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24 求婚

124 求婚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7092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36

   “若希,我没有心脏病,不过再被你这样吓几次,我就会得心脏病的。”移开唇后,霍东铭低哑地凝视着她,低低地说着。

  想起半路上接到美姨打来的电话后,他就开始狂跳的心,霍东铭此刻还无法平复下来。

  她呀,真的把他吓死了。

  她要是瞒不住,就说出来了,反正霍东禹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她这样想尽办法瞒着的样子,反倒把他们大家都吓得一惊一乍的。

  她难道不知道吧,只要她有一丁点事情,都会把他吓得半死的。

  霍东铭万分温柔地覆上她的小腹,俊脸上隐隐还可以看到他因为害怕而变得有点白的脸色,“我以为大家的宝宝……”他没有再说下去。

  “对不起。”

  她这个办法的确吓死人了。

  下次,她也不敢再用了。

  她可不想再被老太太掐人中,掐得痛死了。

  “下不为例!”霍东铭暗哑地说着。

  “嗯,不过下次你不能把我自己推回家,让我一个人作战,挺困难的。”若希嘀咕着。

  “你怀有身孕,我不想你去了医院跟着难过,这对大家的宝宝影响不好。”霍东铭说明着,他并不想把她一个人推回家面对奶奶的质问,可为了她和宝宝好,他又必须这样做。

  若希叹了一口气,就算她没有去医院,她的心里也跟着难过了,为了霍东禹,也为了自己的姐姐。她黯然又小声地问着:“东禹哥怎样了?”

  离开了压着她的身体,把她拉离了车身,拥着她转身往回走,看到老太太等人正站在主屋门前,霍东铭停顿了片刻,才拥着她继续往屋里走去,却没有回答她的问话。

  从他的神情,若希也能猜到霍东禹住了那么多天的院,是身体有了好转,心不曾好转。想起医生说的话,任是谁也是难以接受的。想到霍东禹,她自然会想到自己的姐姐,心里忍不住替姐姐心酸起来。都是一个妈生的,怎么命运相差如此之大?难怪人家说同父同母难同命。

  霍东禹要是一辈子都站不起来,姐姐怎么办?以姐姐的倔强来看,她相信姐姐是不会丢下霍东禹不管的。倒是父母那关,怕更加难过了。

  这几天,她也抽空回娘家,每次回娘家,母亲都在长吁短叹,说原本打算不阻止姐姐和霍东禹了,也在劝说着父亲同意,谁想到霍东禹却出事了。现在父母怎么忍心看着姐姐嫁给霍东禹?

  她开解着母亲,说霍东禹还能站起来的,让母亲在这个时候不能让姐姐做出让人不耻的行为来,也不要逼迫姐姐。不管是什么路,什么样的婚姻,都是姐姐自己选择的,毕竟姐姐已经成年了,是一个即将二十九岁的大人了,自己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退一步说,就算霍东禹不能站起来了,坐一辈子轮椅,他和姐姐的情依旧在,他们要是能结合,同样能得到幸福。

  母亲听了她的开解,倒是不再说什么不让姐姐和霍东禹在一起的话了。

  她知道,其实父母都很开明的,只要入情入理地开解,父母都会理解的。

  “东铭,若希……”老太太看到大孙子刚才前所未有的惊慌,让他们也跟着惊慌,可等他们追出主屋的时候,却看到大孙子在吻着孙媳妇,吻完了,竟然不再送医院,而是转身回来了。这,不正常。

  霍东铭可是把蓝若希看得比他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呢。蓝若希掉一根头发,估计霍东铭都想带她去医院检查呢,更别说是晕倒了。

  可霍东铭的反应……转变得太快了。

  “奶奶,进屋里坐着,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霍东铭走到了老太太的面前,高大的身躯散发着一种叫做“沉重”的气息,俊脸上也一片凝重。他知道老太太心里在想着什么,他暂时也不多作说明。

  “东铭,若希她……不送医院了吗?”章惠兰也疑问着,脸上的担心还没有消散。让蓝若希看着心里又是一阵自责。

  “妈,别担心,等会儿我会告诉你们原因的。”霍东铭低淡地应着,偏头看向若希,深邃的眼里有着只有蓝若希才看得懂的眼神。

  看吧,你一个人牵动着全家人的心。

  对不起嘛,我知道我不对,不该用这种方法,当时真的是急中生智,情非得己嘛。

  看在宝宝的份上,不计较你这个俏皮的妈。

  你偏心,这么快就爱宝宝不爱我了。

  我爱宝宝,更爱宝宝的妈!

  嘴贫!不,是眼贫!

  用词不当,这叫做眉眼传情。

  夫妻俩的眼神短暂交流,彼此的爱意随着眼神交流而染上了他们的眼底。

  忽然,外面传来了汽车的声响。

  大家扭头看向别墅外面,看到霍东恺那辆红色的奥迪如同一团火一般,从远由近,跟在奥迪后面的是江雪的皇冠。

  看到江雪的车,章惠兰的脸色就略变,老太太的眉也悄悄地凝了起来。

  江雪每天来的时候都是挑着霍东铭不在家的时候来的,今天似乎反常了,不,是自从霍东铭冻结了霍启明的银行卡后,江雪似乎就没有来过了。霍启明也不去找她。

  不过大家的眼神很快又变了。

  因为霍东恺进入别墅后,竟然命令替他开门的佣人关上别墅大门,不让江雪把车开进别墅里来。气得江雪差点就要撞上别墅大门了。霍东恺把车开到了露天停车场上停放下来,然后下了车,转身又走出别墅外面,母子俩就站在别墅门口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远远地,大家都能感受到江雪的愤怒以及伤心,霍东恺的冷漠。

  没有人知道这对母子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过了一会儿后,大家都看到江雪恨恨地瞪了别墅一眼,然后似乎哭着离开了。

  看到江雪的车走了,章惠兰才松了一口气,脸色也和缓多了。

  霍东铭和蓝若希对望一眼,霍东铭眼里闪过了一抹阴寒,蓝若希眼里则闪过了一抹对霍东恺的同情,然后两个人不说话,分别把老太太和章惠兰扶回了大厅里坐下。

  雷医生总算来了。

  霍东铭却说若希没事,不用看了,不过还是把雷医生留了下来,因为他另有安排。

  晚饭的时间到了。

  霍东铭便说晚饭过后再说那件事。

  于是,大家又往餐厅里走去。

  若希故意扯着霍东铭尾后,在老太太走进餐厅后,她盯着霍东铭,小声地问着:“你想把东禹哥的事情告诉奶奶吗?”

  霍东铭抿唇不语。

  瞒不住的了。

  霍东禹短时间内是无法再站立起来的,而且他不可能一直都住在医院里,出院后,他会把霍东禹接回霍家别墅,这里人多,大家都可以照顾他。如果他回到他父母所在的军区大院,只有父母在身边,父亲又忙,母亲一个人照顾他,也会很累。

  更重要的一点是,在大家庭里,大家都可以安慰他,鼓励他,看在老太太的份上,估计他能重拾信心,配合治疗,重新站起来的。

  “早知道这样,我就不用瞒得这么辛苦了。”若希咕哝着。

  霍东铭拉起她的手,低头在她的手背上印下一吻,那温热的唇瓣触着她的肌肤,让她略略地颤了一下。

  “若希,难为你了。”

  这句话带着深深的感激。

  娶妻如此,他知足了,非常知足了。

  “进去吧,别肉麻了。”若希抽回被他握着亲吻的手,嗔着,然后拉着他快步走进去。

  长长的餐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美味佳肴,大家寻着自己平时常坐的位置坐了下来。

  老太太吃得特别的少。

  霍东铭刚才说要告诉她一件事,可却说要吃了饭后才告诉她。她猜到这件事肯定和霍东禹有关,而且还是坏消息,霍东铭是怕坏消息影响了她,才会说晚饭后再告诉她的。

  晚饭后,老太太便出了大厅,坐在沙发上等着霍东铭告诉她那件事。

  其他人只是习惯性地饭后在大厅里坐坐。

  若希看了霍东铭一眼,没有说话。

  “奶奶,东禹受了伤,他是英雄,救人英雄,因为救人而受的伤。”霍东铭简洁有力的话依旧沉重如铅,他看着老太太,沉沉地说着,不再含沙射影。

  老太太浑身一震,其他人也都大吃一惊。

  霍东燕却别开了脸,偷偷地抹着自己的眼睛。

  她出事之后,到现在,她等于是完完全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懂得真正去关心自己的家人,照顾自己的家人了。霍东禹的事情,让她打心里难过。只要一想到她那个高高大大,穿着军装,英气逼人的二哥站不起来了,她就想哭。

  相对于二哥遭受到的打击,她觉得自己的遭遇轻得多了。

  “六天前的事吧。”老太太变得浑浊的眼里滑下了两行泪水,她就知道东禹出了什么事的,否则这几天她不会老是想看到东禹。

  “是。脱离了生命危险,我,若希和东燕还有二叔二婶都知道这件事,担心奶奶承受不了,才会瞒着,若希刚才所做的一切,都是虚假的,为的是扯开奶奶的心思,不让奶奶问起东禹的事情。现在,我不想再瞒着奶奶了。”东铭的声音越发地低沉了。

  大家的脸色也随着他的声音变得更加凝重起来,谁都没有责备若希演戏,只在担心着东禹的伤。能让东铭变得如此沉重的,东禹的伤很重吧?

  “东禹……怎样了?”老太太的声音哽咽得很利害,泪也越滑越急。当妈妈的时候,她牵挂着五个儿女,当奶奶的时候,她牵挂着所有儿孙,任何一个出了事,她的心都会像刀绞一样。东禹那个孙子,自从当了军人之后,就极少回来看她,让她没少牵挂,她还真怕自己哪一天两眼一闭,双腿一蹬,魂归西方极乐世界时都还见不到东禹一面。现在东禹总算回来了,她以为孙子们都齐聚于身边了,她可以享受真正的天伦之乐了,没想到先是东燕出事,让她心里没少伤心,不想让大家难过,她极力忍着。东燕的事情才告一段落,东禹又出事了……

  “重伤在双腿,要坐一段时间的轮椅,只要配合治疗,医生说还有机会站起来。”这句话,霍东铭忍着极大的痛才说出来。

  他忙了这么多天,全世界最好的医生,他都想尽办法请来了,得到的结果还是一样。

  他们兄弟五人,手足情深,东禹的消沉,就像钻一般,钻着他的心。

  “过几天,东禹就可以出院了,我决定接他回到这里来,雷医生也住进来,就近照顾东禹,帮助他配合治疗。不过……”东铭环扫一下众人,看到一个个都在落泪,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着:“东禹得知自己要坐轮椅后,人变得消极起来,大家都要想办法激起他的自信,这样对他的脚伤才有帮助。”

  如果霍东禹一直这般消沉下去,就算能治好的脚也会治不好的。

  医生说了,最重要的是看伤者的意志。

  因为治疗过程会很痛苦,很困难,挺不过来的人,往往会更加消极。

  这种过程就是失败无数次才能换得一次成功的。

  “送我去医院。”老太太闭了闭眼,要求着。

  霍东铭没有再说话,和蓝若希交换了一下眼神后,两个人便上前扶起了老太太,其他人都跟着站起来往外走着。

  一大家子的人带着沉重的心情往医院而去。

  林小娟坐在慕容俊的路虎上,问慕容俊同样一个问题,已经问了不下十遍。

  “慕容俊,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

  慕容俊一边开着车,一边扭头看她一眼,故意苦哈哈地说着:“亲爱的,你能不能不要连名带姓一起叫我,能不能叫我俊?或者也叫我亲爱的,我不介意的,我非常期待着呢,我洗耳倾听着,等你叫我亲爱的。”

  “去你的,闪一边去,有多远就给我闪多远!”林小娟嗔着,伸手就在他的手臂上拧了一下,力道不大,却能让慕容俊感觉得到她在拧他。

  她敞开心扉接受慕容俊的爱后,两个人的感情进展神速,现在已经达到了如膝似胶的地步。慕容俊对她的好,对她的宠,就像霍少对她的好友那样。

  说真的,有时候,她真怕这不过是一场梦,一场让人心醉,迷失理智的梦。

  如果是梦,她希翼自己永远不要醒来。

  哎呀,爱情粘不得呀,一粘了,就容易患得患失。

  她改行也还算顺利。

  她把自己在衣戴风流服装店的衣服转买给他人了,拿回的钱便请了一个小货车司机每天帮她拉货,还有就是她自己亲自回到生她养她的那条村子里,把自己村子里乡亲们种出来的庄稼收购在一起,拉到了热闹的市区里来,转手买给了那些小商小贩们,从中牟利。

  还好,从改行那一天开始,她每天的利润都在上升,自己还可以抽出下午和晚上的时间和慕容俊发展感情。

  赚钱恋爱两不误!

  因为她的货源来自真正的农家,让人吃着放心,所以才一个星期,她便在市中心一个大型菜市场里谋得了一个位置,大家都抢着要从她手里进货,说她的青菜特别好卖,市民抢着要呢。

  林小娟嘻嘻地笑着,那是自然的。市民的嘴巴精着呢,一吃就知道是否真的农家菜。在这个物欲横流,纸醉金迷的大都市里,或许唯一让大家记住农民的方式,便是他们种出来的蔬菜真好吃!

  “好痛呀,你要谋杀亲夫吗?”慕容俊故意配合着她的动作,怪叫着,眼神却柔柔地看了她两眼,嘴上挂着满足的笑意。

  只要今晚的行动完满结束,那他和林小娟就能真真正正地在一起了。

  他做梦都想拥着林小娟入眠呢。

  没办法,这小妮子就是有本事霸占他的梦。

  看到她转行颇见成功了,她小脸上天天都是自信满满意的,更加的神采飞扬,也就更加勾着他的心。

  “什么亲夫呀,还早着呢。”林小娟笑红了脸,带着甜蜜,又轻轻地拧了他一下。心里特别庆幸当初霍东铭的阴招,让她愿意给自己接受爱情的机会,现在才有这种甜蜜。

  现在的她,已经完完全全相信慕容俊是真的爱她了。

  “不早了,我可是日盼夜盼,盼着大家能大赚礼金钱呢。”慕容俊呵呵地低笑着,说得有点儿像开玩笑,实际上就是他的真心。

  “你的钱还少吗?要不要我借给你一点?”林小娟向后一靠,舒服地靠着了椅背,斜睨一眼身边这个钱多得可以给她当成衣服穿的男人,戏谑着:“你要是真想结婚,求婚不就得了,何必含沙射影,说到钱上去了,人民币真可怜,老是被人利用。”

  慕容俊眼里掠过了一抹狡猾,他等的就是她这一句话呢。他此刻带她去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已经经过他精心设计,作为浪漫的求婚现场。他的外套袋子里正装着一只价值数百万的戒指呢,只要她一点头,戒指就会马上不客气地套进她的手指里,让她从头往后都烙上了他慕容俊的印记。

  “哎呀,既然都有人迫不及待地想嫁给我了,我要是再不做点什么,某人可就要丢脸了。话说,小娟呀,你才赚了多少钱呢,借给我?还是存着,到时候帮大家的儿子买玩具吧,奶粉我包了,因为奶粉吃得时间要长一些,支出的钱自然就更多一些了。教育的费用,我也出了,免得你那么累。我慕容俊的太太,享福就行。”

  慕容俊宠溺地说着,他对林小娟的宠爱和霍东铭对蓝若希的宠不尽同。他的宠总是在嬉笑之间流出来,而霍东铭的宠,则是从生活细节上面流出来。

  “得了吧,越说越离谱了,谁迫不及待地想嫁给你了,少往自己脸上贴金子了。婚都还没有结,你怎么知道大家生儿子?话说,你不会是重男轻女吧?若希的婆婆就是重男轻女,天天都把生孙子的话挂在嘴里,让若希哭笑不得,会心生压力的,慕容俊,我警告你哈,你别给我增加心理压力,否则我给你生七仙女……噢,谁要给你生七仙女了……”

  林小娟发觉自己顺着慕容俊的话说下去,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就跳进了慕容俊挖的大坑里了。

  这男人,真是阴,总在不知不觉间就把她算进去了。

  七仙女?

  慕容俊两眼雪亮雪亮的,提议着:“小娟,你说的哈,记得帮我生七仙女,还有十八罗汉……”

  “丫的,你当我是母猪吗?”

  七仙女都够吓人的了,还十八罗汉!

  加一起,不是要生二十五个?汗,她可没有这么好的本事,能生那么多。她现在二十六岁,一年生一个,都要生到四十几岁,狂汗一下,这个提议,会把死人吓得从棺材里蹦出来,亏他想得出来。

  “呵呵……”

  慕容俊大笑起来。

  林小娟自己也笑了起来。

  慕容俊载着林小娟到了海边,一处寂静至极,空无一人的海边,但那里却被烛光照得明亮至极,一大片的玫瑰花海在烛光的照耀下,更显娇鲜欲滴。那里还被人工拉起了一道高高的挡风墙,挡住了强烈的海风,让那些燃烧着的蜡烛继续燃烧,不会被海风吹灭。

  林小娟一下车,就被自己看到的一切惊住了,发出了尽尽的赞叹声:“真美!”

  等她再细看之后,脸上的笑容更浓了。

  所有燃着的蜡烛排成了字和图的组合,字是“林小娟,我爱你”,图是一颗心,那颗心的蜡烛是用红烛点燃围成的。

  慕容俊是在告诉她,他爱她,是真心的。

  而那一大片玫瑰花海则是慕容俊抄袭了霍东铭的,没有办法,他想到的浪漫都被霍东铭先一步想到了,他只能抄袭了。

  玫瑰花是摆在柔软的沙滩上,也是摆成了字和图的组合,字还是那六个字,图还是那颗心。浪漫的烛光之下,红红的花海,特别的刺眼,也刺着林小娟的心。

  她慢慢地走到了那个用玫瑰花堆拼成的心字图形面前,凝视着。

  慕容俊站在她的旁边,专注地看着她。

  下一刻,林小娟扭头,冲着他嘻嘻地笑着:“慕容俊,好浪漫啊,真想不到你这个人也有浪漫细胞。”

  慕容俊失笑,叫屈,一边顺势把她捉住揽入怀里,一边替自己叫着屈:“小娟,你这不是在冤枉我吗?我这个人怎么了?我怎么就不能有浪漫细胞了?”

  其实每个人都有属于浪漫的一面,只不过没有面对着他们真正爱的人,所以没有展现出来。一旦真正爱上了一个女人,都会想尽办法让她开心,让她觉得浪漫,在她的心里,脑里留下美好的回忆。

  “你这个人嘛,怎么说呢,就是披着羊无害的外表,揣着狐狸狡猾的心,带着白眼狼的狠,又夹着兔子的温和,嗯,有点四不像了……不过,我似乎更怪,偏偏就对你这个四不像上了心。”

  听到她如此形容自己,慕容俊是越听心越沉的,不过听到她最后一句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愉悦起来,伸手就捏了一下她的鼻子,笑着:“真被你吓死了。”他话里有话。

  他害怕他自己永远走不进她心房,害怕她心里还有着身份的心结。

  他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大男人,总算找到了自己的软肋。

  回搂他一下,林小娟敛起了嘻笑,静静地偎在他结实温暖的怀抱。

  片刻后,慕容俊推开了她,她正不解时,他却从外套的袋子里掏出了他早就准备好的求婚戒指,递到她的面前,轻轻地打开了锦盒,深情地凝视着她,深深地说着:“林小娟,我慕容俊漂泊了三十五年了,没有一个女人可怜我,愿意收留我,让我有家没有女主人,吃饭,穿衣,睡觉,逛街都是自己一个人。你心地纯良,嘴巴是利了点,不过刀子嘴豆腐心,你就收留我吧,让我吃饭有人陪着,穿衣,你不介意的吧,我每天晚上帮你脱,早上帮你穿,睡觉有人相陪,在这冰冷的冬季,有人相拥而眠,心不冷,人更不冷了。逛街,我帮你免费拿东西,如何?愿意收留我了吗?”

  “嘻嘻……”

  在这浪漫的时刻,在这深情的时刻,她也想回以深情的,可是她做不到,慕容俊求婚的话实在是太搞笑了,太特殊了,所以她笑了起来,笑得肚子都痛了。

  想嫁他的女人多的是,他竟然把自己说得那般可怜兮兮的,这个世界上,最能颠倒黑白的人非他慕容俊莫属了。

  “小娟!”慕容俊低沉而深情地再叫着她的名字,她能给他一个答案吗?

  林小娟还在嘻嘻地笑着,并不急着给他答案。他还没有见过她的家长,还不清楚娶她,会结下一门子什么样的亲戚,父母对于她交了一个非常有钱的富家少爷男友,也没少担心,要求她要带男友回家见面,让父母过过眼,可靠的,才同意他们在一起。

  远处,暗中,容昱峰拿着数码相机偷偷地把那浪漫的一幕拍下来。

  姑妈逼他前来拆散大表哥的爱情,他可不敢真的行动,不过这浪漫的一幕,他倒可以拍下来,以后自己遇到心爱的女人时,也可以抄袭一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