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53 不同的人,不同的爱

153 不同的人,不同的爱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9072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48

   一辆路虎开进了千寻集团,径直开到了集团一楼的大门前。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林小娟第一次走进了千寻集团,这个神话一般的商业王国。还没有下车,她就能感受得到千寻集团的庞大及严肃。

  慕容俊侧头,看到小娟正扭头看着窗外,眼里全是惊叹,身子一侧,人便靠了过来,一边手臂更把林小娟困在自己的臂弯里,他脸凑近前来,在林小娟的面前停下,朝她的小脸上吹着热气,温眸笑意晏晏,他对每个人几乎都是带着笑意,活像一个无害的笑弥佛,只有了解他的人才知道他是个笑里藏刀的人。而他对林小娟的笑,则是充满了温情,不带关点有害杂质。

  “下车再打量不觉得更现实,更贴切一点吗?”

  慕容俊笑睨着她,看到她绑在脑后的马尾松散几根头发下来,他便伸出手指替她把头发挑起,塞回到她的脑后,似是随口说着:“你的头发长得慢了点儿,营养不够吧。”

  “别贴这么近,人家看到会笑话的。”林小娟推他坐回原位,又说着:“怎么营养不够,天天吃得那么好,还营养不够?我可不想变成大肥婆,我这么矮小,要是变成大肥婆,圆圆滚滚的,很难看的。”

  说完,林小娟便打开了车门,钻出了车外。

  慕容俊说得不错,下车后再打量觉得更现实,更贴切一点。

  慕容俊被她推坐回驾驶座上,静坐了一分钟,却一直看着她,在听到她的话后,他闪了闪眸子,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眼神移落到林小娟的肚子上,又似深思着,十几秒钟后,他露出一副狼要吃羊的笑容。

  站在门前,仰头,好高呀!

  林小娟发自内心感叹着。

  商业王国还真的是商业王国,仅是办公大厦就建成了六十八层楼高。每一层的占地面积都极大,而且每一层代表一间子企业或者连锁店,看,千寻集团的子企业或者连锁店有多少。

  “怎样,满意你老公工作的地方吗?”慕容俊也下了车,绕过了车身,站在林小娟的身边,随着她的视线仰望了一下这栋大厦,浅笑地问着。

  林小娟敛回仰望的视线,扭头看他一眼,说着:“仅是你工作的地方而已。”

  又不是他的企业,神气什么呀。

  “能进入千寻集团的人都是商界的精英,我神气一下不行吗?”

  “得了,瞧你,尾巴都成了天梯了。”林小娟取笑着,知道他说的话没有错,没有一定能力的人都很难进入千寻集团,她也工作过,虽然仅是环宇集团财务部小小一名会计,也接解过一些高层人物,深知千寻集团是人人向往,挤破脑袋都想进入的企业。

  想起自己以往的工作,林小娟忽然问着:“环宇集团现在怎样了?听说完全垮了?你那个上司还真是利害,环宇集团怎么说也是有一定实力的中型企业,他竟然在短短的时间就把人家整垮了。”

  上次她和蓝若希逛街的时候,偶遇到发了疯的沈柔,才知道环宇集团在沈万财的情妇卷走企业所有现金消失后,环宇便倒闭了。

  后来她因为忙,并没有过多留意环宇。

  在她心里,她觉得沈家活该,谁叫沈家人和那个负心汉冷天烨有眼不识泰山,竟然抛弃伤害了蓝若希。嗯,她其实也是有眼不识泰山的一员,她和蓝若希相识三年,友情深厚,可她都不知道蓝若希原来是顶尖级豪门千金。

  没有办法,谁叫蓝若希隐藏得那么好,天天坐公车,和他们一样吃着快餐,或者吃一些他们打工一族吃的零食什么的,整天是职业套装,和所有人没有多少区别,唯一的区别是觉得她举止大方中透着高贵。

  这样一个普通平常人的样子,谁会想到那是隐在民间的公主呢。

  她也曾问过蓝若希的家庭情况。

  蓝若希只是简单地说她家住在市区里,父亲有工作,母亲在家闲着,一个姐姐一个弟弟也都有工作,家庭幸福美满而和睦。

  林小娟一点都不同情环宇集团,哪怕她也在那里工作了三年。

  谁叫沈家仗财欺人!

  霍少威武!

  林小娟在心里赞着霍东铭。

  慕容俊闪了闪眼,答着:“环宇集团已经被大家收购了,现在成了大家一间子企业,还是以生产灯饰为主,以前的管理换掉了一半,员工倒是没有换,想离开的员工当然也会让他们离开,不过他们听说是千寻集团收购了环宇,都舍不得离开。新管理人员则是大家培训出来的,新的商界精英,对于灯饰,管理等方面都极有经验。”到了现在,慕容俊都没有告诉林小娟,环宇集团会加速死亡都是他的手段。

  他不像霍东铭那般慢慢玩弄,他喜欢快刀斩乱麻。霍东铭的性子有点难捉摸,有时候他会快刀斩下去,有时候又拿着小刀一刀一刀地剜走你身上的肉,到最后只余骨头,不死也难。他整人的过程会让对方痛不欲生,有着求生不得求死无门的滋味,而他则坐在高高的六十八楼,带着看玩味的眼神看着被整的人垂死挣扎。

  所以,霍东铭的手段让人头皮发麻。

  大多数人都宁愿一刀毙命,也不愿意被他这般的整死。

  而慕容俊的手段就以快狠为主。在林小娟在商场遇到沈柔后,慕容俊就开始抢过了霍东铭的主导权,加快了环宇集团的死亡。

  欺负蓝若希的人,霍东铭不会放过。

  欺负林小娟的人,他慕容俊也不会放过的。

  “真的?那环宇集团的高层管理办公地方也加入了这栋大厦吗?”在慕容俊揽搂着她的腰肢,带着她往里走进的时候,林小娟问着。

  里面开着暖气,一踏进大门,林小娟就觉得舒适宜人,不得不感叹千寻集团的财力雄厚。从一楼到六十八楼都要开暖气,一天下来需要的电都够惊人了。

  很多大企业虽然都有暖气,也只有寥寥数人可以享受的。

  “暂时让他们勉强挤在三楼,和另外一间子企业的高层挤一起办公。”

  妻子的问题,慕容俊都非常有耐心地解答着。

  “总特助,新年好。”

  一入大门,前台的工作人员马上满脸堆笑,朝慕容俊点头问好。

  当看到慕容俊身边的林小娟时,那些人的眼里都闪过了诧异,看林小娟的眼神都带着打量,也带着浓浓的不解。

  今天的林小娟穿着一件黑色的女西装外套,外套里面是一件圆领的紫红色的T恤,下身一条黑色的紧身牛仔裤,手上提拿着一只黑色的LV包,这只LV包当然是婚后她才买的。婚前她哪里舍得买这般名贵的包包。婚后身份不同了,为了不给慕容俊丢脸,又是在慕容俊的强势压迫下,她才买了这只LV包。不是和慕容俊一起出门,她都不会拿着。

  灰姑娘飞入豪门,气质,习惯,都需要长时间培养才能培养出来的。幸好她没有回到A市的慕容家生活,否则豪门里的规矩会让她觉得浑身是刺。

  “总特助,这位是?”大家都知道慕容俊结婚了,结婚对象听说是一个娇小玲珑的女人,长相一般,而真正见过总特助夫人的人也只有企业里那些重要的高层,他们这些人是没有见过的。此刻看到林小娟,就算心里确定她就是慕容俊的新婚妻子,大家潜意识下还是不太愿意相信,这样一个满大街都可以看到的平凡女人,竟然就俘掳了他们的总特助。

  天理何在呀!

  慕容俊和林小娟结婚后,因为临近过年,两个人决定不度蜜月,等过了年后,春天来了,再补度蜜月的。

  否则此刻这些人还看不到两个人双双出现呢。

  “这位是我的太太,林小娟。”慕容俊搂紧林小娟的腰身,笑着向前台工作人员先容着林小娟的身份。

  慕容俊先容的话音一落,众人看林小娟的眼神马上带着恭敬,都冲着林小娟笑着打招呼。

  林小娟扯出自己卖衣服时的职业式笑容,回应了那些人。

  不过她还没有和那些工作人员说上一句话,人已经被慕容俊搂进了电梯里。

  “要不要去三楼看看?”进了电梯,慕容俊轻问着。

  林小娟以前是环宇集团的职员,现在环宇却成了千寻集团众多子企业的一员,而林小娟则在短短的数个月里就飞上了枝头,成了千寻集团的总特助,以前在环宇集团职位高于林小娟一等的人,此刻要是看到林小娟,都得毕恭毕敬了。

  “我没有那种耀武扬威的习惯。”

  林小娟扳开了腰身的大手,整理一下自己的衣装。

  “呵呵,我倒想你去耀武扬威一次。”被扳开了手的慕容俊,在手被扳开不到一分钟,又自动地环上了她的腰身。

  林小娟没有办法,只得由他。

  “若希说过了年不会天天上班了,你说她会不会跟着霍大少爷一起回企业坐坐?”林小娟扯开了话题,心里盘算着若希不用天天上班了,而她下午基本上都是空闲的,刚好可以找若希玩。

  “你想见她?”

  慕容俊不答反问,随即他便掏出了手机,打电话给霍东铭。

  两个人在电话里说了几句话后,他便挂了电话,扭头对林小娟说道:“若希在家,你要是想见她,等会儿我送你到霍家去。”他想满足妻子的愿望,让霍东铭叫上若希一起来企业,没想到霍东铭拒绝了,说若希需要休息,不会因为林小娟此刻想见她,就让她从家里赶来。

  霍少宠妻如命,慕容俊也没有办法。

  “我自己可以去。你现在回企业,不需要帮忙处理公事吗?”

  慕容俊笑笑,没有答话。

  他带她回企业,只是让她参观一下千寻集团,并非是他要回企业处理公事。

  他一年到头回企业的次数是比霍东铭还要少的,平时不是遇着重要的事情,他一般不会回来,除非是霍东铭通知他回来。如果是遇到重要的事情需要他这个总特助亲自回企业处理的话,代表是千寻集团出现了危机,那可是比金融海啸还可怕的事情了。

  上了六十八楼,走出电梯后,杨秘书和其他几位秘书正在秘书台前说着什么,杨秘书吩咐其他几位秘书做事,看到慕容俊带着林小娟出现在眼前,几位秘书先是一愣,但反应很快,都有礼貌地朝夫妻俩打招呼,不像前台工作人员那般还要开口确问林小娟的身份。

  慕容俊替林小娟先容了几位秘书之后,便带着她敲开了霍东铭的总裁办公室大门,拉着她走了进去。

  踏进霍东铭的总裁办公室,林小娟先是被它的大气所震摄,然后才小心地打量着里面的一切,当她看到那个零食专柜的时候,眼里浮起了疑惑。

  “你怎么来了?”

  霍东铭从文件堆中抬起了深眸,扫了慕容俊一眼,淡冷地问着。

  慕容俊松开了林小娟的手,低声说着:“小娟,你可以随意参观一下本市最有价值,最牛逼的总裁办公室。那里有一个零食专柜,上面摆放着很多吃的,隔一段时间就会换上新的,你要是有喜欢吃的,就拿来吃,不用客气的。”

  “那是我准备给我家若希吃的。”霍东铭听到慕容俊的话后,又淡冷地吐出了一句话来。

  慕容俊笑着走到了他的面前,很没形象地在他的办公桌上坐下。

  霍东铭马上合上了手上的文件,拿着文件用力地就朝慕容俊拍去,慕容俊只得迅速地跳坐回办公桌前的那张黑色椅子上。

  “你很闲了。”霍东铭扫了一眼果真不客气地打量起他办公室来的林小娟,然后睨着慕容俊。

  林小娟是他爱妻的好友,又是自己死党的新婚妻子,他就大方一点,随她参观一下了。

  “我忙得要命,你没看到嘛,我正带着我的太太来参观你的企业呢。”慕容俊马上哈皮地笑着。

  下一刻,霍东铭站了起来,把一大堆的文件抱起就往他的怀里塞,嘴里也哈皮地说着:“我没看到呢,我只看到你闲得要命,所以,这些东西,麻烦你这个无所不能的总特助处理掉吧。”

  新年新开始,慕容俊这个总特助都没有回企业露面,今天他自己送上门来,他刚好可以偷个懒了。

  临出门的时候,若希说了,让他回他们的小家去,她在家里做好午饭等他。

  “这些都是需要你签名处理的,干嘛都丢给我,我是总特助又不是总裁。”慕容俊一向都服从霍东铭的吩咐,可处理文件的事情,他是拒绝服从的。

  他喜欢处理棘手的事情,不喜欢坐在办公室里,不停地签着自己的名字。他要是喜欢这样的工作,他又何必跑到T市来,早就接手他们慕容家的事业了。

  把那些文件全都堆回桌上,慕容俊脚下一点一推,他坐着的椅子往后退,远离办公桌两米远了。

  林小娟一边打量着霍东铭的办公室,一边听着这两个男人的对话,觉得这两个本市呼风唤雨的大人物,相处起来很像斗气的样子,却又非常的随意,没有半点拘束。平时在电话里,慕容俊一直都是听和做。

  “那好,你帮我去办一件事。”霍东铭重新坐了下来,眼角余光却扫向了林小娟,看到林小娟走到了那个零食专柜面前,他的眼神沉了一分,后想到了什么似的,便敛回了扫向林小娟的眼神,看在林小娟是爱妻的好友份上,她要是喜欢吃那上面的零食,他就大度地让她吃一点吧。

  “什么事?”慕容俊装着没有看到死党的眼神转变。

  心里却想着,他也要学学死党把妻子喜欢吃的东西都网罗起来,然后也在家里,他的办公室里设一个专柜。

  “我需要一名经验丰富的妇产科女医生以及一名耐性十足,照顾病人同样有着丰富经验的护士。”霍东铭低沉地说着,他相中了施少源那天派来的那名妇产科医生,可是施少源不肯放人,说那是他们家医院的妇产科主任,他们家医院的妇产科就靠着那主任坐镇着,坚决不肯把人转让给霍东铭当家庭医生。

  除此之外,霍东铭还想从施少源的医院里抢走人家的护士长。

  都是骨干人物,施少源也是生意人,哪肯轻易放人。

  哪怕两个人是死党。

  霍东铭又在积极准备开医院的方案,同行存在相争,施少源更加不肯放人了。

  再说了让一个经验十足的妇产科主任以及护士长跑到霍家当家庭医生,只照顾蓝若希和霍东燕两名孕妇,太过浪费了。

  施少源便说什么都不同意。

  “凭你的能力,还需要我去办?”慕容俊挑眉。

  霍东铭靠进了黑色的转动椅,淡冷地应着:“我相中的两个人,是施家医院里的医生,施少源那家伙说什么都不肯把人让给我,我家若希前天肚子忽然痛,吓了我一大跳,我觉得我必须,一定要请一名妇产科医生住进我家里去才觉得安全。”

  “你就喜欢撬人家的墙角,人家开医院,靠的是医资,你抢人家资深的医生,谁肯呀。”慕容俊嘀咕着。

  “你办不办?”霍东铭才不管自己正在撬死党的墙角,他只管爱妻肚里的宝宝安全。

  “你吩咐下来的事情,我能不办吗?”慕容俊嘻笑着。“不过我的方法不会十全十美,我最多就是能让你相中的人成为你家若希的主治医生,是不可能让人家全天候跟着你家若希的,我想以你家那个的性格及脾性来看,她也不愿意。”

  “这种结果我何须你去办。”霍东铭低冷地说着。

  “东铭,我觉得你不必过于紧张的,女人怀孕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再说了我觉得你家若希身体很健康,不必过早地请医生待在家里的。还有,你们已经有一个雷医生了,哪怕他是个男的,多少也有些经验及本事,你就不要强人所难了,施少源这个死党你还要的话。要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你一个电话,施少源还不是马上派人前往,所以呀,这个家庭医生,我可以不用再请的。”慕容俊敛起了笑容,严肃地劝阻着霍东铭。

  霍东铭抿唇不语。

  他就是紧张,就是担心呀。

  若希的肚子隆得较为明显了,他有点害怕随着若希的肚子越来越大,会不会把肚子撑破?就算知道自己的担心都是杞人忧天,可他就是担心呀。

  他太在意若希了,容不得她有一丝一毫的闪失。

  这时候林小娟走回到慕容俊的身边,她先是看看霍东铭,然后感叹一句:“那专柜上面的零食,全是若希爱吃的,霍少爷,你对若希真的非常上心,连她爱吃的零食,你都网罗在一起了。”若希一个月都不会来这里一次吧,他也无时无刻都在准备着若希爱吃的食物,这个男人对若希的爱与宠及用心都是无人能比的。

  慕容俊对她也很好,很宠,可是一和霍东铭相比,还是差了一截。

  林小娟也不是说慕容俊不好,每一个男人对爱的表达方式都是不一样的,她不会要求慕容俊像霍东铭那样做。她只是有感而发,也为好友嫁了一个绝世好男人而开心。

  霍东铭抬眸,定定地看了林小娟一分钟,没有说话。

  林小娟清楚若希爱吃什么,证明若希视林小娟为贴心好友。

  “那件事,我再考虑一下。”半响,霍东铭对慕容俊说道。

  “你可以到其他医院里请人的。”

  想了想,霍东铭点头,沉声说着:“那你去帮我挑选两个吧,一定要经验十足的,耐心十足的,医术高超的,我家若希及未来的小公主的安全就交给你了。”

  慕容俊笑着点头,在听到他最后那句话的时候,他笑问着:“你们照过B超了?怀的是女孩?”

  霍东铭不点头也不摇头。

  是照过B超了,不过他没有过问是男是女。

  他会说是女儿,一来他也真的喜欢女儿,当然了,如果生的是儿子,他一样也会很喜欢的。二来,他老是把女儿挂在嘴边,是在减轻若希的心理压力,让若希知道他喜欢女儿多一点,不用担心生了女儿,大家不喜欢。

  他呀,可谓用心良苦了。

  看到他没有回答,慕容俊也没有追问下去。

  扭头,慕容俊就问着身边的林小娟:“参观完了吗?我再你到其他楼层去走走。”

  林小娟看看时间,小声说着:“不用了,时间不早了,大家去买点菜回家做饭吧。”数天前,慕容夫人送了很多吃的来,存心想讨好慕容俊,不过当天又被慕容俊赶回A市了。慕容俊心知其母来意不善,再加上母亲那样说林小娟,让他很生气,所以他冷狠地把母亲当天就赶回家里去,让慕容夫人气得差点要跳脚了。

  慕容俊喜欢吃的,林小娟不一定会喜欢吃,所以林小娟才会说要自己去买菜回家做饭。

  听到林小娟的话,慕容俊马上眼神转柔,站起来,随意地和霍东铭说声再见,就搂着林小娟转身朝外面走去,心里荡漾着幸福,嘴里却说着:“大家可以去酒店里吃的,不用你天天下厨做饭。”

  “为自己的老公做饭,我觉得这是妻子的义务。”

  林小娟的回答又勾起了霍东铭对若希的满腔柔情。

  在爱妻的心里,为他做饭,她是否也当成了义务?

  不管是什么,他都很喜欢。

  无可否认的是,自从结婚之后,他是极少会在外面吃饭了。

  有了妻子的男人,就是不一样呀。

  怪不得很多成功男人,在结束一天的工作后,都是急急地往家里赶,有些甚至围上围裙,跟在妻子身边帮忙打一下手的。不管妻子的手艺如何,只要一想到是妻子亲自为他们而做的,就觉得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美味佳肴。

  慕容俊和林小娟离开之后,霍东铭看看时间,然后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中,飞快地处理文件,想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工作,赶回家里去。

  天天相见,朝夕相处,同床共枕,恩爱万分,但短暂的分开,他就觉得自己特别的想见她。

  他对她的感情是越来越深了。

  一个小时后,霍东铭暂时结束上午的工作,余下的他打算下午再处理。今天一整天他都会在企业,然后他又会有半个月甚至一个月才会坐在这里处理公事了。

  不过最近在忙着开医院的事情,虽然不在企业,他也很忙,再说了还要出席一些酒会什么的,有些酒会他想都不想就可以拒绝,有些酒会他需要安排企业一些有份量的核心人物出席,有些大型级的,有政府官员出席的,也有媒体跟踪拍摄的,他就要考虑出席了。

  当然出席酒会,他都会带上若希,不过他绝对不会让若希碰酒的。外界的人也都知道若希怀有身孕,对于他的护妻行动表示理解的。

  起身绕出办公桌,霍东铭就急着离开。

  不经意间扫到了零食专柜,他又走到了专柜面前,挑选了很多不带热气,孕妇吃着也没有什么影响的零食,然后找来了一只大袋子装上那些零食,提着那一大袋的零食走出了办公室。

  孕妇的嘴巴比较喜欢吃,若希又像普遍的女人那般爱吃零食,这些零食刚好可以让若希解闷。

  “杨秘书。”经过秘书台的时候,霍东铭忽然停下脚步,问着杨秘书:“如果你老公中午下班回家,带回了你爱吃的东西,你会不会很开心?”

  呃?

  杨秘书先是错愕,随后老实地答着:“当然会很开心,可惜我老公每天下班回家都是两手空空的,只有我替他买他喜欢吃的东西,他婚后没有买过我爱吃的东西带回家了。”她老公婚前婚后是两个人,虽然天天归家,也帮忙做点家务事,带带孩子,可表现方式和以前不一样了。

  他不会再像婚前那般想尽办法讨好她,逗她开心,以她为全部中心了。

  霍东铭没有再问下去,钻进了电梯里。他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他相信等会儿若希看到了他,一定会很开心的。他期待着她开心的样子,为了让她开心,他会想尽一切办法的。

  杨秘书这才注意到他提了一大袋东西,如果她没有眼花的话,那袋东西正是总裁办公室里那个零食专柜里的零食。

  不用猜,杨秘书也知道自己的上司的宠妻行动继续进行着。她羡慕总裁夫人,婚前婚后,总裁都把夫人摆在第一位,宠爱着,疼惜着,一点都不变,恩爱如初。

  在这个物欲横流,小三横行的年代里,能做到像总裁这般专一,只爱妻子一人的男人,实在是太少了。

  往家里而回的路上,霍东铭还买了很多若希爱吃的水果,还到花店里买了一束玫瑰花。他会让若希觉得在家安心养胎的日子也是充满着甜蜜的。

  当霍东铭回到位于豪门花园最深处的那栋别墅时,发现别墅大门紧锁,车库里并没有停着车,主屋大门也是紧锁着,屋里并没有半点动静。

  他眉一拢,若希还没有来吗?

  再看看时间,快到十二点了,她让他回他们的小家吃饭,这个时间早就该在家里等着他归家了。

  掏出手机,霍东铭打电话给蓝若希。

  电话很快就通了,响了好一会儿蓝若希才接。

  “东铭,怎么了?”蓝若希似乎在忙着什么,一开口就问他怎么了,压根儿就不记得自己这个时候该在家里等着老公归家了。

  “你在哪里?”霍东铭低沉地问着。

  “我在……嗯,我在家里呀。”蓝若希迟疑了片刻才答着。

  霍东铭剑眉轻蹙,耳尖的他听到若希的身边似乎并不安静,有着什么东西在滋滋地响着,好像是火烧东西。

  如果她在家里,身边怎么会有那种声音响起?

  如果她不在家里,她又在哪里?

  思考片刻后,霍东铭才应着:“嗯,我知道了,我挂了。”

  然后他吩咐保镖调转车头把车开走,开出了一百米远后,他又让保镖停车,他下了车,和保镖一起提着大包小包步行回到了别墅门前,他掏出了锁匙,轻轻地打开了别墅的大门,又轻手轻脚地走进院落里去。

  保镖对于他的动作非常不解。

  “大少爷……”

  “嘘——”霍东铭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示意保镖不要开口说话。

  保镖连忙噤声,不敢再开口询问。

  屋里面,厨房里,蓝若希一边炒着最后一道菜,一边倾耳静听外面的动静,当她听到汽车开离的声音时,杏眸里闪过了失望。

  炒菜的劲头稍减。

  她不过是想戏弄一下霍东铭,给他一种惊喜的感觉。

  在他临出门时,她说过让他回他们的小家里,她在家里等着他归家,她怎么可能会忘记呀。她早早就从霍家出来,回到这里,替他准备午餐了。

  她故意把别墅大门紧锁,故意让保镖送她来,又把车开走,故意把主屋的大门锁上,造成一副她不在的假象,想着要给霍东铭一个惊喜的。

  没想到霍东铭打了电话给她,随意地问了一句就切断通话了,还马上开车离去,多少她都有点失望的。

  忽然一双大手自背后搂来。

  “啊!”

  蓝若希以为是贼,还是色贼,吓得大叫,手里正抓着炒菜用的铲子在她一扭身时,就用力地朝身后的色贼用力地拍打而去。

  “老婆,你要谋杀亲夫吗?”霍东铭没想到会把她吓到了,在她反应敏捷,动作迅速而大力地拿着铲子就朝他头上敲打而来,他赶紧偏头躲开铲子,一边手急急地抓住了铲子,失笑地叫了起来。

  听到熟悉的声音,若希一愣,看清楚真是他之后,才嗔着:“霍东铭,你想吓死我吗?我还以为是色贼进屋呢。”

  “我的家,哪个贼子敢进来?”霍东铭笑着,然后连忙道歉:“吓坏了吧,来,我赔你一个吻压压惊。”说着就把蓝若希往怀里压进,低头就飞快地缠吻上她的红唇。

  若希手里还拿着铲子,她挣扎着偏开了脸,不让他再吻下去,嘴里叫着:“别闹了,菜都要焦了。”

  霍东铭呵呵地低笑两声,松开了她。

  若希赶紧转身,把炒好的最后一道菜铲了起来,她学过烹饪,她做出来的菜不但好吃,就连摆放到盘里去,也像酒店里的厨师那般有技巧,摆放得极为好看,让人看着就食欲大振。

  “你不是把车开走了吗?”

  把最后一道菜端出了餐桌上摆放好,她才睨向了霍东铭。

  霍东铭灼灼地注视着她,意有所指地说着:“我老婆都能给我一个惊喜,我自然也能给我老婆一个惊喜。”

  “那是惊吓,好不好!”

  若希忍不住又笑着嗔他一记。

  “好,是惊吓,来,我再给你一记吻压压惊,或者来一场鱼水之欢也行。”霍东铭的眼神更灼热了。

  “吃饭吧,你饿着肚子有体力鱼水之欢吗?”若希没好气地嗔着,俏脸上却染上了两朵红云,而她这一句话却会为她带来一种后果,霍东铭先生,会用身体力行向她证明饿着肚子的他,同样有体力进行鱼水之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