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23 瞒着真辛苦

123 瞒着真辛苦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084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36

   一路上,霍东铭都不出声,唇抿得紧紧的,手也是紧紧地抓握着蓝若希的手。若希虽然也很担心,很紧张,不知道霍东禹到底出了什么事,不过看到霍东铭那个样子,她压下自己的担心和紧张,安抚地反握住霍东铭的手。安抚着:“东铭,别担心,东禹哥不会有事的。”

  话是这样说,若希一想到姐姐在电话里哭得那般伤心,心还是揪得紧紧的。霍东铭还是不说话,只是偏头看她一眼,看到她眼里的安抚之情,便把她搂入了怀里。

  虽说现在是和平年代,不像战火年代,军人多危险,可是平时的训练,也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的。

  霍东禹在部队里,会出事,估计就是训练时出了意外。

  霍东燕坐在副驾座上,也不再说话,她甚至不敢问霍东铭,霍东禹出了什么事,只在心里默念着,二哥不会有事的!二哥不会有事的!

  很快地,他们到了医院。

  此时天色完全暗了下来。

  不知道是老天爷要凑热闹,还是心疼霍东禹的原因,竟然下起了雨来,明明白天还有着太阳的,怎么才到晚上,老天爷马上变脸?细雨绵绵的,让气温急剧下降,冷得让人想打颤了。

  晚上的医院比起白天来说要安静得多了,可是安静得让人觉得它阴阴森森的。

  霍东铭一行四人匆匆地钻进了电梯,往位于八楼的手术室而去。

  手术室外面有十几名穿着军装的军人站在那里,还有蓝若梅和胡晓清夫妇。

  胡晓清还在落泪,蓝若梅扶着她,就算再不喜欢蓝若梅,此刻胡晓清也愿意接受蓝若梅的扶持和安慰。

  蓝若梅的脸上还挂着泪痕,扶着胡晓清的手都在颤抖着,让胡晓清知道她很担心,非常的担心。

  “姐。”

  “二叔,二婶。”

  霍东铭出了电梯,就拉着蓝若希快步地走到手术室面前,霍东燕在后面追着跑过来。

  “东铭,若希,你们来了。老太太不知道吧?”老霍站了起来,脸上虽然还是很平稳,却也掩不住他对霍东禹的担心。

  “暂时不要让老太太知道。我只让你二婶通知了你。”老霍又看一眼已经走到胡晓清身边,和蓝若梅一起扶着她的蓝若希。

  “东禹怎样了?发生了什么事?”霍东铭低沉地问着,俊脸依旧板得紧紧的,担心之情却爬满了他的眉间。听到老霍的叮嘱,他心有同感。霍东禹最让老太太牵挂,他怎么敢告诉老太太,连其他家人,他都还不敢说呢。

  那十几名穿着军装的人之中,有一个人站出来向霍东铭讲解了霍东禹出事的原因及经过。

  原来傍晚的时候,霍东禹和十几名战友在部队附近的街道上走着,走着走着的时候,看到一名五六岁的孩子哭着横穿马路,身边没有大人,好巧不巧的,一辆车急速驶来,那孩子当场就吓得呆立在马路中间,不知道躲闪了。刚好路过的霍东禹和战友们都吓坏了,霍东禹反应最快,他以最快的速度冲去,把那孩子往路边一推,车辆驶来,把他给撞了,撞断了双腿。

  现在还在手术室里做着手术。

  听完了原因及经过之后,霍东铭的脸色更沉,唇抿得更紧了。自从若希说不喜欢他老是抿着唇后,他就极少再抿唇了,可是此刻,他发觉自己不抿唇,无法把自己心里的担心压下去。

  东禹被撞断了双腿?

  那以后不是要从部队里退出来了?

  东禹对军人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所以他才会舍下富家少爷的身份,当了一名军人,要是他知道自己的双腿断了,他能受得起这个打击吗?牵挂着他的老太太又能受得起这个打击吗?

  霍东铭不能指责任何人!

  要是能有人给他指责一下,他还能把自己的担心发泄出来。被救的是一名五六岁的孩子,他能指责什么?霍东禹又是军人,正气凛然,遇危必救。

  他紧紧地握起了双手,不说话,就像僵尸一样挺在手术室外面。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手术室的灯才灭了,一名医生最先从里面走出来。

  “医生,我儿子怎样了?”

  众人迎上前去,老霍急急地问着。

  霍东铭站在最前面,他没有问,只是死死地盯着那名医生。

  “伤者脱离了生命危险,手术也很成功,只不过伤者重伤在脚,哪怕手术很成功,他也要在轮椅上坐很长一段时间,你们也别担心,只要他自己有信心,配合医生的治疗,他还有机会站起来的。”

  听说霍东禹脱离了生命危险,大家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再听到医生说霍东禹要坐轮椅,他们的心又沉了下来。

  还有机会站起来的?

  代表机会不是百分百?

  万一霍东禹醒来,知道自己要坐轮椅了,自暴自弃,那不是再也站不起来了?

  种种担心随即占据了众人的心湖。

  片刻后,医生和护士们推着霍东禹从手术室里出来了。

  转入加护病房后,蓝若梅和胡晓清一左一右坐在病床上,两个女儿都眼中含泪,静静地看着还没有醒转的霍东禹。那轮廓分明的脸显得很苍白,估计是失血过多的原因。

  “东禹……”胡晓清低泣着,心里如同刀割一般痛。

  蓝若梅拉握着霍东禹的一边手,在心里默默地向老天爷祈祷着,让霍东禹快点醒来,让霍东禹快点好起来。医生说的话,她都听在耳里了,她不管霍东禹的脚能不能好起来,她都会对他不离不弃的。她要鼓励霍东禹,让霍东禹接受治疗,重新站起来的。

  在霍东禹被推进病房后没多久,他所在的部队领导闻讯都赶了过来。

  大家都安慰着胡晓清夫妇。

  后来被救的孩子及他的父母亲人也来了。他们都说着感激的话,也在为霍东禹感到难过。

  “东铭,若希怀着身孕的,你先带若希和东燕回家吧,这里有大家,有医生,不用担心的。”老霍忽然对霍东铭说道,又叮嘱着霍东燕:“燕燕,你回到家里,记住要守口如瓶,不能让家里人知道你二哥出事了。你们的奶奶年纪大了,要是知道你二哥出事了,她老人家会受不了的。”

  “二叔,我没事,大家想在这里等到东禹哥醒转。”若希连忙说着。霍东铭的心还系在东禹身上,此刻让他回家,不是要他的命吗?

  “二叔,我知道了。”霍东燕哽咽着。

  霍东禹是军人,平时都在部队里,极少回家,要向家里人隐瞒他受伤的事情,也是能隐瞒下去的。最怕的就是霍东禹一辈子都站不起来了,那样就无法再隐瞒下去了。

  大概又过了半个小时左右,霍东禹便醒了。

  他睁开双眼,看到的就是母亲和心爱女人的泪眼,还接收到自己最尊崇的大哥那关心的眼神。他想起了事情的经过,便费力地安抚着母亲和蓝若梅:“妈,若梅,我没事,你们别哭了。”

  “东禹,你醒了。”

  蓝若梅坐上前一步,拉起他的大手握在自己的手里,一边拭去自己的泪水,应着霍东禹:“我不哭了,我不哭了。”

  “若梅,对不起,让你为我担心了。”霍东禹轻轻地说着,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便是蓝若梅的眼泪,她的泪水总是像针一般刺着他的心。

  蓝若梅再也忍不住,俯下身去揽抱着霍东禹的头,还带着哭腔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进了霍东禹的耳里:“东禹……你要是真的不想让我担心……就要快点好起来……要快!”

  霍东禹满脸柔情,没有输点滴的那只手轻轻地把蓝若梅推开,温柔地凝视着她,柔声说着:“你哭着的样子很难看,别哭了,我不会有事的,住几天院就好了。”

  闻言,蓝若梅的脸色僵了僵,随即又用力点头,下唇却紧紧地咬了起来,不敢把医生说过的话告诉霍东禹。

  所有人都很有默契地,决定暂时不告诉霍东禹。因为麻醉药还没有完全消失,霍东禹自己也是感觉不到双腿的异样的,心里非常乐观。

  医生走了进来,说霍东禹刚刚醒转,需要休息,让家属们先出去,有医生的护士在,会好好照顾着霍东禹的。

  霍东铭又私下找医生细细地问过了关于霍东禹的伤情,医生也细细地回答了他的问题。霍东禹的脚伤得太重,就算配合医生的治疗,要重新站起来至少都需要半年,最长时间需要几年。而且还需要霍东禹有着坚强的意志才行,如果霍东禹失去了信心,自暴自弃的,一辈子都站不起来了。

  了解过霍东禹的伤情后,霍东铭才带着蓝若希和霍东燕回家。

  他想着找一些医术最好的医生替霍东禹诊治一下。

  虽然本市的医院里,也有很多权威专家,多一些人,他觉得希翼更多一些。

  于是霍东铭便不停地替霍东禹寻找最好的医生。

  霍家的家庭医生雷医生也被带到医院,在其他医生的协助下,也替霍东禹检查了一下脚伤,得出的结论和东禹的主治医生一样。

  霍东禹在麻醉药过后,就察觉到自己的双腿似乎失去了知觉,虽然还是有着知觉,可要死掐着才有痛意传来。他马上逼问着父母,逼问着蓝若梅,逼问着所有人,最终还是医生告诉了他,他的脚伤得很重,出院后需要坐一段时间的轮椅。

  听到自己要坐轮椅了,霍东禹整个人都沉进了万丈深渊,医生后面说的话,他都听不进去了。他想到的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他成了废人一个。

  然后,他整个人开始沉默了,甚至变得消极起来。

  一个人,活蹦活跳的,忽然之间站不起来了,任谁都无法承受这个打击。霍东禹就处是铁血男儿,可在忽然间遭受到这种打击,也是难以承受的。

  不管大家如何安慰他,他都不理不睬了。

  唯一还能让他有反应的便是对着蓝若梅。

  蓝若梅把自己的工作全都推给了父亲和弟弟,自己一心一意地陪着霍东禹,照顾着霍东禹。在霍东禹出事后,蓝非凡虽然非常不喜欢蓝若梅和霍东禹在一起,可情况特殊,他也不好意思不让蓝若梅照顾霍东禹。

  只不过在得知霍东禹要轮椅后,蓝非凡和叶素素的眉是越皱越紧,暗中替蓝若梅张罗着对象,心里更加不愿意让蓝若梅和霍东禹在一起了。因为谁都不能保证,霍东禹一定能重新站起来。别怪他们自私,他们做父母的,谁舍得自己的女儿嫁一个要坐一辈子轮椅的人?

  而霍东铭找了很多医术一流的专家来,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霍东禹又变得意志消沉,能站起来的机会就更加渺茫了。

  胡晓清和老霍也没有接受蓝若梅,不过看在蓝若梅那般尽心尽力地照顾着蓝若梅,又看到霍东禹只有在蓝若梅面前才会有点儿反应,他们也不好,更不愿意说什么,对于蓝若梅默默的付出,夫妻俩多少都有点儿感动,胡晓清对她的态度也有了好转。

  转眼间,霍东禹便在医院住了六天的院了。

  霍东铭兄妹以及蓝若希也是有一空就往医院里跑,不过三人都对霍东禹的事情守口如瓶,不让其他家人知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灵感应的问题,还是其他原因,在霍东禹出事后的这六天里,老太太总是经常性地念叨着霍东禹,说距离近了,怎么霍东禹也是十天半月都不回家看看她这个老太太。

  每每听到老太太的念叨,知道真相的霍东铭三个人总是扯开了话题,说东禹在部队里肯定很忙的,毕竟才被调回来没多久,很多事情都还需要时间去熟悉的。再说了,霍东禹还要和蓝若梅恋爱呢。老太太最喜欢的便是五个孙儿都有了心爱的女人,都结婚,都给她生曾孙子去。

  所以听到霍东禹要和蓝若梅恋爱的话后,有一天傍晚,老太太便拉着蓝若希的手,笑眯眯地说着:“若希,恋爱是好事,不过也不能不回家看看吧?你和你姐说,明天就和东禹回家里吃饭。”

  蓝若希一听要让姐姐和霍东禹回家吃饭,连忙讪笑起来,说着:“奶奶,东禹哥也不是说想回就回的,不过我会把奶奶的意思转达给我姐和东禹哥的。”

  老太太一听就不开心了,她瞅着蓝若希,板着脸说着:“部队也有人性的,东禹想回家怎么就不能回了?难道他的领导不让他回家吗?去,拿电话来,我打电话给他们的领导,问问他们是不是不让我的孙子回家看看我这个老太婆了。还有,若希,你是东禹的大嫂了,别再叫东禹做东禹哥了,哪怕你年纪小他四岁,可辈份不能乱,以后叫他东禹就行了。去,拿电话来。”

  这还得了,要是让老太太打电话给霍东禹的领导,不是要穿帮了吗?

  蓝若希自然不想让老太太打电话,可老太太想打,她又阻止不了,怎么办?

  “若希,怎么了?让你去拿电话给奶奶打电话。你是不是不舒服了?”老太太看到蓝若希苦着俏脸,一脸为难的样子,以为蓝若希不舒服了,马上关心地问着,手还落到了蓝若希的小腹上,担心地问着:“不会是宝宝有什么问题吧?”

  宝宝?

  对了,她可以用宝宝转移老太太的心思。

  算算时间,她现在怀孕也快有六周了,是会有妊娠反应的了,只是她还没有妊娠反应。此刻,她不如装着有妊娠反应了,好扯开老太太的心思,继续瞒着霍东禹受伤的事情。

  想到这里,蓝若希学着电视里面的孕妇那样,忽然用一边手捂着嘴巴,一边手捂着胃,故意呕吐起来,当然了,那是干呕。

  然后她就猛地站起来,往洗手间跑去。

  “若希。”老太太愣了愣,随即想到了若希估计是妊娠反应,马上笑呵呵地跟着往洗手间走去,美姨跟在她的身边想扶她,她也不用美姨相扶。

  跑进洗手间的若希,算是暂时松了一口气。心里想着好险呀,差点就要穿帮了。

  听到脚步声后,她又再次装着呕吐起来。

  再次干呕了两声后,她便停了下来。

  呕吐并不好受,她在心里庆幸着自己还没有妊娠反应,也希翼自己没有反应,她可不想天天呕吐。

  “若希,你还好吧?这是怀孕的正常反应,是有点难受,不过忍忍就过去了。”老太太一脸都是笑意,站在洗手间门口处对着蓝若希说道。

  蓝若希洗了洗手,又装着拭擦了一下自己的嘴脸,才转身笑对着老太太,说着:“奶奶,我没事。”然后走出了洗手间,扶着老太太往沙发上而回,一老一少坐下后,老太太便拉着她的手叮嘱这叮嘱那的,暂时忘记了要打电话给霍东禹领导的事情。

  “怀孕后,呕吐是大部份孕妇都会有的,不过你记住,不管吐得多么辛苦,你都要吃东西,不能因为呕吐而失去胃口。孩子需要营养的,我看你这几天吃得挺少的呢。”老太太以过来人的身份说着。

  “若希。”老太太话音刚落,章惠兰便从厨房里端着一碗刚刚熬好的补汤走了出来。

  蓝若希回来的时候,她刚好在厨房里忙碌着,现在汤熬好了,她才端着汤出来。

  整个家里,最紧张蓝若希肚里的宝宝的人不是准爸爸霍东铭,而是章惠兰这个准婆婆。她每天都想尽办法为蓝若希准备各种各样的食物,让蓝若希不会对任何食物厌倦,也能天天换口味。这六天里,她觉得她的时间过得很快,因为全副心思都扑在蓝若希的肚子上了。

  章惠兰几乎把蓝若希当成了心肝宝贝疼着,不仅仅是因为若希怀孕了,还有一点原因便是若希对东燕的好和照顾,她都看在眼里了。

  霍东燕完完全全接纳了蓝若希这个大嫂,她心里也高兴,也就丢开了因为蓝若梅而对蓝若希的不喜,为自己过去对蓝若希的不喜而默默地补偿着。

  “若希,补汤熬好了,来,快趁热喝了。”章惠兰端着那碗补汤走到了蓝若希的面前,把补汤摆放到茶几上。还没有到开饭时间,她才把汤直接端出来。

  一看到每天轮着来喝的各种各样的补汤,蓝若希就想逃跑了。

  她都被婆婆和自己的妈妈每天用补汤轰炸得要疯了,现在一看到补汤,她就完全失去了胃口。

  不过婆婆的心意,她又不能拂逆,便浅笑着应着:“妈,先搁一搁吧,我等会儿再喝。”

  章惠兰点点头。

  倒是没有逼着她马上喝掉那碗汤,而是有点不解地问着:“东燕呢?东燕不是在你企业里上班吗?你们姑嫂早上一起出门,下午下班的时候,怎么没有一起回来?还有东铭,最近很忙吗?也极少再看到你们夫妻一起回家了。”

  霍东铭兄妹早就跑去医院看霍东禹了。

  蓝若希却不敢告诉婆婆真相,有点讪讪地笑着:“东燕加班呢。东铭,好像去应酬了吧。”

  章惠兰哦了一声,没有再追问下去。

  老太太却拢起了眉头。

  霍东燕加班,她有点相信,但说霍东铭应酬,她不相信。霍东铭工作一直是人散神不散的,极少会应酬。蓝若希刚刚的笑容又有点讪讪的味道,好像是在撒谎。

  老太太是个精明人,她慢慢地联想着最近霍东铭兄妹以及蓝若希的举动,霍东铭是个宠妻的主儿,可这六天里,霍东铭经常往外跑,就算在家里也经常打着电话,都不知道在忙什么,对蓝若希的关心虽然还是一样,可相陪的时间却少了一倍不止。她不相信宝贝金孙会和若希感情闹分歧。

  再想到每次她念叨起霍东禹的时候,若希三人都想扯开话题,要不就是说着相同的话来哄她。

  难道是霍东禹出了什么事情,若希三人知道了,不想让她担心,所以隐瞒着?

  “若希。”老太太偏头看着身边的若希,眼神变得异常的锐利,就像霍东铭处理公事时那般的锐利,如同两把利剑一般,被她看着,似乎浑身都会受伤。

  若希被老太太这一看,心又跳了起来。

  老太太有多么精明及腹黑,她都是领教过的。

  “奶奶,怎么了?”

  若希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没有任何异样。

  “你们瞒着奶奶什么事情?”老太太的声音很淡很淡,但却散发着威严,眼神更是专注地盯着若希。

  “奶奶,大家没有瞒着你什么呀。”若希眨着杏眸,一副无辜的样子,心里盼着霍东铭兄妹快点回来,否则她就要杠不住了。

  “对呀,妈,大家没有瞒你什么事。”

  章惠兰也附和着。老太太的“你们”也把她包括进去了,她自然也辩解着。

  “若希,拿电话给奶奶,奶奶要打一个电话。”老太太看到若希不说,又想起了打电话来,再一次要求蓝若希拿电话给她。在看到若希还没有动作时,便又扭头对身边的美姨说道:“美姨,去,拿电话来给我。”

  美姨连忙答应着,走去拿电话了。

  若希想阻止,可又怕自己一阻止更让老太太怀疑。

  怎么办呀?

  再次假装呕吐吗?

  美姨很快就拿来了电话,在这短短的一分钟时间里,若希已经想了十几个法子。

  “老夫人,电话。”

  美姨把移动分机递给了老太太。

  老太太接过移动分机,就在机身上面按着那些阿拉伯数字。

  若希越看越急,她干脆,两眼一闭,双腿一滑,从沙发上“晕倒”,滑落在地上。

  “若希,若希,你怎么了!”

  若希这一招,可把老太太和章惠兰吓得魂飞魄散。

  老太太电话一扔,急急地弯下腰去就要扶蓝若希。

  蓝若希只是滑坐在地上,背部还靠着沙发,这样舒服一些。

  章惠兰抢上前来,急急地把蓝若希扶躺在沙发上,美姨迅速捡起被老太太扔到一边的电话,打电话给雷医生,然后又打电话给霍东铭,说大少奶奶晕倒了,又跑到外面去找英叔,想让英叔先开车送若希去医院。

  “若希,若希,你怎么了?别吓妈呀。”章惠兰急得六神无主的,慌乱地摇晃着装晕的蓝若希,让蓝若希在心里悲催地想着,她就算不晕,也会被婆婆摇晕的。

  “惠兰,别慌,掐若希的人中。”老太太还算镇定,她用力地掐着蓝若希的人中。

  妈吧,奶奶,你跟我有仇吗?

  蓝若希在心里更加悲催地想着。

  老太太掐得那么大力,痛死她了。

  “老夫人,太太,先送大少奶奶去医院吧。”美姨和英叔带着几名佣人匆匆地跑了进来。

  不能去医院,去了医院,万一让老太太知碰见了东禹哥怎么办?

  “嗯……”想到这里,蓝若希在老太太掐人中之下,“悠悠醒转”。她故意弱弱地嗯了一声,这样子看上去才像刚刚晕厥醒转的人。

  看到若希醒了,老太太和章惠兰才略略地松了一口气。

  “你们还愣站着干什么,还不快来扶大少奶奶上医院去。那雷医生动作越来越慢了。”老太太吩咐着佣人们,又在抱怨着雷医生的动作慢了。

  雷医生又不是住在霍家,这事情经过才发生了几分钟,雷医生就算坐飞机赶来也还需要时间呢。

  若希在心里为雷医生喊着冤。

  “奶奶,我没事了,我不用去医院的,只不过是头有点晕,可能是因为怀孕而缺少营养的原因吧。电视上不是演过吗,孕妇怀孕时缺少营养就会晕厥的,我估计……”汗,她到底扯了一个什么样的理由!

  蓝若希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挖了一个陷阱让自己跳。

  现在每天炖着的补汤一盅接着一盅的,她都喝到见汤便怕的地步了,竟然还编了一个自己营养不良的借口,那不是把自己往补汤里推吗?

  果然,章惠兰马上就端起了那碗变温了的补汤,亲自拿着汤匙,要喂她喝汤,嘴里还说着:“妈早就说过怀孕了,要多吃些营养的。来,妈喂你。喝了这碗汤,头就不会那么晕了。”

  “是呀,是呀,惠兰说得对,快喝了这碗汤。”老太太也跟着附和着,想打电话给霍东禹的念头早被蓝若希这一晕吓跑了。“那雷医生也是误诊,说什么你的身体好得很,要是好得很,人还会晕倒吗?看来,要让东铭换一个医生了,这可大意不得。”

  老太太又把过错推到了雷医生头上了。

  闻言,若希对雷医生更加的心怀歉意了。

  “奶奶,这不关雷医生的事,人的身体随时都会变的,真的不关雷医生的事。”若希为了圆自己的谎,从章惠兰手里端过了那碗补汤,一鼓作气全都喝进了肚子里去。

  “若希!”

  霍东铭急切的声音总算传进了蓝若希的耳里。

  霍东铭兄妹俩原本就是在回家的路上了,忽然接到美姨的电话,说大少奶奶晕倒了,霍东铭吓得一颗心都要从嘴里吐出来了,马上让保镖加快车速,以飙车的速度杀回了家里。

  “若希!”

  霍东铭三几步就跑到了若希的面前,一弯腰就把她抱了起来,急切地说着:“我送你去医院。”

  “东铭,我没事了。”蓝若希汗颜,为了瞒住老太太,不让老太太知道霍东禹出事的消息,她瞒得真是辛苦呀,此刻还要为自己的谎圆场,真是累人。

  霍东铭抱着她已经风一般跑到了院落里,让她见识到什么叫做飞毛腿的速度了。她扯了扯霍东铭的领带,让霍东铭看向她,然后才小声地说着:“别怕,我是装的。”

  装的?

  她好端端的,装晕做什么?

  她不知道这样会把他吓成心脏病的吗?

  此刻他的心还在狂跳呢。

  接收到他的质视,若希有点无奈地抱怨着:“谁叫你和东燕都往医院里跑,硬要我一个人先回家,奶奶老在问起东禹哥的事情,又要打电话给东禹哥的领导,我害怕奶奶知道东禹哥出事了,才会想办法扯开奶奶的注意力,我这样瞒着有多辛苦,你知道吗?”

  听了她的说明,霍东铭眸子变深色,他已经抱着她走到了车前。

  下一刻,他把她抵压在车身上,头一低,狠狠地吻上她的唇。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