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28 若希威武

128 若希威武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7907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38

   通往T市某镇某乡的一条高速公路上,慕容俊把被上司挂掉电话的手机放回自己的袋子里,继续专心地开着车。

  林小娟有点紧张地坐在副驾驶座上,好像回家见家长的人不是慕容俊而是她似的。

  因为慕容俊今天要跟她一起回乡下见家长,昨天晚上她就提前打电话给家里人了,希翼家里的人有一个心理准备,当然了,更希翼家里的人不要做出什么过火的事情来,老爸一听到她要带男友回家,还是一个身份和背景都很强大的牛逼男友,老爸就说了,他要试探一下慕容俊是否真正爱林小娟。

  林小娟当时就头皮有点紧了,她赶紧让老爸别试了,可是老爸不听她的话,所以她此刻才会紧张的。

  老爸会设下什么样的局来试探慕容俊?

  慕容俊能过关吗?

  慕容俊知道林小娟紧张,他有点失笑,其实该紧张的人是他呀。下了高速公路后,他才伸出手握了握林小娟的手,温和地安抚着:“别紧张,又不是回我那个充满着压抑的家。”

  车后座全是他下面的人替他准备的礼物。

  林小娟说她爸爸爱酒,所以他便把中国名酒都准备了两瓶,林小娟看到他为林父准备的名酒后,吃惊得失笑起来,说只要他把这些酒拉回乡下去,老爸可以开小商铺,专卖酒了。

  林小娟的母亲纯一农村妇女,最大的爱好就是吃东西。

  于是慕容俊又准备了很多吃的,还是挑最贵的,以林母那样身份还没有机会吃过的名贵零食,把车后座塞得满满的。

  林小娟的弟弟还是大学生,喜欢养养花,钓鱼。

  于是……

  林小娟扭头看一眼跟在路虎后面的那辆蓝色车身的五十铃,那辆五十铃后面载满了各种各样的花,名贵的,贱养的,什么样的都有,有些开了花,有些还在长着,还有一些钓具,那是送给林小娟的弟弟的。除了花和钓具之外,林家左邻右舍,有半点关系的亲戚,慕容俊都一一备了礼物,让林小娟越发的不自然起来,觉得他随她回乡下见家长,太破费了。

  慕容俊才不管破不破费呢,花那丁点钱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他在意的是能让林家对他有好感。

  在出发之前,他是特意地找了几个来自农村的人打探过的了,把一些生活中的问题都了解得清清楚楚了。

  他慕容俊一向是不打败仗的,他可是把见家长看成了最重要的大仗,他誓要赢。

  林小娟扭头冲他笑了笑,不敢告诉他,老爸在家里设了局来试他。

  不管了,是福是祸都躲不过的了。

  千寻集团里,霍东铭挂断了和慕容俊的通话后,马上让杨秘书通知汪澜到总裁办公室来见他。

  汪澜是个二十九岁的大龄剩女,有着一百七十二公分的模特身高,五官端正,有一双大眼,不过因为近视太深,所以大眼变成了小眼,要是没有戴眼镜,看什么最会把眼睛眯成一条缝。满头长发被她盘成了发髻于脑后,这是企业里的规定,所有秘书都是这样的打扮,能显出职业性的干练。一身黑色的套装,和杨秘书的一模一样,戴着一副半边框的,黑色镜架的近视眼镜,让她看上去更显成熟再添几分学者气质。

  她文秘大专毕业后,靠着运气进了千寻集团的秘书科部门,从一名如同打杂的小秘书开始,一路混摸混爬,才被慕容俊相中,调为他的秘书。在千寻集团将近七年时间,她却极少能看到最顶层的领导,也就是总裁大人。

  没有办法,总裁偶尔才会来一次企业,处理完事情后又不见了踪影,而她的顶头上司更是一个超级懒人,要不是总裁要求,一年半载都不会在企业里露一次面的。就算总裁在企业,她有事要往上找人签名的时候,都是经由杨秘书之手转递到总裁面前的。

  乍一接到杨秘书的电话,让她马上到六十八楼的总裁办公室来,说总裁要见她,她的心里就像杨秘书刚才那样,忐忑不安的,如同吃了一头驴一样,乱踢。

  “杨姐,总裁找我有什么事,你能透露一点吗?我心里有点害怕呢。”汪澜到达了六十八楼后,连忙拉着杨秘书的手,谄媚地笑问着。

  杨秘书笑了笑,拍拍她的手,说着:“你随我进去不就知道了。放心吧,有总特助罩着你,总裁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汪澜敛起了谄媚,笑着:“可我还是想心里有个底。”

  杨秘书理解她的心情,不过她也不知道总裁为什么让汪澜上来,只能爱莫能助,示意汪澜跟在她的身后走进总裁办公室。

  重要的文件,霍东铭已经处理好了,在杨秘书带着汪澜进来的时候,他正在写着什么。

  “总裁,汪澜来了。”

  霍东铭抿唇不语,只是抬眸看了杨秘书一眼,杨秘书心领神会,退出了办公室。

  “总裁,请问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吗?”汪澜一改刚才紧张的常态,不慌不乱地问着。

  霍东铭递给她一张小纸条。

  汪澜疑惑,赶紧上前几步接过了霍东铭递给她的小纸条,接过一看,上面写着一行苍劲有力的字眼,内容是某个地方的地址。

  “你回去收拾一下,从现在开始,你就到那个地方去工作。不过你现在先准备一份个人简历,那里正在请秘书,你去应聘。不管遇到了什么事情,你一定要成功被聘,不过你不能让人知道你是从千寻集团出去的。”霍东铭递给汪澜的小纸条上面写着的是华艺玩具实业企业的地址。

  闻言,汪澜脸色大变。

  总裁这是要赶她走吗?

  “这不是辞退你,你还是千寻集团的职员,只不过从明到暗。华艺以前也是千寻集团的一间子企业,现在归于我太太的名下。我听说你的酒量极佳,我太太粘了烈酒即醉,现在又怀孕在身,应酬见客时,多有不便,所以需要请一位能喝酒的秘书。在千寻集团里,每个月企业都会把你的工资及福利,津贴什么的都打入你的帐户里,什么都不会少了你的,在华艺里,我太太还会再给你亲的工资。”

  看到汪澜脸色大变,霍东铭低沉地讲解着。

  听到自己只是换地方工作,并不是被辞退,汪澜的脸色才有了好转。

  刚才差点吓死她了。虽说她是总特助的主秘书,总特助对她挺好的,一般不会让其他人轻易动她,可是千寻集团真正的掌舵人毕竟是总裁,如果总裁要辞退她,总特助也是没有办法的。总特助和总裁是死党,总特助绝对不会因为她而和总裁闹翻的。

  不过,她还是有点不明白霍东铭的意思。

  “其他的,你不必多问,按我的吩咐去做就行。”霍东铭自然不会向下属说明自己这样做是为了帮爱妻解决存在已久的问题。爱妻不喜欢他插手管她的企业,他只能让汪澜隐瞒是从千寻集团过去的人。

  当然了,汪澜在周围的厂家眼里,也算是红人,很多中小型企业老总都认识她,知道她是千寻集团总特助的秘书。

  若希见客,大多是见那些规模相当,还不具备上市的中小型企业老总,为了不让那些老总说出汪澜的身份来,他还需要暗中和所有老总打招呼,又得麻烦慕容俊了。

  “你还有什么问题吗?”霍东铭说完之后,深眸炯炯地注视着汪澜。

  汪澜连忙摇头。

  霍东铭才满意地敛回了视线。

  “你可以行动了。”

  “是,总裁,我一定会做好这项任务的。”

  汪澜赶紧应着,然后退了出去。

  出了办公室,她才低叹一口气,虽然说收入多了,可是工作的地方变了,她还是喜欢在千寻集团上班呀,因为在这里上班才有成就感。不过总裁的意思,她又不敢拂逆。

  算了,看着一个月增加几千元的份上,她好好地侍候好总裁夫人,也是一条好大道。

  总裁对其夫人的宠爱可是出了名的。

  现在T市的人一问,谁最宠妻?

  大家必定答着:千寻集团当家总裁最宠妻。

  霍东铭和蓝若希的爱情早就成了T市人人称羡的神话。

  并不知道自家男人已经替她安排了酒量佳的秘书到自己身边来的蓝若希,此刻正隐身于食客之中,巡察自己名下的九间汤圆连锁店。

  现在已经是深冬了。

  时间过得真快呀。

  蓝若希感叹着。

  距离过年也很快了。

  过了年后,她估计就不会每天都上班了,因为过了年,她的肚子估计要隆起来了,那个时候,别说是婆婆不同意她天天跑企业,就连霍东铭都不会同意的了。

  冬天的汤圆生意更加红火。

  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总是客源不断,有时候,连坐的位置都没有了,客人们只能选择打包。

  蓝若希穿着很平常的服装,一眼看上去和大街上逛着街的普通女人没有什么两样,她也没有开车,貌似现在她也不能再开车了,霍东铭安排了石彬充当她的专车司机。

  她走进美食汤圆总店的时候,所有桌子都坐满了客人,还有好几个人正站在一边等着打包,服务员忙得团团转,看到她走进来,马上有一名服务员停止手里正忙着的事情,迎向她,扬起职业式的温暖微笑,那笑容如同冬日里的阳光,能扫走冰冷,让人看到就心生好感,好像不坐下来吃一碗汤圆,就对不起服务员温暖的笑容。

  “欢迎光临,小姐,请问你想吃什么样式的汤圆,是打包还是在这里吃。”那名服务员随即又从一张桌子上拿了一份汤圆谱式递给蓝若希看。

  蓝若希和霍东铭虽然来过了一次,不过相隔时间有点长了,再说美食汤圆店每天迎来送往的客人那么多,服务员哪能记住她的面容,加上蓝若希又是步行走进来的,谁也不知道她是老板,把她当成了一般的食客。

  蓝若希接过了汤圆谱式,环视了一下店内,看到已经没有了座位,故意为难地说着:“我在店里吃。”

  然后她又自顾自地点了一份擂沙汤圆。

  把汤圆谱式交还到服务员的手里,她就挑着眉眼看着服务员,想看看服务员如何安排她。

  服务员听到她说要在店里吃的时候,笑得更甜了,语气更温和谦恭了:“小姐,很对不起,暂时还没有位置,如果小姐不介意的,可以等等,有客人吃完后,大家会马上帮你安排位置的。如果小姐的时间很赶的,可以改为打包。”

  蓝若希眨了眨眼,她以为服务员会帮她想办法安排一个座位呢。

  满意于服务员的回答,她浅笑着:“我不赶时间,那我先等等吧。”

  那名服务员便另外搬了一张凳子过来,让她坐在旁边等着。

  和蓝若希一样,甘愿等着的客人也有好几个。

  看到自己名下产业生意好,若希自然开心。

  她坐下后,好心情地和旁边的几位客人随意地扯了几句,她问人家对美食汤圆店的印象如何,那几个人都说美食汤圆样式多,价格还算合理,所以喜欢到这里来吃。

  若希和那几位客人随意地聊了几句之后,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有一名服务员总是忙里偷闲地向她这边看过来,开始她以为那位服务员是看她,后来才发现那服务员看的是坐在她前面那张桌子前的四个人,那是一男三女,那四个人正有说有笑地聊着天,吃着各种各样的汤圆。在店里,要了最多份汤圆的便是这四个人,而且点的还都是最贵的。

  “梦梅,别看了,你再看,你家那个败家的,还会再要更多的,你呀,自己辛苦上班一天的工资都不够你那个败家的花光了,每个月下来,工资被扣掉你老公在这里白吃的汤圆钱,一百元都没有了。真不知道你还能如何忍受下去。”

  刚才招呼蓝若希的那名服务员忍不住小声地说着叫做梦梅的服务员。

  梦梅难堪地低叹着,苦笑一声,不多作说明,也不敢说明,因为她丈夫在这里。

  “梦梅,再帮大家来四份五色汤圆。”那个男人忽然吩咐着。

  梦梅和同事交换了一下眼神,梦梅眼露痛苦及无奈,她的同事倒是看不过眼了。这里所有的服务员及汤圆师父都认识这个男人,都知道他是梦梅的丈夫,也知道这个男人吃汤圆不给钱的事情。大家都劝过梦梅,这种不懂得体贴老婆,拿老婆的工作去请客的男人,不要也罢,可梦梅就是死心眼,说和老公青梅竹马,舍不得。

  招呼蓝若希的那名服务员叫做孙然,是一个还没有结婚的女孩子。

  听到那个男人的吩咐后,孙然顾不得还在上班时间,也顾不得这里有很多客人在,气愤地走了过来,气愤地质问着那个男人:“姓余的,你到底有没有把梦梅当成你的老婆,你老婆每天工作,一天的收入还不及帮你垫汤圆钱。我帮你算算,你们已经点了四份擂沙汤圆,四份生生汤圆,四份芝麻汤圆,四份四色汤圆,四份五色汤圆,每一份都是十元的,加一起已经是你老婆三天的工资了。你要继续吃下去,可以,吃完的时候请付现金!”

  余姓男人一听就怒了,啪的一下就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站起来,怒视着孙然,喝斥着:“你们店里是怎么做生意的?客人要什么,你们只管给客人上就行,顾客就是上帝,难道你们的老板没有教过你们吗?再说了,我老婆愿意帮我垫汤圆钱,与你何干?这是大家夫妻之间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们外人来插手!”

  “你说的还是人话吗?梦梅愿意的?梦梅敢不愿意吗?一不愿意,你就对她拳打脚踢的,还饿孩子来威胁梦梅,我孙然长这么大,就是没见过有你这种男人,当老公不合格,当父亲也不合格,整天就知道和不三不四的女人鬼混,还拿老婆的工资请小三小四小五来吃汤圆!”

  孙然更加气愤了。

  店里所有食客都错愕地看了过来。

  蓝若希的眉也皱了起来。

  美食汤圆店的老板不正是她吗?这个男人指责她这个当老板的没有管好下面的员工吗?不过最让她不敢相信的是,从孙然嘴里听来的事情。

  霍东铭对她的宠爱让她幸福至极,可孙然嘴里说出来的事情,却让她心里凉嗖嗖的,世上真有这样的老公吗?

  “孙然,别说了,还是上班时间,这里好多客人。”

  梦梅虽然心里难过至极,可她不愿意将事情闹大,更不希翼因为这件事而影响了美食汤圆的生意。她赶紧端了四碗十元一份的五色汤圆走了过来。

  “余辉,五色汤圆。”

  梦梅小心地把四碗五色汤圆摆在桌子上,小声地叫着自己老公的名字。

  “余厂长,大家都成了你的小三,小四,小五了,这汤圆,大家还真不敢吃了。”那三个女人阴阳怪气地说着,嘴里是这样说着,眼睛却盯住了那四碗汤圆,其实他们先前要的汤圆都没有吃完的,余辉就是故意的,每一样汤圆,他们最多就是吃两三个。

  “死女人,存心让我丢脸!”那余辉听到和自己关系暧昧的女人们阴阳怪气地说自己了,马上一巴掌就要甩向梦梅的脸。

  不过一只纤细却不失力道的玉手捉握住他的大手了。

  “打女人的男人不是男人!”

  蓝若希捉住了余辉的手,用力地把余辉的手甩开,人已经挡在了梦梅的面前,挺着高佻的身材,杏眸冷冷地瞪着余辉。

  敢在她的面前打她的员工,她不发威,她就不是蓝若希!

  她更要替她的员工好好地整整这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你是谁?我在教训我的老婆,关你何事?让开,看在你长得不错的份上,我不打你,再不让开,我连你一起打!”余辉上下打量了蓝若希一眼,不把蓝若希放在眼里。

  蓝若希这位名门夫人平时行事太低调了,除了那些名流认得她,这些人哪能认得她?

  “姓余的,你今天敢动梦梅试试看,我保证报警拉你,告你家庭暴力!”孙然也是个不吃素的人,估计她平时和梦梅的关系不错吧,否则也不会替梦梅出头。

  “报警,你报呀,你看谁怕谁?”余辉一听孙然的话更加发怒了,马上就想推开蓝若希,动手打妻子。

  孙然赶紧拉着吓白了脸,眼里凝满了痛苦的梦梅往里走。那几个汤圆男性师父连忙放下手里的活儿走出来,想着劝阻的。

  谁知道下一刻,两名高大的男人像是从地下钻出来似的,迅速地把发怒想打人的余辉制服了,前后时间不过两分钟。

  众人都愣住了,也更加好奇了。

  “这个年头,多管闲事的人还真多,放开我,否则我要你们好看,告诉你们,我和黑社会大佬猛哥是发小,只要我一个电话,就能把你们都丢进大海里喂鲨鱼。”余辉被蓝若希的两名隐身保镖控制住之后,还非常嚣张地警告着。

  原来是有大人物当靠山呀!

  蓝若希了然地笑了笑,难怪如此嚣张。

  若希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打电话给霍东铭,在霍东铭接听电话之后,她开口便向霍东铭要张猛的联系电话,霍东铭意识到她遇到了麻烦,反问她怎么了,需不需要他支援,若希只说需要张猛露露面,她有些事情要问问张猛,并拒绝了东铭的支援。

  霍东铭把张猛的联系电话给了她。

  她马上就打电话给张猛,说出自己的名字,然后让张猛马上赶到美食汤圆的总店来。

  听到她自报姓名,所有服务员及汤圆师父才知道她原来就是他们的老板。

  “蓝总,你一定要替梦梅讨个公道。”孙然把梦梅拉到了蓝若希的面前,气愤地说着。既然是自己的老板来了,那她们更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

  蓝总可是千寻集团当家总裁的爱妻,本市第一名门少夫人。

  “放心吧,我这个人还真的挺好管闲事,好打不平的,我最喜欢的就是打击欺负弱小的无赖地痞!”感觉自己就是一名为人民服务的警察!唉,她当初没有去考警校真的是太可惜了。

  蓝若希在心里想着,不过以她的身份,倒是让她有资本打击那些无赖地痞。

  “再说了,我的员工,我可不允许任何人欺负!”

  蓝若希霸气地说着,这股霸气倒是和她家男人有着八分相似。

  说完后,她又看向孙然,从孙然嘴里先了解事情的真正原因。至于梦梅,那软弱的个性,铁定是不敢说出真相的。

  余辉,某间小厂的厂长,那三个女的,是厂里的职员,一个是经理,一个是报关员,还有一个便是文员,其中经理是那间小厂老板的情妇。因为梦梅在美食汤圆店上班,她老公就喜欢天天带着人到美食汤圆店来吃汤圆,吃完之后也不给钱,但店里是不会让人吃霸王餐的,梦梅只能用自己的工资给老公垫汤圆钱。

  可是垫了一次之后就有第二次,甚至无数次。

  她老公虽然和她青梅竹马,实际上对她只是兄妹之情,是梦梅深爱他,两家父母压迫之下两个人才结婚的。婚后虽然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可是余辉对梦梅还是没有半点男女之情,后来又当上了厂长,便和这三个女人乱搞男女关系,还天天带着这三个女人,或者其他厂里的管理到美食汤圆来吃霸王汤圆,变相折磨着梦梅。

  听了这些,全场哗然,看余辉的眼神带着鄙夷,那三个女人见情势不妙,想走,那些客人竟然主动把那三个女人拦下来,不让她们走。

  余辉知道蓝若希就是美食汤圆的老板时,脸色早就变了。

  他更想逃,可是若希的两名隐身保镖把他死死的控制住,他便狠狠地瞪向了自己的妻子。

  梦梅想为他说几句话,若希却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不让她为余辉求情。

  张猛很快就出现在美食汤圆总店了。

  一看到蓝若希,他赶紧堆着笑容走上前来,堆笑着问:“大少奶奶,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谁欺负你了?告诉猛哥,猛哥帮你教训一下那些人。”

  蓝若希皮笑肉不笑地一指忽然瘫软在地上的余辉,说着:“猛哥,这个人自称是你的发小呢,你看看,是不是你的发小?如果真是你的发小,你可得说他几句了,别老是拿着你老的威名到处恐吓别人,你也知道,这些人可都是经不起恐吓的,万一吓出心脏病来,猛哥,你可得赔钱哟。”

  张猛转身看向余辉,才一眼,就怒道:“大少奶奶,猛哥不认识他!他奶奶的!居然敢自称是我的发小,借着我的名号招摇过市,毁我名声。”他大手一扬,啪啪两声,就打了余辉两巴掌。

  余辉被打也不敢怒,只是结结巴巴地求饶,他只听过张猛的黑大名,其实真的不认识张猛。

  蓝若希没有反应。

  张猛的眼角余光看到她没有反应,马上又打了两巴掌。

  围观的人,特别是女性,忍不住为张猛喝彩,这处不负责,男人中的败类,就该杀杀他的锐气,就该教训教训,别以为女人都是好欺负的。

  蓝总真威武!

  “蓝总,求求你……”梦梅心疼了。

  若希瞪着她,皱着眉,没气地对梦梅说道:“你还心疼了?他对你这般不好,你还心疼他了,他可有心疼过你?哪怕你们的婚姻是父母逼迫的,可他既然娶了你,就得对你负责,在外面搞三搞四,还这样对你,你……你呀,就是你把自个儿的男人惯成这样的。”

  梦梅哑口无言,也羞愧难当。

  蓝总说得对呀,她的遭遇,她所受的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是她惯着了余辉,才让余辉肆无忌惮地折磨她,伤害她。

  蓝若希又瞪着被打肿了脸的余辉,冷冷地说着:“你知道老婆是干什么的?是娶回家里疼着,宠着,爱着的,不是娶回家里给你折磨的。你说我多管闲事也可以,我警告你,如果以后再这样对我的员工,我会让你连乞讨都讨不到吃的!我会让人随时盯着你!”最后一句是恐吓,不会真的那样做。

  她一向不喜欢威胁人,这次不得不威胁一下。

  自己的员工太软弱,对这个男人又太爱了,铁定不愿意离婚的,既然日子还要过下去,她只能尽量让员工的家庭生活变得平静一些,员工们不会因为家里的事烦忧,才能好好地为她工作嘛。

  蓝若希又扫了一眼那三个女人,淡冷地说着:“大家都是女人,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换位想想吧,换成你们其中一个,你们心里感受如何?”

  那三个女人脸色白如纸,嗫嚅着不敢说话。

  张猛看到蓝若希不打算再管下去了,便提起了余辉的衣领,那张有点恐怖的脸凑到余辉的面前,冷冷地说着:“大少奶奶的话,你听进去了吗?要不是看在你是大少奶奶员工的男人份上,你毁我名声,我就可以把你斩成十八段了!以后,对你老婆好点,要是再让你老婆因你而影响了工作,休怪我无情!滚!”

  余辉不停地点头,得到赦令,赶紧连滚带爬地往外跑。

  “等,先结帐!”蓝若希冷冷地喝了一声。

  余辉不敢反抗,连忙从自己的腰包里掏出了二百四十元,然后才灰溜溜地带着那三个女人逃走了。

  事情平息了,蓝若希让所有服务员马上就地开会,宣布从今天开始,任何人,都不能替自己的亲朋戚友从工资里垫付汤圆钱,预防养成了像余辉这种越来越放肆的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