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41 让人烦厌的婆婆

141 让人烦厌的婆婆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6973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43

   141让人烦厌的婆婆

  千寻集团。

  疲惫地放下电话,霍东铭靠进了黑色的转动椅上,俊脸略沉,他来回地在转动椅上转动着,情况越来越不乐观了。

  他的警告虽然也有用,可他也只能警告一部人呀。

  那些难堪入言的流言就像被复制一般,都传进了他的耳里。

  他知道,流言会窜流得这般快,还有一个原因便是霍家太有钱了,他太牛逼了,很多人表面上对霍家是很尊重的,实际上都是心怀嫉妒的。现在对东燕的流言不过是大家借一个机会发泄一下他们心里的嫉妒。

  刚刚他是打电话给霍东燕了。

  霍东燕的声音还算平静,让他多少都能放下心来。

  慕容俊和林小娟刚新婚第一天,他也不好打扰那个得力的助手,处理这些事情的时候,都是他自己一手操办。

  这一天,原本该夹着喜气的,却让他感到了疲倦,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其实不是万能的。

  与此同时的蓝若希心里怀着愧疚前来千寻集团。

  是她带着霍东燕去逛街,才会遇到那些无所事事,专事嚼舌根的八卦女人。哪怕这些事情早晚都会到来,可她还是觉得如果自己不带着东燕去逛街,或许……

  下午,她都没有心情上班。

  心里烦着,又心疼小姑子,便来了千寻集团。

  这是她第二次来千寻集团,第一次来的时候,她虽然也是霍东铭的太太了,不过那时候还没有举行婚礼,千寻集团的职员也还不清楚她是总裁夫人。这一次来的时候,她才下车,大家便认出她的身份了。

  哪怕没有人曲意奉承,毕恭毕敬却是有的。

  钻进电梯里,她急急地按下了六十八楼。

  四名保镖站在她的身后,一直沉默着不说话,他们就像是四座大山一般,屹立于她身后,时刻保护着她,并不因为她走进了千寻集团而放松警惕。这四名保镖都是受过正规的训练的,非常有职业道德,保护若希的时候,总能想到别人想不到的事情。

  若希从一开始不习惯他们的跟随,到现在的习惯,她还会经常性地和保镖们聊天,把他们当成朋友一般看待。

  从一楼到六十八楼需要的时间并不长,可若希却觉得很长。

  漫长到她的心忽然间变得有点不耐烦起来。

  “最新的流言是什么?小姐是什么样的反应?老夫人他们是怎样的反应?”

  扭头,若希问了一连串的话。

  四名保镖都是先沉默,后一致反应过来,都是掏出手机往外面打电话。

  片刻后,一名保镖答着:“大少奶奶,没有最新的流言,翻来覆去都是那几种版本。”

  另一名保镖接着:“小姐脸色苍白,眼底有着痛,但很坚强,不吵不闹,下午还独自出门,在小区花园里散步,笑对流言。”

  第三名保镖接过第二名保镖的话:“老夫人长吁短叹的,说霍家最近的事情太多,有点流年不利的感觉,如果余下三位少爷能在最短时间内结婚,冲冲喜倒是不错。老爷很生气,冲着夫人发火,说是夫人教女无方,才让小姐落得今天的下场,夫人也很生气,和老爷吵了一架,老爷甩门离家而去了。”

  第四名保镖答的话不是若希问的,却也关于流言的事情:“所有少爷,表少爷,表小姐们都动用了他们所有的人脉网,极力把流言压下去。大少奶奶,不必太担心,流言这东西来得快,去得也快,等到有新的话题,那么大家就会忘记了小姐这件事,也就不想再说了,所以,面对流言的时候,最好就是沉默,静等风吹过。”

  听了四名保镖的话,若希的心稍安一下,心里也有点失笑,失笑老太太无时无刻都在惦挂着孙子们的人生大事。江雪说霍家人不关心霍东恺,不在意霍东恺的人生大事,其实是大错特错呀,至少老太太是很关心的,是非常在意的。

  而公公婆婆……

  若希的神色黯了黯,公公的男人主义重,又爱面子,觉得这一切丢了他的脸吧,便把过错都推到婆婆身上。

  看来,东铭的报复,是对的。

  因为公公和江雪重新在一起,对婆婆总是忽冷忽热的。

  想那一个月,经济被封锁,公公对婆婆可是很好的,似乎有悔意呢。

  如果……

  自己不是晚辈,若希真想劝婆婆放手,和公公离婚,这样,不用承受那么多心里痛苦了。一个男人,他的心都不在你的身上,就算你留得住他的人,对自己也是一种折磨。因为他可以和你相敬如宾,却不把你当成妻子,他可以对你很好,就是没有爱。

  六十八楼到了。

  “总裁夫人,你怎么来了?”杨秘书一抬眸,就看到蓝若希带着四名保镖,走出电梯,若希的俏脸略绷着,倒有点像霍东铭了,红唇刚刚抿了起来,一条线的,给人温和的她此刻也散发着疏冷的气息。高佻的身材穿着职业式的套装,有着精明干练,举手投足间也有着掌控的气息。在四名黑衣保镖的衬托下,她和其夫一样,给人一种王者的气势。

  “东铭在吗?”若希刚刚在电梯里的不耐烦马上敛了起来,淡雅地问着杨秘书。

  杨秘书浅笑地点头应着:“总裁在办公室里,需要我带你进去吗?”在说话的同时,杨秘书近距离地把蓝若希细细地打量着,只见俏脸含春,眉眼含俏,红唇带艳,短发漆黑如墨,高佻的身材因为怀孕的缘故显得比以前丰满了些,却更有女人风韵。

  就是这样一个女人,把她们的总裁迷得团团转,嗯,也的确有资本。换成其他男人,同样会喜欢总裁夫人这样的女人。

  杨秘书在心里给蓝若希打着分。

  “不用了,我自己进去就可以了,谢谢你,杨姐。”若希笑了笑,回绝了杨秘书的好意,自己向霍东铭的总裁办公室走去,四名保镖走到了办公室门口,自动停下了脚步,分左右站在门前。

  杨秘书忍不住在心里羡慕着,总裁夫人的排场……如同女皇,是女人都会羡慕的。

  办公室里面,霍东铭已经站到了落地窗前,看着窗外那柔软的冬阳,有了阳光,似乎再低的气温都变得不冷了似的。

  安静的高空。

  没有风,没有雨。

  这是一个晴朗的冬天下午,按理说是该给人愉悦的心情的。

  外面的街道上,来来往往都是人群。

  还有几天便过年了,大家逛街的兴致更高了,都是忙着购买年货,吃的,用的,穿的,样样都要买。

  身后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不是高跟鞋的声音。

  霍东铭俊脸瞬间阴寒起来。

  杨秘书是怎么工作的?有人进来也不用敲门吗?

  不过下一刻,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倏地转身,看到蓝若希正朝自己走过来,他的俊脸又再一次上深了变色龙的超强本领,变得温柔起来,就好比窗外柔软带着暖意的冬阳一般。

  若希不得不感叹这个男人变脸之快。

  不过混职于商界,又是商界霸主,脸色是需要随时变动,这样不能让人轻易捉摸到自己的心思,别人捉摸不到你的心思,也就没有办法捉住你的要害,对自己何偿不是一种保护?

  “你怎么来了。”

  东铭人说着,脚下也在动,赶紧上前就要把若希抱起来,好像若希是不会走路似的,又好像如果见了爱妻,他不抱一下,就极度不舒服似的。

  “别抱了,我现在都很重了。”一身两个人,不重才怪。

  若希捉住了他有力的手臂,不让他抱着自己,可她自己却投入了他的怀里,紧紧地搂着他的腰肢。

  这是她在寻求安慰的一种表现。

  东铭搂着她坐进了沙发上,没有问话。

  夫妻俩都在沉默着。

  沉默的气流却又在转动,彼此之间用着心去交流。

  东铭,对不起,是我的错,我要是不带东燕出去逛街,那些流言就不会这么快传出来。

  若希,不是你的错,你是在关心着燕燕,不想她在家里闷坏了,再说了,该来的总会来。

  可我还是觉得是我的错。

  我不喜欢你什么错事都往自己身上揽。若希,你是我的妻子,我捧在手心里疼着,含在嘴里宠着的爱妻,一切有我!别把一切都往自己身上摊。

  沉默……

  东燕肯定很伤心,很难过。

  她自己选择的路,再伤心,再难过,都必须自己走完,大家能帮的,也是有限的,只能保证她和宝宝衣食无忧。

  那个该死的姓黑的家伙,到底藏在地球那一个角落里?怎么还没有消息的,该不会是太空人吧?

  就算是太空人,总有一天我也会把他揪出来,没有人在伤害了我的亲人之后,还可以全身而退的!

  你利害。

  我不利害,怎么保护你。

  知道了,从小到大,你都保护着我。

  霍东铭眼神柔暖,搂着她的手臂用了用力,带着一种想把她揉进自己体内的狠劲。

  夫妻之间的心交流短暂结束。

  “咚咚。”

  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听到敲门声,若希反弹性地就想退出东铭的怀抱,东铭却不让。

  他们是夫妻,搂搂抱抱又如何?碍谁的眼了?

  “进来!”

  低沉有力的声音永远属于霍东铭。

  杨秘书推门而入,看到夫妻俩亲密无间的姿态,杨秘书眼底含笑,觉得这幅画面很温馨。

  “总裁,XX珠宝店的店长亲自送来了你买的项链。”

  霍东铭挥手,杨秘书心领神会,便退出了办公室,让那珠宝店的店长入内。

  那是府前大街步行街那间豪华的珠宝店店长,也就是蓝若希饭后带着霍东燕逛的那间珠宝店。

  店长入内,霍东铭连头都不转一下,只是淡冷地吩咐着:“项链放下,人出去。”

  店长原本想着趁这个机会讨好一下霍东铭的,没想到霍东铭连一分钟讨好的机会都不给她,只让她把项链放下就出去。

  “东铭,你买了什么项链?”若希有点好奇地问着。

  她拿开了东铭搂着她的大手,好奇地拿起了店长摆放在茶几上的那只锦盒,打开一看,忽然愣住了。

  这条项链正是她在珠宝店里看中的那条天价项链。

  距离不过短短数小时,他竟然就替她把项链买下来了。

  “你这丫头,对珠宝的兴趣一向不大,总是一身素色,结婚时,我送你那么多珠宝首饰,也不见你戴在身上,难得你看中了这条项链,还好,价格是你老公我买得起的范围内,当然要买下来送给你。来,我帮你戴上。”霍东铭从她手里拿过了项链,侧身就轻柔地把项链往她的脖子上戴去。

  仅一条项链,就能把她的贵气发挥得淋漓尽致了,比那些浑身穿金戴银的女人更显高贵。

  “我想,我看中了天上的月亮,你也会摘下来的。”若希的话好像抱怨,其实是甜蜜的抱怨。

  “知道就好,那,若希老婆,赏我一个吻吧。”东铭说着,猝不及防就把爱妻扑倒在沙发上,自己夺吻去了。

  他用吻,用项链,用他的情,成功地把若希来时的自责感扫走了。

  不得不说,他是一个心思极细的男人,在得知爱妻的自责后,不着痕迹地,用多种方式分散爱妻的注意力,让爱妻心情愉悦。

  霍东燕承受着流言蜚语的时候,宝宝的亲亲老爹黑帝斯却在加拿大,某一个城市,某一栋别墅里,再一次遭受到了暗害。

  这一次意欲娶他性命的人是他的一位姑姑,那位姑姑以先容女朋友给他为由,带着一个绝美动人的女人走进了他的别墅,那个绝美动人的女人却是一流的职业杀手,意欲色诱她,结果诱惑的还是他的替身,在女杀手要动手杀死他的替身时,在暗处的他甩出了他随手带着的那把杀了无数敌人的匕首,杀死了那名女杀手,才让他的第N名替身免于死亡。

  当然了,带着女杀手进来的那位姑姑,他也不会放过。

  他叔叔,姑姑,弟弟,姐妹实在是太多了,多到让他对他们没有半分的亲情之感,而他们对他也没有半分的亲情存在,都想着取他的性命,夺烈焰门少门主之位。

  他的父亲知道他的处境,不过父亲从来都不会帮着他。

  父亲说过了,烈焰门的门主就必须经得起生死的考验。

  如果他连那些想取他性命的人都无法除掉,那他就算坐上了烈焰门门主之位,也会成为一位有名而无实的门主。烈焰门高手如云,能人异士多得数不胜数,可以说是个能者的组织,一旦门主没有什么用,那么下面的那些长老,堂主们便会握死大权,把门主架空,就如同古代的皇朝一般,帝皇无能,便沦为傀儡。

  在他四周围都充满着杀气,每一个亲人,除了父母之外,就没有人真心疼爱过他,关心过他,在意过他的生气。他又怎么敢再一次到中国去,寻找那个偶尔会在梦中跳出来的娇俏女子。

  习惯性地抚着火焰图腾,黑帝斯斜倚着沙发,神情慵懒,一点也看不出他的心狠。但地上,却躺着两个女人的尸体,正是他的姑姑以及那名女杀手。

  乔治检查了两名女人的尸体,确定已经死亡,便呼来了人,把女杀手的尸体抬了下去,至于黑帝斯那位姑姑,乔治则要请示黑帝斯的意思。

  “少主,你的姑姑……”

  “她从哪里来,就送她回哪里去,看在姑侄一场,准她入土为安。”黑帝斯慵懒的神情一收,换上了冷冽。

  乔治应着。

  等到乔治让人把黑帝斯的那位姑姑抬走之后,黑帝斯无趣地站了起来,把火焰图腾塞入了自己的衣服下面去,贴上他的肌肤,心底泛着嘲笑,就算那些人真的抢走了火焰图腾,也是无法成为真正的门主,因为家族标志项链在他的女人身上。

  “中国T市是个可以安家的地方,乔治,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记住,我要的是实力,不是黑!”

  抛下一句话,黑帝斯便消失在乔治的面前了。

  他替身众多,每一个无论是神情,还是外貌,或者是声音都极为相似,不过每次杀手死亡时,出现的那个黑帝斯一定是真的,而他吩咐的话,乔治必须牢记于心,十分投入地去实行他的吩咐。

  ……

  慕容俊的别墅外面,有几分吵闹,和别墅里面的安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慕容俊和林小娟的新婚第一天,除了吃饭就是睡觉,除了睡觉还是吃饭。

  此刻下午四点左右了,小夫妻俩还在床上午休着呢。

  昨天晚上,当饿狼的人,演绎饿狼传说的人不仅仅霍东铭一个人,还有慕容俊。

  他当了一整晚的饿狼,吃上瘾,可林小娟却累得要命。

  幸好是新婚,什么都不用做,才让小夫妻俩可以安静地享受着两人世界。

  他们的日子其实比霍东禹和蓝若梅的更自由自在。

  “老婆,咱们回家吧,证领了,婚礼也举行了,你就放开心,接受儿子的决定吧。”

  慕容宣拦拉着拖着行李箱,带着文震下车的老伴,老脸上有着不认可。

  参加完慕容俊的婚礼,慕容俊又说过了,他和林小娟继续留在T市生活,是不会回慕容家居住的。所以今天,他们这些男方亲人,却在婚礼上仅能当个观礼人,是要打道回府的。

  谁知道慕容夫人还是不能消停,非要留下来,还说要住进慕容俊的别墅里。她心里打的小算盘是什么,慕容宣自然清楚。无非就是想借着住在一起,然后趁儿子不在家时对儿媳妇进行打击。

  慕容宣有时候挺不喜欢老妻这种霸道,**。

  儿子对儿媳妇的宠爱那般明显了,儿子也警告过了,可是老妻就是咽不下这口气,非要整整儿媳妇,这不是在儿子的嘴边拔毛吗?

  他不想让儿子到了最后,真的以慕容家为敌。

  “我是俊儿的妈,我要跟我儿子住在一起,有什么不可以?我不想回去,我就要住进去。”慕容夫人是那种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人,明明心里怕死慕容俊真的毁掉她所在乎的一切,偏偏又硬着脸,非要在慕容俊和林小娟中间插足。

  她此刻甚至有一种堵气,在堵儿子会不会要她这个妈。

  她都忘记了昨天的事情,忘记了自己也曾在心里希翼林小娟早一点出现在教堂里。

  “容清华!”

  慕容宣怒了,忍不住连名带姓一起叫着老妻的名字。

  夫妻几十载,他一直都在容忍着妻子,只要妻子想做的事情,他从来都不会加以阻止,可此刻他真的是忍无可忍了。忍了几十年,也该爆发一下了。

  “慕容宣,你竟然连名带姓地吼我?那个该死的乡巴佬到底有什么魅力,就能嫁给我的俊儿,我俊儿是人中龙凤,天下间有几个男人有他那般的优秀,他要是娶一个美若天仙,端庄娴熟,出身高贵的妻子,我自然高兴,打心里接受新媳妇入门,可他偏偏娶了一个一无是处的丑女人,那不是狠狠地打着我的脸吗?我怎么见人,一出门人家就问我,你俊儿不是眼高于顶吗?怎么看上了那样平凡的女人?”

  慕容夫人也怒了。

  她被老公顺惯了,强惯了,咋一听到老伴的低吼,脾气便上来,心里的火气比慕容宣还要旺盛。

  “是你娶老婆,还是俊儿娶老婆?俊儿都三十五岁了,马上就要踏进三十六岁的大门了,你以为他还是三岁小屁孩吗?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知道自己爱什么,他自己没有意见,你瞎操心什么。”

  慕容宣被老妻的话气得肺都要炸了,在老妻的心里,老妻的面子更重要,儿子的幸福则是不重要的。

  都是他的错,是他惯坏了这个妻子。

  两个人,不顾形象地在慕容俊的别墅门前争持着。

  这是慕容宣积压了几十年的怨,哪怕他心里对老妻还是有着感情的,可是这种处处受制的怨,日积月累的,便超出了他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

  “小小麻雀,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我不同意,她休想过上真正的名门少夫人生活!”

  慕容夫人第一次被丈夫这样指责着,句句都诛着心,好像她这几十年来都是无理的,霸道的,**的,不近人情的妻子。

  在狂怒之下,她的话更加口不择言,心里对于新媳妇林小娟更是怨在心头。

  “你有本事的,怎么不在昨天阻止儿媳妇去教堂?你还眼睁睁着看着俊儿结婚?”慕容宣也是气得心都拧了起来。

  老妻真的是……

  这句话无疑是往慕容夫人脸上甩耳光呀。

  她是真的很想阻止的,可她又不敢呀。

  可恨!

  可恨呀!

  “现在一切都成了定局,你还在发什么疯?还想再整出什么事来?你生的儿子,什么样的性子你不知道吗?真惹怒了他,他会让你穿着破破烂烂,拿着一只破碗,披散着头发,蓬头垢面的到大街上乞讨去,你要是真想试试这种生活,你尽管去试,但别连累了慕容家!”慕容宣老脸通红,觉得站着累了,便回到了他自己的车内,钻进车内后摇下了车窗,继续着和老妻结婚三十几载第一次的争持。

  慕容夫人果真颤了颤,一想到自己可能变成一个乞丐,她的盛怒顿时消减了八分。

  数次,她欲言,却不知道还能再说什么。

  儿子就是一个不喜欢被人牵制的人,除了能让他真正臣服的霍东铭之外,其他人要是得罪了他,他一怒之下,还真的是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可……林小娟,她不配!”

  “我的小娟有什么不配了?”

  慕容俊温温的声音,忽然响起,却把慕容夫人吓了一大跳,觉得他温温的声音就像晴天惊雷一般,把她的魂都吓走了。

  别墅的大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慕容俊穿着一身的家居服,好整以闲地双手环胸,靠在门身上,耐看的脸上有着某方面满足后逸散出来的神采,深眸看上去也是一片的温和,只不过那温和不曾达到眼眸深处。

  “俊儿,你妈想来看看你和小娟,说你们新婚第一天,大家当父母的还不曾给过小娟利是呢,想来补一个的,可又怕打扰了你们。”

  一看到儿子现身,慕容宣赶紧从车内钻了出来,帮着老伴打圆场,并且暗中扯了扯错愕的老伴一记。

  “哦,是吧,爸,妈,你们太有心了。”慕容俊松开了环胸的双手,走近父母的面前,然后双手一摊,摊到了父母的面前,笑着:“小娟还在睡,爸妈,你们给新媳妇的利是交给我就行了,拿来吧,记着,不贵重的礼物,我不收,红包没有百万以上的,我也不收。”

  ------题外话------

  亲们,对不起,今天起床太晚了,六点多才开始码字,更新……唉,又变回了七千字,我有错,我先反省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