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49 肚痛

149 肚痛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7998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46

   金麒麟花园

  蓝若梅推着霍东禹沿着霍家别墅门前的路往前走着,当作是散步。

  霍东禹受伤以来,除了结婚当天外出了,平时一直都窝在别墅里。不是他不能外出,而是他不想外出。他总觉得出门遇到的人都会投给他同情的目光。

  他不喜欢别人用同情的眼神看着他。

  他不需要同情。

  他现在这个样子,他不怨谁,不恨谁,他反而充满了自豪,因为他是救人才会受伤的。

  那个被他救下的孩子也经常来看他,两个相纪相差二十几岁的一大一小,竟然因此而结下了友谊。

  “东禹,这里真的很美。平时匆匆而过,不曾留意,此刻才觉得它很美,也很静。”蓝若梅一边推着霍东禹,一边看着路边的风景。路边大都栽种着各种常绿树木,还有各种各样的花卉,虽然现在还没有开花,春天的气味已笼罩着大地万物,度过了隆冬的植物都在悄悄地变化着,为迎接春天的到来做准备。

  高空中,万缕暖暖的阳光投射而下,因为路边有很多高大的树木,挡住了不少阳光,那些光线穿过层层树叶,投洒到地上已经分叉,依旧带来暖意。

  略有风吹来,不会让人觉得冷,倒有几分的清爽。

  蓝若梅只穿了两件衣服,黄色的外套也不算厚。这种天气宜人,穿多了反而觉得累赘,也会觉得热。

  霍东禹穿着一件浅蓝色的衬衫,配着一件黑色的马夹,一条黑色的裤子,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的,以前因为风吹日晒而黝黑的脸已经变得白皙了,如果不是峻冷的气息还在,大家都会误以为他是一个平易近人的人。而他这一身打扮,敛起了他军人的气概,恢复了他富家少爷的样子。

  蓝若梅纤细白净的玉手放在轮椅后面,推动的动作随着自己的步伐慢悠悠地前进。她推霍东禹出门,目的就是散散心,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长长而弯曲的路上,偶尔可见行人,更多的是车辆,不过车辆总是呼啸而过,似乎不愿带走一片云,一丝风。

  “这里是T市最高级的别墅区,自有其迷人之处。”霍东禹温和地应着妻子的感叹。

  平时生活节奏太快了,大家都是匆匆而过,没有几个人意识到这里的美丽,就连安静都没有几个人细心地去感受过。但当你停下了匆匆的脚步,你会发觉原来自己到处想追求的美丽就在自己的身边。

  “以后,大家经常出来走走,好吗?”

  霍东禹抿唇浅笑,应着:“好。”

  “东禹少爷,二少奶奶,你们出来散步了。”

  路边一栋别墅的小路口走出一对六旬夫妇,看到蓝若梅和霍东禹,便笑着向两个人打招呼。

  “简伯伯,简伯母。”

  小夫妻也笑着向两位老人打招呼。

  四个人停下步伐,随意地寒暄了几句,便各自走各自的路了。

  老夫妻并肩走着,低低地说着什么话,不时传来老妇人的笑声。

  看着那对老夫妻,蓝若梅对霍东禹说道:“少年夫妻老来伴,这是婚姻的真谛呀。看,简伯父和简伯母便知道了。”

  霍东禹伸手到后背,覆上蓝若梅的手,传递着他的情意:“咱俩也是少年夫妻老来伴,不管什么时候,大家有多老了,都要在一起,相依相伴相偎。”

  蓝若梅浅笑。

  霍东禹这两天尝试着想站起来,虽然他站起来的时候,脚会痛,也站不了两分钟,可他已经能尝试着站起来了,对于他这种积极的态度,若梅很开心,对他的照顾也就更细心了。

  她希翼他能创造奇迹,不用半年就能重新站起来,重新站在她的面前,当她心目中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一辈子替她顶着头顶上的蓝天,天底下只有他和她。

  浓浓情愫,深深情丝,绕指柔。

  蓝若希开着车载着章惠兰回来的时候,远远就看到了姐姐和霍东禹,她马上放慢了车速,车子在他们的面前停了下来。

  “姐。”

  蓝若希打开车门,下了车,快步走到了两人的面前,笑着叫了一声。

  “东禹哥。”

  若希又叫了霍东禹一声。

  若希既是霍东禹的妻妹,又是霍东禹的大嫂,霍东禹对于称呼她也有点为难,霍东铭的意思自然是要霍东禹叫她大嫂,若希不想让东禹为难,便要求彼此的称呼都不要变动,还是保持着彼此未婚前的称呼。

  所以东禹还是叫着她的名字,她还是叫着东禹做哥。

  “若希,你回来了。”若梅浅笑着和妹妹打招呼,每每看到妹妹那俏丽的瓜子脸上都洋溢着幸福,她就羡慕不已。不过此刻她不用羡慕妹妹了,因为她也很幸福。

  章惠兰也下了车,走到侄儿夫妇面前,她先是看看霍东禹的双脚,再看他的神色,觉得他的气色很好,才说着:“东禹,现在天气挺宜人的,你就是应该多多出来走动走动,呼吸一下外界的新鲜空气,对你的身体也有好处。不过,下次叫上虹姐吧,老是让若梅一个人推着,她会累的。”

  “嗯,我会的了。”霍东禹笑笑,反问着:“伯娘,你刚才行色匆匆地出门,是不是有什么事?现在没事了吧?你怎么和若希一起回来的?”

  霍东燕的宝马这时候开了过来。

  她也停下了车,不过并没有下车,只是摇下了车窗冲着霍东禹叫了一声:“二哥,好心情,燕燕不打扰你和二嫂谈情说爱了,拜拜。”说完,又把车开动往霍家别墅而去。

  “这丫头,都当妈了,还这般的皮。”霍东禹爱怜地嘀咕着,语气里掩不住对霍东燕的疼爱。

  他一句无心的话却让章惠兰的心情又变得沉重起来。

  今天发生的事情,都是因为霍东燕当妈了,才会发生的。

  她的好心,她为东燕的着想,差点又伤了东燕。

  慢慢地僵起了脸上的笑容,她淡淡地叮嘱了霍东禹几句,然后回到了车内。蓝若希意会到婆婆的心情,笑着叮嘱姐姐几句,也跟着回车内,把车开走了。

  看着黑色的奔驰转眼间消失。

  霍东禹忽然笑着:“我记得大哥是不允许若希再开车的了。”

  “有保镖跟着,她不会有事的。”蓝若梅也笑着。

  “还好,大家看见的,要是大哥看到了,肯定又要抿唇了。”

  蓝若梅笑笑,没有说话。

  蓝若希的车才开走片刻,霍东铭的劳斯莱斯便咻的一声,开过了。

  大概是看到了在路边散步的霍东禹吧,他又紧急刹车,然后倒回到两人的身边,摇下车窗,看看夫妻俩,片刻才吐出一句话来:“是该如此,路上小心,有事电话联系。”

  然后就摇上了车窗,再一次呼啸而去。

  蓝若希回到霍家的时候,下了车,就先叮嘱四名保镖不要把自己开车的事情捅到霍东铭那里去,更不准把霍东燕遇到的说出来。

  保镖们只是面面相看,并没有答话。

  大少爷何其敏锐,大少奶奶稍有什么风吹草动,大少爷都知道的。

  “大少奶奶,你回来了。”管家英叔迎了过来。

  “英叔。”

  若希转身笑对英叔,一脸的自然,压根儿就看不出她想隐瞒什么事。

  “夫人。”

  看到章惠兰从若希的车里钻出来,英叔颇感诧异,他的眸子眨了眨,没有多说话。

  大少爷秘密吩咐过,要他密切留意大少奶奶在家的一切行动以及话语。

  所以每次若希回家,他都会迎过来。

  章惠兰不理英叔,自顾自地往屋里走去。

  若希拿着车锁匙,不经意抬眸,看到英叔双眸正盯着自己手里拿着的车锁匙,第六感忽然告诉她,英叔会告密。

  “英叔……”若希才叫了英叔一声,就停止不说了,她秀眉略略地蹙了起来,右手下意识地弯抱住肚子,脸色变得有点儿不好看起来。

  她忽然间觉得肚子痛。

  “大少奶奶,你怎么了?是不是肚子不舒服?”英叔马上紧张而担心地问着。他抬头,看到章惠兰已经走到了主屋门口,可他还是大声冲着章惠兰叫着:“夫人,夫人,大少奶奶不舒服了。”他一边叫着,一边赶紧走到若希的身边扶着若希。

  四名保镖也紧张起来。

  他们找到大少奶奶的时候,大少奶奶似乎正在追赶那个色狼,大少奶奶是怀有身孕的人,怎么能跑?

  呃?

  要是大少奶奶出了什么事,肚里的小小少爷出了什么事,大少爷会扒了他们的皮。

  想到这里,四名保镖马上紧张地说着:“快,先扶大少奶奶回屋里,然后赶紧让雷医生看看。”

  章惠兰走到了主屋门口,乍一听到英叔的喊叫,她没有怎么在意,等她听到后面那一句,说什么大少奶奶不舒服的时候,她马上反弹地转身,看到蓝若希弯抱着肚子,她先是一愣,后大惊失色,马上撒腿就跑了过来,和英叔一起,想把若希扶进屋里去,她还不急切地大喊大叫着:“雷医生,雷医生。”

  保镖早就去找雷医生了。

  “妈,我没事,就是肚子忽然有点痛。”若希扯了扯婆婆的衣袖,示意婆婆不必惊慌。

  “怎么会肚子痛?是不是宝宝他……”

  正说着,别墅外面传来了汽车的喇叭声。

  英叔扭头就低叫起来:“大少爷回来了。”

  听说霍东铭回来了,蓝若希赶紧站直了身子,宝宝又安静下来了,没有再踢她。

  不过肚子还在隐隐在痛。

  英叔跑去替霍东铭开门。

  霍东铭的车开进来,并没有开到停车场上,而是在蓝若希的身边停下来。

  他高大的身躯钻出来时,雷医生刚好来到了若希的跟前。

  看到雷医生气喘吁吁地跑出来,身后还跟着若希的保镖,闻讯而出的老太太,东燕以及霍启明,再看看若希的脸色,母亲的紧张,霍东铭脸色略沉,盯着若希问:“若希,你怎么了?”

  “东铭,别问那么多,若希说肚子痛,快,抱她进屋里躺下,让雷医生看看。”若希想隐瞒,谁知婆婆的嘴太快,一下子就把她肚子痛的事情捅了出来。

  顿时她两脚便腾空,她的人落入了霍东铭的怀抱里,霍东铭抱着她快速地往屋里走去,一边走,一边低吼着:“雷医生!”

  雷医生觉得自己最倒霉,最可怜了。

  被若希的保镖催着刚从屋里跑出来,气息都还没有顺,可还没有替若希把脉,又被霍东铭催着往屋里跑。要是老这样的话,他这条快临老的命就要先没有了。

  若希缩在霍东铭的怀里,只觉耳边生风,呼呼的。

  可见霍东铭跑得很快。

  霍东铭脸上紧绷着,可紧张之情也刻在紧绷着的脸上,他抱着若希快速地冲进了屋里,三两下就跑上了楼,进了房间,然后就把若希放躺在床上,扭头就大吼着;“雷医生,你是乌龟爬吗?快点!”

  “来了,来了。”

  雷医生喘着气跟着进来。

  若希忽然很想笑,当然,她不敢笑。

  此刻她要是敢笑,等会儿自家男人肯定会跟她算帐的。

  看到霍东铭那担心焦急的模样,她又觉得肚子不痛了。

  “快,替若希检查一下,为什么肚子会痛。”霍东铭低吼着,只差没有上前提着雷医生丢到床前。

  雷医生坐在床沿上,便替蓝若希把脉,然后又问了若希几个问题。

  “雷医生,怎样,若希没事吧?”章惠兰等人都钻进了霍东铭的房里,每个人都围在床前,紧张地问着。

  “没事,大少奶奶怀孕快有四个月了,这种短暂间的肚子痛还是正常的,不用担心。大少奶奶现在还会不会觉得肚子痛?”看到蓝若希摇头了,雷医生继续说着:“没事,没事,这种现象大多数孕妇都会有,休息一下就行了。要是你们不放心,可以让大少奶奶照一下B超。”

  “真的不会有事?”

  霍东铭低沉地问着,眼神变得异常锐利地盯着雷医生,如果雷医生敢骗他,他会把雷医生的头拧下来当成凳子坐。

  “东铭,没事,我现在不痛了,刚刚只是痛了一下子。”若希赶紧安抚着自家男人,看到他那锐利的眼神,她就心惊。不忍看到雷医生被他的眼神盯成黄蜂窝。

  “怀孕期间,偶尔会肚子痛,这是正常的。”章惠兰想了想,也说着。

  她年轻时怀两个孩子时,都遇到这种现象。

  只不过她发生这样的疼痛时,霍启明不像霍东铭那般的紧张担心而已。

  在雷医生一再确保若希没事,若希也一再说自己现在肚子不痛了,霍东铭才让雷医生出去,其他人叮嘱几句,也离开了。

  等到房里只有夫妻俩的时候,霍东铭马上把蓝若希自床上抄扶起来,搂入自己的怀里,低吼着:“我差点被你吓死了!”

  “对不起嘛,我也吓到了的。不过我现在真的没事了,真的,不痛了。刚刚也就是痛了一下子,在你抱着我飞跑回来的时候,我就觉得不痛了。”若希也回搂着他。

  “我还是要带你再到医院检查一下,天知道雷医生渐上年纪,会不会错诊。”霍东铭还是不放心,关乎到他的爱妻,他的爱女,他大意不得。他是最相信雷医生的医技,现在竟然说雷医生会错诊,幸好雷医生离开了,要是当场听到,肯定要找包青天喊冤去。

  “要是雷医生听到了,肯定会很伤心的,被主人家这般质疑他的医术。”若希轻嗔着,在他的怀里仰起头,说着:“东铭,别担心,我真的没事了。”

  霍东铭搂扶她下床,一边替她整理衣服,一边说着:“不管有事没事,都去检查一下,这样我才能放心。”他说要请两个妇产科医生回来当家庭医生,还没有请到。

  “我饿了。”

  若希轻轻地说着。

  在外面一个上午,跑来跑去的,还揍了色狼卓然一顿,花了她不少力气,消化得快,此刻肚里空荡荡的,觉得特别的饿,很想吃东西。

  “东铭,我想吃酸菜肉丝面。”若希瞅着霍东铭,有点可怜兮兮地说着,她有一段时间没有吃面条了,怀孕前她是面条控,最喜欢吃面条,怀孕后,因为妊娠反应,又因为胃口变化,她就少吃了。现在吃东西不会吐了,她忽然间又很想吃面条了。

  酸菜肉丝面的味道,她特别喜欢,她喜欢那酸菜味,估计是怀孕胃口变化原因吧。

  “若希,你真的没事了吗?肚子真的不痛了?”霍东铭听到她说肚子饿了,本能的反应就是马上填饱她的肚子,看看时间也快到吃中午饭的时间了。可他心里的石头还悬着,没有去医院照B超,经过权威妇产科专家会诊,他都难以放下心来。

  “真的不痛了。”

  霍东铭深深地看她,从她的脸色,眼神都看到了正常,他略略放心,不过随即他又掏出了手机,输入了一个号码。

  等到电话接通了,他低沉地命令着:“施少源,帮我安排一个最有经验的妇产科医生以及负责照B超的医生来,记住,带上B超仪器,要彩超。哪里?当然是我家里了,快点,别磨蹭,要多少钱,我都会给你!”

  “得了,我马上安排,别跟我说钱,你的钱太贵重了,咱不敢收。”施少源是霍东铭上次带东燕去流产的那间医院的院长,也是霍东铭的朋友之一。

  “我希翼在最短的时间内到达。”

  末了,霍东铭还强调着。

  “你这家伙,每次都这样,好像我的人都是专门为你服务似的,好了,给我二十分钟,二十分钟保证让我的人出现在你的面前。”施少源说完便挂了电话。

  施少源的话,若希没有听到,不过霍东铭的话,她是听得一清二楚的。

  这个男人,既担心她,又不舍得让她饿肚子,总能想到两全其美的办法。

  不过,他的朋友圈子也真的很广泛,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朋友都有,也怪不得他如此牛逼,动动手指头,就能让T市商界暴雨连连。

  当然了,她是最牛逼的那个,因为她嫁给了他,呵呵!

  若希想着想着便自己笑开了。

  扭头,霍东铭就偷走她的笑容,暗哑而宠爱地问着:“笑什么?这般开心。”

  “想到我可以吃到酸菜肉丝面,所以开心。”若希狡黠地答着,不告诉他自己是因为嫁给了他而开心。

  “面条控,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堂堂霍家在虐待你这个大少奶奶呢。”霍东铭拉起她的手,就算拉了无数次,他依旧喜欢执拉着她的手,她的手柔软纤细而修长,人说女人的手天生柔软纤细修长的就是小姐命。

  其实他更喜欢的是这种感觉。

  总让他想起那句最甜蜜的话“执子之手,与之偕老。”

  “每个人都有一样食物是自己特别喜欢吃的。我当然也不例外呀,只不过我喜欢吃的是很普通的面条,而不是龙虾鱼翅。”这是她和周围豪门千金最不同的地方。别人追求的是高级的物质生活,有一定身份的人,总喜欢吃山珍海味,觉得那样才配得上他们的身份。而她,追求的不过是平平凡凡的生活,不会给他人一种高人一等的感觉。

  “好养。”

  霍东铭浅笑着戏谑一句。

  “知道了吧,你娶了一个好妻子,好养,一天三餐面条扫发就行,看,我多替你省钱呀。”若希和着他一句。

  呵呵。

  霍东铭低笑,拉着她的手紧了紧,说着:“可我不想你这样为我省钱。”如果真有龙肉,他都想割一块来给她吃。

  面条这样的食物是极少出现在他们霍家的,佣人除外。

  夫妻俩低说低笑着,便下了楼。

  美姨刚好走出大厅,告诉大家可以吃饭了,看到夫妻俩下楼来,美姨马上上前几步,关心地问着:“大少奶奶,你好点了吗?你怎么不多躺会儿,美姨把饭菜给你送上去。”

  若希连忙笑着:“美姨,不用麻烦了,我没事了。”她甩开霍东铭的手,朝大家走过去,浅笑着告诉大家,不用替她担心,她已经没事了,肚子一点儿也不痛了。

  看到她脸色的确恢复了,众人才稍安于心。

  霍东燕是最害怕的。

  因为蓝若希为了她可是动了怒,动了粗,还跑动了。

  要是若希和肚里的宝宝出什么事,大哥追问起来,知道了事情的起因,说不定会重责她。不,极有可能会冲着母亲发火。

  看看母亲,霍东燕顿觉心里涩涩的。

  现在她也升格当母亲了,怀胎的日子很苦,尤其是她妊娠反应那般强烈,她觉得孩子简直就是来折磨人的。可女人天生就带着母爱,浓浓的母爱又让她不由自主地对腹中胎儿疼爱至极。她已经可以理解和体谅母亲了,只是,她一而再的强调自己现在不想嫁人,母亲还是没有听进耳里去,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

  她会答应去相亲,也是不想让母亲满脸忧虑。

  “美姨,大少奶奶想吃酸菜肉丝面,你赶紧替大少奶奶煮一碗去,多放点肉,少放点酸菜。”霍东铭吩咐着。

  “不,要多放点酸菜,我喜欢酸菜的味道。”

  若希的吩咐是截然相反的。

  “按我的吩咐去做!”

  霍东铭瞅着若希,深邃的眼神带着要求,要求在这件事上让若希顺从他。他什么事都可以顺着她,但与她身体有关的事情,他是不会顺着她的。孕妇喜欢酸菜味道很正常,可酸菜毕竟没有多少营养,而且吃多了肚子会更饿,多放点肉,减少酸菜味,吃了就不会那么快饿。

  接收到他深邃的眼神,若希无奈地眨了一下杏眸,好吧,看在他宠她上天的份上,她就顺从他的意思吧。

  看到蓝若希没有再强调,美姨才转身离去替若希煮面条去了。

  大少爷和大少奶奶都是相互克制的,大少爷可以克住大少奶奶,大少奶奶同样可以克制大少爷。

  大家走进了餐厅里准备吃饭。

  蓝若梅也推着霍东禹回来了。

  两个人并不知道若希刚才肚痛的事,若希也不想让姐姐担心,所以不说。

  其他人都和若希一样的想法。

  十五分钟后。

  施少源派来的最好的妇产科医生以及负责彩超的医生坐着一路蜂鸣着的120急救车飙到了霍家别墅。

  霍东铭说了让医生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

  施少源的医院距离霍家至少都得半个小时的车程,还是要一路畅通无阻才行,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到达,只能坐着急救车前来,一路上,急救车不停地蜂鸣着,提醒大家让道,让人误以为他们急着去抢救什么病人,总算在二十分钟内到达了霍家。

  那名奉了施少源院长十万火急的差遣,赶来霍家的医生,等到车一停稳,马上拉开车门,跳下车,急急地就往主屋里奔,她以为霍家的大少奶奶发生了大事,院长那样火急地安排她来,又没有说清楚原因,只说霍家的大少奶奶和肚里的宝宝似乎有不妥。

  负责照彩超的医生也推着仪器急急地跟随着。

  霍东铭自己也在为开医院做着准备,不过开医院不是普通的开店,不是说想开,就可以马上开的。他先要先址,后办各种各样的证件,然后全国各地聘请医术高超的医生,按他的估算,等到若希分娩的时候,霍家的医院可能才能正式投入使用。

  也好,到时候他的爱妻就可以在他的地盘上安全产女了。

  潜意识里,夫妻俩都觉得宝宝是个女儿。

  哪怕雷医生说宝宝是站着嘘嘘的。

  若希刚刚吃完了美姨替她煮的酸菜肉丝面,因为有一段时间没有吃了,她吃得津津有味,连最后一滴汁都喝光了,还一副没有吃饱的样子。

  看着她似满足非满足的样子,霍东铭失笑。

  她,有时候,真的给他一种非常特别的感觉。

  平凡中带着高贵,高贵中又渗着平凡,似是一杯醇厚的酒,越喝越有味。

  他,爱惨她了。

  两名医生匆匆而入。

  霍东铭得到通报,先一步出来。

  “霍大少爷对吧,请问你太太呢?她现在怎样了,我马上替她检查。”那位妇产科医生一眼就认出了霍东铭,她摘下一边口罩对霍东铭说着,双眼已经四处搜寻蓝若希的身影。

  霍东铭扭头,对跟着他的虹姐吩咐着:“虹姐,让大少奶奶出来。”然后他走到了沙发上坐下。医生看到他的神情淡定,如果蓝若希真有什么大事,他是绝对不可能如此淡定的。他淡定,两名医生也就跟着淡定了。

  大家都闻讯而出,若希刚才听到了东铭打电话,她吃惊的是对方来得还真是快。

  看到若希出来了,霍东铭站起来,上前扶拉着她,就把她往楼上带,吩咐着:“你们到房里替我太太检查。”

  大厅里那么多人,他是不会傻到让医生在大厅里替若希检查的。

  两名医生便合力把B超仪器往楼上推。

  急救车的到来当然也惊动了雷医生,雷医生心知霍东铭始终是不安心的,并没有不悦感,不会觉得霍东铭不信任他,反倒觉得霍东铭是一个非常细心,非常爱自己妻子的男人。

  有一丝一毫的不适存在,他都要查清楚,都要确保对若希没有任何的伤害。

  数分钟之后。

  两名医生的检查结果和雷医生的说词一样。

  “都说没事了,现在相信了吧,你呀,有时候就喜欢小题大作。”若希小声地说着,冲着霍东铭挤挤眉。

  霍东铭没有回应她的话。

  他有他的坚持。

  “大少爷,大少奶奶没事的,宝宝很健康,发育也很正常,大少奶奶的身体也很好。偶尔肚痛,只是小痛一下,不会流血,是很正常的事情。让大少奶奶要劳逸结合。”

  霍东铭不语,却把医生的叮嘱一一烙入心底。

  ------题外话------

  天色暗沉,雷声阵阵,大雨即将来临,我这里雷雨天总会停电,想万更,还差两千,为了能保证更新,只能更八千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