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52 情根错种情难断(上)

152 情根错种情难断(上)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852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48

   霍东恺定定地看着相片中的兄嫂,耳边听着母亲那残忍的刺激话语,他的脸色越来越沉,黑得就像包青天,眼里一片冰冷,剑眉拢着。

  无可否认的是,当他得知兄长娶的人是蓝若希时,他真的很意外,也很痛苦,为此,他曾经私下去找过蓝若希,虽说相识了那么多年,可两个人在那次之前还没有过单独的交集,那次相处,虽然只有短短的数分钟,也让他的心揪痛得利害。

  他努力地压抑着自己的痛,很沉冷地质问着蓝若希,为什么?

  蓝若希却反问他什么为什么?

  她根本就看不透他的心,更感受不到这么多年来,他对她存在感情。

  他不怪她感受不到。

  毕竟两个人除了见面,随意地打一声招呼外,根本就没有交集,就算他当时告诉她,他爱她,喜欢她,暗恋她,她也不会相信的。

  可是对大哥那种打小就积累起来的爱意,又让他天人交战。

  那个时候,他对大哥也有着不正常的爱恋,现在他对大哥都还有些许不正常的爱,只不过随着他对若希的爱意加深,才会对大哥不正常的爱转变,变成敬爱。所以他不想撤散大哥和若希,不管他们是出于什么原因结婚的,只要他们结了婚,他们就是他的兄嫂。

  初初,让他叫若希为大嫂,他也叫不出口。因为大嫂两个字就像一刀利剑,叫一次就剜一次他的心。

  精明的大哥不着痕迹地提醒他,那个时候大哥应该就猜到了他的情感吧?不,以大哥那精明的个性,或许很早就发现了他的感情不对,所以这几年来才会以冷淡的态度对他。大哥是不想毁了他,才会一直隐忍着,没有捅破那层纸。

  婚后,大哥对若希的宠爱让他一步一步地发现,原来大哥和他一样,很久很久以前就爱上了若希,只是大哥没有发现,因为大哥和蓝若梅是恋人关系。

  既然是大哥真正爱的女人,他更加不能夺取。

  手指不自觉地抚着相片中的若希,这些相片全都是在外面拍的,应该是大哥和若希出门在外,被人偷拍到的。不管什么时候,那一张相片,相片中的若希都挂着笑容,有些是浅笑,有些是俏皮的笑,更多的是幸福而满足的笑。

  如果没有大哥,站在她身边的人真的会是他吗?

  如果没有大哥,他就有机会向她表白,可那仅是表白的机会,若希就一定会选择他,爱上他吗?不,这答案是否定的。

  若希不是那种有男人表白就会接受的女人。

  再说了就地位,就身份,就财富,若希都不比他差,甚至可以说是好过他。他可以用什么让她爱上他?

  当然,如果没有大哥,他的机会的确大很多,却没有百分百的。

  所以,母亲那挑拨的话,虽然深深地刺激了他,也在他的心底掀起了风浪,他的理智还是存在的。他不会被母亲的话左右。

  “恺儿,虽说若希现在嫁给了霍东铭,也怀孕了,可她还年轻,而且越来越美,越来越有风韵了,你要是放不下,要是除了她之外就不会再爱上其他女人,你就大胆地去把她抢过来。不要觉得这是对不起你大哥,那是他欠你的。要不是他的存在,你也不用一直顶着私生子的名份,也不会得不到霍家半分的祖业。”看到儿子用手指轻抚着蓝若希的相片,江雪的眼眸忽闪,说出来的话更具挑拨性。

  她最近几乎天天都会唆使霍东恺与霍东铭反面,争夺家产,说词都一样,今天的说词以蓝若希为导火索,她觉得更具说服力。

  她觉得对于霸道的,感情较为专一的男人来说,只要他深深地爱上了一个女人,就一定很想得到那个女人。所以,她才会拿蓝若希来刺激儿子。

  当然了,她心里面并不是真的想让霍东恺娶蓝若希,在她心里蓝若希毕竟是嫁了人的,自己的儿子私生活还是一片空白,她可不希翼儿子捡别人用过的。她只不过是拿若希来刺激东恺,让东恺争夺家产,一旦东恺被她唆使成功,夺到了家产,她又会开始阻止反对东恺和若希在一起的了。

  江雪年轻的时候,人是生得挺漂亮的,否则也不会迷倒霍启明。她对当时成熟稳重又多金的霍启明也是迷恋得利害,才会不管霍启明有了妻室,不顾廉耻地勾引霍启明,让霍启明先是感情上出轨,再到身体上出轨,让霍启明深深地爱上她。

  她也承认,刚开始她只想着和霍启明在一起,得到一些钱,过着豪侈的生活就满足了。可人心总是贪的,也是不安于现状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想光明正大了,她想在自己的头顶上挂着霍夫人的名号了。

  于是她找章惠兰示威,挑战章惠兰。

  她是霍启明的秘书,有一定的工作能力。

  章惠兰是千金小姐出身,章家的生意随着章惠兰嫁入霍家之后便和千寻集团合拼了,成了千寻集团的一部份,可章惠兰并不懂得工作,在工作方面对霍启明没有丝毫的帮助。在能力上,她肯定是比章惠兰好的。

  而她挑战章惠兰,章惠兰自然是痛不欲生。任何女人,得知老公出轨时,都会很痛苦的。

  章惠兰像大多数女人那样,哭过,闹过,也试图去挽留霍启明的心,不过没有用,反而让霍启明陪她的时间更多,更长。霍启明要求离婚的,并愿意把章家合到千寻集团的股份全都转回到章惠兰的名下。章惠兰不肯离婚,因为她和霍启明之间已经生有了霍东铭,这个霍家的长子嫡孙,含着金锁匙出生的。从一出生起就受尽了宠爱,只要是霍家的人,都恨不得把全天下的爱都给霍东铭。老太太也不准两个人离婚,章家人也给霍启明施压,为了稳定千寻集团,斗不过老太太,霍启明才不再提离婚的事。

  所以,她觉得就是因为霍东铭的存在,才让她不能取代章惠兰的位置。才会让霍东恺一直是私生子。

  她特别的恨霍东铭的存在,只是她没有表现出来。

  毕竟在霍东恺被接回霍家后,都是霍东铭在护着霍东恺,让他可以不再受欺负,可以平安地长大。霍东铭对她一直很冷漠,倒是没有其他反应,就算接手了千寻集团,也没有报复她。曾经,她也以为霍东铭是不敢动她的,因为有霍启明护着她。直到发现儿子对霍东铭越来越亲近,对她越来越疏远,她才初步发觉到霍东铭在用一种很阴暗的手段在报复她。

  他把她的儿子抢走了!

  没有儿子的相护,她是斗不过章惠兰的。

  在霍东铭冻结霍启明的银行卡时,她更加意识到霍家当家人的重要。

  而从霍东恺回归霍家之后,她就没少在霍东恺面前挑拨,唆使,想让霍东恺兄弟反目成仇。可惜她的计划,她的阴谋一直都不能实现。

  “妈,你派人跟踪大哥?”摆下了相片,霍东恺忽然抬眸,冷冷地注视着自己的母亲。

  眼前的女人,还有着年轻时的风韵,从她现在的容颜也可以看出她年轻时的确是个美人胚子。她的穿衣打扮也有几分的高雅,不知情的人还真以为她是豪门贵妇。

  眼前这个女人,和他本应该是最亲近的人,因为他的身上流着她的血,可他忽然发觉自己是第一次认识这个女人,觉得她不是自己至亲的母亲,而是一个为了情,为了欲,为了贪恋,什么都可以利用,都可以不顾的可怕女人,简直就像一个巫婆。

  他对她最好的印象已经很模糊了,因为那是他被送回霍家之前的。

  被送回霍家之后,他对她的印象便被淡化了。

  虽说她每天都会到霍家别墅里,明说是看他,可她又看了他多少眼?她忙着气大妈,忙着和父亲秀恩爱,借此让大妈难堪伤心。他这个儿子在她的心目中已经被她当成了一个筹码,一个打败情敌的筹码。可她依旧是他的母亲,他心里面对她还是有着感情,有着尊重的,哪怕她在世人的眼里是一个无耻的小三,却改变不了她是他母亲的事实。

  此刻,他忽然觉得女人像他母亲这般活着,真的太悲哀了。

  江雪不悦地挑着眉,没好气地瞪着他,没好气地说着:“恺儿,你这是什么眼神?妈是请人偷拍了霍东铭,妈也是为了你。”

  霍东恺冷笑,眼神更冷,冷到让江雪觉得自己的身边下起了大雪,还吹着刺骨的寒风,也让她不敢再接收他那刺骨般冰冷的眼神。

  她心里非常的不明白,为什么儿子会用这种可怕的眼神瞪着她,她是他的妈呀!

  “为了我?”霍东恺冷笑,心却揪痛了起来。

  到了现在,母亲还口口声声说为了他?

  他现在过得很惨吗?他身无分文吗?他需要去争夺家产过日子吗?就算他深爱蓝若希,除了蓝若希,他可能不会爱上其他女人了。想到这里的时候,他的脑海里忽然飘过了一抹率真的身影,一飘而过,很快,快到连他自己都没有捕捉住那是谁的身影。

  不管怎么样,他是不会插足兄嫂之间的。

  他现在过得不错,他的固定资产都过亿了,他有钱,也有了一定的地位,他不需要顶着霍家的名声,他就能得到了别人的趋承,别人的敬重。因为他完全是靠着自己的能力撑起他的蓝天。

  “妈,你怎么不说你是为了你自己,你或许真的很爱我,把我当成你的心肝宝贝,视我如你的命,但不可否认的是,你爱我有多深,便利用我有多深。你只不过是你拿来夺取霍夫人地位的筹码。妈,你醒醒吧,不要再这样下去了,只要你安安心心地在家里养老,我会养你的,我也能给你安定而富足的生活。”霍东恺说到最后,人已动情。

  希翼用自己的亲情去拉回母亲渐疯的心。

  “霍东恺!”可惜了,江雪根本就听不进他的话。

  她被他一针见血的话激怒了,人猛地站了起来,瞪视着他,非常生气地说着:“你如果还是我的儿子,就站在我这一边,大家母子携手对付他们,否则……”

  霍东恺敛回了心痛,淡冷地抄起了话筒,打到外面的秘书台上,吩咐秘书马上进来。

  江雪发狠的话在他这个动作中中止。

  秘书很快就进来了。

  “总经理,请问你有什么吩咐?”

  霍东恺看一眼江雪,淡冷地吩咐着:“送江女士出去,以后不是救命的大事,都别再让她进来打扰我工作了。”

  江女士?

  江女士!

  秘书听到霍东恺这样称呼自己的母亲时,愣了愣,心里有着不解,却不敢过问。

  江雪听到江女士这三个字的时候,顿时心如刀割,看,这就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宝贝儿子,她赋予了他生命,结果,在他的嘴里,她只是江女士。在外人面前,他甚至都不说她是他的妈了。

  霍东铭!

  你凭什么把我儿子的心都夺走!

  霍东铭,你真阴,你真狠,你够毒!

  在亲情方面下手,一步一步地把她儿子的心收买过去,让他们母子感情越来越淡,也断了她想利用儿子来打击报复霍家的路。

  她一个情妇身份,没有了儿子当靠山,她能掀出什么风浪来?

  她还如何去打击情敌?还如何去争夺家产?

  霍家,霍东铭也下了命令,不准她再踏进半步。

  为此,她特别怨恨霍启明没用,明明霍启明才是霍家现在的当家人,哪怕是架空的,可他还是父亲呢,那么多的佣人,竟然都不给他半分的面子,全都听从霍东铭的吩咐。

  千寻集团,她更加不能进入半步,那里曾经是她工作了好几年的地方,她亲眼看着它一步步地成长,成长为今天的商业帝国,有着让人无法计算的财富,就像八爪鱼一般,赚钱的爪子遍布每一个角落。自从霍东铭接手千寻集团开始,那里便是她的禁地,她半步都不能再踏入了。

  儿子的小家,她也没有备用锁匙,那里是属于儿子自己的小天地,除了儿子,除了霍东铭之外,再无第二个人进去过。

  现在儿子的企业,也拒绝她的脚步了。

  老天呀,为什么这样对她?

  她就这般的让人生厌憎恨吗?

  她不过是想得到自己想要的幸福,她也有错吗?

  为什么到现在她会有一种众叛亲离的感觉?

  “霍东恺!”

  江雪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叫着那三个字。

  霍东恺不看她,只是淡冷地对秘书说:“送江女士出去吧,按我的吩咐去做。”

  秘书只得上前两步对江雪说道:“夫人,我送你出去吧。”

  “江女士,不是夫人!”

  霍东恺再一次强调着,他的强调让江雪的心都在滴血了。

  这就是她赖以为命的宝贝儿子!

  “不用你送,我自己会走!”江雪气极了,一张保养得还算不错的脸都因为狂怒而有几分的扭曲了。她转身就走,可是走了一步,怒气难消,扭头又回到办公桌前,双手一挥一扫,把霍东恺办公桌上所有的文件以及书籍都扫落在地上,就连她自己拿来给霍东恺看的那些相片也一并扫落在地上,还有霍东恺办公用的电脑。

  哗啦啦!

  这一阵阵的声音响起,霍东恺猛地站了起来,阴寒着脸,朝秘书低吼着:“送她出去!”

  江雪扭头,自己朝外面走去,只是在转身那一刻,她克制不了内心的恐慌及极度伤心,眼含泪水了。

  这样都不能让儿子与霍东铭为敌,那她还有什么胜算?

  如果儿子对霍家的产业不感兴趣,就算她想尽办法夺来了,送到了儿子的面前,儿子也会送还给霍东铭的。

  气死她了!

  不过她最慌乱的是儿子对她的态度呀。

  霍东恺不管母亲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情离开,他快步地绕出了办公桌,蹲下身去,急切地捡拾着那些相片。虽然那相片中的夫妻恩爱的样子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却也让他可以望梅止渴。他要把这些相片小心地收藏着,随时都可以看到他最爱的两个人。

  秘书在关上门那一刻,扭头用不解的眼神看了一眼急切地捡拾着相片的他。

  是什么人的相片让她们的总经理那般的在乎,那样的珍视?总经理母子又是为了什么而弄僵了关系?

  疑团如厚云堆积,秘书也不敢过问一句。

  关上门之后,办公室便恢复了安静,再一次只属于霍东恺一个人的了。

  他把所有相片都一一地捡拾起来,然后抽出纸巾,把每一张相片都一一地擦拭了一遍,确定相片不会被弄脏才小心地把相片都叠放在一起,然后他坐回了转动椅上。

  一张一张地,他重新地细看着。

  修长的手指带着渴望,带着贪婪,抚摸着相片中的霍东铭及蓝若希。

  阴寒的眸子流露出少见的温柔。

  满地的狼藉,他看都不看一眼。

  “大哥,虽然我很爱很爱若希,也很想和她在一起,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我绝对不会和你争和你抢的,只要是你的,我都不会争夺。”霍东恺低喃着。

  他又怔怔地,温柔地注视着蓝若希的相片,没有呢喃什么,只是通过眼神来表达出他的情意难断。

  唉,他是情根错种了,可情却难断。

  把相片凑近嘴边,万分温柔地轻吻了一下相片中的蓝若希那带着笑意的红唇,眼眸神色变得极为深邃。

  江雪开着车离开了东恺厨具企业。

  一路上她还在伤心,还在难过,还在忿忿难平。

  好不容易回到了家里,一进门,她就发疯地把自己家里的东西都砸了。

  不砸东西,她的怒难平呀。

  等到遍地狼藉之后,她又软坐在地上,伤心地痛哭起来。

  她觉得她要疯了!

  真的要疯了!

  把她逼疯的人,正是霍东铭!

  不,她就要让霍东铭不得安宁!

  她就要拆散霍东铭和蓝若希,就要离间霍东铭和儿子之间的感情!

  她都疯了,那她就再疯狂一点!

  霍东铭能拿她怎么样?他敢把她杀了吗?如果他敢,她也不怕死,最好他就对她下狠手,杀了她!这样,她死了,她的目的也达到了,她的儿子一定会恨霍东铭了,也一定会和霍东铭反目了,霍东铭的名声,威严也会受到影响了!

  江雪的情绪已经濒临发疯了,她非但没有反省自己,反而觉得自己应该变本加厉。她什么都想不通了,一心就想着和霍东铭斗。

  一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站在权力巅峰的男人,她以为她能斗得过?那不过是自寻死路!

  可惜,失去了理智的江雪已经忽略了霍东铭的手段,忽略了霍东铭是最惹不得的男人,如果她敢动蓝若希一根头发,哪怕她是霍东恺的母亲,霍东铭也不会放过她的!

  儿子明明就很爱若希!

  是不是面对着相片,儿子还能隐忍,还能克制?

  如果面对的是蓝若希真人,儿子还能隐忍,还能克制吗?

  想到这里,江雪不再哭泣,她爬站起来,阴森森地冷笑着。

  她就把蓝若希送到儿子的床上,她倒想看看儿子还能不能隐忍下去?

  蓝若希身边时刻跟着四名保镖,她想把蓝若希劫走送到霍东恺的床上,她需要小心地计划才行。

  相对于霍东恺过早地回企业处理公事,霍东铭回企业的时间则很晚。

  因为蓝若希过了年后就不再天天上班,而在家里安心养胎,所以霍东铭尽量推迟了回企业的时间,多陪着爱妻。

  千寻集团新年开工的时间也是正月初九,而霍东铭回企业看看,走走场的日子却是正月十一。

  那天清晨,蓝若希如同往常要上班一般,早早就起来了。

  在她一掀被,坐起来的时候,霍东铭便被惊醒了。

  看到她准备起床的样子,霍东铭马上坐起来自背后把她搂住,刚醒来还有几分睡意的声音暗哑:“老婆,不用上班,多睡一会儿吧,学学东燕那丫头,至少都睡到九点钟才起来。”

  霍东燕怀孕也有三个月了,她和蓝若希的宝宝仅相差一个月。

  不过她的妊娠反应还在持续。

  她的脸部变得更瘦削了一些,因为吐得严重,吃什么都会吐,所以人就瘦了。

  老太太担心她肚里的宝宝很会折腾人,说会不会折腾到她分娩。

  霍东燕耐心不是很好的人,已经吐了两个月了,她早就盼着三个月到来,可以像若希那样结束妊娠反应,可她还是没有若希那般好命呀,肚里的小豆丁还是天天地折腾着她,让她吃什么都吐。她的情绪有点异动,很容易生气。

  若希注意到了,在忙着帮婆婆开美容院的事情时,还想着要如何让小姑子的情绪稳定下来。忙起来的时候,她都忘记她自己也是个孕妇了。

  “东燕有进步的了,以前她可是睡到吃中午饭才会起来呢。”若希浅笑着为小姑子说话。

  霍东铭笑笑,没有再说妹妹。

  蓝若希扭头在他的唇上戳了一下,他马上想加深那个吻,可惜若希却抽身离去,让他有几分的不满。

  若希扳开他的手后就下了床,穿着拖鞋,走到衣柜前,拿了她自己的衣服,然后走进小更衣室里,把睡袍换下,穿上了孕妇春装。四个月的肚子,隆得较为明显了,穿她平时的衣服,她觉得很难受,在昨天霍东铭体贴地帮她买了很多孕妇装回来,春天的,夏天的都有。

  换过了衣服,她又转进盥洗室,洗刷之后,便替霍东铭准备好牙膏牙刷以及毛巾,她才从里面走出来。

  霍东铭还坐在床上,看着她略变得丰腴的身影在房里转动着,唇边挂着浅浅的笑意。

  若希再一次走到衣柜前,替他拿衣服。

  “老婆,我要穿你送我的情人节礼物。”霍东铭低哑醇厚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

  “你今天要回企业,穿你自己定制的那些不是更好吗?”若希扭头反问着,她送的衣服价格也不菲,可他自己定制的更好,更能衬托出他尊贵的身份呀。

  “在我心里,你送的才是天底下最好的。”

  “一大清早就喜欢肉麻。”

  若希笑着,还是顺从了他,拿了一套她送给他的西装外套和她送的领带。心里其实是无比的开心,因为他时刻把她的心意带在身上。

  她不像林小娟那般手巧,可以织出好看又暖和的毛衣,她织的那件毛衣现在都还没有织完,因为忙。

  “没办法,我老婆太有魅力了,无时无刻都让我想肉麻。”在房里,只有夫妻俩的时候,霍不铭完全是另外一个人,对若希是情意绵绵,巴不得把全天下最好听的情话一一对若希说个遍。

  若希拿着衣服和领带走到床前,笑着:“站起来,让你老婆我侍候你穿衣。”

  霍东铭马上像个训练有素的战士一般,霍地就站了起来,立正稍息,举手敬礼,戏谑地应着:“是,长官。”

  “嘴贫。”若希失笑至极。

  然后她拿着衣服帮他换上。

  霍东铭眼眸像磁铁,紧紧地粘在她的脸上,看着她像所有妻子那样,侍候着自己,一大清早他的心就被灌满了蜜糖。

  在蓝右希替他系好领带好,他忍不住捉住她的双手,低哑地说着:“若希,虽然我很喜欢你这样对我,不过以后还是我来吧,我更喜欢让我来照顾你。”

  若希睨着他,故意装着很委屈的样子,说着:“我现在都不能上班了,无所事事了,除了侍候老公之外,我还能做什么?”

  呵呵。

  霍东铭一把搂她入怀,发着狠劲搂着她,然后松开,爱怜地刮着她的鼻子,笑说着:“别摆出委屈的样子,我一出门,你转身就忙得不知东南西北了,妈的美容院,不都是你在暗中一手操持着吗?设计,找装修师父,办证,请专业的美容师父等等。”

  爱妻就那点心思,他哪有看不出之理。

  “若希,我先丑话说在前了,要是你累着了,我会……”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的。”

  知道她出什么事,他会找人算帐,她赶紧劝慰着。

  “洗刷的都准备好了,快去洗刷吧,等会儿要下楼吃早餐了。”

  “遵命,我的老婆大人。”

  霍东铭偷了一个香,便带着愉悦的心情走进了盥洗室。

  吃过了早餐,又陪着爱妻散了一会儿步,在九点左右,他才慢腾腾地出门。

  若希送他出门,在他上车的时候,她叮嘱着:“中午回大家的小家,我做好饭等你回家。”

  霍东铭想说不用她那般累的,不过在接收到她那柔和的眼神时,他最终点了点头。

  他喜欢和她过着平常的生活。

  他觉得爱情不是轰轰烈烈的就能长久,而是像他和蓝若希这样,细水长流,从日常生活细节中关心对方,在意对方,照顾对方,体谅对方,这样的婚姻生活才是有滋有味的,也能几十年恩爱如初。

  霍东铭的车在若希的相送下开出了霍家的别墅,看着丈夫的车消失了,她的神色有一分的黯然,那黯然一闪而逝,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转身,她往屋里而回,蓦然察觉到头顶上空似乎有人正用热切的眼神看着她。

  她抬眸,有点诧异地看到了极少会在霍家过夜的霍东恺正站在他房前的阳台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把她送霍东铭出门的一切举动尽收眼底。不过在她抬眸的时候,他又飞快地敛回了俯视的眼神,装着眺望远方的样子。

  霍东恺昨天晚上什么时候回霍家的?

  蓝若希的脑里掠过了这个猜测,她没有深究下去,这里也算是霍东恺的家,他什么时候回,什么时候出去都是他的自由。

  这个小叔子很让人心疼,她很想像关心东燕那样关心他,不过一想到他对自己不寻常的情愫,她还是保持着生分的嫂叔关系吧,免得她那个霸道老公吃醋,反倒伤害了小叔子。

  敛回了神思,蓝若希快步走进了屋里。

  看到那抹娇俏动人的身影没入了屋内,霍东恺才放肆地流露出纠结的痛苦神情。

  刚刚看到她送大哥出门的情景,真的让他很嫉妒,很心动,很渴望。

  脑里忍不住回想着母亲的话,如果他娶了若希,此刻若希送夫出门的主角不是换成了他吗?

  霍东恺,你疯了吗,那是你亲亲的大哥大嫂,收起你那邪歪的心思!

  一道严肃的声音自心底深处敲响,把他刚刚浮现的奢想击走。

  深深地叹息一声,转身,他回到房里。

  此生,他守候着他们就足够了。

  其他的,他只能奢想。

  相同的天,相同的地,不同的人,不同的处境。

  T市女子监狱。

  苏红因为对霍东燕下药,企图让苏厉枫强奸霍东燕,虽然苏厉枫强奸未遂,她是帮凶,一样要受到法律的制裁,更何况霍家压根儿就不肯放过她,告了她,法院判了她三年的刑。她认了,没有上诉,她知道她诉不过霍家的人,所以她成了名副其实的一名女犯人。

  在女子监狱里,她也遇到了她的母亲,确切来说是她的养母。

  母女俩在监狱里相遇,总算让苏母有了一点儿的良心发现,觉得是自己对不起孩子,可惜悔恨已晚了,苏红因为他们做父母的,才会落得如今的下场。

  在监狱里呆了好几个月了,她表面上在积极劳改着,争取早日出狱,可她的心里对霍东铭依旧爱恨交织,对蓝若希的嫉恨依旧难以放下。

  不过她也明白,现在的她绝对报复不到霍家的了,她便带着这种恨意,度过每一个日起日落。

  她告诉自己,总有一天,她会让霍东铭生不如死的。

  她相信,她会等得到那一天的。

  她也相信,再牛逼的人,总有一天也会变得一无所有的。

  另一端,海滨区。

  一辆黑色的轿车悄然地开进了海滨区,停在了江雪的公寓门前。

  从轿车里走出几个男人,高矮不一,肥瘦不定。

  他们下车就快步地走到门前,轻轻地敲了几下江雪公寓大门,片刻后便看到江雪打开了门,然后那几个男人一闪而入。

  大门随即关上,谁也不知道那几个人长得什么样,因为看不到正面,也不知道他们来找江雪为了什么。

  今天的天气不好,清晨时,太阳似乎要钻出来,可是数个小时后,太阳的影子都不见了,变得灰沉起来,好像想下雨的样子。

  天色转变,也让人的心情跟着变化,好像总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似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