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15 与她欢爱的人是谁?

115 与她欢爱的人是谁?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14003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33

   霍东铭知道霍东恺对他有一种不正常的感情,他一直不想去捅破它,他不想这样就毁了霍东恺。此刻,真正听到霍东恺说爱他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全身大震。

  被爱是好事,但被自己亲弟弟当成恋人一般爱着,却不是一件好事。

  霍东恺的控制能力还算好,在他娶了若希之后,并没有因为爱他而对若希不利,要是换成了其他人,估计早就像霍东燕那样老是整着若希了。

  但,东恺需要多大的自制力才能控制好他这份爱意?

  霍东恺放肆地把自己的感情都倾诉而出之后,便像摆脱了那颗大石似的,沉沉入睡,再也不叫着若希的名字,也不再流泪,神情是前所未有的轻松。

  看着瞬间就睡着了的弟弟,霍东铭僵蹲在那里,盯着的视线久久都没有收回来。

  厚实的大掌伸出,落在霍东恺熟睡后敛起了所有防备,所有冰冷的俊脸,这张脸因为和他相像,所以才会被他收留进霍家,如果当年他不说那一句话,东恺极有可能是进不了霍家大门的,因为老太太和章惠兰最疼他,都以他的意见为主。

  这么多年来,他也真的疼爱过这位弟弟。

  可随着年龄渐长,他对弟弟的好,是带着破坏力的,他知道江雪想破坏他们兄弟的感情,所以他对东恺好,让东恺对他这位大哥很尊重,从而达到破坏江雪的目的,也用这种情感来抑制东恺对千寻集团的企图。

  他的目的达到了。

  可他真的没有想到因为他对东恺的好让东恺会恋上他,他察觉到不正常后,才会对东恺越来越冷淡,想着拉开距离,让东恺慢慢地恢复正常的。东恺对若希的感情,他也知道,想着东恺还是会恢复正常的,他心里才好过一点。

  东恺,哥,其实并不想让你变成这个样子。

  东恺,一定要恢复正常,放下对若希的爱,找到属于你自己的幸福。

  霍东铭默默地在心里说着,然后半站起来,把还躺在地板上的霍东恺扶了起来,扶上床上,帮他脱掉了皮鞋,袜子,外套,然后替他盖上了被子。

  再深深地看了霍东恺一眼,霍东铭才转身离开了东恺的房间,回到他和若希的大房间里。

  若希睡得很安稳,她不知道霍东铭回来了,霍东铭回来时的动作也放得很轻柔,就是害怕惊动了她。

  虽说怀孕还差几天才有一个月,她已经会觉得犯困,贪睡。

  坐在床沿上,看着自己疼了二十六年,原本以为是小姨子,却疼成了自己的爱妻的女人,霍东铭神情放柔,心湖如巨浪一般澎湃着。

  她,是他的软肋,是他的底线。

  他怎么舍得让其他男人染指,哪怕那个男人是他的亲弟弟!

  夜还在继续。

  隔天因为是周六,大家都不用上班,除了老太太准时起床之外,其他人大都赖在床上,舍不得被窝里的温暖。

  蓝若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

  当她睁开惺忪的双眸时,接收的便是霍东铭那双贪恋,深情的深眸,她眨了眨眼,他还在?她以为他已经起来了呢。

  既然暖枕还在,那她再睡一会儿,反正也不用上班。

  想到这里,蓝若希又在霍东铭的怀里寻着舒服的位置,准备再度找周公去。

  厚实的大掌忽然罩上她的小腹,头顶上传来霍东铭宠溺的低笑声:“怎么了,不想起来吗?肚子不饿?九点多了,错过了吃早餐的最佳时间,不过也不能不吃,为了咱们的宝宝,你必须得吃。”

  “我还想睡。”若希在他的怀里咕哝着,话里带着浓浓的撒娇味道。

  初初怀孕时,大部份人都会有这种犯困,老是想睡的反应。

  “先吃了早餐再睡,好吗?”霍东铭低低的声音满是哄,好像哄着一个孩子似的。“美姨已经奉奶奶之命上楼来催了大家好几次了。我舍不得叫醒你,你才能睡到现在这个时候。”

  在这个家,敢来打扰他的,只有老太太。

  不过这种打扰,他也不会生气。

  他知道老太太也是为了若希好。

  若希睡得太沉,他才不舍得叫醒她的。现在她自己醒了过来,他自然要她起床下楼去吃点东西。他不会做饭,不过他很注重养生之道,一天三餐,必定要吃。特别是早餐,更不能少。因为在早上的时候,胃里是空的,但胃还在运转,没有东西吃进去让胃运转,容易坏。

  若希再一次睁开了双眸,漂亮的杏眸就像两颗黑珍珠似的,宛转顾盼间尽是迷人风采。眨了几下眸子,她点了点头。

  “真乖。”

  “讨厌,又把我当成了小孩子。”若希一边嘀咕着,一边滑出了霍东铭的怀抱,自床上坐了起来。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她又偏头问着霍东铭:“东铭,东恺接回来了吧?他还好吗?”

  闻言,霍东铭的俊脸便阴了下来。

  冷冽的气息散发出来。

  这种反应,该不会是兄弟俩发生了什么冲突吧?

  那个打电话来的人说了,东恺的嘴里不停地叫着她的名字。

  以东铭的霸道来看,听到东恺嘴里叫着他的名字不发飙才怪呢。

  汗,她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她不该听东铭的话呆在家里睡觉,她应该跟着东铭一起去接东恺的,有她在场,东铭至少都会有顾忌,不会伤害东恺。可她……

  心里也很意外,东恺怎么会叫着她的名字?拼命地回想过去的岁月,她什么时候和东恺有过交集了,每次看到东恺,她都是冲他笑笑,叫他一声“东恺哥”,然后就不会再有下文。这样也能让东恺对她有感情吗?

  她怎么都不知道呀!

  若希为自己对感情的迟钝感到汗颜。

  可东恺藏得实在太好,她也真的看不出来,也感受不出来呀。

  婚前,东恺还对她粗暴过呢,谁想到……

  怪不得她不知道东恺的手机号码,东恺却知道她的。怪不得在蜜月期间,东恺会加她的QQ号和她聊天,怪不得在她第一天工作的时候,他会来看她,她还以为是东铭让他来的呢,怪不得他看她的眼神总是莫测高深,带着怪怪的味道。

  忽然,一个重心不稳,若希被霍东铭推倒在床上,他覆上她的身,把她双手拉高置压在头顶上,然后飞快地攫吻住她的双唇。

  “东铭……”若希挣扎着,不想被他这般吻着,因为带着强势的味道,有着**的独占,不像平时那般带着深情,带着宠溺。

  霍东铭没有松手,更没有松唇,强势地与她纠缠着。

  好一会儿后,他阴着脸,哑着声音,吐出满是酸意的话:“我不喜欢你一大清早起来就问其他男人的事情。”

  “霸道鬼,你再这样,我就更不喜欢了。东恺是你的弟弟,昨天酒吧的人又是打我的手机,我知道这件事,问问事情的进展,难道也不行吗?东铭,我喜欢你对我的霸道,不过也要有个限度,不能这样乱吃飞醋的。”若希脸红红的,有点生气地反驳着。

  心里对东恺的下场更担心了,她问起,东铭都会阴下脸来,对东恺……他不会掐死了吧?

  轻轻一记爆粟敲来,落在她的头顶上。

  “收起你那种猜测,我再狠,也不会掐死他,不过昨天晚上我还真的很想一脚踹死他。丫头,你现在心里肯定清楚了某件事。”霍东铭从她的身上翻落下来,躺在床上,伸手就把她捉进怀里,拥着她,他才觉得她还是他一个人的。

  深深的鹰眸带着洞悉人心,看着若希红扑扑的瓜子脸。

  房外,软软的冬阳吊挂在高空上,万缕带着暖意的阳光从高空中折射下来,落在那厚重的窗帘上,把房里映照亮起来。

  听了他的话,知道东恺没事,若希才呶呶嘴,用得到了自由的手捏了一下他又高又大的鼻子,没好气地说着:“与我无关,我可没有去招惹过他。我饿了,我要起床,你女儿也饿了。”

  “以后离东恺远点,等会儿我会和奶奶还有爸说一下,今天晚上就在大家家里办一个酒会,宴请各界名流来聚聚,私底下让参加宴会的人带着他们未结婚的女儿或者姐妹前来,大家替东恺挑一个贤惠的妻子才行,我可不想自己的亲弟弟天天都想着我的老婆,盯着我的老婆,特别是东恺和我又相像,我还真怕……”若希错把东恺当成他呢。

  这一句担心,霍东铭没有说出来。

  “嗯,除了东禹哥,其他三位都召回来参加今天的晚会吧,他们三个都是同年的,还都单身,外面想着嫁他们的女人,多得像你头上的头发了。”若希附和着东铭的话,夫妻俩都转开了东恺暗恋他们的问题。

  霍东铭没有告诉若希,东恺是双性恋,对自己也有着不正常的爱恋。毕竟是自己的弟弟,他并不想让若希把自己的弟弟看成了怪物。

  “怎么不说多得像你的头发呢。”霍东铭低低地笑着,主动坐了起来。

  “这样你也要计较吗?”若希失笑着。

  夫妻俩换了衣服,洗刷之后,便下楼去了。

  短暂间的拌嘴结束了。

  ……

  蓝天花园,苏家别墅。

  苏家一家三口正在吃早餐,苏正刚因为有心事,随便吃了几口,便放下了碗筷,看着苏厉枫,等到苏厉枫解决了他那盘牛排后,他才问着:“厉枫,你知道你红姐的下落吗?”

  毕竟是自己曾经很疼爱的侄女,苏正刚哪怕想和苏红断绝关系,心里还是有着几分的担心。

  大哥大嫂出事这么多天了,他也没有去监狱里看过他们,他怕他一去看,就会被牵连进来。其实,也真的被牵连了,检察院的人都要来查他们企业的帐了。虽说他一不走税,二不偷税,什么都走着合法的渠道,不必担心检察院的人来查,可他还在担心着千寻集团的报复呀。

  从他出现在千寻集团求见霍东铭开始,他企业的生意就受到了打击,一边几天,他都快要疯掉了。他知道,霍东铭的报复终是降临到他的头上。

  因为,他是苏红的叔叔!

  他也明里暗里支撑苏红缠着霍东铭。

  环视着自家别墅的豪华,环扫着餐桌上丰富的早餐,看着妻儿那不知道大难临头的样子,苏正刚的心忍不住涩涩的。

  苏厉枫看了父亲一眼,抽了一张餐巾纸拭了拭自己的嘴巴,才答着:“你不让姐进家门,我就没有再看到过她了。怎么了,大伯他们没事了吗?”

  “哪能没事,金额那么大,估计下半生都要呆在牢里了。”提到兄嫂,苏正刚还是满脸的感慨,他以为兄嫂真的是清廉的,没少和自己的客户提起过兄嫂,没想到兄嫂终是无法抵挡金钱的诱惑。现在检察院一桩一桩地查,从兄嫂的身上还牵扯出很多地方贪官呢。

  “只是随便问问,要是你看到她了,就给她一点钱,让她躲得远远的,或者去找她的亲生父母。能活着就好。”苏正刚叹着气说着。

  苏厉枫随口应着。

  “爸,大家的企业还好吧?”苏厉枫忽然问起了自家的企业。

  苏正刚不答话了,只是面露难过。

  看到父亲这个样子,苏厉枫便猜到了霍东铭出手了。顿时,他的心里就涌起了一阵戾气,恨不得将霍东铭碎尸万段,可,他却没有这个能力。

  不过……

  他可以用另外一种方法报复霍东铭。

  “爸,别担心,好好地挺着,我会想办法救大家家企业的。”企业是他们家的未来,也是他们的开支来源,他绝对会不计一切后果去挽救自家企业的。

  “你整天就知道吃喝玩乐泡妞,你能想什么办法?你别给你妈添乱就好。”苏母忍不住插了一句话。

  苏厉枫看了自己的母亲一眼,不像平时那般不悦,只是深深地说着:“反正儿子就是有办法,不过需要一点时间。”霍东燕现在芳心已被他弄乱,但她还没有接受他的追求,更没有爱他爱到愿意为他生为死的地步,时机未成熟呢。不过,逼不得己的时候,他只能抱着同归于尽的方法,强了霍东燕,如果霍家私了,他就可以娶到霍东燕,只要他娶了霍东燕,霍东铭顾及妹妹的幸福,肯定高抬贵手放过苏家。如果霍家不愿意私了,他也算是毁了霍东燕,让霍东燕痛不欲生。

  “我出去了。”苏厉枫说完就站起来,出了餐厅,就往屋外面走去。

  他想去问问苏红,霍东燕什么时候才是最软弱之时,女人最软弱的时候,才容易下手呀。

  再有,他也想去和苏红温存温存。

  苏红浪起来的时候,真让他爱不释手,欲罢不能休呀。

  他就知道苏红不是真正的淑女,平时都是装出来的,她天生就是一副浪女的模样。

  她一个未结婚的女人,第一次还是被他强要了,可她的床上功夫却花样百出,很容易让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苏厉枫想着,如果将来苏家真的被霍东铭整垮了,他还可以带着苏红去黑酒吧里出台,赚点出台费,以苏红的姿色以及那床上功夫,必定让客人满意。

  很快地,苏厉枫便到达了自己那间公寓。

  这间公寓是他偷偷置买下来的,别看他年纪轻轻的,他非常懂得为自己铺一条后路。他瞒着父母买下这间公寓,不让外界知道,除非之外,他还存了一笔钱在银行,穷途末路之时,不至于饿死。

  苏红已经起来了,也吃过了早餐。

  此刻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看到苏厉枫来了,媚眼里飞快地闪过了一抹恨意,随即就把遥控器一丢,站起来扭着腰肢迎上前去,嘴里娇滴滴地叫着:“厉枫,你怎么现在才来呀,姐想死你了。”

  苏厉枫一看到她,就色色地笑了起来,拥着她的腰肢就往房里走去,嘴里笑着:“真的吧,那就用行动告诉我,你有多么的想我。”

  没多久,房里就传来了男女翻云覆雨的声音。

  喂饱了苏厉枫之后,苏红故意问着:“厉枫,你追东燕追得怎样了?”

  “有点儿进展了,但想在短期内让她爱我爱得要生要死似乎很难。”苏厉枫半躺在床上,点燃了一根烟,正在抽着。“霍东铭那个魔鬼已经对付我家企业了,看我爸愁眉不展的样子,也不知道能撑多久。我真怕明天一觉醒来,我爸就宣布破产了。”

  习惯了天堂里的生活,转眼间跌进地狱,任谁都承受不起的。

  苏厉枫本就是放浪惯的人,花钱如流水,他心里也是极度害怕那种日子的到来。

  “那你早点把她拐上床呀,你泡妞不是挺有一套的吗?”苏红抚着苏厉枫一丝不挂的身子,挑逗着他。

  “我也想,我迫不及待想试试辣椒的味道了。”苏厉枫任苏红的手在自己的身上游移着。

  “我可以帮你,不过你得先放我出去,我去找东燕,把她诱到这里来,余下的,你自己办好它。”苏红阴险地说着,提议苏厉枫对霍东燕用强的。

  苏厉枫却摇了摇头,对苏红用了强的,对霍东燕,他不想用强的。

  因为霍东燕和苏红身份不同,他想让霍东燕主动和他一起,女人嘛,一旦**了,就会对那个夺走自己第一次的男人怀有特殊的感情。他始终还是想着娶霍东燕来救苏家。

  霍东燕此刻肯定还不会愿意和他发生关系的。

  “你不想用强的,那就下药吧,下药之后,她就主动扑倒你了。”

  苏红提议着。

  苏厉枫双眼一亮,这个法子倒是不错,于是便点了点头。

  两个人不停地商量着他们的阴谋。

  ……

  霍家别墅。

  院落里,新摆放着一张躺椅,那是给蓝若希坐的,在那张新躺椅的旁边便是老太太平时喜欢躺着晒太阳的。

  在两张躲椅的中间,置放了一张小巧的桌子,桌子上面摆放着满满一篮清洗干净,又圆又大又红的新鲜苹果,苹果篮旁边还摆放着一杯新鲜刚煮好的牛奶。

  若希半躺在躺椅上,右手里拿着一只大苹果,正在啃着。

  老太太则眯眯笑地在旁边看着她吃,时不时老眼就往她的小腹上扫去。

  “奶奶,你别再看了,就算我把这一篮子的苹果都吃光,把这杯牛奶都喝完了,我的肚子也不会马上就大起来,你的曾孙女也不会马上出生的。”蓝若希戏谑地笑看着老太太,戏谑地笑着。

  家人还真是迫不及待呀。

  这不刚怀孕吗?就想着孩子出生了。

  又不是吹气球,打点气就会胀起来。

  要不是怀孕了,她早就出去了,她想去找林小娟呢。

  可现在,她哪里都不能去,所有家人都把她当成了国宝疼着,防着,就连她走路,好像都被他们盯着似的,生怕她脚下一不稳,就把他们盼着的宝宝摔没了。

  因为是周六,那些个不用上班的人都往大宅跑回来了。

  那对孪生子也是早早就提着大袋小袋的儿童玩具来了,还有两辆奔驰及宝马的儿童玩具车呢,那得需要五六岁以上的孩子才能玩的,那两个当叔叔当得很兴奋的家伙竟然就买了回来。

  两位婶母呢,胡晓清还在为阻止蓝若梅和霍东禹在一起而努力着,所以今天没有再回到这里来,韩影却来了,两位姑姑也都来了。

  过来人,经验老到,送来的大都是吃的,穿的,用的。

  若希下楼吃完早餐到现在不过一个小时,屋里就被告塞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像昨天那样,可以开商场了。

  “呵呵,奶奶就是太高兴了嘛。”老太太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反而笑得更欢了。

  若希摇头,真受不了。

  “若希,牛奶喝了吗?一定要喝完它,怀孕时多喝点牛奶,能让孩子的皮肤白白的。”章惠兰穿着大方得体的套装,手捧着一盘散零食,不过每一样零食都对孕妇有好处的。她人还没有到,声先到。

  若希一听到婆婆的声音,就有股想逃跑的念头。

  平时婆婆对她是两面的,在东铭面前,对她很好,在东铭背后,对她很淡冷。此刻,婆婆对她就像东铭对她一样,捧在手心里怕摔着了,含在嘴里还怕融了。

  “孕妇的嘴巴总是馋一些的,妈替你准备了这些零食,你想吃的时候就吃。”章惠兰把那一盘散零食摆放到小桌子上,笑着对站了起来的若希说着。

  若希扫了一眼那些散零食,赶紧向章惠兰道谢。

  “妈,奶奶,我出去了。”正在这时,霍东燕从屋里走出来,随意地朝章惠兰和老太太打了一声招呼,就向停车场上走去。

  走了几步,她又停下来,扭头看着蓝若希,欲言又止的。

  她没钱,她的车,也快没油了。

  刚刚她被苏红的来电拉了起来,否则她还在床上赖着呢。

  自那天晚上之后,她已经好多天没有联系到苏红了,虽然苏厉枫说他把苏红安排好了,可是苏家跨了,苏父苏母都被抓了,所有家产也被查封了,这对苏红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还是她间接害的。她心里始终有点过意不去,很想亲自向苏红道歉,很想亲自陪苏红走过这段困难的日子。

  可她的卡被冻结了,她连车油都加不起了,她还如何去向苏红道歉?

  此刻能给她钱,敢给她钱的人只有这个她不待见的大嫂了。可是让她拉下脸向若希要钱,她又拉不下来。

  若希知道她想说什么,她笑着主动走上前去,霍东燕看到她走过来,反射性似的转身就走。

  “东燕。”若希快步上前,因为脚步快了点,身后的婆婆就尖叫了起来:“若希,你走慢一点,东燕,你走什么走?没看到若希叫你吗?若希肚里可怀着你的侄儿,你还不停下来。”

  闻言,霍东燕果真停下了脚步,扭头对着追到了自己面前的蓝若希没好气地说着:“我和你天生就是犯冲的,你专门就抢走我在乎的东西,看,连我妈都向着你了。”说还说,她还是睨了若希的小腹一眼,警告着:“走路放慢点,要是我的侄儿侄女出了什么事情,我可不会放过你的。”

  汗,侄儿侄女?

  小姑子的心比婆婆还要贪,婆婆想她一胎生男,小姑子竟然想她一胎把男女都生齐全。

  极品!

  自己的婆家人对孕妇的反应,都是极品!

  若希在心里哭笑不得地想着。

  “这个给你,要出去,身上没有一点钱是不行的。别让你哥知道。”若希把自己身上带着的所有现金都掏了出来,不多,也就一两千元,飞快地塞到了霍东燕的手里,朝霍东燕挤眉弄眼的。

  她在家里,身上也就带点现金,不会带着银行卡,也只能给东燕这么多了。或许对东燕来说,连一件衣服的钱都不够,好过身无分文吧。

  “小气鬼,我又不是乞丐,给我这么丁点。加了油,就没有了。”霍东燕板着脸嘀咕着,却飞快地把钱藏了起来,生怕其他人看到似的。

  老哥正在屋里和父亲还有几位哥哥说着晚上开宴会的事情,要是被老哥知道了,她连两千元都会失去呢。

  “你去哪里?”若希不在意她的嘀咕,本能而关心地问着。“是去找苏红的弟弟吗?”

  “你别管,我去哪里连我妈都不问,你罗嗦巴唧什么呀。”霍东燕把钱藏好后,听到若希的问话,脸一沉,没好气地应着,拒绝告诉若希她是去见苏红。“你赶快去喝你的牛奶,那东西最不好喝了,有你受的了。”霍东燕一副幸宰乐祸的样子。

  她是不爱喝牛奶的,自然把喝牛奶当成了受罪。

  “我走了,今晚家里的酒会,我也要当主角,你可别抢了我的风头哦。”霍东燕丢下一句,再次转身离去。

  若希站在原地,看着远去的小姑子,笑了起来。

  小姑子嘴巴还是很硬,不过对她的态度多少都有了改变。

  估计是看在她怀孕的份上吧。

  呵呵,还真是孕妇为大呀。

  霍家晚上要开酒会的事情看似是询问大家的意思,其实还是霍东铭一锤就定了下来,其他人只是附和一下。

  酒会的真正目的是让霍东恺挑选未婚妻,大家也都心知肚明。

  霍东远和霍东旭两兄弟有点不明白大哥怎么拿霍东恺开刀了,因为担心自己也会被当成推销品,这对孪生子在开酒会的提议敲定下来之后,就开始找着各种理由逃避。

  “大哥,我今晚有一个重要的聚会,我可能不能在家里帮忙呢,反正主角是东恺,我不在场也没事的。”霍东远最先逃避。

  “大哥,我也有要事处理,我也不回来了。”霍东旭也不甘示弱,也找着借口。

  厉了孪生子一眼,霍东铭皮笑肉不笑地说着:“无所谓,不过明天晚上就为你们办一个,你们是主角。”

  “大哥,我没事,那个聚会可以不参加的,怎么说还是自家的酒会重要吧?呵呵。”霍东远马上见风使舵,改了口。

  “对,还是自家的酒会重要,大哥放心,我一定会为你分忧解愁的,把今晚来参加的所有名门千金都推到东恺的面前,大哥也可以轻松些,多陪陪大家的若希大嫂。”霍东旭更加会说话。

  兄弟俩,你一言,我一语地,专挑好话来奉承着霍东铭。

  二楼的楼梯转弯处,却有一个人僵硬成化石了。

  霍东恺因为喝醉了酒,现在才醒来。一醒来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大床上,他又想不起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他好像在梦中见到了大哥,又好像是真的,到底是在做梦还是真的,他都搞不清楚了。他赶紧打电话给谷扬,从谷扬的嘴里得知自己喝醉之后吐出了自己心底压抑着的感情,他竟然一直都叫着若希的名字,更让他胆战心惊的是,来接他回家的人竟然是大哥,那么他对若希的感情是被大哥知道了?昨天晚上,他不是在做梦?大哥真的在他的面前?

  他还说了很多话,好像……

  此刻听着兄弟们的讨论,他便知道是大哥要斩断他对若希的感情。

  楼下讨论的声音还在回荡着,霍东恺已经听不进去了。

  他僵硬着身子转身,一步一步地往楼上走,回到自己的房里,把自己丢进了大床上,仰望着天花板,死死地握着了拳头,眼里全是痛苦之情。

  他宁愿大哥冲他大发雷霆,也不希翼大哥把他推到其他女人的身边。

  如果大哥害怕他抢走若希的话,他可以离开这个家,不再出现在大哥和若希的面前的。他对若希的爱不比大哥少,这般深的感情,让他怎么愿意和其他女人在一起?

  心,很痛!

  真的,很痛!

  自己最爱的两个人,也是让自己最难受的两个人。

  合上痛苦的双眸,他知道到最后,他还是必须和一个陌生的女人走在一起,否则大哥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都是酒精误事呀。

  他要是不喝醉,就不会吐真情,不吐真情,大哥就不会要在家里为他开一个相亲形式的酒会,急着要把他推开。

  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再悔恨也没用了。

  躺了一会儿之后,霍东恺还是下楼去了。

  他不可能一整天都躺在床上。

  等到他再一次下楼的时候,霍东铭已经不在家里了,带着若希出去散心了。

  心里有点失望,却也松了一口气。

  否则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若希,面对大哥。

  谷扬说他打的是若希的电话,接电话的也是若希,若希已经知道他酒醉后叫着她的名字,以她的聪明,她肯定猜到了。他担心,因为这件事而让兄嫂生出什么误会来。

  大哥那霸道的个性,要是对若希心生什么误会,倒霉受到伤害的还是若希。

  想到这此,霍东恺再一次在心里骂着自己不该喝酒。

  他发誓,从今之后,喝酒,绝对不超过三杯,免得再一次酒后乱言。

  却说霍东铭带着爱妻出门兜风,若希不是那种愿意无聊地呆在家里的人,再说了孕妇也不适宜老是呆在家里。

  她生理期到了,不过没有来。

  雷医生把的脉,完全正确。

  周六的大街上,到处都是车和人,街道两旁的店铺,生意也会比平时好一倍。

  霍东铭开车,蓝若希坐在副驾驶座上,没有带着保镖,就只有夫妻两个人。

  “想去哪里?”

  霍东铭的车速放得很慢,蓝若希说要看街景,所以他才放慢了车速,劳斯莱斯如同牛车一样的车速,让来往的车辆都侧目。霍东铭也不在意,反正他不碍着别人就行,爱妻要看街景,他当然得放慢车速,否则呼啸而过能看到什么?

  “我想去找小娟,不过你说我今天必须陪你,也就算了,她应该会和慕容俊在一起吧。”蓝若希随口应着,眼睛却盯着一间水果店,眼尖的她看到了那间水果店有着很多桔子。“桔子。”

  她忽然没头没脑地吐出两个字来。

  闻言,霍东铭低低地笑了起来,便把车在路边停了下来,刚好就停在水果店前面。

  车停了,若希才反应过来,扭头看到霍东铭已经下了车,往水果店走去,她便笑了起来,笑容里全是满足。他是这个世界上最懂她的人了,她说什么,他都马上就懂了。

  她越来越喜欢吃酸的东西了,特别是酸辣味道的。

  很快地,霍东铭便提了一袋桔子以及一袋奇异果回到了车上,宠溺地把两袋水果塞到她的手里,笑着:“桔子,给你,不过别多吃,吃两三个就可以了。反正是酸的,现在除了你,其他人都不会吃的。奇异果是水果之王,也带着酸味,你以前也有点爱吃,所以我也买了。”

  临出门的时候,老太太特别和他说过,带若希兜风的时候,只要是若希想吃的,都买给她吃,因为孕妇的胃口很怪的。老太太还告诉他,古人有话:酸儿辣女,若希爱吃酸的,一定会生儿子。

  他失笑,那老话是没有科学根据的。

  若希的胃口变得爱吃甜酸,或者酸辣的,那会生什么呀?

  难不成还生个龙凤胎吗?

  他可不想若希那么辛苦,因为他从书上看到,怀双胞胎很辛苦的,所以,若希怀一个便可。

  “知道了,我就吃两个,一个给你女儿吃,所以一共要吃三个。”若希一边拿出一只桔子来吃,一边俏皮地说着。

  “自己嘴巴馋还赖到我女儿的身上。”霍东铭失笑,眸子变得深深的。她有时候表现得俏皮如同一个孩子,可在九个月后,她就要升级当妈妈了。

  他,是否太早让她当妈妈了?

  不过,现在孩子已经怀上了,一定要生的了。等到生完孩子后,他再好好地弥补她,补给她更多的两人世界。

  “桔子藏在你的车上,妈不喜欢我吃这些便宜的东西,可我现在偏偏就喜欢吃这些常人都会吃的东西。”蓝若希剥了一只桔子后,瓣了一块塞进嘴里,一嚼,酸味瞬间溢满她的口腔,眉一皱,眸子微眯,好酸!过瘾!

  婆婆给她准备的零食都是高级的,水果也都挑那种最有营养,又最贵的,桔子,婆婆准备的水果当中没有它。

  “你呀……”霍东铭笑睨她一眼,摇了摇头,眼里却全是宠溺。

  “走吧,大家继续蜗牛式兜风。”若希再塞了一块进自己的嘴里,笑着。

  “你不喜欢蜗牛式了吗?”霍东铭一边发动了引擎,一边问着。

  “好酸!不过,相当的过瘾,啧,啧,真酸,要是以前,我一个也吃不下去。也不知道肚里的家伙是什么来的,怎么这般爱酸味。”

  蓝若希答非所问。

  闻言,霍东铭哈哈地笑了起来。

  什么来的?

  她肚里的当然是孩子了,她竟然用“什么来的”来形容他的宝贝!

  意识到自己顺口说了一句搞笑的话,若希也笑了起来。

  愉快,温馨的味道充满了车内。

  两个人有说有笑,继续着他们的兜风路。

  车开到十字路口遇着红绿灯,霍东铭把车停了下来。

  当一辆熟悉的宝马从横线路开过的时候,霍东铭和蓝若希同时认出了那辆车,因为那是霍东燕的车。

  眼尖的他们,甚至看清楚坐在霍东燕车内的人还是苏红。

  “东铭,那是东燕。”

  若希连桔子都顾不得吃了。

  小姑子怎么还和苏红在一起?

  苏家的事情,现在整个T市的人都知道了。整倒苏家的人是霍东铭,大家也都知道了,霍东燕怎么还和苏红在一起?就不怕苏红对她不利吗?还有……若希又想起了霍东燕和苏红的堂弟在一起的情景,顿时她的心里就掠过了不祥的预感。

  霍东铭的俊脸也沉了下来。

  他已经开始打击苏正刚的企业了,不用多久,苏正刚的企业便会被他收购过来,他以为妹妹都知道的,毕竟这件事在T市已经不是秘密了,可是现在看来,妹妹那个笨蛋还不知情呢。也是,妹妹除了吃喝玩乐,其他事情都不关心,更不会看报纸,看资讯,自然就不知情了。

  妹妹再和苏红在一起,肯定有危险,苏红现在身败名裂,和冷天烨一样失去了一切,心里必定怀恨在心的,因爱生恨的女人,他是见得多了。他不怕苏红的恨,可妹妹怕,妹妹对苏红的依赖性那般强,随时都会着了苏红的道。

  “东铭,大家跟着去看看吧。”若希担心地提议着。

  不用她提议,霍东铭都打算跟着去看看。

  他马上开车,转了方向,迅速地跟随着霍东燕那辆宝马。

  “苏红,你住在哪里?我听你弟弟说,你叔叔安排你住在很安静的地方,没有人可以打扰到你的。”霍东燕一边开着车,一边问着。

  两个人见了面后,苏红向她哭诉了苏家的遭遇,她知道是大哥打击的结果,除了听苏红的哭诉外,她还不停地向苏红道歉。

  还好,苏红大度,也明白事理,说是父母的错,不会怪她的。

  霍东燕感动至极,觉得自己连累了好友,让好友一夜之间就家庭破碎,父母入狱,家产没收,可是好友却还能愿谅她。

  “我现在不是带你去看看我住的地方吗?真的很好了,你看过后也可以放心了。”苏红眼里掠过了一抹狡笑,她和苏厉枫商量之后,她便被苏厉枫放了出来,前来找霍东燕,而苏厉枫则在公寓里,把催情药放进一瓶红酒里,等着苏红带霍东燕回来后倒给霍东燕喝。

  霍东燕便笑了起来,觉得自己问得真多余。

  于是,她找了其他话题和苏红聊着,顺着苏红的指引,开到了一栋大夏面前停了下来。

  “我住在十几楼,很高,大家坐电梯上去。”下了车,苏红就亲热地挽住了霍东燕的手往公寓里面走去。

  霍东铭和蓝若希也把车停在了那栋大厦前面。

  看到两个女人消失在公寓里,夫妻俩也赶紧下了车,向里面走去。

  苏红带着霍东燕回到了苏厉枫的那间公寓里,苏厉枫并没有露面,而是藏在了房里。

  “东燕,你看看,这地方比我那个被封了的家还要好,你可以放心了吧,我真的没事,也生活得很好的。”苏红一边拉着霍东燕在沙发前坐下,一边走到酒柜前,看到一瓶开了盖的红酒,知道那瓶酒被做了手脚的,她便拿来了酒杯,替霍东燕倒了一杯,她自己则另外再开了一瓶红酒,替自己倒了一杯,然后端着两杯红酒回到了沙发前,把那杯放有药的红酒摆到了东燕的面前,她也跟着坐下,看着东燕,说着:“东燕,先喝杯酒吧。”

  然后她自己先喝了起来。

  霍东燕没有任何戒心,端起了那杯被放了药的红酒,就喝了几口,便摆放回茶几上。

  看到她喝了,苏红才满意地笑着,有一搭没一搭地和霍东燕说着话,还一直注意着霍东燕的反应。

  苏厉枫药量放得很大,霍东燕才喝几口,也很快就有了反应。

  “不是冬天了吗?我怎么觉得很热似的。”霍东燕觉得全身都发热一般,热得难受,忍不住扯着自己的衣服,有点疑惑地说着。

  “估计是喝了酒的原因吧,不过红酒浓度并不高的。东燕,你是不是生病的,脸很红呢。”苏红看到药力发作了,便放下了自己手里的酒杯,坐到了霍东燕的身边,假意关心地问着,还探了探霍东燕的额,然后低叫着:“东燕,你的额很烫呀,你发高烧了。天哪,怎么会这样的,你太不注意身体了,来,快进我房里休息一下,我帮你买点退烧药回来。”

  说着,她扶起神智开始有点不清的霍东燕往房里走去。

  推开门的时候,看到苏厉枫已经等在房里了,她朝苏厉枫一使眼色,苏厉枫便赶紧跑过来扶过了霍东燕。

  “好热……我好热……”霍东燕眼神迷离,神智不清,嘴里只会不停地叫着好热,好热。

  “好热吗?我帮你解热哈,来,听话。”苏厉枫得意地扶着霍东燕走到床前,把她抱上了床上,看着全身臊热,脸红得像虾子却更显美丽的霍东燕,他拼命地吞了吞口水。

  苏红没有离开房间,而是找来了一台数码相机,准备把苏厉枫和霍东燕拍下来,以此作为威胁霍东铭。

  这是她和苏厉枫最坏的打算。

  “真美呀。”苏厉枫不客气地覆上了霍东燕的身体,不停地亲吻着霍东燕的脸,唇和脖子,吻了好一会儿后,他才慢慢地脱霍东燕的衣服。

  苏红站在一旁,用相机不停地拍着,脸上全是狰狞的笑意。

  “咚咚!”

  正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苏红和苏厉枫都一愣。

  这个时候,谁敲门?

  敲门声还在继续,而且越敲越利害,苏厉枫一边揉捏着霍东燕的胸前柔软,一边对苏红说着:“你去看看是谁,不相干的就打发走,再让他这样敲下去,会惊动其他人的。”

  “你别捏了,脱了她的裤子直接上了,以免节外生枝,我先去看看。”苏红拿着相机,丢下一句,然后才走出房去。

  敲门声还在继续。

  “谁呀!”

  这么讨厌,在人家要办坏事的时候,就杀出程咬金。

  苏红一边问着一边走去开门,她先从猫眼往外看,看不到人,但敲门声还在继续,她警惕地开了一条门缝,谁知她一开门,门马上就被人用力地推开了,对方力道极大,把她都撞推在地上。

  “谁呀?这般粗鲁,要死呀……东铭哥?”

  苏红正在气呼呼地大骂,忽然抬眸就看到了霍东铭和蓝若希正大步地越过她往屋里走,顿时吓得她花容失色。

  苏厉枫正在房里对霍东燕不轨呢……

  “东铭哥,东铭哥。”苏红马上扬高声音大叫着,是告诉房里的苏厉枫,霍东铭不知道怎么杀来了,让东铭赶紧占有霍东燕,她则迅速地爬起来冲过去就从背后抱住霍东铭。

  她的反应让霍东铭夫妻俩意识到霍东燕真的有危险,霍东铭用力地扳着缠抱着自己腰肢的大手,蓝若希则赶紧到处寻找霍东燕的身影。

  苏厉枫正在剥霍东燕的裤子,霍东燕臊热难忍,也不停地扯着他身上的衣服。

  乍一听到苏红的叫喊,他高涨的**如同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似的,瞬间消失了,心也随之慌乱起来。

  若希看到的就是这一模情景。

  “东燕!”她火冒三丈,随手就抄起了房里的一个花瓶,冲过去就一花瓶敲向苏厉枫,可是被苏厉枫躲开了,她没有敲中。

  苏厉枫看到来人是她,惧意稍减。

  蓝若希却不停地想用花瓶敲他。

  霍东燕倒回了床上,难耐地扭动着身躯,嘴里还在不停地叫着“好热,好热。”

  苏厉枫抢蓝若希手里的花瓶,这房里摆设不多,能把人敲晕的除了这个花瓶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了。所以他必须抢走花瓶!

  “混蛋,色狼,你敢欺负我家东燕,我打死你,打死你!”蓝若希此刻就像一只护着小鸡和老鹰斗着的母鸡,全身毛发都竖了起来,她双手死死地抓住花瓶,察觉到苏厉枫的力气比自己大,她一低头狠狠地在苏厉枫的手背上咬了一口,脚下也一抬,狠狠一脚踢向苏厉枫。

  苏厉枫被她这样一咬,一踢,马上痛叫起来,捂着肚子半弯下了腰。

  蓝若希那狠狠一脚没有踢中他的命根却踢中了他的肚子,痛得他翻江倒海了。

  “砰”一声,花瓶随即又砸在苏厉枫的头上,顿时苏厉枫就头破血流了。

  蓝若希赶紧上前扶起神智不清,全身泛着红潮的霍东燕就走。

  霍东铭已经把苏红甩开了,正往房里而来。

  “东燕!”看到妹妹那个样子,霍东铭一脸马上黑得像墨了。

  该死的苏红!

  竟然想毁了妹妹的清白!

  他马上疯一般冲进了房里,看到苏厉枫的时候,马上就朝被敲得头破血流却没有晕倒的苏厉枫就是一拳挥出。

  苏厉枫头痛得要命,看到霍东铭出现了,他又怕又怒,为了保命,忍着痛便和霍东铭打了起来。

  “东铭……”

  “你先带东燕走。”霍东铭低冷地吩咐着。

  蓝若希只得先带着东燕离开。

  她把霍东燕扶下了楼,塞进了车内,就急急地返回公寓里。

  她担心霍东铭不是苏厉枫的对手。

  她因为担心,没有把车门上锁,臊热难耐的霍东燕,竟然打开了车门,下了车。她神智不清,全身又泛软,潜意识就是觉得车外没有那么热。

  走了没几步,迎面一辆轿车开来,她也不知道躲闪,反而软倒在地上,那辆轿车差点撞上了她,在紧急刹车之后,从车内跳下了一名身穿灰衣的男人,原本是想冲着霍东燕大骂的,在看到霍东燕的样子后,忽然住了口,把霍东燕扶上了轿车,掉转了车头,消失了。

  好热……

  好热呀……

  “真是个热情的小尤物。”豪华的大房间里,一名少女神智不清,却热情如水,紧紧地攀着一名高大的男人肩膀,胡乱地吻着那个男人。

  男人受不了她的热情,擒着她的下巴,在印上她的红唇时,高大的身躯把她压倒在大床上。

  “好热……”

  好热?

  正在脱少女衣服的大手忽然停了下来。

  男人如狼一般的眸子细细地审视着少女潮红的俏脸,浓黑的剑眉蹙了起来。

  她是被人下了药的,并非真正热情如火!

  “嗯……凉……”少女不满男人忽然的离开,又缠了上来,无意识又笨拙地扯着男人的衣服,还不停地亲吻着男人。

  男人被她挑逗得欲火再燃,深深地把少女的样子烙入脑海之后,便再一次覆上了少女的身体,开始攻城掠地。

  倘大的大房间里,全是男人的喘息声,以及女人的吟哦。

  不知道过了多久,风平了,浪也静了。

  男人独自走进了浴室里,清洗之后,神清气爽地走了出来。

  穿戴整齐后,他接到一个电话,低低地交谈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然后走到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睡着的少女,一分钟后,他从自己的脖子上取下了一条纯黄金项链,金项链中间还吊着一个“黑”字。

  他把金项链套进了少女的脖子上,然后离开了大房间。

  数个小时之后。

  霍东燕悠悠醒转,觉得全身酸痛,好像脱了架一样。

  睁开双眼,她看到的是陌生的房间,陌生的环境。

  顿时无数问号涌上了心头,这是哪里?她怎么了?

  吃力地挣扎着坐起来,被子下滑,她赫然发现自己全身赤溜溜的,还布满了触目惊心的吻痕,她的脸瞬间变得白了起来,傻子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

  是谁?

  是谁夺走了她二十二年的童贞?

  身上的吻痕那般疯狂,那一场欢爱必定也疯狂,而她竟然没有一点印象,她甚至不知道和她欢爱的那个男人是谁?

  泪,顺着脸颊滑落。

  这个自出生起就没有受过什么委屈的刁蛮小姐,在此刻却尝到了痛苦的滋味。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