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20 真话太伤人

120 真话太伤人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031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35

   转身,慕容俊面向了沈柔。

  他的脸上还是一片的温和,甚至还带着些许的笑意,只不过他那抹笑却给沈柔一种阴冷的感觉,如同此刻的气温一般,凉嗖嗖的。

  “沈小姐,你能说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慕容俊的质问都显得温和至极,好像刚才那个出手打人的不是他。

  林小娟站在一旁,眼里全是失笑,这个男人呀,被称为笑面虎还真的不为过。明明就想着把沈柔撕了,脸上还能挂着笑容,连问话都能这般的温柔,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没有男子气概呢。

  商场里出出入入都是人,大家都对这三个人投来异样的目光,倒是没有人停下来观看。

  慢腾腾的冬阳就像老牛一样,总算慢慢地从东边爬了起来。高空中有了阳光,大地的光明马上就明亮了一倍。万缕阳光折射下来,暖暖的,如同情人的手在抚摸一般。

  今天的风还不算大,不过吹在人的身上,还是觉得挺冷的。

  真正的冬天了,现在白天最基本的气温都是十几度了。

  林小娟觉得有了一分的冷意,她才穿了两件衣服,虽然外套还算厚,不过站在商场外面,又有风吹着,站得久了,便觉得冷了。

  慕容俊眼角余光捕捉到她的唇色似乎因为冰冷而变得有点乌黑了,马上就脱下自己的外套,扭身披到她的身上,又爱又怜地说着:“傻瓜,出门也不知道多穿几件衣服,要是冷着了,我就把天都拆了。”

  “你自己穿得也不多,我不冷,你快穿回它吧。”林小娟连忙想把衣服还给他,谁知他深眸一沉,一缕威胁瞪向了林小娟,林小娟就认命地披着他的外套了。

  慕容俊这才满意地转身,再一次面向着沈柔。

  “你打我?”

  沈柔被这一连串的转变弄得晕头转向的,她不认得慕容俊。慕容俊很出名,大家都知道他的大名,不过他没有上过报,没有登过刊,除了工作,生活上他极为低调,平时又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他可不像霍少那般,自小在T市就吸引着人们的目光,是个大众化的人物。所以很多人知道慕容俊的名字,不认识慕容俊的人。

  环宇集团以前倒是和千寻集团有过业务关系,以沈柔的身份又怎么可能见得到慕容俊?

  霍东铭不通知,慕容俊都不会在千寻集团出现的。

  “对,是我打你,需要赔钱给你去上点药吗?”慕容俊淡笑地问着,听在沈柔耳里,她觉得这个人真是疯子,打了自己,却还主动要赔钱。

  听在林小娟的耳里,她觉得慕容俊肯定还会再出手。

  她可没有错过他在看到食物被沈柔踩得稀巴烂时,眼里闪过的阴寒。

  “你赔得起吗?”沈柔的双脸都肿了,她气极地嚷着。猜测着慕容俊是林小娟的男友,心里想着以林小娟的出身,这个男人估计就是普通的打工一族。

  慕容俊不答,而是掏出自己的钱包,把钱包里面除了那张五十元之外,其他的全都取出来朝沈柔迎面扔去,那数千元的红色人头像就像天女散花一般,在沈柔身上飘落。

  “我慕容俊没有赔不起的。”他话音一落,大手一扬,啪啪几声,又连打了沈柔几巴掌,差点没把沈柔打成猪头,沈柔没想到他还会再打她,没有任何的防备,又一次被打,一张平凡的脸马上红肿起来,火辣辣地痛,嘴角渗出了血丝。

  “既然赔了钱,刚才打两巴掌太亏了,所以多打几下。这些钱你捡起来算是你的赔偿了。”慕容俊打完之后还拍了拍手,好像打了沈柔会弄脏他的手似的。

  一旁的林小娟看到那些人民币被风着乱飘,她蛋疼,赶紧去把人民币捡回来,就算慕容俊的钱多得可以当成被子给她盖了,她也不想他如此糟蹋人民币,这几千元,有些人劳累一个月还赚不到那么多呢。

  不行,她要对他说教才行,免得以后他有事没事就拿钱来甩人,那样迟早会败光的。她可不想夫妻俩以后穷得连孩子的奶粉钱都买不起了。

  等等!

  夫妻俩!

  她才答应和他交往,给彼此一个机会,她怎么就想到这些字眼,还孩子呢,难不成她打定主意要嫁给他了?

  林小娟捡起所有钱之后,脸便偷偷地红了起来。

  “你……我要报警……你说你是谁?慕容俊?千寻集团的总特助慕容俊?”沈柔正想打电话报警,忽然记起了慕容俊的话,她马上瞪着那双小眼,不敢置信地问着。

  她不会这般的倒霉吧,在这里还能遇到慕容总特助!

  慕容俊笑,这次是冷笑了。

  看到林小娟还在四处张望,看看她有没有遗漏钱没有捡,慕容俊大手一伸,一拉,便把林小娟扯回到自己的身边,拥入怀里。他的身高比林小娟高得太多了,他拥着林小娟,用小鸟依人形容最贴切了。

  “我的确在千寻集团任职。环宇看来还是有本钱让沈小姐嚣张的。”慕容俊说了一句高深莫测的话,却让沈柔如同坠入了冰窖。

  蓝若希嫁给了霍东铭,那是因为蓝若希有那样的本钱和出身,可是林小娟凭什么就能和慕容俊在一起?

  一股嫉妒划过了沈柔的心头。

  “小娟是我的女人!谁敢对她不利,我便让他们全家扫大街去!沈小姐,你回家告诉你爸爸,让他把环宇的卫生给我打扫干净,特别是总裁办公室!改朝换代大扫除。”抛下狠狠的一句话,慕容俊搂着林小娟越过又气又恨又怕的沈柔呆立当场。

  倒霉时,喝口水都会呛死。

  她出来购购物,也会碰上让环宇越来越困难的商场敌人。

  谁都知道很多时候,千寻集团对下面发号施令的人都是慕容总特助。

  慕容俊刚刚那一句话告诉她,就算霍东铭不出手了,他也会让环宇从商界除名的,想到自家好好的一间企业就是因为自己的一段悲惨的爱情而走向灭亡,沈柔心里懊悔万分。

  早知道会这样,她宁愿一辈子不嫁,也不抢蓝若希的男朋友了。

  路虎开走了,林小娟坐在副驾驶座上数着那些钱。

  慕容俊偏头看她一眼,柔声笑着:“你的样子,好像没有见过那么多钱似的。”

  “三千元,还你。对那种自以为是的贱人,你想打就打,何必找借口。这钱,捐给慈善机构还能有些用处,给那个无耻的贱人,简直是污辱了人民币!不过还是挺过瘾的,刚才在商场里,她就拿钱甩给别人,以为自己有钱了不起的样子。没想到才转眼功夫,她也被人用钱甩了,真是报应呀,来得挺快的。慕容俊,我告诉你哈,赚点钱不容易,你以后再拿钱乱扔人,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你别告诉其他人,我认识你。”

  林小娟把三千元递还给慕容俊,还对他说了一通的教。

  慕容俊依旧笑着,向金凤凰酒店开去,并没有接那三千元,嘴里说着:“好,我以后再也不拿钱扔人了,不再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其实,我这个人真的很低调的,至少比霍东铭低调多了,你可别把我想成了坏人哈。这钱,大家等会儿去酒店喝早茶吧,你拿来请我吃了,就算是你补偿我的早餐。”

  拿他的钱,请他吃早餐,真划算呀。

  不过林小娟还是把钱塞还给他了,很有骨气地说着:“等我以后赚了钱,再请你,今天你先请我,钱还你了。”

  慕容俊还想说什么,林小娟已经扯开了话题,她把她想改行的想法告诉了慕容俊,慕容俊听后,忍不住挑了挑眉,觉得她这个法子可行。

  转手的生意只要有货源,有客源是稳赚不亏的。

  而且每天忙碌的时间仅有半天,的确比卖衣服强,还能陪他。

  于是,两个人到了金凤凰酒店后,点了他们要吃的早餐,坐下来,一边吃着一边说着改行的事情。

  林小娟告诉慕容俊,她会开车,因为她老爸志气大,想着将来她和弟弟有出息了,就买私家产,所以姐弟俩在成年后都去学过了车,都考取了驾照的。刚开始做,她决定请车回乡下收购青菜,等到赚了钱,她再自己买车,自己送货,这样能省点钱。

  听着她的雄心勃勃,天生就有经商头脑的慕容俊知道她将来必定能成为女强人。粮食,蔬菜还可以销给那些饭店,工厂,最主要是看林小娟能不能跑成业务了。不过她有货源,质量有保障,倒是不怕没有销路。

  他还帮林小娟指出一些存在的不足之处,让林小娟改行的计划更加完善,他是希翼林小娟能爬起来,这样多少能让自己那个势利的母亲对林小娟刮目相看。就算不在意家人的看法,他都会娶林小娟,不过打心里,他还是不希翼有人瞧不起他的女人。

  慕容俊和林小娟吃着温馨的早餐,霍家那边,却有人连房门都不肯打开,更别说吃早餐了。

  章惠兰站在霍东燕的房前,现在已经上午九点多了,可是霍东燕房里还没有动静,平时霍东燕是会起来得很晚,可是昨天她出了事情,家人都在担心着她。明明对于霍东燕来说还是超级早的时间,霍家人已经觉得很晚了。

  “燕燕,你起来了吗?妈进去好吗?你肚子饿了吗?妈今天一大清早就起来替你准备了你最爱吃的早餐,你起来吃一点好吗?”章惠兰保养得体的脸上有着倦容。昨天晚上霍家的酒会午夜才结束,她也很晚才睡,又因为霍东燕的遭遇,让她的心一直都很痛很痛,原本就有些失眠的她,更加的睡不着了。

  早上,她又早早地爬了起来,亲自为蓝若希准备了孕妇吃的丰富早餐,也为霍东燕准备了早餐。可她站在门外叫了半个小时了,霍东燕的房里还是没有动静。

  她想开门进去,发现霍东燕反锁了房门,平时霍东燕经常性不锁房门的。

  她担心霍东燕想不开了。

  “红姐。”章惠兰叫了半个小时,房里都没有动静,她连忙扭头吩咐着跟在她身后的红姐:“快,去叫大少爷,还有老爷,让老爷找出小姐房里的预备锁匙。”

  吩咐红姐的时候,章惠兰的脸色已经带着白了,人也有点轻颤,她害怕。

  自己的女儿一向高傲自大,目中无人,一下子就受到这种打击,还是被她最信任的朋友害的,这种打击实在是太大了。虽然昨天女儿回来后表现得很坚强,很正常,可那些是假象呀。谁知道关了房后,她会不会想不开,会不会在房里割脉自杀什么的?

  越是这样想,章惠兰便越是害怕,拍门的声音更大了,然后惊动了别墅里所有人,连老太太都上楼来了。

  很快,霍东铭便拿了备用锁匙前来,他快速地打开了霍东燕的房门,等他推开房门的时候,发现霍东燕并不在床上,所有人都大惊。

  一窝蜂似的,众人都往霍东燕的房里涌进去。

  “燕燕!”

  “东燕!”

  众人涌进了房里,才看到霍东燕整个人缩倦着坐在角落里的地板上,披散着头发,把头和脸都埋在她的双膝之间,显得很无助。

  对于母亲的叫唤,她充耳不闻,只沉浸在自己的痛苦当中。

  昨天晚上之后,她把蓝若希推出了房间后,她越是想着越伤心,才知道她原来脆弱得不堪一击,所有坚强,所有无所谓,都是装出来的。

  她的手里还握着那条有着“黑”字的男士项链,仅一个晚上,她对这条项链就有了错综复杂的情感。恨这条项链的主人在自己神智不清的时候夺走她的清白,可这个男人却又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哪怕是在神智不清的时候发生的事,女人对于自己第一个男人总是难以忘怀的。她也在猜测着对方留下这条项链的目的是什么?为了以后来找她吗?向她负责吗?

  他又是长着怎样的一副模样?

  她最担心的,想得最长远的便是万一自己将来对这件事放下了,有了新的人生,新的生活,这个男人忽然出现,会不会狠狠地捅她一刀,拆散她以后的幸福生活?

  还有苏红!

  她真的很想问问苏红,为什么要这要对她,她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

  她知道是她连累了苏红,可是只要苏红想要她如何赔偿,她都可以赔偿的,苏红怎么就要毁了她呀?

  “东燕”

  几个人涌上前,章惠兰心疼地把她搂入怀里,心疼地哑着声音说着:“可怜的孩子,都是妈不好,是妈对你的关心不够,让你一直那么孤独,才会着了苏红的道。孩子,是妈不好呀,你要恨,要怨,恨妈,怨妈吧。”章惠兰自责地低泣起来。

  失眠的时候,她也想了很多。觉得自己虽然疼爱一双儿女,但是陪着孩子的时间少之又少。特别是对东燕。

  “大哥”

  霍东燕忽然退出了章惠兰的怀抱,抬脸看向阴沉着俊脸,但眼里难掩着对她的关心的霍东铭,叫了一声。

  她的眼里同时闪过了一抹坚定,她想去看看苏红,她想亲口问问苏红,这么多年来,苏红到底有没有把她当成真正的朋友?

  在她抬眸的时候,她身上的痛苦,她的无助一扫而光,换成了坚强。

  或许因为她骨子里流着的是霍家好强的血吧,她是会无助,是会痛苦,不过她不会像其他人那样遇到这种事就会痛苦难过一辈子,难以走出阴影,更不会想不开自杀什么的。她还想着把那个男人找出来呢。

  “大哥。”霍东燕再一次叫着,在霍东铭上前两步,站在章惠兰的身边,她才说道:“把大嫂借给我行吗?我想让大嫂陪我去一个地方。”

  霍东铭没有马上回答她,只是深深地说着:“你想去什么地方,哥陪你去。”

  好像自从他接手千寻集团之后,他这个当大哥的就不曾陪过妹妹了吧,再者两个人相差了十岁,他还把妹妹当成孩子。

  霍东燕摇头,坚持着:“我只要大嫂一个人陪着。”

  “燕燕,若希怀孕了,你想去哪里,妈可以陪你去,你几位哥哥都可以陪你去。还是别让你大嫂相陪了,她昨天过于自责,心情也不太好,这会儿都还没有起床,就让她好好休息一天吧,明天,她还要上班的。”章惠兰劝着。若希怀孕后,她潜意识里就是把若希摆放在第一位,没办法,若希肚里有着她渴望的孙子。

  “妈,东铭,就让我陪着东燕去吧,大家不会有事的。”蓝若希忽然从外面走了进来霍东铭起来时候,哪怕动作很轻柔不想吵到她,在他一离开,她还是醒了。或许是夫妻同床共枕两个月了吧,她习惯了枕着他的手臂,习惯了闻着他的气息,习惯了感受着他的温暖入睡,只要他一离开,她就会知道。同样的,她离开,他同样知道。

  短短的两个月时间,夫妻之间已经是你侬我侬,谁也少不了谁了。

  “若希。”东铭暗柔地低叫着,心里的确有着担心,不知道妹妹会让爱妻陪着她去哪里。

  霍东恺站在最后面,在若希经过他的身边走进来的时候,他的视线还是忍不住追逐了一分钟,直到接收到大哥甩来的阴冷眼神,他才黯然地敛回了追逐若希的眼神。

  若希走到他的面前,伸手轻轻地抚着他的俊脸,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她大胆地抚着他的脸,那双纤柔白净的玉手很温柔,带着浓浓的安抚。霍东铭没有阻止她抚摸的动作,只是深深地凝视着她。

  夫妻俩四目相对,彼此间用眼神交流着。

  在他们的眼里,只有着彼此。

  几分钟之后,霍东铭默默地点了点头。

  于是,二十分钟后,蓝若希便开着车,载着霍东燕离开了霍家别墅。

  霍东铭站在顶楼之上,默默地看着爱妻离去。

  刚才夫妻眼神交流的时候,若希的眼神带着请求,她用眼神告诉他,如果想让东燕从此真心当她是大嫂,此刻在东燕最需要人相陪时,他就该成全她,让她在东燕需要时出面。

  她一直想要的便是家和。

  所以,他成全她。

  只要她想的,他都会无条件地成全她。

  反正暗中还有隐身保镖相随,他可以不用担心爱妻和妹妹的安危。

  以他的聪明,他其实猜得到妹妹估计是想去警察局看苏红。

  也好,是该让妹妹证实苏红这么多年对她一直都是利用,是该让妹妹真正的成熟,从此带眼识人。

  T市警察局。

  相识十年,曾经看上去情同姐妹的两个人总算见了面。

  两个人坐在一间房里,一张桌子摆在房中间,隔着两个人,霍东燕旁边坐着蓝若希,苏红独自一人坐着,在苏红的后面还站着一名女警,在房间门口同样站着一名警察。

  苏红的脸色更加的憔悴,或许是被关了一个晚上吧,她懂得反省自己的过错了吧,此刻看到霍东燕的时候,她的眼里隐隐有了歉意。

  毕竟从一开始,她对霍东燕就是利用,压根儿就不把霍东燕当成过朋友。

  霍东燕看到苏红此刻这副样子,原本怨恨的心,忽然无法恨起来。

  她也开始反省自己对苏红所造成的一切了。

  两个人相互看着对方。

  两分钟后,霍东燕语气难掩激动地问着:“苏红,我今天来,我只想问你一件事。这么多年来,你是不是也像其他人那样讨厌我,讨厌我的丑脾气,不曾把我当成个朋友?”

  苏红看着她,没有马上回答她的话。

  “说呀,你说呀,你告诉我实话,我是不是真的这么令人讨厌,你为什么就能忍受我十年,你说呀!”霍东燕看到她不答话,更加的激动起来,只差没有站起来把苏红揪起。

  苏红笑,那是冷笑,是嘲笑,她看着霍东燕,一眨不眨地看着霍东燕,一字一句地答着:“没错,你非常的令人讨厌,你的脾气太差,又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仗着你们霍家财大气粗,谁都不看在眼里,也不敬重别人。以前读书的时候,所有同学们都不喜欢你,不喜欢和你亲近。我为什么要亲近你,因为我知道了你是霍家的小姐,所以我想攀上你这个有钱小姐做朋友,想从你身上捞好处。这么多年,我也的确捞到了不少好处,算起来,也有过千万了吧。你脾气丑得让人不敢恭维,但你大方呀,我忍受你的丑脾气,就可以得到你施舍的名牌服装,名牌化妆品,想去什么地方,只要哄你几下,你就会全程包了,带我去,满足我的愿望。”

  苏红每一句话,都像一把刀一样,狠狠地剜着霍东燕的心,让她的脸色慢慢地变得煞白起来。

  “在心里,我讨厌死你了,恨不得每天抽你十几巴掌,把你打成猪头。像你这种什么都不会,又笨,只会吃喝玩乐,目中无人的笨女人,却能得到老天爷的庇护,生在霍家那种高高的名门里,有着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大家苏家就算再怎么比,也比不是你们,我恨!明明我就比你好,为什么我就不如你的出身好!所以我利用你,特别是你带我回你们家的时候,当我第一次看到你大哥的时候,我就爱上了你大哥,为了能嫁入霍家,为了能得到比别人更多亲近你大哥的机会,我更是小心地陪着你,哄着你,像你身边的一条狗,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我要的,就是利用你成为你大哥的妻子,我要的就是霍家大少奶奶的地位。霍东燕,如果不是因为这些,你以为我会和你成为十年的朋友吗?告诉你,不是冲着你们霍家的钱,我连一个小时都不愿意陪着你!”

  苏红说着说着,眼里流露出了恨意,压根儿就没有半点友情之意的存在。

  “可是你大哥眼里除了蓝家姐妹之外,其他女人都入不了他的眼。我又气又恨,觉得自己陪了你十年,到头来还是希翼落空了,我不甘心,所以我还想着从你身上刮钱,更想利用苏厉枫去泡你,我不能嫁进霍家,我也想让苏厉枫娶你,这样的话,大家苏家一样能讨到好处。没想到……”说到最后,苏红又哭了起来。

  因为她想到了自己那个一夜之间就支离破碎的家,想到了自己真正的身世,想到了苏厉枫对她的强暴,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缘于她亲近了霍东燕。

  她泪眼恨恨地瞪着霍东燕,霍东燕的脸色惨白得如同一张白纸了,唇死死地咬着,泪花也在眼里打转。“霍东燕,我从来就没有把你当成个朋友!你懂了吗!我一直都是在利用你!在利用你,你知道吗?不过你实在是太笨了,笨得就像一头猪一样,十年来,你压根儿就感觉不出来我是在利用你,你还真的笨呀,为了我,把我的话当成了圣旨,让你怎么对你大嫂就怎么对你大嫂,呵呵,惹怒你大哥了吧?你活该,我也受累了……我要报复你,我要毁了你……”

  霍东燕站了起来,扭身就朝外面跑了出去。

  她听不下去了。

  她一心想知道的原因,原来如此的伤人。

  十年的友情,原来是建立在金钱和地位之上。

  没有了金钱和地位,苏红连一个小时都不愿意陪着她!

  她还把苏红当成了最好的朋友,对苏红掏心掏肺的,为了苏红,不惜惹怒大哥,不惜自打嘴巴陷害大嫂,可是到头来,得到的结果却是利用。

  “东燕。”

  蓝若希狠狠地瞪了苏红一眼,冷冷地说着:“苏红,你今天的下场,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缘于你的贪念。如果你不贪,不想着借着东燕往上爬,你就不会落得如此下场。东燕虽然脾气丑,她本性并不坏,你要是一心一意当她是朋友,不教唆她,东铭又怎么会这般对你,苏家也不会垮掉,你们一家三口也不会相聚牢房。人,要有自知之明,要知足常乐,幻想得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只会自己亲手毁了自己。爱情本来就是两相情愿,强扭的瓜儿都不会甜,东铭对你没有感觉,就算你最后真的嫁了东铭,你觉得你又能幸福吗?得不到丈夫的爱,得不到丈夫的在乎和敬重的婚姻,你觉得这些都是金钱和地位可以抵消的吗?你自己好好地反省反省吧,顺便告诉你,你对东燕造成的伤害,将会付出代价。”

  说完,蓝若希扭身,快步去追霍东燕了。

  苏红这些心里话,虽然很伤人,不过对小姑子来说却是一件好事。

  只是,明白了一切,双方付出的代价都很大。

  东燕跑出了警察局后,钻进蓝若希的车里,爬在椅背上,难过地哭了起来。

  苏红一直都是利用她!

  从来就没有把她当成过朋友!

  苏红看中的不过是她霍家小姐的身份,不过是霍家的财大气粗。

  难怪,那么多的同学都不愿意和她一起,苏红却主动和她一起,忍受她的丑脾气,原来,苏红是冲着她的钱呀。

  回想起过去十年,她和苏红之间的点点滴滴,她还是难以承受这个真话的打击。

  明明苏红对她就好得像她母亲了,对她关怀备至,陪着寂寞的她,她开心,苏红陪着她开心,她难过,苏红陪着她难过。两个人就像亲姐妹,不,亲姐妹都没有那么亲,苏红怎么会是利用她呀!

  可苏红刚刚的字字句句却一直在她的耳边回荡着,一直在讽刺着她的识人不清,交友不顺。

  再想起自己**的事情,霍东燕就觉得千万支针狠狠地刺在自己的身上,从里到外,都痛得让她难以承受。

  她,真的那么让人讨厌吗?

  她,真的那么让人生恨吗?

  讨厌到,憎恨到要毁了她!

  温柔的手把她的身子扭转,扶入了怀里,让她的头枕着那不算宽,却能承受风雨的肩膀,来自蓝若希的安慰传来:“东燕,哭吧,哭吧,把你的委屈,把你的难过,都哭出来。大嫂的肩膀给你靠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