟在一起。东铭,我赶不回去陪你一起吃饭了,我想陪陪小娟。晚上回家,我再下厨,补偿你,好吗?”听到霍东铭的声音没有以往的担心和霸道,若希才实话实说。

  霍东铭沉默着。

  他一沉默,蓝若希的心又提了上来,他不答应?

  “东铭……”

  “好。晚上要做什么菜式,我替你去准备材料。这一次……我会按量购买。”说到准备材料,霍东铭自然想起了包饺子那天,他疯狂购买的可笑行径。

  蓝若希自然也想起了他上次那爆笑的购物行径,眉眼忍不住就弯了起来,笑意逸出,笑着:“你确定你能把握好吗?”

  “尽量。”

  霍东铭也不敢说自己就一定能按量而买。

  “买条鲜鱼,我想做甜酸鱼,买些排骨,我想做甜酸排骨,买点番茄和鸡蛋,我想做番茄炒蛋,还有,我想做甜酸烧鸡翅,三色甜酸菠萝鸡,甜酸大虾……”蓝若希不知道怎么回事,说了一连串的甜酸菜谱,听得林小娟坐在旁边就直流口水,她是个不喜欢吃酸的人,听到与酸字有关的食物,就觉得自己在吃着酸东西一样,直流口水。

  “还有,东铭,现在不是有大量的桔子上市了吗?你再帮我买一袋那种带着酸味的桔子回来,行吗?我忽然间想吃桔子了。这个时节又没有李子,要是有李子,更好。”蓝若希压根儿就没有注意到自己说出来的菜式,全都是甜酸味道的,就连让霍东铭帮她买水果,也是带着酸味那种。

  电话那一端的霍东铭,除了有点诧异之外,也没有往他处想,只是有点疑惑地说着:“若希,你怎么忽然间全吃甜酸菜了?”不过以往她也是喜欢带着甜酸味道的菜。

  想到这些,霍东铭又不觉得她有什么不正常了。

  “好,只要你想吃的,我都帮你买。”霍东铭温和地应着。

  “嗯,那大家晚上再见,你快去吃饭吧,别饿着了。”

  “你也是,要是你饿着了,我会找林小娟算帐的,我会让她吃不完兜着走的,我会……”

  “得了,霸道鬼。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整天像个老太婆一样说我。”蓝若希忍不住失笑地打断了霍东铭的话。

  这男人,有时候比老太婆还罗嗦呢。

  呵呵。

  两声低笑传来,霍东铭的心情愉悦至极。和她通电话,就算他心情再恶劣,只要听到她的声音,他就会觉得自己中了五百万大奖那般愉悦。哦,不,他自己大把的钱,五百万不足以让他愉悦,是五百亿……貌似,没有这么高金额的大奖。

  管它呢,反正他就是这样比喻。

  “晚上我在家里等你,记得早点回家哦,否则我就要饿肚子了。记住,是回大家的家,我已经让人把昨天毁坏的地方进行修补了。”他和她的家,他是不会容许有任何破坏性存在。

  就算妹妹把整个院落都毁了,他都会让院落恢复原貌的。

  “知道了。”蓝若希笑着应承。

  霍东铭这才放心地挂断了电话。

  “男人,有时候还真像个女人一样罗嗦。”蓝若希一边把手机放好,一边失笑着,眉眼间却是浓浓的幸福。

  林小娟在一旁,把她和霍东铭之间那种淡淡的温馨感受得彻彻底底的。她打心眼里祝福好友,也打心眼里羡慕好友。

  “大少爷对你真的好得没话说,全天下怕是找不到第二个像他这样宠你的男人了。”林小娟一扫自己的烦恼,朝蓝若希打趣地说着。“对了,若希,刚才你让大少爷替你准备的那些食材,怎么你全做甜酸味的菜?你准备办一个甜酸大宴吗?”

  “我本来就喜欢甜酸味的。”蓝若希笑着,想到自己说了一连串甜酸菜式,也忍不住吐了吐舌头,貌似,她还真的说了很多甜酸菜式了。

  打开车门,她下了车,也对林小娟说着:“走吧,大家去海边走走。”

  林小娟依言下了车,向海边走去。

  两个人还不时说着感情上的事。

  虽然今天天气很冷,不过沙滩上还是到处可见游人,只是下海游泳的人就少了很多。毕竟天气冷了嘛,又不是温泉,有几个人能承受得了海水的冰冷?大家都是穿着厚厚的衣服,成群结队地在沙滩上嬉戏,来回地奔跑,算是热身了。

  风很大,海边的风更大。

  两个人走到柔软的沙滩上,席地而坐,也不怕弄脏自己的衣服,反正两个人都有着几分随性。

  迎着大风,林小娟忽然说着:“若希,我想试探一下慕容俊,你能帮我一个忙吗?”刚才蓝若希的话让她茅塞顿开,不管结果如何,总要给她和慕容俊彼此一个机会的。不过,她还是想试试慕容俊对她有几分的感情。

  “怎样试?”

  蓝若希来了兴趣。

  林小娟眨着大眼,眼里全是狡黠,她附在蓝若希的耳边,把自己的法子说了出来,蓝若希不住地点头,表示会尽全力帮助她。

  蓝若希也想确定一下慕容俊将来会不会伤害到好友,刚好,林小娟这个法子也能让她看清慕容俊对林小娟的在乎度有几分。

  ……

  帝皇大酒店。

  某间豪华而充满暧昧浪漫的包间里,冷天烨坐在那张圆圆的餐桌上,有点紧张地等待着韩泽坤的到来。

  快到中午的时候,他忽然间就接到了韩泽坤的电话,韩泽坤约他中午在帝皇大酒店吃饭,谈谈合作的问题。

  他还在为出货请不到货柜车而焦头烂额,接到韩泽坤的电话自然是高兴万分,以为自己请那几个和韩泽坤交好的人吃饭,总算有了成效,约定的时间还没有到,他就匆匆赶到了帝皇大酒店等待韩泽坤的到来。

  他也没等多久,韩泽坤就搂着一个有着水蛇腰,美得妖艳妩媚的女人出现在他的面前了。

  冷天烨是第一次见到韩泽坤的本人。

  韩泽坤虽然不及霍东铭那般有地位,可在运输界里,他同样是运输界的太子爷,平时又经常性地混在女人堆中,见得到他本人的人也是少之又少。冷天烨就算摸清了商界有头有脸人物的关系,要是以他的身份,其实想见到韩泽坤,机会几近为零的。

  能得到韩泽坤主动相邀,冷天烨以为自己的困境即将渡过,霍东铭对他的打击,又会失去作用。

  心里,也是有几分得意的。

  韩泽坤一坐下,就让冷天烨吩咐侍者上酒菜。

  等到酒菜上齐了,他不谈合作,而是一劲儿地让冷天烨喝酒,说喝完了酒,吃完了饭,合作也就成了。

  听了韩泽坤这一句话,冷天烨紧张之情也没有了,放下心来,陪着韩泽坤喝酒。

  两个男人,外加一个美女,三个人有说有笑地吃吃喝喝,一直喝了将近一个小时,冷天烨醉了,醉得神智都不清了,韩泽坤和那名美女还清醒得很,他们一直让冷天烨喝,往往冷天烨喝了三杯,他们才喝掉半杯。

  韩泽坤看到他醉了,便朝身边的美女使了一个眼色,那个美女心领神会,重新倒了一杯酒,然后从身上摸出了一包小粉末,倒进了那杯酒里,等到粉末完全融入了酒水里,她才端起那杯酒坐到了冷天烨的身边,娇滴滴地哄着醉了的冷天烨再喝一杯。

  “冷总,来嘛,再喝一杯,喝完这一杯,你们企业的货就能发出去了。”那名美女一手端着酒,一手暧昧地勾搭着冷天烨的肩膀,哄着冷天烨喝掉那杯加了料的酒。

  冷天烨微眯着眼,看着那名美女,眼前浮现的却是蓝若希的影子,他马上激动地扳住美女的肩膀,激动地叫着;“若希,是你吗?你原谅我了?你还愿意来看我,是不是?我知道,你不可能那么快就放下我的。若希,我好爱你,好爱你,我一点都不爱沈柔,我娶她完全是……”

  韩泽坤听到他胡言乱语了,马上拿出了一支早准备好的录音笔,把冷天烨的酒后真言录了个完完整整。

  那名美女趁他激动之时,再次劝着他喝酒。

  冷天烨潜意识觉得是蓝若希在劝着自己喝酒,便接过了那杯酒,一口气就喝了个精光,喝完之后,他觉得胃里直翻滚,难受至极,可他顾不得难受,他害怕蓝若希走了,便紧紧地捉住了他眼中的“蓝若希”双手,不让对方离开他的身边。

  谁知道一杯酒水下肚,他忽然浑身燥热难忍,神智更加不清了。

  “天烨……”

  耳边温柔的声音传来,他循声望去,眼前看到的还是他真正爱着的蓝若希,忍不住地,他冲动地把“蓝若希”拉进了怀里,然后低首,急切地亲吻着“蓝若希”,嘴里还在不停地呢喃着什么。

  韩泽坤看到药力发作了,才满意地留下了录音笔起身离去。

  出了房间之后,他随即打电话给媒体,还是全市所有媒体。

  通知所有媒体之后,他还故意虚掩着门,让里面男女交缠的喘息声传出来。

  做完所有一切,韩泽坤又找到酒店的经理,威逼利诱之下让酒店经理把他出现在酒店里的一切监控画面都删掉,独留冷天烨的。

  这一招,他保证可以让冷天烨身败名裂,也能让沈家把冷天烨赶出沈家,敢纠缠小希儿,便是这个下场。

  到时候,霍大少一根手指头,就能让冷天烨变成乞丐,流落街头。

  蓝若希并不知道冷天烨再一次遭受到霸道的霍大少爷打击,她和林小娟在海边谈天说地,聊了很长时间,直到肚子饿了,两个人才在海边的酒店随便地吃了一些东西,林小娟心情恢复了正常,两个人才离开了海边。

  下午也没有什么大事发生,或许发生的大事,蓝若希没有注意到,她回到企业后,继续忙她的工作。

  到了下午下班时间,她推掉了所有应酬,往豪庭花园里赶。

  快到自己的小家时,她又想起了父母,便先回了一趟蓝家,确定胡晓清没有再登门闹事,才放心地回到自己的小家里。

  霍东铭早就在家里等候着了。

  他还真的准备了很多食材,全是蓝若希要做的那些菜式所需要的,一样都没有少。

  这一次,他准备的份量没有超,每一样都是刚刚好,食材也没有少一样,让蓝若希大感意外,不停地说着:“不错,有进步,不愧是我蓝若希的老公。”

  霍东铭笑着,已经先她一步系上了围裙,听到她叫自己老公,他心房一软,走到蓝若希身后,霸道地就把她圈入了自己的怀里。

  “我花了一下午的时间准备的,上网查这些菜谱需要的食材,都查了很长时间。”他甚至没有假借他人之手,独自查找的。“去买食材的时候,我也按照菜谱先容去准备的,所以,这一次绝对不会有错的了。”

  在他怀里转身,蓝若希笑着,踮起脚就赏了他一记香吻,笑得像吃了蜜一般甜,说着:“东铭,有你真好!”

  得到了爱妻的赏赐,霍东铭比吃了蜜还要甜呢,听了蓝若希的话,他更是心花怒放,就像还没有谈过恋爱的毛头小子一般,搂着蓝若希的手更有力了,一副恨不得把蓝若希揉进他的身体里和他融为一体。

  低首,他就还给蓝若希一记结结实实的法式热吻,直吻得蓝若希差点窒息,他才不舍地移开了唇。

  接下来,夫妻俩像平时那样,蓝若希掌勺,霍东铭在旁边帮忙打一下手,准备着他们的甜酸晚餐。

  霍东铭还剥了带着浓酸味道的桔子,喂蓝若希吃。

  蓝若希吃得津津有味,好像是这天下间最好吃的东西似的。

  吃了两个桔子之后,霍东铭想着等会儿要吃饭了,她此刻又是空着肚子的,桔子又酸,不宜多吃,便不再剥给她吃,谁知道她像吃上瘾了似的,非要他再剥桔子给她吃。

  “若希,你不会牙酸吗?”霍东铭无可奈何地拿了第三只桔子,正在替她剥着皮,忍不住问着。他以为很吃呢,也吃了一瓣,谁知道一嚼,酸得要命,他当即就吐了出来。

  可是他的爱妻却连吃两个,还要再吃,这,似乎有点怪怪的。

  他记得她是不爱吃纯酸的东西的。

  这种桔子的酸味超过了甜味,不好酸味的人,一般是不会吃的。

  “不会呀,这桔子味道不错,够酸,酸得过瘾极了,让我越吃越想吃。”蓝若希头也不回,还在炒着菜。

  霍东铭失笑,既然她爱吃,那就让她吃过够吧。

  于是,蓝若希做菜,他就剥桔子,等到所有菜都做好了,蓝若希竟然吃了五个桔子。

  霍东铭诧异不已,谁知道还有事情让他大跌眼镜的。

  菜一摆上桌子,蓝若希先替他盛好了饭,然后她自己也盛了一碗饭,就开始不停地夹着那些菜来吃,自然每一道菜都是甜酸味的。可是霍东铭却觉得每一道菜都很酸,让他有点不敢恭维,而他的爱妻,却像饿极了一样,不停地吃,不停地吃。

  她的食量什么时候变得这般的惊人了?

  昨天,她还没有变呢。

  才一天,她就像个饿死鬼一样了。

  霍东铭忍无可忍,便在心里腹诽着。

  蓝若希吃得欢时,门铃又煞风景地响了起来。

  “我去开门,你继续吃。”这一次,轮到霍东铭找了借口去开门。

  他真的怕了今天晚上的菜,哪怕是她做的,可那酸味……

  “嗯。”

  蓝若希随意地应了一句。

  霍东铭深深地看她一眼,才离开了餐厅,穿过了大厅,往屋外走去。

  随着夜色的降临,天气更冷了,风更大了。

  昨天晚上被霍东燕毁坏的草坪和路灯等景物都被修补好了。

  一出屋外,霍东铭锐利的眼神就发现来人是老太太,陪着老太太前来的是霍东远这对孪生子。

  他们怎么来了?

  霍东铭蹙了一下剑眉,顿了顿脚步,还是打开了别墅大门。

  “奶奶,你们怎么来了?”霍东铭俊脸微板着,又是一副阴晴难测的样子。老太太好像往这里跑了三次了吧?

  “大哥,奶奶看到你和大嫂今晚都没有回家,便想来这里看看,没想到你们真的在这里。”霍东旭笑着说明。其实是老太太担心昨天晚上的事情让霍东铭记仇,不带蓝若希回霍家大宅了,在夫妻俩都没有回大宅里,老人家便非要来一趟,想着找机会和霍东铭谈谈,也想让蓝若希抚平霍东铭的怒火。

  霍东铭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话,转身就往屋里而回。

  霍东旭连忙跟着走进去,开车的霍东远则载着老太太尾随而入。

  “东铭,是谁?”蓝若希看到霍东铭俊脸有点阴寒,关心地问着,一扭头,便看到两位小叔子扶着老太太走进来,她连忙把碗筷一放,站起来,迎上前去,笑问着:“奶奶,你怎么来了,现在天气冷,晚上更冷,小心冻着了,要是奶奶冻着了,若希可是会心疼,会自责的哦。”

  听着她关心又带着撒娇的话,老太太笑着点了一下她的额,笑着:“奶奶想来蹭饭也不行吗?”

  蓝若希呵呵地笑着,从霍东远的手里接扶过老太太,笑着:“当然可以了,就怕我做的饭菜不合奶奶的口味,要是合奶奶的口味,我就天天做给奶奶吃。”

  闻言,霍东铭马上沉下了俊脸,阴阴地瞪着她,搞清楚,老婆大人,你的厨艺可是你老公我的专利!

  接收到自家男人那霸道吃味的眼神,蓝若希失笑,自家奶奶,也不让尝尝吗?这家伙也太小气了吧?

  “你做了什么菜?以前听你妈说你会学过烹饪的,奶奶还没有尝过你的厨艺呢。”老太太自然也把霍东铭的反应看在眼里,她老人家玩心大起,故意走进餐厅里,不过当她看清楚蓝若希今晚做的菜时,先是吃惊,怎么全是带着酸味的,后来像是想到了什么,她反倒高兴地问着蓝若希:“若希,你是不是特别想吃酸的东西了?”

  蓝若希被她的反应弄糊涂了,答着:“也就是今天才会忽然喜欢吃酸的东西。”

  闻言,老太太笑得更欢了。

  夫妻俩结婚也有一段时日了,正常情况下也是该有好消息了。

  于是,她反手就捉握住蓝若希的手,笑呵呵地说着:“这些都是怀孕的征兆。”

  怀孕的征兆?

  所有人都愣住了。

  ------题外话------

  今天这一章码得很卡,情节可能不算好,亲们将就一下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