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17 不知死活

117 不知死活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120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34

   T市警察局。

  审讯室里,苏红默默地坐着,在她的面前,坐着几名身穿警服的警员,其中一名正是刑侦大队长吴辰风。

  这件事情涉及到霍家,吴辰风便亲自审讯。

  从事发被抓到现在,苏红是一句话都没有说,任警察们如何质问审讯,她都是死死地抿着唇。

  同时被抓的苏厉枫因为受了伤,在送到医院包扎,检查后,确认没有受到什么重内伤时,便被带回了警察局里。

  被审讯后,他倒是对犯罪事实供认了。也把犯罪动机都说了出来,当然了,苏红这个同伙,他也是指认的了。

  两个人对霍东燕下药,意欲不轨,属于强奸未遂,估计会判刑。而霍东燕是霍家的小姐,以霍家的财大气粗,他们必定是逃不掉法律的制裁的。

  他只不过想通过霍东燕保住自家企业,可这样也犯罪了?

  苏厉枫想辩说自己是霍东燕的男朋友,可警察一句反问,既是男女朋友关系,自愿发生的,为什么要对霍东燕下药?分明就是强奸,让他哑口无言。

  一向都以富家少爷自居的苏厉枫,在认罪之后,神情惊惶,大概是想到自己会被判刑坐牢,心里很害怕吧。想他在外面也是风流倜傥之人,一念之差,便进了监狱,非但未能拯救自家企业,反而身败名裂,更加速了自家企业的灭亡。

  霍家打击报复走的全是正当渠道,又构不成商业犯罪,他们只能自认倒霉。

  苏家的企业属于贸易企业,霍家名下的贸易企业多了去,多家抢一家的客户,你能抵挡得多久?没有了客户,试问企业还如何开下去?论经商手段,苏家远远是不及霍家的,所以,苏家注定是输家。

  “苏红,苏厉枫已经对你们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了,你还不认罪吗?”吴辰风沉冷地问着,审了那么久,这个女人一句话也不吭,让他的脸色变得相当的冷。

  苏红,吴辰风其实也是认识的,毕竟两个人都是**,吴辰风之父还是市委书记,苏红父母又一直是政府官员。在吴辰风的印象中,苏红就是一个温和的女孩子,有着艳丽的外表,说话温声细气的,怎么看也不像一个坏女人。不过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妩媚冶艳让吴辰风反感,所以两个人相识,却没有交情。

  数天前,苏父苏母被抓,隔天,苏红的艳照又流传于网络,马上便让苏红的形象尽毁,也让苏家成了贪官之门。

  没想到才过了几天,苏红竟然又犯罪,这苏家人怎么都往监狱里钻呀。

  苏红抬眸,看向了吴辰风,眼里慢慢地滑出了两行清泪。

  同是**,吴辰风自强自信自立,凭着自己的努力成了刑侦大队长,而她呢,一心就想着嫁入豪门,不思劳务,毕业至今还不曾出门赚过一分钱,粘着霍东燕就花钱如流水,反正花的也不是她的钱,她也没有压力。结果便是此刻这般,吴辰风一身正气,她却一身邪气,一个审着,一个被审。

  路,其实都是自己选择的,怪不了谁,也怨不了谁。

  喜欢霍东铭的女人多得就像自己头上的头发那么多,每个女人用尽了手段都未能得到霍东铭的青睬,外界的人都知道,霍东铭就是对一起长大的蓝家姐妹有感情。别人追不到的男人,她以为她可以。

  就是她这种心态,才导致她今天的下场。

  早在霍东铭和蓝若梅成为名誉上的男女朋友后,她就该死心的了。可在霍东铭娶了蓝若希后,她都还不甘心,这中间也少不了自己家人的教唆,所以此刻,她心里最恨的人不是霍家,而是她的父母,不,确切来说是养父母。

  “我认罪。”

  苏红总算开口了,声音嘶哑至极,带着浓浓的悔意。

  她想起了这么多年来,霍东燕对她的点点滴滴,虽说偶尔霍东燕会把她当成了佣人来使唤,有时候也会冲她发脾气,可总的来说,霍东燕对她真的不错了。

  十年来,霍东燕在她身上花掉的钱,至少都过千万了。

  这十年来,她身上穿的名牌哪一件不是霍东燕送给她的?要是以自家的条件,她能穿得那么风光去向其他人炫耀吗?她吃过的山珍海味,哪一次不是霍东燕请的?以父母的身份,她哪能吃到那些山珍海味?出外面游玩,不论是在本市还是到外地旅游,她也只需要人到场便可,其他的全是霍东燕包了。

  如果,退一步,她不想着荣登霍家大少奶奶之位,仅当霍家小姐的朋友,或许,苏家也能得到霍家资助的。

  是她的贪心,是她的痴情,让她一步步地迷失了自己,最终为了报复把自己也送进了监狱里头。

  接下来,吴辰风问她什么,她都说了。

  霍家的人还不停地打电话到警察局来,意为询问,实为施加压力。

  吴辰风也心知肚明,霍东燕这一次估计是吃了大亏,否则霍家的人不会轮着打电话,更不会这般明显地施加压力,所以并没有和霍家计较。

  毕竟谁都受不了好好的一个女儿被人糟蹋。

  霍家里,已经扫走了沉重的气息,换上了热闹的气氛。

  因为酒会开始了,受到邀请的客人已经陆陆续续地来了。

  这次酒会的名义是联谊。

  霍家不是遇着大喜事一般都不会办酒会,这一次办联谊酒会,大家自然都来捧场,更何况得知霍家除了结了婚的大少,在部队的二少之外,那三位同为人中之龙的少爷都在,听说这次酒会就是变相的相亲酒会,让那三位少爷挑选妻子的。

  虽说千寻集团被大少继承了,不过那三位少爷都有属于自己的企业,都是风云人物,特别是三少和五少,还兼着**的身份。四少是私生子,同样有属于他自己的企业,无论是嫁给哪一个,都是豪门婚姻。

  房里,蓝若希轻轻地把在自己的怀里哭了很久的霍东燕推离自己的怀抱,霍东燕那放肆的泪水都快把她也淹没了,一盒抽纸巾几乎都给霍东燕拭泪用干了。

  “东燕,别哭了。”蓝若希柔声劝着,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替霍东燕拂开粘到脸上的头发,又替霍东燕整理着被她拉高的衣领,看到那雪白的脖子上全是吻痕,她的心又是一痛,不过意外的是,她还看到了一条男士项链,开始她没有留意的,因为霍东燕平时也会戴着项链,后又记起霍东燕的首饰都被没收了,以为是苏厉枫送的,顿时生气地就把那条项链从霍东燕的脖子上挑拉出来,生气地说着:“那色魔的项链,你还戴着做甚!”

  项链?

  霍东燕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脖子上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戴上了一条项链,还是男士的。她从醒过来后,一直处于伤心震惊的状态中,除了下身的酸痛,她就失去了其他感觉,压根儿就没有察觉到自己戴着一条项链。

  “是苏厉枫那个混蛋的吧?”蓝若希以为是苏厉枫送给霍东燕的“订情礼物”。

  “他没有送过这样的。”霍东燕把项链摘取下来,一眼就看出这是卡地亚品牌,卡地亚的首饰一向都很贵,不是有钱人都戴不起它。当姑嫂俩人看到项链中间垂吊着一个“黑”字的时候,两个人相互对望了一眼。

  这是夺了霍东燕清白的男人留下来的!

  这个念头同时闪过了姑嫂俩人的脑。

  下一刻,霍东燕把那条项链狠狠地掷到了一边去。

  蓝若希却上前把那条项链捡了回来,这个“黑”字应该是那个男人的姓氏吧?有了姓氏,再去调查,或许会容易得多。

  蓝若希还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那个男人看来并不知道霍东燕的身份,不过却对霍东燕有好感,否则不会在事后还留下这条项链,这应该是对方身份的象征。但那个人却消失不见了,他留下这条项链给霍东燕,难道是为了以后回来查找吗?

  “大嫂,把它丢了,我不想看到它!”看到蓝若希捡拾回项链,霍东燕马上声嘶力竭地大喊着,才止住的泪水又涌了出来。

  脑里,再次闪过了那些迷迷糊糊的情景。

  温厚的唇霸道地吻着她……

  有力的大手抚摸着她……

  那撕裂一般的痛袭来……

  他怎能在她被下药的时候,夺走她的清白,以为留下一条项链就是对她的赔偿吗?

  “东燕,这是那个人留下来的信物,不能丢掉,有了它,你哥才能把他揪出来。”蓝若希重新坐回床沿上,温柔地安抚着霍东燕的情绪。

  “揪他出来又能怎样?”霍东燕哭着冲蓝若希大吼着。

  现在的她就如同惊弓之鸟,一想到这件事,她就全身发抖,痛苦得无以复加。她很想装着坚强的,她平时极少会哭的,可她无法真的坚强,她就像那些突然间遭遇到歹徒施暴的受害者一样,害怕面对现实,害怕面对以后的人生。

  心灵上,已经烙下了阴影。

  就算找出了那个男人,她的阴影能被清除吗?她的清白能赔来吗?只会让她更加难堪。

  她不想再面对这件事,她想摆脱它呀。

  “东燕。”蓝若希心酸地再次把她搂入了怀里,这副身子因为痛苦而不停地颤抖着,就像受惊的小兔子一般。

  她吝惜地拍着霍东燕的后背,不停地安慰着。不想再在这件事和霍东燕说下去,因为这是在霍东燕的伤口上撒盐。

  又哭了一会儿,霍东燕渐渐平静下来。

  “大嫂,我没事了,你出去陪哥吧,今天不是有酒会吗?”

  “可是……”蓝若希担心地看着变得平静下来的小姑子,担心她想不开。

  “我没事,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你也别太自责了,那不是你的错。你肚里还有着孩子呢。”霍东燕让蓝若希放心,她还站起来,拉着蓝若希向门口的方向走去,在把蓝若希推出门外的时候,她还是顺手从蓝若希的手里拿回了那条男士项链。

  “东燕……”

  蓝若希还想再说什么,霍东燕已经把房门关上了。

  把嫂子推出了房外之后,霍东燕整个人靠着门身,滑坐在地上,手里拿着那条男士项链,死死地盯着那个“黑”字。

  泪水横流,心里却暗暗发誓,该死的男人,总有一天,我霍东燕会把你揪出来的!

  蓝若希在门外又叮嘱安慰了几句之后,只得下楼去了。

  楼下的酒会正在进行之中,到处都是西装革覆的男人,以及穿着漂亮晚礼服的贵妇人,贵小姐。

  蓝若希想到自己还没有换衣服,便先回到房里换了一套衣服后,才下楼去找霍东铭。

  她是霍家的大少奶奶,又是蓝家的二小姐,无论是在娘家还是在婆家,都是受宠的人。她的幸福,她的尊贵,是T市所有女人都羡慕的。

  因为霍东铭宠妻成瘾,谁要是敢伤他爱妻一根毛发,谁就全家都倒霉,已经有事实为证了。

  嫉妒蓝若希的那些女人,都知道这些,所以看到蓝若希出现之后,除了奉承趋承之外,倒是不敢让嫉妒流露出来半分。

  霍东恺才是今晚酒会的主角。

  他还是穿着黑色的笔直西装,俊脸紧绷,神情冰冷,外界的人都知道四少和二少都是冷漠的人,面对他的冰冷,大家也习以为常了。他俊挺的外表,顶着霍家四少的身份,迷倒了不少千金小姐。

  可惜他冷冰冰的,不管是谁近前套近乎,他都不说话,只是端着酒杯默默地喝着酒。

  那些女人自讨没趣,只得转战三少爷和五少爷,让那对孪生子忙得连喘口气都没有时间,不时投给霍东恺抱怨的眼神。

  霍东铭在酒会一开始的时候,出现了一下,后来就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让那些想借机和霍东铭谈谈交情,洽洽商的老总们大失所望。

  蓝若希在人群中穿梭,寻找着霍东铭的身影,在屋里没有找到,她便外院落里走去。

  “大少奶奶。”忽然一位穿着时髦,打扮得火辣的少妇在院落里拦住了蓝若希,全场那么多女性,大都穿着大方得体而高贵的晚礼服,只有这名少妇的穿着最为火辣,倒是抢走了不少在场男士的目光。

  “你好。”蓝若希停下了脚步,有礼貌地应着。

  少妇手上也端着一杯红酒,酒杯里的酒水还有三分之二,她有着和蓝若希一样高佻的身材,低胸的晚礼服掩不住胸前的傲挺,黑色有着蕾丝花边的胸衣却很小,似乎是故意而为,因为这样才能让胸前的美景裸露大半出来,让人一看就两眼发直,晚礼服下摆也很短,修长的**上穿着黑色的袜子,更添了几分性感,一双七寸高的高跟鞋越发把她高佻的身材拉得更高了。精致的五官还有着属于女孩子的娇气,更有着少妇成熟的风韵,漂亮的耳垂上还戴着一副吊坠耳环,细长而雪白的脖子也戴着金光闪闪的项链,修长的手指上同时戴着几枚戒指,不过只有一枚是钻戒。

  蓝若希不认识她。

  “你好,我是芊芊的姐姐童丽丽,三年前嫁到了法国去,不过刚刚离婚回国。”

  “童小姐,你好。”蓝若希知道童家是霍家的邻居,婆婆章惠兰特别喜欢童芊芊,心里似乎希翼童芊芊能嫁给霍东铭,童芊芊对霍东铭倒是不感兴趣,否则蓝若希面对的不仅是苏红这个小三,还会有童芊芊这个小四的。

  “大少奶奶如果不介意的话,大家能谈谈吗?”童丽丽笑眼睨着蓝若希,眼里有着对蓝若希的嫉妒,也带着几分讽刺,大概是觉得蓝若希从外貌上比不上她吧。

  蓝若希挑了挑眉,她和童丽丽此刻才算是认识,更谈不上交情,童丽丽想和她谈什么?不过她还是非常有耐心而有礼貌地点了点头。

  童丽丽笑,笑得有几分得意,像是知道蓝若希一定会答应她的请求似的。

  转身,她从佣人的手里替蓝若希拿了一杯红酒,就递给蓝若希。

  “童小姐,我家大少奶奶不能喝酒。”那名佣人一看到童丽丽拿酒递给蓝若希,不等蓝若希反应过来,她就急急地从童丽丽手里夺回了那杯红酒。

  大少奶奶现在可是有孕在身,在大少爷消失之前,三令五申了,如果大少奶奶出现在酒会上,一定要看好大少奶奶,不能让她喝半滴的酒。因为酒会影响到胎儿。

  大少爷的命令,他们自然要严密实行。

  “怎么?大少奶奶不胜酒力?这可不像哟,怎么说蓝家也是上等的豪门家庭,哪一位豪门小姐没有参加过各种各样的酒会?谁不会喝几杯红酒?大少奶奶怎么……”童丽丽没有再说下去,眉眼间对蓝若希的讽刺更明显了。

  这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怎么对她明嘲暗讽的?

  蓝若希在脑里猜测着,就是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童丽丽。

  “童小姐,我怀孕了,所以不宜喝酒,请见谅。红姐,给我一杯温开水便可。”蓝若希浅笑地说着,吩咐那名佣人替她端一杯温开水来。她的神情看不出她的生气,哪怕她心里非常不悦于童丽丽的说词,表面上,她还是没有表现出来。

  在还不知道对方的目的时,她不能让自己的心思被人看穿。

  不过童丽丽对她的嫉妒倒是所有女性之中最明显的一个,既然你那么喜欢嫉妒,那就让你嫉妒至死。

  听到蓝若希怀孕了,童丽丽的笑脸果真僵了几分,眼里的嫉妒更加的明显了。

  “大少奶奶稍等。”红姐恭恭敬敬地应着,随即转身去替蓝若希倒温开水了。

  童丽丽嫉恨的眼神落在蓝若希平坦的小腹上,脸上还着笑,似是自嘲着:“大少奶奶真好命呀,才结婚就怀上了,我结婚三年,都没有怀上,不过我也不想怀,所以,老公就在外面找了女人,大家才会离婚的。”

  蓝若希只是淡笑,没有怎么答话。

  两个人走到一张长石凳前坐下,因为客人多,为了方便客人,所以院落里所有长石凳子前面临时摆上了一张红木茶几,供客人们休息时摆放酒杯。

  两个人坐下之后,红姐替蓝若希端来了她要的温开水。

  把温开水摆放在蓝若希的面前后,红姐就站到了蓝若希的身后,站着不走了。

  童丽丽睨了红姐一眼,挖苦着:“怎么,怕我吃了你们家大少奶奶吗?”

  蓝若希也扭头对红姐笑着:“红姐,你去忙你的吧,别一会儿被英叔说你偷懒了。”

  红姐听了童丽丽的话,眼皮都不掀一下,听了蓝若希的话,顿时就满面恭敬,笑着说:“大少奶奶放心,就是英叔让我跟在你身边照顾你的。英叔说,今天晚上客人太多,担心会有人不小心撞到了大少奶奶。”

  汗,把她当成了什么?

  蓝若希在心里失笑着,知道这条命令必定是自家那个恨不得时刻把她捧在手心上的男人吩咐的。

  确诊怀孕才两天,她就害怕这种国宝级的待遇了。

  一想到后面还有九个月等着自己,蓝若希就觉得头皮都发麻了。

  “大少奶奶真是矜贵呀,要是所有人怀孕都像大少奶奶这般,怕是没有人敢接近孕妇一步了。”童丽丽阴阳怪气地说着。

  “我家大少奶奶就是矜贵如何?因为我家大少奶奶有这种资格。”红姐非常不悦地反驳回去,大少奶奶是大少爷的心头肉,大少爷是他们的衣食父母,谁敢对大少奶奶不礼貌,就是对他们不礼貌!

  “红姐,你先下去吧,英叔责怪下来,我会向他说明的。”蓝若希敛起了瓜子脸上的笑意,童丽丽对她的敌意那般明显,她也犯不着再用笑脸相迎了。

  你不敬我,我又何必敬你,敬重可是双方的。

  童丽丽刚从法国离婚归来,就对她这般充满敌意,难不成她看上了霍东铭?刚才她还在房里陪着小姑子的时候,霍东铭在楼下做了什么吗?否则这个女人不会这般对她的。

  红姐想了想,才叮嘱着蓝若希:“大少奶奶小心点,有些人的心是贪的,是黑的,大少奶奶可不能像小姐那样。”

  叮嘱完之后,红姐无礼童丽丽阴下来的脸色,转身离开了。

  等到红姐走了之后,蓝若希端起了那杯温开水淡淡地喝了一口,并没有看向童丽丽,只是淡冷地说着:“童小姐,你有什么话,说吧。”她还要找霍东铭,要告诉他,夺走霍东燕清白的人是一个姓黑的家伙。

  她心里有预感,这位童丽丽应该是她婚姻生活中冒出来的新小三。

  真是悲催,嫁了一个太优秀的男人,想过太平静的生活,简直就是豪侈梦想。才解决了苏红那个小三,又来一个离了婚,大胆奔放的小四。

  看来,未来还会陆续出现小五,小六,甚至小二十都会有。

  “我也是自小就和东铭认识的,大家还曾经是小学,初中的同学。”童丽丽优雅地喝着酒,巧笑嫣然,一出口,话里便带着浓浓的挑战。

  “那又如何?”

  蓝若希总算偏头看向了她,淡冷地反问着。

  以同学身份就想抢走她的男人吗?

  要是这样就能抢走她的男人,恐怕也轮不到童丽丽上场了。

  霍东铭从幼儿园读到大学毕业,后边工作边继续深造至三年前结束,他的同学何其多?童丽丽算老几?

  “东铭很优秀。”

  “不错。”

  这一句话,蓝若希倒是认可。

  “我刚才仅看他一眼,就被他迷住了。想不到几年不见,他越加的意气风发,越加的帅气迷人,一举手一投足都带着魔力,那紧抿着的唇更是充满了魔性,把我这个对爱情死了心的女人都勾走了魂。”童丽丽挑衅地看着蓝若希,意思也更加的明显了。

  “所以,你想成为东铭的女人?想和我谈谈,让我容下你是吧?”蓝若希的脸色更沉,声音也冷了起来。

  这个世界上,不要脸的人怎么越来越多了。

  “大少奶奶真是聪明呀。你放心,我不会和你争大少奶奶之位的,我已经不相信婚姻了,我只当东铭的情妇便可。你现在不是怀孕了吗?怀孕前三个月胎儿不稳,可是不能或者少行房事呢,东铭年轻气盛的,总得解决生理需要吧,我正好可以帮你照顾他。”童丽丽无耻地说着。

  她原本是不想来参加霍家的酒会的,不过妹妹担心她还沉浸在离婚的伤痛之中,非要拉着她来参加。

  她一向是个热情大胆的女人,决定来参加酒会后,马上抛下了伤痛,细细地打扮起来,想着,老公不要她,她就要找一个比她老公更优秀的男人当情郎,是带着报复性的心理。

  当她出现在霍家大别墅的时候,果真成功地勾走了很多男客人的视线。

  她也在人群中搜寻猎物。

  然后,她看到了自己的老同学霍东铭,顿时就被霍东铭的帅气与沉稳迷倒了。童霍两家虽是邻居,她和霍东铭也是同学,可初中毕业后,两个人就读的学校不在同一个城市,她又顾着恋爱,两个人其实已经有十几年没有见过面了。她对霍东铭的印象还停留在过去的记忆里,才会在再相见时被霍东铭迷倒。

  于是,她便有了要成为霍东铭女人的心思。

  她也听说霍东铭对他的夫人极为宠爱,恨不得为蓝若希上天揽月,下海捉鳖。不过她这个人,一般想要什么就一定要得到,在蓝若希出现后,她才会拦下蓝若希,大胆而无耻地和蓝若希相谈。

  蓝若希差点没被童丽丽雷到,她以为苏红已经很无耻了,没想到这个小四更无耻。

  “童小姐。”蓝若希义正词严地瞪着童丽丽,冷冷地说着:“你自己的婚姻毁于第三者,难道你也要当人家婚姻的第三者吗?还有,我的男人,我绝对不会分给其他女人,哪怕是一分都不行,他必须从里到外,从外到里都只属于我一个人!”

  “大少奶奶不觉得自己太贪心了吗?你也是豪门中人,你难道不知道那些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无数女人支撑着吗?是,他们都只有一个妻子,不过情人可是不少呀。明里没有,暗里都有。男人呀,心都是贪的,有了妻子,又想要红颜。东铭这般的优秀,你一个人独享,太霸道,太贪心了。”

  蓝若希狂汗。

  极品呀!

  这个童丽丽就是无耻之中的极品!

  想拆散人家的家庭,还理由充分!

  蓝若希正想开口反驳,忽然看到石彬和另外一名保镖黑着脸快步地走过来,两个人走到了她和童丽丽的面前,二话不说,上前两步,一左一右,架起了童丽丽,架拖着她就往走。

  “喂,你们干什么?放开我!”童丽丽拼命挣扎着,花容失色,不知道这两个人是谁?

  她的酒杯早在石彬两人架起她的时候,摔落在地上,红色的酒液洒在了地上,在路灯的照耀下有点像鲜血。

  蓝若希坐在原处,没有要解求她的意思。

  两名保镖的行动惊动了酒会上所有的人,每个人都错愕地看着这一幕。

  他们却不管不顾,架拖着童丽丽走到了别墅的门前,把童丽丽像丢石头一般,丢出了外面,童丽丽被丢爬在地上,摔痛了,痛得直嚷嚷。

  “不知死活的女人!敢和大少奶奶抢大少爷!大少爷说了,以后这个女人不准踏进霍家半步!”石彬扭头冷冷地对跟着而来的英叔说着。

  其他客人听到石彬冷冷的话,更加的错愕了。

  有些人聪明一些的,看到童丽丽拦下蓝若希的,便想到了事情的起因,心里都带着几分的惊惶。那位太子爷对自己的妻子还真是忠诚,宠爱呀。

  有小三出现,不用妻子行动,他自己就先把小三丢出去了。

  太子爷对爱妻这般的忠诚,太子爷又那般的阴晴难测,宠妻宠上了天,谁还敢多看他几眼?要是丢了心,只怕会落得像苏家那位小姐一样的下场了。

  大家还不知道苏红下药害霍东燕的事情,不过苏家垮了,是被霍东铭整垮的,大家倒是清楚的。

  还有环宇集团,听说也是曾经伤害过霍大少奶奶,现在才会被千寻集团整得哭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的。

  越想,大家的头皮便越紧,尤其是女性。

  童丽丽听到石彬的话后,脸色也是大变。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