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26 巫山云雨

126 巫山云雨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7051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37

   “怎么,现在就来求我女儿嫁给你儿子了,你儿子还是活蹦乱跳的时候,你可是死都不愿意让他们两个在一起呢。你现在不担心我女儿在玩弄你儿子的感情吗?我女儿不是被你说成是专门勾引男人的狐猸女人吗?怎么就成了观世音菩萨了,可以救人了。”

  蓝若梅因为胡晓清的一句话,愣住了,正错愕地看着她,楼上已经传下了叶素素的嘲讽。

  叶素素一向都是以贤妻良母著称的,她极少会发脾气,会讽刺人,可是对于胡晓清,她就是来气。

  她一听到胡晓清一大清早就来了,马上就下楼来了。

  霍东禹出事了,她心里也难过着,不管两家父母因为两个孩子的事闹成怎样,毕竟她也看着霍东禹长大,也不愿意看到霍东禹出事。更何况蓝若梅对霍东禹的感情那么深,任她夫妻怎么哄,怎么劝都没有办法阻止若梅爱东禹。

  若希劝过她了,让她放手,不要插手管若梅的事,说若梅为了爱,牺牲了太多,真的很不容易的。

  她已经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再管若梅了,任若梅天天往医院里跑,照顾着霍东禹。

  可此刻听到胡晓清那句话的时候,她实在是来气。

  以前,胡晓清对她的女儿就是冷嘲热讽的,连她的小女儿都被胡晓清骂进去了,要不是霍东铭在场,不知道胡晓清还会骂得多难听呢。现在霍东禹出事了,有可能要坐一辈子的轮椅了,变成残疾人了,胡晓清就想到求她的女儿嫁给东禹了。胡晓清实在是太自私了,也不是真正接受她的女儿,只是权宜之计。

  万一将来霍东禹能站起来了,胡晓清会不会想尽办法来折磨她的女儿。离婚,只要霍东禹不退出部队,就属于军婚,不难离婚。不过霍东禹要是因为此伤而退出了部队,便不再是军人,不是军人就不属于军婚了,胡晓清就会胡搞蛮缠拆散他们。

  她担心这些!

  再说了霍东禹这个时候,娶了蓝若梅,给人的感觉,总是蓝若梅在可怜他似的。他现在处于心里敏感时期,最不喜欢别人同情他,他会同意吗?

  “妈!”

  蓝若梅总算回过神来了,她连忙投给胡晓清一记歉意的眼神,走向了叶素素,叶素素还在说着嘲讽的话,被她扯了扯。“妈,你别再说了,伯母已经很难过的了。以前的事,过去了,就让它过去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能让东禹好起来。”

  “若梅,妈说的都是实话。她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女人,只想着自己好,从来没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东禹现在是什么状况,有可能一辈子都要坐着轮椅,她让你现在嫁给东禹,不就是让你二十个四小时照顾着东禹,当保姆吗?她心疼她的儿子,难道妈就不心疼你了吗?”叶素素生气地说着。

  胡晓清面露愧色。

  叶素素指责她都是对的,她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女人。为了自己的儿子好,她就想着牺牲若梅。是呀,叶素素说得对,她心疼着东禹,叶素素也是当妈的人,她又怎么能不心疼若梅,怪只怪自己当初的话说得太过了。如果她像自己的大嫂章惠兰那般,对于儿子的爱情,不加以干涉,说不定东禹和若梅早就在一起了呢。

  现在,她让若梅嫁给儿子,儿子估计也不同意吧,儿子怕失去若梅,却也不愿意拖累若梅的。可也只有若梅才能激起儿子康复的信心呀,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翼,她也不想放弃。

  “妈,东禹不会一辈子都坐轮椅的,医生说了只要他意志坚定,配合康复治疗,就能重新站起来的,我相信他一定能站起来的,他很坚强,他会站起来的。”蓝若梅难淹激动地说着,不喜欢听到别人,甚至包括她的母亲,说霍东禹要一辈子坐轮椅。

  “好,有机会,可那仅是有机会,谁能保证他一定能站起来。若梅,万一,他真的再也站不起来了呢?你就要一辈子都照顾他了。你去哪里都要推着他去,他做什么都不方便,什么都要依赖着别人,再说了,那是一辈子呀,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你真能坚持下来吗?”叶素素也激动地说着。

  “就算东禹一辈子站不起来了,我依然爱他,我心甘情愿照顾他,只要我还活着,我就愿意爱着他,关心他,照顾他,为他做牛做马,我都愿意!因为我爱他!妈,我和东禹都错过了那么多年,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好不容易大家才有机会走到一起,妈,求求你,成全大家吧,我要嫁给东禹,不管是什么时候的东禹,我都爱他!”

  蓝若梅坚定地说着,就算天塌下来,她都不会抛下东禹的。

  胡晓清听得热泪盈眶,蓝若梅的一番话让她心里感激至极。

  人的一生,最难得的便是求得有情人。

  蓝若梅对霍东禹的爱情,那般的坚强,她,没有找错人。

  就算她的行为会被人不耻,会被人议论,会被人指责自私自利,她也无所谓了,只要这对有情人愿意结合,她都真心祝福,诚心成全。

  “若梅,伯母向你说声对不起,伯母之前那样说你,是伯母不对。”胡晓清上前真诚地向蓝若梅道歉。

  现在知道不对了!

  叶素素眼里还有着气,正想反驳胡晓清的话,又被蓝若梅拉住了。

  “素素。”

  楼梯口处来了蓝非凡低沉的叫唤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下楼来了,正站在那里,居高临下地看着大厅里的三个女人。

  蓝若宇站在他的身后,看两人的神情,这对父子好像都听到了三个人的对话。

  “非凡,你下来得正好,霍二夫人求你的女儿嫁给她儿子呢。当初她可是口口声声反对的,现在东禹一出事了,她就跑来求大家的若梅嫁给她儿子,有她这样的人吗?”叶素素说不过蓝若梅,听到丈夫的叫唤声,马上转身向丈夫寻求帮助,希翼夫妻结成同盟。

  “妈,我倒觉得我的大姐有情有义的,大姐刚才那番话说得连我都感动了。就算东禹哥一辈子站不起来,那又怎样,他们之间有情,有爱,就能过着幸福的日子。他们一样可以像正常人一样过着生活,不需要大家任何人的怜悯。”

  蓝若宇越过了父亲,走下楼来,支撑着蓝若梅。

  这天下间,最难得的便是有情人。

  人们不是说吗,患难见真情。

  霍东禹出事了,有难了,蓝若梅的态度,才可以看出她对霍东禹的感情是真是假。

  “若宇,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叶素素拍了蓝若宇一记。

  蓝若宇马上怪叫起来,反驳着:“妈,我都二十四岁了,还是小孩子吗?”

  他是老小,可他年纪真不小了呀,他分得清什么是好什么是坏,蓝氏财团的未来还得靠他呢。说他小孩子,有这么聪明的小孩子吗?小孩子可以接手庞大的蓝氏财团吗?

  “素素,若宇的话很对。”让叶素素大感意外的是,蓝非凡竟然站到了蓝若梅的那一边,最不想让蓝若梅嫁给霍东禹,还到处替蓝若梅张罗着相亲的人不都是蓝非凡这个当爸的人吗?怎么到了此时此刻,她这个当妈的反倒成了阻止女儿爱情的人?

  蓝非凡走了下来,淡冷地对胡晓清说道:“霍二夫人,你的请求带到了,你先回医院里照顾东禹吧,大家家里需要开一个家庭会议。”

  胡晓清深深地看了蓝若梅一眼,便点了点头,朝蓝非凡说了声打扰了,离开了蓝家,往医院里赶去。

  今天的太阳还没有露出来,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太阳。没有太阳的冬天,是格外的冰冷。

  胡晓清离开了之后,蓝非凡走到了沙发前坐下,示意自己的妻儿女也坐下。

  等到大家都坐下了,他才看向了叶素素,叹息着:“素素,大家都心疼若梅,可是如果不让若梅嫁东禹,就等于是伤了若梅。若梅对东禹的感情,比大家想象中要深得多了。再说了,东禹出事了,大家要是真的拒绝,阻止若梅嫁东禹,就显得若梅无情无义起来了。大家蓝家的儿女,怎能做个无情无义之人?”说着,说着,他又重重地叹着气,语气里有着对若梅的吝惜,同是自己的女儿,同样的出身,为什么小女儿就能那么的幸福,大女儿却这要经历这么多的曲折。

  说到底,其实他们这些当父母的也有错呀。

  都六年了,他们竟然没有看出蓝若梅并不爱霍东铭。

  霍东铭对若希的在乎一直都那般的明显,他们怎么就没有想到东铭爱的人是若希呢?如果他们这些做父母的过来人,多一点时间去关心儿女们,或许就不会造成若梅和东禹生生地错过了六年。当年,他们也是被东铭和若梅的“恋情”糊住了,更多的是两家结成亲戚的兴奋。

  蓝若梅感动至极,她没想到最反对她和东禹的父亲竟然会成全她,支撑她。

  叶素素张张嘴,怎么她倒成了要拆散儿女幸福的坏人了?她只不过是生气胡晓清,才会反驳指责胡晓清的,她又没有说非要阻止若梅嫁东禹。

  “大小姐,骨头粥熬好了,我帮你装到了保温盒里了。”厨房里的人把蓝若梅一大清早起来为霍东禹熬的骨头粥装进了保温盒拿了出来。

  蓝若梅连忙站起来,上前接过了装着骨头粥的保温盒,然后转身对着父母说:“爸妈,我是个大人了,我能决定自己的人生大事,还请你们不要为我担心,为我难过了,不管东禹怎样,只要大家能在一起,对大家来说就是天生的幸福了。我先去医院了,东禹这个时候该醒了。”说完,她从沙发上拿起了自己下楼时就拿下来的包,提着保温盒就出门了。

  蓝非凡夫妇都没有阻止她。

  “我将来也要找一个像我大姐这样有情有义的好女人做老婆。”蓝若宇蹦出一句话来。

  霍家。

  “呕——”

  一声呕吐声打破了房里的宁静。

  “若希。”

  霍东铭听到盥洗间里传来了若希的呕吐声,他马上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跃跳起来,鞋子都没有穿,赤足就往盥洗间里钻进去,看到蓝若希左手拿着刷牙的盅,右手拿着牙刷,正在刷牙的样子,可她却在呕吐着。

  “怎么了?”

  霍东铭紧张地从她的手里接拿过东西,让她的双手得以空出来。

  若希没有空回答她,她的胃就像被整个翻过来了一样,让她直想吐。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刷牙,就开始反胃,想吐。

  才刚起床,还没有吃早餐,胃里空空的,她这样呕吐着更难受。

  霍东铭不停地轻拍着她的后背,不停地问着:“好些了吗?你怎么会吐的?是不是不舒服?”

  吐了一会儿,若希才停止下来,整个人都觉得要虚脱了一样。

  霍东铭体贴地递过一条干净的湿毛巾,让她擦拭着嘴巴,然后扶着她走出了盥洗间,回到床上坐下。

  “真正的妊娠反应,真的让人挺难受的。”若希嘀咕着。

  以前看电视,看到那些人吐的时候,她觉得有点儿夸张了,她昨天为了瞒住老太太,也假装吐了,可毕竟是假装的,都是在干呕,胃不会难受。现在真正吐了,她才知道胃有多么的难受。

  妊娠反应?

  霍东铭愣了愣,才反应过来。他是太紧张了,一时之间忘记了蓝若希怀孕有六周了,是会开始有妊娠反应了。他还以为她胃不舒服,吃坏了东西呢,想着马上让雷医生来帮她看看呢。

  “东铭,你刚才没有穿鞋就跑进去了。”舒服一点儿了,若希忽然发现自己亲亲的老公大人竟然是赤着足的,不禁有点好笑地问着。

  “大家的房间到处都是一尘不染的,不穿鞋又怎样?我紧张我的老婆大人,就算不穿衣服,我都会跑进去。”霍东铭难得滑嘴。

  蓝若希笑了起来,想象着如果霍东铭不穿衣服跑进去,会是怎样一副搞笑的情景。

  汗,她变得有点色色的了,大概是欲求不满吧。

  霍东禹出事后,夫妻俩既担心,霍东铭又忙于为东禹找最好的医生,加上她怀孕初期,哪怕她的身子骨很好,不会轻易流产,霍东铭还是不敢像以前那样放肆地和她欢爱。他忍了好几天了,她也忍了好几天了。

  不如就让她主动,来一场清晨鱼水之欢吧。

  她好像看过一本书,说在清晨的时候欢爱,会让人觉得新的一天才开始,自己就被爱了,心里充满着爱,一整天的心情都会很好。

  说实话的,最近霍家的气氛都显得格外的沉重,因为接二连三地出事了。

  大家的心情都很压抑。

  “若希?”蓝若希的眼神闪烁,没有答话,让霍东铭有点担心起来,他以为若希又不舒服了,马上把蓝若希揽过来,伸手就想探她的头,没想到蓝若希忽然把他健壮的身躯推倒,她以她高佻的身躯覆压住他健壮的身躯。

  霍东铭眼神蓦地一沉,眼眸深处马上就跃起了两束燃烧起来的火苗,专注地看着蓝若希。

  “东铭。”若希低柔地叫着,那双柔若无骨的小手欺爬上霍东铭的脸,然后慢慢地,慢慢地下滑,从他的睡袍襟口滑进去,抚上他滚烫的肌肤,满意于他的反应。

  霍东铭的眸子更深了,**之火开始从沉睡中醒转。

  他的身体因为若希大胆的抚摸而变得更加的滚烫。

  算算日子,夫妻之间的房事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了。

  以前,他可是天天晚上都缠着她燃烧一回才能入睡,让她老是在欢爱后娇羞地抱怨着他是个野兽,对她需索无度。每次欢爱后,夫妻俩要不就是相拥而眠,要不就是轻声细语,说着夫妻之间的情话,淡淡的,却充满了温情,总是特别的让她愉悦。

  在霍东禹出事后,他一来忙着为霍东禹联系最好的医生,二来她因为刚怀孕,早期房事要尽量节制,所以这几天晚上他都是拥着她而眠,亲吻一下她,不敢有进一步的动作。他宁愿自己当着和尚,也不想拿孩子来开玩笑。

  修长纤细的手指灵活地挑开了他睡袍的带子,轻轻地再一挑,他结实的上身便露了出来。

  若希的脸也跟着红了起来。

  霍东铭实在是爱极了她之方面的反应,都夫妻将近三个月了,她都怀孕了,可是还会脸红。在为人妇的时候,还保持着少女的娇羞。

  “若希……别玩火!”东铭低哑地说着,俊脸上已经因为欲火被挑起而变得有一分的涨红,却更显俊美。深深的眸子载满了烈火,灼热地注视着爬骑在他身上的娇妻。

  “在这冰冷的清晨,玩玩火,不是能暖和你我吗?”若希贴住他的身躯,在他的耳边轻轻地吹着气,娇声说着。在她吹气的时候,她发觉他在轻颤。

  随即她的唇舌开始在他的身上游移,把他当成了丰盛的早餐。

  “若希……不行的,会伤了宝宝……”霍东铭极力地压制着被她挑逗得狂窜的欲火,心里还是在担心着她肚里的宝宝。

  “小心点……”

  若希的话泄露出她心底的渴望。

  “可是……”霍东铭还想再说什么,若希已经大胆地吻上他的唇,不再让他婆婆妈妈下去。

  接下来,不知道是谁在扯着谁的衣服了,等到又一次的身心结合时,两个人都忍不住发出了满足的低叹。

  霍东铭万分温柔,不敢尽情驰骋,他还是很害怕会伤到若希肚里的宝宝。

  爱意横流,更增进了彼此之间的感情。

  巫山**之后,若希就像一只喂饱了的猫一般,窝在霍东铭的怀里。

  霍东铭则是很紧张地用手去抚着她的小腹,才六周,小腹还是平平坦坦的,压根儿就看不出她怀孕了。

  “我没事,别担心。大家起来吧,时间不早了,我今天要去巡查那十几间连锁店,还有那间贸易企业,真成问题,到现在还是步不上正轨,仅有寥寥几笔生意,入不敷出,这个月的工资都要从他处调来支付的。”蓝若希坐了起来,滑下了床,穿上衣服,又替霍东铭拿来了衣服,一边替霍东铭穿上衣服,一边说着。

  她接手的六间企业,最让她头痛的便是那间刚开的贸易企业了,如果再不能扭转乾坤,那间企业就要倒闭了。

  她不想让那间企业倒闭,可她现在也是一筹莫展的,拉不来生意,她能有什么办法?

  幸好其他五间企业还没有在她手头上出现亏损。

  接手企业一个多月了,她都是忙于企业的事,还不曾去巡过那十几间连锁店,虽然每个月的盈利报表还是会呈到她的面前来,她还是需要去看一看的。

  “中午的时候,你不用接我了,我不在企业,我会先回家,和我妈一起为我姐姐和东禹准备一些吃的,我姐照顾东禹哥,夜以继日的,人都瘦了一大圈了,我看着都心疼了。”若希碎碎念着,拿来了霍东铭的领带,替他系上。

  “若希,有佣人,他们会做的。”担心医院的伙食不好什么的,霍家人都是自己准备吃的拿到医院去。

  听着爱妻的碎碎念,霍东铭心疼得要命。

  “没事,我能行。”若希在帮他穿好衣服,系好领带后,又替他整理了一下,才满意地说着:“好了,大家下楼去吧,先吃了早餐再说。这一个星期里,你有三天没有吃早餐,两天没有吃中午饭了,饿坏了,我可不依。”

  蓝若希拿来自己的包,便拉着霍东铭走出房间。

  他有多少天没有吃早餐,多少天没有中午饭,她都注意到了。

  顿时,霍东铭的心暖洋洋,甜蜜蜜的。

  平时总是他在留意着她,现在她也学会了留意他。

  “大嫂。”

  才走出房间,霍东燕便从大厅的沙发上站起来,迎面看着他们。

  霍东燕的神情有一点儿慌乱,有一点儿惶恐,好像遇到了什么特别让她害怕的事情。

  “东燕,怎么了?”蓝若希马上松开了拉着霍东铭的手,走向了霍东燕,关心地问着。“你的脸色也有点难看。”

  霍东铭也走了过来。

  “大嫂,我想和说点事情。”霍东燕紧张地,小声地对若希说着,瞄到霍东铭走了过来,她的脸忽地红了起来,冲着霍东铭嚷着:“大哥,你能先下楼去吗?我要和我大嫂说点私事,女人之间的私事。”

  呀,她大嫂不是他老婆吗?他这个妹妹说话的口吻,好像若希是她的,而不是他的。

  不过霍东铭还是什么也不说,只是瞪了霍东燕一眼,便转身往楼梯口走去了。

  算了,自家妹妹,他就大方一点,把他的老婆大人兼宝宝借给妹妹十分钟吧。

  霍东燕等到霍东铭下楼去了,她才把蓝若希拉到一边去,距离楼下远远的,然后一脸担心,又惶恐不安地对若希说着:“大嫂,我那个没来,你说我会不会……”

  距离她**也进入第九天了,她原本是昨天要来的生理期竟然没有来,她害怕,她担心,那一次迷情会留下了种子。

  她还是个没有嫁人,连男朋友都没有的人,要是真怀孕了,她怎么办?上流社会的谣言会把她吞得连骨头都没有的。

  大家都会用异样的眼神看她。

  还有,要是真怀了,那个孩子,她能要吗?她连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闻言,蓝若希一惊,不会吧,小姑子这般好运,一次就中奖?

  “东燕,你先别慌,偶尔是会迟几天的,再说了才七八天呢,怎么知道就是怀上了。”蓝若希赶紧安抚着霍东燕,其实心里也明白,如果真怀上了,到了生理期,哪怕时间距离仅有七八天,也是不会再来那个的了。

  “可……我一向都很准时的。大嫂,我害怕,我真的害怕,万一是真的,我该怎么办?”霍东燕此刻有着前所未有的惶恐。

  她毕竟是一个才二十二岁,还没有任何恋爱经验,更没有任何当妈妈准备的女人。

  她未来的人生,还是一片迷茫。

  那件事,她已经当成了恶梦,想着梦醒了,一切都过去了。

  如果梦过留痕,她如何处理?如何面对?

  “你先别声张,也别紧张,越是紧张,它便越是不来。再过一段时间,大嫂悄悄帮你买份早孕试纸回来验验。”蓝若希也有点不知所措,霍东燕的心情,她也是可以理解的。

  谁愿意怀上不知名男人的孩子?

  生吧,会被人笑话,背后指指点点,不生吧,也是对东燕心灵上的一种伤害。

  唉,怎么就这样的多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蓝若希忍不住在心里低叹着。

  而霍东燕这种情况,暂时还是别声张,也不能让雷医生把脉检查。

  “嗯。”霍东燕点点头,也只能先这样了。

  “嫂,你别告诉我哥,否则我哥会更忙的,我不想他还要分心去帮我揪出那个男人。”霍东燕忽然叮嘱着蓝若希。

  蓝若希拥了她一下,拍拍她的后背,无言地答应了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