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30 黑帝斯

130 黑帝斯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7923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39

   慕容俊的见家长结束回来的时候,他的车后座被塞得满满的,他带来给林家人的礼物,只有两瓶酒开来喝掉了,其他全都塞回他的车后座了,除此之外还有林家人送给他的礼物,什么样的都有,吃的,穿的,用的,玩的,好像把他当成了收购站似的,什么都往他车上塞。

  林家人唯一留下的便是那些花和钓鱼具。

  慕容俊以为自己很利害的,以为自己能说服林家人收下他送来的礼物,谁知道林父更利害,两个人推搡了半天,最后他还是认命地把礼物拉了回来。

  傍晚六点,两个人才回到了热闹繁华的T市区。

  林小娟说要约蓝若希喝杯咖啡,让慕容俊把她送到随缘咖啡馆后就行。慕容俊原本想着刚见家长回来,两个人逛逛街,谈谈情,说说爱的,可林小娟说她已经N久没有和好友蓝若希见面了。

  慕容俊只得顺从了她。

  慕容俊一走,林小娟马上打电话给蓝若希。

  “亲爱的若希,你有空吗?大家去逛街吧,我有些话想对你说。”林小娟嘻嘻地笑着,热情地问着蓝若希。

  “林大小姐约见,小的哪敢说没空呀。说吧,什么地方见面?”蓝若希带着笑意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老地方,不见不散哦,还有,别把你家那个有点吓人,又霸道,又会阴人的老公带来哈,这是大家两个女人的自由活动。”林小娟还不忘叮嘱蓝若希别让霍东铭跟着来。

  对于霍东铭,林小娟是又气又感激。气他阴了她,又感激他的开导劝说,她才敞开心扉接受慕容俊。现在她和慕容俊甜蜜得如膝似胶,霍东铭功不可没。

  蓝若希握着手机呵呵地笑着,不着痕迹地用眼角余光看了看就在她身边的霍东铭,然后应着:“好吧,我不带他去。我现在让司机送我过去。”

  “你自己不是可以开车吗?”

  林小娟顺口问着。

  “一言难尽,见面再谈。”两个老友天天通话,不过每次通话时间并不长,蓝若希也不可能事事都告诉林小娟,所以林小娟并不知道蓝若希被霸道的霍东铭勒令不准自己开车上下班了。

  挂断了通话之后,蓝若希扭头看向霍东铭,霍东铭一直都在看着她,她冲他嘻嘻地笑着,那样子就像讨喜的招财猫一样。

  见此情景,霍东铭失笑起来,忍不住点了一下她俏挺的鼻尖,宠溺地说着:“都要当妈的人了,还像个孩子似的。说吧,什么事,别老冲着我嘻嘻地笑。”

  “嘻嘻,那我冲你嘤嘤地哭。”

  “你敢!你敢哭!哭给我试试看!”霍东铭俊脸倏地阴下来,深眸如同鹰眸削着蓝若希的脸。

  蓝若希眨眨眼,自家男人果真像好友说的那般霸道。

  “好啦,有你在身边,你只会让我开心,让我笑,是不会让我哭的,我也很开心,很快乐,绝对不会哭的。别板着这张脸了,小心变成了大理石,又臭又硬。”若希撒娇似地撞入他的怀里,他赶紧把她扶住,对于她的撞入来,有点不满,她都是有孕在身的人了,不能用撞的,要用偎进来的。不过,她的撒娇,他倒是挺受用的。

  这丫头极少会撒娇的呢。

  “大理石硬,但不臭。”霍东铭拥着她,低哑地说着,俊脸上还是酷酷的,只不过眼眸里一片温柔。

  若希眨白眼,比喻嘛……

  “哦,对了,你老婆我今天上午狠狠地教训了一下负心汉,自己有了老婆,有了儿子,还要和几个女人玩暧昧,还跑到我的店里狂吃霸王餐,要让他老婆用工资帮他垫汤圆钱,还真没见过这般不负责任的男人,不过我那个员工也有责任的,她不该宠着她的男人。张猛来了之后,狠狠地替我抽了那负心汉几巴掌,啪啪!打得相当的漂亮,过瘾!那样的男人,就该被抽!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再欺负女人!”蓝若希忽然扯到了上午的事情去。

  霍东铭嘴边噙着一抹浅浅的笑意,抚着她越发长的头发,估计是现在怀孕,家里天天给她准备着补汤喝的缘故吧,她的头发长得真快呀。

  “老婆是娶回家里疼着,爱着,宠着的,不是娶回家里折磨的。”霍东铭低笑而又变相地对若希说着他的爱意。

  没想到蓝若希随即就搂着他的脖子,在他的俊脸上巴唧地就亲了一下,笑着:“没错,我也是这样说的。东铭,你真是我的肚子里的蛔虫,我的想法,你都知道。那……不用我再多说,你知道该送我去哪里了吧?”说完,她眨着美眸冲着霍东铭乱放电。

  霍东铭笑着又点了一下她的鼻尖:“鬼精灵。”然后便吩咐开车的石彬:“改道,随缘咖啡馆。”

  爱妻和林小娟的通话,他自然听到了。

  他是很想和爱妻回家恩恩爱爱,卿卿我我去,不过自由空间,他还是会给的。

  石彬把车开到一处红绿灯才转了方向往随缘咖啡馆开去。

  林小娟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小娟。”

  车停稳,蓝若希一边打开车门,一边朝林小娟招手。

  “若希。”

  在她下车之时,霍东铭拉住了她的手,低沉地叮嘱着:“九点,我会在这里等你。”

  若希想拒绝,扭头的时候接受到他深沉的眼眸,她只能点点头。霍东铭这才放开她的手,让她下车。

  林小娟快步走了过来。

  霍东铭关上车门,不过摇下了车窗,等到林小娟走近了,他略板着俊脸,沉声说着:“林小姐,若希交给你了。希翼在你把她还给我的时候,毫发无损。”

  “东铭。”

  若希有点头痛地叫了起来,拜托,别老是把她当孩子,她都快二十七了,再过一个多月,过了年,她也就二十七岁了。肚里都有一个小包子了,还老是把她当成孩子一样紧张着。

  “放心吧,有我在,我宁愿损我也不会让若希受损的。”林小娟赶紧保证着。

  若希觉得头痛,她倒觉得霍东铭这种表现是一种深沉的爱。无时无刻都在牵挂着自己心爱的女人,不管和谁在一起,他都不放心,可他又宁愿把自己的担心压进心底,只为让她觉得自由,觉得开心。这个男人的爱比起慕空俊对她的爱要来得沉一些,往往只有局外人才能看透彻。

  霍东铭又叮嘱了若希几句,才摇上车窗命令石彬开车。

  “若希,你别犯头痛了,你家男人对你爱得很呢。”林小娟挽拉着若希的手臂就融入了大街上的人群之中,边走着还边说着若希。

  “我知道,平时想想,觉得很幸福的。对了,小娟,你和慕容俊什么时候擦枪走火?”

  “去你的,嫁了人,要当妈了,说话就大胆了。什么擦枪走火,我想留到新婚之夜呢。”

  林小娟脸红了红,捏了蓝若希一把。

  蓝若希促狭地笑了起来。

  “今天我带他回我家见我父母了。”

  “结果如何?他会不会嫌弃你?”

  “没有,不过……呵呵,他被整了。”接着,林小娟便把自己的家人恶整,也就是试探慕容俊的事情说了出来,让蓝若希听得两眼放光,笑得嘴巴都合不拢。

  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走着。

  路过一间毛线店铺的时候,林小娟忽然拉着蓝若希走了进去。

  冬天的时候,心灵手巧的女性们总会在空闲的时候,利用自己的巧手替自己心爱的男人,儿子或者自己敬爱的父母亲织一件暖和的毛衣,虽然不值多少钱,但贵在心意。

  林小娟挑了一款适合慕容俊的颜色毛线买了下来,也买了编织毛衣的用具。

  “小娟,你买这些东西干什么?你会编织毛衣吗?”若希在环宇工作的时候,也见到过同事们利用中午下班那一个多小时替自己的家人编织毛线,让她好奇的是林小娟也会?

  “会,我读高中的时候就学会了,读大学的时候,是去北方读的,那里冷,我经常自己替自己编织毛衣,省钱又暖和。我没有什么可以送给慕容俊当作订情礼物,想着自己亲手为他织一件暖和的毛衣了,虽然不值钱,却是我亲手织的,贵在我的心意。他应该会喜欢的。”

  “男人呀,只要是真正爱你的,看到你亲手为他编织衣服,他会觉得那件衣服比黄金还贵重,要不就是藏着舍不得穿,要不就是穿着舍不得换下。”若希促狭地笑着,又问林小娟学编织毛衣难不难?林小娟说不难。于是,若希也想着学学编织毛衣,想着学会了,抽空替霍东铭也编织一件,还有肚里的宝宝。

  以前那些同事,只要是来自北方的,基本上都会编织毛衣,她觉得北方的女孩子,手特别的灵巧,让她羡慕不已呢。她们只要是生了孩子的,孩子冬天穿的衣服,裤子,鞋袜和帽子以及围巾等,都是她们亲手织的,让孩子被母爱团团包围着,度过一个又一个冰冷的冬季。

  于是林小娟便替她挑了一些质量极佳的毛线球,又帮她挑了一套编织毛衣的工具,再当场教若希如何编织,若希聪明,一教便会,当然了,还是只会简单的编织。

  出了店铺后,两个人忽然看到一个疯女人疯疯癫癫地从她们面前走过,细看下,两个人大吃一惊,那个疯女人竟然是沈家千金沈柔。

  原来环宇集团被慕容俊打击得已经难以生存了,他的手段绝对比霍东铭来得凶猛,沈万财的情妇眼看环宇就要倒闭了,便灌醉了沈万财,从沈万财的嘴里套出了企业财务部保险柜的密码,卷走了企业的所有现金,也有近千万元,还有沈万财的所有存款,也被她盗走了,然后一走了之。

  环宇经此打击,当即倒闭,被霍东铭派人收购了。

  而沈家百分之九十的存款都是在沈万财的名下,被他情妇这样一盗走,沈家也马上从上流社会里滚了下来,豪门变成了贫门。

  沈柔婚姻的失败,现实生活的种种打击,让她年轻的心灵无法承受,便变得神经兮兮的,经常到处处跑。

  两个人看到沈柔的样子,除了吃惊之外,也感慨万千。

  若希对沈柔曾经有过怨恨,可在她嫁给霍东铭,生活得很幸福时,她就不再怨恨沈柔抢走冷天烨了。

  此刻沈柔疯了,她忍不住想着,这是因果循环报应。

  沈柔要是不横刀夺爱,就不会为环宇惹来灭顶之灾,沈万财要是不养情妇,沈家也不会这么快就从高处摔了下来,一切都是报应呀!

  沈柔很快便被沈家人找到,带了回去,沈家人并没有发现蓝若希和林小娟。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便到了九点。

  霍东铭在八点半的时候就在随缘咖啡馆等着若希了。

  在九点整的时候,他才看到自己的爱妻提着一只袋子,有点遮遮掩掩,挺神秘的样子,好像不想让他知道似的。

  对此,霍东铭不以为然地低笑起来,并没有去探究她藏着什么东西。

  不过接下来的好几天里,他就开始极度不安,极度不舒服起来。

  蓝若希每天都比他早起了,她一起来,就躲到了书房里去关上房门,她在里面做什么,他不知道。等到他来敲门而入的时候,若希便会手慌脚乱地把什么东西藏进一只袋子里,那只袋子里到底装着什么东西,他不知道,她也不让他看。

  除了早上,还有晚上,她总是在晚饭过后,就赶紧溜上楼来,又是躲在书房里不知道做着什么。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和他卿卿我我了,反倒存心冷落他似的。

  她到底在做什么?

  这样的情况挂续了将近半个月,霍东铭再也忍不住发飙了。

  他受不了她的冷落,明明她还是每天枕着他的手臂,在他的怀里入睡,可他总觉得她的心已经不在他的身上了。

  她那个袋子里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在相同情况的一个晚上,蓝若希吃完晚饭后,陪老太太聊了一会儿天。

  霍东禹已经出院,被接回了霍家别墅里,蓝若梅白天都会到霍家来照顾他,雷医生也住进了霍家,就近医治霍东禹的伤腿。

  霍东禹已经重拾信心了,而他和蓝若梅的结婚申请报告也批下来了,两个人只要想去登记,随时都可以去登记了。

  陪老太太聊了一会儿后,若希又上楼去了。

  霍东铭马上尾随着她上楼。

  她回到房里,打开衣柜,翻找了一会儿后才找出她那只神秘的袋子,原来她害怕霍东铭偷看,费了不少心思藏袋子。

  找出了袋子后,她转身就想走,谁知道霍东铭已经不声不响地站在她的身后了,她一转身,一头就扎进了霍东铭的怀里,霍东铭顺势搂着她,视线就往她的袋子里探去,她赶紧捂住了袋口。

  霍东铭眼神一沉,搂着她的手也加了半分的力道。

  她怀孕二个月了,不知道是营养太好了,还是胎儿健壮,才二个月,她的小腹已经略略可见隆起,不过因为是冰冷的冬天,穿的衣服多了点儿,外人还是看不到她的小腹已经略略隆起。

  “若希!”霍东铭严肃而低沉地叫着,深眸盯着她的眼眸,看进她的内心深处去,用眼神向她催眠着:“你瞒着我做什么?你袋子里装着些什么?”

  “没什么呀。”若希听到他的问话,又下意识地把袋口捂住。她是初学织毛衣的,虽然编织得也算是有模有样,可还是差了点儿,她想着这一件就当作是练习了,技术好了,再织一件好的送给霍东铭。当然了,她要是真想送质量最好的,她大可以花高价买一件质量最好的机织毛衣。

  她想送给他的是自己那份心意。

  所以她才背着他学织毛衣。

  现在这件初学品实在送不出手,她不想让他看到。

  “若希,你冷落我了。”她不肯说,霍东铭没有再逼问下去,而是垮下一张俊脸,像个独守空房的怨妇一般抱怨着。

  “老公。”若希在他怀里仰起了瓜子脸,失笑着:“我这不是在忙嘛,忙着给你织……”

  “织什么?”霍东铭马上接口追问。

  今天晚上他非要弄清楚爱妻冷落他的原因。

  若希沉默。

  片刻后,她自言自语地说着:“算了,让你看看吧,提前给你一个惊喜了。”然后她就把装着她才织了一小半的毛衣袋子递给了霍东铭。

  霍东铭接过袋子,伸手就从袋子里面探索,摸出一件才织成了一小半的毛衣出来,还有一大圈毛线球,那毛线球一不小心从他的手里滑落到地上,便往他处滚去。

  若希连忙去捡回毛线球。

  霍东铭拿着小半件毛衣东看西看的,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疑惑地问着:“若希,你说这是什么?给我的吗?”好像是衣服的下摆,可是看上去似乎有点窄了,他这健壮的身躯怕是穿不着吧。

  “毛衣呀,我亲手为你织的毛衣呀,原本想着织好了,当成惊喜送给你的,结婚都三个多月了,我才送了你一套衣服,我这个当妻子的太不合格了。不过我初学织毛衣,技术不好,织了半个月才织了这么丁点儿,还不好看。”

  她亲手为他织毛衣!

  霍东铭的心情瞬间就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整个人都心花怒放起来。

  他的老婆大人竟然亲手为他织毛衣!

  随便都可以买到的衣服,她却要亲自为他而做。

  不管衣服好不好看,不管衣服合不合身,只要是她为他而织的,就算只能穿进他一只手,他也很开心,也要把衣服小心地珍藏起来,这是他老婆大人笨掘的深情呢。

  睨着他心花怒放的样子,若希没好气地说着:“你该不会是在嘲笑吧?”

  “没有!绝对没有!”霍东铭赶紧否认,把她拉到了床前坐了下来,手里拿着那小半件衣服就往自己身上比量着,嘴里像个老太婆那般碎碎念:“嗯,是小了点,不过勉勉强强还是能穿上的吧,我家若希的手呀就是巧,居然会织毛衣,名门里,极品呀。我真好命,娶了个极品娇妻。”

  “东铭。”若希失笑却又感慨地靠进他的怀里,她对他的回报还真是少得可怜呀,才一件不合格还没有织成的毛衣,都让他高兴成这个样子。“以后,我一定会更加努力,我要做个贤妻良母,出得厅堂,入得厨房,斗得小三,管得财政。”

  霍东铭低笑,笑得心满意足,在他的心里,她一直都是个贤妻良母。

  ……

  烈焰门是个极为神秘的组织,势力盘踞整个亚太地区。但它是正是邪,谁也无法下定论,说它是正的,它又会杀人放火,说它是邪的,它又会救苦救难。

  而烈焰门的总部到底在哪里,也没有人知道,只知道此组织是由一个黑姓大家族掌管着。因为那个黑姓大家族人数太多,当家人又有众多妻妾子女,便仿制古代传位于嫡子门主之位的规矩,每一位门主都是上一代门主与其结发妻子所生的儿子,也就是嫡子。

  可是烈焰门的神秘以及强大,又让其他子嗣都想争夺门主之位,就如同古代的帝皇一样,谁都想会上那把龙椅,成为掌控天下的君主。所以嫡子的处境相当的危险,随时都会被兄弟姐妹们暗害。

  被选定为下一代门主的嫡子继承人,一般身上会带着烈焰门的图腾,金黄色的火焰图腾,那是代表烈焰门的意思,还有一条价值不菲的项链,那项链有着代表黑氏家族当家人身份的“黑”字。

  其他旁支子嗣只要能从嫡子身上夺得火焰图腾以及那条有着“黑”字的男士项链,便能调动整个烈焰门,成为下一代门主。

  在这个冰冷的冬天,在这个黑漆漆的夜晚里,隐身于某个国家地区的一座超级大的大别墅里,也是静悄悄的。

  除了院落里的路灯还亮着之外,那栋华丽尊贵的主屋里早就熄灭了灯火,而院落里的路灯距离主屋远了点儿,未能照亮那栋华丽的主屋。

  夜深人静之时,飘着白雪,这里很冷,零下十几度。

  白茫茫的一片要是冒出一个黑影出来,那黑影就显得分外的刺目,会让人觉得来者不善。

  那个黑影一身的黑衣,还戴着黑面罩,就像那些准备去抢劫银行又害怕被监控看到面容的抢匪一样,只露出了一双眼睛,阴阴的,杀气重重。

  他身形敏捷,似乎拳脚功夫相当的不错,攀爬技术也达到了纯火炉青的地步,不过是几分钟时间,他便像一只黑燕一般攀上了主屋的三楼,然后轻手轻脚地躲在暗处,手里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几颗圆石,然后又掏出了一把黑色的消音枪,他拿着圆石朝一间大房门扔去,石头扔中了那扇门,声音很响,必定能惊醒房里面那个警觉性极高的男人。

  在他扔出石头之后,他便拿着枪对准了那扇门,准备在房里的男人出来时,他就开枪,看他信心十足的样子,枪法估计也达到了百步穿杨的地步吧。

  房里果真有了动静,一名穿着睡袍的高大男子很快就打开了房门,一看到那个男人,黑影马上扣动了板机,那个男人眉心中枪,马上倒地而亡。

  黑影看到自己成功了,眼里露出了得意。然后从暗处走了出来,走到了那个中枪倒地而亡的男人面前,用脚踢了踢对方的尸体,冷笑而低哑地说着:“黑帝斯,你不是警觉性很高的吗?只要有你在的地方,不是都会筑起一道百毒难侵,谁也破解不了的防御系统吗?现在还不是死在了我的手里。”

  黑影一边说着,一边蹲下身去,从黑帝斯的身上摸索着,摸了一个遍后,他眼神一沉,黑帝斯身上什么都没有,就连家族标志项链都没有戴着。

  “你想找的东西怎么可能在他身上呀。”冷不防一道低沉却极富有磁性的好听声音传来,接着便看到真正的黑帝斯站在了楼梯口的扶手处,双手环胸,淡笑地睨着黑影。

  “我说呀,你要来杀我,难道不知道我有无数个替身吗?你知道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我?是躺着的那个,还是现在这个我?”黑帝斯松开了环胸的双手,大步地走向黑影,一点也不怕黑影马上朝他开枪,因为在他的身后,已经冒出了很多扛着机关枪的黑衣人。

  黑影见势不妙,扭身就想逃。

  黑帝斯手一扬,一把锋利无比的小匕首从他的手里飞出,黑影甚至没有看到过他手里拿着匕首,可匕首确确实实是从他的手里飞出的,匕首准确地从背后没入了黑影的心脏位置,黑影连哼一声都来不及,便倒地而亡。

  “揭开他的黑面罩,看看他是谁?”黑帝斯走到了黑影面前,居高临下地凝视着,神情自然,没有半点刚刚杀了人的慌乱。

  他有着一张和霍东铭差不多的俊脸,有着一百九十公分的身高,身上散发着尊贵,冷冽,暴戾,温和于一体的复杂气息。

  一名黑衣人赶紧走到黑影面前蹲下身去,扯下了黑影的黑面罩,露出一张和黑帝斯有三分相似的脸,年纪似乎要比黑帝斯年轻一点。

  “少主,是你二十三叔。”

  黑帝斯略皱了一下眉,挥手,吩咐着:“送回老头子那里,让他以后管好他那几十个儿女,要是都死在我的手里,那样我就大大不孝了。”

  “是。”

  黑衣人应着。

  黑帝斯转身离去,不再看他自己的叔叔一眼。

  黑帝斯是现任烈焰门门主唯一的嫡子,烈焰门的少主,因为门主处于半退的状态,黑帝斯已经逐渐成为烈焰门新的掌权人,继位形式很快就要举行。因为他是现任门主唯一的嫡子,只要他一死,那么门主之位只传嫡子的死规矩便会被打破,其他旁支子嗣就有了机会竞争门主之位。黑帝斯虽然能力很强,可处境也是非常的危险,他连自己的家都不敢住,害怕被人暗害,也准备了无数替身,随时替他死去。

  年已三十三岁的他,也不敢结婚生子,连女人都没有碰过,哦,不,他碰了一个,在中国某个大都市里,他碰了一个热情的小尤物。

  他最忠心的助手不止一次劝他要近女色,早点结婚生下一个继承人,预防不测。他明白那件事很重要,可还有一件事更重要,只要是他在意的,说过话的女性都会死于非命。他不想让那么多女人为了他而死于非命,在他还没有足够的能力震住所有人的时候,他还不能结婚生子。不过为了预防不测,在一个月前悄然到中国,他还是让他最忠心的助手替他买来一个女子,想着让那个女子为他暗中生子,不过除了他之外,连他最忠心的助手都不知道那名女子长着什么样子。

  他想要的是一个平凡的良家女孩。

  谁知道弄来的却是一个美丽又被人下了催情药的少女,看她的样子,最多二十二三岁,太嫩了,可她的热情还是让他动了**。

  欢爱之后,他希翼自己的第一次以及那女孩的第一次都能有一个结果。所以他把项链留给了那个女孩,想着将来自己的处境安定了,他再回中国寻她。

  此刻,他并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他不敢让任何人去调查她的身份,就害怕她也会死于非命。

  就算那一次迷情,未能为他留下子嗣,或者有了子嗣,那女孩不愿意生下来,他也不会悔恨,更不会怪她。配戴上他黑氏家族当家人的标志项链,便是他黑帝欺未来的妻子。

  ------题外话------

  今天这章码得很卡呀,也不知道好不好看,亲们包涵一下哈,抱抱大家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