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29 见家长

129 见家长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6871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39

   从热闹的T市到林小娟的家里需要三个小时的车程。

  慕容俊在清晨七点半就拉着林小娟上路,一直到十点半才到达目的地。

  林小娟所有的那条村子叫做林家村,因为整条村子里的人都姓林,而且都是同一个老祖宗分化开来的,见了面,都得喊叔伯婶的。

  村子的交通倒还算方便,一条不算大但也不算小的水泥路从村中间横穿而过,把住宅区分在公路的一边,另一边便是村里的田田地地。

  除了那条水泥公路之外,还有很多村落主路,大都是铺成了水泥路的。

  村里的绿化也好,都是树中隐着屋,屋中隐着树,空气十分的清新。

  此时是冬季,水稻早已经收成,勤劳的人们不舍得让空出来的田地荒到来年春耕,大都种上一些蔬菜。这个时候,四季豆,青瓜,圆椒最多了。放眼望去,田野里大都是绿色的一片。

  最近林小娟天天回来收购蔬菜,大家种的蔬菜便更多了。因为林小娟是收购他们种出来吃不完的蔬菜,所以乡亲们还是像往常一样种着菜,不会加一些催生剂进去,菜虽然生长得慢了一些,至少质量能够得到保证。

  再说了,因为都是本家人,又知道林小娟是把菜运到大都市里去,他们也不敢乱用科学肥料,怕城里人吃出问题来,倒是害了他们从小看着长大的小娟。

  说实在的,慕容俊是第一次到乡下。

  他是天之骄子,从出生起,就浑身都粘满了金银的气息,从来就没有感受过农村的朴实气息。换作是以前,他是绝对不会跑到乡下来的。

  如果他想欣赏田园风光,可以跑到一些渡假村去,那些开发商针对城里人的心理,会在渡假村里建造一些田园风光,让游客观赏,体验一番,当然了,这种体验是无法和真正的农村相比。

  林家村很多村民的家里都建了楼房,其中还有好几栋楼房像别墅那般豪华呢,不过也有些村民家庭条件差的,还是住着泥砖瓦屋。

  慕容俊在车子开进了林家村路口的时候,他就放慢了车速,不时扭头看看身边的林小娟,林小娟却让他一直往前开,他只能一直往前开。

  “小娟,哪一家才是你的家?”

  一直开,一直开,林小娟都没有让他停下来,他还是忍不住问着。他让手下人帮他查过了林小娟的家庭成员及其爱好,倒是没有查哪一座房子才是小娟的家。

  其实……嗯,他还是有些许的紧张的。

  毕竟是见家长嘛。

  林小娟一直盯着前方看,当她看到一间看上去年代很久的,在公路旁边再进去一百米远的破旧泥砖瓦房前,很多人围坐在那里谈天说地,她脸色有点微变,大眼都微微地眯了起来,后来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神色才恢复了正常,眉眼间浅浅地浮现了些许狡黠的笑意。

  听了慕容俊的话,她偏头便笑着指着那间破旧的瓦屋,对慕容俊说道:“把车停在那间最旧,最破的瓦房面前吧。”

  慕容俊也早就注意到那间破旧的泥砖瓦房了,他差一点以为自己的眼睛有问题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过还有人住着那种房子的。这林家村距离T市中心不过才三个小时的车程,怎么生活相差了十万八千里?简直一个是天上的云彩,一个是地上的烂泥。

  “怎么,嫌弃我家里穷了?”

  林小娟睨着他,大眼忽然间变得锐起来,语气也带着讽刺,讽刺地笑问着慕容俊。

  可是明亮的大眼却在慕容俊不注意的时候闪过了一抹狡黠,她就知道父母设局,绝对出乎意料,呵呵。

  “哪有,我又不娶你家的钱,我娶的是你这个人。我随时都可以帮你们家建一座别墅。”慕容俊赶紧讲解着,他只是吃惊,他绝对没有瞧不起的意思,未来的老婆大人可不能冤枉他呀。

  那破旧的泥砖瓦房相隔五十米远左右便是一栋看上去像小别墅那般豪华的楼房,一共三层,里里外外都装修好了,还有一个小院子,建有门楼,围墙外面都贴着瓷砖,门楼上也都铺着红色的琉璃瓦,在这么多的楼房之中,这一栋楼房算得上是最好的了。慕容俊以商人的眼光来估算那栋小别墅的价格,最少也值两百万元。

  林小娟的家和那栋楼房一比较,越发显得寒酸起来。

  说话间,慕容俊已经把车开到了那破旧的房子前面停了下来。

  坐在门前聊天的人都是村里的村民,也都是林小娟的什么叔,什么伯的,他们都穿着厚厚的衣服,可是衣服上面全是补丁,脚下甚至不穿鞋,脚上还粘满了泥巴,好像是刚从田里忙活回来似的。他们坐在一张看上去就像要散了架的旧桌子前,每个人手里拿着一根水烟筒,桌子上面摆放着一壶山茶,几只大碗上装满了黄黄的茶。有些人正在抽着水烟筒,巴唧巴唧地响,那水也在咕噜咕噜地响,那烟,随风乱飘,属于烟丝的味道充溢在房子前面的空间里。

  慕容俊差点不敢下车。

  不是被这些人吓到的,而是被门前的另一群动物吓到的。

  一大群鸡,他粗略地在心里算了一下,至少五十只鸡,一大群鸭,至少也有五十只,还有六条狗,一条母狗,五条长到了三十斤左右的小狗,然后一头黄牛和一头小牛绑在不远处的一棵龙眼树上,小牛还太小,并没有绑,像个调皮的孩子似的,正在到处玩耍着,偶尔拉一泡屎。

  一窝小猪算上母猪估计有十三头左右,小猪们正挤拱着母猪,大概是想吃奶了,母猪不给吃,小猪们便不停地叫着,特别的刺耳。

  还有草鹅,黑色的鸽子满屋顶上飞着。

  屋门前,除了人多之外,各种动物的粪便到处都是。

  慕容俊两眼都看得发直了。

  跟着他后来来的五十铃司机,更是吃惊地大叫着:“哇噻!这是什么人家呀,穷成这个样子?都穿补丁?距离补丁年代都二十几年了耶,养那么多动物,卖掉不是可以大赚一笔吗?”

  林小娟在心里失笑起来,她老爸还真是用心良苦呀,只怕村里所有老人的旧衣服都让老爸借来了。还有这些小动物,估计也是把周围几户人家的都借来了吧?就连这间屋,嗯,那是几十年前的老祖屋了,早就不住人的了,现在就是堆放着一些柴草的,为了演这戏,老爸老妈估计是一大清早就把全村的人都叫来帮忙清理吧?

  林小娟腹诽着。

  表面上,她若无其事地打开了车门,下了车。

  “哟,小娟回来了,他大叔,小娟回来了,你家小娟坐着四个轮子的车回来了,还真带了一个男朋友回来了。”那些个村民看到林小娟下车了,马上笑看着她,有一个妇女还扯着大喉咙朝屋里大叫着。

  跟着下车的慕容俊听着她的大嗓门,直在心里悔恨自己没有戴着耳塞出门。

  “小伙子,来,来坐,我是小娟的十三婶。”大嗓门妇女最热情了,上前就想拉慕容俊坐下。

  十三婶?

  林父兄弟那么多?

  慕容俊在心里腹诽着。

  可他手下调查来的结果是,林父仅有兄弟两人呢,还有调查的结果显示,林小娟的家里是建了楼房的,怎么此刻变成了破破旧旧的瓦房了,这样的房子,让他坐一会,他都害怕房子会倒塌下来。

  不过慕容俊不敢多说什么,连忙扯出他惯有的温和笑容,伸出手就朝十三婶说着:“十三婶,你好。”

  十三婶笑呵呵地把他上下打量着,那打量的眼神就像想把他剥光衣服,检查一下他到底是不是男人似的。看到他伸出手,十三婶也伸出了手,她那双手因为长期劳动而长满了厚厚的茧,最让慕容俊头皮发麻的是,十三婶在准备和他握手的时候,看到一只母鸡走过,她又去捉了一下那只母鸡,说看看母鸡有没有蛋,然后把手指伸进……片刻后,才想着和他握手。

  眼角余光捕捉到林小娟的笑意,慕容俊牙一咬,脏就脏吧,就算十三婶手上粘着粪便,可她是小娟的十三婶,他就要敬重十三婶,所以慕容俊恢复了常态,亲热地十三婶握了握手。

  其他村民也都站了起来,呵呵地而憨厚地笑着要和慕容俊握手,每一个人的手里都是脏兮兮的,不过那些人不像十三婶那样热情,也没有自我先容。等到慕容俊和他们一一握完手后,他的手也变得脏兮兮的了。

  握完手后,村民们又各自坐回了原位,继续着抽烟,喝茶,谈天,说地。说的话粗脏,让慕容俊听着很好笑,也觉得很新鲜,不过绝对没有嫌弃之意。

  他们大都在聊着自己家里的事情。

  八卦!

  慕容俊第一个念头闪过,便是觉得这些人像妇女一般八卦。

  这时候,一对同样穿着破旧衣服的夫妇从屋里走出来了。

  “小娟,你回来了。”

  “爸,妈。”林小娟看到那对夫妇,马上笑着叫了一声,然后拉着慕容俊走过去。

  林小娟是很有技巧地跨过了动物的粪便,慕容俊被林小娟拉着,走起来的时候就没有那种技巧了,瞬时间,他那双价值不菲的皮鞋便粘满了动物的粪便。

  “这是我爸,我妈。爸妈,这是我跟你们说的,我的男朋友,慕容俊。”林小娟替慕容俊先容着。

  林父没有多少反应,林母倒是呵呵地笑着,朝慕容俊点点头,也是不说话。

  “叔叔,阿姨,你们好。”慕容俊看到林父林母比自己的父母年轻,便喊着叔和姨。

  林父越过他,走向门前那张桌,那些村民们都笑着招呼慕容俊过去喝茶。

  “你先和那些伯伯和叔叔们聊聊天,我先进去了。”林小娟竟然还把慕容俊无情地丢给了那些村民。

  慕容俊冲大家笑笑,转身走回自己的车前,把自己车后座的礼物都拿了出来。

  不过让他大感意外,更显错愕的是,那些礼物竟然被那些叔叔伯伯们一抢而光,那名贵的酒呀,当场就被打开了两瓶来,你一杯,我一杯,喝了起来。

  还有一个村民兴奋地跑去不远处的村子里的小店买来了一袋奶油花生,说是送酒吃。

  这些人……嗯,怎么能这般没有教养呀?

  所有礼物可都是他要送给未来的岳父岳母的呢。

  算了,反正都是林小娟的亲人,他们爱喝就喝吧。

  慕容俊在心里告诉自己,为了林小娟,他是什么情况都可以接受的。

  “哎呀,这些花,挺不错的,我拿一盆回家里给我女儿弄弄去。”

  抢完了礼物,那些人,以及又新增而来的一些村民,竟然又把那辆五十铃后面的所有花和钓具都搬走了,转眼间,满载而来的五十铃,便变得空荡荡了。

  五十铃司机眼睛瞪得比铜铃还要大,不停地看向慕容俊,大概是在质疑着慕容俊,到底找了一个怎样家底的女朋友吧。

  这行径分明就是抢呀!

  “慕容先生,请喝茶。”林父倒了一碗七分满的山茶摆放到慕容俊的面前,淡淡地说着。

  慕容俊连忙道谢,小心地在一张椅子上坐下,不知道是那椅子太残,还是他太重,他非常小心地坐下,那椅子还是无法承受他的重量,散了架,他猝不及防地就倒坐在地上了,显得有点狼狈起来。

  “哎呀,未来侄女婿呀,你没事吧。”有几个男人七手八脚地就把慕容俊扶了起来。

  慕容俊难得面露窘色,被扶站起来后,赶紧窘笑着:“没事,没事。”然后赶紧端起了那碗茶猛喝,茶水入喉后,他暗暗叫苦,这些山茶好像是没有经过加工的,原汁原味呀,苦到了极点。

  可他又不好意思喷出来,只能死咽下肚,喝了一口后,他就把茶碗摆回桌子上了。

  “听小娟说,你出身很好,这茶,你从来没有喝过吧。以你的出身,大家家小娟怎么能配得上你?”林父把慕容俊的反应适数看在眼里,在他摆下茶碗的时候,林父语气更加淡了。

  闻言,慕容俊脸色一整,他抬眸看向了林父,看到林父的眼神很淡很淡,他这个久经商场,狡猾至极的笑面虎竟然看不透林父的心思。

  不过他不赞成林父的话。

  茶,像这种山茶,他的确没有喝过。

  “小娟,你出来一下。”

  林父忽然又朝屋里喊着。

  林小娟正在和母亲说着悄悄话,听到父亲的叫唤声,她连忙从屋里跑出来,脸上还挂着促狭的笑容。

  “爸,怎么了。”

  林父再倒了一碗茶水,指着那碗茶对林小娟说道:“喝了它。”

  林小娟看看茶水,又看看父亲,再看看慕容俊,微愣了一下,她顺从地端起了那碗茶,喝了起来。茶水的苦涩味让她直皱着眉,可她还是坚持着把茶水都喝完了。

  “慕容先生,一碗茶便能分出你和小娟的不同,小娟是吃着苦长大的,你是吃着甜长大的。甜与苦如何混在一起,你们不相配。”林父再一次强调着林小娟和慕容俊的不相配。

  慕容俊抿唇不语,只是定定地和林父对视着。

  四周围忽然间就变得静悄悄起来。

  慕容俊忽然又端起了那碗他才喝了一口的茶,眉都不皱一下,把那碗茶水一饮而光,喝完之后,他还把壶里泡着的茶都倒光了,全喝了,喝了两大碗山茶后,他的眉依旧没有皱一下。

  喝完了茶,他也不说话,走到门边上,拿了一把扫帚,就开始打扫着门前那些动物的粪便,一点嫌弃的样子都没有。

  林小娟怔怔地看着他。

  林父和其他村民则是站在那里,淡淡地看着他。

  林父的眼神倒是比刚开始多了一抹赞赏。

  从来就没有做过这种事情的慕容俊,非常认真地,花了半个小时才把门前打扫干净。

  打扫完之后,他还向一位村民借了水烟筒来抽烟,不过他不会用水烟筒,被水呛得直咳,可他不嫌弃的举动倒是让村民们觉得他过了半关。

  还有半关……

  “慕容先生,听说你很有钱。”

  一个看上去大概六十岁左右的老人慢腾腾地开口问着。

  慕容俊谦和地说着:“够吃够用。”在答话的同时,他又不着痕迹地向林小娟求救,这个老人家是什么身份呀?林小娟只先容了林父林母给他认识,这些村民,他还不认识呢。

  “哦,忘了自我先容,我是小娟姑姑的侄儿。”老人又慢腾腾地补了一句。

  慕容俊狂汗!

  六十岁的侄儿,二十六岁的姑姑。

  这……这辈份,这年纪……

  林小娟嘻嘻地笑了起来,总算好心地讲解着:“大家一条村都是姓林的,都是同一个先人的,所以辈份一直排下来,我虽然年纪轻,已经升格当姑太祖母了。在这里面,有好几个都得叫我姑姑。”

  慕容俊再一次面露窘色。

  “慕容先生,你看,大家的小娟姑姑家里还这般的困难,住的房子也太差了,要是下场大暴雨,会水漫金山,要是刮台风,房子都成了墙头草,左右两边倒。你能不能出点钱给大家的小娟姑姑家里建座楼房。哦,对了,还有大家。”老人又指了好几间同样的泥砖瓦房屋,一点也不觉得羞耻,也不认为他们贪心,继续说着:“反正你有钱嘛,顺便也帮帮大家,我想也是不成问题的吧?”

  压根儿就是把慕容俊当成了散财大仙,让慕容俊出钱帮所有还住着泥砖房的人建楼房。

  按现在的材料价格来算,每个人家里建一栋两层楼的楼房,都要十几万,这么多个人,至少也得好几百万呢。这些钱对慕容俊来说,真的不算什么。可人家把他当成了肥羊来宰了,他也愿意吗?

  瞬时间,大家又一次把眼神都落在了慕容俊的身上。

  “没问题,我可以马上就出资帮你们建房子,还要帮你们把村里所有的大小路都铺建成水泥路。”慕容俊脸上没有半点嫌弃和不耐烦,非常爽快地答应着。

  “慕容俊。”

  听着他的答复,林小娟忍不住低叹着说:“我有这么多的穷亲戚,你一旦娶了我,你就等于娶了这一村子的穷亲戚,你不怕我的亲戚老是找你要求这样,要求那样,今天借钱,明天借物吗?你能承受得了吗?你不会嫌弃他们吗?你不会觉得丢脸吗?娶我这样的一个乡下妹,就等于是往你的脸上抹上粪便呀。”

  “小娟。”

  慕容俊走回到她的面前,扳定着她的双肩,深情地注视着她,深情而坚定地说着:“我不怕,我也不会嫌弃,他们是你的亲戚也就是我的亲戚,只要我有一口饭吃,我绝对不会饿着你和你的亲人。我不会觉得丢脸,脸都是长在自己的身上,别人如何看,那是别人的看法,脸依旧还是长在自己的身上,是绝对不会丢的。小娟,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们家都好起来的,有我在,天塌下来,我都帮你顶着。”

  好香呀!

  五十米远的那栋小别墅里忽然飘出了阵阵的香味。

  这时候从小别墅里走出了两个穿着得体却系着围裙的中年妇女,冲着林小娟他们大喊着:“好了,戏演完了,该吃饭了,天气冷,等会儿饭菜也会冷的,别让大家未来的新姑爷吃坏了肚子。”

  那些坐着的村民马上哄地站了起来,随即就把身上穿着的补丁旧衣服外套全都脱了下来,里面的衣服全都是干净的,整齐的,有些年纪轻一些的还穿着几百元一套的西装。那水烟筒被几个人收走了,那些旧桌子,旧椅子,什么的都被收走了。

  这戏剧性的转变,让慕容俊先是一愣,后明白过来了。刚刚这些人都是代替林小娟在试探他呀。

  顿时,他的心里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幸好他不在意这些,对林小娟情比金坚,否则他稍有些许不满意或者嫌弃的表情露出来,他就别想娶到林小娟了。

  林小娟笑了起来,再一次拉起他的手,笑着:“这是我爸妈设下的局,你也别生气,他们也是害怕你是玩弄我的。”

  这时候林父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一双崭新的皮鞋递给慕容俊,笑呵呵地说着:“慕容先生,你的皮鞋弄脏了,这双皮鞋是小娟弟弟新买的,还没有穿过的,虽然不及你那双十几万元的,不过倒也值几千元,那小子就喜欢名牌,大小尺码,我看着也适合你的,你穿着感觉也不会太差。”

  连他脚下的皮鞋价格,林父都能看出来,这林家的生活条件倒是符合了他手下调查来的结果了。

  “谢谢叔。”慕容俊连忙接过那双崭新的皮鞋,一看皮鞋的尺码,竟然和他穿的一模一样。

  “呵呵,我倒是想听你叫我爸。”林父呵呵地笑着。

  和刚才那个淡淡的,没有多少反应的林父一相比,判若两人。

  “爸。”

  慕容俊嘴快,马上油着嘴叫着。

  “爸!”林小娟却羞红了脸。

  “好了,好了,赶紧回家吃饭吧,可别让客人饿着了。”林母已经焕然一新地上前来打圆场,招呼着慕容俊和林小娟向小别墅走去。

  刚才被村民“抢走”的礼物,全都被村民们抱了回来,抱进了小别墅里,一一摆放在院落里及屋里。

  走进小别墅里,慕容俊发现大厅里摆了好几张圆桌,每一张桌子上都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菜,看上去味道似乎相当不错。虽然不及他平时在五星级酒店吃的那般丰富,却也不错,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走的,都有。

  “我爸请大家吃饭,人多,所以便摆了几张桌子。”林小娟说明着,“这个才是我的家,今天刚好是我老爸的五十一岁生日,在这里逢一的生日都要请客。”言下之意,这些饭菜,这些人,并非是特意为慕容俊准备的,让他不必拘谨。

  “你怎么没有告诉我,今天是爸的生日?我没有备着生日礼物。”慕容俊懊恼地低叫着。

  对于林父林母设局试探他的事情,他没有半点生气。

  “你的礼物还不够多吗?”林小娟白了他一眼,随即又低低地笑了起来,捏了一下他的大手,促狭地笑着:“我敢保证,等会儿你还要把这些东西都拉回去。”

  她林家虽然是不及慕容家,倒也是小康家庭,父母都还有些许的收入的,是不会收下慕容俊这些贵重的礼物。

  慕容俊眨眨眼,他送出来的东西,绝对不会收回去的。

  看来,等会儿他还要和未来的岳父过过招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