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43 四少的痛,伉俪情深

143 四少的痛,伉俪情深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7970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44

   霍东恺远远就看到大哥的两名保镖拖架着自己的母亲从别墅里走出来,他当时的心就格登一下,然后急剧往下沉。

  他知道大哥对自己的母亲是非常的不待见,但看在他的份上,看在大妈还深爱着父亲的份上,大哥一直都在隐忍着,没有冲自己的母亲及父亲发飙过。此刻看到这幅情景,他心知母亲必定是闯了大祸,才会逼得大哥把母亲丢出来。

  早在母亲打电话给他,说想跟他一起回霍家吃小年饭的时候,他心里隐隐就闪过了不好的预感,所以今天还没有到下班时间,他就早早地回来了,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母亲自己来了。

  霍东恺心里对江雪的“不听话”,感到非常不满及头痛。

  他在霍家过着什么样的日子,母亲难道不知道吗?要不是大哥看重兄弟之情,他会连佣人都不如,还如何能有今天的成就,可是母亲自己当年明明就和大妈签订了协议,主动替他放弃了一切继承霍家产业的资格,现在都快三十年过去了,母亲再来反悔。这样做,只会让他对她那点仅存的母子之情都淡化。

  有时候,他宁愿面对着淡冷的大妈,大妈虽然对他不怎么理睬,至少不会像亲生母亲这般烦着他,利用着他。

  吱的一声。

  霍东恺的红色奥迪停了下来。

  而在这个时候,两名保镖当着他的面,把江雪丢到了地上,江雪吃痛地叫了起来,因为看到霍东恺回来了,她故意叫得很大声,保养得虽然不及章惠兰,但还有几分风韵的脸上挂满了委屈,她被丢在地上的时候,也没有马上爬起来,是想等霍东恺把她扶起来,借这个机会让霍东恺看看她被霍东铭欺负了,想让霍东恺和霍东铭这对兄弟的感情破裂。

  霍东恺打开了车门,黑色的皮鞋带着沉重落了地,他钻出了车外,深黑的眸子先是飞快地往倘开了大门的别墅里面看,看到院落里,老太太等人都坐在那里,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不悦以及对江雪的不欢迎,父亲和大哥大嫂则是站在距告别墅大门不算很远的走道上,大哥和他一样都是一身黑色的西装,和他极为相似的俊脸上蒙着一层阴沉的气色,剑眉斜横着,冷冽的气息便在这不经意间流露出来,唇瓣紧紧地抿了起来,哪怕这个是大哥的惯性动作,可他也敏感地发现了,自从大哥结婚了之后,只要若希在场,大哥是极少会再抿唇的。

  父亲一脸气急败坏,估计是想替母亲求情,却不被大哥接受吧。

  而他最爱的女人蓝若希,俏丽的瓜子脸上一片淡冷,她不是冷漠的人,如果她表现出淡冷,代表她在生气,也不想理人。

  仅仅是数眼,霍东恺就把院落里所有家人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了。

  沉重的脚步迈出,他站到了江雪的面前,江雪正爬在地上大喊大叫大哭,一点形象也不见了,有点像泼妇了。

  霍东恺深深地,居高临下地俯睨着母亲。他知道母亲的出身并不高,远远不及大妈那般富裕,可在他的印象中,母亲也是有几分优雅的,他还不曾看到过母亲这种样子,陌生得让他觉得不认识了似的。

  “妈。”

  他低低地,沉重地叫了一声,隐隐中带着痛心。

  当儿子的,看到母亲这副样子的时候,心,还是忍不住刺痛的。

  如果站在母亲的角度来看,母亲也算是个可怜的人。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想舍又舍不下,只得错上,错爱了一生,还生了他,但母子自小便分离了,母亲送他认祖归宗,是想让他生活得更好一些,当然了,母亲也是想借着他来促成嫁给父亲的心愿。可是母亲如今都五十几岁了,一生也走完了半生,一直都顶着小三之名,不得正其位,立其身,心愿难成,心中有怨,也属正常。

  如果站在大妈的角度来看,母亲又是个非常可憎的女人。明知道父亲当时已婚,还育有一儿了,还要飞蛾扑火扑过来。别说父亲也动心,一个手巴掌是拍不响的,如果母亲不扑过来,父亲能到手吗?插足别人婚姻,家庭的第三者,不管她有多少条理由,她的形象都是可耻的,不管她受到我多少委屈,多少不公平的待遇,都是得不到同情的。

  路是自己选择的,该承受的,都得自己承受。

  不管别人的婚姻和家庭有多么的不和睦,那都不是插足的理由。

  母亲要是不贪图霍家的财富,不妄想取代大妈在霍家的位置,她早该在三十年前就远走高飞,重新觅良人婚嫁了。

  可……说到底,还是他的母亲呀,他是她怀胎十月所生,又在她的身边生活了一段时间,哪怕被送回了霍家,他依旧能经常看到她。

  他夹在中间,是最无辜,最难受的一个。

  要是母亲有一点自知之明,他或许也不会在霍家过着不被重视的日子了。

  偏偏母亲一直不停地蹦达着。

  以前父亲还年轻,经济大权被父亲握着,那十几年里,母亲的确是比大妈过得要潇洒惬意,可现在一切都落在了大哥的手里。

  试问陪着大妈度过漫长的岁月,自小目睹父亲出轨,大妈守空房,盼郎归到天明的大哥,真能不恨母亲吗?母亲怎么还要跑来触怒大哥呀,母亲可曾替他想过?

  “东恺,东恺,你看,你最尊崇的大哥,你把他看得比妈还重要的大哥,就是这样对待你亲生的妈妈的,妈都一把年纪了,他竟然让人架拖着我出来,把我丢在这又冷又硬的路面上……”江雪马上哭哭啼啼地向儿子诉苦。

  霍东恺心情沉重地,艰难地蹲下身来,蹲在了江雪的面前,一向阴寒的眼眸里有着说不尽的痛意,定定地看着江雪。

  江雪一把泪一把鼻涕地继续说着:“妈生了你,你是霍家的儿子呀,妈没有什么大的希翼,就是想在过年过节的时候,能陪在你和你爸的身边呀,他们犯得着这样对我吗?都几十年了,我都忍了,不我争不抢了,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

  忍了?

  她要是忍了,还会天天跑来家里磨人,烦人吗?

  不争不抢?

  她要是不争不抢,为什么老是唆使霍东恺夺霍东铭的大权,为什么老是向霍启明哭诉自己的儿子什么都没有。

  “妈,你说了什么伤人的话?”霍东恺伸出手,把江雪自地上扶了起来,低沉地问着。

  江雪倏地停止了哭哭啼啼,仰起脸,死死地瞪着霍东恺,好像不认识霍东恺了似的。她的脸上还挂着泪水,鼻音还很重。

  她听到了什么话?

  儿子问她说了什么伤人的话!

  她以为儿子亲眼看到霍东铭的保镖把她丢出来,不怕把她丢伤,儿子一定会生气的,会替她讨还公道的,没想到儿子问的居然是她说了什么伤人的话。难道在儿子的心里,她这个做母亲的就是个坏女人,只会出口伤人吗?

  什么样的伤害都不及子女对自己的不信任来得重。

  江雪也是这样。

  就算霍家人怎么对她,她都可以忍受,可是唯一的儿子这样看她,她受不了,她觉得她争的,想夺的都是为了儿子,可是儿子却不相信她,把她看成了一个坏女人。

  还有什么比这更让她难堪,更让她痛苦的吗?

  霍东铭呀,你高明呀,你用你的所谓兄弟之情,俘虏了我的儿子,让我的儿子把我当成了一个坏女人!

  是谁说霍东铭大度,不计较

  霍东铭的报复来得阴暗而漫长,他在一步一步地把她最在意的儿子抢走了,让儿子尊崇他而疏远她这个妈。还有什么打击比这个更让她难受的?

  “东恺,你就是这样对妈的吗?妈被人欺负了,你不帮着妈向那些欺负妈的人,替妈讨还公道,反过来质疑妈。”

  江雪回过神来,马上气急败坏地吼了起来。

  她的吼声带着她的惊惶,她害怕失去霍东恺唯一最可靠的靠山。哪怕霍启明说真的爱她,可霍启明对章惠兰同样有感情的,他的爱是不纯净的,不绝对的。只有儿子才是自己老来所依呀,而且儿子现在也是个成功的商人,有不少资产。如果她失去了儿子这个靠山,她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霍东铭的报复绝对不会是仅仅夺走她的儿子。

  “妈,大哥不会无缘无故把你丢出来的,冲着你是我的妈,他都不会轻易这样对你,必定是你说了什么惹怒了大哥的话。妈,你是不是伤害了若……我的大嫂?”霍东恺眸子神色忽然变得阴寒起来,眼神变得异常的锐利,盯着江雪看,好像江雪欺负了若希,他就会跟江雪拼命似的。

  江雪被他忽然再变的神情以及眼神所惊,她在吃惊之时,脑里忽然闪过了一个可怕的念头,那个念头让她越发的不安起来,她小心地,非常小心地,又非常小声地问着:“恺儿,你爱若希?”

  霍东恺的脸在一瞬间掠过了痛苦,但仅是一瞬间,速度很快,快到让江雪想印证一下都不行。

  “妈,你想让我死在大哥的手里,你可以再问一次的。”霍东恺淡冷地说着,然后把自己所有在乎及紧张敛了起来。他不想母亲拿这件事来挑拨他和大哥的感情。

  江雪又浑身一震,是呀,霍东铭对蓝若希的爱及宠那是无人能及的,要是让霍东铭知道她的宝贝儿子爱着若希,不是找死吗?

  江雪并不知道霍东铭早就看出来了,也不止一次警告过霍东恺了。

  霍东铭始终没有真正伤及霍东恺,一来是因为兄弟之情,二来是因为若希不希翼他伤害东恺,爱妻的话,他一向奉若圣旨。

  “恺儿,为什么这样对妈?妈才是你至亲的人。”江雪没有再在那件事上追问下去,重新回到了原来的话题上。

  霍东恺抿唇不语。

  他这个动作更像霍东铭了。

  “雪,你没事吧。”

  这个时候霍启明走了出来,他的老脸上还有着刚才的气急败坏,在对上霍东恺投来的视线后,他又带着歉意,觉得自己愧对这个儿子,没有保护好这个儿子的妈。

  可是江雪的话说得也实在是太过份了。

  怎么说霍东燕也是他的女儿呀,还是唯一的女儿,也算是他的心头肉,江雪怎么能那样说他的女儿呢?

  要是霍东铭能忍下来,那就不是霍东铭了。

  “爸,怎么回事?”霍东恺淡冷地开口,眼角余光看到霍东铭拉着蓝若希转身往屋里走去了,而院落里的那些长辈们也都站起来往屋里走去了,好像大家又开始孤立他了,把他当成了是他母亲这一派的人。

  压下这种痛,霍东恺还是想先弄清楚母亲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惹得他亲亲的大哥把她丢出来。

  霍启明忽然支支吾吾地难以启齿了。

  错在江雪,而他刚才还有点偏向江雪。

  扭头,他看到空空的院落,忽然间心底涌起了恐慌,觉得自己也被一家人孤立了,是因为家人都对他失望了吧。

  特别是他现在最骄傲,最爱的宝贝儿子霍东铭。

  还有他看着长大,也当成了女儿的儿媳妇蓝若希。

  他们在心里是怎么看待他这个当父亲的?

  “你自己好好地告诉你儿子,你说了什么伤人的话吧!”霍启明原本想关心江雪的心,忽然提不起来了,他丢下一句话,转身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别墅里。

  天空中最后一点余辉,落在他的背影上,竟然映照出他不被人发现的落寞。

  曾经想着坐享齐人之福的霍家大爷,也会有落寞之时。

  “妈,到底怎么回事?你到底说了什么话?连爸都不想替你说了。”霍东恺的俊脸再一次阴沉了下来,语气已经变成了凌厉,像是在质问着犯人一样,没有人知道他心里有着普通人难以承受的痛苦。

  有几个当儿子的愿意像质问犯人一样质问着自己的母亲?

  “我……我哪有说什么话呀,不就是随口说了霍东燕那个刁蛮小姐的话嘛,不过是她先对我不敬的,她说我是‘老贱人’。恺儿,妈怎么就贱了,妈和你爸也是真心相爱的……”

  “再怎么真心相爱,你都是在插足别人的婚姻,那不过是你找的一个借口!”霍东恺霍然低吼着

  江雪的脸色也变了,变得极为难堪。

  她是小三,当了将近三十年的小三了,一直不能扶正,这是她毕生的痛。

  可她没想到儿子也会瞧不起她呀。

  她指天发誓,她和霍启明真的是有爱的。

  否则霍启明也不会在有了她之后,就不再找第三个女人。

  “霍东恺,难道你也觉得你的妈妈是个贱人吗?”

  江雪问这一句话的时候,心都在滴血了。

  “你不说,我进去问大哥,问若希,问奶奶,他们总会告诉我的。”霍东恺忽然越过了江雪,大步,却脚步又有点踉跄地往别墅里走去。

  他不想把母亲当成一个贱人,真的。

  他觉得自己的世界越来越沉重了,没有欢乐,没有希翼。

  他觉得自己的存在,就是母亲向世人炫耀她和父亲是真心相爱的结果,他觉得自己的出生,就是母亲向霍家进军的一个筹码,他不否认母亲很疼爱他,把他看得比她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可他却无法忽略母亲在爱着他的同时也在重重地利用他。

  母亲送他回霍家,不仅仅是因为老太太不希翼霍家的子孙流落在外,还有母亲想让他活在大妈的眼皮底下,天天,时时刻刻都在刺激着大妈,告诉大妈,他是她和父亲爱的结晶。

  脑里掠过了大哥霍东铭的俊颜,大哥那种暗沉的关怀,是他心底最温暖的,一直都想保留的。没一会儿,脑里掠过的又是蓝若希俏丽的瓜子脸,自小相识,每次相见,哪怕不说话,她看他的眼神都是很正常的,没有任何的歧视,她对他没有任何的攻击性,这是他在回到霍家后再一次感受的友好。

  他的世界就是这般的悲催可怜,没有攻击他的人,就等于是友好了。

  他暗恋她的事情,早在他酒醉那一个晚上就曝光于大哥的面前了,可是大哥酸死了,也没有做出伤害他的事情,他能想到那是若希的影响,因为能让大哥平息怒火的人只有蓝若希一个人。

  可惜……

  他心里最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是他的大哥,他心里最善良,最美丽的女子,是他的大嫂。

  他呀,注定得不到任何的爱。

  因为他的母亲抢夺了别人的爱。

  他是在替他的母亲赎罪。

  心痛得已经无法用词语形容了。

  这个傍晚,原本是一家人团聚,喜气吃小年饭的日子,现在却变成了一个撕扯他心的傍晚。

  淡淡的风吹着,不算大,也没有了往日的寒意,可拂在霍东恺的脸上,他却觉得那是从冰山之底刮上来的风,带着削骨一般的冰冷。

  天空中最后一点余辉已经不见了,黑色的天窗拉下来,笼罩了整片大地,如同他刚刚有点阳光的心,再一次被黑色吞没。

  下一次,他的光明什么时候才会到来?

  大厅里,霍东铭已经不在厅里了,连同蓝若希也不在。

  看到他进来,所有家人的视线齐刷刷地落在他的身上。

  在这一刻,霍东恺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奸细一般,刚刚走进军营,就被大家质疑起来。

  活了二十几年,天天都会回来几次的家,少了大哥在场,给他的便是这个感觉了。平时大哥在的时候,大家看他的眼神还是挺温和的,因为大哥说过了,他是大哥的弟弟!

  “奶奶。”霍东恺面无表情地走到了老太太的面前,没有坐下,只是站着。

  老太太爱怜地看着他,像是知道他会问什么似的,指着摆放在茶几上的那个手机,那是蓝若希的手机。

  “东恺,你听听那段录音吧。东燕也有错,不该出口伤人。”老太太还算公正的,霍东燕出口伤人才让江雪跟着出口伤人的。

  霍东恺伸出手,拿起了蓝若希的手机,播放了那小小一段的录音。

  老太太又把江雪说这些话之前说过的话一一复述了一遍。

  江雪就是来者不善,存心闹事的。

  听完了录音,霍东恺的脸色更沉了下来,他看向了冷冷地看着他的章惠兰,又看向了历劫归来后,性格几乎全变了的妹妹霍东燕,霍东燕刚好也看向他,呶呶嘴,霍东燕忽然低低地说了一句:“四哥,对不起,可是我控制不了对你妈的恨。”

  一句四哥,对不起,就让霍东恺无法再说一句指责的话。

  从东燕历劫归来后,她便把他当成了真正的四哥了。

  而他对她,心底深处同样有着兄妹之情。

  手足之情,其实不是想斩断就能斩断的。

  顶楼上。

  霍东铭从院落里进屋里后,是抿着唇一言不发地就上了顶楼,除了蓝若希敢跟着他上顶楼之外,所有人都不敢跟一步。

  他站立在栏杆上,大手死死地抓着栏杆,深沉的眼眸散发着寒光,也逸出了他的不忍,死死地看着楼下。

  哪怕黑色的夜幕降临,他也没有敛回视线。

  蓝若希站在他的背后,自背后搂着他结实的腰肢,也没有说话,只是用脸贴着他的后背,从后面听着他的心跳。

  她懂他此刻的心情。

  丢江雪出门刚好碰上东恺回来,他也不想,更不忍的,但他还是做了。

  他报复江雪的计划,已经渐渐明朗化了,并且由他亲自迈出了第一步。

  迈出这一步之后,预示着他在东恺心里的形象会变。

  他阴晴难测,可他却是一个最重情的人。

  他小时候都能为霍东恺出头,护着霍东恺,冲着所有人说,霍东恺是他的弟弟。可以看出他对东恺的手足情是真的很深,哪怕他也会利用这一点而让江雪痛苦。

  在东恺的心里,他是最好的大哥,而江雪却是东恺的亲妈。

  “东铭,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在背后支撑着你。”若希体贴而温和地说着。

  霍东铭扭头,深深地凝视着她俏丽的脸。

  在顶楼灯光的照耀下,他清清楚楚地看到了爱妻眼里那一抹不管他做了什么事情,她对他都不会变的眼神。

  握着栏杆的双手松开了,改而捉握住搂着他腰肢的那双柔软的玉手。

  然后轻轻地,叹息地把她拉上前,拥入了怀里,低哑地说着:“没有了阳光,黑暗的夜晚变冷了,你跟着上来,会冷着的。”说话的同时,他已经解开了西装外套的钮扣,张开西将外套把她娇柔高佻的身子更往自己的怀里压,不让冷空气袭击到她。

  “我担心你,我想陪着你。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你都陪着我,默默地关心着我,当你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也会陪着你,默默地关心你。东铭,别太担心,东恺是个明白事理的人,他不会只相信他自己眼睛看到的事实,他会先问原因的,你在他心里是他最尊崇的大哥。”蓝若希偎在他的怀里,喜欢他这样拥着自己,发自内心的暖流扫走了划过身边的寒气。

  有他在身边,有他拥着,她觉得就算是身处冰天雪地,她也觉得如同夏天。

  提到了霍东恺,霍东铭又沉默着。

  片刻后,他才低沉地说着:“如果不是因为妈还爱着爸,如果不是因为东恺是我的亲弟弟,我会让江雪生不如死。”

  这一句话带着浓浓的恨意。

  他对所有人的感情,都只会在蓝若希的面前流露出来。

  其实他现在已经让江雪濒临崩溃了。

  这一句话蓝若希并没有说出来。

  柔软的玉手轻轻地抚上他的俊颜,俊颜上还有一丝的紧绷,他的脸一绷起来,便硬得如同大理石。

  “东铭,现在什么也不要说,什么也不要想,好好地搂着我,好吗?”若希温和地说着,杏眸含情地仰视着他,玉手随着她的话,轻轻地继续抚着他的俊颜,借着自己的温柔来扫走他的不愉快。

  霍东铭低首,深深地凝视着她。

  扯开的西装外套包住她娇柔的身躯,有力的双臂再一次收力,把她紧紧地搂在自己的怀里,又小心地不压迫到她的小腹。

  轻轻地吻了吻她的发丝,因为她常洗涤头发,她的发丝带着淡淡的清新香味,让他闻着都觉得心情舒坦。

  “好,我什么也不多说,什么也不多想,我好好地搂着你。”霍东铭抛下所有烦恼,所有爱恨,用纯净的心,纯净的情,不带一丝杂质,搂着她,轻吻着她,把温暖传递给她。

  夜幕越来越黑了,哪怕才晚上七点,却和夏天的晚上九点一样。

  早到了用餐的时间。

  不过没有人敢到顶楼来打扰这对夫妻,大家都知道霍东铭在生气,此刻除了蓝若希可以灭火之外,谁来都会被烧得半死。

  其他人都坐到了餐厅里,开始吃饭。

  而霍东铭和蓝若希爱吃的饭菜,老太太则吩咐美姨留了出来,打算等到他们下楼来了,再热给他们吃。

  夫妻俩静静地站立于苍穹之下,时而共仰黑色的苍穹,时而共俯大地。感情之深,默契之浓,不是一般夫妻会有的。

  “饿了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霍东铭忽然低柔地问着,那熠熠生辉的黑眸就如同两颗黑珍珠一样,凝视着蓝若希,散发着温柔的,动人心的光芒,又如同冰冷的冬夜里,那两束星光,带给人一种难以表达出来,却感受至深的温暖。

  “你呢,你饿了吗?”蓝若希仰起俏脸,她妊娠反应已过,胃口好了很多,瓜子脸也有了些许的肉,让她更显俏丽迷人。

  她的杏眸顾盼间,同样流露出星光。

  夫妻俩四目相对,有着说不尽的情,道不尽的爱。

  “走吧,下楼去吃饭。”霍东铭揉了揉她的头发,搂着她,转身就往楼下走去。

  越过那碧蓝的游泳池时,他的眸子闪了闪,大概是想起了在这里,他和若希曾经留下了一些让他至今都回味着的回忆吧。

  因为,就是在这里,让他看透了自己的感情。就是在这里,他有机会把她霸到了自己的身边来,他们的婚姻,他们的爱,都是从这里开始。

  “以后,别傻傻地陪着我挨饿,你要是饿坏了,我会心如刀割的。”霍东铭沉沉的声音有着掩不住的爱怜。

  “我也一样,你不吃饭,饿着肚子的时候,你可曾知道,有一个我在背后担心着你。等会儿你一定要吃两碗饭,不,你这般高大,至少要吃三碗。”蓝若希碎碎念着,淡淡的幸福却从她的碎碎念中流淌而出。

  霍东铭忍不住浅笑,刚才所有的怒气,此刻都被爱妻的碎碎念扫走了。

  “我都不知道我娶了一个傻呼呼的小妻子。”

  “我是傻呼呼,不过你不觉得你更傻吗?宁知我傻呼呼了,还要娶,就是比我更傻了,咱俩就是一对傻夫妻。还有呀,你老婆我一百七十公分呢,标准的模特身材,你别说我小行不。”若希也浅笑着。

  霍东铭再次浅笑。

  搂着她的手臂收紧,把她拥得更紧了。

  “在我心里,你就如同六岁一样,还是个小小的粉嫩的,漂亮的,可爱的小丫头。”若希六岁时的样子和现在二十六岁的样子是完全不一样的。

  他记得她是粉嫩嫩的,很漂亮的,杏眼总是忽闪忽闪如星星,可爱极了。

  “你还记得我六岁的样子吗?我都不记得了。”

  “只要是你,不管多少岁的样子,我都记得。”他可是看着她成长的。

  他记忆力好得惊人。

  “这话听起来有点肉麻的味道。”

  “女人不都喜欢肉麻的话吗?”

  “嘻嘻。”

  若希回给他一记清脆的笑声。

  顶楼在这对夫妻离开后,恢复了平静,那碧绿的游泳池在晚风吹拂下,荡起了层层波粼,仿佛感染了夫妻之间的深情,也在笑着一般。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