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38 两对新人的婚礼(下)

138 两对新人的婚礼(下)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7754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42

   蓝若希把求救的眼神投向了霍东铭,她真的挺担心林小娟的嘛。自己的姐姐她倒是不用担心,毕竟父母都同意的了,可是慕容家的人还没有同意林小娟嫁给慕容俊呢。

  慕容夫人**至极,她真甘心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林小娟成为她的儿媳妇?

  “若希,你别看东铭。东铭,妈知道你很疼爱若希,但今天你必须听妈的,若希都跑了好几次了,她是一个身子两个人,再这样跑来跑去,要是累着了,伤到了宝宝,妈可跟你们没完没了。”章惠兰瞄到蓝若希在看霍东铭,连忙先声夺人,就怕自己这个宠妻成瘾的宝贝儿子答应若希的请求。

  林小娟和慕容俊的事情,霍家人现在都听说过了。

  章惠兰在心里想着,如果慕容俊是她的儿子,她也会像慕容夫人那样不同意慕容俊娶林小娟的,虽然林小娟似乎有点本事,自己到处跑,拉生意,事业有点儿起色,可她娇小玲珑的,长相平凡,实在不适合当名门夫人。

  林小娟是蓝若希的朋友,章惠兰心里对林小娟有再多不喜也不会表现出来,更何况林小娟又不是嫁进霍家来,于她何干?

  霍东铭接收到爱妻的求助眼神,他没有马上答话,而是掏出了手机,打了慕容俊的电话,然后低沉地问着:“慕容,你们一切还顺利吧?你们家人有没有?”

  慕容俊已经到了圣罗教堂,就等着林小娟被林家人送到教堂。

  在这个时候接到霍东铭的电话,他习惯性的温和中有着掩不住的喜悦。数月前,他才在圣罗教堂担当霍东铭的伴郎,数月之后的今天,竟然轮到他当新郎了。想起他和林小娟在这里重逢的情景,当时穿着伴娘娘礼服的林小娟其实挺美丽的,至少让他暗中闪了几下眼。

  听了霍东铭的问话,他马上答着:“没事,一切顺利。他们……还没有来。”最后一句话倒是让慕容俊心里有点不舒服起来。

  他是慕容家的长子,父母都很疼爱他,可他今天结婚,因为娶的不是母亲选定的女人,所以母亲就不准父亲和弟弟们前来观礼吗?

  环视四周,全是他的朋友,他的伴郎很多,称为伴郎团,每一个伴郎都是他的朋友,都是有头有脸有势力的人。他平时为霍东铭办事少不了这些朋友的帮忙。

  “嗯。”霍东铭挂断了电话,然后看向爱妻,温和地说着:“若希,不用担心,慕容说他的家人还没有出现。慕容的能力,大家都要相信他,他不会让他的家人为难你的朋友的。来,大家进屋里去,东禹就要出门前往教堂了,你先休息片刻。”霍东铭一边说着,一边拉着蓝若希往屋里走去。

  知道他不会像平常那样什么都顺着自己,也知道自己现在真的不适合跑来跑去,蓝若希选择了顺从。

  帝皇大酒店

  在一间宽大的雅房内,化妆师正在帮林小娟化妆。

  林小娟穿着一袭银色的,价值也在过百万元的婚衫,她说不用这么贵的,可是慕容俊说了,她是他的新娘,他就要让她成为最美的新娘,最尊贵的新娘。她只能接受,有时候慕容俊的决定,她是很难改变的。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经过打扮的林小娟显得比平常漂亮了数倍。特别是那双明亮动人的大眼睛,含羞带俏,眼神宛转间流动着幸福,让她的双眸更加的动人,也让人不由自主地想着祝福她,为她的爱情能走进红地毯而高兴。

  林父林母在外面招呼着林家的客人。

  林家在帝皇大酒店包下了一层楼的,可见林家的家底其实并不薄,只不过林家人老实巴交,不爱过份炫耀自家的财富。

  数辆名车忽然开到了帝皇大酒店的门前停了下来。

  慕容夫人从第一辆车内钻出来,她站在帝皇大酒店门前,先是仰视一下酒店的豪华,然后唇边噙着嫌弃及嘲讽,林家人以为让林小娟从帝皇大酒店出门前往教堂就能抬高林小娟的地位了吗?林家能包下帝皇大酒店一层楼,还不是她儿子的钱?否则林家人怕是在帝皇大酒店吃一餐饭都吃不起吧。

  她对林家也是调查过的,林家虽然不算很穷,称得上是小康家庭,帝皇大酒店是什么地方,进来随随便便吃一餐饭,点几个菜都要好几千元。

  慕容俊非要娶林小娟,她是没有办法阻止了,也不敢再阻止,她一而再,再而三地想赶走林小娟,都被儿子发现了,儿子的忍耐性有多强,她更清楚。要是她再强加阻止,只怕儿子还真的变成了那只吃人的老虎,把她在乎的财富,地位,权势一一毁掉,她,输不起。

  可是让她就这样睁只眼闭只眼的,她又做不到。

  今天,她便带着慕容家族的贵妇人们前来闹一闹,羞辱一下林家人。以林家人低贱的身份,别想攀上慕容家这门亲,她慕容家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妈,妈,你别进去了。”这时候,一辆兰博基尼开来,急急地停在酒店门前,一身黑色西装,系着一条红色领带的慕容逸匆匆地跳下了车,看到慕容夫人带着贵妇人团准备往酒店而入,他急匆匆地跑到了慕容夫人的面前,拦住了慕容夫人的去路,脸上有着乞求,眼里也是乞求,看着慕容夫人,说着:“妈,你别这样,大哥知道了,会很生气的。今天是大哥的大喜日子,你老人家不是一直都很想看到大哥结婚的吗?大哥现在如你所愿了,你应该高兴才对的,你老人家此刻该前往教堂,等着当证婚人才是。”

  慕容逸一边说着,一边想哄着慕容夫人离开。

  一看到帮着大儿子来背叛她的二儿子,慕容夫人就是一肚子的气。

  都是这个家伙,要不是他偷了她的户口本,会有今天的婚礼吗?

  慕容俊不听她的话,她习惯了,因为慕容俊自小便有自己的想法,他想做什么都没有人能阻止。但慕容逸一直都在她的掌握之中,以她的话为圣旨,竟然也背叛她,她能不气吗?

  “逸儿,你的过错,妈还没有和你算呢,让开!”慕容夫人沉下了保养得体的脸,冷冷地命令着慕容逸。

  “妈……”

  慕容逸低叫着。

  这个时候,化好了妆的林小娟在伴娘团的簇拥下,挽着父亲的手从楼上走下来了。知道她便是千寻集团慕容总特助的准新娘,在酒店里下榻的客人,都纷纷拿出手机或者相机,把这喜庆的一幕拍下来。

  林家,慕容家便在酒店门前碰面了。

  看到慕容夫人,林小娟微愣,但她还是很有礼貌地上前和慕容夫人打招呼。她和慕容俊已经领证,今天又举行婚礼,已经成为慕容家的儿媳妇了,哪怕慕容夫人不喜欢她,婚后,她也不会回到慕容家去,但慕容夫人是慕容俊的母亲,这一点是抹不掉的事实,所以她很有礼貌地叫了慕容夫人一声“妈”。

  “谁是你妈?我没福气,没生有你这样的女儿。”慕容夫人把脸一别,冷哼着。

  跟在她后面的贵妇团听到两个人的对话,顿时窃窃私语起来。

  眼前这位娇小玲珑,但并不丑的女人就是他们慕容家太子爷选定的太子妃呀!和慕容俊高大的身躯相比,这位太子妃的确是娇小了点,不过倒也满般配的呀,慕容俊搂着她,不正应了小鸟依人这四个字眼吗?

  慕容夫人告诉她们,说林小娟长相丑得如同无盐,又粗鲁,牙尖嘴利,没礼貌,爱贪小便宜,嫁慕容俊,就是为了慕容俊的钱。

  亲眼所见后,她们都在心里腹诽着:不能听片面之词。

  既是慕容家的亲戚,慕容夫人的霸道**,她们自然也清楚,在看到林小娟之后,她们便知道这只不过是慕容夫人受挫后的不甘心抵毁。

  于是,这些原本是和慕容夫人前来闹事的贵妇团非常有默契地保持着沉默,不置一词,任慕容夫人孤军奋战。

  慕容家现在是慕容夫人掌权,可慕容夫人开始老了,这庞大的家业,她们认为迟早回到慕容俊的手里,所以呀,为了她们以后的安闲生活,最好别得罪了慕容俊。

  “妈,我的确不是你的女儿,我是你的儿媳妇。不管你承不承认,我嫁给了慕容俊,你是他的母亲,便是我的母亲。”林小娟淡雅地应着。

  气质,她也是有的。

  “林小娟,你别得意,就算俊儿娶了你,你永远也别想入我慕容家的大门,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绝对不承认你这个儿媳妇!”

  慕容夫人扬着笑,脸上一片温和,可话却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亲家……”

  林父想开口说什么,慕容夫人脸一仰,鼻孔朝天,冷冷地说着:“饭可以乱吃,亲不能乱认,我可不是你们这群乡巴佬的亲家。”

  林父脸现憨笑,心里难受,可他不想在女儿的大喜之日和亲家闹翻。

  林父的憨厚更让慕容夫人看不上眼,她接二连三地说了很多话,几乎都离不开那句“乡巴佬”。

  林小娟怒了。

  是,她林家就是乡巴佬如何?她们农民辛劳付出,种出五谷杂粮养活天下人,她们哪里不如人了?难道乡下人就不是人了吗?

  冷不防地,林小娟把头上的头纱用力地扯了下来,掷到了地上,转身就往酒店而回,冷冷地对林父说道:“爸,通知慕容俊,我和他的婚礼取消,我这个乡巴佬的女儿高攀不起他慕容家大少爷!让他爱娶谁娶谁去!我林小娟也是有尊严的人,我的父母也是人,不是被人开口闭口骂着乡巴佬!”父亲为了她以后的婚姻生活,不想在大喜日子上冲撞亲家,可慕容夫人欺人太甚,身为女儿的,她怎么忍受得了别人欺负辱骂自己的父母?

  “小娟……”看到林小娟的动作,林家人都心急地要劝她,吉时已到,他们该出门了。

  而慕容夫人看到林小娟反应如此激烈,眼里也掠过了害怕。儿子要是知道林小娟不肯嫁了,还是被她折腾得不想嫁的,那后果……

  保养得体,努力想保持镇定的慕容夫人心里也后怕起来。

  她那个儿子对这个小女人可是爱得很!

  “大嫂,大嫂,我妈今天吃错了药,说话乱七八糟的,你别和她老人家一般见识,你也知道有时候,人老了,会得那个什么老年痴呆症,就会胡乱说话的。你别生气了,快,别让我大哥久等了。”慕容逸见势不妙,赶紧追到林小娟的面前,拦下了林小娟,说着母亲的坏话,应该是借机把自己心里对母亲的不满表达出来吧。

  一位伴娘捡拾起头纱,帮林小娟重新披上,大家都在劝林小娟。

  慕容夫人听到二儿子抵毁自己的话,脸都气绿了。

  心也隐隐泛着痛意,难道,她真的错了吗?

  真的那么惹儿子们憎恨吗?

  连二儿子都这样说她!

  当母亲,她当成这样,是不是很失败?

  “爸,妈,她这样污辱你们,我就是忍受不了。你们是我的父母,我不求她能敬重你们,但也不能这样污辱你们,那一句句的乡巴佬,带着万分的嫌弃,就像一把把刀子一样剜在女儿的心头上,女儿痛呀!”林小娟忍不住低吼起来,委屈的泪水已经在眼里打转。

  慕容俊的深情,她感动,也因为他的深情而爱上了他,答应了他的求婚,还把自己的清白都交了出去,可慕容夫人的嫌恶,真的很伤她的心。

  不是说名门贵妇人都很有修养的吗?

  难道开口闭口叫人家乡巴佬就是有修养了吗?

  连最基本的礼貌都不懂,还不如三岁孩童,称什么名门贵妇人?

  是,她们好命,出身富裕,嫁入豪门,养尊处优的,可也不能这样就瞧不起人呀。放眼天下,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男人,一种女人,大家都是人,她们凭什么这样对待她的家人?

  她从来不以自己是农家女而自卑,反而很自豪。

  “小娟,看在她是你婆婆的份上,是长辈,慕容对你那般的好,你别和长辈计较了。你婆婆不喜你,你嫁过去后,更应该努力让她打心里接受你。小娟,别人瞧不起大家的时候,大家不是和人家斗气就能得到敬重的,大家应该用实际行动去征服,让别人打心里敬重大家。”林父语重心长地劝着林小娟。

  林家的亲戚也都七嘴八舌地劝着。

  慕容逸又赶紧拉着慕容夫人离开,最后,这一出闹剧在大家的相劝之下才结束。

  林小娟带着父母的教诲,坐上了前往圣罗教堂的婚车。

  圣罗教堂里,宾客满座,各大媒体都聚满在教堂内外。

  霍东铭和蓝若希大婚的时候,因为举行的是封闭式婚礼,媒体都不能入内,就连教堂外面,媒体都不敢出现。那是最有价值的资讯,白白失去了,这一次霍家二少爷,救人英雄迎娶原本是霍大少爷的未婚妻,蓝家大小姐,他们肯定要前来凑热闹。再说了,今天的新人有两对,还有一对是千寻集团的总特助,在T市同为呼风唤雨的大人物迎娶一个来自农村,相当自强,和霍大少奶奶是好友的小女人,两对新人的婚礼也能成为有价值的资讯。

  各大媒体都是顶着上司的命令前来的。

  一入教堂门口,便有长长的红地毯铺着,新郎站在红地毯的另一端等着他们的新娘到来。

  慕容俊是最早到达教堂的。

  霍东禹坐着轮椅,平时冷漠的脸此刻也是满面春风,虽然无法站立,丝毫也影响不到他发自内心的狂喜。

  霍东恺一身黑色的西装,俊逸伟岸,与霍东铭极为相似的外表,让他一出现在宾客面前,便抢走了不少眼球。

  哪怕他是私生子,可他的俊逸伟岸还是让人群中的女人们心醉。

  他脸上的冷漠虽然不像平时那般明显,给人的感觉还是冷冰冰的。

  宁佳也是观礼的宾客之一,她俏丽的脸上带着笑,手里却拿着一根棒棒糖在舔着,神情悠闲自然又带着对两对新人的祝福。

  坐在她周围的千金小姐们都嫌恶地睨她一眼,便别开视线。

  宁佳的亲亲大哥宁辰十分无奈地夺走了她手里的棒棒糖,没好气地压低声音说着:“你都多大了,还吃这东西,佳佳,你是存心丢你大哥的脸吗?”

  头痛呀,有一位野性妹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她嫁出去呢。

  “甜,好吃。”宁佳嘻嘻地笑着,看到霍东恺出现后,她又冲霍东恺眨了眨眼,指指自己的头,又指指霍东恺的头,眼神询问着他的头没事吧?

  霍东恺也看到了她,原本有几分温和的俊脸瞬间就阴了下来,别开了视线,不想理她。

  都什么时候的事了,还问他的头有没有事!

  新郎是慕容俊最先到场,可是新娘子却是蓝若梅最先到达。

  霍东铭和蓝若希是在霍东禹出现后,才走进教堂的。

  这对金童玉女,恩爱非常的夫妻一出现,马上抢走了两位准新郎的风头,媒体们一涌而上,把镜头都对准了他们,不停地拍照。

  霍东铭神情不变,保持着面对外界时的阴晴难测,带着两名保镖,浑身散发着身为大企业家掌舵人的摄人气势,如同王者一般。

  蓝若希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她的笑容妩媚动人,或许因为怀孕的缘故吧,她身上散发着一种特殊的韵味,特别吸引男人的目光。她挽着霍东铭的手臂,夫妻之间的亲密无间,表露无遗。

  跟在蓝若希身后的是四名保镖,夫妻俩身后一共就跟着六名保镖了,让人可以准确无误地看到太子爷对爱妻的在乎。得罪了霍东铭,或许还有生存的机会,要是得罪了蓝若希,怕是尸骨无存。

  夫妻俩走到了第一排的位置上,作为霍家的亲属坐了下来。

  “东铭,我觉得你抢走了两位新郎的风头。”

  蓝若希一坐下,就低低地戏谑着自家男人。

  “你也抢走了你姐姐的风头呀。”

  霍东铭低笑地应着。

  今天的蓝若梅也美丽动人,始终不如蓝若希抢眼呀。

  没有办法,蓝若希嫁的是太子爷嘛,又是在姐姐逃婚后,妹代姐嫁,婚后又被老公宠上天,大家对她比对蓝若梅更感兴趣。

  她平时低调,极少在公众场合露面,今天难得看到夫妻同时出现,媒体哪肯错过机会,恨不得把镁光灯都对着他们到婚礼结束呢。

  蓝若希看向了姐姐。

  蓝若梅眼中此刻只有霍东禹,眉眼间全了挂着幸福之外,还挂着一抹别人发现不到的担心,对霍东禹的担心。她担心霍东禹的脚会痛,难以应付婚礼结束后的婚宴。

  林小娟是从帝皇大酒店出门的,不过两家人的婚宴依旧是在帝皇大酒店举行。

  两对新人的婚礼不是封闭式的,帝皇大酒店除了举办两对新人的婚宴之外,生意照做。为了同庆,霍老太太也下令过,不用把帝皇大酒店全包,让其他人也见证一下两对新人的幸福。

  看到霍东禹和蓝若梅在一起,蓝若希夫妻都是打心里为两个人感到开心。他们错过了六年,经历了那么多,现在雨过天晴了,他们都相信,以后两个人一定会幸福的。

  霍东禹所有的部队领导也都抽空赶来观礼。

  穿着军装的他们在宾客之中特别的醒目。

  霍东禹救下的那个小男孩一家也来了。

  小男孩还当了蓝若梅的花童之一。

  不过,也有一些意外的。

  林小娟迟迟未至。

  慕容俊便开始担心了。

  他在心里不停地猜测着,是婚车在路上出了什么问题吗?还是林小娟反悔了?不,她绝对不会反悔的,她都把自己交给了他,他们早一步有了夫妻之实,她怎么可能反悔的。可为什么迟迟未至?慕容俊恨不得自己变成孙悟空,可以灵魂出窍。

  “小娟怎么还没有来?你不是说一切顺利吗?”蓝若希看到好友迟迟未至,心里也有点担心。宾客们都开始低头私语起来,她忍不住戳了一下霍东铭的手背,小声地抱怨着。

  牧师都忍不住在看时间了呢。

  帝皇大酒店到圣罗教堂又不是说要一天的车程,按道理,这个时候,林小娟应该到了的。

  除非出了什么意外。

  霍东铭安抚着她:“是一切顺利,没事的,可能路上塞车吧。”安抚完她之后,霍东铭便和慕容俊交换了一下眼神,慕容俊往伴郎团扫去,其中一位伴郎心领神会,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片刻后,那位伴郎朝慕容俊做了一个OK的手势,慕容俊的担心才稍减。

  慕容夫人来了。

  慕容家的人都来了。

  看到自己的家人出现了,慕容俊温和的双眸忽然闪了闪,眉暗中地挑了一下,随即他用锐利的眼神看向了母亲。

  慕容夫人刚从林小娟那里闹了回来,闹得林小娟差点就不想结婚了,此刻接收到儿子锐利的眼神时,她心底发虚,表面上还是装着若无其事,绷着一张脸,可看到那么多媒体在场时,她又虚伪地扯出了很温和的笑容,她出身豪门,又嫁入豪门,身上散发出来的贵气天成,穿着一身名牌,保养得体,虽然笑容温和,眼神却锐利,让人一眼就能猜得出她是个女中强人,在外,掌权,在家同样是掌权的人。

  慕容家的人都和霍家和蓝家的亲朋好友点头打招呼,似乎他们和霍家才是亲家似的。

  父母带着那么多亲人都来观礼,慕容俊总觉得不真实。

  母亲的个性,他最清楚了。

  她愿意眼睁睁地看着他娶林小娟吗?

  他的视线又扫向了慕容逸。

  他的小女人迟迟未至,肯定事出有因。

  慕容逸不敢接他的眼神,左顾右盼的。

  聪明如慕容俊者,马上猜到了原因,再看向母亲的眼神便变得异常的沉冷起来,让见惯了大风大浪的慕容夫人顿时如坐针毡。

  心里忍不住在祈祷着,该死的,林小娟,你就是这样对付你的婆婆吗?仗着俊儿对你的宠爱,故意要取消婚礼,故意挑拨大家母子的感情吗?

  该死的,你再不滚来,我会让你吃不完兜着走!

  明明就是自己上门辱骂别人,此刻还想把所有过错都往别人的头上扣。

  慕容夫人可不是一般的霸道无理呀。

  林小娟实际上也不是省油的灯,这对婆媳以后不知道会斗成什么样子呢。

  正当慕容俊阴寒着眼盯着自己的母亲时,林小娟总算到了。

  被儿子盯得头皮直发麻的慕容夫人第一次对林小娟充满了感激。

  要是林小娟再不来,慕容俊一发飙,她的形象尽毁了,虽说这里不是A市,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会很快就把消息传回A市的。她这个人呀,特别的注重形象,也是因为这样,她才非常的不喜欢林小娟这个农家女嫁进慕容家。

  林小娟挽着林父的手臂出现在教堂的门口了。

  她第一次来圣罗教堂,是伴娘,蓝若希的伴娘,也是在这里,她接到了蓝若希的新娘棒花,大家都说接到新娘抛出的棒花,下一次结婚便是那个接到花的人。没想到,还真是这样。

  她含羞带俏,挽着父亲的手臂,眼里只有慕容俊,一步一步地踏上了红地毯,向等候她多时的慕容俊走去。

  一路上,父母都再一次教育了她。

  嘴巴不饶人的她,便决定学习好友蓝若希,用实际行动去感动婆家的人,让婆家人打心里喜欢她,接纳她。

  一个月不行,就一年,一年不行,还可以两年,三年,甚至是一辈子。

  “哗,小娟今天好美呀!”蓝若希嘻嘻地低笑着。

  霍东铭侧头,眼神带着火辣辣的深情,灼灼地锁着她娇俏的脸,深深地说着:“不及你万分之一。”

  蓝若希脸一红,心里甜甜的,她嗔着:“嘴贫,把我说得好像是绝色美人似的。”

  “在我心里,你就是绝色美人,这天底下,除了你之外,其他人在我的眼里都是丑八怪。”霍东铭的眼神更深,更沉,更辣了。

  “东铭,我觉得我很幸福!”蓝若希轻轻地靠在霍东铭的肩上,在这喜庆的时刻,她忍不住真情流露。

  “这是我一生的心愿,许你一世安宁,一生幸福。”

  霍东铭搂她入怀,一句简短的话,却是世间上最动听的情话。

  牧师说着千篇一律的话,两对新人重复着无数有情人说过的话。

  婚礼在进行着,代表两对新人的婚姻生活的开始。

  “请两位新郎吻新娘。”

  随着牧师的话落,慕容俊温柔地把林小娟带入了怀里,在吻上林小娟的唇时,还是忍不住低说了一句:“老婆,你今天真美!”

  林小娟脚一踮,直接吻上他的唇,抢了他的主导权。

  霍东禹无法站立,蓝若梅是主动蹲下身去,与他深情拥吻。

  镁光灯闪烁着,媒体们都争相把这一刻拍下来。

  教堂外面,气温虽然低,老天爷似乎感受到了喜庆,露出了笑脸,软软的冬阳都给两对新人送来了祝福,祝愿天下有情人都能成眷属,不管对方遇到了什么困能,受到了什么样的伤害,都不离不弃!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