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50 婆媳关系

150 婆媳关系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7975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47

   霍东铭把两名医生送出房间,吩咐英叔再送送两名医生,然后他回到了房里。

  蓝若希半躺在床上,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看到霍东铭进来了,她深思的样子马上就敛了起来。霍东铭深沉的眸子闪了闪,唇略略地抿着,关上房门后,他用着普通的步伐走回到床前,在蓝若希的面前坐下。

  “到时间午休了。”

  说完,他站起来,脱掉自己的西装外套,又坐在床上,脱掉自己的皮鞋以及袜子,然后才在若希的身边躺下。他躺下了,若希自然也不能再半躺着了。

  “东铭。”

  “嗯。”

  “没事了。”

  若希想了想,还是决定什么都不说。

  午休起来再找婆婆深谈一次吧。

  “上午外出了吧,自己开车。”

  霍东铭搂着她,让她枕在自己的怀里,夫妻俩只要一躺在床上,就习惯性地这样搂着。他的话淡淡的,不是问话而是肯定句。

  若希心一凛,他怎么知道?

  他有千里眼,顺风耳?还是他除了安排保镖跟着她之外,另外还安排着人暗中保护她?

  “你每次叫我的时候,大都是有话要和我说,这一次叫了我,却又说没事,你的心矛盾着,能让你矛盾着不知道要不要和我说的事情,必定是我不允许你做的事情。目前来说,就是你自己开车外出,是我不允许的。若希,我并不是在剥夺你的自由,只是太担心你,上一次的事情还没有了结,潜伏中的坏人,还不知道是谁。对方有很强的反侦能力,让我到现在都没有办法查清楚潜伏中的敌人是谁。”

  霍东铭抚着她的短发,低沉地说着。

  爱妻的心思,他一直都能摸清。她有事隐瞒他,他也能猜得到七八分的。

  “嗯。”

  若希嗯了一声,倒是没有和他辩论。

  她闭上眼,听着霍东铭沉稳有力的心跳,开始进入梦乡。

  确定怀里的人儿睡着了,霍东铭才轻轻地把她扶出自己的怀抱,深深地看着熟睡中的她一眼,在她的额上烙下一吻,便小心地坐了起来,尽量不惊动她。拿起自己的西装穿上,又穿上鞋子和袜,他才轻轻地走出了房间。

  午休时间,家里人全都午休了。

  午休对健康有好处,懂得养生之道的霍家人自然有这种习惯。

  霍东铭在二楼的大厅里拿起了座机电话,打了一个内线电话。数分钟后便看到管家英叔和蓝若希的四名保镖走上了二楼。

  五人走到了霍东铭的面前,脸上倒是没有惊慌,大概猜到了霍东铭早晚会找他们问话似的。在他们的心里,这个大少爷是神通广大的,只要是他在意的,想知道的事情,没有瞒得住的。大少奶奶是大少爷最在意的人,大少奶奶每天吃了什么东西,喝了多少口水,大少爷都知道的。

  “大少爷。”

  英叔放低了声音,他知道屋里头的主人们都午休了,不宜大声说话。

  霍东铭扭身,越过了五人,同时低沉地说着:“跟我到书房去。”

  五个人连忙转身,跟在他的身后,往二楼的书房走去。

  推开书房门,霍东铭径直走到了书房里的沙发前坐下,人很慵懒地靠进沙发里,然后才淡冷地问着四名保镖:“大少奶奶上午都做了什么事,遇到了什么人?”

  四名保镖相互看了一眼之后,由其中一名回答。

  保镖把蓝若希在霍东铭出门后,接到了林小娟的电话,然后就自己开着车出门了。两个好友见面后,蓝若希便把跟随的他们甩掉,等到他们找到蓝若希的时候,刚好看到蓝若希和林小娟在追赶一个男人,那个男人非礼霍东燕被蓝若希抓个正着。

  听完了保镖的话,霍东铭的脸色有些许变化。

  他没有再问下去,挥挥手,示意他们都退下。

  他自己则深思起来,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与此同时的另一端,南山区水岸新村。

  慕容俊愉悦地往家里赶,想着带林小娟到外面去吃饭的。当他回到家的时候,却看到了院落里停着一辆他熟悉的豪华轿车,顿时他的愉悦就被扫掉了一半。不自觉地,眉就拧了起来。

  母亲怎么又来了?

  屋里面传来了阵阵的香味,有菜的香味,也有饭的香味。

  慕容俊一下车就闻到这阵阵的香味,顿时他就觉得自己是饿死鬼头胎,恨不得马上冲进屋里去大吃特吃。

  听到汽车的声响,慕容夫人从屋里迎了出来,她身上还系着一条新的围裙,看样子是刚刚在厨房里忙碌似的。看到他之后便温笑着:“俊儿,你回来了,快,进屋里来,洗洗手,坐一下,马上就可以吃饭了。妈今天亲自下厨为你做饭,你等会儿一定要赏脸哈。”

  慕容俊走过来,没有什么反应,只有脸上挂着惯有的温笑,心里却在腹诽着:咱活到了三十六岁,老妈呀,你何时为咱煮过一餐饭了?

  老妈子是不善于厨艺的,就算她亲自下厨,能把菜烧熟就是最好的了,他可不敢奢望老妈子能煮出好吃的菜来。而他闻到的阵阵香味,还着他眷恋的味道,不用说,肯定是他的小妻子做出的饭菜香味。

  “妈。”

  在走到慕容夫人面前时,慕容俊还是叫了一声。再怎么不欢迎母亲前来打扰他和林小娟,甚至母亲是带着阴谋前来的,可终穷是自己的母亲,在还没有弄清楚母亲这一次前来的目的,他都不会轻举妄动的。

  敌不动,我也不动。

  慕容俊叫了母亲一声之后,便越过了母亲往里走去,在越过的同时,他看似温和的眼眸锐利而飞快地扫向了母亲的双手,看到母亲的双手干干净净的,没有半点忙过的痕迹,心里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林小娟从厨房里出来,她手里端着一条清蒸鲤鱼,看到慕容俊回来了,她把端着的那条鱼轻轻地摆放在那张铺着白色餐桌布的长方形桌子上,然后一边把手放到胸前围着的围裙上搓擦着,一边走出了小餐厅,迎向慕容俊,小脸上扬起了浅浅的笑容,像所有在家为夫做饭的妻子一样,嘴里说着:“你回来了。”

  人走到了慕容俊的面前,伸手就接过了慕容俊随即脱掉的外套,看到慕容俊外套下面还穿着两件衣服,其中一件是她亲手为他织的毛衣,确定屋内的气温不会让慕容俊受寒,她才没有多说什么。

  “饭菜都做好了,洗手吧。”林小娟温声说着,过去的牙尖嘴利此刻都不复见,展现出来的是贤妻本性。

  她把慕容俊的外套拿到一旁去挂起来,转身又走进厨房去了。

  对于慕容夫人到来,婆媳之间又发生了争斗的事情,她是只字不提。

  哪怕慕容夫人非常讨厌她,她也不见得就喜欢看到慕容夫人,毕竟对方是长辈,能忍的时候,她都会忍的。

  慕容俊点点头,跟着她的身后往厨房里走去。

  看到林小娟为自己做饭,忙进忙出的,慕容俊心里荡满了幸福。

  看到儿子儿媳妇那亲密无间,眉眼传情,心灵相通的样子,慕容夫人非但不开心,反而在心里吃着林小娟的醋,觉得是林小娟抢走了慕容俊。

  母亲和儿媳是天敌,便是如同慕容夫人这种心理了。

  自己怀胎十月生出来,养了三十几年的儿子,转眼间就把另外一个女人视若珍宝,把她这个当母亲的人晾到一边去,心里的天秤是不平衡的。更何况她一向霸道**,喜欢人人都顺着她。

  吃饭的时候,慕容夫人故意横坐在慕容俊和林小娟的中间。

  “妈,你是否觉得我的偏厅(餐厅)灯光不够亮?”慕容俊偏头,似笑非笑地睨着慕容夫人,似笑非笑地问着。

  他就知道母亲再次前来准没好事。

  他和林小娟结了婚,一切成了定局,母亲是阻止不到两个人在一起了,只能前来搞局。

  只是……

  慕容俊在心里冷笑着,和他斗,母亲一向都是输的。

  “是呀,是不够亮。”

  慕容夫人也似笑非笑地答着,看向慕容俊的眼神带着挑衅:妈就是想当电灯泡!

  慕容俊笑,然后朝外面喊着:“文震,来,一起吃饭。”

  文震走进来,有点不安地看了慕容夫人一眼。

  慕容俊站了起来,亲自拉着文震坐到林小娟的身边,也等于是坐在慕容夫人的身边。

  “大少爷……”

  文震更加局促起来。

  他只是保镖,还没有和夫人少爷们同桌吃过饭,更何况还是坐在夫人以及少夫人的身边。

  “俊儿,你怎么能让文震坐下来和大家一起吃,还有,小娟不是你老婆吗?你让文震坐在小娟身边,成何体统。”慕容夫人一看位置就不悦起来,她赶紧站起来,对慕容俊说着:“你坐到文震的位置上去,妈坐到对面去,文震坐到那里去。”她指了指桌子的另一头。

  不知不觉间,为了维护儿子的合法权益,她就让慕容俊和林小娟坐在一起了,也间接让文震坐下来一起吃饭了。

  慕容俊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等到慕容俊坐在林小娟旁边,宠溺地替林上娟夹菜的时候,慕容夫人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中计了。

  顿时暗气心头,觉得这个大儿子真的太狡猾了。

  一记虚招,就把她这盏电灯泡扔到一边去了。

  生着闷气,慕容夫人只得闷头吃饭。

  不过说老实话,林小娟的手艺挺不错的。

  在满桌子的菜式当中,有一盘菜是炒得最不像样子的,是一道青菜,那菜色黄黄的,叶子还有些烧焦的样子,油很多,看上去就像是用油泡出来的。

  “俊儿,这是妈炒的,你尝尝。”慕容夫人有点不好意思又有点期待地把那盘青菜端推到慕容俊的面前。

  慕容俊淡笑,他就猜那盘青菜绝对不会是他的老婆炒的。

  “妈,你的手艺还真的挺高超的。”慕容俊说着褒赞的话,实际上却是贬义。不过他还是赏脸地夹了一根来吃。

  慕容夫人,小娟以及文震都停下吃的动作,看着他吃。

  “怎么样?”

  在他吞下了那根青菜之后,慕容夫人和林小娟不约而同地问着。

  满桌子的菜,就只有一道青菜,偏偏青菜又是慕容夫人亲手炒的,大家都不知道味道如何,没有人尝试。

  “油!”

  慕容俊吐出一个字来。

  “无味!”

  慕容俊再吐出两个字。

  慕容夫人的脸上有了些许的窘色,她好像忘记放盐了。原本林小娟要在旁边引导她的,是她不让林小娟引导,结果炒菜时要放多少油,她不知道,倒了一半的油下锅,炒的时候,锅滋滋地响,有些菜叶当即就焦了,她怕,便加了水去煮,还盖上了锅盖,所以菜色黄黄的,非常不好看。煮熟后,她就这样铲起来了,忘记了放盐,其他配料就不必说了。

  油腻腻,又没有味道的这盘青菜除了慕容俊吃了一根之后,自然没有人再去动它。

  饭后,慕容夫人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把慕容俊拉上了楼去,拉进了书房里,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

  而饭后洗碗,收拾桌子等家务事,慕容夫人自然是丢留给林小娟去做。

  她可是慕容家的夫人,是不可能做家务事的。

  林小娟也算是慕容家的夫人,不过在她的潜意识里,林小娟永远都是乡下妹,和家里的佣人一样,所以做家务事理所当然。再说了,她是婆婆,如果她做家务事,林小娟闲着,林小娟便是大不孝。相反,她闲着,林小娟忙着,则是天经地义的。

  “俊儿,妈和你说件事,你别不爱听。”进了书房,慕容夫人一副慎重的模样,让慕容俊挑了挑眉,随即温淡地问着:“妈,有什么事,你就说吧,我听着呢。”

  慕容夫人关上了书房的门,然后面对着慕容俊,一副很担心的样子,说着:“俊儿,妈来的时候,小娟并不在家里,她在外面。是妈打电话叫她回来的。”

  “那又如何?”慕容俊反问着。

  林小娟有活动自由,她在外面有什么问题吗?

  “她说她和朋友在一起,俊儿,她都有些什么朋友?你要查清楚哦,别让她在外面**。”慕容夫人只差没有说林小娟出外会情郎。

  慕容俊的脸沉了下来,母亲话中有话,他听出来了。

  “妈!小娟有什么朋友,那是她的自由,是她的事,我不会管,只要她不受到伤害就行。还有,你别用这种质疑的,带着无风起浪的口吻来说小娟,不管你喜不喜欢小娟,也请你别随意污蔑一个女人的清白。妈,我再强调一次,小娟是我的妻子,我爱她,相信她,要和她过一生。她不是和你过一生的,你没必要老是针对着她。这样的话,我希翼你下次别再说,否则……这里不会欢迎你的!”

  慕容俊非常严肃地警告着母亲。

  非常不喜欢母亲这样无中生有的怀疑林小娟,猜忌林小娟。

  对于林小娟的为人,他比母亲要清楚了解一百倍。

  母亲一再地挑刺,是在挑战他的忍耐性。

  “俊儿,妈是要你防患于未然。”慕容夫人也沉下了脸色。

  “妈,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你要是真的吃饱了没事做,就好好地替你两个小儿子安排亲事,让他们娶一个你喜欢的妻子。”慕容俊的语气更重,更沉,更冷了。

  看到慕容俊变脸了,慕容夫人什么都不再说,暗气于心头。

  “妈,如果你来没有什么天大的事的,等会儿我就让文震送你回去。”慕容俊淡冷地抛下一句,然后越过了慕容夫人打开书房门走了出去。

  赶她走!

  她上午才到,下午就要赶她走了!

  慕容俊,算你狠!

  慕容俊下了楼,林小娟已经洗好了碗,解开了围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她或许是习惯了收拾吧,看到大厅里的东西稍有一点儿乱,她就上前去细细地收拾整理好。

  站在楼梯口,慕容俊环视着大厅的每一个角落,都比他以前自己一个人住着的时候更要干净,整齐。最重要的是,每一个角落似乎都留下了林小娟勤劳的身影,这,才有家的味道。

  “小娟。”他走下楼梯,走到小娟的面前,伸手拥她入怀,她娇小的身躯烘托出他的健壮。“饭后散散步。”然后拥着林小娟就往屋外走去。

  慕容夫人下楼来,刚好看到的就是小夫妻俩亲密的背影。

  她略停下脚步,略略发怔,脑里忽然浮现了自己当年刚嫁给慕容宣时的情景,年轻时的慕容宣对她也是很疼爱很体贴的,她也曾经小鸟依人地偎在慕容宣的怀里,也曾和慕容宣手牵着手散步。

  如今大儿子和儿媳妇感情好,不是一件好事吗?

  忽然之间,她觉得自己似乎过份了。

  一个乡下妹,这样对她有什么过份的?

  脑里另一个自己说着不一样的话。

  想到林小娟的出身,以及不出色的外表,慕容夫人稍微的自责心瞬间又被不满吞噬,连渣都没有了。

  ……

  若希醒来,习惯性地伸手摸一下身边,摸不到霍东铭时,她才睁开了眼,定定地仰视一下天花板后,她又摸一下自己的肚子,确定宝宝很愉快地在她的肚里生活着,她才侧身坐起来。

  “东铭。”

  叫了数声没有听到回应,她知道霍东铭不在房里了。

  滑下床,看到床边自己的外套,已经被霍东铭体贴地摆放在她一醒就能看到,坐起来伸手就能拿到的地方,顿时心里又涌起了幸福。

  穿上外套,又重新梳洗一番,整理好仪容后,她才走出房间。

  二楼静悄悄的。

  她先走到窗前,眺望院落,看到老太太,姐姐以及霍东禹都在院落里晒着若隐若现的太阳。婆婆和小姑子都不见身影,她猜测着霍东燕还在午休,那丫头午休的时候,经常性要睡到傍晚。她午休,最多就是两个小时,一般一个小时左右,她都会自动醒转。

  婆婆估计也还在房里。

  这个时候找婆婆谈心,或许是最恰当的时机。

  想到这里,若希转身就往楼上走去。三楼的大厅里,公公霍启明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听到脚步声响,霍启明抬眸,看到是若希,便温笑着:“若希,找你妈吗?”

  若希点点头,随口问着:“爸,你没有出去吗?”

  霍启明看一眼章惠兰的房间,尽量敛起了不自然,应着:“没。你妈这个时候估计起来了,你去敲下门吧。我下楼去走走。”大概是自己在儿媳妇的面前偏心了很多次,霍启明有点害怕面对蓝若希,放下手里的报纸,他站起来就往楼下走去了。

  若希没有多说什么,走到章惠兰的房前敲了敲门,便听到章惠兰的声音传出来:“进来吧,房门没锁。”

  若希推门而入,看到章惠兰已经午休起来了,正坐在沙发上做着面膜。章惠兰虽然年近六十,可她极其注意保养,还坚持每天都做面膜,让她看上去一点都不像将近六十岁的人。除了保养面容之外,她双手也极为保护,极少做事的她,修长的手指还看不到什么煞纹,指甲都被她修剪得很漂亮,还上着淡淡的指甲油。不得不承认,对于美容,保养,她很有经验。

  “是若希呀,来,坐。”章惠兰招呼着若希。

  “妈。”

  若希叫了一声,顺从地走到了章惠兰的身边坐下。

  看到章惠兰做着面膜,她趁机把自己想到的提议说出来:“妈,你对美容,保养都很有一套,身边认识的人又都是豪门贵妇,那些贵妇们平时都是不用做事,特别注重保养护肤,不如你开一间美容院吧,就在大家这附近的小区开一间,我想生意不会差的。”金麒麟花园那么大,别墅那么多,住在这里的贵妇人以及千金小姐也不少,平时她们美容护肤的时候,都要走不短的路程,才有让她们满意的美容院。

  如果章惠兰能在这附近找到店面开一间美容院,请一些专业人士前来,再加上她霍家夫人的身份,相信很多贵妇人都愿意给她这个面子去她的美容院试试的。要是感觉不错,回头客就多了。这样子,章惠兰的日子也能充实一些,不用每天都在数着日子,算着孙子什么时候出生,不用每天面对着霍启明时,就痛苦纠结,饱受情感折磨,更不用时刻都在担心霍东燕的未来。

  章惠兰一愣,细细地想了一下,便笑着:“对呀,这个主意不错,我怎么都没有想到过。”

  “那,妈,等会儿,大家就去看看,找找有没有合适的店面,好不好。”蓝若希看到她有兴趣,马上趁热打铁。

  章惠兰点点头,不过随即她又担心地说着:“资金方面,我自己有,可是若希,你都怀孕了,妈想在家抱孙呢。再说了,东燕……”

  “妈。”

  若希拉起婆婆的手,安抚着:“别担心,我相信东燕是个有福之人,现在她或许需要承受生活对她的考验,不过我相信将来,她一定能嫁一个可以和东铭媲美的好男人的,所以,妈,你别太担心东燕了,也不要再劝她和那些不知根不知底,她又不喜欢的男人相亲了,她成熟了,有自己的思想和主见了,顺其自然吧,别逼她了。我现在才怀孕四个月嘛,还有半年宝宝才能出生呢。妈,我想你也希翼你在宝宝心里面是一个自强自信,有能力有本事的奶奶吧?”

  章惠兰最看重她肚里的宝宝,那她就先利用一下章惠兰重视宝宝的心思了。

  听了若希的话,章惠兰沉默。

  数分钟之后,她才重重地叹一口气,说着:“今天发生的事情让我很伤心,很难过,若希,我就听你的劝吧,不再逼东燕相亲了。就拿你奶奶常说的那句话:儿孙自有儿孙福。好,等会儿,咱娘俩就去外面转悠一下,寻找合适的店面。只是,东铭和你爸那里会不会有反应?”

  她从出生到现在活了五十几年,从来就没有工作过,忽然间要创业,她一点信心都没有。她对美容是有一套,可和开美容院却是两码事。开美容院,不仅仅要有经验,有资金,还要有一套完善的管理制度呀。

  她都不曾工作过,她真怕自己当不起老板,更怕自己创业失败。

  “妈放心,东铭绝对会支撑你的,就算他不支撑,我也会说服他的。爸那里,你也不用担心,我想爸也不会反对的。或许你觉得你没有任何的工作经验,创业会很艰难,不过,妈,只要你有信心,不向困难低头,我相信你一定能行的。再说了,所有人的经验都是靠积累起来的,都是从零开始的。”

  章惠兰不停地点头,觉得她说得相当有道理。

  接下来,婆媳俩人便开始商讨着开美院的各种事情来。

  等到章惠兰觉得口干舌燥时,才发现婆媳俩说了将近一个小时的话,她赶紧站起来,替蓝若希倒来了一杯水,她自己也倒了一杯水,一边对若希说着:“若希,说了那么长时间了,你喝杯水吧。妈,都觉得渴了。”一边把杯子凑到唇边,优雅而小心地喝了几口水,便把杯子摆放在茶几上,又对若希说了几句,让若希等等她,她去清洗面部。

  若希笑着点头。

  觉得此时此刻,自己和婆婆变成了朋友一般,而这种感觉,这种结果,则是她一直以来渴望的。

  想起结婚前,父母对她的婚前教导,她此刻觉得是非常有道理的。

  人心都是肉做的,只要你用真心,用真情去感动,感化他人,都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都能得到回报的。就算婆婆对自己再不好,只要她真心付出,一直对婆婆好,总有一天婆婆还是会被自己感动的。如今,她做到了。

  她感谢父母对她的谆谆教导,有了父母的教导,才有她的坚持,才换来此刻婆媳之间能亲密如友。

  她觉得,当今社会最现实最让人头痛的婆媳之间的问题,她已经成功地解决了。

  加油!

  在心里,蓝若希替自己打着气。

  将近四点的时候,章惠兰和蓝若希才从楼上走下来。

  两个人的目的地是金麒麟花园附近,距离不远,所以时间不是问题。

  看到婆媳俩人要外出,在一楼大厅显得很无聊,数次想出门去陪江雪,一想到章惠兰提出离婚时的痛苦神情,又止步的霍启明马上站起来,堆着笑迎上前来,笑问着:“惠兰,你要出去吗?去哪里?我陪你去吧。”

  若希不着痕迹地挑了挑眉,总觉得公婆之间这几天的关系有点不正常,她又不太好意思问。此刻看到公公主动前来示好,她便不着痕迹地闪到一边去,决定让婆婆自己面对处理和公公之间的爱情纠结。

  章惠兰只是淡冷地扫了霍启明一眼,淡冷地说着:“不用了,我只要若希陪着。你忙你的去,只要你不老在我的眼前晃悠就行。”

  这几天,丈夫的一改常态,也真的让她纠结,这是她一直渴望拥有的对待,可她也非常清楚,这是丈夫不愿老来离婚的暂时性改变,所以她的心还是痛苦的。

  她强装淡漠,没有人知道她内心的波涛汹涌。

  夫妻三十几年,她对丈夫又一直深爱着,临老才提出离婚,这三十几年来的情愫及习惯了他,不是说想忘就能忘,想断就能断的。

  可是霍启明又让她的心都死了,再不能忘,再不能断,她都不想再纠葛下去了。她希翼在晚年,能过上安静的,不再有小三上门来闹的日子。

  真的该断了!

  “若希,大家走吧。”

  章惠兰淡漠地越过了霍启明,招呼着若希,一副视霍启明为陌路人的样子,在若希走近时拉起若希的手,就走出了主屋,留下霍启明神色错综复杂地站在原地,怔忡地看着她的身影消化。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