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21 恩爱

121 恩爱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188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35

   霍东燕枕着蓝若希的肩膀,放肆地,痛痛快快地哭了起来,蓝若希就像个慈母一般,用手轻拍着她的后背,这种轻微的动作让霍东燕心底更加的感动。就连母亲都极少会有这样的动作来安慰她。

  过去自己办为苏红,对蓝若希是百看不顺眼,从知道蓝若希和自己的大哥在一起后,她就率先找上门去警告,好像大哥娶妻必须经过她同意似的。蓝若希嫁过来后,她也是冷口冷面的,经常讽刺,和蓝若希斗嘴。

  她还不止一次挑拨母亲,让母亲不喜欢若希。

  她认为自己是一辈子都不会承认蓝若希的,也想着自己总有一天会把蓝若希赶回蓝家去的。直到大哥为了若希而发飙,她才知道,凭她,永远不可能拆得散兄嫂。

  后来又遇上若希怀孕的事情,最近她对若希才有了一点儿好态度,可她的心里依旧是偏着苏红的。如今她才知道只有自己的家人对自己才是真正的关心,哪怕平时他们都没有时间陪她,任她自由活动,可是家人对她的关心一直都存在,就连那个从小到大被她欺负,讽刺了无数次的四哥,都对她有着埋在心底深处的关怀。

  外人对自己的关心,或许有时候是真的,但很多时候都是带着目的。

  经此一事,她总算看明白了。

  心虽然很痛,很难受,汲取教训,从今往后,她一定会带眼识人。还有她那丑脾气,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性子也要换掉。

  她不愿意再当那个人人都讨厌的千金小姐了。

  哭了一会儿后,霍东燕的心情慢慢平复下来。

  “喜羊羊……”蓝若希的手机响了起来。

  听到这首《喜羊羊与灰太狼》的儿童歌曲时,霍东燕忍不住破涕为笑,嘶哑的声音说着蓝若希:“大嫂,你都要当妈了,还要用这首歌作为铃声吗?比我还幼稚。”

  看到小姑子破涕为笑,还会戏谑自己了,若希才没有那么担心,她一边接听电话,一边说着:“那是我心纯真。”

  “我知道我老婆的心一直很纯真。”霍东铭低沉的声音传来,若希听到他的声音便叫了他一声,不等他发问,自动告诉他一切,让他放心。

  霍东燕坐直了身子,自己从车头上的那盒纸巾里抽出纸巾替自己拭去了泪水。耳边听着若希和大哥通电话,又看到若希浑身散发着幸福的味道,让她心生羡慕。想到自己的遭遇后,她又黯然了,不知道失去了清白的她是否还能得到幸福。

  和霍东铭通完电话之后,蓝若希又安慰了霍东燕几句,然后开车载着霍东燕往霍家别墅而回。

  海滨区

  江雪把手里的手机用力地摔在了地板上,然后整个人一屁股就坐在沙发上,脸上便愤怒。

  “老子是那样,情有可原,儿子也是那样,这什么世道呀,我自己的亲生儿子,心不是向着我的!霍东铭,你到底有什么魔力连我的亲生儿子都能抢走!可恨!”

  江雪不停地咒骂着。

  她是知道霍家为自己的儿子举办了一场相亲酒会的,可她这个亲生母亲却不能出席。她习惯了自己被霍家排除在外,她气还气,还是安静地等着。想到参加酒会的人都是上流社会的人,只要自己的儿子相中了一位千金,对儿子的帮助更大,只要儿子成家立室了,她也就安心了。

  刚才她兴冲冲地打电话给霍启明,问他霍东恺相亲的事情,霍启明说不知道儿子的眼光及想法,气得她在电话里就冲着霍启明一阵大骂,说霍启明现在的心思全都放回了章惠兰及她所生的儿女身上了,对她所生的儿子一点也不关心了,连儿子的眼光及想法都不清楚了。

  还指责霍启明最近对她太冷淡,一直都没有来看她,也不陪她了。

  没想到霍启明回她一句“泼妇,无理取闹!”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当场她就呆若木鸡,如同遭受到一盆冷水当头泼来一般,冷得透体发寒。然后她的心就慌了,乱了,痛了。想到自己跟了霍启明三十年,无名无份的,还生了儿子,霍启明一直都说爱她多过爱章惠兰,对她一直非常包容及宠溺,也是因为这样,她才天天跑去气章惠兰的。如今居然那样骂她,她能不心慌,能不乱,能不痛吗?

  她害怕自己临老了才遭到抛弃,她和章惠兰争了一辈子,不想自己落得如此下场。

  当她再打霍启明的手机时,已经关机。她慌着手打给儿子,问儿子相亲的事情,儿子也是淡冷地说着:“妈,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处理,不用你管。”然后也挂断了通话。

  父与子都这般对她了。

  她就这般让人讨厌了吧?

  怎么父与子都这样对待她?

  气死她了!

  因为霍东铭冻结了霍启明的银行卡,到了给她生活费的日子了,霍启明也没有打钱进来给她,她现在都在用自己的老本钱了,儿子对她一向不太关心,就算在外人面前,儿子还是护着她,可她还没有穷到要乞讨为生时,儿子都不会管她的生活的。

  老情敌生的儿子就那般的好,自己生的儿子却这般的对待自己,这是报应吗?

  泪,不知不觉就涌出了眼眶。

  三十年来,江雪是第一次因为感情之事而落泪,过去,她都是胜利者,只有笑的份。

  因为霍东燕的事情,让蓝若希的休息天得不到休息,也未能和霍东铭到外面浪漫去,时间流逝又是在不知不觉间,转眼间太阳又西沉入海了。

  冬天的夜晚总是来得特别的早,太阳才刚沉下了地平线,没过多久,黑色便罩了下来。

  霍东燕的情绪稳定了下来,霍东铭便带着蓝若希回到了豪庭花园,他们的小家。在回他们的小家之前,两个人也回了一趟蓝家,受到了蓝家上上下下的关心,在蓝家吃过了晚饭之后,才回到位于花园深处的那栋别墅里。

  蓝若希才下车,脚下马上就空了起来。

  “东铭!”她被霍东铭忽然抱起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搂抱住霍东铭的脖子,低叫着,唇边已经挂着笑意了,没好气地睨着他,说着:“你会把我吓死的。”

  霍东铭抱着她,如同抱着棉花的样子,一点也不觉得吃力,抱着她往屋里走去,眉眼间全是柔得可以拧出水来的表情,眸子如同星星一般亮,声音却低沉富有磁性:“今天我还没有抱你。”

  从警察局回来后,她就陪着妹妹,开导妹妹,要不是心疼妹妹的遭遇,妹妹又确实需要一个人陪着,他都要抓狂了。

  从结婚到现在,她还没有陪过他人一整天的。

  让他想偷偷香都不行。

  好不容易回到了他们的小家,他当然要先抱过瘾再说。

  要是再不抱抱,估计他今天晚上都会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对她的一切一切,他早就上了瘾,相同的事情,相同的话语,相同的情感,每天上演,他也不会觉得腻的。

  蓝若希听了他的话后,眉眼弯弯的,笑得更甜了。

  这男人,有时候真的像个孩子一样,好像一天没有吃到糖,就要哭似的。

  霍东铭抱着她走进了主屋,把她轻轻地放坐在沙发上,然后他蹲在她的面前,大手落在她的小腹上,眼里有着初为人父的喜悦。

  “宝宝还好吧?”

  “好得很,别担心,雷医生不是说我的身体很健康吗?我这个当妈妈的很健康,宝宝也会很健康的。”蓝若希捉住了他有力的大手,拉了起来,用自己的双手包裹着,笑看着他,知道从她被确诊后,他就对她紧张万分,哪怕表面上看去,他和平时没有两样。要不是她在一个晚上醒来,看到他没有睡,只是紧张地,担心地盯着她的小腹看,她都没有发现到他内心的紧张呢。

  还有九个月,她想到国宝级的待遇,就觉得是一种折磨,可是对于他来说,这九个月的等待,何尝就不是一种折磨?

  “若希,要不,你还是听妈的话,在家里养胎,好吗?”霍东铭站了起来,在沙发上坐下,低低地说着。

  蓝若希偏头看他,炯炯地看着他,却不说话。

  接收到她炯炯的视线,霍东铭无奈地低叹着,便把她搂抱入怀,低哑地说着:“好吧,这几个月你还可以工作,不过肚子隆起来后,你一定要在家里养胎,工作上的事情,你偶尔可以回企业看看的。你下面那些管理都不是吃素的,你大可以放心的。”

  千寻集团培养出来的领导班子,可是一流的。

  “对了,那么长时间了,你的秘书请到了吗?你现在怀有身孕了,更加不能喝酒,还有,你也要请一个专门负责帮你处理电脑上面的事情的,这样能减少电脑的辐射。”霍东铭忽然旧事重提。

  若希企业里的事情,其实他都清楚,只不过他答应过她了,绝对不会插手的,所以他一直没有再问起过请秘书的事情。

  把头枕进他结实的肩膀上,若希温声应着:“最近发生的事情都很多,我也忙得忘记了那件事,不过我有吩咐行政部帮我请人的,只是一直没有请到合适的。酒量极佳的女人多的是,但属于秘书那类的,却难请。”

  霍东铭抿唇不语。

  “至于帮我处理电脑上面事情的人,我想到了一个人选,只是不知道妈同不同意。”蓝若希仰起了脸,对着霍东铭棱角有形不失帅气的下巴。

  低首,霍东铭还是抿唇不语,只是剑眉略略地蹙了一下。

  片刻后,他才低沉地问着:“你说的是东燕吧。”

  “嗯,东燕在家也无聊,无聊的时候,她就会跑到外面去乱交朋友,她心机不深,脾气虽然差,可本性不坏,我担心她再遇到第二个苏红。如果让她到我的企业去,一来,可以让她积累一点工作经验,二来,她是大家的家人,你也知道电脑上面入了档的资料都是很重要的,其他人,我始终不放心,不是我疑心重,而是不能给任何人钻空子的机会。商业间谍可不少呢。东燕的话,我还能放心。”

  若希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东燕经此一劫,是成熟了点,不过江山异改,本性难移,她的脾气已经定了局,你不怕请她回企业,你们姑嫂会再生隔应吗?好不容易才有了好转呢。”

  霍东铭温和地抚揉着她的短发,暗哑的声音带着一分的慵懒,神情却是享受。

  他爱极了这种她偎在他的怀里,和他说着话的情景。

  归于宁静,归于平静,平常的聊天,公事,私事,家事,事事能聊。

  她是他的妻,是他的情人,是他的知己,是他的红颜。

  拥着她,他便拥着了整个天下。

  “我不怕,我相信她也不会再和我生隔应了,经历了此劫,她会真正成熟起来的。”若希坚信霍东燕不会再和她生隔应了。

  “东燕习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花钱如流水,我担心她自己不愿意去你企业呢。”妹妹能帮着爱妻,他自然是乐见其成,怕的是妹妹当惯了千金小姐,不愿意到若希的企业里上班,之前他都安排过让妹妹到千寻集团的,可是妹妹为了不用上班,甘愿生病呢。

  他还是担心。

  “过几天我找东燕聊聊,如果她愿意,就让她随我一起回企业,如果她不愿意,我也不会强求她的。先让她静几天,这两天的打击对她来说太重了。”

  霍东铭点了点头。

  “想不想出去走走?”若希又仰脸温声问着。“你的心情也受到了压抑,大家出去走走吧,就当作是散散步了。”

  “好。”

  霍东铭宠溺地应着。

  两个人自沙发上站起来,他却让若希先在楼下等等他,他要上楼去拿东西。

  若希不知道他要拿什么东西,便在原地等着。

  片刻后,他从楼上走下来了,手里拿着一件领子上面全是柔软的毛毛的米色外套,以及一条围在脖子上的围巾。

  “夜晚风大,寒露重,气温比起白天要低上好几度,穿多一件衣服,围上围巾,这样不会冷。”霍东铭碎碎念着,像个老妈子一般,走到了若希的面前,替她把外套穿上,又要替她围上围巾,被她阻止了。

  “这衣领上全是暖和柔软的毛了,脖子上一点也不冷了,不用再围围巾了。”在感动于他的体贴入微之时,若希也有点无奈。

  他呀,是恨不得把她当成粽子一样包起来,最好就是裹着棉被出门,背着暖气散步。

  想到裹着棉被,背着暖气出门的样子,若希忍不住扑哧地笑了起来。

  一根修长的手指轻点了一下她的额,接着她的双肩便被手指的主人揽住了,霍东铭轻笑着:“你这个小脑袋,又在胡思乱想了,你是否想背着暖气出门。”

  她的心思,他永远都摸得很准。

  以前,她觉得在他面前,自己仿若一丝不挂,有点挫败感,觉得自己所有的心思都藏不住,没有了**似的,此刻,她却觉得这其实就是夫妻连心。像她,在过去她经常是摸不透他的心思的,可自从自己爱上了他后,付出了感情之时,再看他,她就能摸透他的心思了,虽说不像他那样把她看得透彻,至少比以前进步很大。

  “你要是愿意给我背着,我倒是不怕背着。”

  若希嘻嘻地笑着。

  以他心疼她的心来看,他是绝对不会舍得让她背着暖气出门的,因为会累。他只会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替她挡着风,用他的温暖来暖和她。

  “你呀,吃定我了。”

  “你可以不让我吃定你的,我想,外面会有很多男人愿意给我吃定的,想想,姐生得貌美如花,一副国色天香,年轻又大方……呀,你别这样,这是外面了,呵呵,我说笑的,让我自恋一下也不行吗?”

  蓝若希带着笑意的软软话语低低地从霍东铭的嘴边逸出。

  霍东铭在停下脚步把她吻住之后,一边吻着,一边霸道而低哑地说着:“有我在,谁敢看我老婆一眼,我挖了他的眼珠子喂鱼。”

  闻言,蓝若希俏皮地用舌尖挑逗了他一下,引来他一声低吼,更是把她搂紧,狠狠地,贪婪地,饥渴地,好像十辈子都没有吻过女人似的,疯狂地与她缠绵。

  别墅门前的路灯安安静静的,白色的灯光宛如月色。

  他们的别墅位于豪庭花园最深处,两个人站在别墅门前深深地热吻,倒是没有人路过看到,就算有人路过,也难以阻挡他们感情倾泄的方式。

  霍东铭的唇舌往若希的脖子滑去。

  若希仰起了脖子,承受着他疯狂的亲吻,谁知他才吻了几下,就忽然停止了,也不等她回过神来,便执拉起她的手,走上了那条水泥路,往外面走去。

  若希还在喘息着,她的**被他的亲吻勾起了。

  可正在热火当头上,他霍然抽身离去,让她有点不解。脚下走动着,却偏着头看向霍东铭。

  “明天你要去参加一个展销会吧?”霍东铭扯开了话题,脸上恢复了平静,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自己为什么抽身离去,不再继续亲吻下去。他考虑到若希此刻刚刚有孕,房事不宜过密,昨天晚上,他才小心地和她欢爱了一番,今天晚上,他想着拥着她入眠便可,不愿意让她累着。那一吻,牵动了他的**,可他却不得不硬生生地把**压制下去。

  “是,我和李副总一起去,你不用担心的。”若希以为他会担心,连忙说着。

  晚风吹来,冷冰冰的。

  数分钟之后,两个人体内压抑着的**都被冷风吹散了。

  “嗯。”

  霍东铭低低地嗯了一声,便抿起了唇,只是紧紧地牵着她的手,拉着她慢慢地走着。

  若希一向不喜欢两个人相处时处于沉默状态,她总能找着各种话题和他说着。

  霍东铭不健谈,不过对于她的话题,他一般都会回应。

  两个人手牵着手,聊着各种各样的话题,夫妻之间的相处融洽,淡淡的温馨,浓浓的情意,把两个人都笼罩起来,给人的感觉,便是恩爱。

  隔天。

  霍东燕一身得体的套装,站在别墅门前等着兄嫂出门。

  她那头秀发已经绑了起来,虽然不是发髻,不过头发绑起来后,反倒让她漂亮的脸完完全全地暴露了出来,大家才发现原来她也是一个绝色美人,只不过平时被她的丑脾气掩住了她天生丽质的风采。

  她右手臂上还挽着一只橙色的LV包,脚下一双黑色的高跟鞋,鞋跟并不算高,俏脸上一片平静及少见的沉凝,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从她身上从来没有看到过的精明。

  在她身后自然停放着她那辆宝马。

  蓝若希做好了早餐之后,走出了大厅,不经意地往外看,就看到了霍东燕,她微愣,随即快步地走了出来,一边替霍东燕打开了门让她进入,一边诧异地问着:“东燕,怎么了?来了很久吗?怎么不按门铃,也不叫门的?”

  “我怕惊扰了你和大哥的美梦。”霍东燕促狭地一笑,笑着说。

  听了她的话,蓝若希忍不住又多看了她一眼,心里有几分感叹,这个刁蛮的小姑子真的变了,成熟了,懂事了,要是换成三天前,霍东燕到来,肯定是死命地按着门铃的,才不会想到扰人清梦呢。

  “我早就起来了,刚刚做好了早餐,我今天要去参加一个展销会,所以要早一点出门。你来得刚好,大家一起吃早餐吧。”蓝若希把门关上后,转身和霍东燕往屋里走去,笑着讲解。

  霍东燕没有说话。

  等到进了屋里,她忽然停下脚步,扯了扯若希的衣服,在若希看向她的时候,她期期艾艾地说着:“大嫂,我想跟着你去,行吗?我想到你的企业里上班。”这是她一清早找来的原因,当然还有昨天晚上,三更时分,某位宠妻宠上了天的男人打电话,对她一番软硬兼施的结果。

  再者她也真的不想再呆在家里,她害怕无聊,因为一无聊,她就会想到苏红,想到苏红,就会想到苏红那些伤人的真话,也怕无聊的时候,想起那如恶梦一般的遭遇。

  所以她也想工作了,不过她又不想顺从大哥的安排到千寻集团去当端茶的小妹,她便想着和蓝若希在一起,至少若希比大哥好说话。

  蓝若希先是一愣,后便笑着,她昨天晚上才和霍东铭说起这件事,没想到隔天,霍东燕自己就跑到这里来请求到她的企业里上班了。

  真好,她什么都不用说,就能让小姑子主动跟着自己了。

  虽然,她也没有多少经商的经验,她还在很努力地摸索着,不过她非常愿意引导小姑子,让小姑子改头换面,变成才貌兼备的名门千金,让过去不喜欢小姑子的男人们都改变态度,倒追而来,也能让小姑子从**的恶梦中自信起来,只要小姑子拥有了自信,那么幸福一样会降落到小姑子的身上。

  “东燕,你确定你真的想去工作吗?”

  若希还是有点不放心,“你可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哦。”

  “她要是那样,你大可以扣她的工资,一次扣一千,保证她不敢。”霍东铭淡笑的声音自楼梯处传来。

  “大哥就知道欺负人。”霍东燕故意跺脚,却飞快地和霍东铭交换了一下眼神。她又对若希说着:“大嫂,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会成为你最得力的助手,不会让我的侄儿侄女受累的,我可是最疼爱他们的姑姑。大嫂,你一定要给我信心哦,可不能像大哥那般只会欺负我,以后大哥再欺负我,我还等着你救命呢。”说着,她还亲热地挽起了若希的手臂。

  姑嫂之间情同姐妹,这是若希最希翼,也一直在努力的结果。

  此刻霍东燕挽起她的手臂,亲近的热浪袭来,让她笑逐颜开,抛下霍东铭,就把霍东燕拉进了小餐厅里吃早餐,标准的有了小姑忘了老公,让霍东铭忍不住吃起味来。

  不过当他看到爱妻脸上那抹笑容时,他又认起命来。

  谁叫他昨天晚上,三更时分都还打电话给妹妹,一番劝说之下,让妹妹同意到若希的企业里上班。

  他成全爱妻的想法,便是现在这种结果了,不过,他永悔恨!只要是为她付出,他都不会悔恨!

  三个人吃了一顿他们自认为最温馨的早餐,姑嫂和睦,夫妻恩爱。

  随后,蓝若希便带着霍东燕往华艺玩具实业企业而去,和李副总会合之后,三个人一起前往举办展销会的地方。

  华艺生产的都是玩具,李副总准备的展销产品全都是高科技玩具,吸引了不少商家前来围观。

  三个女人不停地先容着产品的市场优势,人家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若希这三个女人的口才都不错,你说一会儿,我说一会儿,说得那些商家们心湖澎湃,有些当即就挑选了产品,当场下了订单,乐得若希和东燕这对姑嫂笑得见牙不见眼。

  李副总参加过数次展销会了,年纪也大一些,经验充足,虽然开心,倒没有像这对姑嫂那样乐翻了天。

  等到展销会结束后,华艺玩具实业企业已经增添了不少新客户,这一趟,让若希对自己的工作更是充满了信心,也激起了东燕潜伏在体内的经商激情。

  “东燕,李姐,你们在这里等着我,我去开车。”为了方便,东燕没有开车,而是由若希开着车载着她和李副总一起前来。

  “小心点。”东燕叮嘱着。

  “放心吧,你嫂子我的车技好得很呢,让我去参加赛车,保证也能拿奖。”若希自信满满的笑声传回来,人已经向她的车走去。

  霍东燕失笑起来,对李副总说着:“李姐,我嫂就是让我哥宠得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

  李副总只是笑着,知道霍东铭的确是个宠妻宠得无人能及的主。

  蓝若希走到了自己的那辆纯黑色的奔驰前面,开了车锁,钻进车内,发动引擎把车开到东燕两个人面前,等到两个人上车了,才向外面开去,驶上了一条公路。

  不过因为一出会场的那条公路刚好是转弯处,她差一点就和一辆深色的豪华商务车相撞,两辆车是擦身而过,双方都紧急停车,车轮与地面发出了剧烈的摩擦,刺耳至极。

  蓝若希惊出了一身汗。

  “你想死吗?你怎么开车的?”让她们想不到的是,对方的车内走下了一名黑衣男子,若希觉得他是保镖或者助理之类的人。他一下车,就走到若希的车窗外冲着若希大骂着。

  那不过是意外,对方却如此凶神恶煞。

  “你又是怎么开车的?你以为大家想的吗?这不是刚好转弯吗?意外!你凶什么凶?”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霍东燕马上反驳着。

  “先生,对不起,这真是意外,大家刚好驶上公路,又刚好是转弯处,所以……对不起哈,如果你的车被擦坏了,大家赔钱。”若希扯了一下东燕的手,不想和对方计较下去。对方那车商务车明显就比她的奔驰还要尊贵,代表车内坐着的人是个有身份的人。

  “大嫂,赔什么钱,他们的车要是擦坏了,大家的车也一样会被擦坏,大家都不向他们索要赔偿呢,凭什么大家就得赔偿。”霍东燕可不像若希这般息事宁人,她打开车门,下了车,快步就走向那辆豪华商务车,拍着车后座的车窗,她倒想找正主儿说说理。

  “你干什么?”那个男人看到霍东燕竟然跑去拍车后座的车窗,瞬间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赶紧跑上前去,一把将霍东燕推开了。

  车后座坐着是他们的少主,少主正在办公之中,不喜欢别人打扰。

  看到那个男人推开霍东燕,蓝若希连忙也下了车,跑过去护着霍东燕,沉着脸对那个男人说道:“先生,请你讲点道理,不过别出手伤人,你这一推,要是推倒我妹妹怎么办?我妹妹要是受到了一点伤害,我跟你吃不完兜着走。”

  “吵死了!”

  一道低沉的嗓音从商务车的车后座传出,接着车窗被摇了下来,黑帝斯非常不耐地射出了两束阴沉的光芒。

  蓝若希挺直着腰肢,迎视着他的阴沉眼神,阴冷的人,她见多了,她才不怕。

  不过下一刻,她就发觉对方的眼神变得深不可测起来,直直地盯着被她护在身后的霍东燕。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