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13 国宝不好当

113 国宝不好当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11045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32

   蓝家。

  蓝非凡和蓝若梅姐弟中午一般是不会回家吃饭的,他们要不是约了朋友,就是和客户一起吃饭,蓝氏财团那么大,就是被他们父子三个人操纵着,就算蓝若梅仅是财务部总监,因为蓝非凡一碗水端平,她和蓝若宇都和蓝若希一样占着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在蓝氏里,她也是股东了,经常都要见客什么的。

  倘大的蓝家,平时就是叶素素在家。

  叶素素不像章惠兰那样,天天往外跑,打牌什么的,她虽然也会打牌,却只是偶尔,她习惯呆在家里,看看书,养养花草,习惯等着丈夫和儿女归家。

  有时候,她也会觉得很闷,很无聊,或许是传统的女人吧,她又觉得当妻子的就该守在家里,为丈夫和孩子们准备着一切,所以就算闷,她倒是比章惠兰能承受。

  不过今天,叶素素却觉得忙些了,因为出嫁了快两个月的小女儿蓝若希总算被霍家的家庭医生确诊怀孕了,虽说还没有到医院去确诊,不过雷医生的医术,他们还是信得过的。她总算要升格当外婆了,她开心极了,恨不得蓝若希的肚子马上大起来,马上替她生一个可爱的外孙,或者外孙女也行。

  她可不像章惠兰那样,口口声声都是孙子。

  才怀孕,怎么就知道是孙子了?

  叶素素不喜欢章惠兰在未确定若希怀的是男是女时,不要老说是孙子,那样会给若希压力的,若希知道她想要孙子,万一生的是孙女呢?难道她就不喜欢了吗?

  孕妇要是有这种压力,心情就会不好,对胎儿的发育也就不好了。

  为这件事,叶素素可是提醒过了章惠兰,章惠兰却不以为然,说什么她想要的就是孙子,她老实人,不隐瞒心事,气得叶素素觉得和她话不投机,半句话都嫌多了。

  甩开这些杂绪,叶素素不想让杂绪影响了这个喜悦的气氛。

  蓝家最近为了蓝若梅的事情,气氛总是太窒息,如今蓝若希的有喜倒是可以冲走一些不好的气氛了。

  小餐厅里,叶素素还系着一条花边围裙,在餐桌上已经摆满了她亲手为蓝若希做的饭菜,也有好几样是霍东铭爱吃的,众多看着就想吃,散发着慈母味道的菜式中间,最醒目的是那只专门熬汤的炖盅。

  那是鸽子香茹汤,专门准备给蓝若希吃的。

  怀孕初期一般还不需要大补特补的,只是当母亲的人总是疼着,习惯性地就想着把孕妇的身体养得好好的。

  孕妇吃有营养,胎儿自然也能增加营养。孩子还在腹中的时候,补充营养吸取最快,生下来后,再补充营养,效果始终不及在腹中时那般的好。

  什么都摆放好了,叶素素才除下身上系着的花边围裙。

  她在桌前坐下,竖着耳朵倾听着外面的动静,只要有汽车的声音响起,她都会看向窗外。

  等了一会儿后,霍东铭的车才出现在蓝家别墅里。

  “二小姐,霍少。”管家迎上前去,笑眯眯地叫着,蓝若希怀孕的事情,想必蓝家所有佣人也都知道了。

  蓝若希下了车,手里提着好几盒保健品,那是给霍东铭这个当女婿的给叶素素买的。她笑着想把保健品递给管家拿进屋里去,没想到她才递出,霍东铭的大手就伸来,中途接过去了。

  蓝若希意外,管家微愣。

  霍东铭却抿着唇,握拉着蓝若希的手就向主屋走去,两名保镖也跟着下了车,跟到主屋门前时,他们主动停下。

  “你怎么了?”蓝若希有点好奇地问着抿唇不语的霍东铭。

  那几盒保健品,给管家拿进屋里去会出什么问题吗?蓝家的管家虽然不像霍家的英叔工作龄那么长,却是能干的人,否则也不能请为管家了,管着屋里屋外的佣人十几个呢,办事稳妥,深得蓝家人信任的,事实上,蓝家人根本就不把管家当外人,而是当成了自己家中的一份子。

  “我买的,我拿,这是给我岳母的。”霍东铭酷酷地说着,蓝若希却失笑起来。

  敢情是这个男人担心自己的母亲不知道保健品是他买的吧?

  原来,这么酷酷的男人也有闹别扭的时候呀。

  叶素素听到车声响,早就从餐厅里迎出来了。

  她满脸都是笑容,好像自己捡到了一车的黄金似的。

  “东铭,若希,你们来了,快,洗手,可以吃饭了,这种天气,饭菜容易着凉。今天的饭菜可都是妈亲自下厨做的,你们两个呀,可要给妈面子,把那些饭菜都给妈吃干净。”叶素素一边笑着说,一边上前去就从霍东铭的手里挽过了蓝若希,母女俩亲切得就像两姐妹一样。

  叶素素保养得体,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要年轻,母女俩去逛街时,还试过被人当成两姐妹。

  “若希,特别是你,你可要多吃点,你现在不一样了,一个身两个人了,就算你不想吃,肚里的孩子都要吃,知道吗?千万别挑食,什么都要吃一点,这样营养才均匀。”

  几盒保健品递到了叶素素的面前,霍东铭温沉地说着:“妈,这几盒保健品买给你的。”

  叶素素笑眯眯地伸出手去接,笑问着:“东铭,是你买的吗?”这个女婿虽然大方,每次来都会带着礼物来,不过还没有送过保健品给她。

  “妈,放心吧,这个绝对是你的女婿孝敬你的。”蓝若希俏皮地笑着说,说完了就一溜烟跑去洗手了。

  看着她那俏皮的动作,霍东铭和叶素素马上紧张起来,霍东铭赶紧跟在她的身后走去,眉梢上都全是担心,那丫头,怀孕了,怎么还走得那般的急,她脚下穿着的可是高跟鞋,万一不小心……

  看着女媚表现得比自己还要紧张,叶素素笑得更开心了,眼里也有着放心。

  她就知道霍东铭会是一个好丈夫的,能有这样的女婿也是她的福份,幸好,幸好……

  叶素素向餐厅走去,准备替女儿和女婿盛饭去。

  片刻后,三个人都在桌前坐下了。

  叶素素便把那盅炖汤摆到了蓝若希的面前,笑着关心地说着:“若希,这是鸽子香菇汤,是孕妇滋补汤,妈专门炖给你喝的,妈知道吃什么对孕妇好,以后你每天回来两趟,妈给你炖汤喝。这温度刚好了,你快喝吧,喝完了再吃饭,汤是饭前喝的。”

  她上午和亲家母去购物,可是买了很多炖汤的补品回来,准备一天两次,炖补汤给蓝若希喝,让蓝若希肚里的宝宝健健康康的。

  听了母亲的话,蓝若希飞快地和霍东铭交换了一下眼神,霍东铭的眼里是带着关心的,只要她愿意,他自然天天送她回蓝家喝汤。

  蓝若希的眼神是无奈兼着叫苦。

  天,一天两次,还仅是自己母亲准备的,要是婆婆也是一天两次,那她一整天都是喝汤,不用吃饭了。

  这女人,怎么一怀孕了,待遇就会来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变?

  “妈,不用了吧,这,这不是刚刚才有吗?我都还感觉不到她的存在,不需要这么快补的,所以,妈,你不用这么麻烦了。”蓝若希小小地喝起了汤来,还是很小心地回绝着母亲。

  叶素素一听,马上接口应着:“怎么麻烦了?妈在家也是闲着没事可做,正好可以让妈有点事忙一忙,一点也不麻烦的。哦,对了,你现在怀孕了,为了孩子着想,你先别去工作吧,整天对着电脑也是不好的。”

  这后半句是章惠兰托叶素素说的。

  章惠兰让蓝若希在家养胎,蓝若希觉得现在才刚刚怀孕,一个月还差三四天呢,还可以工作,不必那么快就呆在家里养胎,霍东铭又是个宠妻的主,妻子说要往东,他是绝对不会往西的,她只能求助叶素素了。

  叶素素当母亲的,也是为了女儿和肚里的孩子着想,更知道电脑的辐射的确对胎儿有影响。

  章惠兰一说,她马上就同意了。

  汗!

  蓝若希头发都竖了起来,她的是短发,头发一竖,嗯,有点搞笑。

  婆婆不让自己工作,母亲也不让自己工作。

  “若希,妈说得挺对的,长期对着电脑不好。”霍东铭忽然接过了叶素素的话。

  蓝若希马上就扫了他一眼。

  两个当妈的人不让她工作,连他也跟着吗?

  霍东铭眨了眨深邃的眸子,眼神传话:老婆,我说的是事实嘛!

  “妈,我没事的,我会尽量少用电脑的。”蓝若希安抚着母亲,坚决不同意现在就回家养胎。

  怀孕可是要十个月的,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现在就在家养胎,一养九个月,她怎么熬呀。

  “需要用到电脑的事情,我会让其他人处理的,我不接触电脑也是可以的。”蓝若希想到了解决方法。为了孩子好,她也要防着辐射。

  霍东铭闻言又抿唇不语了。

  叶素素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知道这个小女儿一向不是养尊处优的主,再说了女儿说的法子也是可行的,孩子是她自己的,她肯定比任何人都要紧张,都要小心的。

  于是,叶素素没有再在工作上的事情扯着若希不放,反正在叶素素的心里,若希是个有主见,独立惯了,又倔的人,她决定的事情,九头牛也拉不回头。

  “多喝点,把为盅汤都喝完。”叶素素不停地对蓝若希说着。

  蓝若希听着眼都大了。

  正在这时,程咬金又杀了出来。

  章惠兰再一次打电话来了。

  蓝若希一看到来电显示是霍家的电话,便知道是婆婆打来的。她连忙接听,才按下接听键,章惠兰担心的声音就传了不过来:“若希,怎么回事?怎么还没有回到家的?是不是路上出了什么事?你没事吧?”

  “妈,我没事,大家很快就到家了。”蓝若希赶紧笑着安抚婆婆,也扯了一个谎。先来吃自己母亲熬的汤,婆婆知道了肯定不高兴的,所以她不想让章惠兰知道此刻她在娘家。

  “那就好,让石彬开车小心些,你肚里可是有着我的宝贝孙子呢,现在大家都知道了,都开心得不得了。那几个小子都带了大量的礼物回来,你二婶三婶也来了,还有你那些姑姑们,总之,你要一帆风顺地回到家来。”章惠兰的话让蓝若希直冒汗。

  大家都知道了?

  也是,在霍家那样的大家庭里,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都是传得很快的。

  “嗯,我会的了,妈,你放心哈。”

  蓝若希扯着嘴皮子笑着让婆婆放心,然后又说了几句其他话,才挂断了电话。

  一抬眸,便看到霍东铭不自然的眼神,她一愣,杏眼一眨,随即又若无其事地站起来,对叶素素说道:“妈,我婆婆催了,我先回家了。”

  霍东铭也跟着站了起来,他的唇抿得更紧了,只不过眉眼都很低,似乎有事瞒着蓝若希,不好意思的样子。

  章惠兰是和叶素素一起出门的,买的东西比叶素素还多了一倍,钱,自然是叶素素付的,反正是亲家,又都是为自己的女儿准备的,自己的钱又多得无处可花,叶素素替章惠兰付钱大方得很。

  此刻听到蓝若希的话,叶素素一点也不意外,看到蓝若希也喝了小半盅的汤了,她也满意了几分,至少女儿先回的是娘家,先喝的也是她这个当妈的熬的。

  “那,你们先回去吧,若希,你还没有吃饭呢,要不再吃点饭吧。”叶素素站起来,忽然发现蓝若希还没有吃过一口饭,忍不住又劝着。

  这……

  不过肚子也真的饭了。

  汤,她才喝了小半盅,压根儿就没有饱。

  于是蓝若希重新坐下,飞快地吃了大半碗的饭,母亲的手艺虽然无法和她相比,不过那些菜式都是她爱吃的。

  “吃慢此,小心咽着了。”霍东铭看到她那吃饭的动作,心都提了起来,赶紧劝着。

  蓝若希没有回应她,解决完那大半碗饭后,肚里有了几分饱,便和霍东铭一起,向母亲说了再见,带着母亲的千叮万嘱离开了蓝家。

  在往霍家而回的路上,蓝若希一直炯炯地注视着身边的霍东铭。

  以往都是蓝若希害怕霍东铭炯炯专注的注视,觉得他的眼神会勾人,而今天却是霍东铭害怕她的注视,因为他背着她,嗯,说了一些事……

  那是上午刚送蓝若希回企业后的事情……

  “大姑,我要当爸爸了,我太高兴了。”这是他压抑不住要当爸爸了的狂喜,躲在总裁办公室里,笑得见牙不见眼,拿着手机打电话给自己的大姑姑报喜。

  霍东铭原本就是最沉稳成熟的人,遇到什么事都能镇定自如,也是因为这样,他才能成为千寻集团的总裁,掌控着霍家人的经济大权。可是一遇到和蓝若希有关的事情,他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会狂喜,会狂怒。

  他早就想当爸爸了,他是个特别喜欢孩子的人,哪怕他外表看上去阴晴难测,他的内心深处却有着最柔软的一面。

  蓝若希被雷医生确诊怀孕后,他当场还算沉稳,没有把那狂喜完全散发出来。

  回到办公室后,他就再也压制不了。

  打完电话给大姑姑后,他又马上打电话给小姑姑,说的还是相同的话。

  接着,便是霍家其他亲人了。

  他是唯恐天下人不知道他要当爸爸的样子。

  所以,此刻霍家的亲人才会云集霍家大宅呀。

  礼物,补品之类的,定然少不了的。

  毕竟距离霍东燕出生到现在已经二十二年了,霍家已经很久没有再添人丁了。

  霍东铭又是长子嫡孙,他要当爸爸了,大家都开心至极,好像是他们要当爸爸似的。

  霍东铭被蓝若希看得不好意思起来,却又装傻地问着:“若希,怎么了?”

  蓝若希把脸凑到他的面前来,眨着杏眸,皮笑肉不笑地问着:“东铭,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你来说有点荒唐的事?”

  霍东铭看着她,表情淡定,还装无辜样,低沉地问着:“你看你老公我会是做荒唐事的人吗?”

  蓝若希笑,笑得狡黠万分,她用手抚上霍东铭的胸膛,隔着衣物,也能让霍东铭全身紧绷。对她,他最不能抗拒的了。

  “若希。”霍东铭连忙捉握住她的双手,把她带入怀里,浅笑着:“你呀,眼睛还真的是越来越利了,好吧,我承认,我的确做了一件对我来说是很荒唐的事情。我把你怀孕的喜讯都告诉了我的家人,若希,我是太高兴了,真的,我恨不得和全天下人分享我这个喜悦。”

  没想到居然是他!

  蓝若希无奈地失笑起来,倒也没有指责霍东铭。

  她是理解他的心情的。

  “等会儿回到家里,要是像我妈炖的那些补汤摆着好几盅的话,你可得帮我挡着哈,我又不是猪,哪能一下子喝那么多汤。”蓝若希偎在他的怀里,略略地抱怨着。

  她已经可以预想见,等会儿回到霍家后,会有多少补汤,补品推到她的面前了。

  以那一大家子对霍东铭的疼爱及关心,她这个当霍东铭妻子的,能摆脱得了那一大家子的疼爱吗?

  “嗯,我帮你喝倒是无所谓,最怕的就是他们不会同意的。”霍东铭低哑的声音也满是笑促狭的笑意。就算不想她一整天都在喝汤,可是长辈们的心意,他也不好当面帮她喝下去吧,要是长辈们看到了,吼他一句:霍东铭,到底你是孕妇还是若希是孕妇,那他一生的英明就尽毁了。

  “都是你害的了。”

  蓝若希伸手就戳了他的胸膛一下。

  霍东铭笑,把她搂得更紧了。

  好吧,的确是他害的。

  看在是他害的份上,等会儿他会严令家人不准天天熬那么多补汤给她喝,让他自己亲自动手吧。

  只是,一想到自己那上不得台面的厨艺,他又汗颜了。

  为了爱妻,爱女好,嗯,他想先要个女儿,女儿更可爱一点,他决定偷时间去学烹饪,当然,这个还得秘密进行,不能让人知道,他要给爱妻一个惊喜。

  霍家。

  就像开家庭大会一样,所有人都回来了。

  除了霍东禹是在部队里,其他三位少爷也在,就连对蓝若希不好的霍东燕也在,一改常态,也满脸的喜悦,手里还抱着一只超级大的洋娃娃,那是她小时候的玩具,也是她小时候最喜欢的洋娃娃,被她保护得极好,十几年过去了,还像个新的一样。她决定把这个有了十几年历史的洋娃娃送给她未出生的侄儿。

  侄儿?

  霍东燕一想到这两个字眼的时候,忽然失笑了起来。

  男孩子都是不喜欢洋娃娃的,她怎么准备了这样的一份礼物。

  可她此刻没有钱,不能另外准备礼物,只得在心里祈祷着,她那个昨天晚上多管闲事哪着她回房里劝她要带眼识人的大嫂一胎生两个,一个男孩,一个女孩,这样她既有侄儿也有侄女,这洋娃娃也就送得合适了。

  霍东恺没有准备什么礼物。

  得知蓝若希怀孕的喜讯,他的心情是最错综复杂的。

  他为大哥开心,也为大嫂开心,可他心里也泛着痛意。

  那不正常的暗恋,那压抑着无法消除的感情,让他痛彻心扉。

  他最爱的两个人,一个要当爸爸了,一个要当妈妈了,他怎能不心痛?

  不过他还是有行动的。

  他回到自己的别墅里,默默地替蓝若希也炖了一盅好汤,他当时没有想到家人也会为蓝若希准备那么多补品的。

  因为他在霍家一直不待见,他很小的时候就懂得自力更生了,他的厨艺远远在霍东铭之上,和蓝若希在伯仲之间。

  等到他小心地带着装着补汤的炖盅回来的时候,才发现他的汤成了众多中的一员。

  他不敢多说什么,甚至是害怕大家知道,便把他炖的那份补汤悄悄地摆在了其他人的后面。

  心里其实有着重重的失落。

  她已经是自己的大嫂了,大哥又是真正的当家人,在外面,得到众人的关注,回到家里,自然也得到家人的关注,大哥那般的宠她,对她的关心,还会少吗?而他对她的关心,只怕永远都入不到她的眼,进不了她的心了。

  连补汤都有那么多人替她准备着,而他的身份又注定他不能过于明目张胆。

  他爱了那么多年的心,怎能不失落呀?

  霍家那长长的餐桌上,也像叶素素准备的那般,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菜,今天特别的例外,清一色都是蓝若希爱吃的菜式,不像平时那般五花杂门。而蓝若希平时坐的位置前面,则摆放了五盅补汤,全都是孕妇滋补汤,简直就是补汤大比赛。

  这五盅汤不用说便是老太太,章惠兰,胡晓清,韩影和霍东恺熬的。

  而各种补品,礼物,则堆满了大厅。

  简直就像开商场一样。

  蓝若希看到这种场面,就头大了,很想找个地洞躲起来。

  “若希,你回来了,担心死妈了,怎么这般迟才回来的,你不是十一点左右就下班吗?企业是你的,你早一点下班没有人会说什么的,以后十一点就下班,早点回来吃饭,怀孕了,可不能饿着肚子。”章惠兰一看到蓝若希和霍东铭走进来了,马上迎上前去,把霍东铭一挤,挤到一边去,就亲热地挽拉起蓝若希的手,亲切地说了一连串的话。

  被自个儿的母亲挤到一边去的霍东铭顿时觉得自己被冷落了,好像蓝若希怀孕与他无关似的,搞清楚了,他才是大功臣好不好?

  “什么都先别多说,先洗手吃饭。”老太太笑着一挥老手,大家马上就拉着蓝若希,扶着老太太往餐厅里走去,为了等蓝若希回来吃饭,大家可是饿肚子到现在。

  几个男人都是走在后面的。

  女人们热情得利害,几个男人只有被挤的份,连霍东铭这个准爸爸都被挤了,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一顿饭吃下来,蓝若希最惨了。

  每个人都给她夹菜,都把他们炖的汤推到她的面前,仿佛她比猪八戒还利害,生怕她吃不饱似的。

  五盅汤,她怎能喝得完?

  最后,她只能每一盅汤都喝了两口,至于人人夹给她的菜,她也吃不完,她在娘家就吃了几分饱的。

  再到最后,便是霍东铭下令,让自己的家人别再炖这么多的补汤给蓝若希,会把她喝怕的。再说,现在还没有到大补的时候。

  众人面面相觑,在座的,大都是做了父母的,知道霍东铭的话也是有理的,可是霍家这一代第一个孩子,他们还是看得很重,表面上应了霍东铭的话,心里却想着以后偷偷地炖了送到蓝若希上班的企业里去。

  面对着会阳奉阴违的婆家人,蓝若希以后的日子会有多么的热闹,可想而知了。

  饭后,长辈们都给蓝若希塞红包,让蓝若希莫名其妙。

  长辈们的红包当然不会像普通人家那样装着一千几百元的,而是装着一张卡,卡的密码都是改成了一致的,全都写在那红包背面,密码都是取自霍东铭和蓝若希出生的年月日。

  每一张卡里面都存着一百万以上不等的数额,霍启明因为银行卡被冻结,是向两位妹妹讨借了钱的,霍东铭两位姑姑都是豪门贵妇,出手也大方,每一个人五百万。

  “这……”蓝若希错愕地看向了霍东铭,也看着在场的所有人,不明白为什么个个都给她塞红包。

  “若希,你是替霍家开枝散叶,做长辈的,当然要给你奖励。”

  老太太呵呵地笑着,她塞给蓝若希的是她名下的一间珠宝店,生意挺不错的。

  蓝若希拿着红包的手,顿时就僵了起来。

  她怀孕生孩子,都是因为她爱霍东铭,霍东铭也爱她,她愿意为他生孩子,这是最正常的事情,也是他们夫妻感情的加深,不需要金钱奖劢,那样好像她怀孕就是为了钱似的。

  她把每一个人奖送给她的红包全都还给了众人,认真地看着他们,然后用严肃的口吻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她说得义正词严,倒是把所有人说得不好意思起来。

  这是他们的习惯,其实并没有其他深意的,习惯到了蓝若希这里就被挡了回来,他们都看向了霍东铭。

  “若希说得对。”霍东铭坚定地站到了蓝若希这一边,在家人习惯性地塞结蓝若希红包的时候,他的眼神就暗了下来,俊脸也阴了下来,不过他还没有开口,蓝若希便有了动作。

  听了若希的话,他的心甜甜的,她说的很对,孩子是他们夫妻俩感情的加深,也是感情的延续,要是被染上了金钱,就变了味。

  这对夫妻站在同一阵线上,谁能撼动分毫?

  最后,大家都只能讪笑着把红包收了回去,自此,这个习惯便在霍家里消失。

  A市。

  “姑姑,你这么急把侄儿召来,有什么惊天的大事吗?侄儿可是没有什么本事的,你确定你要找我帮忙吗?”

  一名二十六七岁的年轻男子,五官的轮廓和慕容夫人有着三分的相似,不算很高,只有一百七十公分左右,穿着有点随意,却浑身散发着慵懒尊贵气息。

  他正坐在慕容夫人的对面,在他的旁边还有一个行李箱,神情有几分的急切,也有几分的好奇,好像刚刚从哪里赶过来似的。

  “昱峰,这件事,你似乎是最合适的。”

  慕容夫人淡定地看着自家娘家的侄儿台湾容家的小少爷容昱峰,也就是容均浩的亲弟弟。

  她想到了如何去拆散慕容俊和林小娟了,而这个方法还得依靠眼前这位侄儿。

  容昱峰有点儿吊儿郎当的,不喜欢从商,也不喜欢从政,就喜欢画画,偏偏身上又看不出多少艺术家的气息,于是大家都把他看成纨绔子弟,这个人对女孩子很温柔,无论是谁都一样,所以又很受女孩子的欢迎。

  “姑姑,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既然我是最合适的,在姑姑需要我的时候,我保证全力以赴,赴汤蹈火,上刀山,下火海都在所不辞。”容昱峰油着嘴说着。

  容家在台湾算是豪门,不过近年来,由于容昱峰这一代都不喜欢从商,就算容均浩勉强从商,也赚不到钱,所以现在的容家是不怎样的了,还能维持着豪门生活,大都是依靠着慕容家。

  慕容家在台湾的分企业有好几间,都和容家有生意往来,仅靠这几间分企业,容家也暂时不会没落的。

  所以,容家子弟对于慕容夫人这位慈禧太后姑姑,都是极尽讨好。

  “你呀,嘴巴越来越甜了。”慕容夫人笑着,手却从茶几下面拿起了一只大信封,然后把那只大信封递给了容昱峰,看着容昱峰,说着:“相片上的女人叫做林小娟,是T市某镇某管理区某村的一位农家女,身材矮小,面容无奇,胆子挺大,嘴巴挺利的,现在T市怡北大街衣戴风流服装店门前租了几平米的地方摆档买衣服,你去追求她,记住是假意追求,让她爱上你便行。”

  慕容夫人想到拆散慕容俊和林小娟的方法便是这样的了,让其他男人主动去追求林小娟,让林小娟爱上其他男人,那样的话就算慕容俊再喜欢林小娟,也不能强扭瓜儿吧?慕容俊有着那般骄傲的地位,相信他也不会强扭瓜儿的。这法子既可以拆散两个人,又能让慕容俊不会迁怒自己,一举两得,两全其美了。

  容昱峰对女孩子温和体贴,深得女人的欢心,让他出面最合适不过,相信林小娟也会拜于他的西装裤下的。而容昱峰和慕容俊是表兄弟,慕容俊就算再狠,再气,要是林小娟作出了选择,他也不可能拿了容昱峰出气。

  等到慕容俊忘记了林小娟之后,容昱峰再功成身退,至于林小娟嘛……敢攀龙附凤就必须付出代价,不伤她的身,伤伤她的心,是给她一个警告,一个教训!

  容昱峰从信封里面取出了一沓相片,都是慕容夫人让人把她和慕容俊相处时的情景拍下来的。

  看到相片中的林小娟,除了身材还行,眼睛还漂亮之外,还真的很平凡,容昱峰不禁失笑地看着慕容夫人,失笑地说着:“姑姑,你侄儿我虽然喜欢混在女人堆中,可是,我身边那些女人都是有气质的,有外貌的,有身材的,有地位的,这个女人,除了身材之外,就什么都没有用了,这种女人你也让我追吗?你侄儿我还没有饥不择食呢。”

  严重地污辱了他的审美观。

  “可是你的大表哥却饥不择食,偏偏就爱上了她!”慕容夫人气结地说着。

  “哦,什么?我大表哥?我哪个大表哥?”容昱峰先是随口地应着,等到听清楚后,马上大惊失色,急急地追问着。

  慕容夫人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着:“你还有几个大表哥呀?除了那个笑面虎,还能有谁?”

  她都要被大儿子气死了。

  以前,大儿子撒手不管企业的事,就是不肯接手家族事业,她都气得肺都炸了,觉得自己和慕容家的人花了那么多的心血去栽培他,把他训练出来了,他却跑了。

  无论用什么方法去逼都没有办法把慕容俊逼回来,慕容俊反倒在T市闯出了另一片江山,倒也让慕容家争脸,慕容家的人才没有逼得那么死了。可是看到慕容俊在千寻集团的能力,又让那些老家伙们羡慕嫉妒不已,最近又开始说要想办法把慕容俊劝回来接手企业,这样企业必定能更加强大的。

  她听着头都晕了。

  偏偏慕容俊还爱上了一个三无女人,让她觉得自己前生就欠了大儿子一身债,今生慕容俊是来讨债的,专门气她,和她作对。

  “这样的女人……”容昱峰一听到是慕容俊喜欢的女人,忍不住再次认认真真地看着相片中的林小娟。

  他还以为林小娟是慕容俊的秘书什么的呢,张张相片都是两个人在一起。因为他知道慕容俊在感情方面很古怪的,没有传出过任何绯闻,他怀疑过慕容俊,要不就是有那方面的洁癖,要不就是不能人道。

  没想到,原来是他的眼光有问题,美的看成丑,丑的看成美,还真的让人大跌眼镜呀。

  看着看着,容昱峰忽然又发现林小娟其实也属于耐看的人,乍一看去,她的确平凡无奇,可再细看,便会发现她也有着迷人的一面,例如那双灵动的大眼,那张扬的自信,都很迷人。

  “既然是大表哥喜欢的人,姑姑,你还让我去插一脚,不是存心要我的命吧?”容昱峰敛回了打量林小娟的目光,苦巴着一张脸,说着。

  姑姑这般利害的人物都拿大表哥没有办法,他更不是大表哥的对手了。他的画廊生意最近才有点起色,他可不想被大表哥一根手指头就毁了。

  那位大表哥呀,心狠得很,嘻嘻地和你笑着,背地里就把你在乎的东西都毁了,让你哭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大表哥刚到T市闯荡的那段时间,可是整得鸡飞狗跳,很多人都知道的。

  “他们男未婚,女未嫁的,你假装喜欢上林小娟,假意追求,你大表哥敢吃了你吗?恋爱自由呢。”慕容夫人瞪着容昱峰,没用的家伙,还没有上阵呢,就想退缩了。

  “姑姑,既然恋爱自由,你何必阻止大表哥呀,大表哥三十五岁了,老男人了,早该结婚了,难得有人让他动了心,好吧,这个什么娟的,长得是不怎样,不过我总觉得她以后会不简单的,说不定和姑姑你一样利害呢,你就大方一点,任大表哥自己主宰吧,反正大表哥的人生你也是主宰不到的了,又不是我二表哥三表哥,任你驾驭……”

  容昱峰劝说的话还没有说完,慕容夫人就在茶几上随便地抄起了东西就向容昱峰掷过去。

  容昱峰一边躲闪着自己姑姑的袭击,一边叫着:“姑姑,我说的都是实话呢。拆散人家鸳鸯,可是要下地狱的,姑姑,我想你上天堂当天使呢。”

  还当天使?

  慕容夫人的脸都黑了下来。

  她要当巫婆!

  “停下来!”

  慕容夫人一声大喝,容昱峰赶紧停止躲闪,认命地坐正了身子,苦着脸看着自己这位强势惯了的姑姑。

  “你答不答应?”

  慕容夫人开始了逼迫。

  “姑姑,你再考虑一下好吗?”容昱峰头皮都麻了起来。

  他怎么这般的倒霉着,平时对女性那般的好,也是有罪的吗?现在还要被女性欺压。

  怪不得自己的姑姑背地里被封为慈禧太后了,姑父真可怜,那二表哥三表哥,一个是同治皇帝,一个是光绪皇帝,都是可怜的傀儡呀。

  还好,大表哥最强势,他顶大表哥,一顶,再顶,继续顶!

  “我考虑得很清楚了,我已经替你大表哥物色到一位很好的未婚妻了,就等着你完成任务喝你大表哥的喜酒。我挑的儿媳妇,出身好,人貌美,要身材有身材,有外貌有外貌,要家世有家世,而且脾性温柔如水,正是标准好儿媳。那个林小娟的嘴巴太利了,胆子也大,还敢和我摆道理什么的,这样的恶女人,我才不会要来当儿媳妇,自己找罪受。”

  原来姑姑已经找过了人家,只不过那小小农家女也利害,没让姑姑占到半到便宜。

  怪不得姑姑非要他帮这个忙了,说到底还是姑姑的强势在作怪,想着再娶一个软弱的儿媳妇回家,继续顺从她这个老太后。

  “要是你不答应,我就劝你爸让你接手咱们容家的生意。”

  “姑姑,没有你这样逼人的呀。”容昱峰一听就急了。

  他天生就是画画的料,对于那些生意呀,文件什么的,看到就头大了。再说了容家以前也混过黑的,现在虽然不再混黑,偶尔还是会粘上一些黑事情,他又不能打,怎敢接手容家生意?还不是把容家都败光,还要被打得半死!

  姑姑呀,太狠了!

  和大表哥一个样!

  不愧是母子!

  容昱峰在心里无限地腹诽着。

  现在他能怎样?两边都会得罪人。

  不过,貌似得罪大表哥还好过一点,只要他出场准备得好,大表哥看不透的话,也不会对他怎样的,毕竟嘛,男未婚,女未嫁,谁都还可以有着新的选择。

  “姑姑就是喜欢这样逼你了,怎么着?有本事的就学你大表哥呀。”慕容夫人咄咄逼人。

  容昱峰苦着脸。

  “昱峰,听姑姑的话,帮姑姑一次吧,事成之后,姑姑注资进你的画廊如何?分成你七姑姑三,怎样?昱峰,姑姑知道你最好的了,你就答应姑姑吧。”慕容夫人话锋一转,又改成了恳求。

  “姑姑,你给我一天时间考虑行吗?”

  容昱峰叹着气说着。

  他都坐在这里了,没有答应,估计是走不掉的了。

  “一天呀,有点长了,给你半天时间吧,明天你就要给姑姑答案,姑姑好安排下去。来人,带表少爷上楼去休息。”

  慕容夫人强势而果断地结束了姑侄之间的交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