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22 东禹出事了

122 东禹出事了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6946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36

   蓝若希眉一皱,身子微移,把霍东燕结结实实地护在自己的身后,今天的霍东燕,光彩照人,这个男人不友善,眼神太深,看不出他的心绪。霍东燕已经遭受过伤害了,她不能再让危险找上她。

  “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吗?”霍东燕却以为他看的是蓝若希,马上不客气地把蓝若希拉到了自己的身后护起来,俏脸上一片沉怒,冷冷地瞪着黑帝斯。

  “放肆!”推霍东燕的男人大喝一声,上前来,又想把霍东燕推开,却被黑帝斯阻止了。黑帝斯摇上了车窗,不再看霍东燕,只是低沉地命令那个男人上车,然后车子就在姑嫂的眼前开走了,转眼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以为开着名车就大牌了?大家的就不是名车了!也要过百万呢!”霍东燕冲着那车消失的方向嚷嚷着。

  蓝若希有点狐疑地看了霍东燕一眼,那个男人说话的时候,是带着相当的不悦的,按道理他不是那种会善罢甘休的人,可他在看到霍东燕的时候,他的眼神就变了,也不让自己的人再对她们无礼,竟然大度地离开了。难道他认识霍东燕?还是看上了霍东燕?可又都不像。

  此刻听到霍东燕的嚷嚷,她便扯着霍东燕往回走,笑着:“别费力了,人家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再嚷嚷,只会伤着喉咙。”

  “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霍东燕就是个嚣张惯了的人,第一次面对同样嚣张的人,她自然是特别的生气。

  坐上了车后,她还是满脸的气愤。

  “还有你以后别挡在我的面前,你比我更重要,你一身两个人,要是人家出手打人怎么办?你要是有了一丁点的闪伤,会死很多人的。”霍东燕扭头又对着蓝若希说道,本能地把关心融进了责备之中。

  “蓝总要当妈妈了吗?”车后座的李副总忽然笑着插进来一句话。

  蓝若希一边发动引擎把车开动,一边不好意思地应着:“嗯,刚刚怀上,一个月左右吧。”

  她都还没有妊娠反应呢。

  她也看了一下书,不过对着密密麻麻的书,她似乎看不进去。真怪,看文件的时候,也是密密麻麻的,她怎么就能看下去了?还好,霍东铭在这方面相当的有耐心,看得也仔细。她想知道什么,随口一问,他就能回答出来。

  他说了,怀孕第六周开始才会有反应的,不过也是因人而异,有些人妊娠反应很强烈,有些人不会有妊娠反应。

  酸的东西,她还是爱吃。

  家里的水果,已经全部转换成带着酸味的了,这让她多少不好意思,一大家子的,都是人,不能因为她的胃口而让其他人跟着受罪吧?

  “哎,我刚刚说的话,你听到了吗?以后再遇着今天这样的事情,你不准挡在我面前,你一定要先保护好你自己和肚里的宝宝。”霍东燕老话重提。

  刚才那个黑衣男人粗暴得很,推她的时候,力气挺大的。万一他推了蓝若希怎么办?她看过电视,那些孕妇被人推一推,孩子就没有了。

  她可不想她的侄儿侄女没有了。

  她也害怕,因为若希要是出了什么事,她的大哥会发飙。

  大哥发飙的样子,她看过了,她可没有胆量再承受一次。

  “你是我妹妹,我怎么能不护着你。”若希本能地答着,却让霍东燕听得心一暖,感动得差点说不出话来。直到此时此刻,她才知道若希真的把她当成了妹妹来看,过去的自己实在是太懂事了。

  想起自己发烧那次,若希虽然和她对着干,可事事都是为她考虑的。她当时知道若希对她的关心是真,可拉不下脸和若希融洽,加上苏红从中挑唆,她才会一直不愿意接受若希的关心和爱护。

  “东燕,等会儿回到企业后,你哥估计会在企业里等着的了,这车,擦花了,你别告诉你哥,对方的态度恶劣,就说大家的车都有擦花,所以都没有赔偿,扯平了,知道吗?”若希一边开着车,一边为等会儿见到霍东铭后如何圆场而叮嘱着小姑子。

  “我不,那些人态度恶劣,我就要让大哥知道,让大哥对他们全城通缉!”霍东燕任性地答着。她可不像若希想得那么周全,那么多,她是觉得自己堂堂霍家大小姐却被人推了一把,要不是自己是女的,她都跳起来和对方干一场了!

  “唯恐天下不乱。”

  若希无奈地嘀咕了一句。

  霍东燕呶呶嘴,挑挑眉,她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如何?

  不过……

  看看车外,太阳早就变得软绵绵的了。

  展销会都开了一天了,他们离开会场的时候,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等会儿回到企业,已经到了下班时间。

  下班了,首要任务就是吃饭。

  话说,今天早上,她吃着若希做的早餐,可是两眼放光的,太好吃了。若希的厨艺怎么比家里的大厨还要好?以前她怎么都不知道?估计是大哥不让大家知道若希的手艺好吧,所以隔三差五的,大哥就把若希带回他们那个小家,明是说过两人世界,暗里,估计就是大哥嘴巴馋了,想吃若希亲手做的饭菜。

  “大嫂,你的厨艺真不错。”

  霍东燕诞着脸,笑着。

  若希偏头看她一眼,看到霍东燕那诞着的脸,便笑了起来。觉得小姑子其实也有率真的一面,而现在的相处方式则是她一直都渴望的。努力了两个月,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总算被她收服了刁蛮的小姑,在她的面前,这个小姑不再刁蛮了。

  “想蹭饭就明说,含沙射影可不是你的作风。”

  “蓝总还会做饭?”李副总又插了一句话进来,眼里有着诧异。她以为有钱人都不会下厨的,她知道的那些有钱人,家里都是请有中西式厨师的。蓝若希原就是蓝家的二小姐,现又嫁入霍家了,都是一流的豪门,居然也会做饭,她才会感到诧异。

  “以前对烹饪感兴趣,所以就学了。”若希浅笑地应着。

  “难怪厨艺那么好,原来是学过的,我哥真自私,知道你厨艺好,也不告诉大家大家,自己藏着独享。”

  霍东燕嘀咕着。

  若希只是笑。

  霍东铭的确不想让家里人知道她的厨艺好,说一大家子的嘴巴都挑得很,要是尝过她的手艺,必定缠着她,他可不想自己的爱妻变成了他人的煮饭婆。

  在下午五点四十分左右,三个人才回到了华艺玩具实业企业。

  若希猜得一点都没有错,霍东铭早就在那里等候着了,而且还是等了将近三个小时。

  他没有打电话催若希,他知道若希应该很忙,他甘愿默默地等着,也不愿意打扰爱妻的工作。

  不过若希的车还没有开进企业,就被人拦了下来。

  拦她车的人是苏正刚和沈万财。

  因为苏红和苏厉枫的事情,苏正刚的贸易企业遭受到四股力量的打击,都来自霍家,不用说了,除了二少之外,其余那四位少爷都着手打击着苏家的企业。

  苏正刚的企业虽然经营了十几年,有了一定的实力,可哪里能承受得起四股力量的打击?特别是四少霍东恺,他不像那三位少爷光明正大,他是阴着来的,一天之内就挖了无数陷阱让他跳,让他损失不少,要是他有心脏病,早被四少阴进了医院。

  他来,便是想向霍东铭求情的。他知道他进不了千寻集团,霍东铭那般的高高在上,他根本就看不到霍东铭。他才转而来求蓝若希。

  上一次,他来求蓝若希,被人阻止了,没有求到。

  这一次,他不开车,自己坐着出租车前来,才能到达华艺。

  他在暗处等候若希回来,也等了一个下午了。

  除了求若希救救他的企业之外,他还想请求见霍东燕一面,替自己的儿子向霍东燕道歉,也希翼霍家能高抬贵手,不要告儿子。他就那么一个孩子,他受不起孩子坐牢的打击,他的妻子也是。在苏厉枫被抓之后,他的妻子就天天都在哭,不停地骂着苏红,说是苏红连累了苏厉枫。

  沈万财出现在这里,自然也是为了自己的企业。

  冷天烨都和他的女儿离了婚,他觉得若希应该解恨了,他希翼若希解恨之后放过环宇,而不是打击加剧。

  现在的环宇,客户大量流失,出货没有保障,接不到新的订单,工人们都开始惶惶的,很多人都打算辞职了。要是千寻集团的打击再加剧,不用多久,环宇就要倒闭了。

  沈万财压根儿就不知道千寻集团加剧了对环宇的打击,是慕容俊的意思。

  沈柔并不敢把遇到慕容俊的事情说出来,只说自己遇到了林小娟,和林小娟发生了冲突,被林小娟打的。

  她是担心自己把真相说出来,会被父亲掐死。现在父亲都在怨她了,说她当初横刀夺爱,抢走了冷天烨,才会引来此等灾难。可是当初谁知道蓝若希来头那么大呀。

  “霍夫人,霍夫人。”

  沈万财和苏正刚像两块磁铁一般,紧紧地贴住了蓝若希的车头,蓝若希被迫着停下了车。

  她摇下了车窗,探头望着两人,淡冷地问着:“你们拦我的车有事吗?”

  “霍夫人,救救大家吧,求求你,救救大家吧。”两个人一看到蓝若希摇下了车窗,马上涌到她的车窗前,急急地恳求着。

  “你是?”

  若希看向了苏正刚。

  沈万财,她认识,也知道他是为了环宇来求她的。

  “我是苏红的叔叔,苏厉枫的爸爸,苏氏贸易企业的老总苏正刚。”苏正刚赶紧自我先容。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霍东燕早在看到苏正刚的时候,就别开了脸,不想看到苏正刚。

  苏厉枫的父亲!

  若希脸马上微沉,淡冷地问着:“有事吗?”

  强奸的父亲,她是受害者的家属,她没必要给苏正刚好脸色。

  “霍夫人,是我教子无方,是我的错,让他伤害了霍小姐,都是我的错,可我只有厉枫一个儿子,求求你们放过他吧,他不是没有……那个吗?不要告他了,放过他吧,他还年轻,不懂事,要是被判了刑,下半生就被毁了。大家二老也承受不起呀。”苏正刚首先为儿子求情,毕竟孩子重要过企业。

  他只有苏厉枫一个儿子,她还不是只有霍东燕一个小姑子,都是唯一的。他的儿子就宝贝了?她的小姑子难道就不宝贝了吗?小姑子**,还不都是苏红和苏厉枫害的!她还想着告死苏厉枫和苏红呢,苏正刚找她求情,怕是找错人了。

  “苏先生,那是警察们的事,是法官们的事,你找他们去吧,与我无关,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权利,想让谁坐牢就坐牢,想让谁出来就出来。那都得**律的,要是没有犯法,就算大家告,也告不到他坐牢。要是犯了法的,大家都是学过法律的人,就该接受现实。”若希淡冷地应着,压根儿就不愿意帮苏厉枫求情,更不可能让霍家去撤诉。

  霍东燕身心都受到了伤害,这些,谁来补偿?又能补偿得了吗?

  “霍夫人……可大家的企业也很无辜呀。”苏正刚哭丧着脸。

  儿子保不住,最多判几年刑,那不是死罪。企业保不住,全家扫大街去。

  “那是能力问题,我更加帮不到你。”蓝若希声音更淡,更冷了。

  苏正刚差点没有晕倒。

  可蓝若希的话又不无道理,这的确是能力问题。如果他的能力够强,就算霍家几位少爷都打击他,他都能挡得住。

  沈万财看到苏正刚的恳求,蓝若希无动于衷,心里倍感失望,想到自己曾经恳求过蓝若希,可是蓝若希都不愿意帮他,此刻他能求得动蓝若希吗?“若希……”

  他才开口,蓝若希淡冷的眸子扫过来,竟然就让他再也开不了口。

  蓝若希身份不同,他才会来求她,倘若蓝若希真的是普通打工者,不是被他们沈家欺负死了吗?

  人家若希可没有招惹他们沈家,是他们沈家仗着有点钱,横刀夺爱,结果,爱不成,反落恨。

  “霍小姐,我知道厉枫不对,差点对你造成了伤害,可是……求求你放过他吧。”苏正刚看到了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霍东燕,马上向霍东燕哭求着。

  霍东燕理都不理他,打开车门,径直下了车就往企业里走去。

  “霍小姐……”苏正刚追着霍东燕的身后。

  蓝若希冲保安们一使眼色,保安们马上拦下了苏正刚,不让苏正刚追上霍东燕。

  在若希看来,苏沈两家都是咎由自取。

  她没有再对沈家下手,已经是手下留情了,还想让她帮他们向霍东铭求情,她又不是观音菩萨,慈悲为怀,她可是爱憎分明的。如果有人对她施恩,她必定加倍回报。沈家曾伤了她的心,她现在不记恨已是大度,自然不可能反过来帮着沈家。

  蓝若希再一次发动了引擎,苏正刚和沈万财还想拦她的车,可在她冷冷一记扫出来,两个人只能悻悻地让开了路,眼睁睁地看着蓝若希把车开进了企业里去。

  傍晚六时许,太阳早就跑了。天空变得暗沉沉的,代表黑色又要来临。太阳刚走,气温变下降了两度,苏正刚和沈万财站在华艺门前,吹着冷风,看着那扇随即就关上了的大门,神色各异。

  霍东铭一直站在蓝若希的总经理办公室的窗前,企业门口的一切,他都尽收眼底。他并没有命令两名保镖替爱妻解围,他知道那样不能真正解围。只有让若希面对了,让沈万财和苏正刚知道就算他们来求蓝若希也是得不到帮助的,才会死心,以后才不会再来烦若希。

  “你来了很久?”若希进来,走到他的背后,轻轻地问着。

  霍东燕也跟着进来,不过在看到霍东铭的时候,她便主动退了出去,把空间留给兄嫂。

  李副总更不用说了,她把从展销会上拉来的订单放回自己的办公室后,就下班了。

  霍东铭转身,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怎么了?才一天不见,不认识我了?”若希笑着调侃。

  霍东铭的唇抿着,没有说话。

  睨着他,若希淡笑着,她知道他这样看着自己是什么意思,再上前一步替他整理了一下西装外套,又整理了一下领带,才说着:“你以为我会帮他们求情吗?我可没有那么好人。”

  “我的确以为你会心软。”霍东铭捉住了她帮自己整理衣服的双手,睨着她,轻轻地说着。

  “商海里,尔虞我诈,弱肉强食,这是很正常的现象,只要你不是走着犯罪道路,我都不会管的。”虽说千寻集团打击环宇,初初是为了帮她报复冷天烨和沈柔,不过到了现在已经转变成商业之间的竞争了,因为千寻集团已经打算收购环宇集团了,环宇集团那些小股东们手里的股份已经被千寻集团买了过来。

  霍东铭低低地笑了起来,不再在这个问题上扯下去,而是执拉起她的手,拉着她往办公室外面走去,边走边问:“累吗?可有收获?”

  “不累,收获丰厚呢。”

  霍东铭依旧是低笑着,夫妻俩低低地说着,一起走出了企业。

  霍东燕早就在车里等着了。

  看到兄嫂出来了,她便坐着椅子往下滑,想着让大哥看不到她,因为蓝若希的车和黑帝斯的车擦车而过时,擦伤挺严重的,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发生过碰撞。那两名保镖也有点惶惶的,不知道大少爷看到大少奶奶的车变成了花脸,会是怎样的一副表情。

  果然,蓝若希的车身变花了,未能逃得过霍东铭的火眼金晴。

  “若希,这是怎么回事?”

  霍东铭俊脸微沉,眼眸也变得深沉,指着车身,偏头看着爱妻,质问着。

  她路上发生了车祸吗?

  这车变成了这个样子。

  她怎么不说?

  “这个嘛……我说不清楚,你问东燕……咦?”蓝若希有点害怕自家男人的变脸,连忙把问题抛给小姑子,谁知道一抬眸,哪里有小姑子的身影,她不禁疑惑了,她刚才明明就看到小姑子坐在车内的,怎么转眼间就不见了人影?

  “你护着对方是怕我找人家的麻烦吗?”霍东铭低沉地问着。

  “也不是啦,对方看上去比你还牛逼呢,我还怕人家找你麻烦呢。一出展销会场,上公路便是转弯处,大家都没有想到会有车开来,才会差一点撞上的,不是没有撞上吗?就是擦花了车身,不过对方的车身也擦花的,还是那种好几百万的豪华商务车,绝对比我这辆贵得多,所以东铭,别生气哈,对方比我还亏呢。”

  若希不太敢接霍东铭那阴沉的眼神,微垂着脸,以打哈哈的话式说清楚了事情的经过。

  “车怎样,我不管,我在乎的是你的安危,你要是出了什么……”霍东铭有点哭笑不得,她还好意思和他说,对方比她要吃亏。

  别说车仅是擦花了,可以修补,就算是全毁了,他也不在意。

  可如果因此而让她出事了,他怎么办?他承受不起她的出事。母亲的一巴掌都能让他发飙,他不敢想象,万一她出了什么意外,他会变成怎样的一疯子。

  “我以后会小心的了。”若希知道他担心自己,连忙承诺着。

  “我不相信你。”

  霍东铭凝视着她,深深地说着。

  他不相信她!

  他怎么能不相信她呀!

  那他想怎样?

  若希看着他,眨着眼,他不会是想安排司机对她专车接送吧?可她喜欢自己开着车呀。

  “从明天开始,不,从现在开始,我让石彬专门接送你上下班以及外出洽商见客户。”石彬的车技,他才放心。

  真让她猜中了。

  若希苦着脸,试着为自己争取享受疾驰感觉的自由:“东铭,我以后真的会很小心的了,石彬可是你的保镖你,负责着你的安全。你担心我的安全,我同样担心着你的安全呢。”

  “如果你嫌石彬不好,我不介意亲力亲为!”霍东铭沉着俊脸,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让他亲力亲为,她还有自由吗?

  权衡轻重后,蓝若希只能认命了,谁叫自家男人太有威严了。

  “上车吧,回家去。”霍东铭看到她答应了自己让石彬充当她的司机,才拥着她走到自己的车前,拉开了车后座的车门,看到霍东燕缩坐在里面,眉略蹙,有点霸道地说着:“东燕,你坐前面去。”然后又吩咐着石彬:“石彬,你把大少奶奶的车开去汽修厂修理一下。”

  “是,大少爷。”

  霍东燕也赶紧下车,坐到副驾驶座上去了。车后座是兄嫂谈情说爱的小天地,她还是别当灯泡了。

  “先回金麒麟,让小姐下车后再回豪庭花园。”霍东铭吩咐着开车的保镖。

  “不用了,直接回豪庭花园吧,东燕要和大家一起吃晚饭。”若希随口说着。

  下一刻,霍东铭的脸又阴了下来,非常不悦地瞪着坐在前面的霍东燕,咬牙切齿地低沉地问着:“东燕,是吗?”

  好冷呀!

  霍东燕被兄长这样一瞪,顿时就觉得后背是凉嗖嗖的,再听到那句咬牙切齿的质问,她头皮都麻了,大嫂手艺再好,大哥霸道,她还是不吃了。

  “大哥,我随口说说的,你的专利,我哪敢抢呀。先回金麒麟。”

  霍东燕嘻嘻哈哈地说着。

  “喜羊羊……”

  “铃铃……”

  忽然间,蓝若希和霍东铭的手机同时响了起来。

  打给蓝若希的是她姐姐蓝若梅。

  打给霍东铭的却是霍二夫人胡晓清。

  夫妻俩对视一眼后,各自接听电话。

  霍东燕在前面嘻嘻地取笑着:“夫妻就是夫妻,连电话都是一起响的,大哥,你的来电铃声也换成《喜羊羊与灰太狼》吧。”

  “姐。”若希按下接听键后,便笑着叫了一声。

  “若希……”手机那端传来蓝若梅的哭声,让若希心一揪,马上紧张地问着:“姐,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什么!东禹哥出事了!”

  若希的脸色马上大变。

  而霍东铭接到的也是这个消息,胡晓清在手机里哭得肝肠寸断的,说了好长一会儿才说清楚是霍东禹出事了。

  手机自若希的手里滑落,霍东铭的脸色也变得前所未有的紧张及严峻。

  听到是霍东禹出事了,霍东燕取笑的声音马上消失了。

  “东铭,东禹哥出事了,快,去医院。”若希侧身紧紧地抓着霍东铭的手,急急地说着。姐姐哭得那么利害,霍东禹肯定是出了大事,危及生命的。

  “马上,马上,去医院!”

  ------题外话------

  孩子吵死了,今天码不到八千字了,烦,我就是保姆命,兄嫂,小姑的孩子全都丢在家里了,烦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