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27 既相爱,永相随

127 既相爱,永相随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7101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38

   蓝若梅提着她让佣人帮她熬的骨头粥到了东禹的病房,可是她到达的时候,东禹正在吃着从医院饭堂买来的早餐,也是粥。对于她的到来,霍东禹只是抬眸看了她一眼,便低头顾着吃他的早餐了,视她为空气似的。

  “东禹,我帮你熬了骨头粥,这个营养比你现在吃着的这个要好一点,要不换换?”对于东禹的态度,蓝若梅有点伤感,不知道为什么一夜之间霍东禹会用这种疏冷的态度对她,她没有表露出来,还是像平时那般,温和地在东禹的病床前坐下,把她提来的骨头熬摆放在床头柜上,然后又站起来,帮东禹收拾一下床头柜摆放着的各种东西。

  很多水果篮,有部队送来了,有那个被救孩子的父母送来的,更多的是各界人士送来的。

  霍东禹虽然是军人,习惯了艰苦的生活了,可也改变不了他还是霍家二少爷的事实。所以霍东禹救人受伤住院的消息还是瞒不住那些急欲奉承趋承霍家的人,所以果篮每天都有新的送来,堆得满病房都是,若梅每天都要花一些时间来处理这些果篮,他们吃肯定是吃不完的,那么多,都可以开水果店了。

  若梅大都是转送给其他病房的人,她这个做法,霍东禹也赞成,至少不会浪费。

  “饿不着就行,再不好的,我都吃过。”霍东禹淡冷地应了她一句,丝毫没有要换掉的意思。

  “若梅,你来了。”

  胡晓清从外面走进来,她刚刚被医生叫去了,私下讨论了一下关于霍东禹的伤情。医生说现在只要家属愿意,霍东禹就可以出院回家疗养了。至于康复治疗则还要过一段时间,要等东禹的脚伤更好一些才可以进行。

  医生还跟胡晓清说,觉得霍东禹意志极为消沉,这样对康复治疗不利,让家属多多开导一下霍东禹。

  “伯母。”若梅连忙叫了她一声。

  她把整理好的果篮提起,打算又拿去转送给他人,才一大清早的,病房里的果篮又堆满了。霍东禹住了这么多天院,几乎所有医生护士及周围住院的病人都收到过若梅转送的果篮了。

  “我的东西,你想拿去哪里?拿我的东西去讨好别人吗?你不用问一下我同不同意吗?”在蓝若梅提起果篮的时候,霍东禹忽然重重地把手里的碗摆放在床头柜上,动作很大,很有力,那张因为住院,不再风吹日晒的黑黝脸已经有几分白净了,显出了他的帅气。霍家男儿都是人中龙凤呀。

  他怒目圆瞪,非常生气地瞪着蓝若梅,好像蓝若梅是在抢他的东西似的。

  蓝若梅一愣,眼里飞快地闪过了一抹伤痛。

  明明是他同意的,他说那么多水果吃不完,不吃又太浪费了,和她说过之后,借她之手转送给他人的。现在他怎么反过来指责她了?

  他今天到底怎么了?

  对她很反常。

  从她进来开始,他就对她不理不睬的,好像她做了什么天大的错事似的。现在还严厉地指责她。

  “败家的人!什么东西都往外送!放下,滚你的,我不想看到你,看到你就心烦!”霍东禹下一句话更让蓝若梅心感受伤。

  “东禹!”

  胡晓清马上低叫着,赶紧上前掐了霍东禹一把,却被他用力地挥开了她的手。

  蓝若梅转身,把提起的果篮默默地摆放回原处,看到霍东禹用力地挥开了胡晓清的手,她连忙把胡晓清拉护到自己的身后,然后在床前坐下,明亮的大眼掩去她内心的伤痛,依旧温柔地注视着霍东禹,温柔地说着:“东禹,你的心情,我理解。不过伯母为了你,这几天也是劳神伤心的,你别这样对她,好吗?你有什么不满的,都冲着我来吧。”

  霍东禹别开脸,不看她,一副不想看到她的样子。

  从他知道自己的脚残了之后,他就心情低落,经常性会冲着家人发脾气,可他从来就不在蓝若梅的面前表露出来,他所有的不安,所有的难过,在看到蓝若梅的时候,都会敛起来,在若梅的面前,他还是展现出他以前那一面。

  胡晓清在一旁直抹泪。

  她知道原因。

  她从蓝家回到医院后,就把她去了蓝家的事情告诉了霍东禹,霍东禹听到她去求蓝若梅嫁给他,当场就黑了脸。他说他现在就是一个残疾人,他就算很想娶若梅,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娶她,他不想拖累她,更不想她可怜他。

  不管她怎么说明,甚至把蓝若梅对叶素素说过的那一段感人的话告诉了他,他都拒绝让若梅此刻嫁给他。

  此刻看到霍东禹对若梅这种态度,她的心就痛得发抖。爱若梅爱得入骨的儿子这样对若梅,儿子的心估计更痛,可他为了让若梅死心,不拖累若梅,他甘愿在此刻伤害若梅,也在伤害他自己。

  一只温柔的玉手拿着一张带着淡淡清香的餐巾纸,轻轻地帮他擦拭着嘴边,温和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怎么还像个孩子似的,吃完早餐也不擦拭一下嘴。”

  霍东禹身体微僵,眼眸深处全是痛。

  下一刻,他用力地挥开了蓝若梅替他擦拭嘴边的手,扭头朝若梅大吼着:“你耳朵聋了吗?我让你滚!以后也别再来了!我不需要你的照顾,不需要你的同情,不需要的你怜悯,你给我滚!”他因为吼得激动,还用力地把蓝若梅推开,蓝若梅是坐着的,被他这样猝不及防地一推,顿时向后一仰,仰倒在地上。

  霍东禹差一点就要跳起来去扶她了,那眼眸深处的痛意更浓了。

  这个女子,他总是在伤她。

  当年不辞而别当从军去,是对她的一种伤害,因为他的离开,让她失去了对他表白说明的机会,也是让他们生生错过了六年的原因之一。等到她只身入藏找他的时候,为了让她回到大哥的身边,他又联合他人重重地又伤了她一次,那一次,也把他自己伤到了极点。好不容易,两个人冰释前嫌,山盟海誓,他甚至为了她已经重新打了结婚申请报告了。算算日子,他的结婚申请报告很快也要批下来了,可如今……他此刻再一次伤了她。

  他才想动,双腿马上传来了钻心的痛,痛得他的脸都扭曲了,脸色瞬间变得青白起来,额上都冒出了冷汗。

  疼痛把他扯回了现实里。

  他已经是一个残废的人了,他爱她,他又怎么舍得让她嫁一个不再健康的人?

  没有了他,他相信,还有比他更好的男人可以接替他,好好地疼爱她。

  “若梅。”胡晓清心疼地赶紧上前扶起蓝若梅,若梅的眼里凝聚了泪花,可她坚强地把泪水吞回了肚子里去。

  “东禹,你怎么能这样推若梅?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她?你不是很爱她的吗?你想呵护一生的女人,你都要这样伤害她吗?东禹!”胡晓清心疼的同时,又生气地冲着儿子大吼。

  若梅连忙拉着胡晓清,体贴而心疼地说着:“伯母别责怪东禹,他也不是故意的。我没事。”母亲说过,她要是坚持要和东禹在一起,就必须承受得起东禹因为伤情而变得暴躁的脾气。东禹现在会冲她发脾气,以后甚至还会朝她扔东西,她要学会承受。

  “我就是故意的,我要是能走,我还想把你扔出去!”霍东禹火上加油。

  “那好呀,我就等着你把我扔出去!”蓝若梅站在距离病床一米远的地方,看着霍东禹,一改刚刚逆来顺受的样子,挑衅地说着。她甚至用一副非常瞧不起的样子说着:“你看你,一个大男人,连那一米远的路都走不了,都不敢走了,你还怎么把我扔出去!有本事的,你就好好养伤,好好配合医生的康复治疗,重新站起来,那个时候,你就可以把我扔出去了。我就站在这里,等着你来扔!”

  说完她不顾胡晓清微愕的神情,走上前去,又拿出纸巾,就替霍东禹擦拭着额上冒出来的冷汗。

  “别碰我!”

  蓝若梅的反驳,让霍东禹心里明白,她是变相刺激他,希翼他能振作起来。

  可那一点儿站起来的机会,他害怕不能成功……

  “我就碰你了,你能把我怎么着?”蓝若梅的倔强固执性格冒了出来,她强硬地把霍东禹额上的冷汗都擦去,在霍东禹还想再推她的时候,她忽然一把搂住了霍东禹的脖子,急切地吻上霍东禹的唇。

  霍东禹一僵,像块石头一样僵住了,夹着痛楚的眼眸定定地锁着近在咫尺的美丽圆脸,心疼地发现这张圆脸已经不再圆了,为了他,仅仅数天,她就瘦了那么多,明亮的大眼虽然还是明亮的,却掩不住那浓浓的倦意,全是黑眼圈了。

  蓝若梅温柔地吻着他,哪怕他强忍着不愿意回应她,她也不放弃,耐心地,强硬地舔吻着他,让他的自制力一点一点地被剥去,直到不知不觉间回应了她。

  察觉到自己回应了她,霍东禹又回过神来,马上又把蓝若梅推开了,骂着:“不要脸!”

  “东禹!”蓝若梅却低低地,温柔地笑了起来。

  刚刚那一吻,让她知道他其实还是很爱她的,只不过他是有心结,他估计是害怕拖累了自己吧,所以就改变了对她的态度,想着赶她走。

  她怎么可能会走!

  他们好不容易能相聚了,就算他真的把她扔出去了,她也不会走的。

  想她离开他的世界,除非他亲手掐死她!

  “不管你怎么对我,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离开你的,我爱你,一生一世只爱你一个人。如果你不要我了,你扔我出去了,我就自己一个人过,我宁愿孤独终老也不会背叛你的感情。东禹,我知道,你心里很难受,你是那样骄傲的一个人,你头顶天,脚踏地,是个真正顶天立地的好男儿,你热爱你的军涯生活,现在你受伤了,你无法回到部队去了,我知道你比谁都要伤心。你把你所有的难受都冲我发泄出来吧,我不怕的,我可以承受。不过,东禹,我想和你说,就算你要坐一辈子的轮椅,我都不介意,也不会觉得你拖累了我。大家既然相爱了,我便能对你永相随。”

  蓝若梅非常认真地对霍东禹剖析着自己的感情,也是在告诉霍东禹,不用担心会拖累他,不管他能不能站起来,她都是跟定了他。

  “若梅……”东禹的神色总算恢复了正常状态,他心疼地,用力地把若梅扯进他自己的怀里,紧紧地搂抱住。

  他真的害怕失去她!可他也真的不愿意拖累她。

  她的一番话却又让他感动至极,再也无法对好狠下心来。

  “若梅,你该有一个更好的男人来爱你,护你,宠你,而我的脚……”东禹难过地搂着蓝若梅,眼圈都红了起来。他只要稍微扯动一下双腿,就会钻心的痛,他真能重新站立起来吗?

  “东禹,只要你愿意配合,你一定能站起来的。东禹,就让我陪着你,一起面对人生的风风雨雨,好吗?不管有多大的困难,不管有多少的痛楚等着大家,大家都一起承受好吗?你说过,你不会再把我自你的身边推开的,你一向言出必行,你怎能在这个时候再次把我推开,你在违背你自己的誓言,也把我推进无情无义的大坑里,让世人唾骂。大家都会说我为了你都甘愿逃婚,得罪东铭,可你一受伤,我就离你而去,都会指责我无情无义的。你难道就愿意看着我被人指责吗?东禹,大家结婚吧。”

  若梅稍稍离开他的怀,在他的面前仰起了脸,眼里凝积着的泪水终是缓缓地滑落,一滴一滴,一行一行,滴落在霍东禹的手背上,如同烈火一般,焚烧着他的肌肤,痛彻心扉。

  胡晓清的心被深深地震撼了,她第一次坦然地面对着这对年轻人真正的感情。

  什么叫做山盟海誓?什么叫做海枯石烂,眼前这对年轻人,这个坚强,为了爱情而不顾一切的女孩,便用实际行动向她谱写了一曲动人的感人至深的爱情旋曲。

  “东禹,为了若梅,你一定要重新振作起来呀……”胡晓清低泣着。

  霍东禹温柔地替蓝若梅拭去她脸上的泪水,回想起过去的点点滴滴,想起自己对她许下的诺言,他的心也被凌迟着,他把她当成了什么样的人?他真把她推开了,她又将面对怎样的唾骂?他竟然没有为她考虑过,只知道把她推开。

  在两个人之间,一直坚强的人,只有她。

  他还要这般消沉下去?

  他对得起疼他,爱他的家人吗?他对得起她的既相爱永相随吗?

  “若梅……”他再次把若梅的头按压回自己的怀里,暗哑地说着:“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对不起……为了你,我一定要站起来!我要为了你而站起来,我要再做你眼里顶天立地的铁血男儿!”

  闻言,胡晓清喜极而泣。

  转身,她默默地退出了病房,把空间留给这对饱经风雨,饱经风霜,才能相抱见彩虹的有情人互诉衷肠。

  她知道,只要有蓝若梅在,她的儿子一定会好起来的。

  走到外面去,她仰望头顶上的苍穹,觉得天是那么的宽,能包容整个天下。

  她要告诉霍家人,在东禹出院后,就为东禹和若梅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让这对错过了六年的有情人能成眷属,开始他们新的人生,也是她这个当母亲的一种补偿。

  千寻集团。

  杨秘书站在总裁办公室门前,抬手不轻不重地敲着那扇厚重的办公室大门,眼里有一丝不易被察觉的忐忑不安。

  总裁忽然让她进办公室。

  该不会是她做错了什么事吧?

  总裁已经有好几天都没有回企业了,今天一回来就让她进办公室,还真的让她忐忑难安。

  “进来!”

  霍东铭低沉的声音传来,杨秘书才敢推开门,穿着套装和高跟鞋的她,也有将近一百七十公分左右。实际上千寻集团秘书科里面所有和科书都身材高佻,面容清秀。集团不要过分美艳的秘书,只要清秀的,有气质的,有能力的。

  杨秘书是结了婚,生了孩子的人,在千寻集团也呆了很多年,因为有实力,才被霍东铭挑了上来,当了霍东铭身边的秘书之一。

  杨秘书走到了那张大大的办公桌前面三步远停下来,双手置放于身前,像酒店的服务员那样交替着手,脸上堆着严肃却不失恭敬的神情,语气不卑不亢地问着:“总裁,你找我有事?”

  霍东铭从文件堆中抬起头来,这几天集团里堆了很多事情,他今天必须要处理完,等会儿还要开一个重要会议,下午还要参加一个由本市商会举办的什么商业座谈会,说是为了本市未来发展的重要会议,商会有政府从中作梗,他多少都要给政府一点面子,所以他要去参加,免得人家说他们霍家财大气粗了,连政府都不放在眼里了。

  霍东铭看着杨秘书,没有马上答话,他的反应让杨秘书更加的忐忑不安了。

  遇着这样的上司,有时候真要命!

  过了两分钟,霍东铭忽然问着:“小杨,你的孩子多大了?”

  她的孩子多大了?

  总裁可是从来不问职员的私事,也不准职员们在上班时间提起私事的,今天怎么反过来问她私事了?杨秘书心里迷糊着,不过还是老实地回答着:“我儿子现在才一岁半。”

  霍东铭点点头。

  “你有你儿子的相片吗?能给我看看吗?”霍东铭的脸还是有点绷着的,可是他说出来的话却让杨秘书大感意外。

  她赶紧答着:“有,总裁,稍等。”然后她转身离开了办公室,回到秘书台,拿起自己摆放在电脑旁边的小相架,上面是她宝贝儿子的相片。

  她听说总裁夫人怀孕了,估计是总裁太想知道娃娃是怎样一回事吧。

  杨秘书把自己儿子的相片递给霍东铭,霍东铭看了看后,语气和缓了很多,说着:“你儿子很漂亮,很可爱。”

  “总裁,将来总裁夫人生的孩子将会更漂亮,更可爱的。”杨秘书由衷地说着,因为她们的总裁太帅,总裁夫人也美丽迷人,孩子便会遗传父母的优良基因。

  霍东铭浅浅地笑了笑,然后又看向了杨秘书,问着:“小杨,你是过来人了,你知道怀孕的时候,也就是呕吐时有什么办法可以抑制吗?”

  早晨,他的爱妻吐得那么辛苦,他都心疼死了。

  他打电话问过了雷医生,雷医生却告诉他,这是正常的妊娠反应,怀孕三个月后,呕吐便会消失,让他不必惊慌。雷医生也说了,呕吐严重的,可以开点药吃,但不能只能减轻,是不能完全消除的。

  可他还是想找什么办法,什么偏方,让若希少受点累。

  杨秘书一愣,随即笑着:“总裁,怀孕早期,也就是三个月前,一般人都会呕吐的,这个很正常,也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孕女不吐的,最多就是让医生开点药减轻一下呕吐的症状,但只能减轻。其实,忍忍便过了,三个月很快就过去的。”

  霍东铭剔了剔眉,他知道很正常,可他就是不舍得若希吐得那样辛苦呀,看到她吐的时候,他恨不得自己代替她呢。

  “其有其他偏方可以完全抑制的吗?”

  杨秘书摇了摇头。

  “好,我知道了。”

  “总裁,要是找医生开药,最好到医院里找妇产科医生,其他医生不及妇产科医生有经验。”杨秘书知道霍家是有家庭医生的,一般当家庭医生的人,外科,内科,儿科,什么科别都懂得一些的,不过对妇产科,一般来说家庭医生是不及大医院里的妇产科医生有经验的。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霍东铭淡淡地应着。

  霍家的雷医生倒是少数的全科医生。

  他的经验绝对不比妇产科医生少。

  这一点,霍东铭倒是没有和杨秘书说。

  杨秘书和雷医生的说词都一样,那他只能接受雷医生的建议了,回头让雷医生开一点减轻呕吐的药了。

  “还有,小杨,你们秘书科里,谁的酒量最佳?”霍东铭忽然又问着。

  蓝若希的秘书还没有请到,他干脆帮她解决,她平时忙得团团转的,加上最近家里发生的事情又多,她估计都又忘记了这件事。

  外面请进来的人,忠不忠心,他不知道,不过如果能从千寻集团调去的人,他敢说一定会忠心的。

  杨秘书想了想,答道:“酒量最佳的好像是慕容总特助的主秘书汪澜了。”

  慕容俊的人呀……

  霍东铭点了点头,挥挥手对杨秘书说道:“好的,我知道了,你出去做事吧。”

  杨秘书便退出了总裁办公室。

  直到关上了办公室的大门,回到了秘书台前坐下,杨秘书那颗忐忑不安的心才放了下来。

  霍东铭在杨秘书退出办公室后,马上抄起了电话,打电话给慕容俊。

  “有事?”

  慕容俊温沉的声音传来,旁边似乎还有着汽车的声音,慕容俊此刻应该在开着车,行驶在公路上。

  “我要汪澜!”霍东铭直言。

  虽然他是总裁,千寻集团里的职员,他都可以调动,不过汪澜是慕容俊的主秘书,他还是和慕容俊打声招呼好一点,免得慕容俊知道自己用惯了的秘书被人调走了,会发脾气。

  “小杨惹怒你了?”慕容俊疑惑,杨秘书是老资格的秘书了,办事能力强过汪澜,霍东铭怎么会跟他索要汪澜的。

  “你给不给?”霍东铭不答反问。

  “我用惯了,你要走了她,那我不是要重新培养一个?”慕容俊有几分的不舍,像他这种极少到企业的人,身边的秘书要非常聪明醒目才行,汪澜是唯一被他培养出来的,霍东铭要调走他的秘书,总该给他一个合适的理由吧?

  “你不给也行,下午你代替我去参加商会举办的一场会议。”霍东铭握着话筒,淡淡地说着,却打中慕容俊的七寸之地。

  慕容俊在手机那端难得抱怨着:“拜托,老大,我现在正开着车,带着贵重的礼物,载着我的女人回家见家长去,你让我代替你去开会,不是存心扼杀我的幸福吗?千寻集团哪一个职员不是你的职员,你要调,就调吧,我再重新培养一个了。”

  霍东铭吩咐的事情,他一向都是答应,不反驳的。

  这一次,他刚好要和林小娟回乡下见林家人,他的人生大事呢,他可不想被上司扼杀了。忍不住就反驳抱怨一下了。

  “真不知道你嫌小杨哪点不好了,这样吧,小杨你留给我,别辞了哦。”慕容俊的话再次传过来。

  霍东铭却啪地挂断了电话。

  他讨汪澜是给他的老婆大人送去的,他可是从头到尾没有说过杨秘书不好的话哈。

  至于慕容俊少了得力的秘书,那是慕容俊的问题了,他只不过是和慕容俊打声招呼,慕容俊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反正他要的人,就没有他要不到的。为了他的老婆大人,天上的星星他都想摘下来呢,何况是调自己一个职员。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