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11 姑嫂首次谈心

111 姑嫂首次谈心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978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31

   蓝氏财团。

  财务部,总监办公室里,蓝若梅愉快地小声地哼着小歌儿,一改以往在工作时严肃的形象,反正办公室里此刻也就她一个人,她开心的样子,外面的职员也看不到。

  办公室里,暖气呼呼地从暖气机里传递出来,让她周围都暖和和的,就算没有暖气机,她此刻也是暖洋洋的。

  午后的阳光,有光,没有多少暖意了,随着接近傍晚,阳光的暖意便会越少。

  昨天晚上,霍东禹来找她,还拿了结婚申请报告,等于是向她求了婚。好开心,错过了那么多年,她和他总算要在一起了。

  “铃铃铃……”正当蓝若梅甜滋滋地想着霍东禹的时候,她的办公电话却响了起来,刺耳的铃声打断了她的小歌儿。似乎,电话总是像程咬金一样,喜欢在半路杀出来,专扰人。

  蓝若梅停止了哼小歌儿,脸上的神情也收敛了很多,换回了正儿八经的工作样子,右手拿起了话筒,习惯性地说着:“你好,我是蓝若梅。”

  “蓝总监,有一位胡女士要求见你,现在一楼的前台,请问你要见她吗?”

  胡女士?

  不会是她的准婆婆吧?

  找到她企业来了?

  蓝若梅顿时如临大敌,全身毛发都竖了起来。

  “让她上来吧。”她镇定地吩咐着前台。

  对方应了一声,才挂断了电话。

  放下话筒,蓝若梅连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办公桌,让自己的办公桌看起来更整齐,更干净,还把那些报表都叠摆在自己的面前,让人看上去,她很忙的样子。然后再整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哪怕很整齐,她还是要整理一下。未来的婆婆找上门,她知道来者不善,不过她还是要以最好的面貌面对婆婆。

  胡晓清很快就上来了。

  在她敲门的时候,蓝若梅亲自前来开门。

  “伯母。”

  蓝若梅打开了门,错开身子,让胡晓清进入,胡晓清冷冷地看她一眼,便抬着头大步地走进了蓝若梅的办公室,那锐利的眼神挑刺一般把蓝若梅的办公室细细地扫过了,那细致的样子,怕是连地板上铺了多少块地板砖都数清了吧。

  “伯母请坐。”蓝若梅浅笑着,招呼着胡晓清坐下。

  胡晓清挽着自己的包,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蓝若梅端庄地在她的对面坐下,友好地问着:“伯母,你要喝点什么?”

  胡晓清抬手,用手势告诉蓝若梅,她不想喝什么。

  蓝若梅便不好再说,静静地坐着,迎着胡晓清那冰冷的瞪视。

  心里在猜测着,胡晓清这个时候来找自己,是不是知道了霍东禹要和她结婚的事情?

  果然,胡晓清板着脸,冷冷地问着:“昨天晚上东禹来找你了?”

  “是。”

  迟早都会知道的,蓝若梅也不隐瞒。

  说不定胡晓清先去了部队找霍东禹,得知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呢,要是她再隐瞒,怕又被胡晓清指责她欺瞒长辈了。

  “你们俩想结婚?不用过问大家做父母的,你们私自结婚吗?你们把大家这此长辈摆在什么位置上?”胡晓清看到蓝若梅没有隐瞒,脸还是板着,冰冷少了一分,却愤怒却深了好几分。

  她就一个儿子,因为丈夫是个军官,她原先也是有单位的,所以只能生一个孩子,后来她辞了职,专门在家侍候着丈夫儿子,过着女人最古老的生活:相夫教子。可是现在儿子要结婚,竟然也不向她报备一声,那她这个当妈的,算什么?

  最要命的是,儿子还是要和蓝若梅在一起!

  今天要不是她去部队里看儿子,儿子的上级恭喜她,说她总算可以了结心事,因为霍东禹递交了结婚申请报告。

  听着那句话,看着那位老熟人满脸贺喜的笑意,胡晓清却如同遭受到一盆冰冷的冷水当头泼来一样,瞬间就从头冷到脚。脸上的笑容也像被胶水凝固了一样,僵在那里。

  “嫂子,你该不会不知道吗?”

  老熟人看到她的表情,有点吃惊地问着。

  在官场圈子里混惯了,她再震惊,也能在一分钟时间内就恢复原来的表情。听到老熟人的问话,她压下内心的狂怒,反问着:“你们都批了吗?”

  “哪能这么快,东禹也是今天才递上来的。走完所有程序,最快也要一两周时间吧。你等不及当婆婆了吧?也是,东禹都三十岁了。我那儿子比你家东禹小了四岁,不过他不从军,去年就结婚了,今年就帮我添了一个漂亮可爱的孙女,我那孙女呀,真的好漂亮,好可爱哦,要不,我拿相片给你看看?”

  霍东禹那位领导是个热情,开朗,好管闲事的人,不过他的能力却不错,否则也不会混到如今。

  胡晓清脸几乎都要抽起来了。

  刚听到霍东禹递了结婚申请报告,她的肺都气炸了,知道霍东禹要娶的人肯定是蓝若梅。她们这些做父母的都还没有同意,霍东禹就私自递交结婚申请报告了,不把他们这些做父母的放在眼里。正一肚子火的时候,这位老熟人却又热情地错开了话题,让她哭笑不得。

  但老熟人已经拿出了他孙女的相片,不过是四五个月的娃儿,不过长得也真的很可爱,让她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想想,她夫妻都比对方年纪还要大,可人家都当了爷爷了,他们夫妻连公婆也还没有当上。不过一想到霍东禹娶蓝若梅,她宁愿不当婆婆,继续只当妈。

  真诚地夸了对方孙女几句,胡晓清赶紧扯回了正题上,冲着对方说着:“老邱,你能不能帮大家一个忙呀,看在老霍的份上,帮大家这个忙。不要在东禹的结婚申请报告上签字,东禹要娶的那个女人不好的。她会玩弄男人的感情,她会伤害东禹的。”

  老邱,也就是霍东禹的上级领导,听了胡晓清的话,顿时就敛起了笑容,好奇地问着:“不会吧?我看若梅那女娃儿挺好的,人生得貌美,又有礼貌,人也随和,对谁都很温和,大家都觉得她和东禹是郎才女貌呢。东禹才调回来几天,整个部队里的人都羡慕他有那么好的女友呢。东禹是营长,大小是个官,他要结婚,你放心,大家做领导的,都会细心调查他另一半的,只要没有犯罪纪录,没有其他不良史,就可以了。”

  怎么说,部队里的恋爱也是自由的。

  “她有不良史,她逃过婚的。”胡晓清自然知道那些程序,赶紧应着。

  没想到老邱哈哈地笑着,应着胡晓清:“嫂子,你说的是若梅那娃为了东禹,逃婚入藏的事情吧?她都跟我细说过了,说实在的,她逃得好呀,否则真结了婚,伤的可是好几个人呢。她以前那个未婚夫,也就是你们家那个大少爷,不是说真正爱的是若梅的妹妹吗?现在不正好了,姐妹同嫁一家门,由姐妹变妯娌,又不会生事吵架,家庭和睦呢。”

  胡晓清的脸顿时就黑了下来。

  “嫂子,你该不会是不喜欢若梅,所以想让我这个做领导的来阻拦东禹吧?嫂子,那是你的不对了,东禹和若梅都是真心相爱的,两个人男未婚,女未嫁的,又曾经错过了那么多年,兜兜转转间,才走到今天,都可以写成一部小说了,这么曲折。大家祝福他们都来不及了,我可不想做那拆鸳鸯的事情。人家说了,宁毁一座庙,不毁一桩婚,嗯,他们准备结婚了,也算是婚了。”

  老邱一副说教相劝的样子,让胡晓清的胃都气痛了。

  这个老邱,几十年了,还是老样子,他认为是正确的事情,就算天压下来,他还是坚持着。在某些人眼里,那是不识好歹,但在大多数人的眼里,他是充满了正义感。

  在老邱这里,胡晓清没有办法阻止到霍东禹要结婚,她只得打电话给自家的老头子,让老头子亲自出面向东禹所在的部队施压。

  她自己则气冲冲地离开了部队,连东禹的面都还没有见到,马上就来找蓝若梅了。

  “等到东禹的报告审批下来,大家就会告诉你们的了。”蓝若梅镇定地答着,不被胡晓清的怒火所吓。

  “审批,审批!”胡晓清猛地站起来,脸板得更紧了,怒气冲冲地说着:“蓝若梅,我告诉你,别以为东禹打了结婚申请报告上去,你就可以和东禹在一起了,我和老霍一天不答应,你们就一天别想结婚,就算结婚申请报告下来了,户口本还在我手里,我不给东禹,我看你们如何结婚!”掷下这一大段话,胡晓清扭头,气昂昂地走了。

  那板着的脸简直比大理石还要硬。

  如果胡晓清知道自己以后会求着蓝若梅嫁给霍东禹,打死她,也不敢把话说得这般的狠。

  蓝若梅坐在原处,等到胡晓清消失在她的办公室了,才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眼里没有放弃,不管怎样,她都会坚持的,这一辈子,除了霍东禹,她是不会再嫁第二个男人的了。

  冬天的傍晚来临后,天色就会很快地暗下来。

  只要太阳一下山,黑色的夜幕就笼罩而下。

  蓝若希不等霍东铭来接她,自己开着车从企业离开,往金麒麟花园开去。

  今天晚上,她决定和霍东铭回霍家,免得老太太那般的担心。

  开着车的时候,她又想起了好友林小娟的事情,便打了一个电话给林小娟,发觉接听电话的人不是林小娟,让她大感意外,她再想问什么的时候,对方却挂断了电话,等她重打林小娟的号码时,已经是关机。

  她以为林小娟出事了,赶紧打给自家男人,霍东铭说林小娟没事,估计是手机掉了,被别人捡去了吧,她才略略地放下心来。

  她压根儿不知道林小娟正两袋空空地坐着计程车赶去A市呢,不知道在两天后,到达A市时,林小娟要如何付那一笔车费了。

  又问起霍东铭把林小娟安排在那里,慕容俊反应如何,霍东铭都没有回答,只是叫她放心,会让她的好友接受慕容俊的。

  霍东铭办事,她自然放心,也就没有多说下去,只告诉霍东铭,她先回家了。

  夫妻俩相互叮嘱了几句后,她才切断通话,专心地开着车。

  开了一会儿车后,她想起老太太最爱吃的金橘饼估计没有了,她便想着再替老太太去买一些。便在一个十字路口那里转了方向。

  当她路过一家高级的名牌服装店时,忽然看到了她的小姑子霍东燕大小姐正和一名西装革覆,有三分沉稳,两分成熟的年轻而帅气的男人有说有笑地从那间服装店走出来,霍东燕的手里还提着好几个袋子,估计全是装着名牌衣服,这个小姑子生活一向豪侈,不是名牌,她不穿。

  霍东铭不是冻结了她的银行卡吗?

  她应该没有钱买东西的了,那,是那个男人送给她的?

  那个男人和她是什么关系?

  恋人?

  怎么没有人知道霍东燕恋爱了的?

  “燕姐,开心不?”苏厉枫和霍东燕都不知道蓝若希看到了他们,两个人从店里出来,苏厉枫温声问着霍东燕,那还有一分醉意的眼眸载满了对霍东燕的柔情。

  两个人也是刚刚才相约见面,才逛了第一家店。

  霍东燕没有开车,她开着开着没油了,没钱加油,丢脸。

  还好,苏厉枫的车不会让她丢脸。

  保时捷呢。

  “花了你不少钱。”霍东燕有一分的不好意思地笑着,漂亮的脸上隐隐有着两朵红云。和苏厉枫在一起,她发觉她的心跳总会慢慢地加快。

  以前,她怎么没有发现苏厉枫原来是这般体贴的一个男人呢?不过以前苏厉枫是染着头发的,她不喜欢别人染发,或许是这样,她以前不曾正视过苏厉枫,也就不知道苏厉枫的好了吧。

  “那点小钱算什么,只要燕姐开心就好。”苏厉枫拉开了车门,让霍东燕上车,随即他自己也上车,上车后,看到霍东燕的头发有一小束飘散在她的面前,他亲昵地替她挑起,塞回她的耳后,两个人的脸凑得很近很近,这个亲昵的动作,让霍东燕的脸瞬间红了起来,连忙推开了苏厉枫,笑骂着:“小子,别把燕姐当小孩子哈。我可是比你还大一岁呢。”

  苏厉枫笑睨着她,看得很专注。

  说一句老实话,霍东燕不发小姐脾气时,真的挺美的,毕竟她的父母和几位哥哥都不丑。她就算再丑,也不会丑到哪里去的。

  “看着姐干嘛?”霍东燕娇嗔着他,心,又乱跳起来了。

  “燕姐,我现在才发现,原来你是天下最美的女人。”苏厉枫赞着,泡妞嘛,自然要说甜言蜜语的。

  “嘴贫。哦,对了,你姐姐怎样了?我打了她的电话,都是关机的?”霍东燕转到了苏红的事情上。

  苏厉枫眼里飞快地闪过了一抹阴狠,不过一闪而逝,随即黯淡地应着:“我伯父伯母贪污受贿,金额巨大,被纪委查出来了,现在姐姐家都被查封了,伯父母也被抓了起来,姐姐还……我爸怕她太伤心,便安排她去了很安静的地方,暂时调一下心情,姐姐因为心情不好,估计把手机关了机吧。”

  闻言,霍东燕全身大震。

  她知道大哥会对付苏红,她以为大哥最多就是骂几句,或者打几巴掌,没想到大哥是从其他渠道来对付苏红,竟然让苏家一夜之间就什么都没有了。

  而她,竟然到现在才知道。

  歉意,愧疚,又涌上了霍东燕的心头。

  苏红会落得这种下场,与她脱不了关系。

  一只大手覆上了她的小手,苏厉枫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温柔地安抚着:“别担心我姐,不是还有我吗?我一定会保护我姐,给她最好的静养地方的。”他当然不会告诉霍东燕,苏红不是他的亲堂姐,与他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更不会告诉霍东燕,苏红现在已经成了他泄欲的工具。

  现在他在开始向霍东燕使美男计,在外面玩的时候,他已经暂时不玩女人了,但他那方面正强,他还年轻嘛,总是要发泄的,只能都发泄到苏红身上。

  每一次,都让苏红累得要命。

  “厉枫,你一定要好好保护你姐。”霍东燕并没有抽回自己被握住的手,急切地要求着苏厉枫。

  苏厉枫得寸进尺,温柔地把她带入怀里,说着:“放心吧,她是我姐,我不照顾她,保护她,谁照顾她呀?”

  蓝若希隔着车窗看着这一幕,更加确定苏厉枫就是霍东燕的男朋友了。

  当她想再靠前的时候,苏厉枫已经松开了霍东燕,把车开走了。

  看着远去的那辆保时捷,蓝若希决定晚上找霍东燕聊聊。

  霍东燕脾气丑,可她的心很纯,没有多少心计的,平时为难她的心计,大都是苏红教给她的,再说了霍东燕是霍家唯一的小姐,外面的男人都知道霍家有钱,她更担心那个男人是开着名车来骗霍东燕的。

  现在这种感情骗子可是挺多的。

  他们故意借名车,借钱来讨女人欢心,特别喜欢骗像霍东燕这种有着富裕家庭的千金小姐,既骗钱,又骗色。

  她不希翼唯一的小姑子在感情上还要被骗。

  在友情上,小姑子识人不清,还不会对小姑子的身心造成太大的伤害,但在爱情上,一旦被骗,身心都会受到伤害。

  蓝若希替老太太买了金橘饼,又帮章惠兰买了几盒保键品,才回家去。

  老太太看到蓝若希回来了,很开心,若希偷偷地把金橘饼给她的时候,她笑得更欢了,觉得还是蓝若希体贴关心她,知道隔了那么多天,她的金橘饼吃完了。现在总能吃上金橘饼,她也更加怀念自己的老父亲了。

  吃金橘饼,算是她对自己父亲的别样情怀。

  毕竟这种其他名门老太太不喜欢吃的东西,伴她度过了童年,也是父亲父爱的表现。

  章惠兰和霍启明也在,江雪也在。

  章惠兰自己坐在一张沙发上,正在慢腾腾地修着指甲,好像没有看到江雪似的。

  霍启明坐在她的对面,江雪也坐在她的对面,霍启明的旁边,江雪总是讨好地和老太太说话,对霍启明又亲热,又体贴,故意气着章惠兰。

  霍家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可都听说了。

  看到若希回来了,江雪马上迎上前去,好像她才是若希的婆婆似的,满脸都是笑,想亲热地挽着若希的手臂,被若希不着痕迹地避开了。

  “若希,来,让我看看,你的脸没事了吧?”

  “伯母。”蓝若希其实很不想再叫江雪伯母,不过江雪年纪比自己的母亲要大一些,她还是得叫江雪伯母。这是以蓝家二小姐的身份叫着的,还不是霍家大少奶奶,要是以霍家大少奶奶的身份,她叫都不会叫了,因为江雪在霍家没有任何的身份。

  “我的脸长在身上,有没有事,伯母的眼睛雪亮雪亮的,看得清楚吧?”蓝若希浅笑着把话丢回了江雪的身上。

  看到儿媳妇回来,霍启明赶紧说自己有点事,便上楼,回自己的书房去了,还说晚饭不用叫他。他有点害怕蓝若希的眼神,也有点害怕再听到蓝若希铿锵有力的话,更害怕一不小心又惹怒自己的大儿子。

  这两天,银行卡被冻结了,他可是哪里也没有去,更不像平时那样陪着江雪逛街购物了。他都严重怀疑大儿子要冻结他的银行卡,封锁他的经济,就是不让他陪江雪的。

  江雪眼里闪过了一抹不悦,不过脸上还笑着,在蓝若希和老太太说了几句话之后,把手里那袋什么东西交到美姨手里,她便往蓝若希身边一坐,伸手就想抚一下蓝若希的脸,嘴里还在心疼地说着:“这么白嫩漂亮的脸蛋,大姐呀,你怎么打得出手呀。”

  蓝若希一偏头,又躲开了江雪的手,让江雪的手僵在半空,她则站起来,坐到了章惠兰的身边,章惠兰在她回来后,就停止了修理指甲,无聊嘛,不能出去打牌,她只能拿着自己的十个手指头来修理,都修了一整天了。

  “妈,这几盒保键品,我买给你的,很适合你这个年龄的人吃。”蓝若希笑着把那几盒保键品递给了章惠兰,对于江雪的挑拨,她理也不想理。

  要不是还给霍东恺几分脸面,她连看都不想看到江雪。

  章惠兰淡笑地接过了那几盒保健品,淡笑着:“妈知道你是个孝顺的。”

  婆媳俩在江雪的面前,表现得是婆好得像亲妈,媳妇孝顺得像亲女儿。

  老太太也插进话来,几个人便有说有笑地说开了,江雪试着插进话来,却谁都不理她,霍启明又上楼去了,霍东恺还没有回家,江雪自讨没趣,只得起身告辞走了。

  没多久,霍东铭回来了。

  小夫妻俩吃过了晚饭,上了楼,回到他们的房里,情意缠缠一番后,夜色便深了。

  蓝若希还记挂着霍东燕,在和霍东铭欢爱之后,假意装睡,等到霍东铭睡着了,她才小心地坐起来,滑下了床,重新换过整齐的衣服,便轻手轻脚地离开了房间,在二楼的大厅里等着霍东燕回来。

  霍东燕回来的时候是午夜十二点了。

  寒气正浓,大家正在熟睡之时,除了开门的佣人之外,也就只有蓝若希知道霍东燕这般晚才回来。

  霍东燕是满载而归的,苏厉枫对她出手很大方,帮她买了很多名牌,只要她看中的,苏厉枫都帮她买下来,让她芳心大悦。

  外面的气温很冷,她却觉得一点都不冷,她的脸,还是红扑扑的,因为在下车的时候,苏厉枫很认真,很深情地告诉她,他对她一见钟情,告诉她,他改头换面,把头发都恢复了黑色,就是为了不让她讨厌,反正说了一大堆她听着芳心大乱的话。

  从来没有过男人说过爱她的话,苏厉枫是第一个,虽然她表现出来的是不相信,心里却甜得像喝蜜一样甜。

  苏厉枫也不逼着她要接受他的追求,说会给她时间慢慢接受的。

  上了二楼,在大厅看到蓝若希时,霍东燕非常意外。

  她只是停顿了一下脚步,就提着大袋小袋往楼上走去,并没有叫蓝若希,更不会问蓝若希为什么坐在大厅里。

  在这个时候,蓝若希应该是被她亲亲的大哥禁锢在床上才对的。

  估计是夫妻俩闹矛盾了吧。

  霍东燕在心里冷哼着。

  “东燕。”

  蓝若希尾随着她往楼上走去,尾随着她进了房间。

  “这么晚了,你不睡,跟着我上来,有事吗?”霍东燕因为心情好,对蓝若希还算客气,她走进卧室里,把那些袋子摆放到床上,人也跟着在床上坐下,拿出她今晚收获的衣服。

  “东燕。”蓝若希也在床上坐下,迟疑着,却不知道该不该问。

  霍东燕对她并没有真的和善了,她问霍东燕感情上的事,霍东燕会说吗?不过她又压不下心里对霍东燕的担心,最终还是问了出来:“傍晚的时候,我看到你和一个男人在一起,那个男人是你的男朋友吧?”

  正在把所有东西从袋子里拿出来的霍东燕,动作一顿,扬眉就瞪着蓝若希:“怎么了?我不能谈男朋友吗?”

  “不是,我只是随口问问。东燕,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家公子?”蓝若希浅笑地问着。

  霍东燕不出声,只是瞪着蓝若希。

  蓝若希状似没有看到她的瞪视似的,说着:“东燕,不管你信不信,我心里真的把你当成妹妹的,我也希翼你幸福,能找到一个真正爱你,疼你的人,最好就像你哥对我这样的男人。不过,外面的坏男人也很多,你年纪轻,阅历浅,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很多感情骗子的。我是你嫂子,大家年纪差的也不算远,要是你有什么心事,能和我说说吗?”

  霍东燕还是不出声。

  好半响后,她才应着:“他是苏红的堂弟,大家算是认识很多年的了。他,不会骗我的。”

  苏红的堂弟?

  一听到是苏红的堂弟,蓝若希就拢起了眉,苏红对霍东燕好都是有目的,她那个堂弟对霍东燕,估计也是有目的的。

  苏红现在被霍东铭整得很惨了,她那个堂弟会不会是替苏红讨公道的?他们对付不了霍东铭,便拿霍东燕开刀?

  这些怀疑,蓝若希自然不会当面和霍东燕说,霍东燕的心还是偏着姓苏的,就算她说了,霍东燕也不会相信的。嘴里,她还是提醒着:“东燕,就算认识了很多年的,你了解他吗?既然认识了那么多年,以前他对你好不好?”

  如果苏厉枫是现在才开始接近霍东燕的,八成是怀着阴谋而来。

  霍东燕抿起了红唇,又沉默了。

  看她的反应,蓝若希便知道答案了。

  “以前他总是染着头发,我讨厌染发的人,所以没有和他深入打交道,可以说是不曾正眼看过他,不过他每次看到我,都表现得很开心的样子。现在他不染发了,也到他家里的企业帮忙做事了,成熟了很多,也沉稳了很多,对我更好了,我才开始注意到他。他,对我真的很好。”

  让蓝若希有点意外的是,霍东燕还是说了。

  霍东燕此刻芳心大乱,其实最想找一个人陪她聊聊天,说说感情上的事。以前她可以找苏红,不过以前她没有桃花运,也就没有和苏红说过感情问题。现在,苏红不在身边了,蓝若希又主动前来关心,加上蓝若希又是自己的大嫂,哪怕到现在她心里还是不愿意认下蓝若希这个大嫂,出于本能,她便告诉了蓝若希。

  “东燕,如果你相信我的话,一定要对他万分的警惕。”蓝若希深深地提醒着。“或者,你可以让大家看看他,大家都是过来人了,看人的眼光比你准。”

  “看什么,我又没答应他。”霍东燕脸色又红了起来。

  “说到他,你就红脸,你的心都被他击起了风浪了。”蓝若希这句话似是戏谑,如果霍东燕细听,就会听出她其实非常的担心了。

  一旦霍东燕真动了心,苏厉枫又是怀着阴谋而来,霍东燕必定会中招的。

  这苏家姐弟,还真是咬着霍东燕不放呀。姐姐被打击了,弟弟马上就补占了位置过来,偏偏霍东燕又笨得要命,看不清苏家姐弟的真正目的。

  “你别再问了,反正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会处理好的。我都二十二岁了,是大人了。你快回去睡你吧,要是我哥突然醒来,看不到你,还以为我把你拐到我房里来的呢。因为你,我的银行卡都被冻结了,我房里,你看看,现在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了,现金是连一毛钱都找不到了。”霍东燕把蓝若希拉了起来,就把蓝若希往外面推着走,不想再和蓝若希讨论苏厉枫了。

  她相信苏红,也相信苏厉枫。

  她都和苏红认识了十年,一直都是同学兼朋友,和苏厉枫认识也有好几年了,哪怕没有深入交集,至少也是见过了面的。

  冲着她是苏红最好的朋友,她相信苏厉枫也不会玩弄她的。

  二十二岁的她,心里早就渴望着爱情的到来。

  现在苏厉枫对她那么好,就算她并没有马上答应苏厉枫的追求,她心里还是想着好好享受一下有异性关怀的甜蜜。

  “东燕……”

  蓝若希还想说什么,霍东燕已经不给她再说下去的机会,拉着她,把她推出了自己的房间,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把蓝若希隔绝在房外。

  “东燕,你一定要小心呀,有时候,就是你最信任的人才会伤你最深的。”隔着门,蓝若希还是忍不住提醒着。

  她不敢说太大声,怕惊动了其他家人。

  “你放心吧,我又不是笨蛋,你以为我是你吗?被人家骗了三年。”霍东燕自信的话隔着房门传出来。

  蓝若希和冷天烨的事情,她竟然也知道了。

  “东燕……”

  忽然一双熟悉的大手自背后缠来,霍东铭低沉的嗓音响起:“我非常不喜欢睡到半夜,醒来发现自己的老婆跑了!”

  这个男人,发现得还真快呀。

  蓝若希转身,冲霍东铭眨着杏眸,故意说着:“我在梦游。”

  霍东铭弯腰就抱起了她,低哑地说着:“那好吧,我也在梦游,大家一起游回大家的房里吧。”

  蓝若希失笑,暂时把对小姑子的担心压下去了。

  ------题外话------

  今天原本想码更多一点字的,想着把林小娟的事情解决的,不过现在只码了九千字,今天就先更这么多吧。我今天生日,我是不过生日的人,不过也想给自己放一天假,对于写文的我来说,给自己放假,就是少更新一些字数。

  亲们看在我今天是寿星的份上,别抱怨我还没有解决林小娟和慕容的事哈,抱抱大家!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