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54 暧昧信息

154 暧昧信息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094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49

   霍东铭马上露出了一副自尊受损的表情,灼灼地看着她。

  他没有体力?

  他要不是心疼吝惜她怀着孩子,怕伤害到孩子,他可以让她三天三夜都下不了床。

  看到若希脸上那两朵红云,加上若希刚刚质疑的那句话,让霍东铭没有半点饥饿感,只想着用实际行动向爱妻证明自己有体力。他可不想被爱妻看扁了。

  脚步往前跨出,腰一弯,双手一伸一搂一抱,就把怀孕四个月,身体变得有点丰腴起来的蓝若希抱了起来。还好蓝若希身材高佻,就算肚子微隆了,整个人看上去还是如同怀孕前一样美丽诱人。

  “呀,东铭,你做什么呀,吃饭了,菜都要凉了。”若希慌忙搂着他的脖子,低叫起来。

  “菜凉了可以再加热,我的能力被质疑,更需要证明一下。”霍东铭暗声说着,并且低首在若希的脸上吹着热气,一边用自己灼热的气息逗弄着若希,把若希的心思诱过来,不去在意饭菜的情况,一边转往楼上走去,往他们位于二楼的卧室转去。

  “东铭……”若希脸红红地叫着,偏开脸想躲避他吹来的热气,痒痒的。

  片刻,她的背部抵触到了柔软的大床,霍东铭往她身边一躺,然后把她轻柔地一带,让她在上面,毕竟她怀孕了,他怕自己狂野之时压到了宝宝。

  拉低她的头,先堵住了她的红唇,来一记热情深吻。

  结束深吻后,他低哑灼灼地说着:“今天女上男下。”

  若希早就被他的一记深吻吻得晕头转向,又被他的渴望挑逗得忘了东南西北,顺应着自己体内的**,和他一起沉沦。

  霍东铭还是很体贴的,他并不会过份狂野,无时无刻都没有忘记还有一个宝宝的存在,只是浅浅地缠绵了一番。

  他告诉自己,等到宝宝出生之后,他再和她来一场抵死缠绵。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

  “都是你啦,饭菜都凉了。”

  小小地欢爱了一番之后,若希的瓜子脸更加迷人了,潮红未退,此刻娇嗔着抱怨,似嗔似怨,让霍东铭很想又把她扑倒,不过瞄到她的肚子,他还是忍住了。

  他把若希按坐在餐桌前,体贴地说着:“你坐着,我端菜去热一热。”然后就动手把桌上的菜一一端进厨房里加热。

  坐在餐桌上,把椅子拖出一米,就可以看到厨房里的一切。

  若希便是这样做的。

  整齐干净的厨房里,那抹高傲的背影,挺拔如柏,散发着傲意与尊贵,却甘愿为了她而走进厨房,心里的满足已经不是一天两天存在了,可每次看到这样的背影时,她还是无法压抑自己的心湖。

  “嘟嘟——”若希的手机信息铃声响起。

  敛回看霍东铭的眼神,她拿出手机翻看信息。

  “若希,我对你一见钟情,我很想念你的味道,我爱死你了,什么时候大家老地方再见?”

  一个陌生的号码,一条陌生而充满着暖昧的信息映入她的眼帘。

  顿时她的脸就阴了下来。

  这是谁的号码?

  怎么会发这样乱七八糟的信息给她?

  什么老地方?

  除了冷天烨之外,她还和谁单独外出过?哪里还有老地方见面?

  难道是冷天烨?

  冷天烨不是离一了T市吗?他在离开之前来看她了,看他的表情,他也是悔悟了,并且真心祝福她和霍东铭了。他还会再来骚扰她吗?被霍东铭那般打压了,他还敢来?

  如果是冷天烨,蓝若希简直就瞧不起他了。

  当初是他背叛她,抛弃她的,后来得知她的身份后,又对她死缠烂打,说什么发现他爱的还是她。如果他不知道她的身份,他是否也会对她死缠烂打?若希觉得答案是否定的。冷天烨对她或许是有爱,可他更爱钱,更爱地位,更爱名声。

  所以在他和沈柔结婚那一刻起,她对他就死了心。

  虽然断情的时候,心很痛。可再痛也要当机立断,否则痛苦将会更深。她一向不会为负心汉痛苦太久。也正因为她这种当机立断的行事作风,才会让她和霍东铭闪婚,在霍东铭的宠爱之下,迅速地走出感情的阴影,迎接真正的爱情。

  蓝若希当即就把那条信息删了。

  不管是不是冷天烨,她都不会再和冷天烨有半点的纠葛了。

  她现在是霍东铭的妻子,肚里也有一个宝宝了,过去那段很多家人都不知情的感情,就让它随风而逝吧。

  听到她手机信息铃声响。

  霍东铭扭头看她一眼,看到她在手机上飞快地动作了一下,知道她是在删信息,随口地问着:“是垃圾信息吧?”

  “是。”

  在她的心里,那样的信息就是垃圾。

  “嘟嘟……”若希刚刚删除了那条信息,紧接着又一条信息发了过来。

  还是刚才那个号码,信息的内容则换成了“若希,我夜夜枕着你的名字入眠,我爱你,安排时间让大家再在老地方见面行吗?你俏丽的瓜子脸,漂亮的杏眸,滟红的唇,高佻的身材,你的一切一切,我都难以忘怀。”

  若希的脸色更黑了,心里把冷天烨狠狠地骂了一千遍,一万遍!

  “怎么了?”又听到信息铃声响起,霍东铭再次扭头,看到她的脸色变黑,马上关心地问着,人已经快步地走了出来。

  若希很想再一次删掉这条暖昧的,让人误会的信息,不过随即一想,她没有做过对不起霍东铭的事情,她不用心虚。然后便把手机递给了霍东铭,气结地说着:“不知道是谁,连给我发了这样的信息,这个号码我不认识。”

  霍东铭接过她的手机,一看信息内容,脸色黑得比蓝若希更利害,眼神在一瞬间变转变成阴寒,射出了阴冷的杀气。若希已经好久没有看到过他这种眼神了。

  抬眸,他看向了若希,若希也看着他。

  夫妻俩四目交对,若希的眼神一片清澈,一片纯净,霍东铭的眼神则是深不可测,让早已经和他心灵相通,默契十足的若希都猜测不出他此刻的想法。

  “你可有怀疑对象?”良久,霍东铭才低沉地吐出一句问话来。

  “我怀疑是冷天烨。”

  若希把自己的怀疑说了出来。

  冷天烨?

  霍东铭蹙了一下眉。

  “你觉得不是他?”

  他眉一蹙,若希就追问着。

  “你会相信这条信息的真实性吗?会不会怀疑我和他人有染?”若希问这一句话的时候,有点紧张。

  再好的夫妻,一旦让对方看到这样暧昧十足的信息,都会心生怀疑的。而夫妻之间一旦生疑,彼此之间的信任就会受到冲击,如果不能导回正轨,不能让对方消除误会,就算曾经再好的夫妻,也会是分手收场。

  她和霍东铭婚后一直很幸福,她知道她是整个T市女人羡慕加嫉妒的对象,很多女人就算知道霍东铭已经娶了她,还是想方设法地接近霍东铭,想和霍东铭发生感情,甚至想着破坏她和霍东铭,然后夺走霍家大少奶奶这个位置。

  这个位置就像古代皇宫的后座一样,坐上去了有着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

  在霍东恺的相亲酒会上,那个童丽丽是不知廉耻地,直言要求她不能独占霍东铭,要把霍东铭分一些出去给她们。

  闻言,霍东铭伸手把她揽入怀里,语气转柔,说着:“傻瓜,我不是白痴笨蛋,不会因为一些暖昧的,无中生有的信息而怀疑我心爱的妻子。在这个世上,我最信任的女人便是你。”再说了他一直都让人暗中保护着她,她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他一查就能查得出来。如果她真有出轨什么的,他相信当初还属于隐身的保镖也会主动告诉他的。

  所以他不会怀疑信息的真实性,也不会怀疑她和别人有染。他自认是个好男人,不管是精神上还是物质上,他都给了她最好的,一个女人如果连这样的老公都要背叛,那么那个女人就是全天下最笨的。他的若希一向很聪明,是不会做那样的蠢事的,更何况她对自己的爱已经和他对她的爱一样深了。

  深深相爱的两个人又怎么可能会背叛对方?

  他是绝对是万万分的相信她!

  饭菜加热了,霍东铭先松开她,转身回到厨房里把饭菜一一地端了出来,然后体贴地替她盛了一碗鱼头豆腐汤,孕妇喝这种汤,听说孩子会很聪明而且皮肤也会白。

  “若希,来,先吃饭,别饿着了。”把汤摆放到若希的面前,霍东铭在她的身边坐下,轻柔地说着。而若希的手机还在他那里。

  若希看他一眼,此刻的眼里除了对她的温柔之外,还有着信任,熟悉的眼神回来了,她心情好转,便点了点头,拿起汤匙,喝起汤来。

  霍东铭也替自己盛了一碗汤,淡雅地喝着。

  “嘟嘟——”

  又有新信息来了。

  若希反弹性地抬眸看向了霍东铭。

  霍东铭并没有马上看信息,只是继续轻柔地说着:“别管它,先吃饭。”

  吃饱了,他再让人帮他查查那个号码是谁的,是属于哪一个地区的号码。他敢肯定这个人是在存心骚扰若希,存心要破坏若希和他之间的信任及感情。如果这个人是冷天烨,他会告死冷天烨,想尽办法把冷天烨送进牢狱里。当然他是很想抽了冷天烨的血,剥了冷天烨的皮,挑了冷天烨的筋,让冷天烨再也不能骚扰若希了。可他也没有忘记若希说过的话:不希翼他做出杀人放火的伤人事情。因为他有她,还有宝宝,一旦他做出犯法的事,不管他是什么身份,有多少人可以保他,他有多少钱,也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不过霍东铭觉得发这样信息给若希的人不是冷天烨。冷天烨离开的时候,前来看了若希,他看出冷天烨已经放下了对若希的不舍之情,走的时候是真心祝福若希。再说了,他的手段,冷天烨已经领教过了,现在的冷天烨怎么还敢再来招惹他?

  如果不是冷天烨,他很想知道对方是谁。

  若希为人低调,就算嫁入了霍家,接手了已经属于她的企业后,为人做事虽然不再像以前那般低调,但能知道她手机号码的人并不多,特别是男性。

  这个人知道若希的手机号码,肯定是熟悉若希的人。

  至于信息上以老相识的口吻说的话,他是压根儿不会相信。

  若希没有说话,沉默地喝着汤。

  她也在费力地回想着自己身边的人,可她实在想不出来自己除了和霍东铭在一起之外,还和哪一个男人单独去过什么地方。

  既然没有,她可以断定这是人为破坏,那么幕后策划者是谁?胆子那般大,不怕被霍东铭揪了出来挫骨扬灰吗?

  夫妻俩默默地吃完了饭,又一起收拾碗筷。

  清洗完碗筷之后,两个人回到了大厅里。

  大厅里摆放着霍东铭拿回来的大袋零食,水果以及鲜花。

  坐在沙发上,若希对那些东西暂时没有兴趣,只是定定地看着霍东铭。

  霍东铭便把手机还给了她,她马上翻看那条新发来的信息,内容又换了:若希,我爱你,你和霍东铭那个恶魔离婚吧,嫁给我!

  “可恶!竟然敢说你是恶魔!”

  若希气红了脸。

  恨不得把手机摔了。

  随即她却用手机打出了一个电话号码,也不知道她打给谁,只知道她让对方帮她查询这个手机号码所在的区域,以及一切信息资料。

  霍东铭略略地挑了一下眉,眼里有着赞赏。觉得她越来越有他的风范的,不愧是他的爱妻。

  他也掏出了他的手机,发着信息给某个人。

  她的查询都是普普通通的那种,一般查不到太多详细的资料,他的查询就不同了,他会连对方是什么姓名,什么人,是男是女,家住何方,有多大年纪,都可以查到。

  在霍东铭面前玩花招的人,无疑是班门弄斧。

  很快地,夫妻俩的查询都有了结果。

  若希知道了这个号码不是本地的,是一个跨省的号码,那个省她在以前旅游的时候才去过,而且去的地方还不是那个号码显示的区域。

  “查不出到底是谁。”

  若希气结地低呼着。

  霍东铭没有说话。

  若希看向他,然后再坐近前一点,一手很哥们地攀上他的肩膀,问着:“东铭,你的结果呢?”

  霍东铭手臂一伸,拥她入怀,不让她哥们似地攀着他的肩,哪怕她并不是真把他当哥们,可一丝一毫的哥们动作都不允许有。

  “那个号码的确是属于X省X市的,买了那个号码的人叫做梅小文,是那个地方的涉黑人员,身材中等,四十五岁,为人心狠手辣,不怕死,唯一的弱点是贪钱和好色。现在他人在大家这个城市里,具体在什么地方,原谅我,我还没有查到。若希,你放心,敢骚扰你,毁你声誉的人,我绝对不会放过的。”霍东铭低沉地说着,心情却显得格外沉重。

  他想过安静平凡的生活,都不能。为什么他和若希之间都会有那么多骚扰者。难道有钱的男人,就不能专一地爱自己的妻子,非要养几个情妇,生几个私生子才是赶潮流吗?上次若希被绑的事情,他还吩咐霍东恺继续追查着,那个潜在的敌人也很狡猾很强大,而霍东燕的事情,他也还要管,现在又弄出一个存心搞破坏的人。

  感觉很多事情都是一连串地袭来。

  他是能应付,只是觉得特别的不舒服。

  “还是你利害,我都不知道要混多少十年,才能有你这样的本事。”若希仰脸,赞赏地看着自家的男人。

  牛逼的人就是牛逼,能查到别人查不到的东西。

  “你只要有我就行,其他的都不用在意。”他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她的。

  若希笑了笑,秀眉却拢了起来:“这个人我绝对不认识的,我猜他对我也不是真的认识,他会不会是某个我认识的人请来的?”

  “能知道你的手机号码的人,你想想能有几个人?缩小的范围,大家排查起来很容易。不过……”霍东铭眼里闪烁着狡猾及冷狠,他低首,在若希的耳边低低地说了几句什么话,便见若希感兴趣的点了点头。

  ……

  宽大的,密封的一间画室里,地面上丢满了被揉成了一团的纸张。

  在一个画架面前,黑帝斯抿着唇,黑着脸,懊恼地看着他的第N幅美人图画,画面上的女人没有一点和他心目中的她相似。

  而在他的身后面不远处的一张桌子上,则堆满了各种关于人物素描的书。

  自从做了那个梦之后,黑帝斯就抽空学人物素描,为将来寻找那个她作铺垫。

  可惜他毕竟不是万能的人,更不是天才,学什么都能一学就会。他学了几天了,还是画不出一幅象样的画来,连她的脸形他都还画不像。

  大手一伸,第N次把那幅不合格的画撕了下来,用力地揉成了一团,用力地丢到了地上。

  转身,他坐回了桌子前,又细细地翻看着那些书,打心里羡慕那些画家,可以把自己想画的人画得栩栩如生。

  因为他害怕别人知道他在画一个女人,所以这间画室是密封式的,除了他之外,没有任何人可以进来,包括他最信任的助手乔治。

  地面上丢着的那些失败作品,他每天离开画室之前,都会自己收拾起来,然后偷偷地烧掉,只有让这些东西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才是最安全的,才不会让那些人有机可乘。

  合上书,他又从书堆中抽出一本,唯一不是关于人物素描的书。

  那是一本取名字的书。

  他能做那样的梦,他敢肯定那个女孩是怀了他的孩子。既然是他黑帝斯的孩子,名字当然由他来取。如果是男儿,将来就要继承烈焰门,成为下一任的门主,名字当然要霸气一点。如果是女儿,名字要动听一点。

  黑帝斯从来不知道自己对未来的孩子会那般的在乎,那样充满着期待。

  他甚至还没有确定她到底是不是真的怀孕了,他竟然就开始为不知道是否真实存在的宝宝取名字了。

  门中长老们几乎天天都会在他的面前耳提面命,说为了烈焰门后继有人,让他要马上娶妻生子,为烈焰门生下下一代的门主。而他自己此刻都还是少门主身份,还没有完全坐上门主之位,长老们就心急地为了他的下一代着想了。当然长老们是为了烈焰门着想,会催着他结婚生子,是担心他会被人谋杀了,那么烈焰门有史以来的规矩就会被破坏。

  谁叫他母亲只生了他一个人。

  他的父亲是个风流成性的男人,他的母亲是一个安安静静,没有野心,不喜欢凑热闹,安于现状,不喜争斗的女子,也正因为她那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才会力挫群芳,被他风流成性的父亲娶为妻子。父亲的想法很简单,娶了这样的妻子,可以让他的后宫平静,不会有元配迫害情妇的情节发生。

  母亲温柔,一般很难生下像他这样心狠手辣,却俊美如斯的男子的。可偏偏现实就是这般的残忍。他一出生就被抱离了母亲的身边,被送到了秘密的地方,由最忠于门主的人抚养成人,他所受的教育都是来自于那些人。很小年纪的时候,他就敢杀人放火了。成为少门主不仅仅要靠着嫡子的身份,还要靠着天赋。如果他没有天赋,那么门主将会和妻子再生一个嫡子出来,要是生不了,就会和妻子离婚再另娶他人,以求能生下具有接手烈焰门的继承人。

  烈焰门最让人神秘,最具探索考究的地方就在于这里了。

  简直就是古代的皇宫。

  周围的环境都充满着尔虞我诈,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黑帝斯告诉自己,他的儿子,他不想再让他承受那种非人的教育。他想让儿子像个平凡的人一样长大,哪怕要和门中的长老斗,他也要坚持下去。

  他更相信,他黑帝斯的儿子天生就会具备领导风范。

  ……

  梦

  春梦

  让人脸红心跳,却心神荡漾的春梦。

  灼热的深吻,温柔中带着有力的占有,暗笑中带着温情的声音……

  霍东燕猛地睁开了双眼,自床上坐了起来。

  小腹处略为紧绷。

  她赶紧放松心情,轻轻地抚着小腹,慢慢地,才恢复正常。

  三个月零几天了,她的宝宝。

  懊恼地捶了一下床,好端端的午休就被这个偶尔还会入梦的过去打断了。

  那是她的恶梦,她怎么还会偶尔想起它?

  难不成她一辈子都摆脱不了那个恶梦吗?

  最要命的是,梦中的那个他根本就没有脸,不,是有脸,是她没有记忆了。

  她记不起他的样子,唯一记得的就是梦中的那些。

  “铃铃……”房里的内线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霍东燕滑下了床,穿着拖鞋走到了沙发上坐下,然后拿起了话筒,语气有点冲,问着:“什么事?”因为妊娠还在持续,让她的脾气又变得像以前那样暴躁了。若希和她说,让她要开开心心,这样宝宝生出来才不会那般调皮,要是她脾气暴躁,生出来的孩子脾气也会很大,说不定会很调皮的。

  她又不是若希,有着兄长的百般宠爱,过着幸福无忧无虑的日子。

  她是个未婚先孕的,被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的倒霉女人。大家都说这是她的报应,说她以前太坏了,是老天爷故意惩罚她。哪怕她装着无所谓,在那些人的面前摆出坚强的样子,也对肚里的宝宝充满了母爱,可她的心里还是被狠狠地剜伤了。

  所以,她很难像若希那样。

  “小姐,有一位卓先生说要见你。”电话是英叔打来的。

  卓先生?哪一个卓先生?

  “我不认识,让他走吧。”

  “他说他是卓彦飞,是来赔偿小姐的精神损失费的。”英叔再补充了一句。

  卓彦飞?

  霍东燕努力地在脑海里搜索着,那是谁呀?赔偿她的精神损失费?

  蓦然,霍东燕记起来了。

  她马上挂掉了电话,然后穿上外套,穿着拖鞋就走出了房间。

  那个色狼的哥哥,居然找到了家里来。

  很快地,霍东燕便站在了卓彦飞的面前。

  英叔并没有让卓彦飞进入别墅,他要先看看主人对从来没有出现过的陌生人抱着什么样的态度,他才会决定放不放人入内。

  卓彦飞一身灰色的西装,戴着眼镜,端正的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他的笑容有一股让人如沐春风的感觉。他的身上散发出浓浓的书香味道,一看就知道是个啃着书本长大的人。

  “霍小姐,对不起打扰你了。”卓彦飞歉意地说着,说话也是温温和和的,又一脸的笑意,让霍东燕想给他黑脸色都不好意思,只能淡淡地说着:“卓先生,你想说什么就说吧,说完了就可以走了。”

  卓彦飞依旧温笑着,他拿出了一张银行卡,然后把银行卡递给了霍东燕,说着:“霍小姐,我为我哥向你再一次慎重地道歉,现在我哥也受到了制裁,我哥没有钱,便由我赔偿给你吧。这卡里面有一百万,我也不知道够不够,如果你不满意的,你说一个数,我会再给你送来的。这卡的密码是三个六三个八,很好记的。”

  其实霍东燕并没有向他们索赔什么精神损失费。只要卓然受到了法制的制裁,她便大事化小了。毕竟闹大了对她的名声更是雪上加霜,也不会有好处的。

  霍东燕挑眉,忍不住细细地打量了卓彦飞一下,又扫了那张银行卡,然后淡淡地说着:“做错事的人不是你,就算要赔偿也不该由你来赔。你回去吧,以后不要再来了。”说完,她转身就往别墅里走去。

  “霍小姐。”卓彦飞急急地叫住她。

  霍东燕扭头转身,看着他,淡问着:“还有什么事吗?”

  “霍小姐……”卓彦飞还保持着递银行卡的姿势,在霍东燕扭头转身的时候,他的脸老忽然涨得通红,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摆明了还有其他事情想说。

  “卓先生,我不喜欢说话都吞吞吐吐的人。”

  卓彦飞的脸涨得更红了。

  不过他还是抬眸,大胆地注视着霍东燕,很认真地说着:“霍小姐,你能给我一个照顾你,爱护你,关心你,疼爱你的机会吗?”

  他不是做慈善的人,也不是同情霍东燕,而是第一次看到霍东燕的相片时,他就觉得这个女孩虽然衣着光鲜,一身名牌,看上去很刁蛮的样子,可他却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孤寂及忧伤。

  就是那抹孤寂及忧伤,触动了他的心弦,让他想接触她,哪怕她遇到了一些事情,未婚先孕,名声又不好。

  他想抚平她的孤寂,想抚平她的忧伤,他想让她快乐,发自内心一般的快乐。

  可惜事与愿违,被自己的亲亲大哥破坏了,弄得现在他和她之间有着一道更难跨越的鸿沟了。可他还是想试一试。

  或许这样说很唐突,可他不太会含沙射影。

  “你说什么?”

  霍东燕震惊了。

  这个才有了一面之缘的大学教授,竟然要求她给他机会?

  给个毛机会呀,现在就算是孩子的爸出现在她的面前,她都不会给机会的。

  天下间的男人,除了她的老哥之外,就没有一个好的了。

  她不想嫁人了,她就要和肚里的孩子相依为命。

  “霍小姐,是我唐突了,可我是认真的,我想和你交往,你能给我一个机会吗?我绝对是真心的,霍小姐,我不会介意你过去的一切,我会接受你的忧点和缺点的。”话说出口一次后,再说第二次感觉就顺了很多。

  卓彦飞说得更加情真意切了。

  疯子!

  霍东燕扭头转身,再一次往别墅而回,嘴里吩咐着英叔:“英叔,赶他走,以后他要是再来,不用再通知我,直接撵他走就行!”

  “霍小姐……”

  卓彦飞手足无措,依旧满脸涨红,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霍东燕的身子慢慢地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内。

  哪怕她未婚先孕,哪怕她名声再差,在他的眼里,她还是高高在上的公主。

  ------题外话------

  推荐云如歌的新文《专业种田妃》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