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47 护姑的嫂子惹不得(下)

147 护姑的嫂子惹不得(下)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7069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46

   147护姑的嫂子惹不得(下)

  “咦,这不是霍家的大少奶奶吗?”围观的路人忽然爆出一句话来。

  “对,是她,她刚才也说她叫蓝若希。”

  “大少奶奶威武呀!对付色狼,就该狠狠地揍一顿!”

  “这色狼还真是有眼无珠呀,连霍家的大少奶奶都敢惹。”

  “快,通知霍大少爷,有人欺负他的爱妻了……”

  “对,赶紧打电话……”

  “霍家的电话是多少……”

  “霍大少爷的手机号码是多少……”

  围观的人有些是认出了蓝若希的身份,有些是听到了她的话,大家都在议论纷纷,然后数不清的手机掏了出来,想打电话通知霍东铭,却不知道电话号码,只能打电话报警。

  卓然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围观的人的反应和动作,他都看在眼里,听在耳里。

  脑里忽然想起了昨天,弟弟卓彦飞和他随口说起的事,弟弟说:“哥,明天我要去相亲,对方是霍家的小姐,霍家你知道吧,那是本市第一名门。那霍小姐的相片我看过了,她的传言我也听说过了,其实错不在她,我挺吝惜她的。不管她现在怎么样,只要她愿意和我发展,我都会好好地爱她的,给她一个温暖的家,她肚里的孩子,我也会视为亲生的。”

  卓彦飞还把霍东燕的相片给他看了,相片中的霍东燕俏丽动人,看得他两眼发直。

  而当他听弟弟说要和本市第一名门的小姐相亲,只想到了两个字:有钱!

  当然了他觉得自己的弟弟也不错,大学教授嘛,收入高,人长得也不错,不少女大学生都暗恋着弟弟呢。

  可当他听到对方竟然怀有身孕的了,顿时就觉得自己的弟弟不是相亲,而是去做善事,当免费爸爸,帮别人养孩子。难怪名门小姐愿意和他的弟弟相亲。

  他心里冒火,便决定替弟弟前来好好地教训一下霍小姐。

  只是他忽略了第一名门霍家有一个男人是惹不得的。

  怪不了他。

  他刚从监狱里出来没多久,就算知道霍家很有钱,对霍东铭了解也不多,也不想打听,他是无赖混混,最想打听的,便是黑社会大佬张猛。

  也因为这样,他才色胆包天地跑来相亲,色胆包天地想非礼霍东燕。

  现在看到围观人的反应,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招惹到非常利害的人物了。再看蓝若希那冷冽霸气的样子,顿时卓然就觉得自己的底气不足了。被蓝若希打得脸青鼻子肿的他,竟然失去了再替自己讨还公道的想法。

  心里有点悔恨自己不该把弟弟敲晕,代替弟弟前来相亲。

  他不但破坏了弟弟的一门亲事,还可能惹上一身骚。

  强奸未遂!

  这……他还是犯在强奸这一罪上!

  真该死,他就管不住自己那颗色心,看到美女,就色胆包天了。

  转身,卓然就想跑。

  无赖嘛,都是欺善怕恶的。

  蓝若希气势比他强,刚才又像个疯妇一般打着他,让他一个大男人无招架之力。更何况他明白自己此刻的行径会被定什么罪名。

  “跑,跑去哪里?你现在该去的地方是警察局!”林小娟和蓝若希看到卓然想跑,本能地,两个女人都脱掉鞋子用力地朝卓然的脚扔去,蓝若希的鞋子本来就被她脱掉了一只,此刻还拿在手上,看到卓然转身就跑,她马上甩出鞋子,就像当初她骑着自行车帮林小娟追抢匪,甩出鞋子扔抢匪一样,那鞋子打在卓然的后脚跟上,让卓然吃痛,脚步交错,摔倒在地上。

  紧接着林小娟甩过来的鞋子虽然没有扔中他,落在地上时,不偏不斜,刚好落在他的后脑勺上,让他觉得自己今天就是和鞋子犯冲。

  两个都算得上是名门少夫人的女人,当街脱鞋扔色狼!

  蓝若希和林小娟快步追过来,林小娟一脚就踩在卓然的腰身上,不让卓然起来,可林小娟是个女人,力气不及卓然,卓然一爬就爬起来了,还把林小娟推倒在地上。幸好是林小娟踩他,要是蓝若希踩他,被他这样一推,摔倒在地上,极有可能会伤及肚里的宝宝。

  “小娟。”

  蓝若希连忙去扶林小娟,怒火再度燃了起来。

  死色狼,她蓝若希今天不把他的皮扒下来,她就跟他姓了!

  “我没事,别让他跑了!”林小娟自地上爬起来,身上的衣服粘了些许的灰尘,她没空去留意,就是担心卓然跑了。

  卓然趁蓝若希扶林小娟之际,赶紧再度逃跑。

  这时候,四名黑衣保镖仿佛从天而降,迅速出现拦住了卓然的去路。他们虽然被蓝若希甩掉了,可当保镖的敏锐还是让他们很快就追来了。

  “干什么的?滚开,别挡老子的路!”卓然逃跑心切,忽然被人拦住了去路,没有一点好脸色,开口就骂。

  他话音才落,四名保镖已经围过来,没几下就把他捉住了。

  这时候,警察赶到。

  警察大概地问清楚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后,便吩咐人把卓然带回警察局,蓝若希等人也跟着回警察局配合调查。

  在蓝若希和林小娟带着霍东燕跟着警察离开之后,叫做卓彦飞的男人急急地赶来了。

  他临出门前忽然觉得后脖子一痛,人就晕倒了。

  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哥哥不在家了,他怀疑是自己的哥哥打晕了他,然后代替他前来相亲。哥哥的色性,他清楚。霍小姐的相片,哥哥也看过了,当时哥哥就是这个小妞长得很漂亮,能睡一晚,死也值得。

  等他赶到随缘咖啡馆的时候,没有看到霍东燕,他赶紧打电话给先容人王太,问着:“太姨,你先容和我见面的霍小姐来了吗?我现在在随缘咖啡馆里了,还没有看到人。”

  王太正在家里和几位牌友打着牌呢。

  接到卓彦飞的电话,王太便暂停打牌,走到一边去,笑着说:“卓教授,你再等等看,我也帮你问问,东燕是女人,脸皮薄一些的,估计是不好意思吧,再说了,千金小姐嘛,总是会迟到的。你再等等哈,我现在就帮你打电话去霍家问问。”

  王太说完便挂了电话。

  王太会认识卓彦飞,是因为她儿子是卓彦飞的学生。

  随即,王太便打电话到霍家去,当她听说霍东燕已经早在一个小时前就出门了,这个时候早就应该等在随缘咖啡馆了,心里忍不住担心起来,她不是担心东燕会出什么事,而是担心东燕并不想去相亲。

  她和章惠兰打牌认识,对于章惠兰霍夫人的身份,她很是趋承。得知章惠兰为女儿的婚事操心时,她是马上就帮着东燕先容卓彦飞了。

  如果亲事能成,她这个媒婆就脸上有光了,会让霍家感激她的。

  所以,她很害怕霍东燕不想去相亲。

  要是她知道中间出了那么多错节,恐怕会把她吓得半死。

  “卓教授,霍家的佣人说东燕已经在一个小时前就出门了,你找找看,看看她是不是坐在角落里。唉,我又没有她的电话,霍家就是这样,少爷小姐们的电话,不是一般人能知道的。”王太这样对卓彦飞说着。

  说完之后,王太又打电话给章惠兰。

  让章惠兰打电话给霍东燕,问霍东燕是否去了随缘咖啡馆,说人家卓教授已经到了。

  等到章惠兰打电话给霍东燕的时候,得知霍东燕在警察局里,让章惠兰大惊失色,在电话里霍东燕大概地把事情告诉了章惠兰,章惠兰顿时怒火三丈,马上打电话指责王太,王太这时候才知道出了差错,比章惠兰更加的大惊失色,赶紧道歉,说她先容的是卓彦飞,并不是卓然,其中必定有误会,然后她连牌也不打了,匆匆赶往警察局。

  警察局里,卓然指着自己被蓝若希打得红肿的五官,恶人先告状地对审问他的陈姓警官说道:“你们看,这是她打我的。我不过和霍小姐相亲,我喜欢霍小姐,大家亲热一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可这个女人不问青红皂白就打我,我要她礼道歉还要赔钱!”他有伤为证,就算对方有钱,警察也不可能包庇吧?至少也得赔他一点钱。

  卓然在心里无赖地想着。

  美人没有睡到,钱,怎么着也要捞一点。

  “他非礼!”霍东燕低叫着,俏丽的脸上有着一丝难堪。

  她未婚先孕就要遭受这些吗?

  一想到母亲的牌友先容了这样的男人给自己,她的心就在滴血。

  难道,她还要为以前的过错承受更多的痛苦吗?她已经知道自己以前不好了,她已经受到了教训,她已经在改了,难道就不能让她安安静静地过日子吗?

  她体谅母亲,母亲可曾体谅她呀!

  “霍小姐,你怎么能说我是非礼呢,你哪只眼睛看到我非礼你了?我又非礼你哪里了?是胸还是……”卓然无赖地否认自己的色狼行径。“你们不能仗着有钱,就欺负穷人。”

  卓然也狡猾,一句话就摊上了桌面,挑衅地看着蓝若希,意思是蓝若希仗着有钱冤枉好人,也是在提醒警察不能包庇,否则他就捅到媒体那里去,说霍家仗势欺人。

  蓝若希银牙暗咬,无耻的人,她见多了,可没想到卓然这般的无耻。

  “陈警官,你们可以去调看那路段的视频,还有随缘咖啡馆门前的监控录像,看看大家是否仗势欺人。不错,我是打了他,因为他在非礼我的小姑子,我拿鞋子拍了他,如果他需要我赔偿,可以,让他到医院去鉴定一下,他所受的伤属几级,按伤赔偿。不过在我赔偿他之前,他非礼我小姑子就要先受到严惩。”蓝若希淡定地说着,她的鞋子早就穿上了,此刻她也没有了刚才那凶猛的样子,恢复了惯有的神情。

  淡淡的,散发着高雅的气息,无形之中就觉得她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

  她这种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让卓然又心生畏惧了。

  询问的陈警官温声应着:“霍太太,你放心,大家绝对会还霍小姐一个公道的,一定会调查清楚整件事的。”他在带着蓝若希等人回警察局的时候,就留下几名警察在现场调查了。

  卓然听了蓝若希的话,心里的惧意更浓了。

  他怎么没想到有视频可以看。像随缘咖啡馆那种高雅的地方,一般都会装着监控的,而门前是客人停车的地方,为了保护客人的车辆,门前也装有监控,他在霍东燕的车内非礼霍东燕,估计全被监控录了下来。

  想到这里,卓然暗暗地冒冷汗了。

  而他向蓝若希索取赔偿,也要不到多少钱,因为他的伤根本不碍事,最多就是脸上那两巴掌重一点。连药都不用上,如何索取赔偿?倒是他,要是霍家告他的话,他不仅犯下了强奸未遂,还要赔偿霍东燕的精神损失费。

  这美女没有睡到,又要进监狱了。

  倒霉!

  “陈警官。”

  这时候调查的警察们回来了。

  他们把调查到的结果都告诉了陈警官。

  陈警官听完之后,冷冷地注视着卓然,冷冷地问着:“卓然,你还有什么话说?”

  “我……”在正义面前,卓然除了冒冷汗之外还是冒冷汗,他结结巴巴地说着:“阿sir,我,我是和霍小姐闹着玩的。”

  “谁和你闹着玩?”霍东燕气得也想脱鞋子狠拍这个大色狼!

  “霍小姐,我……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别告我,行吗?我,我承认,我是一时色迷心窍,谁叫霍小姐你美貌如仙呢。我……我见了美女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卓然所有底气都没有了,不停地向霍东燕求饶。

  “你倒有理了,好像是我小姑子的错了,你的意思是,我的小姑子该长得丑如无盐吗?”蓝若希淡冷的声音甩来,让卓然哑口无言。

  他发觉,他此刻最怕的就是这个刚才发飙,像个疯婆子一样打他的少妇。看她的模样,顶多二十六七岁,又有着美丽的外表,没想到凶起来的时候,比他这个无赖惯的人还要利害。

  “陈警官,事情你们已经弄清楚了,我想,你该给我一个结果了。”蓝若希是打定主意要让卓然进监狱,这种见色就犯罪的男人,就该一辈子呆在监狱里别出来。

  她说过了,她的小姑子,谁也不准欺负,谁敢欺负她的亲人,她让对方吃不完兜着走,别以为只有霍东铭会打击报复,她也会的。

  “霍太太放心,大家一定会秉公办理的。”陈警官连忙应着,心知眼前这名少妇是本市第一名门霍家的大少奶奶,霍家太子爷宠在心尖上的女人,她的话,他哪敢不听。

  陈警官给下属使了使眼色,一名警察便走过来,把卓然铐了起来,推着他走。

  卓然此刻就像霜打的茄子,焉了。

  等到卓然被带走了,蓝若希又淡冷地问着陈警官;“请问陈警官,我需要赔偿吗?”

  哪敢让她赔偿呀!

  陈警官在心里想着。

  再说了,遇到色狼非礼女人的时候,别说是非礼自己的亲人,就算是陌生人,路见不平的人都会把色狼揍一顿的,还不曾遇到过揍了色狼的人还要赔钱给色狼的。蓝若希的反应,他是可以理解的。只是,他心里也有点诧异,这名门夫人凶起来的时候,还真像个夜叉。

  “陈警官。”蓝若希站了起来,双手撑放在桌面上,俏脸微微向前,锐利的杏眸盯着陈警官,一字一句地说着:“强奸未遂最多判多少年?我要让那个色狼得到最重的处罚!”

  陈警官把答案告诉了她,但看到她杏眸闪烁着冷冽。

  这霍家的人,不管是谁都惹不得!

  陈警官在心里腹诽着。

  敛回了锐利的眼神,蓝若希神情恢复了淡雅,淡淡地问着:“那还有事吗?没事的话,大家是否可以离开了?”卓然虽然被抓了,真正的源头,她还要插手管一下。

  她要问清楚霍东燕为什么要来相亲,卓然又是谁先容来的。

  明知道霍东燕的身份,还敢把这种男人先容来,对方安的是什么心?不过,能让霍东燕愿意来相亲的,必定是她的婆婆相劝。

  蓝若希不是笨蛋,她能猜到事情的七八分。

  “没事了,可以离开了,霍太太慢走。”陈警官连忙满脸堆笑,一派温和地站起来,送着蓝若希等人离开。

  看到蓝若希在四名保镖的护送下离开,陈警官重重地吁了一口气,还好还没有惊动到那个把妻子当成全世界的太子爷,否则……

  后果如何,不敢想象。

  同时他也觉得蓝若希是个独立性不错的女人,至少遇到这样的事情时,她自己处理,并没有惊动她那位霸气的丈夫。这样的女人,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引起男人的注意。

  太子爷有福了,也怪不得太子爷宠妻宠成那个样子。

  一行数人才走出了警察局,卓彦飞,王太以及章惠兰都急急地赶来了,众人在警察局门前迎面相遇。

  “东燕,东燕,你没事吧?吓死妈了,妈真的不知道事情会这样,妈真该死,妈该陪着你一起来的,妈太大意了,妈怎能让你自己一个人前来。”章惠兰一看到霍东燕,马上快步走过来,一把就将霍东燕搂入了怀里,不停地自责着。

  王太以及卓彦飞站在一旁尴尬至极,卓彦飞也焦灼难安,心想着自己那个哥哥怕是又要重新进监狱了。都快四十岁的人了,好不容易才出来,现在又进去,再出来时,前科历历,谁还敢再嫁他呀?怕是图一时之欢而毁了自己一生的幸福了。

  “妈,我没事,幸好大嫂出现了。”霍东燕轻轻地退出了母亲的怀抱,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蓝若希。蓝若希正用一种陌生而锐利的眼神瞪着王太,王太是章惠兰的牌友,蓝若希自然认得,这个王太和那个大肆地放流言的王太不是同一个人,要是同一个人,霍东燕也不会理睬她先容的相亲对象了。

  王太被蓝若希瞪得头皮发麻。

  章惠兰看到女儿没事,又看了蓝若希一眼,想说什么,蓝若希先一步开口:“妈,你先别说话。”然后她又瞪着王太,淡冷地问着:“王太,我想,你该给大家一个说明,为什么把那样的男人先容给东燕?你想要东燕的命吗?东燕那里得罪你了?”

  王太被蓝若希的质问吓得脚都软了。

  她向天发誓,她纯粹是好心,好吧,也带着想讨好霍家的意味,可她真的没想到事情会转变成这个样子。

  这霍家的大少奶奶一句话,就可以让她成为意欲害死霍东燕的凶手。

  她怕!

  她怕霍东铭报复的手段。

  她王家只不过是普通的豪门,可经不起霍东铭报复呀。

  “若希……”

  “请叫我霍太太或者霍大少奶奶,我和你不熟,我的名字,你还是别叫了。”蓝若希疏离而淡冷地说着。在没有弄清楚事情的原因时,凡是对霍东燕不利的人,她都不会给好脸色。

  霍东燕被卓然吓到的心情,此刻完全被感动代替了。

  蓝若希对她的维护,让她想哭。

  她是不幸的,可她又是幸运的。

  她有一个视她为亲妹妹的好大嫂。

  越是得到蓝若希的维护,她便越在心里悔恨自己以前的行径。

  “大少奶奶,这真是个误会,我……”

  “霍大少奶奶,这件事还是让我来说明一下吧。我叫卓彦飞,本市知名大学的教授,王太的儿子是我的学生,原本该是我前来相亲的,结果……”卓彦飞不忍看到王太难堪的样子,事情都是因他而起,他不会让其他人帮他背黑锅的。

  蓝若希要追究,就追究他吧。

  卓彦飞把自己和卓然说过的话复述了一遍,又把自己临出门时忽然被打晕的事情也说了一遍。

  经过他说明,蓝若希面对王太的脸色稍微地和缓了一些。

  “霍大少奶奶,一切都是我和我哥的错,不关王太的事。让霍小姐受到了惊吓,我万分抱歉,我代替我哥向霍小姐道歉。”卓彦飞果真是个脾性温和的人,为人也算是识大体。

  他没有替自己的哥哥向蓝若希求情,而是替自己的哥哥向霍东燕赔礼道歉。

  卓然已经被警察暂时关了起来,等候法院判决,卓彦飞没有错,王太没有错,一切都是卓然的色心犯错。

  弄清楚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蓝若希什么话也不再说和林小娟一起,拉着霍东燕走下了警察局门前的台阶。

  章惠兰却被晾下了。

  若希在生婆婆的气。

  就算她能体会到婆婆这样做也是为了东燕好,可是婆婆实在不应该这样逼着东燕来相亲。以霍家的财大气粗,难道还不能给霍东燕以及未来的宝宝一个安定的生活环境吗?

  别人要说什么,随别人说去,嘴巴长在别人的身上,她们不可能真把那些人的嘴巴封起来。可是婆婆就是因为别人说的话,才会觉得东燕是她的心病,想着除掉这块心病,把东燕嫁掉,天真地以为那是对东燕最好的安排。

  东燕就算未婚先孕,可她还年轻,未来的人生路还长着,还有资格追求自己想要的人生。婆婆自以为是好的安排,其实就是对东燕另外一种心理伤害,让东燕觉得娘家人不喜欢她了,不欢迎她了,觉得她让霍家丢脸了,母亲急着把她往外赶了。

  “若希。”

  章惠兰低叫着,脸上有着一抹难堪。

  若希在生她的气!

  难道她错了吗?

  她只不过是想让东燕能嫁一个好男人,有一个肩膀可以靠。

  难道,她这样也错了?

  章惠兰快步地跟上前去。

  在蓝若希开车之前,她钻进了蓝若希的车后座。

  霍东燕自己开着自己的车。

  坐在车后座上,章惠兰出于本能地向蓝若希说明着:“若希,今天这事别告诉东铭以及家里人,好吗?”

  蓝若希抿着菱唇不语。

  林小娟坐在副驾驶座上也不语。

  黑色的奔驰开出了警察局,往金麒麟花园的方向开去。

  大街上,行人减少了一些,今天有一些工厂已经开工了。

  “若希……”

  “妈,我希翼你以后不要再逼着东燕来相亲了,东燕如果愿意嫁人的话,也要让她自己去挑选,今天刚好是我遇上了,如果我没有经过这里呢?后果如何?这不是往东燕的伤口上撒盐吗?妈,我知道你也是心疼东燕,想让东燕幸福,可是这事是急不来的。”

  若希总算开口了,说的话却是劝阻婆婆不要再为难小姑子了。

  她可以相信当母亲的人都希翼儿女幸福。

  可以相信章惠兰一切都是为了霍东燕好,可是外面的人,大都盯着霍家的钱,先容来的男人,嘴里说不在乎东燕的情况,心里呢?

  最重要的是,她觉得东燕此刻无心嫁人。

  章惠兰没有回应,坐在车后座,低低地抹着泪。

  女儿所遭受的一切,她这个当妈的是感同身受,痛彻心扉呀。

  如果她知道女儿相亲会遭遇到新的伤害,就算拿着枪指着她的头,她也不会让女儿来相亲的。

  她舍不得让女儿孤独一生,她舍不得呀。

  蓝若希也没有再说话。

  车内陷入了沉默。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