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32 恐怖的人流

132 恐怖的人流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7111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40

   霍东铭低首,视线迫不及待地往报告上面的下方扫去,结果显示是单胎。

  他还以为若希会怀双胞胎的,结果却是单胎,小小地失望了一番,随即他又想着,单胎更好,不会那么吃力,他听说了怀双胞胎的时候,孕妇是很吃力的,很多怀多胎的孕妇到了怀孕晚期都会有严重的水肿,有些人甚至连走路都困难。

  现在若希害喜时都让他心疼死了,再怀双胎若希不是更辛苦?

  这样想着的时候,霍东铭的失望马上被喜悦扫走了。

  “霍大少爷,你太太怀的是单胎,很健康,发育也很正常。”那名医生浅笑着讲解。

  霍东铭敛起了心底的激动及喜悦,抬眸淡冷地看了看那名医生,淡冷地说着:“谢谢医生。”然后又拉着若希,温柔地说着:“大家回家吧。”

  若希任他拉着走,章惠兰看到小俩口恩爱亲密的样子,从另一边的出口往楼下走去,她自己也开着车来,不用和儿子们挤一辆车。

  “时间还早。”若希说着,心里却在想着小姑子的事情。昨天回家之后,小姑子明显就出现了食欲不振的现象,她知道小姑子的心此刻很乱很乱。

  她理解小姑子的心情。

  小姑子出身那么好,又是骄宠惯的人,以前又没有恋爱过,心里虽然渴望爱情,其实对男友的要求也挺高的。有那么优秀的五位哥哥,她要求想不高也不行。谁知道飞来横祸,恋爱的甜蜜还没有享受到,就要升格当妈妈了,孩子是谁的自己都不知道,换成任何一个人,心里都会难过,都会乱如麻。

  偏偏这事情那小妮子又不肯让家人知道,除了她这个当嫂嫂的知道之外。

  婆婆现在全副心思都放在她的肚子上了,老太太全副心思都放在霍东禹的身上,男人们不会那般细心地发现小姑子的不同,此刻她便成了小姑子唯一可以倾诉和依赖的人了。

  今天临出门的时候,她发现霍东燕全是黑眼圈,心就点忧伤起来。她想问问,霍东燕却求救地向她摇头,因为大家都在场,她只能无奈地把关心的问问压回肚子里去。

  “企业里今天有重要的事情?”霍东铭拉着她下楼后,走出了医院,把她塞进了车内,随即他高大的身躯也钻进了车内,在她的身旁坐着,关上车门那一刻便吩咐着保镖开车。偏头,他再定定地凝视着蓝若希,那眼神还着相当锐利的透视。

  或许是因为自已瞒着他一些事吧,若希害怕他此刻这种锐利的眼神。过去,她就是相当害怕他的眼神,总是变化莫测。她略略地别开了视线,极力地挤出自然的浅笑:“没有重要的事就不能回企业看看吗?”

  霍东铭眸子眨了眨,一抹精光从眸子深处掠过,快速至极,就如同流光闪逝。

  冷不防,他的大手擒住了她的下巴,他已经很少这样对她了。把她的下巴擒住后便定住她的脸,俊脸欺近前,压迫的气息随即如同巨浪一般袭来,先把蓝若希狠狠地冲击了一番,他暗哑的声音配合着那深得如潭的眼神传进蓝若希的耳里:“是因为企业里有人让你特别放心不下吧?”

  若希被迫和他对视了足足一分钟。

  “你觉得呢?”

  若希不答反问,比起刚才,她显得镇定多了。

  “东燕出了什么问题?”

  霍东铭的眼神再加深一层,那灼热,严肃又锐利的视线就像烈火一般,在若希的脸上燃烧着,压迫感瞬间飙升。

  这男人……

  若希在心里叹息着。

  说他阴晴难测太好吃了,说他是变色龙倒是挺贴切的。

  说变就变,变得还让人难以测量。

  好在她也今非昔比了。

  “东燕是你的妹妹,你觉得她会出什么问题?”老是她这个当嫂嫂的在操心,他这个当哥哥的置身事外,她太亏了。

  她倒想试探一下,当哥哥的是否真的在关心妹妹。

  “若希。”霍东铭擒住她下巴的手指忽然变擒为抚,带着电波,一波一波地袭向她,温厚的唇瓣轻轻地,带着煸情落在她的脸上,深眸夹着浓情,暗哑的声音充满了动人的磁性,他的声音一直都很好听,有着好的出身,好的外貌,连声音都那般的好听,真是好的都被他占尽了。“你呀,越来越狡猾了。”

  “谁叫我是你的老婆。”若希略略地红着脸。

  近墨者黑,近朱者赤,他深不可测,她自然也会受影响的。

  “东燕她……怀孕了?”

  过来人了,霍东铭还是能猜得到妹妹的不同。

  现在妹妹和爱妻的关系已经完全改变,和以前相比,简直让人大跌眼镜,不敢相信。妹妹似乎只信任爱妻了,姑嫂关系融洽,是亲人,是朋友,他很开心。

  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他。

  靠进他的怀里,蓝若希在心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同样是有孕,她的心情,她的待遇,她的境况和小姑子完全不一样。她开心,觉得自己升格当妈妈了,不久的将来就能迎来她和霍东铭的爱情结晶,这种日子是有盼头的,有期待的,等待的心情都是狂喜的。小姑子升格当妈妈,却是惶恐的,不知所措的。决定要孩子的话,将来的日子如何过?未婚先孕,还是那种情况下失的身,大家的心里会胡猜乱想,有些人心里变态,必定会把小姑子想成被人轮了才会不知道孩子是谁的。

  别以为这个世界上都是好人,都会同情你的遭遇。

  落井下石,幸灾乐祸的人多了去。

  “那个姓黑的家伙找到了吗?东铭,你也别说我女人心思多,我直觉那个姓黑的家伙对东燕的印象不错,否则他不会留下那条项链的,那项链相当的有价值,再说了还有代表自己姓氏或者名的字眼,他极有可能对东燕一见钟情了。我就是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一走了之,还走得干干净净,你都查了那么久,半点消息都没有。”若希把自己心里压着的想法说了出来。

  霍东燕非常不愿意提起姓黑的家伙,她也不敢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出来,害怕东燕误会她是向着姓黑的家伙。

  “你小说看多了,胡思乱想,那个男人如果真对东燕有好感,他为什么不等东燕清醒过来?我还在继续找着,只要他是地球人,总有一天我会把他揪出来的。”霍东铭不认为姓黑的家伙对妹妹一见钟情,他倒是认为那个姓黑的家伙有着霸道性格,估计是觉得东燕成了他的女人,留下一个标志,霸住东燕吧。

  去他的霸道!

  在他霍东铭的面前,也想霸道!

  门都没有!

  有些人,天生就会成为敌人。

  霍东铭对黑帝斯此刻便已心生敌意,为以后的大战埋下了定时炸弹。

  “东燕真的怀孕了?”

  霍东铭的心往下沉。

  苏红那一次的阴谋是妹妹一生中的痛,经过了一个月,眼看着妹妹渐渐变得成熟起来,变得懂事了,也变得开朗起来,他以为那伤痛已经从妹妹的心底淡化,如今要是怀孕了,那伤痛会再一次被扯起来,变得更加的痛。

  毕竟一母所生,他的心痛得比蓝若希要利害。

  若希默然地点了点头。

  霍东铭搂着她的大手倏地握成了拳头,俊脸也阴沉得吓人。

  夫妻俩都不再说话,车后座陷入了沉重的气氛当中。

  华艺玩具实业企业的总经理办公室里,蓝若希没有来,办公室还是有人在办公。

  霍东燕坐在电脑面前,拼命地帮着蓝若希处理电脑上面的事情。

  今天的气温很冷,只有五度,走在外面,那冷风吹来就如同一把把利刀割在人的身上,一个字:痛!

  可是办公室里,霍东燕却不开暖气,还把窗都全部推开了,那凛冽的冷风放肆地刮进来,让办公室变得极为冰冷。

  她听说怀孕的时候,不能用太多电脑,说有辐射,会影响孩子的发育。她不想要肚里的孩子,又因为对那个陌生的男人心生怨恨,她故意拼命地用电脑,就想着用辐射来折磨他的孩子。

  她还听说怀孕初期最容易流产,所以她大开窗户,把冷风放进来,想让自己感冒,然后因为感冒而流产。

  心里太乱,太乱,乱到她一心只想折磨着肚里的宝宝。

  嫂子说,如果她决定不要孩子,嫂子会陪着她去医院流产的。

  对,去医院!

  她要把那个男人的种流掉!

  她不要再和那个男人有任何的牵连!

  她不要再想起他!

  其实她想起来的,除了那灼热的吻,那霸道的占有之外,她连他的头发长什么样都不记得呢。

  “东燕,你在做什么?为什么不开暖气,还把窗都打开了。”蓝若希一推开自己的办公室大门,马上被那呼呼的冰冷冷得打了一个寒颤,跟在她身边的霍东铭马上体贴地把她圈入怀里,用自身的温暖去暖和她,扫走寒颤。

  霍东燕听到嫂子的低呼声,略略抬眸,随即又更加的投入工作中。

  可是泪水却凝聚在她的眼里。

  她的眼睛,细看之下其实和霍东铭极为相似,只不过她的眼神多了一抹女性的妩媚,不像霍东铭的那般深沉锐利。

  不哭!

  不要哭!

  否则大哥就要知道了!

  霍东燕拼命地在心里告诉着自己不要哭,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她下午就去医院做人流!可是泪水却不再受她的控制,逸出了她的眼眶,顺着她的俏脸往下滑。

  若希走进来,赶紧走到窗前,把窗关上,又拿起了暖气的遥控,开了暖气。

  “霍东燕,你还是个小孩子吗?你要是想冻成感冒的话,现在就把你身上的外套脱下来,到外面去站上一个小时,你就能心想事成了!”霍东铭低冷地喝斥着妹妹的举动,怒火在他的眼眸深处打转。

  来的路上,他还觉得妹妹真的懂事了呢,没想到……

  霍东燕脸色更白,她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今天是瞒不住兄长的了。

  “东铭。”若希转身就看到了霍东燕眼里的泪水,连忙走到霍东铭的身边,扯着他的手,说着:“这里没有你的事了,你先到外面去,我和东燕谈谈。”霍东燕会这样做,必定有她的原因,她来问便好。

  若希一边说着,一边强硬地把霍东铭拉着走到了办公室的门口,用力地把他推了出去,然后就关上了办公室的门。这个男人遇着他重要的亲人发生意外时,有时候沉不住气。霍东燕又有心事,她担心兄妹会争持起来。

  所以呀,赶他出去是最好的办法!

  霍东铭因为生气,被推进办公室的时候,忍不住用力地拍了几下办公室的大门。

  若希不理他的拍门。他就算要发飙,有她在场,他也不敢把那扇门怎样的。

  她庆幸,他对她的爱重到可以抑制他。

  靠着门身,若希定定地遥视着还坐在她的办公桌内,还在敲打着电脑的霍东燕,泪水早已经模糊了霍东燕的眼,她连看屏幕上的字都看不清了,可她的双手还是没有停下来。

  门外没有再传来拍门的声音了,若希才走了过来,拉了一张椅子,便在霍东燕的对面坐下来,双手一收,便把那台她工作用的手提电脑合了起来,摆放到一边去。

  电脑被收,霍东燕不得不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她马上又站起来,走到窗前,再一次推开了窗,那冷嗖嗖的风吹进来,她脸上的泪水似乎都要被冻成了冰珠。

  “东燕。”若希心疼地走到她的身边,再一次关上窗,然后转身面对着霍东燕,心疼地说着:“你这是在做什么呀?这么冷的天气,你这样吹着风,真的会感冒的。”

  “我不要这个孩子,我要感冒,重感冒,重感冒会让孩子自动流掉!”霍东燕嘶哑着声音,那声音充满了无助,充满了痛苦。

  泪,更如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地下滑。

  她知道,她以前太过于刁蛮任性不讲理了,她知道大家都不喜欢和她交朋友,她知道老天爷在惩罚她了!被最好的,唯一的朋友背叛加害,让她从此万劫不复。

  这一个月来,在家人,在外人面前,她都装着若无其事了。

  家人以为那伤痛已经被时间冲淡了。

  外人压根儿不知道她堂堂霍家小姐已非清白之身。

  可是每当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她总是忘不掉现实。

  如今,竟然还留下了一个孽种!

  老天爷对她的报复太残忍了!

  若希顿时心如刀割,马上就把霍东燕搂入了怀里,试着用自己的温暖来安抚着这个受伤的小姑子。

  都是女人,她能理解东燕此刻的心情。

  不管是电视还是现实生活里,不是自己心甘情愿的情况下**,都会让女人们心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甚至让一些心灵脆弱的自杀轻生。

  “东燕,你这是何苦呀!”若希心疼地叹息着。

  “嫂子,带我去医院,现在就去,我要打掉这个孩子,我不要他呆在我的肚子里,一分钟也不想要了!”霍东燕忽然激动地抓住了若希的手,哭着请求。

  从昨天知道自己真的怀孕后,她就差点要崩溃了。

  此刻,她已经走到了崩溃的边缘。

  “东燕,你想好了吗?你真的决定了吗?”若希略略地推开了她,扳住她的双肩关心地问着。

  身为嫂子,她也不能劝东燕生下孩子,毕竟东燕才二十二岁,还是可以嫁人的,未来的人生路还很长。如果未婚先孕,东燕想再嫁人,就会被人指指点点,也很难再嫁得到好的门庭了。

  以霍东燕这样骄傲的个性,她怎么愿意被人指指点点?怎么愿意嫁一个不好的门庭?

  霍东燕含着泪,重重地点了点头。

  若希拉着她走回到办公桌上,从办公桌上摆放着的那包纸巾里抽出了几张纸巾,替霍东燕拭去了泪水,然后说着:“那好吧,我和你哥现在就陪你去医院。医院人多,也会留下病历档案,你要不要去市中心医院?”

  霍东燕稍稍平复了自己激动的情绪,想了想,便摇了摇头,说着:“我哥有很多朋友,他有朋友的家里是开医院的,让我哥帮我联系。”她不想在医院里留下档案,像她们这种名门千金,一点风吹草动便会被媒体乱吹乱说,她这种事情需要特别的小心。

  若希点了点头。

  拉着她,便向办公室外面走去。

  霍东铭正背对着办公室的门口站在外面,双手插在裤袋里,这个动作是他烦燥得不到发泄时才会有的。

  听到开门声,他倏地转身。

  “东铭。”

  在他正想开口时,若希先上前一步,把他拉到了一边去,把霍东燕的举动以及决定告诉了他。

  “我一定要杀了那个姓黑的家伙!”霍东铭忽然暴怒地低吼着,重重一拳捶向了结实的墙壁。

  “东铭!”若希赶紧拉住他的手,不让他在狂怒的时候伤害到他自己。

  霍东铭转身,快步就走到了霍东燕的面前,一把拉起了霍东燕,扯着她就往楼下走去。

  “东铭……”若希的无奈传来。

  他就不能温柔一点吗?

  小姑子心里都在滴血了,他的动作还那般的粗暴,等于往小姑子的伤口上撒盐呀。

  半个小时之后。

  某间大型私人医院里,霍东铭坐在院长办公室里,黑着一张雷公脸。

  一名和他年纪相当的男人正坐在他的对面,小心地看着濒临发飙的他。

  “东铭……”

  “闭嘴!别吵!”霍东铭低喝着,那名男人小心翼翼的声音马上消失了。

  若希和东燕并不在院长办公室里,而是悄然走到了妇产科。

  大医院里,每天来做人流的女人很多。

  有些是像霍东燕这种未婚先孕的,不过人家都是和男友情投意合下发生关系的,只不过因为年纪轻,没有能力养育孩子才来流产的。也有一些是结了婚,意外怀孕,不想生的,让两个人意外的是,大部份都是和霍东燕差不多年纪的。

  结了婚的,都有老公陪着来。

  老公们或许想要孩子吧,正在试着和妻子沟通。

  有些也是不想要孩子的,便在心疼着等会儿妻子要承受的痛苦。

  未婚先孕的,有些有男友陪同,有些是自己的女性友人陪同着,每一个要做人流的女人脸上都有着些许的惊恐。

  听说做人流很恐怖的。

  东燕是想来这里看看其他人做人流会不会痛苦的。

  “还好吗?”这时候一名刚刚做完了人流的女人惨白着脸色被护士从手术室里推出来,等候在手术室外面的男友连忙上前关心地问着。

  “好痛!”那女人看到男友,马上就哭了起来。

  她怀孕已经三个多月才来做的人流,因为胎儿已经成形,所以做的是刮宫手术。

  或许是麻醉药打得少,药力过早消失了吧,所以女人感觉到钻心的痛。

  那个男人不停地低声安抚着她,随着她一起走进了一间病房里。

  他们也是迫于无奈,还没有结婚,工作又不稳定,偏偏又怀孕了,想生,又养不起,只能选择不要孩子。

  遭受身心创伤的女人,只怕到了以后再为人母,也是难以忘怀曾经被她残忍地放弃的孩子吧。

  有些是像霍东燕这种刚刚怀孕的,她们选择了药流。

  姑嫂俩人就亲眼看到一个选择药流的年轻女人,看她清纯的样子,好像还是一个学生,可也……她刚从洗手间出来,然后就晕倒了。

  陪着她来的友人被吓得脸色都青了。

  霍东燕紧紧地抓住了蓝若希的手,脸色也变得像那个女人的友人一样青。

  人流真的这么恐怖?

  现在不都是无痛人流,难道还是那么痛吗?

  霍东燕了解得并不多,她看到的事情让她害怕。

  忍不住,她悄悄地走到了一间病房前,她知道刚刚那个做了刮宫手术的女人就住在那间病房里。

  隔着窗,她看到了躺在病床上还在痛哭的女人。

  “下次,我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就算再穷,我也不要打掉孩子了……成形的宝宝,医生说是龙凤胎……”

  那个女人痛泣着对自己的男友诉说着痛苦。

  “好痛!你知道吗?好痛!那两个孩子都在我的肚子里快快乐乐地生活了三个多月了,我觉得大家好残忍……好残忍呀……孩子是无辜的……大家做父母的怎么能那般残忍地剥夺了孩子出生的权利……”

  听着那个女人的低泣,霍东燕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了小腹。

  在她的肚子里,一个小生命也正快快乐乐地生活着。

  她,真的要那般残忍地打掉他,剥夺他出生的权利吗?

  “东燕。”蓝若希走过来,拉着霍东燕就走,说霍东铭找她们了。

  霍东燕像个木偶一般,任蓝若希拉着走。

  那对情人是因为生活困难,才无奈地打掉怀了三个多月的孩子,还是一对龙凤胎。而她,哪怕是单亲妈妈,依旧会有好的条件独自抚养孩子成人。

  和别人相比,她似乎还是幸运的。

  脑里又想起了那灼热中夹着温柔的吻,那霸道的占有中也不失温柔,那个男人,她不记得他的面容,不知道他的样子,可从仅存的记忆来看,他对她是相当的爱怜着,并不是那种纯粹发泄的。

  最主要的是,他还给她留下了一条昂贵的项链,那项链上还有着他的姓氏或者名字,从中可以看出那项链应该是他的随身之物。他会留给她,是否代表他将来会回来找她?

  等到霍东燕回过神来的时候,她的人竟然已经躺在产床上了。

  躺在那张不知道有多少女人躺过的产床上,躺在那张不知道有多少小生命在这里被无情地扼杀的产床上,霍东燕脸色更显苍白,她看着眼前的医生,那医生对她的态度很好,很亲切地安慰着她:“你不用紧张,不用害怕,过程只有五分钟,你忍忍就行了。”

  那医生安慰完她之后,就开始弄着那些器具。

  看到被弄得响叮当的器具发出的寒光,让她开心寒颤起来。

  “请你先脱……”那医生扭头看向了霍东燕,想着让她脱裤子,谁知道霍东燕却惨白着脸疯了一样从产床上跳了下来,然后疯一般就往外面跑出去。

  “喂……你不做了吗?”那医生并不知道她姓霍。

  上面的人只是吩咐她要好好地对待霍东燕,并没有说霍东燕的身份。

  “我不做了……”霍东燕慌乱的声音丢了回来,好像害怕医生会追着她,强行逼她似的。

  她决定了,不做人流了。

  她决定了,不管孩子的父亲是谁,孩子也是她的,她要生下他!

  就算未来的路要承受很多她想都想不到的风雨,她都心甘情愿。

  因为,孩子是无辜的!

  这个世界上,单亲妈妈多她一个不算多。

  她保证从今以后再也不会萌生不要孩子的念头,她要像她的嫂子那般快乐地迎接孩子的到来!

  看到霍东燕慌里慌张地跑出来,蓝若希马上就猜到了结果。

  她还没有问一句话,霍东燕便拉着她,急切地说着:“大嫂,大家走吧,马上离开这个地方!”

  深深地看着她,看到她眼里的那抹坚定之后,若希重重地点了点头,拉着她说着:“好,大嫂马上带着你离开!”

  ------题外话------

  今天频出状况,更不多了,亲们别抱怨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