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48 感应?(二更)

148 感应?(二更)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4856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46

   “铃铃铃……”林小娟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这一阵的手机铃声打破了车内的沉默。林小娟掏出手机一看,却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她不由得拢了拢眉,在考虑着要不要接听。

  “铃铃铃……”沉默的空间里,稍有一点儿动静就会觉得特别的刺耳,铃声还在继续响着,林小娟只得按下了接听键。

  “林小娟,你在哪里?马上回来给我开门!”慕容夫人极其不耐烦的声音马上就传了过来。

  林小娟一听到慕容夫人的声音,汗毛就竖了起来,总觉得自己对婆婆有着一种敌对的感觉。她已经极力在忍耐慕容夫人了,心底却无法抹去慕容夫人的势利。

  “妈,你在哪里?”林小娟问着。

  “我能在哪里?我让你开门,我当然就在我儿子的家门口,你是不是和俊儿在一起?”慕容夫人的语气相当的不耐烦,好像林小娟又得罪了她似的。

  人说,两看相厌的两个人,就算不见面,听着声音也会各自生厌的。

  慕容夫人对林小娟一直都不能真正接受,所以听到林小娟的声音,她就会心生讨厌。

  “没有。”林小娟老实回答。

  霍东铭打电话给慕容俊,两个人不知道去办什么事情了。

  慕容俊临出门之前,狠狠地吻了她,哑着声音让她在家里等他,他会回来带她到外面吃饭的。

  也是因为知道慕容俊和霍东铭在一起,她才会打电话给蓝若希,约蓝若希出来透透气,散心的。

  “你和谁在一起?是男是女?林小娟,我告诉你,你要是敢背着俊儿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小心我扒你的皮。”慕容夫人一听到林小娟没有和慕容俊在一起,语气便变得尖酸而刻薄起来,好像林小娟没有和慕容俊一起,就是做对不起慕容俊的事情似的。

  林小娟小脸当即就沉了下来。

  这个婆婆就是狗改不了吃屎,有着光鲜的外表,有着尊贵的身份,有着和煦温暖的笑容,却阴损得像地主婆。

  林小娟实在是想不出更好的词语来形容自己的婆婆了。

  “妈,我和谁在一起,我想我有这个自由吧。我和朋友一起,难道也要向你禀告吗?还有,我没有和慕容俊在一起,不代表我就会做对不起他的事。妈,还请你给我最岂码的敬重。”

  “咱先不跟你讨论敬重,你马上回来给我开门!否则我让文震砸门了,就这样!”慕容夫人说完就挂了电话。

  她的车就停在慕容俊的别墅门前,她人都没有下车,看到别墅大门紧锁着,她没有打电话给慕容俊,却是打给了林小娟。

  文震坐在驾驶座上,听到夫人和少夫人的对话后,眉不自觉拢了起来。

  要是大少爷听到夫人这种口吻,怕又要发飙了。

  车后座上堆满了慕容夫人带来的东西,都是为慕容俊准备的,也都是慕容俊平时爱吃的食物,以及喜欢的物品。慕容夫人现在是把儿媳妇林小娟当成了自己的敌人,时刻都想斗败林小娟,把儿子抢回来,所以她过了年后,马上网罗了慕容俊喜欢的食物及物品匆匆赶来T市,想着和慕容俊更亲近一些。

  “就知道冲我嚷嚷,儿子一回来,扮得像个菩萨一样。”瞪着传来嘟嘟忙音的手机,林小娟冷哼着。她和婆婆的关系比起蓝若希刚嫁进霍家,和章惠兰的关系更差。

  章惠兰初初虽然不喜若希,那是因为蓝若梅的关系。章惠兰不像慕容夫人那般尖酸**,不过蓝若希出身也好,章惠兰多少要顾及到蓝家,再说了霍东铭在霍家的地位远比慕容俊在慕容家更有震撼力。

  所以蓝若希还是比林小娟要幸运太多了。

  “若希,在前面那个路口停车吧,我先回家,我婆婆来了。”林小娟把手机放好,扭头歉意地对蓝若希说道。

  蓝若希点点头,对于林小娟和婆婆的关系,她也是知道的。

  婆媳关系一直都是个难题,她也希翼好友能像她一样改善婆媳关系。想想,她其实还是靠着肚里的宝宝,才改善了和婆婆的关系。

  如果好友也怀孕,是否也能改善和婆婆的关系?

  像是看透了蓝若希的心思,林小娟哼笑着,又扭头看了一眼车后座的章惠兰,想说的话最终没有说出来。

  就算她也怀孕,以慕容夫人那势利**的个性,大概也是认孙不认媳的。

  到了前面的路口,蓝若希把车停下,让林小娟下车,林小娟下了车后又朝章惠兰有礼貌地说了一声:“阿姨,再见。”

  若希叮嘱她几句,便把车开走了。

  林小娟自己拦计程车往家里赶去。

  坐着计程车回家的路上,她想着自己该买一辆属于自己的车了。慕容俊可以送车给她,不过她还是想凭着自己的努力赚钱买车,以她现在的存款来看,买一辆十万左右的菲利浦倒是可以了。

  十五分钟后,林小娟回到了现在属于她和慕容俊的家,位于南山区的水岸新村。

  慕容夫人已经等得非常不耐烦了。

  林小娟给了车钱后,才走到慕容夫人的车前,微弯着腰,隔着车窗,先是朝慕容夫人叫着:“妈,我回来了。”

  慕容夫人打开了车门,优雅地钻出了车外,她动作优雅,语气却和她的动作非常的不协调,带着冷哼,带着不可一世:“别叫我,我不是你妈,我可没承认过你这个儿媳妇。”

  林小娟站直了身子,看着她,不动。

  看到她不动,慕容夫人忍不住低吼着:“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去开门。”

  林小娟双手环胸,一副好整以闲的样子,淡淡地说着:“对不起,那是我的家。”

  什么?

  慕容夫人黑下了脸,没好气地说着:“什么你的家,那是我儿子的。”

  “也是我老公的。”

  “你老公就是我儿子,你是我儿媳妇,你敢不让我这个婆婆进门,你什么意思呀。”慕容夫人遇到林小娟就沉不住气了,一副斗鸡的模样。

  “可你说我不是你的儿媳妇呀。”林小娟凉凉地说着。

  慕容夫人顿时哑口无言。

  初见,她就知道林小娟嘴巴利害,也不怕她。现在结了婚了,她以为她是婆婆了,是长辈了,林小娟不敢和她斗嘴的,没想到……

  看到慕容夫人吃瘪的样子,林小娟才淡笑着,看向车内,对慕容夫人说着:“妈,你车上放着那么多东西,要拿进去的吗?”看在是慕容俊的妈妈,自己的婆婆份上,林小娟是主动给台阶慕容夫人下了。

  “嗯。”

  慕容夫人眼角余光捕捉到文震极力忍住笑的样子,马上没好气地说着:“文震,你还不快把车上的东西搬下来。”

  林小娟看到婆婆算是默认了自己的儿媳妇身份,这才走到别墅门前,拿出锁匙,打开了别墅大门。

  文震把车开进别墅里,然后才开始把车上的东西往外搬。

  婆媳俩人则往屋里走去。

  至于还会不会发生大战,答案是肯定的。

  并不知道母亲再一次驾临的慕容俊正和霍东铭在一间健身俱乐部里锻炼身体。

  两个人都在跑步机上跑着。

  “东铭,今天约我出来,不会是让我一直在这跑步机上跑着吧?”慕容俊一边跑着,一边温淡地笑问着。

  霍东铭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只是沉冷地问着:“姓黑的身份,查到了吗?”

  都这么长时间了,霍东燕肚里的孩子都快三个月了,还没有查到姓黑的家伙到底是谁。长这么大,霍东铭第一次觉得自己遇到了挑战。

  别说他,就连慕容俊也觉得自己遇到了最大的挑战,查一个人,竟然查了那么长时间都还没有确切的答案。

  “姓黑的人太多了。”

  慕容俊拧起了眉。

  霍东铭偏头厉他一眼,抿唇不语。

  慕容俊便叫着屈:“东铭,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一向办事都不错,我的能力你也是知道的,可姓黑的人真的太多了,我要层层筛选,一个一个去确定,需要很多时间的。要不,你来办吧,你比我利害的。”

  “事事我来办,要你何用?”

  霍东铭冷不妨丢出一句,让慕容俊差点跳脚。

  天地良心呀,他的上司也太,太不讲道理了吧,什么事事都他来办?上司除了临近过年那段时间呆在企业的时间长一点,其他时间大多是盯着他的爱妻好不好?而很多事情都是他这个无所不能的总特助在处理的。

  “烈焰门,你听过了吧。烈焰门主一直都是由姓黑的一个大家族担任。”慕容俊懒得和无良上司计较功过,直接把自己查到的丢了出来。

  霍东铭不说话,眉头却比慕容俊刚才拧得还要利害。

  烈焰门他当然听过,可也只是听过,而烈焰门听说神秘而强大,总部在哪里都没有人知道。还有,门主和少门主的替身特别多,行踪也飘忽不定,夺走妹妹清白的人应该不会是那神秘的烈焰门当家人吧?

  “我查过了,烈焰门的现任门主已经六十几岁了,女人特别多,可还是一直物色女人充实他的后宫。对于这种好色之徒,我觉得他不会是那个男人。”慕容俊看透霍东铭的担心,进一步说明着。女人特别多的男人,是不把女人当一回事的,绝对不可能在夺了霍东燕的清白,还会留下代表身份的项链。

  “少门主听说还算年轻,可在你妹妹出事的那段时间里,也没有发现烈焰门的踪迹,那少门主估计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不过,除了烈焰门能有那么强的防御系统之外,我还真查不到还有什么人能有那么强的防御系统了。”

  连他慕容俊的信息网都打不进去,对方的防盾实在是太强了。

  “想办法查到烈焰门少门主的下落,会他一会。”霍东铭沉沉地吩咐着,不管对方有多么的强大,如果真是对方毁了妹妹的清白,他都会把对方揪出来,替妹妹讨还公道。

  “给我三年时间,估计能摸出来。”

  慕容俊自嘲地笑着。

  “不管多少年,能查到就告诉我。”不管是不是烈焰门少门主毁了妹妹的清白,他都要去会一会,试探一下,一点希翼,他都不会放弃的。

  “好,这项艰巨的任务我接了,免得你说要我没用。还要跑多久?出来一段时间了,你不想你家若希了?”慕容俊笑着调侃。

  “别扯我家若希当挡箭牌,你想你那个小女人了直说,咱理解的,新婚嘛,如膝似胶,天天翻云覆雨……”

  霍东铭语气一转,也戏谑起来。

  “去你的,还不是跟你学的。”

  霍东铭闷笑两声,没有再说话。

  ……

  追杀!

  枪击!

  枪声不停地响起。

  他开着车疯狂地跑着,杀手在他的后面疯狂地追着,子弹不停地从他的车窗掠过。

  忽然,一个女人出现在他的前方。

  那个女人有着俏丽的面孔,算得上高佻的身材,留着长发,似曾相识,不,是他难以忘还的面孔。

  是她!

  是那个和他有了一次迷情的少女!

  她怎么出现在这里?

  啊——

  忽然,追杀着他的杀手疯狂地开着车,超过了他的车辆,狠狠地向她撞去,然后她被撞飞了。

  不——

  他惊恐地大叫着。

  紧急刹车,顾不得子弹在自己身边飞过,他疯一般地扑向了她。

  她脸色苍白,躺在地上,下身流血,眼角含泪。

  他颤抖着手扶起了她,很奇怪的是,她除了下身流血,其他地方竟然完好无损。

  她用手捂住腹部,吃力地说着:“孩子……你的孩子……”

  孩子?

  她怀孕了!

  她真的怀了他的孩子!

  可她却……

  “少主?少主?”

  富丽堂皇的别墅大厅里,乔治担心地叫着坐靠在沙发内,似乎在闭目养神,俊脸上却忽然涌起了伤痛的黑帝斯,眼里有着疑惑。

  黑帝斯倏地睁眼,眼神深沉冰冷,他瞪着乔治,好像乔治是他的仇人似的。

  乔治被他瞪得头皮发麻,可神色不敢有半分变化,依旧保持着担心。

  片刻后,黑帝斯才敛回了冰冷的眼神,淡冷地坐正了身子,脑里在回荡着那个梦境。

  她说孩子?

  难道她真的怀孕了?

  是他要了她的第一次,她应该还是个未婚少女。

  如果她现在怀孕了,也快三个月了吧?可却属于未婚先孕。很多未婚少女如果未婚先孕,不能结婚的话,都会选择打掉孩子。

  她会不会也是这样?

  可梦境告诉他,是外来力量要除掉她肚里的孩子。

  梦中的杀手就代表外来力量。

  他和她,除了他自己之外,所有人都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他也不曾让人查过关于她的一切,按道理那些要取他性命的人是不会知道她的存在的。

  那,这个梦境又告诉他什么?

  难道是她的家人要她打掉孩子吗?

  所以他这个当爸的,远隔万里,跨过重洋都能感应得到?

  不管梦境的深意是什么,他此刻都不能让人去打听关于她的一切!

  黑帝斯的心在这一刻,有点揪着,这种感觉是他活了三十三年都不曾有过的。

  那个被他夺走了第一次,被人下了迷药的少女,竟然能牵动了他的心房。

  他对她印象相当的不错,在得知她是第一次时,哪怕他很想冲锋喊阵,他还是放缓了速度,给她适应,那是带着吝惜的占有。

  事后,他留下那条代表他在家族里地位的项链给她,一来是想着以后借着那项链寻回她,二来是他似乎认定了她。如果她能替他育下一儿半女,他必定娶她为妻。就算她未能为他育下一儿半女,他也不会怪她,还是会娶她为妻。

  “少主,你……做恶梦了?”乔治小心地问着。

  黑帝斯不理他,只是站了起来,走到不远处的小吧台内,替自己调了一杯红酒,然后坐在小吧台前,慢腾腾地喝着红酒。

  乔治看到他没有回答,知道自己不该多问,连忙道着歉:“少主,对不起。”

  黑帝斯依旧没有理睬他,自顾自地喝着酒,神情变得深不可测。

  好半响,他才淡淡地开口:“乔治,替我买几本关于人物素描的书回来,我无聊,想学画画。”那少女的模样只有他知道,将来他要回中国寻她,仅靠口述是无法让手下替他找到她的,最好就是他能把她的容貌画出来,将来才有利于寻找。

  当然了,他现在是不会说出去的。

  免得乔治嘴巴不牢,泄露出去,为她带来灾难。

  “好,我马上就去准备。”

  乔治虽感诧异,倒是什么也不敢问,赶紧应了下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