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33 两个准妈妈,两种待遇

133 两个准妈妈,两种待遇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7033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40

   霍东铭知道妹妹决定留下孩子的时候,很想说什么,不过在接收到蓝若希投过来的眼神后,他选择了抿唇不语,只是默默地把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带离了死党的私人大医院。当然了,他来过的事情以及目的,那位死党绝对会替他保密,销毁痕迹的,否则……扫大街去!

  环宇集团和苏家的企业是如何倒闭的,足够震死他这位死党。

  章惠兰打来了电话,催着霍东铭马上带着蓝若希回家喝每天她亲自熬的补汤,章惠兰现在每天都在和叶素素抢着事情做,两个当母亲的人都想着让蓝若希吃最好的,偏偏蓝若希妊娠反应强烈,吃什么吐什么,现在整个人都瘦了下来,让她们更是着急。

  知道婆婆又打来了电话,蓝若希偏头看看坐在自己身边的霍东燕,在她身边一直都是坐着她那位霸道的老公的,这一次她是硬把霍东铭赶到副驾驶座和保镖坐在一起了,她则和霍东燕坐车后座。两个都升级要当妈妈的姑嫂可以说着一些悄悄话。

  一路上,霍东铭不曾说过一句关于霍东燕留下孩子的话,他只是沉默地注视着车后镜,把车后座两个女人的表情默默地敛入了眼内。

  唯一让他感触最深的便是曾经蛮横无理,不知道谁是好人坏人的妹妹,现在是真的成熟了,也有了责任感。毕竟要当一个单亲妈妈,还是未婚的单亲妈妈,需要很大的勇气。很快,流言会四起,那些都需要妹妹亲自面对,哪怕他很强大,可他再强大也不是神,不是万能的,他不可能捂得住妹妹怀孕这个秘密,也等于流言四起时,他是没有办法让所有人的嘴巴都封起来。

  妹妹在决定留下孩子的时候,必定也想到过这些,她还是决定留下孩子,他最能做的,最该做的,就是站在妹妹的身后,默默地支撑她,关心她,当她娘家最有力的靠山。

  豪庭花园。

  路边的绿化带依旧碧绿,并不因为此刻深冬而改变,开发商们种下的绿化带都是四季常绿,生命力极强的。

  除了一条宽大的主线公路之外,还有无数分岔路线,让豪庭花园里面的路线显得错综复杂起来,还好,每一条小路都能连着大路。

  在蓝家那栋大别墅里,冰冷的气息扫不走别墅里的温情。冬天的寂寥掩不住蓝家的喜气。

  经过叶素素和胡晓清千挑万选之后,总算在过年前为蓝若希和霍东禹这对经历了很多的有情人选到了一个好日子,让错过了六年的他们步入婚姻礼堂。

  霍东禹虽然坐着轮椅,不过他的心态完全改变,让他的脚外伤好得非常快,每天雷医生都在医治他,真正的康复治疗需要过年后才能进行,现在的康复治疗还是脚外伤。

  过年前结婚,代表他要坐着轮椅在教堂里等着他的新娘到来。

  他有点想拒绝这种婚礼,想着等到自己完全康复,可以重新站立起来的时候,他再和蓝若梅举行婚礼,可是蓝若梅不同意,说她不会介意他是站着还是坐着等她,只要他在教堂,红地毯的那一端等着,她便心满意足了。

  出院后的霍东禹对蓝若梅的感情越发的深,蓝若梅天天都会到霍家亲自照顾他,还要忙工作上的事情,让他心疼至极,过去冷漠的脸在面对蓝若梅的时候,开始柔化成一滩春水,就如同霍东铭宠爱蓝若希一般,他暗暗地告诉自己,绝对不会让蓝若梅再受半分的委屈,他也要像大哥宠若希那样宠着若梅。

  胡晓清对蓝若梅所有的不满已经被蓝若梅用实际行动磨平了。

  她觉得患难见真情,在儿子受伤,有可能一辈子都不能再站起来时,蓝若梅还是愿意继续爱着儿子,照顾着儿子,把儿子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这份爱,这种感情,让她不忍,也不能再阻止下去。

  再说了,由于霍蓝两家的交情,他们这些做长辈的都是看着这几个小辈们长大的。对蓝若梅,她也是知根知底,当初会反对,会不喜欢蓝若梅,是因为蓝若梅逃婚,丢了霍家的脸。现在想想,才觉得蓝若梅逃婚逃得好,面对着霍东铭那般强大的男人,蓝若梅都敢逃婚,可却改变了四个人的命运,也等于救了四个人。

  老霍是老军人了,他的理解性和包容性更高。

  早在霍东禹提交新的结婚申请报告时,老邱就不止一次和他沟通过了,他比胡晓清更早一步接受了蓝若梅。

  屋里,那长长的餐桌上,蓝家除了已出嫁的蓝若希不在场之外,其余四口都在。胡晓清一家三口也都在。

  谈了儿女的婚事,即将结成亲家的两家人,自然要在家里吃一餐温馨充满着爱意的午饭了。

  下午,蓝若梅和霍东禹先去登记。

  霍东禹虽然受了伤不能回部队里,他依旧没有退伍,他坚信自己一定能站起来,重新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东禹。”蓝若梅就坐在霍东禹的身边,她不停地替霍东禹夹着菜,总是不停温柔地说着:“多吃点。”

  “若梅。”霍东禹刚毅的脸上有着幸福,语气温和,在蓝若梅再替他夹了一样菜放到他的碗里时,他轻轻地捉住了若梅的手,浅笑着:“我自己来。”他是脚有伤,手还是灵活至极的。

  若梅趋到他的耳边,低声说着:“我喜欢照顾你。”

  霍东禹趁机用自己的脸磨蹭了一下她的脸,安心养伤的日子其实是一种享受的日子,因为他随时可以偷香窍玉,更可以天天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

  蓝若梅脸微红,略略地嗔瞪了他一眼,好像在生气,心里却是甜滋滋的。

  这种亲近,这种甜蜜,过去她只在妹妹和东铭的身上看到,没想到,现在也在自己的身上出现了。

  看到小两口那不着痕迹的亲密,两方父母相视一眼,淡笑着视而不见,任他们吃一餐饭都不忘卿卿我我增进感情。

  两个人是恨不得把以前错过的都适数补回来。

  蓝若梅和霍东禹的婚期决定在农历十二月二十,距离现在不足一个月了。

  婚期一定,两家人又要开始忙碌。

  在胡晓清夫妇推着霍东禹带着礼物出门,前来蓝家的时候,老太太就笑得嘴都合不拢了。真好,一年娶两个孙媳妇,等到霍东禹结婚后,她就可以盼着那三个同年的孙子结婚了。

  老太太的心思,霍三少爷、四少以及霍五少哪有猜不到之理?

  霍东恺心系兄嫂,想让他结婚,似乎比登天还难。

  他一直都逼着自己放下,可他还是难以放下,特别在蓝若希怀孕之后,他的视线总在暗处追逐着若希,默默地关心着她。对于大哥的那份爱恋,倒是随着他对若希的爱意加深时而渐渐拔正,慢慢地往敬爱方面转变。

  霍东铭哪能容忍亲弟弟痴恋着自己的爱妻?霍东恺心知这一点,所以他的爱,爱得越发的深沉,越发的苦,在霍家人的面前,他再也不敢流露出半分。

  他甚至专门挑兄嫂不在家的时候回到霍家。

  以前,他为了能见到心爱的兄嫂,可是一下班就推掉应酬往霍家里钻,直到兄嫂休息了,他才会带着难舍的心离开大宅,回到仅属于他的小别墅里,过着那种枕着兄嫂名字入眠的日子。

  现在他却改变了回家的时间,每一次坐在老太太的身边,听着老太太和他谈论着兄嫂,他都贪婪地听着,一字一句都不愿意错过,从老太太的嘴里来满足自己对兄嫂的关心及思念。

  霍东远和霍东旭这对孪生子眼高于顶,兄弟俩对于老太太的心思都是抱着:别看我,我是不会那么快结婚的!的态度。

  他们说,能让他们心动,爱上,愿意像大哥那样倾尽一生的柔情去疼着,爱着,宠着的女人,还在他们未来的丈母娘肚子里,还没有生出来。

  气得韩影差点吐血了。

  都二十八岁的人了,马上就要二十九岁了,还说未来的老婆没有出生,那等到出生,成长后,他们不是五十多了?汗,那个时候该是他们的儿子娶老婆而不是他们了。

  汗,没有老婆,何来儿子?

  韩影觉得自己是被两个不孝儿气得犯浑了。

  午饭过后,霍东禹说想到外面去走走,自己推着滑动轮椅就想走,不过他才推了一下,轮椅的后面就有一双修长柔软却坚韧的玉手伸来,推着他的轮椅往外走。

  蓝若梅一边推着他走出餐厅,穿过大厅,走出主屋,轻轻地滑下门前的台阶,然后往右手边的一个门口穿过,那是后院花园,后院花园相对前院花园更加安静,空气也更加的清新,适合饭后散步。

  “我自己可以的。”霍东禹扭头注视着身后对他不离不弃的女人,低低地说着,眼里流动着对若梅体贴举动的感动。

  他这一生,做得最对的事情便是爱上了她。

  “现在我在照顾着你,以后等你站起来了,你要连本带利还给我哦。”蓝若梅浅笑着,明亮的眸子就如同流光一般动人。

  她无时无刻,总是变着法子让霍东禹坚定信心站起来。她知道让霍东禹恢复自信的是他们之间的爱。

  “好,我一定连本带利还给你。”霍东禹扭身用自己的手握住了蓝若梅推着轮椅的手,深情地说着:“只要你愿意无限期地等着帮我算利息,我就一定会还给你。”

  蓝若梅忽然停下了推动的脚步,绕身至霍东禹的面前,蹲下身去,定定地看着他,说着:“东禹,你放心,就算是永无限期,我也甘愿陪伴。大家还有不足一个月就可以真正在一起了,你什么都不用想,不用担心,安心当新郎就行。”

  这些话原本该是他说的,却被她说了。

  霍东禹心里感动,有她,真好!

  “若梅。”

  霍东禹握着她手的大手抬起落在她的俏丽的圆脸上,比起外表,蓝若希其实更抢眼,但在情人的眼里,霍东禹觉得他的蓝若梅才是最美丽的,正如霍东铭觉得全世界最美的女人就是他家若希一样。

  厚实的手掌还有着茧,这是他在部队里刻苦训练的结果。

  他轻轻地抚着她的脸,他极少有机会这般近距离地看着她,抚着她的脸。手指带着歉意,还着爱怜,又带着浓浓的情意慢慢地吞噬着她的肌肤,深邃的眼眸一柔再柔,视线随着他的手指慢慢地移动着。

  “若梅,我觉得真像一场梦呀。”

  霍东禹低叹着。

  这场梦,是他做了六年的梦。

  从他听到大哥对外宣布蓝家大小娟是大哥的女朋友开始起,他就以为他心中的女神离他越来越远了,可是女神的身影又像磁铁一般,死死地吸着他的心,让他总是不由自主地做着能拥有她的梦。

  数个月前,她曾经亲口告诉过他,说她和大哥的婚期决定下来了。

  那时,他心碎着,却装着若无其事地祝福她。

  数个月后的今天,下午,他和她就要走进民政局,登记领证,正式结为合法夫妻了。

  他可以拥有她了,真真实实地拥有她的人,她的心了。

  老天爷虽然暂时夺走了他的步伐,却补给了他梦寐以求的婚姻。

  所以,他不怨,不恨,更不悔了。

  反而觉得因祸得福了。

  要不是这段时间蓝若梅对他的深情,对他的不离不弃,最终打动了双方的父母,他们之间还真的不知道还要经历多少风浪呢。

  蓝若梅轻轻地凑近了自己的脸,让他更近距离地抚摸着,眼神就如同春水一般,柔得让人心神荡漾,柔得让人心里暖洋洋的,觉得就算大雪纷飞,零下几十度,都无法把人冻却。那滟滟红唇轻启着,柔和的声音如同春风,又如同慈母的声音,动听,充满着爱意:“如果真是梦,就让大家一起沉沦在梦中,永远都不要醒来。”

  “若梅。”

  霍东禹忍不住用双手托住了她的脸,感动得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蓝若梅用手指按住了他的唇瓣,示意他不必再说什么,他们之间已经无须用言语来表达。她的唇再移近,在她移开自己的手指时,她的唇也随之落在他的唇上。

  霍东禹马上扳住她的脸,定住她的头,化被动为主动,深深地探入她的甜蜜之地,吞噬她甜蜜的芬芳,一想到等会儿他们就能成为合法的夫妻了,他的吻更加深,更加沉,更加的霸道,还带着浓浓的**。

  冷风吹来,凉嗖嗖的,却无法再冷却这对有情人的浓情。

  阴云盖顶,暗沉沉的,却无法遮住这对有情人雨后见彩虹的光芒。

  一天之内,不同的人,不同的地方,总会发生着无无数数,大大小小不同的事情。

  在霍家里,午饭过后,霍东铭终是沉重地把霍东燕怀孕了的事情告诉了家人。回家吃午饭的人其实就只有霍东铭兄妹及若希,还有在家里无所事事,整天就想着如何将还没有出生的孙子养得白白胖胖的章惠兰,以及一直坚守着这个家,默默地承受着寂寞的老太太,霍启明都不在家里。

  可是仅有两个女主人在家,霍东铭说出来的事情也足够把霍家大厅给炸了。

  一向狡猾腹黑也经历过无数风雨的老太太都随之变了脸。

  “东铭,你再说一遍?”

  章惠兰几乎是尖叫起来的。

  霍东燕**时,她也担心过这个问题。后来她又想着,女儿应该不会那么倒霉吧,一次就中奖,也想过如果女儿真的中奖了,她也会劝女儿打掉孩子的。毕竟女儿还是个没有出嫁的女人,她不愿意看到那一次的劫难毁了女儿一生的幸福。

  单亲妈妈很辛苦的。

  她怎么舍得让宝贝女儿去承受那种辛苦。

  再有便是霍家是名门,霍东铭结婚时,新娘子换了人,姐妹异嫁,如今又是姐妹同嫁一家门,这已经让外界对霍家的家事深感兴趣,背地里都把眼睛瞄住了霍家,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传得比互联网还快,个个都把霍家的事情当成了茶余饭后的话题。

  霍东铭强势,他制造出来的资讯,人家不敢议论太久,可是霍东燕不同,再说了霍东燕这件事,就算霍东铭也会镇住,又怎能镇得了一世?东燕的肚子一隆起来,什么都穿帮了,除非把霍东燕送离T市,躲到国外去。

  “妈,那一次……我真的怀孕了,我也决定了,我要生下这个孩子。”霍东铭还没有重复说一遍,霍东燕主动地接过了母亲的问话,淡定地回答着。

  蓝若希就坐在她的身边,霍东铭自然是霸道地坐在爱妻的旁边。

  “燕燕,你说什么?”

  老太太也忍不住失叫起来。

  她老眼圆瞪,瞪着霍东燕,严肃地问着:“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说什么吗?你是一个还没有结婚,甚至连一个正式的男朋友都还没有的千金小姐,那一次的事情,不是你的错,可是你现在怀孕了,好,这也不是你的错,这个孩子,你不能要!你以后还要嫁人的,带着孩子,你怎么嫁人?有几个好男人愿意娶未婚先生子的你?人家会怎么想你,说你,你想到过了没有?你怎么能如此的任性呀!”

  “东燕,你奶奶说得对。先别说当单亲妈妈的辛苦,就说那些流言蜚语都足够把一个人说死,你承受得起吗?”章惠兰接过了老太太的话,继续说着。“还有,孩子生出来还会披上一个生父不祥的私生子名声,你想过这些没有?那样对孩子也不好呀。”

  看,霍东恺就是私生子,二十几年来,霍东恺承受了多少?不仅仅是她这个当大妈的不喜,还有外界看他的眼神。特别是得知霍家产业,霍东恺无权干涉,千寻集团被霍东铭接手之时,外界那些势利眼对霍东恺更是表面恭维,背后送尽多少白眼。

  霍东恺还是知道生父是谁的,他都承受了这么多。

  将来霍东燕的孩子生下来了,生父不祥,承受的将会比霍东恺更多。

  章惠兰都要怀疑霍家的风水问题了,怎么老是出私生儿。

  霍东燕紧咬着下唇,脸色又变得有点煞白起来,母亲和奶奶说的,她都想过了。

  可她还是决定要生下这个孩子,因为孩子也是她的。

  至于自己的将来,她想着如果遇不到一个愿意包容和接受她以及孩子的好男人,那她愿意终身不嫁,只要有孩子相伴便行。

  “奶奶,妈,我决定了,我不会再改变的了。”在医院里看到了那么多无奈又辛酸的准妈妈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让她打掉肚里的孩子了。

  “若希,你知道的是不是?你这个当嫂嫂的怎么不劝一下她,不说一下她呢?”章惠兰转身了蓝若希,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怒火,质问着。

  霍东燕现在和蓝若希已经成了朋友,愿意把心里话都和蓝若希说,如果蓝若希劝劝,说不定霍东燕会改变主意呢。

  “妈,我劝过了。”蓝若希拉住了霍东燕紧紧地胶着的手,给她定心丸吃,有她在,有霍东铭在,不会有人伤害霍东燕肚里的胎儿的。蓝若希看着自己的婆婆,继续说着:“我刚才陪着东燕去了一间医院,准备打掉孩子的。后来东燕改变了主意,我敬重东燕的决定,再说了,孩子也是东燕的,也是无辜的。”

  “可是……”章惠兰自然知道孩子也是东燕的,是无辜的,问题是东燕是未婚先孕,还是被人下了药,被陌生男人夺走清白留下的痕迹。

  如果霍东燕和蓝若希一样都是结了婚,嫁给一个好男人的情况下怀孕,她升格当外婆了,她肯定会很高兴,就像知道蓝若希怀孕了,她升格当奶奶时那样高兴,等着,盼着外孙临世的。

  两种不同的情况,自然有着不同的心情。

  “妈,你别劝我了,也别指责我嫂子了,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决定,与嫂子无关。我也不想再嫁人,以后就和我的孩子相依为命。”她命不好,不能像嫂子那般幸运,能拥有幸福美满的婚姻。

  但她一定会给她孩子双倍的爱,让孩子健康成长的。

  现在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霍东燕了,她也能养活自己和孩子。

  “不行,妈不同意!妈绝对不同意你生下那个孽种!走,妈再带你到医院去把这个孩子打掉!”章惠兰一听到霍东燕说以后不嫁人了,就和孩子相依为命,又心疼又气愤,心里对于那个夺走了霍东燕清白,以及害霍东燕至此的苏红恨得牙痒痒的。除了恨之外,她也意识到自己也该承担间接的责任。

  她这个当母亲的,当得不合格,忽略了女儿,以为给女儿优渥的物质生活,出入有车代步,在家有佣人侍候,有着刷不到底的黑卡,便是最好的,却不知道真正的母爱她并没有给予女儿。才会导致女儿因为寂寞,而变得任性无理,也更加看重苏红那个假惺惺的朋友,才会落得今天的下场。

  章惠兰冲动地站了起来,上前就拉扯着霍东燕,要把霍东燕再带到医院里去流产。

  “妈!这个孩子也是你的亲外孙,你就忍心扼杀他吗?”霍东燕用力地甩开了母亲的手,冲母亲嚷着,委屈的泪水在眼里打转。

  她忘了自己在几个小时之前也是狠着心想扼杀肚里的宝宝。

  “不明不白的外孙,我不要!”章惠兰一怒之下,伤人的话冲口而出。等音落看到霍东燕那瞬间变得白如纸的脸时,她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伤害女儿的话。

  顿时她又心疼地赶紧把霍东燕搂入怀里,心疼地说着:“燕燕,对不起,对不起,都是妈不好,是妈不好。”

  “妈,奶奶,东燕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她是一个大人了,她可以决定自己的事情。东燕已经决定生下这个孩子了,我觉得大家都应该敬重东燕的决定。”一直不说话的霍东铭,在蓝若希拧了一下他的手背之后,总算说话了。

  他低沉地继续说着:“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东燕和她的孩子受委屈的。妈,以后你熬补汤的时候,记得要准备双份,其实,妈,你应该高兴的,又能当奶奶,又能当外婆了。”

  章惠兰听到儿子这样说,顿时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心里五味杂陈。

  若希怀孕,她是最高兴的一个。

  东燕怀孕,她却是最伤心的一个。

  老太太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看到霍东燕坚决要生下孩子,她也不能劝阻了,只得对章惠兰说道:“惠兰,儿孙自有儿孙福,由不得大家去操心了,随她吧。她要生,就生吧,就算不知道生父是谁,她生下来,也是大家霍家的血脉,大家霍家养得起她们娘俩。”

  老太太都发话接受了事实,章惠兰除了还是心痛之外,暂时也不能再说什么了。

  看到母亲和奶奶总算不再逼着自己去流产了,霍东燕心里宽慰不少,家人始终是家人,能包容她的一切!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