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46 护姑的嫂子惹不得(上)

146 护姑的嫂子惹不得(上)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250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45

   “雷医生,没有什么事了,以后你专心帮二少爷做康复治疗就可以了。”霍东铭沉冷地吩咐着雷医生,心里想着他该到外面去请一位有妇产科经验的女师医回来当家庭医生,毕竟家里现在有着两名孕妇。“以后,谁也不准通过雷医生询问胎儿的性别,不管是男是女,我都接受,如果你们谁无法接受的,可以和我断绝关系。”

  末了,霍东铭还是沉冷地补充了一句。

  他发狠了!

  再不发狠,以母亲的个性,还是会再追问胎儿性别的,他不想爱妻的压力一再地增加。

  雷医生点点头,便转身离开了。

  在场的几位主人都被霍东铭的话吓到了。

  章惠兰嗫嚅着想说什么,最后还是选择沉默了,反正她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以后不问就不问吧。

  “若希,来,我带你出去走走。”霍东铭伸手拉起了蓝若希,然后就往停车场走去。

  霍东恺沉默地站在原地,沉默地看着兄嫂离开。

  “东铭,你刚才的话,狠了点儿。”若希在钻进车内的时候,一边系上安全带,一边扭头看着钻进来的霍东铭,霍东铭不知道要带她去哪里,没有让他自己的两名保镖跟随,只吩咐保护她的那四名保镖另外开着一辆车跟着。

  “我不发狠,他们都不怕了。因为有了你。”霍东铭关上车门,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发动引擎,把车开出了霍家别墅,沿着弯曲而算得上宽敞的路往外面开去。

  年一过,仿佛就闻到了春天的味道。

  路边的花花草草都悄悄地变了,绿叶悄然变绿,小草悄然冒出新叶,春天的气息悄然袭来。

  到时候春雨一下,大地回春,金麒麟花园里面的景色会如同世外桃源一般美丽迷人,有山有水,有桥,有花有草的。

  “这么说,是我的错了。”若希意会他话中有话,她嘻嘻地低笑着,杏眸弯弯的,如同两弯新月,煞是好看。

  霍东铭没有说话,只是抿着唇,唇略弯,带着似有若无的笑,笑容是宠溺式的。

  因为他爱她,因为他宠她,只要有她在场,大家都觉得就算他发飙了,她都能让他熄火,所以他不发狠,家人便不怎么怕他了。

  还好,她是个玲珑的人,什么时候该给他面子,她都会给,不会一味地拿着他的爱来灭他的威风。

  出了金麒麟花园,上了外面的国道,开了一会儿后,转入了市中心的街道。

  蓝若希有点意外地看着街道上到处都有卖花的,而且很多玫瑰花,也很多人抢着卖玫瑰花。

  忽然,她想起来了。今天阳历是二月十四,西方情人节呀。

  怪不得这么多人抢着买玫瑰花了。

  这一天的玫瑰花很贵,也是最抢手的,男人们大都会买玫瑰花送给自己心爱的女人,或者借着这个有情的日子送花给自己喜欢的女人,借着表达自己的爱慕之心。

  情人节,她又该送什么礼物给她家男人?

  衣服,领带,花?

  衣服,领带可以,花嘛,怕他是不会喜欢的。

  霍东铭把车停在了一间最大间的花店门前。

  扭头,深邃的眸子闪烁着爱意,抿着的唇轻轻地启着:“若希,你先在车内等等,我下车买些东西。”然后霍东铭高大的身子就钻出了车外,走进了花店里。

  蓝若希知道他是为自己买花去,就算知道了答案,她还是带着万分的期待,等着他手捧玫瑰花递给她的那一刻到来。

  是女人,都喜欢在情人节这一天收到花的。

  片刻后,霍东铭便捧着一大束的玫瑰花钻进了车内,他把那一大束的玫瑰花递给蓝若希,深深地说着:“老婆,情人节快乐。”

  若希笑着接过了那大束的玫瑰花,然后笑着在他的俊脸上吧唧一声,亲了一口,笑着:“谢谢。”

  送一束花,得到了爱妻的一记主动亲吻,霍东铭比蓝若希收到花更开心,他关上门的时候,一边手还恋恋地抚着若希刚刚亲吻的地方,眉眼间全是傻笑。

  若希见他那傻样,忍不住又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这一次霍东铭不傻了,赶紧摄住她的唇,给她来一个法式的深吻,直吻得她晕头转向,差点窒息,他才不舍地移开了唇。

  “喜欢吗?”霍东铭暗哑的声音响起,拉回了若希的神游太虚。

  他用脸磨蹭着她的脸,这个动作极为亲昵。

  “只要是你送的,我都会喜欢。”

  霍东铭磨蹭她的脸几下,便坐正了身子,然后轻问着:“有什么地方想去的吗?”

  “有,步行街。”

  该轮到她替他挑选礼物了。

  “遵命,老婆大人。”

  车,咻地就开动了。

  步行街里人来人往,很多千金小姐,豪门贵妇在各家商铺穿梭,因为新年刚过,还是年假期间,又刚好是情人节,大家逛街的兴致就比往常要高一些。

  夫妻俩下车步入步行街的时候,很多人都向两人打招呼。

  以前蓝若希行事低调,除了一些极为顶尖的豪门千金之外,没有几个人认识她。自从她嫁给霍东铭,成为霍家少夫人之后,她想低调也不行了,再说了霍东铭宠妻成瘾,出了名的,大家对她也就更熟识了。

  现在她和霍东铭一样,都成了公众人物,还是最抢眼球的公众人物,走到哪里都有人认识。

  蓝若希径直走进一间男士品牌服装店,替霍东铭挑选了一套黑色的西装,霍东铭的西装大都是量身订做的,极少会到店里来购买。还好,这间店的服装都是品牌,货真价实,质量极好,当然了,价格不菲。

  若希其实喜欢他穿着白色的西装,觉得他穿着白色的西装有亲和力,不像穿着黑色西装时那样总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感觉,让人觉得他阴晴难测。但他爱穿黑色的西装,若希最终还是选择了送他,他喜欢的颜色。

  选了西装,又选领带。

  霍东铭一直抿着唇不语,像个保镖一般跟着蓝若希转。

  深邃的眸子也是一直胶在蓝若希的身上。

  蓝若希会拿着衣服往他身上量,也会拿着领带往他身上摆一下,看看颜色是否适合他。她挑选得细心,他发现她在翻看衣服的质量时,把衣服所有线路都要查看一遍。

  她是为了他!

  这一点让霍东铭像喝了蜂蜜一样甜。

  花了一个小时左右,蓝若希才选定了西装和领带。西装是两套,领带也是两条,她说可以轮着换。只是她没想到,在以后的日子里霍东铭都是穿着她送的这两套西装,轮着来换,直到某一天……

  结了帐,出了服装店,她便笑着把装着衣服的袋子往霍东铭的怀里塞着,笑着:“东铭,这是我送给你的情人节礼物。”虽然不神秘,也是她最真最纯最深的心意。

  霍东铭抱紧袋子,腾出一只手就把她带进怀里了,深沉地说着;“谢谢你,这是我最喜欢的情人节礼物。”以往过情人节,他也收到过很多礼物,一些痴恋他的女人会送他很多礼物,当然了,他是不会要的,人家送来,他转手就扔了。蓝若梅也送过,却不是送他衣服和领带,而是送一些小礼物。以前他想不明白蓝若梅为什么只送他一些小礼物了,现在他才明白,蓝若梅根本就不爱他。

  而他好像在情人节当天也没有送过花给蓝若梅,最多就是和蓝若梅吃一餐饭。

  他觉得自己很小气,此刻才知道自己的心远远比自己的行动更诚实。

  若希在他的腰际捏了一下,娇笑着在他的耳边低低地说了一句,便看到他两眼放光,一副恨不得马上就把蓝若希吞进肚里的样子,让若希没来由地就红了脸。

  霍东铭招来一名保镖,低低地在保镖的耳边吩咐了什么,便看到保镖点头离去。

  若希也没有过问他吩咐什么。

  接下来,霍东铭自然是带着她到处走走,散散心。因为若希答应过他,过了年后就安心待在家里养胎,只会偶尔回企业里看看。虽然她在家里安心养胎,他的担心会少一些,但新的担心还是涌上了心头,他担心她会闷。

  爱一个人就是这样,对她的担心,无时无刻都在,旧的担心走了,新的担心又来。

  傍晚的时候,霍东铭带着若希到了帝皇大酒店,夫妻俩决定不回家吃晚饭,在这个浪漫的日子里,浪漫的夜晚里,两个人吃一餐浪漫的烛光晚餐。

  吃完了烛光晚餐,霍东铭又像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一盒巧克力,盒子自然是心字形的,他把那盒巧克力送给了她,说是第二份情人节礼物,让她的心就如同巧克力一般香醇甜醉。

  有些人快快乐乐,天天浸在蜜缸里,有些人却没有那样的福气。

  霍家。

  霍东燕沐浴后,穿着一套家居服,穿着一双拖鞋从房里走出来,往母亲的房间走去。

  她在沐浴的时候,虹姐来说,母亲让她沐浴后就去找她。

  章惠兰的房间在三楼。

  霍东燕下到三楼的时候,意外地看到父亲霍启明正手捧着一大束玫瑰花,以及一大盒巧克力,还有一条浅蓝色的围巾站在母亲的房前。

  霍启明也是因为江雪傍晚打电话来给他,说今天是情人节,让他去陪她,他才知道今天的日子是讨好老婆的最佳日子。于是他赶紧跑到外面去买了一大束的玫瑰花,一盒巧克力,盒子是心字形的,还有一条围巾,章惠兰喜欢浅蓝色的,冬天外出的时候,她习惯性要围上一条围巾,保护她的脖子不受到冷风吹拂。

  年轻的时候,他没少做这样的事情,可惜都是捧着花和巧克力送给江雪的。这是他第一次送给妻子,他有点不好意思,所以站在门前数分钟了,也不敢敲门进去。

  “爸,你怎么在这里?”身后传来了霍东燕的声音,霍启明脸上马上掠过了尴尬,他转身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着:“燕燕,你来得正好,这些是爸送给你妈的情人节礼物,你帮爸拿进去给你妈,行吗?记得,一定要说是爸送的。”

  说完,霍启明就把东西都往霍东燕怀里塞,他自己则赶紧离开了。

  章惠兰这几天对他的态度让他害怕碰壁。

  “爸……这算什么呀,现在才来送,不觉得太迟了吗?”霍东燕嘀咕着,不过还是替父亲拿着东西敲开了母亲的门。

  如果父亲能和江雪一刀两断,真心对待母亲,其实,她还是渴望的。毕竟是自己的父母,没有人愿意看着父母整天黑口黑脸的。

  “妈,这是爸送给你的情人节礼物。”霍东燕抱着花进入章惠兰的房间,自顾自地就帮着章惠兰把花插进一个大花瓶里,然后又把那盒巧克力摆放到正坐在沙发上,淡淡地修着指甲的章惠兰面前,那条围巾,也摆放在巧克力旁边。

  章惠兰淡淡地扫了礼物一眼,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心里倒是在翻滚着。

  一把年纪了,他才送花给自己,是讨好?是抱歉?

  想到他的偏心以及背叛,想到自己这么多年来过的日子,章惠兰又狠着心告诉自己,不要再被他偶尔的举动收买了。

  这婚,她离定了!

  现在儿女也长大成人了,她也相信儿女们会理解她的。

  “妈,爸这几天特别的听话,对你特别的好,这其中……”霍东燕在章惠兰的身边坐下,试探地问着。

  “良心发现了。”章惠兰淡淡地应着,停止了修剪指甲,她虽然有了一定的年纪,但对美容方面的保养,她每天都会抽空在做,尽最大的努力去挽留自己渐老的容颜。

  “爸的良心早就让狗吃掉了,才不会良心发现呢。妈,虹姐说你找我。”霍东燕嘀咕着,摆明不相信父亲会良心发现。不过她没有在父母的话题上扯下去,而是转入了正题。

  章惠兰没有马上回答。

  她先是拿起了那盒巧克力,然后打开看了看,便合上了。

  重新把巧克力放回茶几上,她才偏头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眼里有着爱怜及歉意,想了一会儿之后,她才说着:“东燕,妈打电话给好几个朋友了,她们认识的人比妈还多,妈让她们替你先容几个好男人,明天,你先去见第一个吧,妈想,总有一个好男人是愿意接受你的。”

  让她去相亲?

  霍东燕瞠大了双眼,没想到母亲真的会让人帮她先容男人。

  她都说了她现在不想嫁人,她都怀孕了,孩子都快三个月了,有哪一个男人愿意当个免费的爸爸?再说了,她的名声在外,一向不好,那些所谓的好男人怎么可能会喜欢她呀?

  “妈……”

  “东燕,听妈的话,女人之家的,还是要找个好男人嫁了的。你放心,妈那些朋友都是很好心的,她们不会先容不好的男人给你的。”章惠兰一边说着,一边从茶几下方摸出了一张相片,相片上是一个男人,五官生得倒是端正,还戴着一副眼镜,好像是资深教授似的。不过年纪……看上去已经有三十几岁了。

  “燕燕,你现在这个情况,太年轻的,肯定是不行的了,这个男人叫做卓彦飞,是个大学教授,家底虽然不及大家家,但也还算富裕,年纪是偏大了点,比你大八岁左右,他脾性温和,人很好相处的,对你的情况也了解了,他不介意,他愿意接受,你明天就和他见见面吧,如果能成,也好了却妈的一桩心事。每次看到你,妈都在责备着自己,都是妈的错,如果你真的就这样孤独一生,妈就算是死了也无法安心呀。”

  说到后面,章惠兰哽咽起来。

  她的女儿,她一向认为是天之骄女,将来必定能嫁一个顶天立地的好男人,过着丰衣足食的少奶奶生活。没想到老天爷却惩罚她这个当妈的没有尽到责任,没有真正关心,照顾好女儿,让她脾气暴躁而无知,落得今天的下场。

  没有办法让女儿打掉肚里的孩子,如果女儿真的当一辈子的单亲妈妈,一辈子不嫁人,她真的死了都难以安心呀。

  不能嫁一个和霍家家世相当的人家,不过能嫁一个家世清白的,也好过孤独终老呀。

  霍东燕的心沉了下来,也揪痛得利害。

  她不怪母亲替她张罗亲事,母亲也是担心她,也是在为她好。

  可她真的不想在这个时候嫁人,她觉得对不起别人。

  也对别人非常的不公平。

  接下来,母亲还说了很多话,她都没有听进去了。

  她的脑袋一直浑浑噩噩的。

  直到她坐到了随缘咖啡馆里,面对着一个陌生的男人时,她才回过神来。

  看着对面那个陌生的男人,霍东燕在心里苦笑着,她不是拒绝了母亲吗,怎么过了一夜,她还是出现在这个相亲地点了。

  随缘咖啡馆也是她过去常和苏红来的地方,这一次重回旧地,却是另一番心境。

  她端正地坐着,脸上一片平淡,没有什么的慌乱,也没有半分的羞色。只是淡冷地看着对面的男人,那个男人比相片上还要老一些,而且外表不一样,最明显的是没有戴眼镜。她严重怀疑对方的年纪不是三十几岁,而是四十几岁。

  母亲估计是被人骗了。

  还有,说什么大学教授,大学教授会色迷迷地看着第一次见面的女人吗?

  是色狼吧?

  霍东燕在心里冷笑着,就算是色狼,也别想色到她霍东燕半点便宜。

  “霍小姐,我叫卓然,很高兴认识你,霍小姐比王太说的还要漂亮,皮肤真白,像鸡蛋一般吹弹可破。”男人眯眯地笑着。

  卓然?

  等等,母亲明明说对方叫做卓彦飞的,怎么变成了卓然?

  “卓先生,你不是叫做卓彦飞吗?”霍东燕还是把疑问问出了口。

  “卓彦飞是我弟弟,他没来,霍小姐,没关系的,我也是未婚。”卓然赶紧讲解着。

  汗,把她霍东燕当成了什么呀?就算她未婚先孕了,对方也不能这样对她吧?弟弟不想来,就让哥哥来代替。这样不敬重她的男人,如果她真的跟了这样的男人,以后嫁过去了,是不是哥哥没空时,也让弟弟来尽丈夫的义务?

  这样的臭男人,就算她一辈子嫁不出去,她也不会要的。

  她未婚先孕又如何?她还有着她的尊严。

  王太!

  霍东燕在心里恨死了母亲的牌友,就是借机污辱她的。其实霍东燕误会了王太,王太先容的卓彦飞真的是一个好男人,只不过其中出了一点儿霍东燕现在还不清楚的事情,才会让卓然有机可乘。王太是章惠兰的牌友,对霍家的权势最清楚,她怎么敢得罪霍家?

  但霍东燕并不知道这些,在她心里,她就是认定了王太是借机污辱她。

  “霍小姐,你喜欢喝什么?”卓然边问着,边伸出了大手,覆上霍东燕的手,霍东燕俏脸一沉,狠狠地甩开了他的狼手,冷冷而大声地喝着:“卓先生,请自重!”

  咖啡馆里很多人在,霍东燕喝斥得很大声,马上就引来了无数人的注视。

  大家看到霍东燕俏脸沉冷,怒视着对面的男人,而对面的男人一副色迷迷的样子,都猜到了七八分,大家都投给卓然鄙视的眼神。

  卓然马上涨红了脸,拍着桌子站起来,冲着霍东燕大吼着:“你吼什么吼,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不过是被人轮过的,还怀着野种的,你以为你家里有钱,就了不起了呀,我看得起你,才来和你相亲,你还真以为自己国色天香,黄花闺女了。你要是还一身清白,怎么也轮不到我吧?”

  霍东燕大怒,想找什么东西扔过去,侍者还没有送上咖啡,她偏头看到隔离桌上摆着两杯咖啡,邻桌的客人正用着看好戏的眼神看着她,咖啡也不喝,她三两步朝邻桌走去,一手一杯端起了两杯还冒着热气的咖啡,转身,跨上前两步,手上的咖啡,一左一右同时泼出,泼在卓然的脸上,顿时烫得卓然大叫起来。

  “该死的婊子,给你脸,不要脸……”卓然大骂着,不停地跳着,抖着,目露凶光,就向霍东燕扑过来。

  霍东燕一侧身,错开了,扭头,就朝外面逃去。

  “臭婊子,你跑什么跑,反正你都是婊子了,还怕被人睡吗……”那个卓然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又被霍东燕泼了一身的咖啡,此刻正怒火中烧,说的话都是又难听又让霍东燕难堪的。

  他看到霍东燕逃走,他马上追着出去。

  霍东燕跑出了咖啡馆,赶紧跑向自己的宝马,打开车门就钻了进去,卓然追出来,动作也很快,她才钻进车内,车门还没有关上,就被卓然追上了,卓然用力地甩开了车门,人就钻进了车内,往霍东燕身上一压,捉住霍东燕就想非礼她。

  一辆黑色的奔驰以逃避的方式快速地从路边开过。

  蓝若希不时紧张地透过车后镜看着后面,她和林小娟相约出来透透气,不想让保镖跟随,便把保镖甩了。她知道那些保镖很有本事,很快就会追来的。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林小娟有点好笑地看着她,却也理解她的心情。

  有个紧张自己的老公,有时候,还是有点不自在的。

  林小娟在感叹好友的女皇级待遇时,不经意地扭头,看到路边的一幕,忍不住对蓝若希说道:“若希,世风日下呀,现在的人一点羞耻心都没有了,这大街上,就当街玩车震。”

  蓝若希随意地扭头看一眼车外,却看到了一辆熟悉的宝马。宝马车很多,但自己家人的车,她总有一股熟悉的味道。

  那是她小姑子霍东燕的宝马车呢。

  等等,刚才小娟说什么车震?

  蓝若希赶紧把车开到了路边停下。

  “若希,怎么了?”

  小娟不解地问着。

  蓝若希不理她,急急地打开车门就冲下了车,快步地向宝马车走去。

  “臭男人,放开我,放开我,我警告你,你敢动我一根头发,我哥不会放过你的!”霍东燕奋力地挣扎着,拼命地推打,踢着卓然。

  “婊子!”卓然恶狠狠地甩了霍东燕一记耳光,哼着:“管你哥是谁?我卓然天不怕地不怕,凶呀,我看你怎么凶,老子就是喜欢凶的女人,上起来才有味道。”

  卓彦飞是大学教授,他的哥哥卓然却是无赖痞子,还是一个专门喜欢玩弄女人的无赖,有过强奸罪前科,坐了几年牢,出来才几个月。

  卓然捉压住霍东燕的双手,觉得这婆娘力气真大,数次捉住她的手都被她挣脱了,对他又抓又打的,他的脸上都被抓了好几条血痕了,要是他不上了这个婆娘,他觉得自己太亏了。

  冷不防,一双手自背后伸来,用力地揪住了他的头发。

  “啊,痛!”他痛叫出声,捉压住霍东燕的双手本能地松开,急急地去拯救自己的头发。

  可他的手才伸来,就被一只玉手捉住,用力地反扣起来,紧接着他便被一股暴力扯出了车外,那股暴力还把他推倒在地上。

  “该死的!哎呀……”随即而来的是一只鞋子像打苍蝇一般,不停地拍打在他的头上,脸上,身上,力气还很大,打得他到处吃痛。

  对方动作神速,他被打得连反抗都来不及,只得抱着头想逃窜。

  “我的小姑子,你也敢欺负,去死吧!”他还没有爬起来,又被对方一脚踢倒,鞋子依旧如雨一般打在他的身上。

  清脆的女音夹着火山爆发,向他烧来。

  蓝若希是气极了。

  她没想到真是霍东燕。

  更想不到这个该死的男人居然光天化日之下,在小姑子的车里就对小姑子动手动脚,还开口闭口婊子的乱骂,她要是不教训一下这个该死的男人,她就不叫蓝若希!

  霍东燕第一次看到这般凶猛的蓝若希,她差点以为自己眼花了。她那个在大哥面前温和体贴,在所有人面前都大方得体,很好相处的大嫂,竟然有着如此凶悍的一面!

  跟着下车的林小娟也看得瞠目结舌,她知道蓝若希是有着凶猛的一面的,因为蓝若希曾经骑着自行车替她追抢匪,蓝若希当时的英勇行为可是让她大开眼界的。

  只是成了名门少夫人后,好友表现出来的大都是温婉,没想到真惹怒了她,她也会变成魔女!

  “色狼,色魔,我打死你,看你再敢动我小姑子一根头发,我撕了你!”蓝若希打累了,便停了下来,气呼呼地瞪着卓然。

  卓然这才看清楚打自己的人竟然是一个女人。

  围观的人了解事情的经过后,都对蓝若希拍手称快,大叫着打得好,气得卓然脸色涨得像猪肝了。

  “臭婆娘!”卓然狼狈地站了起来,凶巴巴地扑过来。

  “啪啪!”重重两巴掌响起。

  卓然还没有出手,就被蓝若希快速地又打了两记耳光。

  “你!”卓然怒目圆瞪,瞪着对自己的扑过来不躲不闪,却杏眸含威含怒,冷冷地瞪着自己的蓝若希,觉得她就像是古代的侠女一般,浑身散发着正气,一身的凛然,让他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竟然心生畏惧。

  而他的脸上被打了耳光,火辣辣地痛。

  “开口闭口‘婊子’‘婆娘’,嘴巴这般臭,小心我把你的舌头割下来,让你一辈子都说不了话!”蓝若希挺着自己一百七十公分的身材,俏丽的脸上绷得紧紧的,好像霍东铭发怒时一样,像两块大理石,又臭又硬的。那短发因为发怒,似乎都竖起来助威了。她一向温和漂亮的杏眸圆瞪着,如同火山爆发时的怒火在她的眼里跳动着,随时都会烧出来,把卓然烧死,就连说话,她都是咬牙切齿的,可见她因为生气而在发飙,活到了二十七岁,这是她第一次因为生气而发飙。

  小姑子本来就受到了伤害,未婚先孕,她和家人花了很长时间才算是抚平了小姑子的伤痕,没想到这该死的男人还敢再那般的伤害小姑子。

  她要是不替小姑子讨个公道,她就不配当人家的大嫂了。

  说到底,其实她在心里最想教训的人是那个夺走了霍东燕清白的姓黑的家伙。

  “你……你是谁?”

  卓然被蓝若希的一身怒火吓住了,明明他是男人,身材魁梧,眼前这个女人虽然身材高佻,毕竟是个女人,他怎么就被她的气势给震住了?

  “我是谁?我行不改姓,坐不改名,我叫蓝若希,有种的,冲着我来!”

  蓝若希这句话,嗯,带着江湖味道。

  霍东燕看得眼珠子差点要滚落了,仿佛是第一次认识自己的大嫂似的。

  林小娟则站到了蓝若希的身边,想着壮威,心里叫着,若希大侠女,威!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