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34 一碗甲鱼汤

134 一碗甲鱼汤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7091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41

   一辆出租车悄然开到了慕容俊的别墅面前停下来,一名和慕容俊长得有三分相似的男人下了出租车,然后挥手让出租车赶紧离开。等到出租车开走之后,那个男人才遮遮掩掩赶紧向慕容俊的别墅跑去。

  慕容俊似乎知道他要来似的,早在家里等候着。

  那个男人才跑到别墅门前,还没有按门铃,慕容俊已经从屋里快步而出。

  他走到了门前,隔着缕式的大门问着那个男人:“我要的,你帮我带来了吗?”

  “带来了,大哥,你不开门让我进去吗?我可是冒着被老妈剥皮抽骨的危险在帮你,你不让我进去太不道德了吧?”男子,慕容俊的亲弟弟慕容逸,慕容夫人觉得两个儿子的名字合在一起便是“俊逸”,自信自己生的儿子必定能成为人中龙凤,俊逸非凡。

  慕容俊打开了大门,慕容逸马上就闪进了别墅里,径直就往主屋里跑去,进了主屋之后,他就开始大搜查,什么地方都去看看,好像在找什么人似的。

  慕容俊走进来,慢腾腾地在沙发上坐下,端起了他刚刚正在喝着的一杯红酒,一手靠在沙发扶手上,神情慵懒地喝着他的酒,对于弟弟的举动,他视若无睹。

  “怎么看不到我未来的大嫂?”慕容逸把整个主屋都搜了一遍,也没有搜到林小娟的身影,他才走回到慕容俊的对面坐下,看到慕容俊在喝红酒,茶几下面还有杯子,他便自顾自地拿了一个杯子也替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喝了几口后,他才看向慕容俊,问着;“大哥,以你这阴狠,狡猾,霸道的个性,我大嫂怎么可能在此不见踪影的?我还以为你已经弄大肚子了,所以急着要登记呢。”

  慕容逸和慕容俊的感情似乎极好,说话没大没小的,一点也不怕慕容俊生气。

  他喝光了自己手里那杯红酒之后,才从自己的西装暗袋里掏出了一本红本本,那是户口本,慕容家的户口本。

  数天前,他接到了慕容俊的电话,慕容俊吩咐他趁老妈子不注意的时候,把户口本给他偷来,然后送到这里来给慕容俊。

  他连车都不敢开来,就害怕被老妈子发现,他可是往上面报告,他出差当中的。

  “大哥,你要的东西。”慕容逸把户口本递给了慕容俊,再一次倒了一杯红酒,他靠进了沙发里,低叹着:“大哥,你真勇敢,也只有你敢反抗大家家的老佛爷。我和三弟,都被老佛爷吃得死死的,不过最可怜的还是咱们的爸。”

  慕容俊拿起户口本翻看了一下,确定是真的。然后掏出手机打电话给林小娟,让林小娟在下午三点的时候,带上户口本在民政局门前等他。林小娟听得一愣一愣的,她的户口本还在林家村的父母手里呢,怎么可能在下午三点带上户口本去民政局登记?

  慕容俊也不多作说明。

  他让老二帮他从老妈那里摸来了户口本,自然也想到了林小娟的,他早就让人到林家村去,从林父那里讨来了林小娟的户口本,顺便送上了厚重的聘礼,这些林小娟都被蒙在鼓里。

  “小娟,你愿意嫁给我了吗?”慕容俊温沉地问着。

  林小娟在那端沉默了半响,才嗔着:“家长都见了,你还用问吗?”

  慕容俊的唇边马上就浮出了笑容,怀里揣着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掉落了。坐在他对面的慕容逸八卦地竖起了兔耳,把亲亲大哥那温柔的话语都收进耳里去。别看他未来的大嫂不怎样,平平凡凡的,却能让他大哥动心,甘愿走进婚姻坟墓。

  对,在慕容逸的心里,婚姻就是坟墓。看,他老爸就是因为和老妈结婚了,才会被埋了一辈子,现在还被埋着,连带地,他这个当儿子的也受到了连累。

  他才不想结婚,害怕娶到一个像老妈子那样外表高雅端庄,实际上霸道**的妻子。

  慕容俊和林小娟通完电话之后,才拿冷眼甩向了自己的弟弟,没好气地说着:“你以为我是你吗?只吃速食。”

  慕容逸不结婚,但女人却是换了一批又一批,人,很滥情,从来没有真爱,和慕容俊的洁身自爱完全相反。

  “速食不用负责任呀,你情我愿的,我要她们的身体,她们要我的钱,各取所需。”慕容逸不以为然地应着。随即又换上了一副苦兮兮的嘴脸说着:“大哥,老妈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你下午登记完,赶紧把户口本还来,我好拿回家里放回原处,免得被老妈发现。估计是掩不住的,要是我被老妈整死了,一无所有了,你记得把你目前的财产分一半给我作补偿哈。”

  慕容俊睨他一眼,懒得理他。

  再打了一个电话出去,确定他吩咐回林家村取林小娟户口本的人是否完成任务了,得知对方已经成功地取得了林家父母的信任,并且光荣地完成任务,已经回到了T市,人到了碧苑楼下时,慕容俊便有点迫不及待地站了起来,带上户口本,又整了整自己身上的白色西装,觉得自己精神,外貌都非常完满了,才往屋外走去,决定带上林小娟去登记。

  速战速决,证书一领,林小娟便是他合法的妻子,老佛爷再生气,再反对,也没用了。不想接受也要接受了。

  慕容逸也窜了起来想跟着去,嘴里还为自己找着借口:“我哥结婚,我当证婚人。”

  证你大头鬼去!

  慕容俊一扭头,眼神变得阴森森的,阴冷地落在慕容逸的身上,慕容逸的借口,脸上的笑容便变得讪讪的了。

  摸摸鼻子,摸摸嘴,搔搔头,慕容逸转身,走回到沙发前,把自己整个人丢进沙发里,讪笑着:“大哥,我识趣,识趣,不当灯泡。”

  看大哥那猴急的样子,估计早就想着把他的大嫂拆腹入骨了吧。

  大哥可是三十五岁了,老男人一枚了,早就该尝尝当真正男人的滋味了。他二十岁都开始睡女人了,大哥却……有时候,他都要怀疑大哥那方面是不行的呢,还想着要不要偷偷替大哥准备点专治那方面的药,幸好,他没有行动起来,否则肯定会被大哥丢进太平洋的。

  再倒了一杯红酒,慕容逸慢悠悠地喝着,眼神换成了另一种看戏的神色,他倒想知道老妈子知道了大哥结了婚会是怎样的一种表情。

  当然,他也会被老妈狠抽一顿。

  其实他的内心也有着叛逆,想着反抗老妈的**。只不过他的能力没有大哥那样好,他脱离不了慕容家,才会一直忍受着。

  从他胆敢帮大哥偷户口本就可以看出来的。

  帝皇大酒店。

  在一间豪华而雅致的雅房里,霍东铭一身黑色的笔直西装,帅气而沉稳地坐在房里的那套沙发前,杨秘书坐在他的右手边,正拿着一本文件夹在向霍东铭对面坐着的六旬老人解晓强讲解着什么,蓝若希也是一身黑色的女式西装,穿着西装的她,掩去了些许女性的妩媚,而多了几许干练。

  她是陪霍东铭前来应酬的。

  因为天气冷,她不想穿裙子,便选择了也穿着西装,刚好可以和自家男人相呼应嘛。

  蓝若希从霍东铭的准小姨子变成准太太到现在已经三个月了,也早就适应了霍太太这个身份,外界的人也都知道了姐妹异嫁的真相。可她不曾主动陪着霍东铭应酬过,仅有一次也是被霍东铭拖着去的,也就是见千寻集团最大的客户之一史密斯先生。

  若希不陪东铭应酬,还有一个主要原因,便是霍东铭极少会去应酬,可他每天都不知道在做什么,除了粘着她之外,其他时间都不见踪影。

  下午的时候,霍东铭说千寻集团最大的客户之二解晓强约他在帝皇大酒店见面,商谈两家续约之事。解晓强不是T市的人,而是其他市的一位富豪,不过和千寻集团关系非浅,合作关系是从霍启明那一辈就开始的了。

  解晓强亲自前来谈续约之事,霍东铭身为总裁,只能亲自出面了。

  解晓强知道霍东铭结了婚,提前电霍东铭,要求霍东铭一定要带着蓝若希一起。一向都把爱妻护得严严密密,被别的男人多看一眼,就像割了他的肉一般的霍东铭,竟然爽快地答应了。

  解晓强和普通的总裁不相同,他没有那大大的啤酒肚,虽然年过六旬了,身体依旧健壮,他也不像其他总裁那样,高高在上,不言苟笑,而是平易近人,和谁都能侃侃而谈。

  他带来的也有一位秘书,另外还有一位看上去大概二十六七岁的年轻男人,那个男人皮肤很白,蓝若希的肤色都算白的了,可是一和那个男人相比,蓝若希还是差了一点。他也很帅,可他的帅和霍东铭的帅又不一样,霍东铭的帅刚毅,有着男人的纯阳刚气息,相当的有男人味,是女人见了都会心醉,想尽办法引来他的青睬。那个男人的帅气却显得格外的阴柔,虽然也夹着几分男性的气息,可更多的时候,人们都会觉得他是个女人。

  他有一双黑漆漆却很锐利的眼眸,从蓝若希挽着霍东铭的手臂出现在雅房里的时候,这个男人就一直专注地盯着蓝若希看。

  霍东铭一开始还能忍受一下,毕竟是自己企业大客户带来的人,可在对方一直这样专注地盯着他的爱妻时,他醋性大发,俊脸马上从晴转阴,凌厉的眼神就扫向了对方,恨不得把对方那双眼珠子都挖出来。要不是看在解晓强的份上,他早就把对方丢出门外去了。

  大放肆了!

  他霍东铭的老婆,对方都敢这般专注地盯着看。

  “喝酒。”

  那个男人似乎无心听杨秘书讲解续约的事情,反正他们也有秘书,他替蓝若希倒了一杯红酒,摆放到蓝若希的面前,笑睨着蓝若希,说着:“女人,喝红酒最好。”

  丫的,当着他的面,给他老婆倒酒讨好了。

  霍东铭的俊脸更阴了,解晓强有点诧异地看着他,似不解地问着:“霍总,怎么了?”嘴里这般问着,解晓强的眼里却闪过了促狭的笑意。

  霍东铭不答话,只是阴冷地扫着那个男人。

  蓝若希把那杯红酒转推到霍东铭的面前,然后冲着对方浅笑着:“对不起,我怀孕了,不能喝酒。”

  那个男人听到蓝若希说怀孕了,眼里闪过了一抹不知名的眼神,然后才笑着:“霍太太,恭喜你。”

  蓝若希笑着道谢。

  冷不防有力的手臂揽来,把她揽进了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怀抱里,那浓浓的霸道,那浓浓的酸味,充溢在她的身边,霍东铭附在她的耳边,低沉地警告着:“不准对他笑!该死的,我想把他丢出去!”

  蓝若希忽地低笑起来,然后不着痕迹又俏皮地拧了霍东铭的手背一下,也附在霍东铭的耳边,低笑地说着:“东铭,你乱吃什么飞醋,你再细看一下,那是个女孩子呢。”

  霍东铭挑眉,女孩子?

  他马上再次扫向了那个男人,果真发现对方完全没有喉结。

  看到有人专注地盯着他的老婆,他都酸死了,才会没有发现对方原来是个女孩子。可就算是女孩子,也不准这样盯着他的老婆看。

  对方的眼神完全是把若希当成了猎物一般。

  他讨厌任何人用这种狩猎的眼神看着他的老婆,不管是男是女,都不准有半分染指他老婆的心,否则他会他们非常的不客气。

  “呵呵,霍总,霍夫人,瞧我这个性,光顾着说话,都忘记了向你们先容一下,这位是我最小的女儿解淑娅,刚从国外留学归来,现在跟在我身边学习经商之道,我打算把她培养成为我的接班人。”解晓强这才笑着向霍东铭先容自己的女儿,在先容的时候,眼里明显就闪过了一抹捉弄。

  他早听说霍东铭很宠爱其妻,也对其妻霸道至极,容不得任何男人染指其妻一根头发,所以他故意不先先容男性打扮的小女儿,任小女儿盯着蓝若希看,故意让霍东铭吃醋。

  “霍总,霍太太,你们好。”解淑娅优雅地站了起来,朝霍东铭伸出右手,想着握个手的,霍东铭却视若无睹,反而慢悠悠地端起了解淑娅倒给蓝若希的那杯红酒喝了起来。

  盯着他老婆直看的女人,他才懒得握手。

  他没有斩掉对方的手,已经算是客气了。

  解淑娅也不生气,更不尴尬,转向了蓝若希,然后霍东铭眼角余光便捕捉到解淑娅的眼神变了,变得格外的温柔,带着一种异样的火苗,笑着盯着蓝若希,那伸出的右手只不过是换了一个面对的对象,并没有缩回去。

  “霍太太,你好。”

  蓝若希接收到解淑娅如同男人看女人的火辣眼神时,心里也有点毛毛的感觉,不过她还是同样优雅地站了起来,伸出右手和解淑娅握手,浅笑着:“解小姐有男儿风范,将来必定是呼风唤雨的女中俊杰。”

  解淑娅的手相对蓝若希的手来说,稍微大了些许,虽说同为女性,可有些女性的手天生就不是纤纤玉手,比一般女性大,却又比真正的男性小。解淑娅的便是这种情况了。她握住了蓝若希的手时,两眼再度一亮,心里叹着:好纤细,好柔软的小手哦。

  她握着,舍不得放手。

  耳边听到蓝若希说的那句话时,她竟然冲口而出:“可惜没有你相伴。”

  “石彬!”

  听到解淑娅这一句话的时候,霍东铭再也无法忍受,低沉地喝叫着。

  守在门外的石彬和另外一名保镖赶紧推门而入,恭恭敬敬地问着:“大少爷,怎么了?”

  “把她给我丢出去!”

  霍东铭瞪着还握着他爱妻的玉手不放,一副流口水的色狼样的解淑娅,阴冷地吩咐着,随即他自己最先行动起来,大手用力地一拍,就把解淑娅那只毛毛手用力地拍开了,他再一扯,把蓝若希的手扯了回来,包握在自己的大掌中。

  “霍总……”

  解晓强有点错愕了,他知道他的小女儿特别喜好女色,这是他最心痛的事情,养了个女儿,却长着男儿的心,打扮得非常男性化不说,喜欢的也是女人,也就是同性恋。原本他也就是想捉弄一下霍东铭的,没想到女儿握着人家老婆的手,就不舍得放手了。这下好了,还惹怒了人家霍总。

  颜菲也是同性恋,可颜菲个性爽朗,只对她喜欢的那个女子露出深情,对其他人,都是视为友人,所以颜菲给人的感觉很好。

  解淑娅完全不一样。

  “霍总,你客气点……呀……好痛的!”解淑娅低叫着,可人还是在转眼间就被石彬和另外一名保镖不客气地架起,丢出了雅房外面。

  解晓强以及双方的秘书都看得眼睛都直了。

  总算把女色狼丢出去了,霍东铭心情大有好转,吩咐杨秘书继续。

  “霍总,小女她……”

  “解总,谈大家的正事儿。”霍东铭沉冷地一句话扫出来,解晓强只得呵呵地笑着,还是为解淑娅说了几句道歉的话,他自然不敢告诉霍东铭,解淑娅是个同性恋,那样的话,他的女儿会被丢到太西洋去。

  解淑娅被丢出了门外,石彬两人又守在门外,她只得悻悻不满,不过一想到自己刚刚握到了一只纤细柔软的玉手时,她所有的不满又烟消云散,觉得跟着老爸前来,总算没有白来。

  “东铭……”若希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自家男人每次碰到与她有关的事情,总是那般的霸道,也不管是什么场合,什么身份,说丢人就丢人。“你这样还怎么和解总相谈?让石彬放解小姐进来吧,看两眼,又少不了一块肉。”

  若希低声说着。

  霍东铭抿唇不语,眼神加深,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冷冽气息越来越浓。

  “霍太太,没事的,我那女儿,就该受点教训。”解晓强并没有生气,反倒让蓝若希不要为自己的女儿求情。

  人家当父亲的都不在意了,她还在意个毛呀!

  蓝若希在心里腹诽着,深知自己其实也是极其不喜欢解淑娅看自己的眼神,以及握着自己的手,就一副想吞了她的神情。只不过此刻毕竟是陪夫应酬,自己又是名门夫人,名门夫人该有的大度,她表面上还是要装出来的。

  要不是顾及着霍东铭的面子,以她的真个性,她也会把解淑娅丢出去的。

  接下来,转入了正式的续约正事去了。

  ……

  又是傍晚了。

  霍东燕下午没有上班,在家里休息,这是她亲亲嫂子勒令的。

  章惠兰似乎接受了她未婚先孕,还决定当未婚妈妈的决定,在兄嫂离开之后,并没有再逼她去流产。

  老太太是喜忧参半。

  喜的是,下午霍东禹和蓝若梅总算登记领证了,成了合法夫妻,婚礼会如期举行。

  忧的自然是霍东燕。

  不过老太太相对章惠兰来说,实在是开明得太多了。她表态之后便是全力支撑霍东燕的决定,也觉得刁蛮的孙女总算是懂事了,虽说是吃了惨痛的教训才懂事的。

  章惠兰下午的时候,也外出了,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在将近傍晚的时候才回来的,回来时,手里提着一只大甲鱼。

  她回来后也不怎么理人,自顾自地走进了厨房里,把所有佣人都赶出了厨房里,佣人地到她心情不好的样子,都是有多远就闪多远了。

  等到佣人都被赶出厨房了,章惠兰才亲自熬甲鱼汤。

  大家都不知道她亲自熬甲鱼汤给谁喝。

  在傍晚天色即将暗下来的时候,章惠兰亲自端了一碗甲鱼汤从厨房里走出来,就往楼上走去。

  她端着汤来到了女儿霍东燕的房外,然后腾出一只手,敲着霍东燕的房门,叫着:“东燕,你在吗?妈给你熬了补汤,快开门,趁热喝了吧,妈给你端上来了。”

  章惠兰的声音很温和,很慈爱,听着就觉得她是一个很好的慈母似的。

  甲鱼汤是进补的汤,这是谁都知道的,可甲鱼却不适合孕妇吃,因为甲鱼有堕胎功能。

  章惠兰是过来人,又是吃遍山珍海味的贵妇人,自然清楚每一道汤的功效,她明知道甲鱼不适合孕妇吃,会导致孕妇流产,可她还是狠着心买来了甲鱼,连鱼壳一起混着肉熬成了汤,因为那壳的堕胎功能最强。

  下午外出,她就是为了甲鱼而去。

  其实她心里也在饱受着折磨,才会这么迟才回来。

  可一想到未婚妈妈的苦,想到女儿还年轻,想着让女儿能嫁一个好男人,过上幸福的生活,不用被别人指指点点,她就只能咬牙狠心地用其他法子打掉女儿胎里的孩子。

  刚好现在儿子,儿媳妇都不在家,没有人阻止她,霍东燕又不知道甲鱼汤是孕妇不能喝的。哪怕霍东燕知道了会怪她,她也认了。

  她觉得她这个做母亲的,完全就是为了孩子的未来考虑,就算孩子会怨她,怪她,也是短暂的,总有一天会明白她的苦心,会明白她这样做是对的。

  霍东燕在房里听到母亲拍门的声音,又听到母亲说亲自把汤给她端来了,心里顿时暖洋洋的,觉得母亲虽然生气,虽然愤怒,虽然不认同她的决定,可还是关心她以及肚里的孩子的。

  她赶紧从床上坐起来,穿上拖鞋,快步前来开门,看到章惠兰果真端着一碗还热气腾腾的甲鱼汤,她感动地赶紧接过那碗甲鱼汤,对章惠兰说道:“妈,我下楼去喝就行了,你不用端上楼来的,很烫,小手烫着了。”

  章惠兰脸上的温和微僵了一分,听着女儿关心的话,她的心再度天人交战起来。

  霍东燕端着甲鱼汤,先用鼻子闻了闻,然后冲章惠兰甜甜一笑,说着:“妈,谢谢你,这汤味道肯定不错,闻着都好香呀。我想着,等到嫂子生完孩子了,妈熬汤的手艺都可以成神了。”

  她端着汤,错开了身子,让章惠兰进入自己的房间,她也转身回走,母女俩在外室的沙发前坐下。

  霍东燕端着汤,有点迫不及待地就滔了一口汤喝了,觉得味道真好,只不过还是很烫,于是她便把那碗汤摆放回茶几上,说着:“妈,这汤还是很烫呢,让它先凉凉。对了,妈,这汤,你熬了多少,有给我嫂子留有吗?”

  章惠兰看到她滔了一口来喝,紧张至极,看到她把汤碗摆放到茶几上时,忽又莫名地松气,听到她的问话,她又硬着头皮,笑着说:“若希不喜欢吃甲鱼,所以妈也不敢熬这种汤给她喝。再说了,若希反应大,喝什么吐什么,这鱼多少有点异样的味道,她闻着估计都会吐了,所以,这汤只有一碗,全在这里了,都给你喝。”

  一只大甲鱼只熬成了一碗汤,浓缩的精华有多浓,可想而知。

  一般来说,孕妇喝少量的甲鱼汤,比如一两口,是不会流产的,但要是喝完了这一碗,那就会流产了。更何况浓缩的精华这般浓烈,霍东燕要是真的喝完这一碗甲鱼汤,她肚里的孩子就算是大罗神仙下凡也是保不住的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