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37 两对新人的婚礼(上)

137 两对新人的婚礼(上)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7203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42

   霍东铭接到若希不见了的消息时正在企业里处理着事情,得知爱妻不见了,他自然无心处理公事,早就把公事丢下了。

  他匆匆地走出了总裁办公室,杨秘书刚好要敲门而入,看到他出来了,连忙恭谨地说着:“总裁,开会的时间到了,所有高层都到齐了。”

  霍东铭如风一般掠过了杨秘书,沉冷的声音丢了回来:“会议取消!”

  杨秘书错愕,但还是恭谨地应着:“好。”

  她才应完话,霍东铭已经没入了电梯内。

  很快地,他便下到了一楼。

  钻进了自己的劳斯莱斯,吩咐保镖马上开车,向XX路上开去。

  幸好他请来的隐身保镖盯着了那些绑走若希的人。

  石彬是他的保镖,能力他非常清楚,可是若希还是在石彬的眼皮底下被人绑走了,对方的手段不错呀!

  霍东铭虽然生气石彬没有保护好他的爱妻,镇定下来后倒是还能想到对方的手段高超,不能完全怪石彬的。

  虽然通知了所有人帮他全力截拦那辆轿车,他还是不放心,又通知了除了霍东禹之外的那三位弟弟。每一个弟弟都有着他们的本事,有着他们的人脉网,有他们帮忙,效果更好。他要的是在他赶到的时候,能把若希搂回他的怀里!

  霍东恺骤然接到大哥的电话,说蓝若希被人绑了,他的心瞬间就急速地跳了起来。然后他便丢下了自己正在洽淡的一笔过亿的生意,向客户说了声对不起,匆匆离去。那是他企业里洽谈了数个月之久,才谈来的大生意呀。

  可在他的心里再大的生意都不及蓝若希的安全重要。

  XX路上。

  那辆没有车牌的轿车,在路上飙着车,他们的警觉意识超强,蓝若希的两名隐身保镖对他们穷追不舍,他们也知道。他们正在想着办法把两名隐身保镖的车甩掉,可是对方的车也是名车,速度和他们的车有得拼呀。

  “该死的!后面那辆车甩不掉呀。”

  “糟了,前面有交警查车!”开车的那个男人透过车后镜看到隐身保镖开着的黑色奥迪对他们的车穷追不舍,正在心烦时,忽然又看到大量的交警正在查车,或许是做贼的人都会心虚吧,他顿时就紧张起来。他们的车牌摘了下来的,因为不摘车牌,就会被人通过车牌查出车的主人是谁。

  “冲卡!”扶着被劈晕的若希的一个男人低吼着。

  另外一个男人白了他一眼,低吼着:“你傻了吗?那么多交警,冲卡!你想让全城的警察都来追大家吗?赶紧停车,把这个女人丢下车去。”

  “她是千寻集团的总裁夫人,把她这样丢下车去,会要了她的命,她要是出事了,大家所有人也别想活了,还会牵连到小姐的。小姐交代了,不能伤她半根毛发。”开车的男人扭头瞪了他们一眼。

  就算他们的小姐背后有强大的靠山,可小姐在那强大的靠山面前也不过是小小的一个爪牙而已,还没有什么重要的地位的。要是因为小姐而让那靠山被霍东铭查了出来,以霍东铭的个性,必定杠上的,那靠山一怒,死的人就多了。

  “把车开到路边,把她轻轻地放躺在路边,大家掉转车头往回逃,能暂时引开那奥迪的视线。”说要冲卡的那个男人沉着地想了想后,才说着。

  开车的男人觉得有道理,便赶紧把车开到了一处十字路口的路边停了下来,车后座的两个男人马上动作迅速地把蓝若希扶下了车,放躺在公路边上,然后他们迅速地钻回车内,掉转车头往对面的路段开去,想逃跑。

  谁知道他们掉转车头才开了不到五十米远,就被一辆迎面而来的货柜车撞到了,重量级的大型货柜车把他们的小车撞得在公路上翻转了好几圈,等到冲力消失时,他们的小车侧翻在公路上,车被撞得破败不堪,汽油洒得到处都是,片刻后小车轰然爆炸起火,他们三个人血流成河,当场死亡。

  交通马上堵塞起来。

  前面设关卡查车的交警们迅速赶来。

  蓝若希的两名隐身保镖追来,匆匆地跳下了车,把蓝若希自公路边上扶坐起来。这个时候,蓝若希悠悠醒转,后脖子传来的疼痛让她阴着俊脸,又看到总是在她有困难时就从地洞里钻出来的两名隐身保镖,意识到自己又遇到了危险。

  “怎么回事?”

  她推开了保镖的扶持,自地上站起来,一边用手揉揉酸痛的后脖子,一边阴冷地问着。该死的,是谁把她劈晕的!下手太重了,让她的后脖子痛死了,她要让她家东铭也把那个人劈几下!

  痛死她了!

  “若希!”

  “嫂子!”

  “蓝总!”

  三辆车疯狂而至。

  一辆是霍东铭的劳斯莱斯,一辆是霍东恺的红色奥迪,一辆是解淑娅的拉风跑车。

  “怎么回事?蓝总,我在前面,发现你的车没有跟来,马上折了回来。”解淑娅一边停车,一边跳下车,还一边急切地问着。

  霍东铭的动作最快,快到如同闪电一般,让解淑娅看到都愣住了,心里想着这个男人的动作可以和某个阴晴难测的少主相比了。

  “若希。”

  霍东铭一把将蓝若希搂入了怀里,大手就急切地在她的身上爬摸着,确定她毫发无损了,才略略地放下心来。

  一扭头,他阴冷的视线落在两名隐身保镖身上,阴冷地问着:“他们人呢?”敢动他霍东铭的老婆,他要让吴辰风把他们都关进监狱里,关上十年八年,最好就是无期徒刑的。

  两名隐身保镖都指着不远处的那一起看上去很像普通的交通意外现场,其中一个回答着:“他们把少奶奶放下路边就开到对面的公路去,想着逃跑,结果撞上了那辆货柜车,车毁人亡了。”

  这般凑巧?

  蓝若希和霍东铭对视一眼,夫妻两人的心竟然是一致的。

  “蓝总,真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来约你一起吃饭,你也不会遇上这种意外,霍少,是我的错,对不起,我要是知道会有这种意外发生,打死我,我也不敢约蓝总吃饭的。”解淑娅的声音再度响起。

  霍东铭这才看到了解淑娅,一看到她,他就想起了解淑娅用狩猎的眼神看过他的爱妻,对解淑娅没有半点好感,甚至视解淑娅为情敌,很好笑,一个女性情敌!

  凌厉,阴冷,带着洞透人心的锐利眼神扫向了解淑娅,让解淑娅不敢接他的眼神。

  “你要和她去吃饭!”霍东铭低首,咬牙切齿地冲着怀里的爱妻低吼着,他在生气,非常的生气。爱妻竟然要和被他视为情敌的女人去吃饭!

  发觉自家男人要发飙了,蓝若希心里暗叫不好。她会答应,是因为解淑娅说要和她边吃饭边谈谈生意上的事情,再说了解淑娅又是女人,其家族事业又是和千寻集团长期合作的,怎么着也不会吃了她吧?

  她怎么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哎呀,我头晕,我脖子好痛,东铭,我怕怕。”蓝若希俏脸一垮,当着众人的面就向霍东铭撒起娇来。然后某个把妻子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的男人,马上一弯腰,打横抱起了蓝若希,就往他的车内钻去。

  阴冷的声音却还是掷了回来:“东恺,这件事,你帮我查清楚!我要幕后指使人的名字!”

  霍东恺看看车祸现场,那绑匪都车毁人亡了,他还怎么去查?

  “大哥……”

  “办不到就找慕容去!”

  霍东铭阴冷的声音带着不可抗拒的命令。

  霍东恺马上噤若寒蝉,什么也不敢再说下去。

  查不出来,他也要查了。

  大哥第一次吩咐他办与若希有关的事情,他一定要想办法完成。再说了,他也很想揪出那个幕后指使人。

  幸好若希没事,否则他也会发飙的。

  只是,他发飙没有正当理由呀。

  他可不是大哥,他暗恋若希的事是见不得光的,要是他过于失控,会让外界的人知道他暗恋自己的亲亲大嫂。到时候他那位唯恐天下不乱的母亲,肯定又会找到大妈大吵大闹的。在过去一个月里,由于父亲经济被封锁,父亲有一个月没有陪着母亲,让母亲都对大妈以及大哥心里的怨恨更深了。

  大哥是他最尊崇的人,他不允许任何人找大哥的麻烦,哪怕那个人是他亲亲的母亲。

  霍东恺眼睁睁地看着霍东铭抱着蓝若希离去,心里是非常渴望此刻能抱着若希的人是他。

  他这个渴望,终其一生,怕也是得不到实现的了。

  豪庭花园。

  霍东铭和蓝若希的小家里。

  豪华宽敞的大房间,所有窗帘被迅速地拉了下来。

  房内的暖气也打开了。

  软软的冬阳在窗外若隐若现,今天是一个阴晴难测的日子。

  蓝若希被霍东铭丢回了柔软的大床上,虽说用丢的,其实动作万分的轻柔,霍东铭没有忘记爱妻肚里还怀着已经九周大的宝宝。

  “东铭……”

  霍东铭健壮的身躯覆压住她的身体,不着痕迹地错开重量,不让自己的重量压到若希的小腹。

  他的俊脸如同海上风云,变化难测。

  眼眸深如无底洞,已经能看透他心思的若希在此刻,忽然又看不透他的心思了,不知道他接下来想怎样对她。

  这件事,她觉得她也不算错吧。

  光天化日的,她不过是和一个女孩子出门吃饭,有错吗?

  她的双手被霍东铭单手捉住,锁在她的头顶上,制造出一幅暧昧的画面。

  霍东铭另一只手,带着些许的颤抖,轻轻地,慢慢地从她的头发开始抚摸,然后滑到她的五官,把她的每一寸肌肤都抚摸了一遍。

  “我没有受伤!”

  若希知道他在害怕,害怕她受到伤害。

  这个男人爱她的心就像他的眼神一般,深得如同无底洞。

  有夫如此,她蓝若希三生有幸。

  “幸好,幸好……”霍东铭忽然呢喃起来。

  那车祸的现场他虽然才看了一眼,但那惨烈的现场也足够让他颤抖,如果对方不先把若希放了下来,那么……

  他不敢想象呀。

  要是若希出了什么事,他怎么办?

  二十六年了,从她还是个只会哇哇啼哭的婴儿开始,他就习惯了她在他的世界里,如果她忽然离开他的世界,他还能活下去吗?

  他的能力,他自认在T市认第二,就没有人敢认第一了。

  可他霍东铭的太太,还会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劫走。

  他一定要把幕后指使人揪出来!就算线索终断了,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也能把对方揪出来的!

  “若希,若希。”霍东铭低下了头,呢喃着不停地亲吻着她,“你没事,你没事……”他的身体在轻颤着,他的手也在轻颤着,哪怕他的手还是很有力,紧紧地捉握住她的双手,可他心里的害怕,她感受得到。

  除了上一次她装晕,他这般紧张害怕之外,他就没有过这种现象了。现在的他,却比上一次还要害怕。

  “东铭,我没事,我没事。”若希连忙低柔地应着他的话,极力安抚他的情绪。

  他松开了她的手,扳定着她的脸,温热的唇带着失而复得的狂喜,在她的每一寸肌肤掠过。

  蓝若希搂着他的脖子,回应着他的吻。

  仅仅是吻已经难以让霍东铭安稳下来,他的手,他的舌都从她的脸上,唇上往下滑,埋到她的脖子上,手往下滑,脱掉她的衣服,在她雪白的肌肤上不停地印下他的吻。

  她还在

  她没事

  夫妻合二为一之时,霍东铭才真切地感受到他的爱妻真的没事,没事!

  一番**之后,霍东铭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

  他开始向蓝若希询问事情的起因和经过。

  若希把事情的起因和经过都说了出来,说完之后她自己先沉思起来,后又自言自语地说着:“东铭,你觉得会不会是解淑娅?可她为什么要这样做?还有她看我的眼神,我总会心里发毛,要不是看在解总的份上,解总又是你最大的客户之一,我都不想见她。她会不会是同性恋呀?或者是双性人?”

  拥着蓝若希,霍东铭伸手,就拿起了手机,打了慕容俊的电话。

  “解淑娅,解晓强的小女儿,二十七岁,解晓强没有儿子,小女儿性格似男儿,自小被当成男儿来养,她不仅性格似男儿,喜好也一样,喜欢女人,是个有色胆有色心的同性恋。”

  霍东铭才打通慕容俊的电话,慕容俊像是猜到了霍东铭想知道什么似的,把他查到解淑娅的资料告诉了霍东铭。

  “解淑娅在外国留学的时候,经常鬼混,加入了一个强大的组织,但那是什么组织,无法查询。”慕容俊继续说着,这个解淑娅除了是富家千金之外,应该还是一个涉黑人员。

  慕容俊严重怀疑设计想劫走蓝若希的人便是解淑娅,解淑娅的出身,以及她加入的那个组织,让她胆大包天,不怕霍东铭。

  只是她没想到霍东铭会请有隐身保镖保护着蓝若希,让她的计划失败。

  而她劫走蓝若希,慕容俊猜测着,必定是为了蓝若希的貌。

  还好,他的小娟长相很安全,他不必太担心,看来,娶妻还是要娶长相安全一点的。

  霍东铭没有说话,听完慕容俊的禀报后,他便挂断了电话,眸子变得更深,更寒了,唇也开始紧紧地抿起来。

  慕容俊猜到的,他自然也猜得到。

  这一局,除了解淑娅之外,还能有谁敢这般设计劫走蓝若希?T市的黑帮黑派都归张猛管,张猛对霍东铭可是毕恭毕敬,自称为霍东铭的老哥,有张猛在,所有涉黑人员都不敢动霍家人的一根毛发。

  解淑娅并非T市人,她请来的人,估计也不是T市人。

  那该死的同性恋,胆大不说,还很镇定。

  事发之后,她还敢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摆出一副不知道的样子,还显得相当的无辜。

  这个同性恋,看来比解晓强更有心计。

  解晓强的心计用在了经商上面,而且走的是正当路线,解淑娅混过组织,心计和胆量难以测量。

  “以后,不准再见她!她真的是个同性恋!”霍东铭搂紧了蓝若希,低哑地说着。

  有男人意欲染指他的若希,他都受不了,更何况是女人。

  而女人,若希的警惕性就会减轻,也是因为这样,今天的若希才会中了招。

  “记住,你的企业与千寻集团没有任何关系了,你不用看在千寻集团的份上给任何人钻空子的机会。”霍东铭暗哑地叮嘱着,“解晓强是个明白人,自个儿的女儿是什么样的人,他必定更清楚。我相信他是不会因为他的女儿而得罪千寻集团的。”解晓强是千寻集团的重要客户之一,每年,两者之间的互利都是以亿计,商人重利,谁都不会把对自己有利的合作伙伴得罪的。

  “我想到她是个女人嘛……东铭,我长得是不是太不安全了?要不要整个容?”蓝若希忽然爬到了霍东铭的身上,眨着杏眸,冲着霍东铭俏皮地说着。

  这丫头……

  霍东铭沉重的心情因她一句俏皮的话,便被一扫而光。

  他一翻身,就把她掀压在床上,深深地瞅着她,低哑地说着:“有我在,就算你美得如同月里嫦娥,我也能保护好你,所以整容这般痛苦的事,我的若希就不必去承受了。”

  若希浅笑,把他的头拉低,凑上红唇,吻了他一下,说着:“东铭,谢谢你。”她以为他会逼她放下工作,安心在家养胎的。

  没想到,他终是忍住了,并没有以此为借口逼她在家养胎。

  霍东铭黑眸也是眨了眨,然后轻叹一口气,坐了起来,替两个人都穿上了衣服后,他才搂着她说着:“其实,我很希翼你在家养胎,不要再工作的了。可我知道你必定不同意的,若希,我不想你难过,不想让你不开心,我宁愿自己多担待着,只要你高兴就好。”

  他的人生宗旨便是:爱她,宠她,给她全世界!

  蓝若希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站在他的面前,替他重新系回领带,房内还充溢着刚才欢爱时的暧昧温情。若希做出一个决定:“过了年,我便在家里养胎,企业,我一个星期巡视一次,那么多管理人员,我相信他们不会把我的企业丢掉的。”

  霍东铭没有说话,只是把她往自己的怀里搂入。

  对于她的决定,他是万分的高兴。

  他就知道,她是一个非常善解人意的妻子。

  她有她的坚持,但她的坚持也能因为一些事情而改变,不会一味地固执下去。

  她不会在他的宠爱中失去自我,这一点,他是很满意的。

  解淑娅虽然是重点怀疑对象,但由于绑匪尽亡,那起交通事故又查不到任何疑点,到了最后,解淑娅还是安全地,不带任何污点,暂时离开了T市,回到解家去。

  霍东恺负责调查这件事,他并不因为而掉以轻心。

  哪怕一时半刻查不到真相,大哥交给他的事情,就算要花费他一生的时间,他都要去完成它。

  因为,他对若希的关心并不比大哥少。

  这件事,似乎就这样过去了,其实它还留在所有人的心底,这是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那潜在的威胁只是暂时隐了下去,并非真正消失,那强大的幕后指使人,就像一枚炸弹一样,什么时候再冒出来,再爆炸一次,谁都不知道。

  霍东铭对蓝若希的在乎,对蓝若希的爱和宠,一天盛过一天。

  自从发生这样的事情后,石彬被辞退了,哪怕若希求情,说这件事与石彬无关,可是霍东铭还是冷淡地把石彬辞退了,他那般信任石彬,把爱妻以及肚里还没有出生的宝宝都交到石彬的手上保护着,结果出了那样的事情,他没有在保镖行业里封杀石彬,已是他开恩了。

  石彬跟在霍东铭身边也有些时日,深知大少爷的性格,以及对大少奶奶的重视,对于霍东铭的辞退,他并没有任何的怨恨。

  石彬被辞退后,霍东铭重新挑选择了新的保镖候补石彬的位置。

  接送蓝若希上下班的任务,原本是霍东铭坚持要接送的,被蓝若希拒绝,习惯了只想让爱妻开心的霍东铭万般无奈,只得让隐身保镖现身,负责接送若希上班,去哪里都由四名保镖跟随着。

  自此,T市第一名门少夫人成了最有身价,最有排场的贵妇人。

  不知不觉间,年关将至。

  年关将至,代表两对新人的大喜之日也来了。

  农历十二月二十日便是慕容俊和林小娟,霍东禹和蓝若梅的大喜之日。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相逢不相识。

  这两对新人都和若希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冥冥之中,就是因为认识若希,而结下了这不解之缘。

  蓝若希最开心,一个新娘是她的亲姐姐,一个新娘是她最要好的朋友。

  她既是男方的亲人,又是女方的亲人,她一会儿往蓝家跑,想知道姐姐的妆化好了没有,一会儿又往霍家跑,想看看霍东禹有没有问题,毕竟霍东禹是坐着轮椅结婚的。

  她挺着三个月的肚子,好吧,因为是冬天,穿的衣服多,就算她的肚子隆了些许,在衣服的遮掩下,还是看不出来的。她两边跑,倒是让她亲亲的老公霍东铭先生蛋疼得要命。

  “哦,我怎么能忘了小娟,我得去帝皇大酒店看看小娟的妆化得怎样了。”蓦然,蓝若希又爆出了一句话来,让紧跟在她身边,小心地护着她和她肚里的宝宝的霍东铭整张俊脸都垮了下来。拜托,他亲爱的娇妻,能不能消停一会儿。

  林家距离市区远,所以林家人集体赶到市区来,在帝皇大酒店住了下来,把让林小娟从帝皇大酒店出门,林小娟出身农村,其家人竟然还能住得起帝皇大酒店,倒是让很多人大感意外,不过想到慕容俊那般有钱,估计给林家的聘礼十分丰厚吧。

  没有人知道林家把慕容俊的聘礼适数转入了林小娟的名下,他们一分钱也没有收。住进帝皇大酒店是他们自己掏腰包。

  “东铭,送我去帝皇大酒店看看小娟怎样了。我特别担心小娟,你也知道慕容俊的母亲是十分不满意两个人的婚姻的,不知道慕容夫人会不会前来搞局呢。”蓝若希说着,就拉着霍东铭走出了霍家的主屋,往屋外走去。

  “若希,若希。”

  章惠兰和老太太都心疼地叫了起来。

  坐在轮椅上,一身白色西装的霍东禹,脸上掩不住喜气,看到自己的大嫂兼妻妹,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忙,忍不住浅笑起来。

  负责推他的霍东恺眼底掠过了一抹和霍东铭一样的心疼,不过没有人发觉得到。

  “若希,你别再跑来跑去了,小心宝宝呀。”章惠兰追出来,拉住了若希,劝阻着。

  蓝若希被兴奋冲晕了头,她哪里还记得自己是个孕妇呀。

  此刻听到婆婆的劝阻,她才蓦然记起自己肚里还有一个小豆丁,别说,这样跑来跑去,她还真的觉得累呢。

  可是……

  ------题外话------

  亲们,我和我的丫头都重感冒多天了,在乡村诊所看了多天,一直没有好转,我连说话都说不出来了,小丫头咳嗽又严重,咱娘俩今天不得不往医院里跑了,医院排队吓死人,所以我必须早早就出门,今天这个情节我只能分上下两章来发表了,还望亲们不要责怪,谢谢大家的支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