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09 负心汉的结果

109 负心汉的结果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11015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30

   “这是什么?”蓝若梅有点好奇地拿起了那份报告,因为袋子是透明的,她不用拿出纸张来,就可以看清楚纸张上面的内容,结婚申请报告几个大字最先跳进了她的视线。

  微愣了一下,她抬眸,看着霍东禹,又低头拉开袋子,拿出了结婚申请报告书,细细地看完了所有内容。

  在西藏的时候,她也看到过霍东禹的结婚申请报告,那时她一看到霍东禹的名字签在上面,就觉得心如刀割,拿在手里的纸张变成了烫手山芋,烫得她手一松,纸张便飘落在地。也是那一份报告,让她最终离开了西藏。

  现在,手里拿着的还是结婚报告,却是他和她的了。

  心是狂喜的,她很想表达出狂喜来,却觉得不知道如何表达了。

  霍东禹站起来,转坐到她的身边,大手带着怜,带着爱,轻轻地落在她的脸上,拭着什么,低沉的嗓音夹着心疼传来:“别哭!”

  哭?

  她哭了吗?

  蓝若梅抬手一摸自己的脸上,果然还有被霍东禹拭擦后残留的泪珠。

  她竟然真的落泪了,是喜极而泣。

  侍者端了两杯蓝山过来,分别摆放在两个人的面前。

  看到蓝若梅在哭,霍东禹一副心疼的样子,侍者多看了两个人几眼,以为两个人是在闹矛盾,但她也没有多问,转身又去忙她的了。

  馆里,客人越来越多,几乎座无虚席了。

  淡淡的音乐在馆里的空间回荡着,能抚去人们心里所有的烦恼。

  咖啡的香味充溢着整个馆内空间,和音乐混成了一体。

  馆外,夜风更大了。

  来来往往的人们,都不自觉地拉紧了衣服,有些匆匆而过,有些和友人有说有笑。

  苏厉枫开着他那辆蓝色车身保时捷911,载着霍东燕在大街上奔驰着。

  在强要了苏红身子后,又把苏红禁锢在他的个人公寓里,把所有电话线剪断,没收了苏红身上的手机,拿走了手提电脑的网卡,确保苏红无法再和外界联系之外,他才满面春风地离开了公寓,前往霍家别墅找霍东燕。

  霍东燕银行卡被冻结,所有现金,首饰都被没收,此刻就是一个只可以在家里吃,在家里住的穷小姐。过惯了穷奢极欲,一下子让她变成贫民,她难过至极,在家里不停地找佣人的麻烦,在苏厉枫找她之前,她已经把整个家里的佣人都骂了一遍。

  有个佣人因为替她煮咖啡,忘记了加奶,还被她甩了一个耳光呢。

  她心里有火,无处发,只能冲着佣人乱发脾气。

  她也打过电话给苏红,但苏红不接她的电话,后来又关了机,她都不知道苏红现在怎样了,不知道自己的大哥是如何对待苏红的,心里希翼苏红不要有事。

  家里有电脑,她不喜欢上网,否则她就会知道苏红的下场。

  苏厉枫的到来,如同冰冷的冬天里那一抹暖和的阳光,瞬间带给了她新希翼。

  苏厉枫没有进霍家别墅,他把车停在别墅门口,打电话给霍东燕的。

  从来没有男人到霍家别墅找过霍东燕,苏厉枫是第一个,霍东燕高兴,心房也有点乱跳。哪怕苏厉枫比她小了一岁,可是苏厉枫对她却照顾有加,表现得比她成熟多了,两个人走在一起,他看上去比她要成熟。

  她没有钱,苏厉枫有钱,她一样可以随心所欲地玩了。

  “天气冷,要不要回家了?”苏厉枫一边开着车,一边温沉地问着坐在他身边的霍东燕,霍东燕在看着车外的街景,难得的安静。

  安静的霍东燕,倒让人发现她原来也是个美人胚子一个。平时是她的刁蛮无理把她的美掩住了,让人只知道她蛮横无理,不知道她是个美人儿。

  “我不想回家。”霍东燕敛回了看车外的视线,呶了呶嘴,有点堵气的味道。

  家,就像个牢笼一样,会把她关疯的。

  仅呆一天,她就觉得受不了。

  “你想去哪里?”苏厉枫体贴地问着。

  泡妞,他非常有手段,对付霍东燕,他更有把握让霍东燕在最短的时间内对他动心。在和霍东燕一起的时候,苏家的情况,他也一直掌握着。他知道自己的父亲去了千寻集团,也知道父亲是想向霍东铭求情,可是霍东铭不见父亲。

  为了自家的企业,他可以想象父亲必定像个哈巴狗一般,拼命地哈求见霍东铭一面。心,瞬间就涌起了暴戾,忽然间就对霍东铭心生怨恨。

  霍东铭对他父亲不客气,他偏要让霍东燕爱上他,对他死心塌地,然后气死霍东铭。霍东燕虽然蛮横无理,在爱情方面还是一张白纸,一旦对他动了心,肯定吵闹着要跟他,他倒想看看霍东铭如何处理?

  想到这里,苏厉枫腾出一边手,伸过去握拉住霍东燕的手,他的手白净修长,却厚实。

  两手相握,霍东燕马上如同触电一般,俏丽的脸上飞起了两朵红云,扭头就娇嗔着苏厉枫:“要死了,连燕姐的便宜也想占?”

  苏厉枫连忙摆出一副被冤枉了的样子,辩解着:“燕姐,你误会我了,我是觉得你心事重重,才想安慰一下你的,我哪里是在占你的便宜。要是燕姐觉得我在占你的便宜,诺,我的手在此,你也握一下我,就讨回了公道。”

  说话的时候,他放慢了车速,把大掌摊伸在霍东燕的面前。

  “小子,你当你燕姐是傻瓜吗?去酒吧,我想喝酒。”霍东燕红着脸扯开了话题,刚刚那两手相触,让她的心房再次乱跳,就像接到苏厉枫的电话,说他正在她家门前等她,一样开心夹着几分羞色。

  “遵命,我的燕姐。”苏厉枫呵呵地笑了两声,像个太监一般应着,逗得霍东燕失笑起来。

  “去你的,谁是你的了!”霍东燕红着脸斥着,心里却涌起了一丝丝的异样。

  保时捷如一阵风一般从随缘咖啡馆门前的公路飞速而过,坐在咖啡馆里面的霍东禹和蓝若梅都不知道霍东燕已经一步一步地走进了苏红的阴谋里。

  两个人也无心他人的事情。

  霍东禹那份结婚申请报告,等于是他在向蓝若梅求婚,蓝若梅早就想和他融为一体了。看到妹妹和霍东铭那般的恩爱,那般的融洽,她也想早点结婚,这样,她就可以和霍东禹永远地在一起了,她就可以为他洗衣做饭,生儿育女了,尽一个普通妻子的义务。

  有优渥的生活环境,她却羡慕那种普通的夫妻。

  只要情在,生活差一点,她都会觉得很幸福的。

  “东禹,大家的父母……”蓝若梅在开心的同时,也没有忘记两家父母不支撑他们在一起。

  叶素素原本是不会反对的,儿女们的婚姻,她一向都是抱着观望的态度,是不会强硬地干涉的,可是胡晓清跑到蓝家指责叶素素教女无方,冲着叶素素发怒,冷嘲热讽之时,叶素素也被激怒了。在她的心里,蓝若梅还是一个纯净的女孩,冰清玉洁的,哪怕和霍东铭恋爱过,难道就没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了吗?

  再说了,霍东铭已婚,蓝若梅就更加有自由追求她的幸福了。

  叶素素一怒,在她眼里同样优秀至极的霍东禹,便不合她的眼了,她也不赞成蓝若梅和霍东禹的结合,觉得胡晓清太利害了,对蓝若梅的意见太深,蓝若梅嫁过去后,胡晓清肯定不会消停的。

  军婚是不可以离婚,可生活被人扰得一团乱时,婚不离,心便离了,离了心的婚姻,那是如嚼黄莲,苦不堪言呀。

  “结婚是大家两个人的事情,婚后,也是大家两个人要过生活,我是不会回到那个军区大院里居住的。若梅,别担心,一切有我。”霍东禹沉哑地说着。

  为了夜长梦多,他们必须先领证。

  只要证一领,就算父母再反对,也无可奈何了。

  “我知道,这件事还是太唐突了,我该准备玫瑰花以及钻戒的,可是来得匆忙,我就……”霍东禹满是歉意地说着,求婚本该是最浪漫的事情,他却没有备着玫瑰,也没有选好钻戒,就这样拿一张纸向她求婚,自己想着,也觉得太对不起蓝若梅了。

  这是他最心爱的女人,爱了多年的女人呀,他都未能给她最好的回忆。

  心里,始终充满着自责。

  “那些不过是身外之物,我要的是你的心意。东禹,我要嫁给你,你可不能反悔哟!明天我就去我妈房里把户口本偷出来,和你去登记领证。”蓝若梅才不舍得他自责呢,马上急急地说着,生怕她说少了一句话,霍东禹就不会娶她了似的。

  至于两边的父母,等到生米煮成了熟饭,他们除了接受还是接受。

  大不了,她被骂一顿,反正为了和霍东禹在一起,她也被骂得没少了。

  霍东禹表情放柔,听着蓝若梅急急的话语,他满心都是柔情,长臂一伸,急切地把蓝若梅带入自己的怀里,低哑地说着:“现在是向上级打个报告,只要批了下来,大家就可以去登记了。若梅,对不起,因为我是军人的缘故,不能像普通人那样,想结婚就马上去登记。这报告一级一级地往上递,到大家真正可以领证,估计还要一段时间的。不过,我会催上面的人快点的。到时候,我一定备好玫瑰花,备好钻戒,正正式式地向你求婚,现在……”他没有再说下去,不想让蓝若梅担心。

  “不管还要等多久,我都等。”

  蓝若梅在他的怀里仰起脸,认真地应着。

  霍东禹低首,碰了碰她的额,除了眼神温柔地注视着她之外,在此时此刻,他不知道还能再说什么。过多的甜言蜜语,他又不会说,只能紧紧地搂着她。

  心里希翼领导看到他的结婚申请报告书时,不要再多事地打电话给他的父亲,否则父亲一干涉,他的报告极有可能会打了水漂。

  ……

  沈家。

  “滚!滚!有多远就滚多远!冷天烨,你这个无耻的小人!亏我女儿对你这般掏心掏肺的,你竟然……”

  暖暖的冬阳,懒懒地挂在高空中。

  风还在吹着,因为有了太阳的缘故,今天的气温倒是比昨天要暖和了很多。

  但对于正被沈夫人赶出家门的冷天烨来说,却如同坠入了冰窖里,通体都是冷的。

  “妈,你听我说明,我是被陷害的,我……”冷天烨沉稳,帅气的形象此刻早就消失不见了,他满脸慌乱,紧张地挤压着沈家的门,不让沈夫人关门,他人已经被沈夫人推出了门外。

  “什么陷害?你和女人在酒店里偷情,还被媒体发现,媒体发现的时候,你都还不要脸地缠着那个狐狸精,还和人家翻云覆雨,浪里来浪里去的,你还敢说被陷害的,这个世界上那么多的男人,怎么不见别人被陷害?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像你这般不要脸的。你真以为你娶了我的女儿,你就成了沈家的主了?冷天烨,我告诉你,门都没有!老娘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你这种男人,吃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丫的,我女儿哪一点对你不好了?结婚才两个月,你就敢养小三,偷情了!”

  沈万财也养着情妇,沈夫人自然就对在外面偷腥的男人恨之入骨。

  冷天烨昨天在帝皇大酒店和一美女肆无忌惮地翻云覆雨,还被媒体发现了,曝了光,那个女人还把一支录音笔送到了沈柔的面前,录到的全是冷天烨对蓝若希的不舍,娶沈柔的真正目的,明知道冷天烨心里还忘不了蓝若希的沈柔,亲耳听到冷天烨的话时,沈柔还是心碎了。

  因为是韩泽坤摆下的阴谋,那支录音笔自然没有落入媒体的手里,阴谋主要是让冷天烨身败名裂的,也是破坏冷天烨的婚姻,让他被沈家赶出来,让他变得一无所有。要是录音笔落入媒体的手里,蓝若希必定会被卷进来,这是霍东铭不乐意看到的。

  “妈,我是被人下药的,是韩泽坤,不,是霍东铭,是他们对我下药,故意害我的……柔儿,柔儿,你要相信我呀。”冷天烨冲着坐在大厅里不停地哭泣的沈柔大叫着,希翼沈柔能为他说说话,求求情,让他不用被赶出沈家门。

  他爬了那么久,连爱情都牺牲了,才有如今这个地位,他不想在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时就被打回原形,不,是比原形更惨。

  只要一离开沈家,他知道,等待他的是什么。

  霍东铭必定还有手段在后面等着他。

  沈家也不会放过他,原谅他的。

  他在酒店和那名美女翻云覆雨的事情已经成了头版头条,那标题是“沈家驸马,酒店偷情”,还贴上了图片,让他颜面尽失,连带地也让整个沈家都失去了颜面,还没有人出门,不少讽刺挖苦的电话就打进了沈家。

  沈万财夫妻都气得肺要炸了,觉得他就是一个扫把星。

  自从他和沈柔结婚开始,沈家就一直被霍东铭找麻烦,打击,报复,现在的环宇集团,客户失去了一半不说,连出货的货柜车都请不到了,客户已经发怒了,说就算出了货,也要他们赔偿。如果出不了货,便要双倍赔偿,那一笔笔的赔偿款,都不是小数目,简直就在剥沈万财的皮。

  种种加在一起,又撞上这件事,沈家人还容得下冷天烨才怪。

  “你还敢说是别人害你的?我亲自去看过了酒店的监控,只看到你和那贱人出入,根本就没有看到韩少和霍少,分明就是你自己和那个贱人……”沈万财也冲到了门前,帮着老婆把冷天烨往外推,就算他自己也是个偷情的男人,毕竟他还是一个父亲,沈柔是他的独生女。他结婚几十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除了沈柔之外,他竟然没有其他孩子了,就算养了情妇,情妇的肚子也是静悄悄的,他还以为自己有问题,可是一检查,又没有问题,就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能再有第二个孩子,到现在,仅有沈柔一根独苗苗,他自然也把沈柔当成了掌上明珠。

  掌上明珠被人欺负了,他这个当爸的,不表态行吗?

  事实上,要赶走冷天烨的人,也是他。

  他以为只要冷天烨走了,环宇有可能渡过危机。

  事业,女婿相比较,他是选择事业的。

  “我……爸,看在我为了企业,那么尽心尽力……”冷天烨不死心,死死地抓住了主屋大门,不肯离开。

  “你还敢提这些,要不是因为你,大家的企业会落到今天这种地步吗?冷天烨,我真的是看错了你。滚,有多远滚多远!从今天开始,你冷天烨不再是我沈家的女婿,也不再是环宇的职员,大家丢不起这个脸!”沈万财和沈夫人一起,总算合力把冷天烨推出了屋外,然后砰一声就关上了主屋的大门,把冷天烨隔绝在屋外。

  沈柔一直都是坐在沙发上哭泣,哭得眼睛都肿了。

  她的心很痛很痛,她爱冷天烨,真的很爱很爱,可是她付出的爱,得到了怎样的回报?冷天烨口口声声说,他爱的人是蓝若希,他娶她就是为了得到环宇集团,他从来就没有爱过她,还说和她亲热的时候,都是把她当成了蓝若希,怪不得他可以不停地和她亲热,那般的疯狂,原来在他的眼里,她被当成了蓝若希的替身。

  替身呀!

  就算她先用身体去夺取了冷天烨,用钱,用地位把冷天烨自蓝若希身边抢过来,可冷天烨的心依旧不是她的。

  落得今天这种下场,可以说,这是对她的报应吧。

  报应她横刀夺爱!

  如今,曾经是她手下败将的蓝若希,却成了本市第一名门的少夫人,而她则成了被老公背叛的女人。

  冷天烨对那个狐狸精凶猛的**,更刺痛着她的神经。

  他怎能这般的狠?

  他怎么这般的无耻!

  “柔儿,别哭了,为那样的男人伤心落泪,不值得。”沈夫人走回到沙发上,在沈柔的身边坐下,心疼地安慰着。

  “妈!”沈柔哭着扑进了沈夫人的怀里,哭得更大声了。

  沈夫人搂着爱女,也忍不住哭了起来,只因她想起了自己的男人也是那样的人,母女俩都苦命呀,没有嫁到一个真心待她们的男人。

  沈万财在妻女的身边坐下,不知道如何安慰。

  看到还摆放在茶几上面的那份离婚协议书,这是沈柔在心碎之下,冲动签下的,冷天烨还没有签字。在离婚协议书旁边便是今天T市的报纸,上面就有关于冷天烨酒店偷情的报道,报道不但详细,还把冷天烨出身贫穷,娶沈柔极有可能是为了钱的事情以猜测的形式写出来。

  沈万财怒火再度狂炽,冷不防抄起了那些报纸以及那份离婚协议书,快步走到门前,打开了一点门缝,探头出去,就把那报纸和离婚协议书掷出去,落在还不肯离开的冷天烨面前。

  砰一声,他又重重地关上了主屋的大门。

  冷天烨狼狈地在主屋门前的台阶上坐下,双手抱面,也不去捡那张离婚协议书。

  太阳,还是暖暖的,却暖不进他的心了。

  沈家的佣人都看着他,眼神古怪。

  “看什么?都滚开!”受不了佣人们古怪的眼神,冷天烨暴怒地冲着佣人大吼着。

  “吼什么吼?你以为你是什么?老爷和太太都让你滚了,你怎么还不滚出去?”一个女佣马上尖锐地反驳着,还跑去拿来了一把扫帚,故意走到他的身边就一扫帚扫到他的身上去,气得他跳了起来,女佣却理直气壮的说着:“我要扫地,这里被你坐脏了。”

  “你……”

  冷天烨一张俊脸都黑了下来。

  真是龙游浅滩都遭虾戏,虎落平阳还被犬欺。

  平时这些佣人可是姑爷长姑爷短地讨好他呢。

  如今……

  “看你挺猛的,我给你十元钱,取悦我如何?”另外一名中年女佣,忽然上前来,用身体去撞着他,色色地瞅着他。

  “别碰我,你他妈的,我不是牛郎!”

  冷天烨气极,用力地推开了那名色女佣,黑着脸就向外面冲出去。

  十元钱?

  把他当成了牛郎,还如此贱价!

  气死他了!

  寒风吹着,他身上只穿着一件衬衫,西装外套早被沈柔扒下来了,说他身上的西装都是沈家的钱买的,不让他穿走,领带,皮鞋,名表,车锁匙什么的也都没有了。

  此刻他就是一件衬衫,一条西裤,一双袜,带着一台手机,就什么都没有了。

  他被沈家扫地出门了,还是净身出户的。

  冲出了沈家的别墅,冷天烨还是忍不住红了双眼。

  他知道一切都是霍东铭在背后算计他,可他知道了能怎样?他还能杠上霍东铭吗?他杠得上吗?

  他也知道,这一切,也可以说是他咎由自取。

  是他先无情,伤了蓝若希,才让千寻集团指向了环宇,指向了他。

  是他对蓝若希的心不死,得知蓝若希嫁入了霍家,他还见一次纠缠一次,把霍东铭惹怒了,便落得了今天的下场。

  他想不到,自己那般聪明的人,都会中了霍东铭的阴招。

  好冷,好冷!

  冷天烨冲出了冷家别墅后,才感觉到浑身都冷得彻骨。

  明明高空中就悬挂着明日,可是风一吹来,就像一把把锋利的刀一般,划在他的身上,把他伤得体无完肤。

  正如他的爱情。

  一次背叛,一次伤害,换来的却是他自己被伤得体无完肤。

  蓝若希,他失去了,沈柔,在今天,他也是失去了,工作,他更是丢了。而霍东铭的打击,是否结束了?

  他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他还能在这个大都市混下去吗?

  在他初临这个大都市的时候,仰望着那些高楼大厦,他就告诉自己,一定要奋起,成为这座城市的人上人,住进那些高楼大厦,出入有车代步,走到哪里都成为风云人物。

  然而现实又是残酷的,他一个穷山村飞出来的山鸡,哪能一步登天?

  他努力了那么久,都得不到自己想要的。

  好不容易进了环宇集团,总算混出了一点眉目,工资比初到T市时翻了好几倍,又有了自己喜欢的女人,他以为实现自己的梦想蓝图不会太远了。

  当沈柔有意无意地挑逗着他,当沈柔带着他,以应酬,见客为名出入高级场所的时候,他的心极度的动荡起来。

  他的心思开始巨变,对沈柔的进攻开始接受。

  最终和沈柔发生了关系,然后答应入赘沈家。

  他觉得男儿为了前途,牺牲爱情没有什么大不了。直到得知蓝若希才真正的千金小姐,他才开始悔恨,这两个月来,他的肠子都悔青了。

  “铃铃铃……”

  正在冷天烨被冷得直颤抖时,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连忙掏出手机,一看是自己家里打来的电话,他连忙接听。

  “天烨娃,是你吗?爸生病了,需要住院,还要做手术,医生说,让大家准备几万元,大家都没钱,听说你在外面娶了个有钱女人,你赶紧给家里打些钱回来吧。”电话是他的大哥打来的,还是要钱的电话。

  从他外出工作开始,他那个穷家便老是向他要钱,他也给了不少钱回家,现在他家里的生活条件已经有了起色的。

  特别是在他娶了沈柔之后,他更是打了一笔钱回家给家里盖了一栋小洋楼。

  父母兄嫂都觉得他有本事,村里的人也羡慕他有本事,在村里,他是家人的骄傲。

  可现在,老爸生病了,需要钱,他哪还有钱?

  他都自身难保了,还如何打钱回家?

  “大哥,爸得的是什么病?”冷天烨平复了自己的心情,不让大哥听出他的不对劲,转而关心地问着。

  “肝癌,不过发现得早,医生说做手术,可以多活几年。手术费,住院费,营养费什么的,一共准备十万元左右就差不多了的。天烨娃,你……不会觉得有困难吧?大哥也知道爸是大家两个人的,不能只让你一个人出钱,可是大哥没用……”

  “哥,没事,你好好照顾爸,我会把钱打回去的。我过两天就回家去看爸。”冷天烨镇定地说着,脑里飞快地想到了解决的方法。

  “好,哦,对了,爸妈都想见见你的媳妇儿,你回来的时候,也带你的媳妇儿回来,让大家都看看吧。”

  他都被沈家赶出了家门,还哪里要媳妇儿去?

  “好。”

  冷天烨除了答应着之外,就什么都不能说了。

  挂断了电话之后,他忍不住仰望苍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就算是乞讨,他还活着,日子都还要过下去。

  父亲的钱……

  转身,他又往沈家而回。

  沈家人不是想他和沈柔离婚吗?只要沈家给他一笔钱,他马上签字离婚,否则,他就拖死沈柔,让她不能再嫁人。

  沈万财夫妻在冷天烨离开之后,听不到院落里有响动了,知道冷天烨离开了,他们才打开了主屋的大门。

  沈柔还在不停地哭着,怎么劝也劝不了。

  她是长得不怎样,可她也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又是父母唯一的孩子,自小便要风是风,要雨是雨,什么时候吃过这些委屈?这等难堪。

  才是清晨,所有认识她的千金小姐都打电话给她了,说得好听是关心她,安慰她,实际上就是在讽刺她,嘲笑她,说她抢蓝若希的男朋友,就是这个下场,说她真好人,替蓝若希承受了这原本有可能是蓝若希要承受的委屈与难堪,气得她的胃都痛死了。

  家里的电话也被人打爆了。

  都说好事不出门,丑事传千里。

  再说了媒体都曝光了,根本就不必传嘛,整个T市的人都知道了吧。

  她对冷天烨又是情真意切的,冷天烨的背叛简直就像刀子一般,砍在她的心头上,把她的心砍成了一块一块的,碎了一地。

  “柔儿,我的心肝,别哭了,只要和那贱男人离了婚,以大家的条件,肯定还能找到更好的。那贱男人有什么好?除了高大英俊之外,什么都没有了。”沈夫人不停地抽着纸巾递给沈柔拭泪。

  “妈,我就是爱他的高大英俊……”沈柔哭着应着,让沈夫人差点就要吐血了。

  “柔儿,比他高大英俊的男人多的是。他一天不走,霍大少就一天不放过大家环宇,现在大家环宇已经被霍少打击得就要破产了,他走了,说不定霍少气消了,就收手了。只要大家还有环宇,还有钱,再英俊的男人,爸都帮你找来。”沈万财接过沈柔的话,劝着沈柔。

  闻言,沈柔哭得更凶了,脸色也有了几分的苍白。

  老爸的想法是自欺欺人的,让蓝若希伤心落泪的不仅仅是冷天烨,她也有份。就算他们把冷天烨赶走了,霍少也不会收手的。

  到时候,环宇没有了,冷天烨也没有了。

  越想,她便越伤心。

  刚才她就不该一时冲动,气愤地签下离婚书的。

  可不离婚,冷天烨又伤她至此,再这样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离婚了,或许,对她也是一种摆脱吧。

  “你还回来干什么?”院落里蓦然传来了佣人尖锐的质问声。

  “滚开!”冷天烨暴怒的大喝传来。

  屋里三个人马上静了下来,沈柔都不哭了,沈万财夫妻则是面面相视,冷天烨怎么又回来了?还要死缠烂打下去吗?

  沈夫人站起来,冲向门口,就想着再关上大门,不过这一次她没有如愿,冷天烨大步地撞了进来,凶神恶煞的。

  他高大的身躯还散发着一股他们从来没有看到过的暴戾之气,好像他是来找他们报仇似的。

  冷天烨手里还拿着那张他捡起来的离婚协议书。

  “你出去!你还回来干什么?大家家里不欢迎你!出去!”沈夫人像个老母鸡一样,赶紧护到了沈柔的面前,挡住冷天烨,生怕冷天烨回来是不想放过沈柔似的。

  沈柔那哭得红肿的双眼,眯看着冷天烨,眼里有着恨意。

  刚刚她还有点舍不得他,可一看到他,又会想起他做了不起她的事情,她的不舍又变成了恨。

  “妈。”沈柔主动站了起来,把母亲拉回沙发上坐下,然后转身面对着冷天烨,嘶哑地质问着:“你想怎样?”

  “我想怎样?你要和我离婚,你总不能就让我这样走出这个家门吧?怎么说,我也取乐了你,两个月,六十个夜晚,你叫牛郎的话,也要一笔钱了,我现在不过是回来向你讨这笔钱。”冷天烨现在也不想再对沈柔假装了,他知道今天,沈家是必定不会再容下他的了,沈家借此题发挥,不过是想让霍东铭消气,挽救环宇。

  既然如此,他何必再客气下去,先敲到钱,帮老父亲医病再说。

  “冷天烨!”沈柔被他这一席话气得浑身发抖。

  她没有想到自己一直爱着的男人竟然如此的无耻。

  结婚,男欢女爱,都是你情我愿的,他竟然还以此来向她索取钱财。

  这个男人,分明就是为了钱才和她在一起的。

  原本就撕裂了的心口,再度暴裂开来,沈柔对冷天烨最后一点的爱意都被消磨光净了。

  “你休想,这个家,没有一分钱是你赚来的,你没有资格向大家讨赔偿!”沈万财这么大年纪了,也是第一次见识到什么叫做无耻,气得把身子一挤,就挤到了冷天烨和沈柔的中间去,他气得用手指着冷天烨,气极地大吼着:“出去,你给我出去!你这个死牛郎!”

  冷天烨冷笑,曾经心高气傲的他,已经完全失去了尊严,既然为了钱,他也不怕撕破脸了,更何况他已经决定讨到了钱,办了离婚手续,就租一个女人带回家里见父母,也不打算再回到T市了。现在,他什么都看透了,在这个大都市里,永远都是有钱有权的人的天下,霍东铭就是高高在上的帝皇,而他不过是爬在霍东铭脚下替霍东铭舔鞋的一条狗,不,连狗都不如,霍东铭是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的吧?那个高高在上,那般优秀,身上充满了神话的男人,其实很爱若希的吧?否则也不会为了若希,将他赶尽杀绝。

  想到这些,冷天烨的心还是涩涩的。

  对蓝若希,他也不敢再奢想什么了。

  也正因为他对她还抱着奢想,才被霍东铭整得如今这个下场。要是他再不放下那份奢想,怕是尸骨都难全了。

  他非但没有离开,反而往沙发上一坐,靠进沙发里,双手环胸,还跷起了二郎腿,摆出一副痞痞的无赖样,冷笑着:“你们不给我赔偿,我就坐在这里不走了,就算你们有本事把我丢出去,只要我一天不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那么你们的宝贝女儿便一天不能再嫁人。你们想想呀,你们的女儿都是残花败柳了,可还年轻得很呢,你们就忍心她一辈子都得不到幸福了吗?以你们的家底,只要离了婚,说不定还有第二个像我一样的傻子撞上门来,讨你那女儿的欢心。”

  “你……”

  沈家三口都被他这些话气得说不出话来。

  偏偏他的话也有理。

  就算沈柔可以到外面去找男人,却不能结婚,他们怎么舍得让沈柔过那样的混乱日子?

  “说吧,你要多少钱?”

  沈万财往冷天烨面前一坐,镇定地问着。

  睨了他一眼,冷天烨松开了环胸的双手,冷笑着:“还是爸识趣。”

  “该死的,别再叫我爸,我不是你的爸!”沈万财咆哮着。

  “叫一声又不会少块肉,你以为我想叫你爸呀。”冷天烨嘲讽着,他朝沈万财伸出了五个手指头,说着:“给我五百万,我就在离婚书上签字。”

  “五百万!”沈家三口同时大叫起来,异口同声地吼着:“你狮子大开口,你值那么多吗?”

  冷天烨敛起了冷笑,站了起来,探过半截身子,俊逸的脸上此刻一片狰狞,冷冷地瞪着沈万财,一字一句地说着:“一个嘣儿都不能少。”

  “最多给你一百万,如果你嫌少,那么大家就这样僵持下去,大不了,我一辈子不再嫁人。”沈柔也来了气,冷硬地说着。

  冷天烨瞪向了她,这对还算是夫妻的两个人,你瞪着我,我瞪着你,谁也不让谁。

  沈柔的性子,冷天烨也清楚。

  如果真把她逼急了,吃亏的终是他冷天烨。

  想到这里,冷天烨才放软的话,哼着:“看在大家夫妻两个月的份上,一百万就一百万,你们什么时候把钱打进我的帐户了,我就什么时候签字办手续。”

  说完,他站起来,伸手就抄起了他被脱掉的那件西装外套,又慢腾腾地把他的皮鞋穿回来,再把自己戴过的手表戴上。

  外面冷得要命,他可不想在得到了一百万的赔偿后,没有命花了。

  他现在凶狠了,换了态度,沈家人竟然不敢再抢回衣服。

  穿戴整齐了,他冷天烨依旧是玉树临风。

  还真够自恋的!

  再往沈柔跟前一站,朝沈柔伸出大手,冷冷地命令着:“车锁匙还来,否则我就到外面去把你们三个人的车都砸烂!”

  “你……简直就是流氓,是魔鬼!”

  沈柔差点就要跳起来掐死他了。

  冷天烨只是冷笑着,不反驳她的话。

  脸皮都撕破了,他是不介意变得更加无耻的,反正他现在什么都不是了,也即将要离开这个城市了,他还要脸皮做什么?最后再剥沈家一些钱财,也可以让他衣锦还乡,怎么说,他都不能亏了本。

  “拿来!”

  看到沈柔还不交出他的车锁匙,他再一次暴怒地大吼着。

  “冷天烨,你滚,别让我看到你!”沈柔把冷天烨的车锁匙,那车还是她送他的呢,用力地往冷天烨的俊脸上掷去,顿时就把冷天烨的俊脸划出了一道血痕。

  车锁匙掉在地上,冷天烨狠狠地瞪了沈柔一眼,弯下腰去,捡起了车锁匙,扭身,扬长而去,在走到门口的时候,他还扭头阴狠地说着:“最好你们今天就把一百万打进我的帐户里,否则我一天加价十万。”

  说完,他扭过头,冷冷地离去。

  没有人看到他的眼里其实充满了痛苦。

  他是那样自傲的男人,如今却成了一个无赖,一个魔鬼!

  他以为自己可以活出风采,谁知道是这个结局。

  “可恶!”

  沈万财气恨地咒骂着。

  却拿此刻的冷天烨没有办法。

  早知道这样,他当初就不该同意女儿嫁给他。

  现在好了,半个环宇都赔进去了,女儿的清白也毁了,还要被冷天烨气得半死。

  沈柔虚脱地滑坐进沙发里,泪水再次涌了出来。

  她的婚姻,必定成了上流社会的笑柄。

  头晕晕的,她被冷天烨气得,头都痛了。

  抬手,她扶着额,面露痛苦。

  沈夫人只能搂她入怀,这个结局,也是他们夫妇宠女宠出来的。

  能怪得了谁?怨得了谁?

  只希翼借此机会赶走了冷天烨,能保住环宇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