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35 身心合一,谷欠求不满

135 身心合一,谷欠求不满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817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41

   后院里,蓝若梅推着霍东禹漫步于后院那条碎石铺成的小路上,两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悦,蓝若梅的脸上隐隐还含着一抹娇羞。

  证领了,他们正式结婚了,只要婚礼一举行,他们的关系便正式公布天下了。

  以后,他们便可以公不离婆了。

  老太太坐在不远处,眯眯笑地看着这一对有情人。

  傍晚的风很大,也很冷,老太太年过八旬了,可她觉得一点也不冷,精神也极好。老脸上隐隐泛着红光,一脸喜气洋洋的样子。

  美姨站在老太太的身边,没有其他事情时,美姨是一直都跟在老太太身边的。

  “老夫人,咱们回屋里去吧,天色暗沉,气温也下降了,要是大少奶奶回来,看到老夫人坐在这里吹着冷风,可是会心疼的。”现在能让老太太改变一切主意的人,只有大少奶奶了。老太太本来就疼爱大少奶奶,大少奶奶又给力,新婚第二个月就怀孕了,那可是霍家第四代的宝贝呀,不管是男是女,老太太都是相当重视的。

  “我有预感,东铭今天晚上会带着若希回他们的小家去。”老太太眯眯笑,坐在原处并没有动作,看到东禹精神变好了,人也开朗了,重拾了信心,变回了以前那个顶天立地的霍东禹了,又和蓝若梅登记了,她就开心得想坐到明天的冬阳升起来。

  万一明天是阴天,冬阳不升起来呢?

  呃?

  老太太在心里失笑着,感觉自己有时候真像个老小孩。

  “美姨,我太开心了,对若梅,虽说不及对若希那般喜爱,可都是我看着长大的娃儿,现在都被我的孙子娶回来了,呵呵,素素呀,她的两个女儿天生就是为我霍家男儿而生的。”老太太想到蓝家两位千金都花落了他们的霍家,她就得意洋洋的。

  以前,在外界人的眼里,蓝家姐妹是一对姐妹花,因为蓝若希行事低调,在外人的眼里,蓝若梅是集美貌,能干,财富于一身的美女,谁能娶到她,谁都有福气。可惜人家和霍家太子爷青梅竹马,自小一起长大的,早早就被霍家太子爷定了,外界那些男人只能把仰慕的心思都压回了心底深处。

  美姨也笑了起来,逗着老太太:“是呀,蓝家姐妹都被大少爷和二少爷娶了回来,看把老夫人美得。”

  “素素不够争气,要是她再生三个女儿,我还要让东恺,东远,东旭都把她们娶回来,哈哈,那样过瘾呀,五兄弟娶五姐妹,世界奇闻,呵呵,可惜了,素素只生了两个女儿。”老太太紧接着说出来的那句话,让美姨狂汗。

  老太太的思维呀,常人难以理解。

  英叔这时候从远处匆匆而来,看他的神色似乎很紧张,好像遇到了什么突发的重大事件。

  老太太虽然人老了,眼睛也不如年轻时好使了,可眼神还是很锐利,在英叔的距离拉近了,她看清楚英叔的表情了,老眼忽闪着,心里格登一下,想着,该不会又是出了什么事吧?

  “老夫人,夫人下午买了甲鱼回来,亲自熬甲鱼汤了,夫人还把厨房里所有人都赶了出来,现在厨房里的人刚回到厨房里工作,发现夫人熬的甲鱼汤不见了,也没有看到在餐厅,夫人也不在一楼,不知道夫人把甲鱼汤端给谁喝了。会不会是端上楼去给小姐了?”霍东燕怀孕的事情,除了几个主人之外,佣人就只有最忠心的英叔和美姨夫妇知道。

  闻言,老太太脸色大变,腾地站了起来,急急地吩咐着美姨:“快,快,去阻止小姐喝汤!”她自己也急急往屋里走去。

  心里忍不住暗骂着章惠兰好糊涂呀。

  东燕都决定生下孩子了,章惠兰不顾东燕的意思,暗地里要把东燕肚里的孩子打掉,不是让母女生隔应吗?

  英叔马上急急转身就往主屋走去,美姨则是扶着老太太随后。为了不影响霍东禹和蓝若梅,在经过他们两个人的身边时,老太太减慢了脚步,还镇定地冲着两个人笑着,叮嘱他们不要呆在后院太长时间,毕竟天气冷。

  两个人甜蜜而幸福地答应了。

  老太太才继续往主屋里走,嘴里不停地低喃着:“东燕,丫头呀,你可千万别喝你妈端上去的汤呀。”霍东燕对当妈妈还是一无所知的,她心里只会认为母亲是在疼爱她,想帮她进补,却不知道一碗补汤可以要了她宝宝的命。

  楼上,章惠兰看着那碗甲鱼汤,浅笑着说:“燕燕,这汤,也凉下来了,快喝吧,要不等会儿就冷了。”章惠兰说完端起了那碗汤,就坐到了霍东燕的身边,慈爱地说着:“来,妈喂你。”

  “妈,不用了,我自己喝就行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了。”霍东燕连忙从母亲手里接过了那碗甲鱼汤,正想喝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只得先把汤递还到母亲的手里替她端着,她接听电话。

  电话是蓝若希打来的。

  “东燕,我和你哥今晚不回家了,你要注意点哦,还有,记得要吃东西,别饿着。不要胡思乱想太多,没事的,霍家养得起你的,你只管好好地养胎就行。”蓝若希温和动听的声音传来,让霍东燕听得心里一阵一阵地发暖。

  有这样关心她的大嫂,她还有什么可以害怕的?

  天塌下来,她相信大嫂都会帮她顶着的。

  现在蓝若希对她越好,她心里便越是觉得对不起若希,想着自己以前的种种行为,她心里充满了愧疚,亏若希大度,不计较她以前的种种。她想,如果换成她,她能否做到像若希这般大度?

  “我知道了,祝你和哥度过浪漫的夜。”

  “那先这样了,我挂了。”蓝若希在那端笑着说,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章惠兰在旁边听着,知道儿子儿媳今天晚上不回来,心里忍不住想着,这一切都是天意呀。

  “铃铃……”霍东燕刚通完电话,章惠兰的手机也响了起来,是霍启明打来的。霍东铭冻结他们的经济期限已到,恢复了经济的霍启明便赶紧往海滨区跑去,想着向江雪说明他最近一个月没有去看她的原因。

  “惠兰,我今晚不回去了。”霍启明说这句话的时候,相当的平常,因为在过去几十年里,他几乎每天都会说这句话,章惠兰听得耳朵都要长茧了。

  他不回来就不回来,何必还要打电话告诉她?不是存心让她心里难受吗?

  章惠兰越想越是气,女儿的事情她还没有告诉他,想着等他回来再告诉他的,没想到他又不回家了。好,他不回家,那她也不想让他知道女儿的事情了,从此以后,她的一双儿女的事情,都不用他再管了。

  因为,他没有资格!

  手一抖,章惠兰手里端着的那碗汤便溅了些许出来,溅到了章惠兰的手里,养尊处优惯的她顿时觉得手里油腻腻的,手一松,那碗汤便应声掉在地上,碗没破,汤却倒了一地,也倒了一些在她的腿上。

  “哎呀!”章惠兰有点慌乱地站了起来,脸上隐隐呈现出嫌恶来。

  “妈,你没事吧?烫到了吗?”霍东燕连忙关心地问着,人已经急急地拿来了纸巾帮着章惠兰擦拭着。

  “没事,妈不小心打翻了这碗甲鱼汤,弄脏了衣服,可惜了,我这衣服前不久才刚买的,几十万元的名牌,一碗汤就毁了。”

  “妈,汤没有了,可以再熬过,衣服脏了,可以洗,可以重新买,只要你没受伤就好。”霍东燕本能地说着。

  章惠兰微怔,怔怔地看着她。

  心里忽然涌起了歉意,她熬这碗甲鱼汤是想打掉女儿肚里的孩子,可是女儿什么都不知道,对她的关心依旧那般的纯,那般的真,她真舍得那样对待女儿及那肚里的宝宝吗?

  “咚咚。”外面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小姐,你在房里吗?我是英叔,我找你有点事。”英叔是跑得最快的,最先到达了霍东燕的房外。

  霍东燕走去打开了房门,看到英叔也不等英叔说什么事,就吩咐着英叔:“英叔,夫人不小心弄翻了汤,弄脏了地板,你让人来帮我清扫一下地板吧。”

  英叔先是把霍东燕上下打量一番,确定霍东燕没事,又听到她说汤被打翻了,顿时放下心来,马上笑眯眯地应着:“好,我现在就让虹姐来打扫一下。”说完转身就往楼下走去,在楼梯转弯处和扶着老太太的美姨相碰面。

  英叔把发生的事告诉了老太太,老太太才重重地吁了一口气。

  霍东燕的孩子暂时是保住了,老太太并没有真正放下心来。

  等到章惠兰换过了衣服,大家又吃过了晚饭之后,老太太便把章惠兰叫进了她的房间里,婆媳俩人关上了房门在里面说了些什么,大家都不知道,反正婆媳俩谈了很久很久,章惠兰才从老太太的房里出来。

  ……

  在黑漆漆的夜晚,站在高处,仰望苍穹,会有一种成就感,觉得自己伸手便可触及黑云,收手便可把苍穹收拢入怀。

  黑帝斯坐在某栋超过百层的大厦顶楼上,时而仰望黑色的苍穹,时而又低眸瞅着他手里正把玩着的火焰图腾。

  他最忠心的助手乔治坐在他的对面,静静地看着换了另外一种表情的黑帝斯。

  除了这两个人之外,空荡荡的顶楼再无他人。

  哪怕顶楼上有着空中花园,可黑帝斯在这里,这栋大厦的人自然是没有办法在此刻到顶楼上来。

  这个晚上,没有下雪,但依旧很冷。

  “少主,你有心事吗?”乔治试探地用英语问着,他是个英国人。

  烈焰门的门徒世界各地的人都有,不过黑氏家族是华人,否则也不会编出这般复杂又传统的规矩出来。

  黑帝斯没有说话。

  他把自己家族里的人都想抢夺的火焰图腾重新戴回了自己的脖子上,便站了起来,走到了栏杆上,居高临下地俯瞰着下面,这种站在云端看大地的感觉很不错,他喜欢。

  “少主,解淑娅可以启用了吗?”乔治知道黑帝斯不会回答自己刚才的问题,便换了另外一个话题。

  “等她从她老爸手里夺过了所有权利再用她,此刻她不过是她父亲身边的一个学徒,有何用处?”黑帝斯淡冷地应着,神情也极为淡冷,似乎对解淑娅这个人没有多少兴趣。

  乔治走到了他的身边,专注而恭恭敬敬地问着:“那,少主,门中长老都要求少主早点结婚生嫡子,为烈焰门未来后继有人。”

  黑帝斯抿起了唇,不再说话。

  现在的他,要是结婚生子了,只怕孩子还没有出生,便被人杀死于腹中了。那些人的手段层出不穷,他是不会在动荡的时候完成人生大事的。

  他压根儿不知道,他的宝宝还真的差点让人杀死于腹中了。

  ……

  碧苑楼。

  慕容俊坐在林小娟租房里那张有点旧的木质沙发上,视线如胶,随着林小娟的身影在转动。

  他一向温和的眼眸深处跳动着两束叫做**的火苗。

  下午,他总算把她拉到了民政局,和她登记结成了合法的夫妻,拿到了两本红本本的时候,他舒心地笑了。

  让他有点错愕的是,他们竟然在民政局碰到了同样来登记的霍东禹和蓝若梅。

  两对准新人相见,彼此算是认识的,在各自领了证后,便聚在一起聊了一会儿。不聊不知道,一聊吓一跳,霍东禹和蓝若梅的婚期也和慕容俊自己选定的日子是同一天。

  于是乎,两对准新人很兴奋地决定在同一天里,同一座教堂里举行他们的婚礼。

  从民政局回来后,慕容俊就像一块牛皮糖一样粘着了林小娟。吃过了林小娟亲自为他做的晚饭后,又啃完了林小娟亲自为他剥的苹果了,他还是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林小娟正在拖地板,她习惯每天晚上都要打扫一下自己小公寓里的卫生,虽然她的小公寓,严格来说就是租房,地方不大,但给人的感觉很舒适,有条有理的,很有家的味道。

  偶尔,她看一下时间,会对慕容俊说道:“慕容俊,八点了,你还不回去吗?”

  慕容俊便会抱怨着:“女人,大家都是夫妻了,你别连名带姓一起叫我行吗?八点还早呢,我九点再走,其实我不走也可以的了,大家是合法的夫妻了,同床共枕是正常的事情,小娟,今晚就让我抱着你入眠吧。”

  他话音一落,林小娟手里的拖把便丢进了他的怀里,他急急地接住,戏谑地笑着:“老婆,是不是让我拖完了地板就可以上床了?唉,这天气呀,冷死人,你这小地方又没有暖气的,一个人睡着多冷呀,两个人一起睡,最舒服,相互取暖,要是能运动运动,那更暖了。”

  这男人坐了一个晚上不肯走,心思邪恶着呢。

  林小娟心里腹诽着,也有点儿冲动。

  他说得很对,他们都登记领证了,就算发生关系,也是正常的夫妻关系。

  可是还有不足一个月的时间就要举行婚礼了,她又想着把那神圣的,美好的一刻留到新婚之夜。

  听了慕容俊的话后,她不答话,转身就往房里而去。

  慕容俊把手里的拖把一丢,尾随着她进房,从她的背后就把她圈入了怀里,高大的身躯从背后把她往床上压去,娇小的林小娟顿时觉得自己被一座大山压住了,喘不过气来。

  “慕容俊,你是水牛呢,这么重,放开啦,我都要被你压进床底去了。”林小娟费力地想翻转身来。

  “女人,你的言语总是那么出色。”慕容俊暗哑地说着,压着了娇妻,他才舍不得马上放开呢,就算不能在今晚水火交融,怎么着也要吃点肉渣吧。他对她的**可是他活了三十五年来最强烈的。

  他熟练地凑近自己的唇,从背后亲吻着林小娟的后脖子,耳垂。为了让林小娟有一个美好的第一次,他这个没有实战经验的老男人可是躲在自己的别墅里看了不少的A片,也有点窘地问过了自己那个花心大萝卜弟弟。

  现在,给他一个实战的机会试试他能否合格吧。

  林小娟全身都僵硬起来。

  脸,不自然就红了起来。

  察觉到她有反应,慕容俊更温柔地亲吻着她,在她的耳边吹着热气。

  “慕容……”林小娟结结巴巴地叫着,心里是在紧张,也有着期待。

  慕容俊把她翻转身,双唇马上准确地捕捉住她的唇,温柔,霸道而深情地吻了起来。四唇相交缠,如同电流一般,划遍了林小娟的全身。两个人不是第一次亲吻,却是第一次放肆地,无所顾忌地亲吻着。

  慕容俊双手插入她的发丝中,把她的头定得更稳,他的唇火热地加深了这个吻。

  渐渐地,林小娟的紧张害怕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陌生的情愫,陌生的渴望,那种陌生的渴望让她变得有点不知所措起来,她也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人,那方面的教育,她也看过书,看过片,可是看和做却是两回事。

  再怎么说,她都是一个还没有真正实战经验的女孩。

  慕容俊在加深这个吻的同时,一只大手悄悄下滑,来到了她的胸前,慢慢地把她的外套拉链拉开,又慢慢地把她穿在里面的衣服往上推,当他的大手触及到那柔软的肌肤时,他的眸子更加灼热,林小娟闭着眼,承受着他火热的吻,他却睁着眼,想把心爱女人被自己诱惑时那醉人的模样敛入心房。

  喘息在房内响起。

  “小娟,你愿意吗?”

  在大手覆上她浑圆柔美的胸脯上时,慕容俊还是很温柔地移开了唇,深深地看着林小娟。他的**一触即发,可他还是想她心甘情愿,他知道她一直想把美好的第一次留到洞房花烛夜。

  其实今天晚上也算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了,因为他们下午登记了,结婚了,是真正的夫妻了,婚礼只不过是一种仪式,是他不愿意让她受委屈的一种仪式,也是他向世界宣告他爱的仪式。有了那个仪式,她就成了人人急欲趋承的慕容家的大少奶奶,同样也是A市的太子妃了,有着和蓝若希一样的社会地位。

  他是从来不在意过她的身份,可他还是想让所有人都尊重她,不想让任何人瞧不起她,欺负她。好吧,她的嘴巴很利,一般情况下只有她欺负人的份,是没有人轻易可以欺负得到她的。

  如果,她还是想把他们的灵与肉结合保留到婚礼当天晚上,他会马上停止前进的。

  林小娟迷醉泛着娇羞的眸子看着他,感动于他的体贴。他的**有多么强烈,她已经感受得到了。

  伸出双手,她搂住了慕容俊的脖子,翻身,便把慕容俊压在自己的身下,她衣衫凌乱,小脸泛着红潮,披头散发的,看上去竟然万分的美丽。

  慕容俊知道她平凡但不丑,可此刻,他却觉得她很美。

  林小娟主动剥着慕容俊的衣服,哦,不,是撕着。

  她因为紧张,也因为娇羞,总觉得慕容俊身上那件白色的西装外套很难脱,解一颗钮扣都要解上几分钟时间,慕容俊又用着如火一般的眼眸专注地看着她,她心一慌,干脆用撕的,把那西装外套的钮扣都撕掉了,她的粗暴却让慕容俊受到了万分的鼓舞,她是愿意的!

  她是心甘情愿地和他合为一体的。

  于是,他捉住她的小手,她人娇小,手也娇小柔软,就像十二三岁女孩子的手,他一只手都可以捉住她的双手了。“老婆,让老公我来侍候你吧,我亲爱的慕容少夫人。”

  音落,慕容俊重新抢回了主导权。

  衣衫尽落,情到浓时,房里充满了煸情的气息。

  在结合之前,慕容俊把自己置身于她身前,还是很体贴,很低沉地凝视着她,低哑地叫着:“小娟。”

  林小娟迷离的双眸若睁若闭,更加的诱人,听到慕容俊的低哑叫声,她坚定地把慕容俊一拉……

  夜更黑了。

  气温更低了,房里的气温却越来越高。

  男女的喘息声谱写着夫妻之间最动人最温情又最煸人的一首乐曲。

  巫山**后,林小娟整个人都虚脱了。

  然后她颤抖着身子缩在慕容俊的怀里,小脸上还是泛着红潮,小声地说着什么……

  她觉得自己的身子骨似乎被慕容俊高大的身躯压得散了架,除了酸痛,还是酸痛。

  慕容俊非常体贴地,温柔地圈搂着她,心里满足至极。

  她总算从里到外,从外到里都是他的。

  他知道初次欢爱,她会不舒服,所以他很体贴地继续着给她余温,搂着她,温柔地,细碎地吻着她的泛着红潮的小脸,那还有着迷离的眼眸,有力的大手也是有一下没一下地抚着她诱人的身躯。满意地看到她雪白的肌肤上,处处都是他的印记,原来,拥有了自己喜欢的女人,是那样的满足,那般的喜悦,万分的幸福。

  怪不得他那个阴晴难测的顶头上司喜欢宠着蓝若希了,因为霍东铭从蓝若希身上得到了满足,得到了喜悦,更得到了幸福。

  以后,他也会像霍东铭宠着蓝若希那般宠着他的小妻子。

  “还很痛吗?”察觉到怀里的小身子还在颤抖着,慕容俊关心而低哑地把唇凑到了林小娟的耳边,低哑地问着。

  轰的一声,林小娟的脸马上火烧云,在原来就潮红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红得如同关公了。

  “真的很痛?”慕容俊这下子紧张了。

  人马上坐了起来,就去捡自己被丢在地上的衣服,从衣服里摸手机,心急地说着:“我打电话让人送点药来。”

  汗!

  林小娟又羞又窘。

  好吧,是痛着,也是快乐着。

  可他,他,他也不能让人送药来呀,她休息一会儿,痛感就能减轻的了。

  “你敢打电话的话,我马上把你踢下床!”林小娟冲口叫着。

  正在拔打电话的慕容俊一愣,马上切断了动作,赶紧躺回她的身边,紧紧地搂着她,还是很心疼地说着:“我已经很温柔的了,可我还是弄痛你了,我……我只是想减轻你的痛苦。”

  林小娟直眨白眼,忍不住戳着他的胸肌,没好气地说着:“我怀疑你只有十五岁,而不是三十五岁。”不过他的关心,他的紧张,她还是很喜欢的。

  “我累了,我睡觉。”林小娟说完便在他的怀里挑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枕着他的胸膛入睡。

  刚刚经历了一场如同暴风雨一般的欢爱,她的确累了。

  才几分钟时间,她就真的睡着了。

  等她睡着了,慕容俊才轻手轻脚地把她抱移了一个位置,又替她找来睡衣服,帮她穿上,她的租房里没有浴缸,否则他会抱她去清洗一下,泡泡热水,这样能让她更舒服一些。他自己也穿上衣服后,便把那张床单收起来,找来一张新的换上,看到床单上那朵如同梅花一般美丽的落红,慕容俊的心湖更加的柔软。

  在这个年代,像他们这样的男女极少了。

  林小娟,他没有爱错她。

  而他之所以一直不近女色,是因为害怕自己的身份让那些女人一粘来,就甩不掉了。

  还好,他的坚持等来了他生命中的女神。

  收拾好一切之后,慕容俊才钻进了有着她气息的温暖被窝里,开始与妻共眠。

  另一端,同样上演着一曲动人的乐章。

  霍东铭载着蓝若希回到他们的小家时,夜色已深,将近十一点了。

  应酬结束后,夫妻俩回到了久违的小家,共同做了一顿美味的晚餐,让蓝若希很意外的时,这一顿晚餐,她吃着竟然没有吐,于是有了反应到现在的大半个月里,她吃了一餐愉悦的晚餐,也比平时多吃了小半碗的饭。

  晚饭过后,夫妻俩浪漫去了。

  冬天的夜晚虽然冷,可对于情侣们来说似乎是更佳的浪漫季节,可以拥着心爱的人儿,给她温暖,给她依靠,让她觉得有你在身边,今年的冬天便不再冷。

  此刻回来,蓝若希已经在车上昏昏欲睡了。

  车开进了车库里停下来,蓝若希也没有反应。

  霍东铭偏头看到她在昏昏欲睡,俊挺的眉眼便柔了下来,他侧身,伸手轻轻地拂抚着她的俏脸,若希在他的碰触下微微地睁开了双眸,接收到他温柔的眼眸时,她微微一笑,嘀咕着:“真好,梦里的你都是这般的温柔,我爱死你了。”

  然后,她又闭上了双眸,身子一歪,便倒进了他的怀里。

  “若希,大家到家了。”霍东铭接搂着她倒进来的身子,低柔地说着。

  若希咕哝着,却还是继续她的睡眠。

  霍东铭宠溺地低笑,唇瓣似有若无地拂过她的脸,然后抱着她下了车。一下车,外面的冷空气迎面扑来,让蓝若希觉得冷了,更往霍东铭的怀里钻,她的动作让霍东铭的眸子深了深,身体起了反应。

  今天重温久违的浪漫,久违的温情,让他很想度过一个同样浪漫而火热的夜晚。

  他想要她!

  很想很想!

  可想到此刻她的身子,以及她此时昏昏欲睡的状态,他又不忍了。

  “东铭……冷……”蓝若希在梦里低叫着。

  意识似醒非醒,朦胧的双眸微睁,指着车子,说着:“回车内吧。”

  霍东铭失笑,忍不住轻戳着她的红唇,失笑地说着:“若希,大家到家了,我抱你回屋里去,屋里有暖气,便不会冷了。”

  “我知道。”

  蓝若希忽然把双眸完全睁开,意识似乎清醒了。

  她眨着杏眸,巧笑嫣然,也意有所指,更勾人心魂地说着:“大家别一味循规蹈矩了,试一次……嗯……狂野的方式。”

  车震,两个字,她还是没有脸皮说出来。

  霍东铭倏地停下了脚步,深眸变得更深了,深深地凝视着她。

  狂野的!

  在车内的!

  可她此刻哪能承受狂野的?

  身为男人,自然更喜欢狂野的。

  把他的担心以及渴望尽收眼底,若希脸也红了,小声地说着:“那就换地方,不狂野了,浅野浅野一下。”

  下一刻,她就被塞回了车内,霍东铭万分温柔地把她压在车椅上,凝视着她,暗哑地问着:“若希,你,你似乎在变化着。”

  蓝若希俏脸忽然间变得更红。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怀孕之后,她似乎更喜欢他的碰触,更喜欢他的滋润。

  还没有怀孕之前,他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和她燃烧一回,她觉得有点吃不消,可现在却恰恰相反。

  看来,怀孕真的能让一个正常的女人变得不正常起来。

  “喂,你到底要不要浅野浅野一下?”有点恼羞成怒,蓝若希一反常态,恢复了她真正的性子,嗔着霍东铭。

  哪怕是夫妻,哪怕早就欢爱无数次了,她还是有着羞赧的。

  霍东铭笑,在吻上她的唇时,低哑地说着:“难得我老婆有创意,创造出‘浅野’这个词语来,身为老公的,要是不配合,就太对不起老婆的创意了。”

  音落,他瞬间疯狂地吻着她。

  蓝若希还想再说什么,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霍东铭低低的嘀咕声夹着欲求不满,在车内回荡着:“也不知道是谁说要浅野浅野的,才野了一半,还没有进入主题,怎么就睡着了,把我丢在半路上,难受。”

  他欲火高涨难熄,她倒好,真的睡着了。

  他知道怀孕让她很喜欢睡,可这也太……太不地道了吧!

  撩起了他的火,她就不管了,不是让他自个儿烧死他自个儿吗?

  可一触看到她那舒舒服服的,可爱美丽的睡脸时,他所有的不满只能往肚里吞,认命地把衣衫不整的她抱下了车,他的西装外套都脱了下来。

  他把西装外套扔挂到自己的肩膀上,抱着半路丢下他找周公的爱妻抱着往屋里走去。

  在出了车库往屋里走的时候,他的动作飞快,如同飞毛腿一般。因为她说了,冷!

  平时走起来需要两分钟的路程,他仅用了四十秒。

  回到两个人充满了浓情蜜意的房里,在这间房开始了他们同床共枕的第一次,这里,到处都有她的身影,处处散着温情。

  虽然欲火得不到平熄,拥着娇妻,抚着娇妻腹中的爱女入眠,霍东铭觉得这是男人一生中最快乐的事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