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18 相见时难别亦难

118 相见时难别亦难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186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34

   “姐姐,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人群中的童芊芊看到被丢出去的正是自己的姐姐,她连忙挤出了人群,跑出了别墅,急切而关心地扶起了童丽丽。童丽丽艳丽性感的形象此刻尽毁,脸上满是尴尬及恼羞成怒。

  在妹妹的扶持下,她站起来,她白净的手,因为被大力地丢出来与地面发生了摩擦,受了一点皮外伤,正往外渗着血珠呢,痛得她直呲牙,心里对于霍东铭气在心头,刚才她和霍东铭远远地打了一声招呼,霍东铭还看了她一眼,她以为霍东铭记起了她,没想到……

  不,霍东铭肯定认得她的,她的容貌没有变化多少,又是跟着童芊芊一起进来的。霍东铭怎么可能不认得,他还这般对她,是因为她找蓝若希谈话了吧?

  想到这里,童丽丽的脸色再度剧变,霍东铭怎么知道的?

  就算看到她找蓝若希谈话,也不可能听得到内容吧?

  可那两个丢她出来的男人话中意思却表明了霍东铭是知道了她和蓝若希的谈话。他怎么那般的可怕?人不在场也能听得到别人的谈话,难不成他还在蓝若希的身上安装了窃听器?以他宠蓝若希的心来看,他舍得这样对待自己的爱妻吗?

  “芊芊,大家……回家吧。”

  童丽丽没有大闹,想到霍东铭的能力,她此刻就想溜。

  那种魔鬼式的男人,她还是不要去招惹了。

  “好。我先进去和伯母打声招呼。”童芊芊顺从地应着,然后让童丽丽站在原地,她匆匆进去和章惠兰打了一声招呼后,才出来扶着童丽丽回到隔壁的童家了。

  这一幕,蓝若希看在眼里。

  抬眸,她看向了顶楼。

  霍东铭不在屋里,院落里也没有他的身影,只有一个可能了,顶楼。

  于是,蓝若希往屋里走去。

  等到大家收回看热闹的眼神后,蓝若希已经消失在他们的眼前了。

  顶楼上,霍东铭双手撑放在栏杆上,居高临下地俯瞰着院落的一切。

  在蓝若希抬眸往上看的时候,他紧绷的俊脸才有所缓和,抿着的唇略略地浮出了一丝笑意。没多久,他就听到了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转身他腰靠在栏杆上,深眸炯炯地迎视着向他走过来的蓝若希。

  距离拉近后,他张开了双臂,等着蓝若希扑入怀里。

  蓝若希没有让他失望,浅笑着扑入了他的怀里,笑着在他的怀里仰起了脸问着:“你怎么知道的?”

  拥着她的娇躯,霍东铭低低地说着:“看的。”

  看的?

  蓝若希眨着杏眸,似是有几分的不相信,不过看到他低下来的视线灼灼中散发着锐利锋芒,她便选择了相信,心里却不得不感叹他的视力好。

  院落里是有路灯,但顶楼距离地面那么高,光线还是有点暗的,他居然能看得清清楚楚,他的眼神有多么的锐利可想而知了。

  “从你的神情,我猜到那女人说了不好听的话。你和她不认识,她会对说不好听的话,必定与我有关。我是你的,你是我的,你身边不准有第二个男人,我身边也不绝对不会有第二个女人,对于那种不知死活,敢公开找我老婆谈判的女人,就该把她丢得远远的。”

  霍东铭的声音很低,很沉,隐隐中还有着暴戾之气,今天一整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他再好的定力,也会有发飙之时。

  “她那样很丢脸的。”蓝若希搂着他的熊腰,轻笑着,话好像是替童丽丽叫屈,实际上全是满意的神色。

  就算霍东铭不出手,她也不会让童丽丽占到她半分便宜的。

  还真以为她蓝若希好欺负了,真把她惹火了,她也会丢人的!

  “这种人还怕什么丢脸呀。我没有把她丢进太平洋已经轻饶了。”霍东铭冷哼着。他现在最受不了的就是有人意欲插足他和蓝若希之间。仅一个苏红都弄出了这么多的事情来,要是再来一个小三,害到了若希,他会杀人的。

  “自家办酒会,你怎么躲上了顶楼?”蓝若希离开了他的怀抱,搂着他的手也松开了,抬起,替他温柔地替他整理着衣服,嘴里笑着抱怨:“你呀,太帅了,本就是过错,又这般的优秀,天下间男人的优势都集中长到你的身上来了,其实也怪不得她们的。以前,看到你和姐姐在一起,我都羡慕过呢。”说到这里蓝若希便停下不说,脸上有一分红晕。

  她害怕再说下去,霍东铭会以为她早就偷偷地爱上他了。她以前羡慕姐姐有一个这么好的男友,却从来不会想着要抢走霍东铭,她是把霍东铭当成了一个大哥哥的,直到两个人的关系突然之间转变了,从准姐夫和小姨子的关系转变成了夫妻关系,霍东铭又细心地对她付出了更多,她才慢慢地正视了现实。真正让她动了心,爱上霍东铭的还是在蜜月期间。

  后来霍东铭又亲口地告诉她,他一直爱的人都是她,只不过是他没有看透感情,于是她就更加地投入了。

  听到她这一句话,霍东铭却两眼发光,妹妹出事后的暴怒,小四出现后的无情,所有不好的情绪都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促狭一笑,手一伸,再次把蓝若希带回了怀里,搂着她的腰肢,低首,视线灼灼地瞅着她,那眼中跳跃着的火苗都把蓝若希整个人烧了起来。“老婆,这话我爱听。原来你早就盯上我了。”

  果真往那方面想去了。

  蓝若希红着脸扳开了他搂着自己的大手,说着:“才没有呢,我只是羡慕,可没有爱上,你少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了,我都看你的样子看了二十几年了,才不会像其他人那样一看到你就犯花痴呢。不过……”

  她又故意停下不说,吊着霍东铭的胃口。

  “只是什么?”霍东铭宠溺地笑着,眼神深邃却泛着柔光,细腻的视线柔柔地锁着她脸上每一寸肌肤。

  “你在我心里一直都是最好的男人,我能嫁给你,我觉得这是我前世修来的福,很幸福,很满足,很安心,觉得每天睁开眼就能看到你,便觉得天塌下来也无所谓了。”

  “傻瓜,天塌下来有我顶着呢,你知道我为什么长得这么高吗?就是为了天塌下来的时候,替你顶着,有我在,我舍不得让任何的意外落在你的身上呢。”霍东铭万分温柔地揉着她的短发,发觉她的短发似乎长了一点儿,而她都没有说过要修理头发的话。

  “老婆,你的头发长了一点儿。”霍东铭试着卷起她的发丝,已经可以绕着他手指数圈了。要是她一直不修理,就可以长成长头发了,她小时候留过长发,后来就一直是中性的短发,他很想她再留长发,还是为了他而留。

  “你不是想我留长头发吗?”蓝若希抬眸笑睨着他,在捕捉到霍东铭眼底一闪而过的狂喜后,她忍不住心酸起来。看来她对他的付出还是太少了,远远不及他对她的付出,她只不过愿意为他留一次长发,他就眼露狂喜了。以后,她一定要更加倍地去爱他,让他们相互之间的爱都是平等的。“不过,以后生孩子的时候,头发太长会被孩子拉扯。”

  “我会请保姆的,我怎么舍得让大家的孩子扯你的头发呀,这可是为了我而留的呢。”霍东铭又爱又霸道地说着。

  蓝若希笑,再一次紧紧地搂住他健壮的腰肢。

  夫妻俩站在这顶楼之上,吹着带着寒意的夜风,虽然外在环境很冷,可他们心里有爱,什么时候都觉得如同春天那般暖和。

  静静地享受了一下静谧的美后,蓝若希想起了霍东燕脖子上戴着的那条男士项链,便告诉了霍东铭。

  听了蓝若希的话,霍东铭剑眉微拢,眸子在一瞬间就加深了,锐利而带着冷意的眼神掠过。搂着蓝若希的大手也明显加重了一分的力道,可见霍东燕的事情也让他的心里非常的难过及痛苦。

  “我会把他揪出来的!我霍东铭的妹妹可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

  不管对方有多么强大的背景,多么牛逼的身份,他都会为妹妹讨还一个公道的。

  “东燕……我很担心她。”

  “明天还是休息天,你要多陪陪她,她这个时候最需要要陪着,开导着。”霍东铭低哑地说着。

  “我会的了,这是我的责任。”

  对于霍东燕,若希心里还是有着自责的。

  “不准再自责,东燕心里已经不好受了,你要是再一味自责,她心里会更加不好受的。这不是你的错,情有可原的。”霍东铭心疼地强调着。

  若希不出声。

  好半响,她才轻叹着:“就算我不自责,我也会尽心尽力去照顾东燕,安慰她,开导她的,因为我是她的大嫂,长嫂如母,我也想做到这一点,不管她现在是否真正接纳我了,我想,我付出了,她必定会感动,会给我回报的。”

  正如出嫁前父母语重心长对她谆谆的教导,人非草木,都是有情的,只要你先别人好,别人也会对你好的,哪怕一时半会是热脸贴冷屁股,只要你真心实意的,时间长了便能把冷屁股捂热了。

  霍东铭听着她的话,心里却涌起了感动与自责,他一直都强调着要许她一生安宁,一世幸福的,可她嫁进来后,因为蓝若梅的关系,导致母亲对她的不喜,现在要不是怀了孕,母亲对她也不会这么快改观的,可她心里对母亲不曾怨恨过,在工作忙碌的时候,还在想着该怎样才能让母亲的生活不那么无聊,她现在还没有想到法子,他也知道她一直在想,在留意着。她是完全站到了他的角度去体谅关心着他的母亲。因为苏红的关系,妹妹对她更是不承认,不接受,平时对她冷语冷言的,还曾陷害她,让她受委屈,可她心里也是把妹妹当成了自己的亲妹妹一般,表面上斗着,心里疼着。

  对老太太,更不用说了,她有空,总会陪着老太太,自从她知道老太太爱吃金橘饼后,他就不曾再买过了,因为她已经抢走了那份工作。

  她一直都很努力,很努力地融入他这个复杂的大家庭里。

  就连对江雪那个老小三,看在他弟弟霍东恺的份上,她都还极力以礼相待,就是不忍让弟弟的心再度蒙上伤痛。

  “若希,难为你了。”

  霍东铭暗哑地说着,心绪复杂至极,但更多的是感动。

  “什么难为不难为的,我爱你,我是你的妻子,你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为了大家这个家能和睦,我当然要努力了。”蓝若希笑着。

  “能娶到你,我霍东铭是三生有幸了。”

  霍东铭低低地说着,声音更加的暗哑。

  蓝若希笑着抬手,玉手抚着他的俊颜,认真地说着:“东铭,我爱你!”

  捉握住她的手,他也深情地说着他说了无数次却每说一次,爱意便加深一次的话:“我更爱你!”

  在黑色的苍穹下,两颗头颅越靠越近,四唇相贴,让他们的爱更加的深,更加的甜密。

  蓝家。

  蓝若梅正和母亲在准备着明天要送去给蓝若希补身子的补品,虽然叶素素叮嘱蓝若希每天回娘家吃饭,她会熬补汤给若希喝,不过若希怀孕了,她这个当妈妈的,还是得亲自送一些补品到霍家去,这是她做母亲的关心,也是娘家的表示。要是她们蓝家没有一点表示,只怕霍家会以为若希的娘家只有口头说说,没有实际行动呢。

  所以白天的时候,叶素素拉着蓝若梅逛了一天的街,除了买了大量的补品之外,其他孕妇婴儿的必备品,她也一一准备了。

  “若希怀孕了,若梅,如果你再找到一个好男人嫁了,你弟再娶一个好妻子回家,那么妈的心也就安了。”叶素素在为小女儿准备着怀孕礼物时,也不忘记挂着余下的一对儿女的幸福。

  “妈,东禹就是一个很好的男人了。我嫁给他一定会和若希一样幸福的。”若梅把童玩都装在一只大袋子里,趁着母亲心情大好,再一次为自己和东禹争取机会。

  东禹的结婚申请报告是打上去了,不过还没有走完所有程序,还没有批下来。再有胡晓清也说了,就算霍东禹的结婚申请报告批下来了,她不交出户口本,他们依旧是结不了婚的。

  她也一样,户口本还在母亲这里保管着呢。

  叶素素的手僵了下来,偏头看着蓝若梅,不悦地问着:“若梅,除了东禹,你就看不上其他男人了吗?东禹是很好,可是他妈妈讨厌你,把你认定是玩弄男人的女孩子。若梅,妈不想你嫁过去受她的气。东禹可比不上东铭,东铭太强势,又是千寻集团的掌舵人,霍家真正的当家人,东禹却是军人,长期呆在部队里,就算他很爱你,很护着你,他能天天护在你的身边吗?胡晓清那张刀子嘴,你能对付得了吗?若梅,听妈的话,和东禹断了吧。”

  “妈……”蓝若梅正想和母亲说大道理,她的手机忽然就响了起来。她连忙掏出手机,一看正是霍东禹打来的电话,马上停止手里忙着的动作,赶紧接听,不过因为母亲在一旁,她倒是没有叫东禹的名字,不想让母亲知道是东禹打来的。

  “若梅,我在随缘咖啡馆等你,今天周六,今晚我也有空,陪你。”霍东禹温沉的嗓音传来,让蓝若梅的心欢跳起来,脸上先露出了笑意,急切地应着:“好,我马上就出去,你在那里等着我。”

  挂了电话之后,她扭头就对叶素素说道:“妈,我有事,先出去了。今晚估计会晚一点才回来的,爸回来问起我,就说我去看若希了,霍家今晚不是办酒会吧,说我也参加酒会去了。”说完,她也不等叶素素同意,拿起自己的车锁匙及包就往外跑,生怕叶素素会拦住她似的。

  霍家办酒会,办的是相亲酒会,蓝家倒是没有人去参加,蓝若梅心系东禹,若希已嫁给东铭,蓝家也找不到第三个女儿去参加了。

  蓝若梅此刻不过是找一个借口让母亲骗着父亲。

  母亲对于她和霍东禹的事情,还算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父亲比起母亲更强硬一些,始终不喜欢她外出去找东禹。要是知道现在她还跑出去和霍东禹约会,必定雷霆大怒。

  霍东禹出来一趟也不容易,他们之间约会的时间都是争分夺秒,很珍贵的,就算仅能见一面,她也要跑去见面。

  “你去见东禹吧?”叶素素马上跟着站起来,果真要拦她,幸好她跑得快,叶素素只能追着。听着母亲的质问,蓝若梅也不否认,只是抛回求情的话:“妈,你不想让我被爸又瞪又骂的话,就替我保密哈。”

  “若梅……你爸都回来了。”叶素素追到了主屋门口,就看到蓝非凡的车开了进来,便停下了脚步,冲着蓝若梅嚷着。

  上次蓝若梅跑出去见霍东禹,刚好被蓝非凡碰到了,蓝若梅却撒了谎,结果后来蓝非凡打电话给若希,事情就曝光了,若梅回来后,父女又大吵了一场。

  蓝非凡一下车,就看到若梅风风火火地跑来,他马上脸一沉,快速上前几步就把若梅拉拦住了,脸上一片质疑,严肃地问着:“若梅,你这是去哪?越发的没有形象了,跑什么?又要去见霍东禹吗?你就不能听爸妈的一句劝吗?东禹再好,他也不适合你,不准再去见她!爸让你巩叔叔帮你先容一个超级好的男人,和东铭一样好的,绝对胜过霍东禹。”

  “爸,你回来了,你累吗?渴吗?我扶你进去,我倒水给你喝。”蓝若梅不答反问,脸上焦急的神情瞬间一扫而光,好像她不是要外往跑,而是前来迎接父亲的乖乖女。

  蓝非凡并不上当,还是紧拉着她的手,不让她跑。

  前几天听到妻子说胡晓清来闹过了,要不是霍东铭刚好也来了,还不知道胡晓清会闹到什么程度呢,胡晓清还把他的宝贝小女儿都骂上了,他就更不喜欢大女儿再嫁霍家门了。

  是,他也知道霍东禹是个不错的男人,可再好的男人,其家人不待见他的女儿,他也不喜欢了。以为他的女儿就是没有人疼,没有人爱的吗?任他们想怎么骂就怎么骂吗?他就不信除了霍东禹,他的女儿就嫁不到好男人了。

  就算找不到一个比霍东禹更好的,他宁愿养女儿一辈子,也不想让女儿受胡晓清的气。

  他这个做父亲的,也是会心痛的呀。

  “那好,爸还真是累了,也渴了,你扶爸进去呀。”蓝非凡似笑非笑地睨着蓝若梅,丫头,我是你爸,你以为你能噱我吗?被你骗一次,是意外,再骗两次就是傻了。

  蓝若梅便扶着蓝非凡往屋里走去。

  叶素素站在屋门前紧张地看着这对父女,看到蓝若梅态度一转,才略略地松了一口气,想着还是老公震得住女儿。

  看到蓝若梅果真扶着自己往屋里走了,蓝非凡也放下心来,以为蓝若梅是怕了自己,才会转变的。

  父女俩人边走边说话,走了十几米远后,快到屋门口了,叶素素迎上前来,蓝非凡才松开握住若梅的大手,温笑着也上前几步,站在妻子的面前。

  这对老夫老妻才是真正的相亲相爱,几十年来,蓝非凡不曾出轨过,对叶素素始终如一。

  看到父母面对面了,蓝若梅小心地,不着痕迹地弯下腰去脱离下自己脚下那双高跟鞋,然后转身拼命就向自己的车跑去。

  “若梅……”

  蓝非凡夫妻发现她还是跑了,蓝非凡也转身追去,不过毕竟上了些许的年纪,追不上蓝若梅,追了几步便停了下来,气恨地看着蓝若梅钻进车内,一溜烟就开出了别墅。

  叶素素苦叹一口气,走到丈夫的身边,叹息着:“非凡,女儿大了,她有自己的想法和坚持,大家别管太多了,我相信东禹会护着她的。胡晓清看在若希的份上,应该不敢做得太彻底的。”

  蓝非凡没有说话,只是死死地瞪着别墅门口,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蓝若梅把油门踩得很大,车开得飞快,生怕父亲会开着车追来。

  人的精神也是高度的紧张。

  父母要是一直这样阻止她,她和东禹的前路将更加的困难,现在连见一面都这般的困难,想到结婚,父母会不会把她锁起来?

  不管怎样,她是一定要坚持住的。

  她相信阳光总在风雨之后。

  随缘咖啡馆。

  霍东禹依旧是一身的军装,因为是夜晚,他的空闲时间就会多一些。他刚刚有空,就马上来找若梅了,所以连军装都没有换下。

  部队里大家都知道他和蓝若梅正在热恋中,还打了结婚报告,对于他晚上有空会往外跑,都是报以深深的理解。

  他的领导也找他谈过话了,因为他的父亲向他的领导施压,希翼他的领导不要同意他和蓝若梅结婚。还好,老邱正义感十足,虽然找他谈过话,倒是不被父亲压住,说只要他不悔恨,领导就会批下来。

  他打心里感激自己的领导。

  也打心里对父母的行为感到不悦。

  他都三十岁了,难道娶个妻子都没有自由选择的权利吗?

  就算户口本在母亲那儿,只要他想,就算是偷的,他也要偷来和蓝若梅去登记。

  两杯热腾腾的蓝山摆放在桌子上,他面前一杯,对面空位置前摆放着一杯,那是他替蓝若梅叫的。他想着等到蓝若梅到达的时候,咖啡的温度就刚刚可以喝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走过,蓝若梅超出了他预计的时间还没有出现,他的心便揪了起来,拿着手机就打了蓝若梅的电话。

  电话通了,可是蓝若梅没有接,他的心更是提到了心眼儿上。

  该不会是若梅的父母不让她出来见他吧?

  霍东禹深邃的眸子掠过了隐隐的难过,不知道老天爷的心为什么总是这般的狠,对他,对若梅都狠。两个人错过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相互坦诚了爱,没想到双方的父母都跳起来反对。现在竟然连见一面都难了。

  看到蓝若梅没有接电话,他迟疑了十秒钟后,便按下了蓝家的电话。

  “东禹,对不起,我来晚了。”

  蓝家的电话才打通,蓝若梅的声音便传了来,霍东禹连忙切断了电话,抬眸,蓝若梅正快步地走进来,手里却提着一双高跟鞋,他微愣,看向她的脚下,穿着袜子,却没有鞋。

  蓝若梅因为精神高度紧张,上了车后都没有穿鞋,一路风风火火赶到了随缘咖啡馆,担心霍东禹等得急了,也是车停稳,人就下了车,本能地提着鞋了。

  所有人都错愕或者笑睨着她,她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眼里只有霍东禹。这会儿看到霍东禹看她的眼神有异,她才想到是不是自己出了什么意外?一低头,就看到了自己只穿着袜子的双脚,顿时她的脸就红了起来,又羞又尴尬,只差没有找个地洞钻进去。

  霍东禹站起来,在她尴尬至极之时,体贴地,温柔地把她抱了起来,摆坐在他坐的桌子面前,然后伸手就从她的手里拿过了那双高跟鞋,蹲下身子,替她穿上鞋,嘴里浅笑着:“我的仙女跑得太快,连鞋子都不要了。”

  蓝若梅的脸更红了。

  低低地嘀咕着:“还不是为了来见你。我爸刚好回来了,他不让我来见你,我只得找个机会跑出来,穿着高跟鞋跑不快,我便脱了,只不过……嗯,紧张了点,所以忘记穿上了。”

  帮她穿好鞋,霍东禹站了起来,挺直着身子,定定地,深深地,爱怜地看着她。

  蓝若梅也定定地看着他。

  下一刻,霍东禹却发狠地把她拉站起来,拉进了他的怀里,紧紧地拥着,心湖汹涌澎湃。

  “东禹,别这样,这里好多人。”蓝若梅很想贪恋他温暖结实而安全的怀抱,不过一接收到这里那么多客人投来的暧昧眼光时,她又推拒着霍东禹如山一般壮的身躯。

  霍东禹不说话,依旧搂着她。

  好一会儿,他才松开了她,把她按坐下,暗哑地说着:“咖啡还算热,先喝杯咖啡暖暖身子。”然后他拉过椅子,在若梅的身边坐下,而不是坐到对面去了。

  两个人坐在一起,慢慢地喝着咖啡,听着馆里放着的温情歌曲,抛开所有不愉快的事情,沉浸在他们短暂的相聚。

  为了见这一面,他们是相当的困难,所以一分一秒,他们都格外的珍惜。

  别人觉得时间过得真慢,他们觉得时间过得真快。

  他们喝完了咖啡之后,便把车停放在咖啡馆前面,然后手牵着手在随缘咖啡馆附近的街道逛街,不为购物,只为能牵手。

  逛了一会儿之后,霍东禹到时间回部队了。

  两个人十指紧扣,回到了随缘咖啡馆前面,准备各自开车回家。

  告别依依,情难舍。

  相见时难别亦难。

  蓝若梅恨不得随他回部队。

  霍东禹恨不得随她回蓝家。

  “时间不早了,上车吧,回家后再给我电话,让我知道你安全到家了。”霍东禹拉着若梅站在她的车前,深深地凝视着她。

  若梅仰望着他那张刚毅冷峻的脸,在面对她的时候,才会柔得如同春水一般。倏地,她扑上前,踮起脚,托着他的脸,便送上自己的红唇。

  霍东禹也是马上就伸出猿臂,紧紧地搂着她,深深地和她拥吻着,两个人不顾他们是站在公共场所,旁若无人,深情地相吻,吻得难分难舍,也吻得心酸至极。

  明明彼此相爱,想结合,却那么的困难。

  一吻之后,霍东禹温柔地用手指拂着她的红唇,乌黑的眼眸载满了柔情,暗哑着声音说着:“回去吧,别担心,我会让大哥帮忙当说客的,就算天崩地裂,都不能再将大家分开。”

  蓝若梅眼里泛着泪花,很不想和他分开,哪怕明天他们还可以再相见,她也不想和他分开。

  老天爷,你的时间为什么就不能为她而停止流逝?

  拉开了车门,霍东禹很温柔地把蓝若梅塞进了车内,叮嘱着:“别难过,明天大家还可以再见的。路上要小心点,到了家后,第一时间一定要打电话给我。”

  两个人再一次四目相对后,霍东禹关上了车门。

  片刻,蓝若梅带着万分的难舍,还是把车开走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