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40 流言四起

140 流言四起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811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43

   霍东恺匆匆地下楼来,想着要和大哥说明的,他不要家产,他也不要宁佳,是,他爱若希,他爱大哥,不过现在他对大哥的不正常的爱已经逐渐在变成敬爱了,只有对若希的爱始终没有减少过半分。他知道他不能再爱下去,可是感情上的事情,不是自己想爱就爱,不想爱就不爱那般简单的。

  他对兄嫂的爱都那么多年了,就算他强制自己放下,一时半刻也是放不下的,更何况……

  他才走了几步,就看到了兄长亲昵宠溺地抱起了蓝若希走了,顿时他的双腿如同被灌了铅一般沉重,眼神当即黯淡无光。

  直到那对亲昵的金童玉女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内,他才霍然回过神来。

  转身,他再次回到了游泳池边,看着在冰冷的冬夜里,池水依旧碧光荡漾,这里再冷也不会下雪结冰,所以池水无论什么时候都是碧绿色的。

  心里的纠结,心里的痛苦让霍东恺难以承受,他觉得那种折磨就如同千万只蚂蚁在啃着他的心似的。

  一纵身,他竟然和衣投进了游泳池里。

  那冰凉的池水如同风刀雨剑一般,瞬间袭来,把他整个人淹没,他冷得直打颤,门牙都紧紧地咬了起来。

  也是冰冷的池水把他拉回了现实里。

  再仰望黑色的苍穹,永远是那么的广袤,可他却觉得没有一块地方是属于他的。

  若希……

  宁佳?

  脑里想起了大哥的问话。

  宁佳如何?

  手,不自觉地抚上了自己的头,他的头就被那个叫做宁佳的女人砸了两次。

  那个女人,除了个性有点让人受不了之外,其实也真的不错。

  他是多看了她两眼,第三次在海边相遇的时候,她的要求,他也满足了她,那是他发神经,鬼上身了,才会大半夜的跑二十四小时商店帮她买水,买面包。

  可他心里对她是没有爱意的呀。

  他要是能轻易爱上一个女人,他此时此刻也不用浸在游泳池里了。

  苦叹一口气,想到二哥的大喜之日,他便从游泳池里爬了出来。

  什么时候,才能轮到他的大喜之日。

  再过几天便过年了,过了年,他踏入了二十九岁的大门,开始迈三了呀,要老了。

  阴寒的冷风吹来,霍东恺马上打起喷嚏来。

  敛起心里乱七八糟的思绪,他俊脸恢复了以往的冷漠,迈出沉稳的步伐离开了顶楼,回到他的房间去。

  隔天。

  因为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各大企业都准备放年假了。

  蓝若希名下的六间企业,除了那间有了些许起色的贸易企业现在因为没有什么单子了,她打算早一点放工人年假之外,其余五间企业都还在忙碌着,特别是华艺玩具实业企业,这间企业经她接手后,不但保持着以前的实力,而且单子比起以前更多,工人们忙得天天都要加班至深夜。

  这是蓝若希感到最有成就感的一间企业。

  所以她习惯性地每天都会先到华艺坐一会儿,再去其他企业。

  清早,她神清气爽地走出了房间。

  刚走出房间,她就听到了楼上传来了接二连三的打喷嚏,她略略地挑了挑眉,谁感冒了?怎么不传雷医生?

  雷医生现在就住在霍家别墅主屋一楼的一间客房里,便于随时照顾霍东禹。

  今天又是蓝若梅成为霍家儿媳妇的第一天。

  让若希有点想笑的是,姐姐会不会叫她嫂子?

  呵呵,应该不会的,她也不想让姐姐叫她嫂子。

  姐妹同嫁一家门,有时候关系就是有点乱。她在娘家,是妹妹,在夫家,却成了嫂子。

  霍东恺一边打着喷嚏,一边往楼下走下来。

  昨天半夜他纵身一投,就是今天这个结果了,一向身体强健的他,感冒了,流鼻涕,打喷嚏,还有点发烧。

  看来再强健的人,都敌不过冰冷的冬天。

  “东恺,你感冒了?怎么会感冒的?昨天晚上你很晚才下来吗?赶紧让雷医生帮你开点药吧。”蓝若希站在二楼的楼梯转弯处,看到霍东恺下楼来,才知道是霍东恺感冒了,想起昨天晚上,又对这位小叔子有点心疼起来。

  都是一起长大的伙伴,哪怕她和他没有什么交集,可看到他感冒了,她还是觉得有点心疼的,因为在这个家里,关心他的人,不多。

  “若希……”咋一看到蓝若希,听到她的关心,霍东恺的神情都随之一变,不过他才叫了一声,便眼尖地看到他的大哥正神采飞扬地穿着一套手工西装,大步地向蓝若希走来,人还没有走到,霸道的大手已经圈上了蓝若希的腰肢,那锐利的黑眸最先扫向了他,他只得呐呐地再补了两个字眼:“大嫂。”然后又冲着大哥叫着:“大哥,早晨。”

  霍东铭淡淡地点了点头。

  “以后别逞能,下楼让雷医生开点药。”霍东铭搂着蓝若希,淡冷的话里隐隐透着他对弟弟的关心,而他话中有话,却又让霍东恺心底发悚。他敢保证昨天晚上霍东铭下楼后没有再出现在顶楼上,可是霍东铭明显就猜到了他会跳入游泳池里。

  这个兄长……

  他在兄长的面前,永远都是那个还需要兄长护在身后的小弟弟。

  想到这里,霍东恺心里忽然又涌起了温暖的感觉,因为,大哥对他的感情,其实一直都不变。

  有大哥这样的爱护,他心满意足了。

  “嗯,我正要下楼找雷医生看看。”霍东恺神情愉悦了几分,俊脸上的冰冷已经融化了。他朝兄嫂笑了笑,便先兄嫂一步下楼去了。

  “霸道鬼,我对东恺的关心是纯洁的。”等到东恺下楼了,若希便拧了东铭的手背一下。

  “在我面前,让我看到你对其他男人的关心,哪怕那个人是我亲亲的弟弟,你亲亲老公我也是会吃醋的。”东铭暗哑着声音,搂着她也往楼下走去。

  弟弟的深情难放,他在弟弟面前必须更加的霸道,否则弟弟永远都放不下对爱妻的爱意。

  楼下,胡晓清夫妇,霍启明夫妇,韩影夫妇以及老太太都起来了。

  这几位长辈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视线有意无意地往楼上瞄,估计是等着霍东禹和蓝若梅的出现吧。

  不,是等着霍东禹下楼。

  蓝若梅早就起床了。

  她一大清早就悄悄下楼来,走到厨房里亲手替一家大小准备早餐。她知道她能和霍东禹结合,那是因为霍东禹现在受了伤,而霍家人对她,始终是不及他们对若希那般好的,她想要付出比妹妹更多的努力,去融入这个大家庭。

  厨艺,她不及若希,说是亲手替一家大小准备早餐,其实就是在厨子身边打一下手而已。

  初为人妇的她,看上去今娇带俏,脸上的红潮似乎还没有退,眼里也掩不住疲倦。

  “东铭,若希,你们也起来了,时间还早,怎么不让若希多睡一会儿。”一看到霍东铭和蓝若希下楼来了,老太太马上心疼地叫了起来。

  若希轻轻地,不着痕迹地甩开了刚才在霍东恺面前展现独占欲的男人,笑着走到了老太太的身边坐下,亲热地挽着老太太的手臂,亲呢得就像她是老太太亲生的孙女一般。“奶奶,你老人家都起来了,若希哪敢再睡呀。”

  说话的时候,若希又有礼貌地,自然地和几位长辈打招呼。

  这时候,老太太的女儿女婿们也来了。

  新媳妇入门第一天,亲戚们是喜欢聚到一起的。

  不过佣人们并没有聚到一起。

  不像蓝若希新婚第一天,所有佣人都齐聚一起,见新少奶奶。

  从中可以看出蓝若希在霍家的地位始终高于蓝若梅,不仅仅因为她先嫁,现在怀有身孕,而是因为霍东铭对她的爱,对她的宠,所以在这个家里,她才是惹不得的主。

  “这么说,奶奶该睡到十一二点才能起来,这样你就可以多睡一会儿了?”老太太眯眯笑着,侧脸戏谑地瞅着若希。看到若希俏脸艳红,美若桃花,她老眼忽闪了几下,眼角余光又捕捉到金孙那粘人的视线,老人家似乎猜到了什么似的,笑得更欢了。

  “奶奶,等放年假,咱俩就比拼比拼,看看谁起床更晚。”

  “你这丫头……”老太太失笑起来,爱怜地刮了若希的鼻子一下。

  若希环视一下四周,没有看到姐姐的身影,她以为姐姐还没有起床,便附到老太太的耳边,低声问着:“奶奶,我姐……”

  “在厨房里帮忙准备早餐呢。她呀,比你这小懒猫勤劳多了,不像你第一天……不过,东铭估计利害一点,呵呵,奶奶理解的。”老太太促狭的话瞬间就让若希红了脸。

  她马上不依地摇了摇老太太的手臂,然后就站起来想去厨房里帮忙。

  霍东恺正在让雷医生把脉,看到他感冒了,大家都象征性地关问了一下,真正带着心疼的人,只有老太太。

  霍启明对他的关心都不重。

  蓝若梅这时候从厨房里出来了。

  姐妹俩相见,彼此对视一眼,各自眼底荡漾的幸福显而易见,又让各自都为对方放下了心。

  “若希,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儿,你怀着身子,天气又冷,今天,你还回企业?”她初为霍家儿媳妇,很想妹妹陪陪她的。

  “姐,再睡,我就变成猪了。还有几天就放年假了,这几天都很忙,很多事情要处理,我再上几天班,就可以在家休息了。”若希浅笑着,娇俏的神情又带着撒娇,在向姐姐撒娇,姐妹感情一向都好,她也只会在自己的亲人面前偶尔露露娇气。若希说着,又面露歉意:“姐,我今天不能陪你。”

  爱怜地替妹妹理了理衣服,若梅笑着点了一下她的鼻端,应着:“知道了,就算你不上班,估计也是不能陪我的,我抢不过东铭呢。若希,我先上楼去,东禹估计要起来了。”

  若梅说到东禹的时候,脸上的红晕又深了几分。

  昨天的新婚之夜,哪怕她醉熏熏的,也刻骨铭心,激情四射呀,最让她想不到的是,她以为霍东禹双腿有伤,那方便估计受阻的,没想到他竟然像头狼一样,她把啃了两次,说实话,她真的很累,却也很甜蜜,很幸福。

  若希点点头。

  若梅便往楼上走去,碰到才下楼来的霍东燕,霍东燕的脸色似乎不太好,估计是刚刚晨吐完吧。她的妊娠反应比若希强一倍,若希晨起和晚上才会惯性地吐一吐,吃东西的时候也会吐,而她呢,平常的时间里也会吐,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让章惠兰看着都心疼。

  再加上她心情有点不好,极少外出,人也就瘦得更快了。

  若希看在眼里,急在心头,抽空和她聊过了,可她还是不想外出。

  虽说决定生下孩子,她鼓足了勇气,可真正要面对的时候,她还是彷徨,不知道外界的人知道她未婚先孕之后,会怎样对她指指点点的。

  这对姑嫂相碰面,若梅不计较东燕曾经打了自己一巴掌,冲东燕笑着打了声招呼,东燕看看她,嘴皮子动了动,却没有说出一句话来,只是略略地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若梅的打招呼。

  她心里,还是和若希这个亲嫂子更亲近一些。

  姑嫂俩擦身而过了。

  霍东燕下到一楼,大家看她的眼神都带着吝惜。

  她心一窒,她其实很不喜欢家人对她充满了吝惜。

  是,她是未婚先孕,是因为意外才怀的孩子,甚至不知道孩子的爸是谁,是有点可怜,可她真的不喜欢别人用吝惜的眼神看她,尤其还是自己的亲人。

  “东燕。”若希原本是想走回沙发上坐下的,看到她下楼来,便迎上前去,把她拉到了一边去。

  “嫂子。”

  东燕神情恹恹地叫了一声,让若希忍不住就心疼起来,伸出爱怜的手,轻轻地替东燕理了理那头长发,爱怜地说着:“怎么不把头发绑起来。东燕,你这个样子,我会很担心的,这个决定是你自己选择的,你应该更勇敢一些,这样子对胎儿发育也不好。书上说,怀孕期间,孕妇的心情直接影响到胎儿,孩子以后生出来会很不好带的。”

  东燕扯出了一抹笑,应着:“我知道了。”

  “等会儿我先回企业处理一些重要的事情,等处理完了,我再打电话给你,大家去逛逛街,要是我姐愿意丢下东禹,也叫上我姐一起,不过我姐才新婚,我想还是让她和东禹在一起吧。”若希想了想,说着。

  有她相陪,小姑子的心情会好很多的。

  两个都是国宝级人物,物质上的待遇,都一样的好,可心情,始终相差太远。

  霍东燕抿唇想了想,然后才重重地点了点头。

  脸上的神情转变了一些,变得有点轻松开朗了。

  是呀,她自己的决定,自己的选择,就必须一路迎着风雨往前往,不管如何,都要一路走到尽头。

  这样想着的时候,霍东燕的心情再好了一些,脸上有了自然的笑容。

  章惠兰看在眼里,感动于心头。

  对于若希这个儿媳妇,她现在是衷心觉得,儿子娶了一个好妻子。

  东燕以前那样和若希作对,可到头来,事事处处都在关心着东燕的人却是若希。

  这个有着同样尊贵出身的女子,看似有点大咧咧,其实心思细腻,对于身边的家人,都能看在眼里,用她最真诚的心去关怀着,怪不得老太太疼她如同亲孙女了。

  早餐过后,大家各自要忙的都离家去忙了,转眼间便只有几位长辈以及若梅夫妇了。

  老太太明显偏心呢。

  霍东铭和若希结婚的时候,她老人家可是强调了,要集体放几天假,好好地喜庆一番。

  不过现在临近年关了,每间企业都在忙,就连霍东铭这几天都天天回企业里开会,处理公事,所以其他人都不会觉得老太太偏心,霍东禹夫妇就更不会去想这些事情了。小俩口初尝**,总喜欢粘在一起甜言蜜语,亲密得如膝似胶。

  胡晓清乐意看到儿子媳妇亲密无间,因为他们越亲密,儿子的责任心便越重,为了让若梅更加幸福,儿子一定会更加努力地治疗脚伤,争取早日站立起来,再一次顶天立地,替他心爱的女人遮风挡雨。

  爱情的力量,有时候大到让人无法想象。

  霍东燕吃过了早餐后,在院落里陪着老太太闲逛了一会儿,现在她多少也能体会老太太的寂寞了,对老太太的孝顺也是发自内心了,不再像以前那样觉得老太太不疼她。

  “燕燕,今天天气不错,你出去走走吧,要是一个人嫌无聊,就叫上你妈和你几位婶母一起,或者叫上你那几位表姐妹。”老太太走得累了,便在一张石凳上坐了下来。

  霍东燕也跟着坐下。

  “大嫂说她等会儿会回来,大家约好了要去逛街。”

  “你哥没有意见?”老太太呵呵地笑着。

  霍东铭是很宠若希,只要能让若希开心的事情,他都不会阻止,也会亲自去做,可他对若希的霸道,独占欲也是很强的,就算是自己的妹妹,他都不会允许妹妹占走若希太多时间。

  特别是若希出了一次意外之后,每天中午晚餐,他都陪着若希,生怕绑架事件再次发生。

  那次绑架事件,现在还是查不到什么眉目,只知道那三名绑匪不是T市人,而且是孤儿,没有了任何亲人,就算证明了他们的身份,因为他们的孤儿身份,也无法查到他们平时都和谁有来往,事情就这样卡死在那里。

  卡得越久,大家心里的担心便会越沉。

  现在敌人在暗,他们在明,谁知道敌人什么时候再出招?

  幸好若希答应了过了年就和东燕一起在家安心养胎,这样大家多多少少都放心一些。

  “我大嫂发了话,大哥敢有意见吗?”东燕嘻嘻地笑着,笑语中带着对若希的羡慕。是女人都会羡慕若希的得天独厚,嫁给了一个宠她上天,爱了她那么多年的人中龙凤。

  如果,她也能嫁一个这样的好男人,那该多好呀。

  可惜……

  手,不自觉地落在她的小腹上,两个月的身孕还看不出来,她的胎儿似乎没有若希肚里的那个那般健壮,两个月了,一点肚子都看不到,不像若希两个月时,穿衣服少了,都能隐隐看到。

  有了这个小家伙,她这一生估计都嫁不到好男人了吧。

  有谁愿意接受她和一个孩子?

  就算愿意接受的,估计也是冲着霍家的钱吧。

  她是霍家小姐,出嫁必定有丰厚的嫁妆。

  她不要那样的婚姻。

  所以,除非有一个男人真心爱她以及孩子,她才会考虑婚姻,否则,她便带着孩子过一辈子。

  这是老天爷对她过去的惩罚,现在,她认了。

  东燕的小心思,老太太看在眼里。

  她没有说什么,只在心里痛着。

  婆孙两人在院落里坐了好一会儿后,东燕才扶着老太太回屋里去。

  若希是中午吃过饭后,才有空和东燕去逛街。

  虽然白等了一个上午,东燕还是很开心。

  姑嫂俩人在四名保镖的保护下离开了霍家别墅,和她们一起出门的还有霍家的几位表小姐。以往东燕和那几位表姐妹是不合的,因为她脾气不好,她们都不想理她,视她为恶魔,都是能闪多远闪多远,好像她就是洪水猛兽,谁见到了都要倒霉。现在得知东燕的遭遇后,她们都心生同情,静下心来细想,其实东燕本性并不坏。

  只是豪门大家庭里,看似风光无限,实际上都是没有多少亲情围绕,亲人关心着,爱着,但绝对不会陪伴。从小在这种环境下长大,一直得不到自己渴望的那种关心以及陪伴,有些人便只能像东燕这样,走极端,用惹人厌的脾气引起家人的注意。

  她身边同样有着形形色色的各种千金小姐,可没有一个交心的,苏红相伴十年,才会让东燕视她为至交好友,谁知道最信任的人便是伤自己最深的人。吃此大亏,东燕性情大变,大家在感动欣慰的同时,也倍感心酸。觉得一个人需要成长,总是要付出一些沉重的代价。

  东燕付出的将是一生,这个代价沉重得让人不愿意再用嫌恶的眼神看她。

  一行几人到了府前大街的步行街上,有说有笑地在商铺里穿梭,除了若希之外,那几位表小姐以及东燕都是喜欢购物的,每一间商铺里的东西,不管对她们有没有用,她们只要看中了都会买下来,刷卡,刷得手都软。

  “哟,霍大少奶奶,真好呀,在这里能遇到你。”

  几个人走进一间富丽堂皇的珠宝店时,正在店里挑选珠宝的几名贵妇人一看到蓝若希,马上丢下自己正在挑选的珠宝,满脸堆笑地迎了过来,比那店里的服务员还要热情几分。

  “王太,张太,龙太,成太。”若希浅笑着和几位贵妇人打招呼。

  这几位太太都是豪门阔太,她们的丈夫有些是商人,有些是政客。

  平时她们吃饱没事做,总会相约逛街购物,反正她们的老公能赚钱,老公赚钱,当老婆的她们便负责花钱了。

  蓝若希很年轻,可她是本市第一名门少夫人,身份尊贵,几位太太是婆婆级了,对若希也是超级的奉承趋承。

  “我说今天喜鹊怎么老在叫,原来是我能遇到大少奶奶呀。”王太曾经和章惠兰打过牌,对若希更加不陌生。

  谁都知道,能让霍大少奶奶开心,必定能让霍大少爷对你和颜悦色。

  她们的男人们没少让她们要多和若希亲近亲近,希翼能得到千寻集团的关注。只是若希行事低调,走到哪里不是有保镖跟着,就是和霍东铭在一起,要不就是和慕容俊的新婚太太粘着,否则就是忙着企业里的事情,她们哪能经常遇着若希。

  没事的时候,她们也不太敢直接杀到若希的企业里去。

  此刻遇着了,什么话好听的,她们都一嘴往外吐。

  听得蓝若希的笑容都变得讪讪然起来。

  霍东燕和几位表小姐则眼带嘲讽,自然是讽那几位太太的。

  “大少奶奶,你想买什么?要不要我帮你先容一下,这店我常来的,来,你看,这款项链高贵华丽,大少奶奶戴着更加美丽动人。”成太像是担心王太抢走了若希的注意力似的,亲热地一把拉起若希,就想带她去看项链,谁知道她才拉起若希的手,一名保镖已经横上前来,沉冷而有礼貌地说着:“这位夫人,请别碰我家少夫人。”

  呃?

  成太微愕,脸现尴尬,赶紧悻悻地松手。

  若希心好,扭头便让保镖退下,又冲成太笑了笑,让成太别计较,便主动跟着成太去看那款项链。那是一款层叠式的项链,珠光宝气的,价格是天价,很贵,不是普通贵妇人能买得起。

  若希一眼就看中了那项链,看到那价格之后,她又不着痕迹地敛起了喜欢的眼神,表现出淡淡的神情。

  那价钱,她买得起,可她不想花那天价只为一条项链,她现在的身份已经够显摆的了,要是再戴着这条天价项链,只怕嫉妒她的眼神更多了。

  算了,她还是不要那样显摆了。

  “呕——”

  正在这个时候,霍东燕忽然又吐了起来。

  她赶紧捂着嘴,轻车熟路地找到了店里的洗手间,就跑了进去,洗手间不时传出她的呕吐声。

  若希连忙跟着走进洗手间去,轻拍着她的后背,心疼地问着:“东燕,你还好吗?”

  那几位表小姐发现那几位贵妇人神色各异,大都是眼里带着八卦。

  她们都是过来人,对于这种呕吐最熟悉的了。

  完了,完了。

  几位表小姐觉得东燕的事,怕是瞒不住了,这些豪门夫人,闲着没事,最喜欢碎嘴,一传十,十传八,估计不用三天,整个上流社会的人都知道了。

  果然,龙太上前冲着一位表小姐笑着,故意问着:“东燕小姐是不是……有喜了?怎么没有听说过东燕小姐恋爱的?”

  那位表小姐脸色一整,生气地说着:“你胡说什么?燕燕还没有男朋友呢,怎么可能有喜,燕燕感冒了,重感冒。”

  “不对呀,刚刚看东燕小姐的神色,一点都不像感冒的人,应该是怀孕的妊娠反应吧。”王太接过龙太的话。

  “我总觉得东燕小姐很有孕味了。”成太也接着说。

  过来人的眼睛可是利得很。

  几位表小姐面面相觑,哪怕她们随即反驳,可那怀疑的种子已经植入了几位太太的心里。

  若希和东燕从洗手间出来时,那几位太太又不敢胡乱猜问了,只是很关心地问着霍东燕是感冒了,要是感冒了可要看医生,吃药,还很好心地说她们认识很好的医生,要先容给东燕呢。

  虚伪的人!

  几位表小姐在心里腹诽着。

  若希和几位太太虚了几句后,便拉着东燕离开了。

  几位表小姐马上把刚才几位太太的话偷偷地告诉了若希,若希听了之后,心情顿时变得沉重起来。

  流言蜚语,怕是要提前到来了。

  都是她的错,她要是不带着东燕出来逛街,就不会遇到那些八卦婆。

  “大嫂,我没事,该来的总会来。”

  霍东燕竟然听到了表小姐们的话,她的脸色有一分的苍白,让人看着便心生怜意,俏丽的脸孔因为瘦了一圈,显得有点尖了。

  “东燕,别怕,一切有大嫂在,哪个人敢乱嚼舌根,大嫂把她们的舌头都割下来!”若希连忙安抚着东燕,那霸气带着冷冽的话,十足十是东铭的口吻。

  只是……

  正如东燕所说,该来的总会来。

  当天,上流社会里便传开了这样的话:

  “听说霍家小姐怀孕了,可没有听说过她恋爱,难道是秘密恋情?那男人是哪家公子?怎么还不结婚?嫌霍小姐脾气丑?”

  “会不会是那个男人玩弄她的,现在玩大了她的肚子,人就跑了?”

  “我觉得她应该是被人强了,像她那种脾气的人,哪有男人会爱她?不过她长得也不错,一些见色起歹意的男人倒是很喜欢的,男人嘛,辣味的女人,强起来更有意思。”

  “对,肯定是被人强的。否则她怎么会性情转变,因为受到了打击。”

  “活该,她这般讨人厌,就该被人强,呵呵,未婚先孕,看她还怎么嫁人。”

  “如果霍家能贴上千寻集团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我倒可以让我家儿子娶她。”

  “你们别担心人家了,人家霍家养得起一个孩子。”

  “霍家总是出私生子女呀……”

  “家大业大嘛,当然要多生几个……”

  “要是真的被人强的,那孩子不仅仅是私生子,还是一个孽种,野种,可怜呀……”

  “以霍家的强大,怎么没有把那歹徒绳之于法?”

  “对了,两个多月前,苏家少爷好像被霍家送进了牢狱,苏家也随之破产了,那苏家小姐还是霍小姐最好的朋友,霍家怎么也如此无情?你们说,会不会就是苏家少爷玩弄了霍小姐?”

  “嗯,也有这个可能,不,可能性大了。”

  “霍家也真狠心呀,肚子都大了,还把孩子他爸送进牢狱里,怎么不好心一点,让人家娶了霍小姐呀,这样孩子也有爸,霍小姐的名声也能保住。”

  “估计是人家霍家财大气粗,瞧不上人家苏家吧。”

  “我觉得应该是苏家少爷强暴了霍小姐,否则霍家不会如此不讲理的。”

  “反正一句话,霍东燕肚里的孩子就是个野种……”

  各种各样的流言就如同雨后春笋一般,瞬间就冒了出来,以互联网的速度在上流社会里传开,甚至在整个T市传开,速度之快正应了一句话:“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蓝若希听得这些流言,气得头都痛了。

  对小姑子的歉意更重。

  霍东铭倒是显得镇静很多,只在暗处警告那些人,如果谁敢再多说,就让他们的家也变成苏家。

  可惜流言窜流得太快,快到连霍东铭都没有能力阻止。

  毕竟他也是一个人,一个很正常的人,并不是真正的大罗神仙,什么都能包罗。

  流言四起之时,霍东燕只要一出门,每个人看她的眼神也都变了,有吝惜,有幸灾乐祸,有些不怕死的,还对她说着夹枪带棍的话,背后指指点点,反正各种打击,各种压力排山倒海一般向霍东燕压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