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14 酒后吐真情

114 酒后吐真情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10140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33

   黑夜到来,结束白天,明天又是周六,休息天。

  霍东恺结束了自己一天的工作生活后,在傍晚时分,赶回了霍家大宅吃晚饭。

  今天蓝若希怀孕已经得到了雷医生的确诊,霍家一整天都沉浸在开心之中。

  蓝家的人后来也全都知道了,蓝非凡想让蓝若希再回蓝家吃饭,已经是国宝级的人物了,霍家自然不肯放人,蓝若希无奈,只得委婉地告诉父亲,会抽空回家的,她没什么事,很好,让父亲不必担心。

  晚饭反,霍东铭和蓝若希便回到了他们的房间,享受两人世界去了。

  其他人也是各自找各自的节目去。

  霍东恺在大哥大嫂上楼之后,便不想再呆在这栋大别墅里了。

  虽说他也是霍家的一份子,这栋豪华的别墅也算是他的家,可是他在这里住过,也天天都会回来,二十几年了,这里却不曾给他有家的感觉。要不是这里有他最爱的两个人,他可能都不会再回来。现在的他,已经有足够的能力过好自己的生活了。

  他和父亲以及老太太说了一声他要出去之外,便昂着头,挺着健壮的身躯,迈着沉稳的步伐往外走,对于还坐在大厅里的章惠兰,他是不会打招呼的。章惠兰不待见他,就算他打招呼,章惠兰也不理他的,既然如此,他只能视章惠兰为空气。

  不过今天的章惠兰对他的态度倒是有点儿好了,估计是因为蓝若希怀孕的缘故吧,人说人逢喜事精神爽,章惠兰盼着当奶奶盼了很久了,现在如愿了必定开心,开心了,看到他的时候,也就不觉得他有多么的碍她的眼了。

  “东恺。”

  霍启明站了起来,跟着霍东恺的身后走出了主屋,在院落里的主道上叫住了霍东恺。

  黑漆漆的苍穹如同一张特大的网一般,从高处罩下来,把整片大地都网罗入怀。院落里要不是有着路灯,会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霍东恺转身,面对着霍启明,淡冷地问着:“爸,还有什么事吗?”

  走到霍东恺的面前,霍启明注视着自己的另一个儿子,两个儿子的外貌都极为相似,因为他们的母亲年轻时都是美人胚子,而他自己又生得俊美,所以两个儿子都继承了他们这些做父母的美貌,每每看到两个儿子,他就觉得特别的骄傲,不管外界的人如何评论他,他都知足了。

  特别是霍东铭把千寻集团管理得很好,更让霍家在T市的地位跃得更高了,而眼前这个小儿子,虽然一直都顶着私生子的身份,也不曾让他失望过,凭着自己的努力,白手起家,年纪轻轻就拥有了一间极具规模的厨具企业,拥有二千多名的员工,拥有过亿的身家了。

  “你有空就回去看看你妈吧,你妈最近都在抱怨你都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去看过她了。”霍启明慈爱地说着。

  一提到江雪,霍东恺的脸色更冷,好像江雪不是他的妈妈似的。

  他本来就极少回到江雪的公寓去,上一次回去的时候,还是陪着江雪和霍启明一起逛步行街。那一次因为遇着蓝若希刚好也陪着章惠兰,蓝若希还出言讽刺了父亲偏心,偏着他的母亲,还给了他一记让他心底发寒的眼神,从那天开始,他就没有再回过母亲的公寓了。

  工作的时候,母亲也会打电话来找他,向他诉苦,说父亲这几天都不陪她了,什么什么的,他听着烦,却也不答话,母亲根本不知道父亲的银行卡被冻结了,没有钱在身上,父亲是不会出门乱逛的。

  每次母亲打电话来,他都是淡冷地应了几句之后,便把手机摆放在办公桌上,任母亲在电话那端罗嗦念叨,他懒得再听。母亲或许习惯了他的沉默吧,并不知道他没有在听电话,依旧会自顾自地说下去,说得差不多的时候,他才会拿起手机说一句他要忙了,然后切断通话。

  他对母亲有感情,可是因为从小就被拆散了,没有在一起生活,他都是在霍东铭的保护下长大的,他对霍东铭的感情比对母亲还要深。

  最近,他越发地不愿意和母亲相处了。

  他厌倦了母亲总是说大妈欺负她,说蓝若希身为晚辈的,对她也不礼貌。

  要是站在大妈的角度上,他觉得母亲不应该抱怨这么多,当年明知道父亲已经结了婚,还有了大哥,就不应该再插足,哪怕父亲真的爱母亲,可在父亲不愿意离婚之下,母亲就应该快刀斩乱麻,断了的。可母亲没有,证明母亲对父亲除了有爱之外,也有着高攀之心。路,是自己选择的,还有什么资格再来抱怨别人?正如老人常说的,吃得咸鱼就要耐得住渴。

  一个女人,面对抢走了自己丈夫的爱的第三者,谁能给好脸色?如果父亲再在外面找个小四,小五的,母亲又能给那些后来者好脸色吗?

  这么多年了,他看到的都是母亲在气大妈,大妈除了不想理母亲之外,倒是没有其他大动作的。

  而蓝若希……

  她是个爱憎分明的人呀。

  她是霍东铭的太太,又爱上了霍东铭,在她的心里,大妈便是她的婆婆,而他的母亲是个上不得台面见不得光的小三,她称母亲一声伯母算是有礼貌的了,要是换成霍东燕,直接一句“老贱人”。

  “你妈,其实很爱你的。”霍启明看到在提到江雪的时候,小儿子的脸色就变得更加冷了,他忍不住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造成小儿子对他亲生母亲感情不算很亲近的局面,是他呀。

  如果他不把他们母子拆开,霍东恺也不会这样对江雪。

  “爸,外面冷,你回屋里去吧,我现在就去看看我妈。”霍东恺沉冷地说着,不想再听父亲多说一句。

  听到他说现在就回家看母亲,霍启明笑得更慈祥了,叮嘱着:“那你快点去吧,路上小心些。哦,对了,东恺,你也老大不小了,赶紧也找一个女人结婚吧,也好让我和你妈放心。”入冬了,冬天一结束,便是新的一年,过了年霍东恺也有二十九岁了,很成熟的年纪了,普通人都当爸爸了,霍东恺却半点动静都没有。

  霍东恺脸色倏地再沉了下来,阴寒的眸子飞快又不着痕迹地仰望了一下霍东铭的房间,然后默然地转身就走,不想和霍启明讨论感情之事。

  他也想结婚,看到兄嫂每天那般的恩爱,他早就想结婚了。

  可他奋斗了多年,拥有了今天的成就时,想结婚的对象已经嫁了人,成了他的大嫂。

  造化弄人,他估计今生今世都不会结婚了吧。

  毕竟只有一个蓝若希。

  就算有两个蓝若希,他也是只爱着现在这一个,他不会找替身的,除非他真的放下了,否则,他会孤独终老。

  霍东恺的反应却让霍启明错愕,不明白怎么一提到结婚,霍东恺的反应是那般的冰冷,好像他非常讨厌结婚似的。

  想到霍东恺即将踏进二十九岁大门了,还不曾对哪一个女人温和过,霍启明忍不住在心里格登一下,这个小儿子不会是不正常吧?

  霍东铭结婚也算晚,可人家早早就和蓝家姐姐结成了恋人关系。

  越想,霍启明越担心,觉得江雪想为霍东恺张罗相亲宴会是正确的。

  霍东恺不知道父亲的心思,也懒得去猜,他钻进自己的红色奥迪,开着车离开了霍家别墅,转往海滨区。

  到达海滨区的时候,不过是晚上七点四十几分,因为是冬天的缘故,就算才晚上七点多,看上去已经很晚的样子。

  把车停在母亲公寓前面的停车场上,霍东恺拿出了自己的锁匙打开公寓大门。

  江雪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无聊地看着电视。

  打了好几个电话给霍启明了,让霍启明来陪她,可是霍启明都说没空,气死她了。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让霍启明这几天都在冷落她,不来陪她不说,连听她的电话都是遮遮掩掩的。

  在她面前的茶几上,满是相片,都是女人的相片,这些相片是她让霍启明出面帮她弄来的,全是上流社会的千金小姐,她想从中挑一个出来给霍东恺。

  情敌有了儿媳妇,她也想有儿媳妇,这样斗起来的时候,她就不会输了。

  忽然听到了开门声,她以为是霍启明来了,故意黑着脸,抿着唇,一副不想理人的样子。

  霍东恺进门后,也不说话,径直就走到了另外一张沙发上坐下。

  察觉到不是霍启明,江雪一扭头,看到是宝贝儿子,态度马上就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笑着就坐到了霍东恺的身边去,笑着说:“恺儿……”

  “妈,叫我东恺。”

  江雪一句恺儿,还没有说下去,就被霍东恺冷冷地打断了。

  脸上的笑容僵了十秒钟,江雪还是顺了儿子的意,不再叫“恺儿”,心里想着肯定是儿子这么大了,觉得她再叫“恺儿”听着很别扭吧。

  “吃饭了吗?没有吃的话,妈去帮你做。工作还顺利吗?累不累?要不要妈帮你按摩一下?”江雪一开口,便是一连串关心的话。

  偏头,看了江雪一眼,霍东恺淡冷地应着:“我在家里吃过了。”

  “你怎么老是回那边吃饭?家?那里要不是有你的爸爸,会是你的家吗?你在那里也生活了二十几年了,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你到底有没有把那头当成你的家。东恺,每天回到这里来陪陪妈行吗?妈每天都会做好吃的给你,这里才能给你温暖,才是你的家呀。”江雪最受不了的就是霍东恺把霍家大别墅当成家。

  好像霍东恺已经不是她的儿子了似的。

  当年会同意把霍东恺送进霍家,是因为她想让霍东恺去打动老太太的心,让老太太松口让她也住进霍家去,哪怕不能和霍启明结婚,只要能每天在一起,她也甘愿和章惠兰共侍一夫了。可是老太太虽疼东恺,更疼东铭,一晃二十几年了,无论她母子如何努力,她始终还是个局外人,不曾真正走进过那栋豪华,象征着富贵的大别墅里。

  她最担心最害怕的就是儿子向着那一个家。

  霍东恺没有回答。

  看到儿子没有再答话,江雪深深地吸着气,努力让自己不要在儿子面前发脾气,儿子好不容易回来看她一下,她不能把儿子气走了。

  “对了,你爸最近都在干什么?他在忙什么?是不是他人老了色心未死,又在外面搞三搞四了?”江雪把话题转到了霍启明的身上。

  “妈要是不信任爸,何必再在一起。”霍东恺沉冷地说着,话里带着浓浓的讽刺意味。

  或许是这两个月里头,见惯了兄嫂之间的信任,再听到母亲的质疑,他就特别的反感。大妈是正室,都还没有兴师问罪呢,母亲是什么地位,难道不知道吗?

  “你说什么?”江雪整个人一震,不敢置信地瞪着霍东恺。她的宝贝儿子,她的心头肉,她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的儿子呀,竟然让她离开霍启明!

  她跟了霍启明三十年了,得到的除了这套公寓,也就只得到了一个儿子,其他的,都不多,霍启明每个月是给她一笔可观的生活费,可她也养成了花钱大手大脚的习惯,生活费往往要超支,她只得花自己年轻时从霍启明身上刮来的存款,久而久之,她的存款已经从千万变成了百万。

  现在她人老珠黄了,又是个小三的身份,让她离开霍启明,她还怎么活呀?嫁人,谁要?不嫁人,没有了收入来源,她吃什么,用什么,豪侈什么?

  “妈,我走了。”霍东恺忽然站了起来,不想再呆下去。

  “你先别走,告诉我,你爸是不是在外面找了新的女人?所以他就不来陪我了!那个杀千刀的,他不是说爱我一辈子吗?他居然敢在这个年纪了背叛我……”

  “大哥冻结了爸的银行卡,封锁了爸的经济。”

  霍东恺黑着脸,低冷地吐出一句话来,实在受不了母亲的疯癫。

  “什么?”这一次江雪震得更利害了。

  霍东恺没有再多说一句话,冷冷地离开了这个家,不,这个也不是他的家。

  他的家是他自己那栋小别墅。

  在这个世上,他似乎有着三个家,可是三个家都是不完整的。都没有完整的父母,没有完整的爱,他自己则像是一块肉,被分成了三份,一份留在霍家,一份留在母亲这里,只有一份是跟着他走的。

  他渴望的不过是一个完整的,有爱的家。

  这样简单的希翼,都成了奢求。

  江雪顿时软靠在沙发上,脸上的神色千变万化,有气,有恨,有怨,有无奈,更有悔!

  霍东恺那句话不停地在她的耳边回荡着。

  她以为霍东铭封锁了霍启明的经济是在报复她,不让霍启明再养着她了。她就说霍东铭不会是那种不报复的人,她害得他的母亲承受了那么多的委屈,还要接受她所生的儿子回霍家当少爷,霍东铭一定地记恨于心的。

  可是那么多年过去了,霍东铭一直都没有动静,她以为霍东铭淡化了怨恨,不会再报复她了,没想到霍东铭的报复此刻才来,等到她临老了,失去了工作能力,又习惯了现在这种富贵生活了,他才来斩断父亲的经济。

  霍启明没有了钱,代表她也没有钱了。

  那她只能等着霍东恺养了?

  可是霍东恺对她的态度,最多就是给她吃饱穿暖,是不会像霍启明那般对她放纵的。

  想到这里,江雪对霍东铭的怨恨又深了几分。她的儿子也是霍启明的儿子,同是一个父亲的,凭什么她的儿子什么都得不到,什么都给了霍东铭?她真悔恨当初不该和章惠兰签下那不平等的协议。

  最让她怨恨霍东铭的便是自己的儿子对霍东铭好过对她!

  她一直都想整那两兄弟像仇人的,偏偏结果……

  老天爷分明就是偏着她的死情敌章惠兰!

  霍东恺走出了母亲的公寓之后,忍不住仰头,深深地呼吸了一下。

  扭头,再看一眼身后那扇被他关上了,隔开了他母子俩的公寓大门,他的神色是错综复杂的,最终,他再扭头,头也不回地走了。

  红色的奥迪如同火光一般,掠过了海滨区,融入了夜色下的车流之中。

  因为心烦,霍东恺再一次驱车到了蓝月亮酒吧。

  “四少,怎么又来了?”谷扬一看到他,便迎了过来,笑着打招呼。

  “怎么了,不做我生意吗?我来了,你不欢迎?”霍东恺冷冷地扫了谷扬一眼,冷冷地反问着,人已经习惯性地走到了最黑暗的角落里坐下来。

  角落里,灯光最暗,也是最不受人打扰的地方。

  他就喜欢静静地坐在角落里,静静地喝着酒。

  “你不是那种真正喜欢这种地方的人,怎么了,又遇到烦心事了?”谷扬对霍东恺还算了解,知道霍东恺每次来都是遇着烦心的事情。像霍东恺这般冷漠的人,不遇着烦恼,是绝对不踏进酒吧一步的。

  谷扬亲自替霍东恺拿来了他平时喝的那类酒,摆放到霍东恺的面前,他也在霍东恺的对面坐下,拿着两个酒杯,各倒了一杯酒,他推了一杯酒给霍东恺,注视着霍东恺,笑着说:“四少,大家也算是相熟的了,有什么烦恼可以说出来,说不定我可以帮到你呢。”

  霍东恺不说话,沉着的俊脸总是有几分的肃冷,有几分的阴郁。幽深的眸子除了冰冷还是冰冷,他端起了谷扬倒给他的那杯酒,一仰头,喝到底。

  随即再把酒杯摆放回到谷扬的面前,示意谷扬再替他倒酒。

  谷扬再帮他倒了一杯,他又是那样一饮而尽。

  一边数次,他都是这样饮着酒,转眼间,谷扬亲自拿来的两瓶酒便被他喝光了。

  黄酒下肚,他的俊脸稍微有点红了,眼神不再冰冷,而是换成了痛苦。

  “四少?”

  看到他眼露痛苦了,谷扬心知他是在自己面前展现了最脆弱的一面,也就是把他当成了知己朋友那般信任了。他伸出手,拍了拍霍东恺的肩膀,温声问着:“四少,你在烦什么?”

  霍东恺抬眸看着他,唇抿了抿,忽然低低地问着:“如果,你爱上了两个都不能爱的人,你会怎样?”

  两个?

  谷扬眼睛急闪。

  外界的人都不知道这位四少爷是否有女友,他也不知道。

  此刻霍东恺却说爱上了两个不能爱的人,他还真的大吃一惊呢。

  “怎么不能爱了?”

  苦叹一口气,霍东恺涩涩地说着:“反正就是不能爱了。”

  “既然知道不能爱,就放手吧。”谷扬意味深长地说着。

  霍东恺便不说话了。

  他也知道不能爱便放手,可是他爱了那么多年了,哪能说放就放呀?要是这么容易就能放下的,就不是爱了。

  再次拍了拍霍东恺的肩膀,谷扬笑着:“别心烦了,时间长了,就能放下了。我先去忙了,你也别喝太多的酒,借酒消愁愁更愁呀。”说完谷扬便站了起来,离开了霍东恺的身边。

  霍东恺再次叫来了几瓶酒,独自坐在角落里,继续喝着他的酒。

  不知道他喝了多少瓶,也不知道他坐在角落里多长时间了,他醉了,醉得神智不清了。

  这是他第二次醉倒了。

  第一次醉倒是在霍东铭和蓝若希结婚那天,因为难过,所以他在帮忙招呼客人的时候,不停地喝酒,便醉了。

  这一次,他醉倒还是因为那两个人,因为蓝若希怀孕了,他心里为大哥开心,也为自己难过,所以他再一次为他们而醉。

  夜色越来越深,午夜过后,酒吧里的客人也逐渐减少,谷扬看到霍东恺醉爬在桌子上,连忙走了过来。

  “四少,四少,很晚了,你快回家去吧,怎么醉得这么利害?要找人送你回家了,醉得这个样子,哪能开车。”谷扬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想找自己的人送霍东恺回家。

  “若希……若希……我……要她……要她……”

  霍东恺忽然醉熏熏地捉住了谷扬的手,眼都没有睁开,只是醉熏熏地呢喃着,他是顺着自己心里最深处的情感在呢喃,自己压根儿就不知道自己在说了什么。

  “若希?你爱的又不能爱的女人吗?这名字似乎有点耳熟。”谷扬顺着他的话往下问,霍东恺却没有了第二句,一直都在呢喃着那一句话。

  谷扬架扶起他,招来自己两位打手,吩咐着他们送霍东恺回家,可是霍东恺却发着酒疯,不要他的两名打手相送,嘴里还冲他低吼着:“若希……我只要若希……”他的吼声带着万分的痛苦,让谷扬听得心酸不已。

  “好,你要若希,我帮你打电话给她,让她来接你。”谷扬上前再次扶着了霍东恺,从霍东恺的身上找到了霍东恺的手机,一翻看通讯录,就看到第一个号码便是若希的,于是他马上打了过去。

  午夜都过了,这个时候,蓝若希早就枕在霍东铭的怀里熟睡了,霍东铭的大手带着保护的意味,紧紧地护着她的腹部,哪怕睡着了,护着的大手也没有松开。

  “喜羊羊……”《喜羊羊与灰太狼》的音乐铃声响起,瞬间就惊扰了这间充满着温情的大房间,让熟睡中的蓝若希被惊醒。

  她轻轻地拿开了霍东铭护着她腹部的大手,正想坐起来去拿摆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一只大手却比她更快地拿起了手机,侧身就递给她。

  “吵醒你了?”蓝若希一边接过手机,一边歉意地对霍东铭说着。

  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谁打电话给她了。

  不过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她的人,一定是有着急事的。

  看到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她对霍东恺的手机号码并不记得,哪怕霍东恺打过给她,她也没有留意,更不会放在心上。

  按下了接听键,一道陌生的男音传来:“请问你是若希吗?”

  蓝若希坐了起来,应着:“我是若希,请问你是谁,这么晚了打电话给我有事吗?”

  “我这里是蓝月亮酒吧,霍东恺你认识吧?他在大家这里喝醉了酒,嘴里叫着你的名字,不肯让我的人送他回家,你要是方便的话,就来接他走吧,再过一会儿,大家酒吧就要打烊了。”

  “东恺喝醉了酒?好,我知道了。”蓝若希听到小叔子在蓝月亮酒吧喝醉了酒,心里有点奇怪霍东恺嘴里怎么会叫着她的名字,不过此刻也能多问,怕引起霍东铭的误会。

  挂断了电话之后,她偏头,就接收到霍东铭深不可测的眼神了。

  谷扬的话,霍东铭没有听到,但蓝若希的话,他却听到了。

  霍东恺喝醉了酒,那是他的事情,怎么酒吧里的人却打电话给他的老婆,难不成霍东恺酒醉后……

  越想霍东铭的脸色便越深沉。

  弟弟对若希的那一层纸终要捅破了吗?

  “东铭,你的脸色很难看。”蓝若希小心地说着,人已经滑下了床,准备换衣服。

  有力的大手第N次霸道地搂来,把她带回了床上,他侧身把她搂在怀里,俊脸依旧阴沉,眼神依旧深沉,还泛着几分的森冷,睨瞪着她,不悦而暗哑地说着:“你很关心东恺?”

  “东恺在蓝月亮酒吧喝醉了酒,酒吧里的人打电话来,让大家去接他回来。他是你的弟弟,也是就是我的弟弟了,我关心关心也没有什么问题吧。”蓝若希拍了拍霍东铭的俊脸,讪笑着:“行了,别乱吃飞醋了,起来吧,大家一起去接他。”这么晚了,她一个人是不方便跑到酒吧里去接小叔子的,怎么说她已经是霍东恺的大嫂了。

  “他喝醉了酒,凭什么让我的老婆去接他。”霍东铭嘀咕着,眼眸深处飞快地闪过了一抹戾气,搂着蓝若希的手更加用力了,要不是担心聪慧的蓝若希感受到他心底的起伏,他此刻早就暴怒起来了。

  “估计是酒吧里的人看他的手机,刚好翻到我的电话吧。”

  “酒吧里那么多人,蓝月亮酒吧的一位负责人和东恺好像是有几分交情的,怎么不差人送东恺回来?”霍东铭就是非常不悦酒吧里的人打电话给蓝若希。

  酒后吐真言,蓝若希想不明白酒吧里的人为什么打电话给她,他却猜得到原因。肯定是霍东恺喝醉了酒,在叫着蓝若希的名字。

  这对他来说,对整个霍家来说,都是不能张扬的事情。所以他不会安排保镖去接霍东恺,更不会让蓝若希去接。

  “不知道。”蓝若希没有告诉他,霍东恺嘴里叫着她的名字。

  她也不是笨蛋,她觉得霍东恺对她很怪。

  可她对霍东恺,完全就是大嫂对小叔子。

  霍东铭便抿唇不语了,也不松手,不让蓝若希起身。

  蓝若希知道他在不悦,也在吃醋。也是,大半夜的,自己的老婆接到一个电话,要让自己的老婆跑到酒吧里去接一个男人,哪怕那是自己的弟弟,换作是其他人,一样也是不悦的。

  “你乖乖呆在家里,我去接东恺就行,天气太冷,又是大半夜的,你还怀着身孕。”半响,霍东铭才低柔地说着。

  就算他心底有多么的不悦,有多么的想杀人,他也不会表露出来,在她的面前,他希翼给她的都是温柔。

  “那也行,那是你的弟弟,你去接最好不过了。”蓝若希巴不得不用她去接呢,这个男人醋劲那么大,就算是小叔子,她也要保持距离的好,千万不能有半点暧昧。

  她拉上被子,盖住自己,看着霍东铭,说着:“路上开车小心些,不管东恺会说什么,会做什么,你都别伤害他。”她是有点担心霍东铭听到弟弟嘴里叫着她的名字,会把弟弟揍一顿。

  “你的话,好像你老公我是个暴力狂似的。”霍东铭哑着声音嘀咕着,唇一捉,就捉住蓝若希的红唇,霸道地纠缠了一番之后,便喘息着在蓝若希的耳边低哑地说着:“若希,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一个人的,不管是谁,都不能抢走你。”

  说完,他再次轻吻一下蓝若希,这才下了床,穿上衣服,又替蓝若希盖了盖被子,深深地看着她,说着:“快睡吧,我自有分寸。”

  霍东恺对若希的感情,他是早就看出来的了,他只不过没有去捅破那层纸。

  “霸道鬼!”若希小声地说着,不过还是听话地闭上了双眸,被窝里的温暖让她舍不得。

  深深地看她一眼,霍东铭才离开了房间。

  酒吧里,霍东恺还在不停地呢喃着蓝若希的名字。

  客人们大都走了,此刻的酒吧变得有几分的空荡,只有零零散散的一些人还在混着。

  蓝月亮酒吧因为不是三教九流的地方,营业时间是有规定的。

  一般凌晨三点就会打烊。

  霍东铭到达蓝月亮酒吧的时候,已经将近凌晨两点。

  寒气很重。

  一入酒吧,浓郁的酒味扑鼻而来,让霍东铭锁了一下眉头。

  “大少,怎么是你?”谷扬看到霍东铭来了,有几分的意外,连忙迎过来。

  “东恺呢?”霍东铭沉声问着,俊脸绷得像块大理石,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叫做不悦的气息。听了谷扬的问话后,他眼神瞬间阴冷,如一把利剑一般确在谷扬身上,阴冷地说着:“难不成让我太太来吗?”

  他太太?

  若希是霍东铭的太太?

  等等,霍东铭的太太不是蓝家的……噢!

  谷扬的脸色也是在一瞬间就变了,变成了青色。

  他就说觉得若希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汗,原来是蓝家的二小姐,霍东铭的太太。

  天,他做了什么事?大半夜的,打电话给霍东铭的太太,让人家来接霍东恺回家。现在T市里谁人不知,哪人不晓,霍东铭对太太宠上了天。他竟然……不是存心让人家夫妻生误会吗?

  “大少……对不起,我……我不知道。”谷扬赶紧白着脸色向霍东铭道歉。

  霍东铭冷冷地环视着酒吧,找到了霍东恺之后,他黑着脸走过去,听到霍东恺还在呢喃着叫着蓝若希的名字,他的脸更加黑了,简直是比外面的天色还要黑,让谷扬更加的担心和害怕了。

  “若希……”

  “东恺,快醒醒,你别叫了。”谷扬看到霍东铭的眼里迸出了杀气,顿时大惊,抢上前去赶紧拍摇拍着霍东恺的脸。

  可是霍东恺醉得太利害了,怎么可能拍得清醒?

  “给我一块布!”霍东铭阴冷地吩咐着。

  谷扬微愣,但还是很快就替他找来了一块布。霍东铭把那块布揉成了一团,然后一手就擒住了霍东恺的下巴,把揉成一团的布塞进了霍东恺的嘴里,不再让他呢喃着若希的名字。在这个过程中,霍东恺顺着本能,想挣扎,可惜他醉得太利害了,根本就挣脱不了霍东铭的动作。嘴巴被塞住之后,霍东铭随即把他架起来,还捉住他一边手,让他无法去扯布条。

  “东恺嘴里叫着谁的名字?”经过谷扬身边的时候,霍东铭瞪着他,眼里散发出了暴戾。

  “东恺哪有叫谁的名字呀,他一直都在叫着‘酒,酒,他还要酒’。”谷扬明白霍东铭话中有警告,赶紧应着。

  霍东恺说爱上了不该爱的人,现在看来,还真的是不该爱,也不能爱的人。

  “如果有半句谣言传出去,我会割掉你的舌头!”霍东铭满意于谷扬的反应,冷冷地抛下了一句话,架扶着霍东恺走出了蓝月亮酒吧。

  等他走后,谷扬才发现自己浑身是汗。

  在酒吧这种地方,他是见惯了各种各样的大人物了,还是第一次被人吓出一身冷汗的。

  这个大少爷,天生就带着那种压迫感的,就算是男人,面对着他,也会心生畏惧。

  霍东铭把霍东恺载回了霍家大别墅,扶回了霍东恺自己的房间。

  把霍东恺丢在他那张大床上,他才扯开了塞住霍东恺嘴巴的布条。

  站在床沿上,看着一沾到了床,就像死人一般的霍东恺,他真想狠狠地揍他一顿。

  “若希……”

  还敢叫!

  霍东铭黑着脸,气极,大手暴怒地一拖,便把霍东恺拖下了床,把他丢在地板上。

  “你可知道……我也爱你……”

  被丢下地板的霍东恺勉强地睁开了醉熏熏的眼眸,嘴里吐出了他一直都想说的那句话,当他醉眼迷蒙地看到霍东铭那张阴沉得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时的俊脸时,他不禁苦笑起来,那笑容很涩很涩,霍东铭被他这一抹涩涩的苦笑震住了,原本想一脚踢去的,动作马上顿住,只是居高临下地用阴寒的眼神瞪着他,心,竟然掠过了一抹怜悯。

  霍东恺会爱上若希,或许是因为若希不曾伤害过他,为难过他,讽刺过他吧。这个弟弟,心里装着怎样的痛苦,他怕是难以体会的。

  霍东铭慢慢地蹲下身去,看到弟弟那张和他有着几分相似的俊脸上,挂着两行男儿泪,他的眼神更加深邃起来。

  “大哥,是你吗?”霍东恺含着泪水,抬起因为醉了而无力的手,想抚上霍东铭的脸,可在半空中,他就停止了前进,他笑,笑得比哭还难看,醉语中透出了他浓浓的情与痛:“怎么可能真是你呀,这是梦,是梦,我不能碰,一碰你就会消失的……大哥,我怎么办?我爱若希,可我也爱你,我是个不正常的人……不正常的疯子……我怎么能爱上自己的大哥……可是……我真的爱呀,在这个家里……只有大哥对我好……大哥……我好痛,我爱的两个人都成了我的亲人,我怎么办……”

  霍东恺以为自己在梦中,放肆地把自己对霍东铭和蓝若希的感情都说了出来,这是他压抑了多年的情感,如同沉甸甸的大石一般,每天都把他压得喘不过气来,可为了兄嫂的幸福,他还是得天天都死命地背负着这块沉重的大石,直到自己被压得窒息而亡为止。

  他想,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人像他这般痛苦的了。

  闻言,霍东铭全身一震,死死地瞪着霍东恺。

  ------题外话------

  亲们,说一句老话哈,一口气码出来的,未经修改,如有错别字,请亲们海涵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