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36 太岁头上动土

136 太岁头上动土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063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41

   海边

  宁佳睡不着,气得睡不着,独自开着车来到了海边。

  她当医生怎么了?

  她粗线条是针对生活,她对工作可是相当认真的。

  至少从她当医生以来就不曾出过差错,病人对她的印象挺好的呢。宁辰大哥凭什么就剥夺她的工作权利?非要她呆在家里培养什么淑女气息,以便能早点嫁出去。

  搞清楚,大哥你都还没有结婚呢,她身为小妹的,急什么?

  还没有走到海边,她在距离沙滩不远处捡起了几块小石子,用力地就向远处的大海掷去,借着扔石头来发泄自己的不满。

  谁知道沙滩上坐着一个人,宁佳开始没有注意到,等她扔出石子的时候,才发现沙滩上还坐着一个人,在她扔石子时,那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就站起来了,石子刚好就扔中了对方的头部。

  汗,又闯祸了!

  宁佳快步地向沙滩上跑去,心里在责怪着自己,没事扔什么石子呀。她平时野惯了,力气大着,要不是那个人挡着,她扔出的石子肯定能扔到海里去。

  被宁佳扔出的石头砸中后脑勺的男人想不到自己会被人偷袭,猛地转身时,看到宁佳匆匆而来,他阴冷的俊脸上瞬间变得更加的阴冷,那深沉的眼眸迸出了两束冰冷的光芒,比起此刻的气温冷得多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咦,怎么又是你?”宁佳在道歉之时看清楚了男人的面容,忍不住失笑起来,说着:“我以为半夜三更睡不着的人只有我一个,没想到四少你也是,真有意思,上次遇到你的时候,我的鞋砸中了你,这一次又被我扔出了石子扔中了你。痛吗?”宁佳一边说着,一边又从自己身上摸去,这一次,她摸出了一瓶不知道是什么药。

  “还好,这一次我身上带着药。”宁佳自顾自地说着,和霍东恺第二次见到的她完全不一样。在医院里看到她的时候,她的话并不多,显得有点严肃。

  宁佳把那瓶药拧开了盖子递给霍东恺,笑着说:“倒一点出来敷在被石子扔中的地方,很快就不会痛了,也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的。”

  霍东恺没有接过她递来的药,只是阴冷地瞪着她,后脑勺被石子砸中时,是很痛,揉了揉,就不觉得有多痛了。

  “你怎么在这里?”

  “那你怎么又在这里?”宁佳看到他不接自己的药,便把盖子拧上,自顾自地在沙滩上坐下,不顾形象,一点千金小姐的风范都没有,难怪宁家两位少爷心急着想把她嫁出去,留在家里,真的是操心呀。

  宁佳坐了下来之后,还把自己那双高筒带着点点高跟的黑色鞋子脱了下来。冬天的时候,穿这种鞋子最暖和了。

  霍东恺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的动作,冷眸里没有多少表情。

  宁佳不回答他的问题,他也没有回答宁佳的问题。

  宁佳脱掉鞋子不说,还把袜都脱了。

  霍东恺忍不住挑了挑眉,他是第一次看到过千金小姐在他面前脱鞋脱袜子的,平时他看到的,遇到的千金小姐都很努力地保持着形象,生怕稍有不慎就让自己高雅的气质被毁坏了。

  宁佳完全是一副我行我素,大家爱说随大家去的个性,她赤着双足玩着沙滩上的沙子,有时候又会用手去抓一把沙扔进海里去。

  霍东恺敛回了视线,任她在我行我素。

  转身,他朝前就走,不打算和宁佳在这里待下去。

  “四少,你要走了吧?”宁佳偏过头来,看着他的背影问着。

  霍东恺脚下未停,对于她的问话,他也没有回答。

  “要不是听你说过话,我真怀疑堂堂的霍家四少爷是个哑巴呢。其实多说话也没有什么坏处的,只会偶尔得罪一下人而已。要是每个人都像你这般不爱说话,那嘴巴长来做什么用的?不就是为了说话,为了吃东西吧。”宁佳喋喋不休地冲着霍东恺的背影说着。

  霍东恺依旧走着他的路,对于宁佳的喋喋不休,他理也不理。

  “四少,你真走了?你不怕我一个女孩子家在这里会遭遇不测吗?”宁佳笑着的话再度传来。

  怕遭遇不测,半夜三更还敢跑来海边?

  霍东恺在心里冷哼着。

  “四少,你走之前麻烦你帮我买点水和面包来行吗?我想在这里坐到天亮,顺便看看海上日出。不过明天的天气听说是雨天呢,估计看不到日出了。”

  霍东恺忍不住加快了脚步,向自己的车走去。

  他的车停在很偏僻的地方,距离宁佳的车很远,怪不得宁佳以为沙滩上没有人的。

  这宁家小姐,还真的让人受不了。

  像个野女孩一样。

  嘴巴那么喜欢说,都快变成《大话西游》里面的唐僧了。

  谁要是受得了她,他就向谁道喜去。

  宁佳看到他脚步加快了,知道他受不了自己,也不在意,只是自嘲地笑了笑,转过头来,继续看着大海。

  别人提起她就头痛,她也是知道的。

  她不在乎。

  她觉得人生在世,短短几十年,不必事事在乎的,只要开开心心地过着每一天,才不枉自己来人世一趟。

  寂静的沙滩上就只有宁佳一个人了。

  海风吹着她如同瀑布一般的长发,很冷,她却感觉不到冷。

  身上穿着好几件厚厚的衣服,当然不冷了。她站起来,试着用脚去碰触着海水,此刻刺骨的海水如同冰水一般,她碰了碰,觉得实在是冷,便打消了念头,重新回到原处坐下,把自己的鞋袜一一穿上,便双手抱着膝,把下巴撑放在膝盖上,开始安静地看着大海。

  冷不防一只大大的白色超市袋子扔到了她的面前,袋子里面装着几瓶水和饮料,还有一此面包。

  宁佳扭头,便看到了霍东恺转身离去的高大身影。

  她愣了愣,这霍家四少居然听进去她的话了,还真的跑去帮她准备了吃的来。

  “四少,谢了哈。”

  宁佳冲着霍东恺的背影道着谢,然后就扭过头来,开始吃面包。

  霍东恺坐回自己的车内时,都还在想着自己是不是鬼上身了,居然还真的当了宁佳的一回跑腿,真怪,除了蓝若希,还没有女人可以让他付出的呢,哪怕是帮人家买点东西。

  甩头,懒得再理这个让人头痛的千金小姐了。

  霍东恺把车开走了,这一次是真真正正把宁佳丢在海边了。

  霍东燕怀孕的事情,到了最后,整个霍家的人都知道了。

  每个人知道后的第一反应都是让霍东燕流产。

  后来知道霍东燕决定生下这个孩子后,所有人又都沉默了下来。

  霍启明想把霍东燕送到国外去,让她生完了孩子再回来,这样就不用面对流言蜚语了,至于孩子,因为和蓝若希的宝宝只相差一个月,可以说成是蓝若希的。

  霍东燕拒绝了。

  她说纸包不住火,早晚大家都知道的。在她决定生下孩子时,她就知道自己要面对着什么,她不怕,她承受得了。反正她没怀孕之前,大家对她的印象都是不好的,背后说她坏话的千金小姐多了去。她们把她说得有多么不堪,她都听习惯了,再被她们说一次,又如何?

  大家又接着沉默了。

  只不过平时生活里,大家在关心蓝若希这个孕妇的时候,也开始关心霍东燕这个准妈妈。在霍家里,姑嫂二人就成了国宝。

  ……

  林小娟虽然和慕容俊成了名副其实的夫妻,可她还是住在碧苑楼的租房里,她说房租交了,怎么也要住完这一个月才搬进慕空俊的别墅里。

  房子租到期时,也就到了他们的婚礼了。

  对于她的节俭,慕容俊除了宠溺地笑笑,什么也不能说。

  其实林小娟现在有了不少余钱了。她的生意现在做得挺好的,她还跑了几间包吃住的工厂,把人家饭堂里需要的青菜和大米都承包了下来,一个月下来,她至少也能进帐几万到十几万元,比起她之前卖衣服,要好得多了,而且还很轻松,不用像卖衣服那样每时每刻都守在档口前,哪里都不能去。

  在她和慕容俊登记领证,结为真正的夫妻第四天的清晨,慕容夫人亲自登门拜访了。

  她感到很意外,也有几分预感,她就知道慕容夫人一定还会再找来的,只是没想到来得这般快。

  慕容夫人还是带着文震出现在林小娟的面前。

  她一进门就用挑剔的眼神嫌弃地打量着林小娟的租房,不算大的空间哪怕被林小娟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她还是满脸的嫌弃,在走进来的时候,都没有进来多少,等于是站在门前。

  好像觉得她再走进去一点,会弄脏她的鞋。

  林小娟知道她嫌弃,也不作声,只是默默地搬来了一张凳子,让慕容夫人坐,怎么说,慕容夫人已经成了她的婆婆。

  慕容夫人连走进来都嫌弃,怎么可能愿意坐下。

  “林小姐,大家到外面去谈谈吧。”慕容夫人扫了一眼林小娟搬给她坐的凳子,丢下一句话,转身就带着文震往外走。

  林小娟没有拒绝。

  依旧是在帝皇大酒店里,依旧是上次那间豪华的房间。

  相同的人,相同的地方,要谈的也是相同的事情。

  “林小姐,我想你也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的吧。”慕容夫人坐在豪华的沙发上,一脸端庄,一脸温和,只有那锐利的眼眸能让人看出她不是一个真正温和的人。

  林小娟淡定地点了点头。

  慕容夫人的来意无非就是想让她离开慕容俊。可惜这位夫人还是来迟了几天呀,她都和慕容俊登记了,婚期都定了下来,难不成慕容夫人还不知情?慕容俊没有告诉家人,他要结婚的事?还有,慕容夫人既然不同意她和慕容俊在一起,怎么慕容俊还能拿得到户口本的?

  “林小姐,我想先给你看一张相片。”慕容夫人从自己的包里取出了一张相片,递给了林小娟,是一个看上去很温柔,很美丽,也很有气质的年轻女孩。“这是我给俊儿选定的未婚妻。”

  慕容夫人说完便定定地看着林小娟。

  言下之意,林小娟配不上慕容俊的,识趣的话,就赶紧离开,免得被人笑话。

  麻雀始终是麻雀,飞上枝头也是做不成凤凰的。

  “你想让慕容犯下重婚罪吗?”林小娟随意地看了一眼相片,便把相片还给了慕容夫人,淡淡地笑了笑,说着。她都和慕容俊结婚了,还能要一个陌生的未婚妻吗?如果慕容夫人逼慕容俊娶所谓的未婚妻,不就是犯了重婚罪,除非让那个所谓的未婚妻当地下情妇了。

  看相片就知道对方出身不低,否则也入不了慕容夫人的势利眼。千金小姐有多少甘愿为人地下情妇的?

  重婚罪?

  慕容夫人愕然,随即生气地说着:“俊儿还未婚,何来重婚罪。”

  “我和慕容四天前已经登记成婚了。”林小娟这句话无疑就是一颗炸弹,把慕容夫人炸得七零八落,就连淡定的文震都大感意外。

  “什么!”

  慕容夫人瞬间站了起来,不敢相信地看着林小娟,尖叫着:“林小娟,你在骗我是不是?你想赖着我儿子,就说我儿子娶了你!你太无耻了,长得这副样子,还想嫁给我儿子,我告诉你,只要有我在一天,我决对不允许你踏进我慕容家的大门!”

  她想到一家人的户口本都在她自己的手里握着,慕容俊就算真的想娶林小娟,没有户口本也是登记不了的。

  “她不是你们慕容家的儿媳妇,何须进你们的慕容家大门!”

  门被推开,慕容俊大步走进来,一把拉起了林小娟,淡冷地对慕容夫人说道:“妈,这是我老婆,大家已经登记结婚了,你承认,你便得到一个儿媳妇,你不承认,你便失去一个儿子。慕容家的大门,大家进不进都无所谓,我养得起我的老婆。离了你们慕容家,我一样活得好好的。”

  说完又拉着林小娟往外走,嘴里说着:“小娟,大家走。”

  林小娟的话,慕容俊的忽然到来,都让慕容夫人错愕不已。这一次慕容俊怎么会来得这么快?

  “俊儿。”看到慕容俊拉着林小娟快要走出去了,慕容夫人赶紧叫住慕容俊,心疼地问着:“你这是在威胁妈吗?俊儿,她有什么好?什么都没有,能对你有什么帮助?”

  “她有什么好,不用妈管,我知道她好就行。我什么都有了,她不必要再有什么,只要她有一颗爱我的心便足够。我是娶妻,不是娶助手,更加不需要她帮我什么。”慕容俊停下了脚步,扭头转身,看着慕容夫人,一字一句地说着:“哦,忘了告诉你,农历十二月二十号便是我和小娟举行婚礼的日期,妈要是有空,就和爸一起来T市的圣罗教堂当个证婚人吧,要是心情不好,没空的话,不来也无所谓。”

  “慕容俊!”慕容夫人气得连名带姓叫了起来。

  这两个人不但真的登记结了婚,竟然连婚期都定了下来。

  是谁,家里那几个家伙,是谁背叛了她!

  没有户口本,她就不相信慕容俊真的能登记,必定是家里出了内鬼,偷了户口本给慕容俊送来的。

  可恶!

  “哦,对了,户口本是你二儿子给我送来的,你要是生气的话,不防也把他赶出来。你自己守着你的霸道,你的**,你的势利度过余生吧。”

  丢下讽刺的话,慕容俊便拉着林小娟走了。

  逸儿!

  慕容夫人很生气,很生气,可听到慕容俊讽刺的话后,她忽然心痛起来,在儿子的心里,原来她就是一个霸道的,**的,势利的母亲!

  她无力地跌坐回沙发上,脸色变得很难看。

  俊儿都登记结婚了,她还能逼着他去离婚吗?不能!这个儿子是最不怕她的,这个儿子是最有本事的,脱离了慕容家,依旧能打出一片天下。如果她现在马上回家剥了二儿子的皮,说不定还真的会再失去一个儿子呢。

  慕容夫人想了很多,虽然很生气,可到了最后,她还是决定不向慕容逸追究。

  至于林小娟,反正她是不会接受的。

  ……

  华艺。

  一辆拉风跑车以着飙车的速度开到了华艺的企业门前,然后紧急停下来。

  保安马上走了出来,走到车旁,有礼貌地问着:“先生,请问你找谁?”

  解淑娅侧头看了一下副驾驶座上的那一大束百合花,才转过头来回答着保安的问话:“请问你们蓝总在企业吗?我找她的,我是她的朋友,姓解,叫淑娅。”

  解淑娅跟着其父前来T市和千寻集团谈续约之事,续约签字之后,其父先一步离开了,她说她喜欢T市,想留下来再玩几天,其父也答应了她,只是在临走前叮嘱她,千万别想打蓝若希的主意。

  霍东铭是一条惹不得的地头蛇,要是惹怒了他,被他咬一口便会毒发身亡。

  解淑娅笑着答应了老父亲,谁知道老父刚走,她转身就跑来找蓝若希了。

  解淑娅是同性恋,而且还是那种专门喜欢猎取各种美色的同性恋。她过于男性化,让很多女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把她当成了男人,因为更容易被她猎取。

  蓝若希的美,让她一见了便想猎取。

  再加上蓝若希又是少妇,有着特别迷人的少妇风韵,那红红的嫣唇,她真想亲一口。

  “你稍等。”那名保安转身往回走,走进了保安科室里,拿起了内线电话,径直打到了前台去,把触淑娅的来意说了出来,前台文员又把电话打到了汪澜的秘书台去,由汪澜转告于蓝若希。

  蓝若希正在和开发部,工程部以及生产部这三大部门的管理人员开会,会议刚好结束,汪澜就把触淑娅的到来告诉了她。

  解淑娅?

  蓝若希费力地想了想,那是谁呀?

  蓦然,她想起了四天前,她陪着霍东铭去应酬的事情,解淑娅不正是那个看她的眼神带着火辣辣的侵犯,打扮得像个男人,实际上却是个女人的。

  她来找她干什么?

  两个人才见过一次面,也谈不上有交情吧。

  不过想到解家和千寻集团合作了几十年了,成为千寻集团最大的客户之一,蓝若希便吩咐汪澜,让解淑娅进来。

  片刻之后,解淑娅在汪澜的带领下走进了蓝若希的办公室。

  她手里捧着那一大束的百合花。

  “蓝总,解先生来了。”

  蓝若希点点头,人便从办公桌内站了起来,绕出了办公桌,招呼着解淑娅,浅笑着:“解小姐,请坐。”

  还没有完全退出办公室的汪澜听到蓝若希的称呼后,忽然僵了一下脚步,扭头,有点不敢置信地看着蓝若希,眼里有着诧异,以为蓝若希看错了人。

  解淑娅一身黑色的男士西装,又是短发,身高如同模特,一百七十三公分,也正因为她的身高如同男儿,她的打扮才会让所有人都把她当成了男人,就连霍东铭初初也把她看成了男人。

  蓝若希笑着,对汪澜说明着:“解小姐是个女的。”

  解淑娅也呵呵地笑着,俏皮地冲汪澜眨了眨眼,汪澜便不好意思地赶紧退出去了。

  她就说嘛,哪有男人的皮肤那么白的,又帅气又阴柔,原来是个女人。

  等到汪澜退出办公室后,蓝若希再次招呼着解淑娅,笑着:“解小姐,请坐。”

  解淑娅把自己买来的那束百合花递给了蓝若希,笑睨着她,说着:“蓝总,这花送给你,祝你永远幸福。”

  蓝若希接过了那束百合,笑着向她道了谢。

  “解小姐,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蓝若希一边把花轻轻地放在茶几上,一边问着。

  解淑娅炯炯地看着她,眼里还有着对她的迷恋,那眼神就像那天一样,很想把蓝若希一口吞了下去。蓝若希并不知道解淑娅是同性恋,只是觉得她的眼神就像男人的眼神一般。忍不住地,蓝若希笑问着:“解小姐,是不是我满脸都长着麻子,你在帮我数有多少颗吗?”

  这般专注地看着她。

  要是霍东铭在场,肯定又会大吃飞醋,把这个解淑娅丢出去了。

  说句老实话,蓝若希也是非常不喜欢解淑娅用这种看猎物的眼神看着她。

  “蓝总真美!”

  解淑娅由衷地赞美着。

  好话谁都爱听,蓝若希也赞着:“解小姐也很美呢,尤其是这身打扮,帅气至极。”阴柔至极,像个妖孽,好端端的一个美女,偏偏就打扮得不男不女的。后面那一句,她只在心里腹诽着。

  对解淑娅,她还真的提不起多少好感来,只能表面上应付着。

  “你喜欢吗?”解淑娅凝视着她,愉悦地问着,好像她这副打扮是专门为了蓝若希似的。“和你家男人相比,你觉得我帅还是他帅?”

  丫的,怎么问得如此暧昧?

  “我家东铭在我眼里是全世界最好的,最帅的男人。解小姐是个女人,何必和男人相比?”

  蓝若希不着痕迹地提醒着解淑娅,她们都是女人,不要对她这般的暧昧,更何况她还是一个已婚少妇。她在心里严重怀疑解淑娅已经把她自己当成了一个男人。

  可是心态上是男人,实际上却不是男人呀。

  解淑娅笑了笑。

  倒是没有再说什么暧昧的话。

  这时候,汪澜替解淑娅煮了一杯咖啡端了进来。

  蓝若希怀有身孕,她现在是不喝咖啡的。

  解淑娅向汪澜道了谢,浅浅地喝了几口咖啡后,闪了闪双眼,对蓝若希说道:“蓝总,有空吗?大家一起吃个午饭吧?我对你们企业生产的玩具颇感兴趣,大家谈谈,说不定我也能成为你的客户之一呢。”

  还没有看过她企业里的玩具,她怎么就有兴趣了?

  蓝若希心里总觉得这个解淑娅怪怪的。

  想到解家也是经商的,生意做得也很大,如果解淑娅真的对玩具感兴趣,她倒是可以和解淑娅谈谈的。于是,蓝若希点头答应了解淑娅的邀请。

  在华艺玩具实业企业门口那条大大的水泥路远处,还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

  车子里面坐着三个男人,其中一个开车,两个坐在车后座,开车的那个男人手里拿着一副望远镜,盯着华艺企业大门口。

  在距离轿车不远也停着一辆无牌的摩托车,摩托车主穿着流里流气,有点儿吊儿郎当,还戴着一副黑色的墨镜,偶尔吹着口哨,好像在等人一样。

  片刻后,解淑娅开着她那辆拉风跑车最先出来。

  她朝着轿车以及摩托车的方向开来,很快就越过了轿车和摩托车。

  蓝若希的车跟在后面,开车的人自然是石彬了。

  看到她的车开出来了,那辆摩托车忽然开动起来,那个戴着墨镜的男人像赛车一般,咻的一声就让摩托车往前飞去。

  他左右飘摇了,极为危险。

  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摩托车竟然向着蓝若希的车迎面而去。

  “石彬,小心!”蓝若希大叫着。

  石彬和摩托车主都紧急刹车。因为是急刹车,墨镜男人忽然从车上掉了下来,而那辆摩托车也翻在蓝若希的车前,造成是蓝若希撞了人似的。

  石彬和蓝若希都匆匆地跳下了车。

  两个人快步走到墨镜男人的身边,石彬蹲下身去,就扶起了那个墨镜男人,关心地问着:“你怎样了?没事吧?要不要送医?”

  墨镜男人不停地哀嚎着,指责着石彬:“你是怎么开车的?你想撞死我吗?”

  石彬挑眉,这句话该是他问的吧?

  墨镜男人只是受了一点皮外伤,其实没有什么大事。在石彬的扶持下,他站了起来,却还扯着石彬不依不饶,直嚷嚷着要石彬赔钱。

  明明就是他不对,竟然反过来指责石彬,还要求赔钱,这分明就是敲诈!

  石彬知道遇上了无赖,扭头看向蓝若希,在扭头的时候,他却大惊失色,蓝若希竟然不见了。再看车上,也没有蓝若希的影子,环视四周,他惊赫地发现刚才停在不远处的一辆轿车不见了。

  石彬连忙打电话给霍东铭,对于墨镜男人不依不饶的纠缠,他不再理睬。

  大少奶奶都不见了,有什么事情大得过大少奶奶不见了吗?

  霍东铭接到石彬的电话后,马上就在电话那端大吼着:“找!马上找!找不回若希,我要你全家陪葬!”

  该死的,两个人一起下车,他老婆不见了,石彬竟然都不知道。

  石彬是怎么当保镖的。

  刚挂断了石彬的电话,又一通电话打到了霍东铭的手机上来,那是蓝若希身边的两名隐身保镖打来的。

  “霍少,大少奶奶被人劈晕带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那轿车的车牌已经被摘,看不到车牌,大家一直跟着轿车的后面,对方的反侦察能力很强,专门往车流多的地方开去。大家跟着很吃力,怕会跟掉,霍少,大家请求支援,大家现在在XX路上……”

  “跟着!跟着!要是敢跟掉了!我也要你们全家人都陪葬!该死的!”霍东铭暴怒地低吼着。

  他的爱妻也有人敢绑!

  是哪个胆大包天的人敢绑他的爱情!

  是哪个胆大包天的在他这个太岁头上动土!

  对方绑走若希,是要钱还是有什么阴谋?

  该死的!

  若希要是少了一根头发,他会让对方死无葬身之地!

  霍东铭心急如焚。

  他这般牛逼,这么多的家财,都还没有遇到过绑匪,最主要也是绑匪害怕他,不敢绑他,他自己本身又有着不错的拳脚功夫。一个连黑社会龙头老大都害怕的男人,谁敢绑?

  蓝若希是他的太太,按道理说也没有人敢绑的。

  可此刻,偏偏就是有人把蓝若希带走了。

  若希肚里还有着宝宝,千万别出事呀!

  “慕容,全城搜捕,凡是黑色的轿车,一辆都不能放过,我家若希被人绑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没有车牌的,现在两名隐身保镖在追着!快!要快!”霍东铭心急担心之时,还很费力地让自己镇定下来,打电话给慕容俊。

  打完电话之后,他也开始动用自己所有的关系。

  黑道,交通部门,警察局,反正能用的,他都用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