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31 一胎还是多胎?

131 一胎还是多胎?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771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39

   华艺玩具实业企业

  蓝若希亲自面试汪澜。

  此刻在她的总经理办公室里,她拿着汪澜的个人简历,认真地看了几遍之后,才抬眸把汪澜上下打量着。她的眼神不再像平时那般清脆明亮带着温和,而是变得锐利而深沉。汪澜觉得形容一个女人的眼神不该用到深入沉,可是若希的眼神她除了想到深沉之外还是深沉。

  总裁的眼神也是锐利中带着深沉,他的妻子居然也是这种眼神,难怪两个人能结成夫妻,连眼神都格外的相似,不结成夫妻的话,还真会觉得太可惜了。

  “汪小姐喜欢跳槽?”蓝若希淡淡地开口,声音倒是让汪澜觉得动听。

  窗外,迟到良久的太阳才慢慢地露了出来,可是光线还是很软,很弱,除了让大地觉得光明了一些之外,未能扫走这深冬的严寒。

  T市的冬天一向都不冰冷的,今年的冬天却特别的反常,变得特别的冷。

  深夜及清晨最低气温降到四度左右,白天气温也仅有七八度,这对属于南方的T市来说,真的是极点冰冷了。

  还好,没有下雪。

  其实若希倒是希翼能下雪,她喜欢白雪飘飘的感觉。以前旅游的时候,她挺喜欢在冬天的时候出门,因为能看到雪。可惜在T市,就算冬天再冷,也是不会下雪的。此刻她怀孕在身,又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到了冬天出门旅游看雪景。

  呃?

  汪澜先是微愣,随即明白过来,便淡笑着:“也不是。”她一直都是呆在千寻集团里呢。

  她奉总裁之命来这里投了简历,只不过华艺请秘书,也是严厉挑剔得很,居然是一层一层地往上刷,还好,她能力真的不错,才能被刷了多次之后,还能刷到蓝若希的面前来。

  “我看汪小姐六年里换了五间企业……”蓝若希说到这里便停顿下来。

  她请秘书,是想请一名能力强的,也不会老是跳槽的。

  汪澜连忙说明着:“蓝总,那是因为那些企业老总都想让我当他们的情妇,我不愿意,他们都结了婚,当了父亲的,竟然要让我去拆散他们的家庭,我怎么可能昧着良心做那样没有道德的事情,所以,我只能换工作地方了。”心里却在想着,失策呀,她隐瞒真正的工作经历,只能写了假的工作经历。

  没想到蓝若希会认为她喜欢跳槽。

  “好!好女孩就当如此!”蓝若希语气一转,赞起汪澜来了。

  她也是知道很多老总就是喜欢吃窝边草,玩女人,专门从身边的秘书玩起。听了汪澜的说明后,她对汪澜那点不满便完全甩开了。

  接下来,她又问了汪澜很多关于工作上面的事情,汪澜都能对答如流,饱和的工作经验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

  蓝若希虽然涉商不长,眼睛和心可是雪亮的,当即就意识到汪澜在秘书行业当中,能力绝对算得上是佼佼者,要是错过了汪澜,估计她很难再请得到满意的秘书了。

  不过还有一点很重要,那便是酒量。

  她没有怀孕的时候,粘了烈酒即醉,应酬的时候,哪能只喝红酒,有些客户就是喜欢喝烈酒,她要是陪着喝,会醉,不陪着喝,又觉得不好意思。现在怀孕了,为了宝宝的健康成长,她更加不能粘酒了。

  “汪小姐的酒量如何?哦,我说明一下,因为我这个人粘不了红酒之外的酒,粘了即醉,可我也要应酬,也要见客户,你身为秘书的,我自然会带着出门应酬,因为我不能喝酒,所以秘书一定要能喝。”蓝若希老实地把自己请秘书最主要的原因说出来。

  说到酒,汪澜两眼一亮,笑着:“蓝总要不要试试看?我不是撒谎,我家里是酿酒的,我从小就是喝着酒长大,把酒当成了水,千杯不醉。”

  蓝若希也笑开了:“试倒不用了,我相信你,汪小姐看上去是个很诚实的人,不会撒谎的。好,就你了,明天就可以来上班了,工资,按你要求的再加两千元,希翼大家俩合作愉快。”

  汪澜的薪金要求是随便写着的,是普通秘书的薪金,因为她在千寻集团还可以继续领工资。没想到蓝若希觉得她的能力强,应该按高级秘书的薪金,便主动地加了两千元,目的就是希翼用高薪留住汪澜,希翼和汪澜长期合作。

  毕竟以汪澜的能力,进军她家男人的千寻集团都不成问题,委身于她这间小小的厂里,实在是委屈。加汪澜两千元薪金的原因还有一点,酒,喝多了伤身,她觉得请汪澜最主要是代替她陪客人喝酒,哪怕汪澜说她千杯不醉,也是会伤身的,要是工资给得太少,她心里过意不去。

  汪澜想不到蓝若希如此大方,马上欢笑地答应下来。

  两个人握了握手后,汪澜便告辞而去,打算明天再来报到。

  等到汪澜离开之后,蓝若希意外地看到了自己的小姑子霍东燕竟然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霍东燕当她的助手,是帮她处理电脑上面的事情的,有属于自己的办公室,不过这丫头每天都喜欢挤到她的办公室里来,和她一起工作,说这样更方便。

  若希便由着她了。

  看看时间,上午十点左右,还没有到午休时间,霍东燕怎么就睡着了。

  若希站了起来,绕出了办公桌,走到沙发前,想叫醒霍东燕的,不过看到霍东燕睡得那般沉,好像百年都没有睡过了似的,她又不舍得叫醒东燕了,还把暖气的温度再调高了一点,然后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轻轻地盖到了霍东燕的身上。

  自从霍东燕到她的企业里上班之后,以前很多坏习惯都改掉了,每天准时上下班,晚上也没有再外出鬼混,按理说是不会在上班时间打瞌睡的。

  蓦然,蓝若希想起了半个月前,霍东燕和她说的话。

  霍东燕说她的危险期不知道怎么就推迟了,而她**那时刚好就是危险期,老天爷似乎就是在故意整她一般,一般准时的生理期无端端地就变动了一次。她的生理期是否来了?如果没有来,那她肯定是怀上了,初怀孕时,孕妇是特别喜欢睡的,她那会儿也是这样。

  想到这里,蓝若希又在心里责怪自己这个当大嫂的对小姑子关心不够。

  这半个月来,她忙着给霍东铭编织毛衣,对霍东燕的事也就忘记了。

  “咦,我怎么睡着了?”

  正当蓝若希自责自己对小姑子关心不够的时候,霍东燕醒了过来。

  看到蓝若希站在自己的面前,她急急地,一骨碌地坐了起来,不好意思地冲蓝若希笑着:“嫂子,对不起,我睡着了。我不是有意的,就是不知道最近怎么了,好像撞邪了似的,老是想睡觉。每到晚上,一看到那张床,我就兴奋至极,爬上床就赶紧入眠,可是还是老想睡呢。”

  “东燕。”若希在她的身边坐下来,看着她,意有所指地问着:“你那个……来了吗?”

  “那个?哪个那个?”霍东燕刚睡醒,还有点傻傻的样子,一时没有意会嫂子的意思。片刻后,她才醒悟过来,随即脸色煞白,摇头应着:“没有,嫂子,怎么办?这,这肯定是怀上了。”

  距离她**一个月了,她的生理期没有来,她百分百是怀上了!

  怎么办?

  一次迷情,她竟然怀上了陌生男人的孩子!

  蓝若希脸色也微微地变了。

  “嫂子,怎么办?”

  “你先别慌,这样,我现在就到外面去替你买早孕试纸回来试试,如果真怀上了,大家再想办法怎么去解决。”蓝若希安抚着她。

  霍东燕马上抓住了若希的手,焦灼地说着:“嫂子,那你快去。”

  若希点头,拍拍她的手,然后站起来就向办公室外面走去。

  等到蓝若希离开之后,霍东燕再也坐不住了,站了起来,在办公室里来来回回地踱着步。

  蓝若希很快就回来了。

  她把买来的早孕试纸递给霍东燕,让霍东燕按着说明书去检验。

  霍东燕接过早孕试纸的时候,手都在颤抖了,心情是极度紧张。

  蓝若希在沙发上等着她,暂时无心工作。

  在霍东燕自我检测的时候,霍东铭偏偏又打电话来,说在来的路上,要接她下班回家喝婆婆为她熬的补汤。

  “东铭,你别来!”

  蓝若希想也不想,马上低喝着,让电话那端的霍东铭错愕不已,随即紧张而关心地问着:“若希,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她是从来没有用过这种急切的语气和他说过话,好像很害怕,害怕他到来似的。

  “没什么事,总之,我现在有些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你先别来,你来了会影响到我的。就这样了,东铭,记住哦,你别来,现在别来,下班的时间到了,你再来,否则我回家不理你了。”蓝若希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语气太急了,让霍东铭误会了,可是霍东燕的事情,还不能让霍东铭知道,她也只能这样威胁亲亲的老公了。

  蓝若希说完,不给霍东铭回应的机会,挂断了通话。

  霍东铭的眉都锁了起来。

  爱妻有问题!

  最近她怎么老是神神秘秘的。

  昨天晚上才弄清楚自己被冷落了半个月之久的原因,她为他亲自编织毛衣的举动,弥补了被冷落半个月的不满,今天怎么又变得神秘了?还语出威胁了。

  他霍东铭,谁敢威胁?谁的威胁他怕过?……好吧,这个世界上就只有蓝若希敢威胁他,而他偏偏就怕她的威胁。最怕她说不理他的话!

  “车开到企业门口停下,下班时间再入内!”霍东铭冷着脸吩咐着开车的保镖。

  “是,大少爷。”

  而蓝若希才挂断霍东铭的电话,霍东燕便从洗手间出来了。

  “怎样?”

  蓝若希马上站起来,迎上前去,担心地问着。

  霍东燕脸色白白的,把手里拿着的检验结果让蓝若希过目,两条红线非常明显。

  姑嫂两个人都短暂无言了。

  丢掉检验结果,清洗了手之后,两个人坐在沙发上,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怀孕,原本是喜事,可对于霍东燕来说,却是坏事。

  她现在努力地摆脱过去,想忘却那次错误的迷情,想着改变自己,重新生活,将来也找一个好男人结婚生子。现在她却怀孕了,把她刚刚燃起的生活信心又打击下去了。

  “东燕,你要不要这个孩子?”

  蓝若希沉默了很久,才低叹地问着。

  霍东燕没有回答,她心也很乱。

  想了一会儿后,她才看向蓝若希,痛苦地问着:“嫂子,我不想未婚先孕,这孩子,我不想要。”她连孩子的爸长什么模样,她都不知道,她怎么可能替那个陌生的男人生孩子?哪怕这个孩子也是她的,可是……

  “……”若希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说。

  “流产,听说很伤身体的,尤其是第一胎。听人家说过,生一个孩子都没有流掉一个孩子那般伤身体。还有,很多人第一胎打掉了,伤了身体,以后想怀孕,都怀不上了。你一定要考虑清楚。”若希轻轻地说着。

  霍东燕脸色又白了几分。

  “这样吧,东燕,这几天你先好好考虑一下,考虑清楚了,如果你真的不想要,我就陪你去医院做人流。”

  霍东燕点点头,想了想又叮嘱着若希:“嫂子,别让家里人知道,行吗?我不想让他们再为我担心。”

  蓝若希欲言又止,最终点了点头,心里感叹着小姑子是真的懂事了,可惜付出的代价似乎大了点。

  霍东铭一直都在查找那个要了霍东燕清白的黑姓男人,全国各地,姓黑的男人多的是,逐一查,要花费很多时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找到一个符合现实的。

  霍东铭认为能筑起那么严密的防御系统,让他这条地头蛇都攻不进去,那个男人的势力必定比他还要强。

  不管对方有多强,毁了他的妹妹,他都不会放过的!

  那条卡地亚男士项链,霍东燕原本想丢掉的,最终没有丢掉,不过她也没有再戴在身上,而是摆放在她的首饰盒子里,锁进了梳妆台上的抽屉里。一个月已过,她们的银行卡早就恢复了使用,为了忘记那条总会偶尔浮现在脑海里的男士项链,她又新买了不少项链,故意摆在梳妆台上,到处可见,借此忘记那条有着“黑”字的项链。

  姑嫂两个人一直坐在沙发上,各自都沉默着。

  霍东铭敲门了,两个人没有听到,霍东铭进来了,两个人视若无睹,直到霍东铭趋近了俊脸,偷吻着蓝若希的红唇,才把蓝若希从呆坐中拉了回来。

  “啊!”

  蓝若希乍一回神,看到一张放大了的俊脸,蓦然大叫起来,这丫被吓得不轻呀。

  霍东铭和霍东燕都被她这一声大叫吓到了。

  “东铭,怎么是你?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让你下班才来的吗?还有,你进来怎么不敲门,你还偷袭我,你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吗?”蓝若希回过神来,看清楚偷袭自己的正是自家男人,她马上开机关枪,狂扫!

  霍东铭觉得自己此刻比窦娥冤还要冤了。他明明是下班才进来的,他明明有敲门,是她没有反应的,他都站在她面前了,她还目中无他,他才气不过偷袭一下她。

  “若希,现在可是十二点了呀,你的员工都下班吃饭去了,倒是你这个当总经理的还呆坐在这里。”霍东铭居高临下地睨着爱妻,深邃的眼眸变得锐利无比,看着爱妻和妹妹的神色,似乎都遇着了一件很重要的大事,否则她们不会对他视若无睹的。

  被自己最心爱的女人视若无睹的滋味……难受!

  呃?

  蓝若希一看时间,果真到了下班时间。

  然后……

  “东铭,那大家回家吧。”她一改刚才狂扫机关枪的凶猛,换上了讪笑兼温柔,讨好地站起来,挽着霍东铭的手臂,又顺手拉起了霍东燕就向外面走去。

  这小妮子有事瞒着他!

  霍东铭侧头看了看蓝若希,并没有马上追问蓝若希有什么事瞒着自己。蓝若希不想让他知道,他追问也没用,不过他相信,蓝若希以后会告诉他的。

  A市,慕容家。

  慕容夫人气愤地从外面走进屋里来,一屁股就在沙发上坐下。

  今天没有回企业的慕容宣正坐在沙发上悠闲地翻看着报纸,看到老妻气冲冲地从外面进来,他赶紧把报纸一合,一甩,丢到了茶几下面,然后满脸堆笑地问着:“清华,谁又惹你生气了?”

  慕容夫人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着:“还能有谁?除了你那个宝贝心肝大儿子之外,还能有谁?你说你怎么就生了这样的儿子?放着那么多的名门闺秀都不要,偏偏就要那个一无所有的农家女!”

  慕容俊见家长的事情,她刚刚知道了。

  气死她了!

  大儿子生来就是和她作对的。

  她安排去的容昱峰又被大儿子赶了回来,还带回了警告她的话。搞清楚了,她是他老娘,他为了一个平凡的小女人,连老娘都警告了。

  她只听说过红颜祸水,没有听说过丑女也是祸水。

  心里对林小娟越发不满意起来,觉得就是林上娟的存在才让慕容俊和她心生隔应的,甚至无理地把慕容俊当年离家跑到T市去,都当成是林小娟的过错,强加到林小娟的头上。

  “俊儿又不是小孩子了,他一向不让大家管制,你也别操那个心了,他爱娶谁就娶谁去,只要他觉得幸福,愿意结婚就好。”相对于老妻的顽固不化,慕容宣开明多了。“再说了,这儿子不是你生的吗?”

  又不是从他肚子里出来的,怎么全都怪到他的头上来了。

  老妻就是霸道惯了,**惯了,把他的一生都牢牢地控制了,连两个小儿子的人生路也被老妻牢牢地控制着,牵引着,半路都踏不出来,只有大儿子敢反抗老妻,而且气势,能力,阴狠,霸道的个性比老妻更强。

  其实,三个儿子当中,就只有大儿子和老妻的性格最相似,还是青出于蓝更胜蓝。

  “你……你今天不回企业,就是存心留在家里气死我的是不是?”慕容夫人火上烧油,更加生气了。

  慕容宣脸色一变,赶紧应着:“哦,我差点忘记了,企业里还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我先回企业了,晚上不用等我回家吃饭了,我在外……我约了客户。”

  然后慕容宣就像个老兔子一样,咻一声,跑了!

  慕容夫人脸色更差。

  心里决定再去一次T市,再找林小娟谈一次。

  当然,还得秘密进行,她还真的很害怕儿子的警告成真了。

  习惯了霸道**,呼风唤雨的她,一旦失去了这些权势,她会如同霜打的茄子,萎了。

  冬阳下山,黑夜又一次光临大地。

  黑夜过后,又是太阳东升之时。

  黑白的交替就是这样日复日,夜复夜的,在人们忙碌紧张的生活中,把岁月悄然带走。

  蓝若希睁开惺忪的双眸,接收到的便是霍东铭温柔的深凝,她本能地露出了一抹笑容,打着招呼:“嗨,老公,早上好。”

  霍东铭低头就啄了她的红唇一下,大手习惯性地滑向了她的小腹。

  从她怀孕后,他就喜欢摸她的小腹,说是和他的女儿增加感情,让蓝若希失笑不已,宝宝才两个月呢,就能增进感情了吗?

  蓦然,霍东铭两眼瞪得大大的,然后猛地坐了起来,掀开了被子,把脸都贴到了蓝若希的小腹上,不可思议地叫着:“若希,她动了。”

  蓝若希狂汗!

  这个男人看了那么多的书,都是白看了。

  才两个月哪里有胎动了?一般都要怀孕十六周才能感觉得到胎动的,好不好?

  “东铭,你反应过度了,才两个月呢,怎么可能会动了。”

  霍东铭抬起了脸,也是一脸的不解,他刚刚大手抚着她的小腹时,明明感觉到她的小腹忽然绷紧起来,变得有点硬,不是孩子在动吗?

  “可是刚刚她好像真的在动了。”霍东铭不愿相信那是错觉。

  蓝若希失笑:“我还真没有听说过两个月的宝宝会动呢,你是反应过度了。书上说,怀孕八周,此时的胎儿头顶至臀部长度才14—20毫米呢。是毫米,知道吧,那么丁点儿的宝宝哪里会动了?再过一个半月,你说她会动了,我倒是相信。”怀孕三个半月后会有胎动的很正常,怀孕四个月后,胎动才会很明显。

  她这个没有看入多少准妈妈常识的人都记得,他这个什么都记入了脑海的准爸爸反倒出现了错判,他以为他的宝宝是天才,才两个月就会乱踢乱动了?

  霍东铭也知道怀孕两个月是不可能有胎动的,那刚刚的感觉……难道真是他反应过度了?

  他再一次把脸贴回蓝若希的小腹上,什么都听不到,也没有半点动静。

  估计真是他反应过度了。

  他有点失望地坐正了身子,觉得日子过得真慢呀,宝宝怎么才两个月,还有八个月才能出生。不过若希的小腹真的略显了起来,会不会怀的是双胞胎?

  对,双胞胎!

  身为准爸爸,一向沉稳如山的霍东铭大少爷马上又为自己找到了心花怒放的充分理由,他的若希准是怀了双胞胎,所以才两个月就略显肚子了。

  看到他一时失望,一时狂喜,蓝若希觉得孕妇多变是完全不正确的,应该是准爸爸多变才正确。

  “若希,吃了早餐后,我带你到医院照照B超,我觉得你应该怀了双胞胎。”真过瘾呀,一胎生两个,倒是替他的爱妻省去了一半的痛苦。

  最好就是龙凤胎,有儿有女。

  若希想了想,这个时候也是可以检查一下胎儿的发育情况了,还有就是确定一下是否怀有多胎。雷医生虽然定期替她把脉,B超仪器雷医生倒是没有带到霍家来。再说了霸道的霍东铭也不肯让雷医生帮她照B超的,说若希的肌肤除了他之外,其他男人都不准看到。

  这样的话,要照B超,只能到医院妇产科了。

  “嗯,那好。”

  若希答应了。

  霍东铭马上就滑下床,替若希拿来了衣服,让若希穿上。

  若希换过了衣服后又替他整理了一下衣领,他喜欢她每天都帮他系领带,整理衣领,觉得很幸福。

  “我觉得我该开一家医院了。”霍东铭忽然说着。

  千寻集团很大,什么行业赚钱,都有涉足,唯有设立私人医院,霍东铭遗漏了。此刻他想到了设立私人医院,平时开门营业,必要时,就只为他们一家人服务。

  “这个想法不错,老公,我支撑你。记得要请最好的医生,还有医德很重要。”蓝若希附和着。

  霍东铭投了一记赞赏的眼神给她,心里自豪至极,不愧是他霍东铭的爱妻,眼光和他一样独到!

  “呕——”

  说着说着,蓝若希的晨吐又开始了。

  她赶紧又跑进了盥洗室里。

  霍东铭心疼地跟着她身后走进去,一边轻拍着她的后背,一边心疼地揪着她。看到她吐得那么辛苦,他忍不住在心里骂着自己,都是他的错!

  他不知道怀孕是这般辛苦的嘛。

  等到若希连黄胆水都吐净了,整个人显得有点虚脱的样子,他连忙把若希扶住,扶到外面去,关心地问着:“若希,雷医生开给你的那些药,你都吃了吗?怎么反应还是这般强烈的?”

  “吃了,没用。呕——”

  蓝若希瞬间又反胃,再一次往盥洗室里冲去。

  霍东铭的心都拧了起来。

  那个调皮的小丫头,天天都折磨着她的妈咪,等她生出来了,看他不打她的小屁屁!

  再吐了一次出来,若希有点无力了。

  霍东铭替她倒来了一杯温水,让她喝了几口。

  休息了片刻,她才觉得乱翻的胃渐渐平静了。

  不过一想到等会儿吃完了早餐后,还会再吐,她的头又痛了起来。

  她的妊娠反应挺激烈的,晨起吐,吃东西时会吐,晚上也会吐,还好,工作的时候,她极少会吐,否则她真的无法再工作了。

  看到她妊娠反应那般激烈,吃什么吐什么,章惠兰和叶素素这两个当妈的也心疼不已,两个人到处讨来的偏方让蓝若希试过了,都没有用。

  老太太心疼之外,倒是说了一句话:铁定是个调皮小子!

  这句话章惠兰爱听。

  她最希翼蓝若希生个白白胖胖的孙子。

  当然了,要是生了孙女,她一样会接受,只不过打心里不会那么高兴而已。

  “好点了吗?”霍东铭爱怜地把若希搂入了怀里,爱怜地问着。

  蓝若希点点头,应着:“好点了。”

  霍东铭又帮她理理了短发,整了整她的衣领,才让她走进盥洗室里洗刷。

  洗刷的时候,也会反胃,对蓝若希来说又是一大折磨。

  霍东铭既心疼,又爱莫能助,这是当妈妈的必径过程,所以说母爱真的很伟大。

  等到蓝若希洗刷完毕,霍东铭自己也洗刷过后,才拉着蓝若希的手,带着她离开房间下楼去吃早餐。

  从蓝若希有反应开始,她便极少为霍东铭下厨做吃的了,因为她闻着油烟味,也会反胃。

  霍东铭舍不得她受苦。

  一个小时之后。

  市中心医院妇产科彩超室外面,霍东铭独自坐在室外等候着。

  虽然他的死党中也有人家里是开医院的,医资也不错,不过全市最好的医院还是市中心医院,哪怕是大众化的,他还是选择带爱妻到市中心医院来检查。

  空荡荡的长廓上,安静至极,除他之外再无第二个人。

  不是照彩超的病人少,而是这里被霍东铭一掷千金,短暂间包了下来。在他还没有带着若希离开之前,这里都是属于他使用。

  幸好照彩超需要的时间并不长,就算他这个举动无理,对其他病人影响倒是不大,不会引来别人的反感。

  “东铭,怎样,结果出来了吗?”

  章惠兰忽然出现在霍东铭的面前。

  得知霍东铭要带蓝若希到医院来照B超,章惠兰在家里哪里坐得住了,也急急地跑到医院来了。

  “妈,你怎么也来了?一次平常的检查,没什么事的,你不用紧张的。”霍东铭看到母亲,拢了拢眉,淡沉地说着。

  “没事,妈反正也是出来逛逛的,路过这里便进来看看了。”

  她这个准奶奶可是比儿子这个准爸爸更紧张呢。

  母子俩人便在椅子上坐着等若希出来。

  等待的时间总觉得特别慢,母子俩似乎在心里默算着秒针走过。

  彩超室里,一位相当有经验的中年女医生正在帮蓝若希检查。

  “医生,胎儿发育正常吗?”

  若希关心的是胎儿发育情况。

  “很正常。”

  “那就好。”若希没有再问下去。

  检查很快结束了。

  若希在一旁等着医生打印检查报告。

  外面的那对母子还在等着。

  数分钟后,蓝若希拿着一纸彩色的报告纸出来了。

  看到章惠兰,若希也有点诧异。

  “妈,你怎么也来了。”

  章惠兰和霍东铭站起来,母子俩迎上前来,章惠兰笑着又把自己的借口说了一遍。然后才问着女医生:“医生,我儿媳妇没什么事吧?胎儿发育正常吗?是男孩还是女孩?”

  医生浅笑着答:“霍夫人不用担心,大少奶奶没有什么事,胎儿发育也很正常。至于男女嘛……呵呵,才踏入第九周,胎儿还没有真正成形,是看不出来是男是女的。”

  怀孕四个月的时候,照胎儿性别最准确。

  不过现在医院是明确规定,不准告诉孕妇,怀的是男是女的。

  霍家有钱,想提前知道怀的是男是女,倒是很容易。只是现在就算再有钱,也是不能知道是男是女呀。这与钱无关!

  霍东铭想问的话基本上都被母亲问了,不过还有一样最重要的留给了他这个准爸爸发问,也是他今天带若希来照B超的真正目的。

  他低沉地问着那名女医生:“医生,我太太怀的是单胎还是多胎?”

  女医生还没有回答,蓝若希便笑着把手里拿着的报告塞到了霍东铭的手里,笑着说:“结果在这里,你自己看吧,白纸黑字呢,写得清清楚楚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