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55 名门夫人的日志

155 名门夫人的日志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7110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49

   英叔一直站在一旁看着,听着,他不是存心想听小姐和他人聊天的话,他是担心小姐会不会受到伤害。现在的小姐和以前不一样,有点脆弱,以前的小姐虽然可憎,却不会被人随意欺凌,现在的小姐少了让人可憎的面目,容易受到情绪上的伤害及波动。

  卓彦飞的表情以及那大胆的话,英叔听了也不置一词。

  在英叔的眼里,卓彦飞老了点儿。虽然沉稳成熟,有着温文儒雅的风度,却不适合小姐,也不能保护好小姐。以霍家的家世,以及小姐的遭遇,小姐以后想幸福,甩掉流言蜚语,那么小姐就必须嫁一个像大少爷那般强势牛逼的人。

  “卓先生,请回吧。”

  英叔淡淡而有礼貌地说着,然后也转身往别墅而回,也把别墅大门关上了。

  卓彦飞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眼前这栋美轮美奂,占地极广的豪华别墅,忽然间就觉得自己站在这里显得非常的不协调,非常的渺小。

  再看看自己手里拿着的那张银行卡,一百万对于霍东燕来说,或者就是一千元,甚至更少和一百元差不多吧。

  可,这些都是他的心意呀。

  “大叔。”

  卓彦飞忽然叫住了英叔。

  英叔扭头转身走回到别墅门前,他并没有再打开别墅大门,只是隔着门问着卓彦飞:“卓先生,请问还有什么事吗?”

  卓彦飞把手里那张银行卡塞进了英叔的手里,说着:“大叔,请替我把它给霍小姐,无论如何都请她一定要收入,以减轻我心里的愧疚。”卓彦飞说完之后便扭头快步地离开,害怕英叔会再把银行卡塞还给他。

  “卓先生……”英叔连忙打开了别墅大门,小姐刚才拒绝收入,他怎么敢代替小姐收下呀,再说了小姐也说了那不是卓彦飞的错,与他无关的。

  卓彦飞快步地走到了他自己的车前,一辆白色的菲利浦,他钻进了车内,迅速地把车开走了,英叔没有追上他,只能望着他的车就这样绝尘而去,而烫手山芋似的银行卡还在英叔的手里。

  没有办法,英叔只好拿着那张银行卡回到了别墅里,走进屋内,找到了霍东燕,把银行卡交给了霍东燕。

  霍东燕皱着眉拿过了那张银行卡,对于卓彦飞的坚持,她觉得那个男人其实还是很有诚心的,只是错不在他,她实在不想收下。

  她会找个机会把银行卡还给卓彦飞的。

  真不知道卓然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有这么好的一个弟弟。

  想到卓彦飞对她说的话,她的眉皱得更紧了,就算卓彦飞真的很好,他有那种哥哥,她也不会考虑的。

  回到房里,霍东燕随手把银行卡丢到了自己的梳妆台上,然后在床前坐下。坐了一会儿,她又站起来,走到梳妆台前,拉开了抽屉,从里面拿出了那条有着一个“黑”字的男士项链,这是卡地亚的牌子,而这条项链一看就是价值好几百万的,对方的身份非富即贵。

  他到底是谁?

  把项链丢回了抽屉里,她到处翻找,想找纸和笔。

  在她的房里没有找到纸和笔,她又走出了房间,下到二楼,走进了霍东铭的书房,在里面拿了一张A3大的白纸,又找到了一支黑色的大头笔,然后在A3纸上面写下了大大的“黑”字,又找来了胶水,拿着写有大大的“黑”字的A3纸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把那张纸贴在自己的内室墙上。

  贴好之后她转身又离开了房间,来到了哥哥们的健身房里,找到了哥哥们少年时期用过的飞镖,拿着一把飞镖重新回到自己的房里。

  站在距离那张写有“黑”字的纸一米远的地方,她拿着那一把飞镖,一枚一枚地往贴在墙上的那个“黑”字掷去。可惜墙壁太硬,飞镖钉不入去,都是把纸张钉出了一个小洞,然后镖就掉落在地上了。她也不管,继续掷着,不消片刻,那个“黑”字就被钉得面目全非了。

  她是借此来发泄心底的怨气。

  她怨那个姓黑的男人。

  既然夺走了她的清白,留下了他的种,还留下那条项链,为什么会一走了之,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不管他是谁,自己就是被他毁了。是,她似乎也是活该,要不是她识人不清,交了损友,她也不会被那姓黑的家伙夺了清白,还未婚先孕。

  “宝宝,钉死你那个该死的嗲地!”

  霍东燕一边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飞镖,一边重新掷着,还抚了一下自己的小腹,对着腹中三个月大的宝宝自言自语着。

  蓝若希敲门,没有听到回应,便轻轻地推开门而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听到的也是这一句话。

  她没有出声,轻轻地走进了霍东燕的房里。

  霍东燕沉浸在自己的怨气之中,并没有发觉蓝若希走进来了。

  刚从豪庭花园回来的蓝若希,一进门就听到了英叔的禀告,得知卓彦飞来过了。她便上楼来看看霍东燕,没想到会看到这一幕。

  看着霍东燕不停地掷着飞镖,她心酸地想着,那个大家都不知道长什么样的男人,其实已经走进了霍东燕的心了,哪怕是带着怨,也抹杀不掉他在霍东燕的心里生了根。

  这到底是喜还是悲?

  一个让大家到现在还不知道身份,还不知道样貌的男人,他到底在哪里呀?

  她的男人堪称本市最牛逼的人了,黑白两道的人脉都有,偏偏查了几个月了,还没有查到对方的真实身份及身在何方,可见对方不是一个普通人,如果普通人,估计不用三天就被霍东铭揪出来了。

  蓝若希有点担心这个小姑子的未来,会很多磨难。

  霍东燕总算停止的掷飞镖,她自己站在那张纸面前,看着那个被钉得像黄蜂窝的黑字,忽然她伸出手,把那张纸撕了下来,狠狠地揉成了一团,用力地掷到了地上,还不解恨,抬脚就把那纸团踩了又踩。

  她这个动作,她心底的怨,让远在天一方的黑帝斯忽然间就郁闷起来,好像有一支针刺在了他的心头上一般,让他不自觉地拢起了眉头。

  而此刻的黑帝斯正坐在一间特大的会议室里,那是烈焰门高层管理及长老们秘密开会的地方,不是高层管理及长老们都不知道这间特大的会议室在什么地方。

  从外面看去,这间会议室位于一间商业大厦里,那是一间综合的商业大厦,很多企业的写字楼都在这里。

  一般不会引起太多的人注意。

  出出入入的人也很多,有身份的,没身份的,各种各样的人都有。

  也正因为它的过于平常,所以对烈焰门的人来说,掩护性极高。

  会议已经结束了,可是那些人还不肯离去。

  因为他们还在向黑帝斯提议几乎每天他们都会通过各种方式提及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黑帝斯的婚事。

  此刻黑帝斯的面前就摆放了两排相片,每一张相片上都是一个美女,各种肤色,各种的美,就像选美大会一样。

  当他拢眉的时候,坐在他左手边的那位长老正在说着千篇一律,又说了无数次的劝告,看到他拢眉,长老知道他不悦,可还是坚持着:“少主,你都三十好几了,该结婚了。门主像你这般年纪的时候,少主都有十岁了。”

  黑帝斯随意地扫了一眼那两排美女相片,淡冷地应着:“不堪入目。”他心里只有那个热情如火,哪怕她是被人下了迷药下才会展现出热情如火的小妖精。

  其他女人,在他的眼里丑如无盐。

  她没有失去理智的时候,挺悍的!

  脑里自然地闪过的是那次他的车和她的车差点相撞时的情景。

  她,此刻就是他心底里的一本书,等着他将来回去找到她,慢慢地翻阅。

  不堪入目?

  众人听到他一句评论,顿时脸色各异,一个头变成了三个大。

  这些美女都是他们花费了大量的心力,好不容易找来的,随便一个都是美人胚子,有着足够的本钱迷倒任何一个男人。可他们的少主居然说不堪入目!平时少主一句话都不说,现在说了,却是……

  为什么少主会没有反应?

  难道少主不喜女色?

  想到这里,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黑帝斯才不管这些家伙怎么想他,他站了起来,带上乔治转身离开了会议室,瞬间便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而外面的人,却看不到他的身影走出这栋大厦。

  霍东燕还在踩着纸团。

  蓝若希忍不住出声,她失笑地说着:“东燕,别踩了,那纸都稀巴烂了。”

  乍一听到若希的声音,霍东燕霍地转身,看到若希正失笑地看着自己,顿时她脸红起来,又有点恼羞成怒地低叫着:“大嫂,你怎么进来也不吭一声,你想吓死我吗?”

  若希站起来,走到她的面前,低头看看那纸团,又看看霍东燕,才笑着:“我敲了门,没有回应,我看到门没有上锁,便推门而入了,没想到看到某人在教着自己的宝宝憎恨宝宝他爸。东燕,小心胎教呀。”

  东燕的脸更红了,扭头,她坐回床上,生着闷气。

  若希跟着回到她的身边坐下,揽上她的肩膀,说着:“好了,别这样了,什么都不用担心,你还有大家这些亲人当你的后盾呢,你的宝宝大家都会很疼爱的。你也别再怨别再恨了,就当作这是上天赐给你的,相信你的宝宝一定会很漂亮很可爱的,因为大家的东燕也是个美人一枚呢。”

  “大嫂,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也有油嘴滑舌的一面。”东燕被若希这样一说,心情便好转了,偏头白了若希一眼,脸上已经有了笑意。

  若希笑:“我还有很多面你都不知道呢。对了,东燕,晚上我和妈要去参加一个白太太的生日晚会,你要不要一起去。”

  这件事也是她刚才回来,美姨告诉她的,说是婆婆吩咐美姨转告她的。

  婆婆为了今天晚上参加晚会时保持高雅得体,已经出去美容护肤去了。

  在上流社会里,这样的晚会多的是。

  过去也有很多这类性质的晚会邀请她参加,不过她一直都以工作忙,抽不出时间来回绝了。她是不喜欢参加这类性质的晚会的。现在不同了,现在她没有天天上班了,闲在家里,那些存心想讨好她的贵妇人们便想尽办法邀请到她。因为怕她拒绝,便想着通过章惠兰来让她出席,因为章惠兰是她婆婆嘛。

  这不,章惠兰留下话来了,她也不好拒绝呀。

  “我不喜欢参加那样的晚会,我讨厌那些所谓的贵妇人,就是一群喜欢嚼舌头的无聊女人,没有实质性的活动,无非就是喝喝酒,聊聊八卦资讯。大嫂,你过去也是不参加这类晚会的,怎么……是妈要求你一起去的吧。”

  “估计是人家请求妈带上我吧。”若希不想去追究人家是怎样请求的。

  “也是,你现在可是人人都想趋承的真正的贵妇人了。大嫂,你觉得这名门里的夫人好不好当?”霍东燕笑问着,深知嫂子此刻的身份及身价。

  霍家本来就是让人趋之若鹜的家庭,而霍东铭更是让人奉承趋承的太子爷,身为太子妃,会成为那些贵妇人努力想邀请的人很正常。

  “不好当。要是我不出席,人家会觉得我高不可攀,会让人家找到说三说四的借口。过去还可以以工作为由拒绝,现在在家养胎了,不太好拒绝。”

  “你都怀孕了,其实也可以拒绝的,我哥肯定不喜欢你去,我哥回家第一眼想看到人的就是你呢。”

  若希笑笑,又揽紧了一下东燕的肩膀,处理人际关系,东燕还是不及她想得周到的。

  她是怀孕了,可那些太太们又有几个没有当个妈妈的?她们都会说怀孕了就需要多走动走动,别老呆在家里。现在她身子还是很方便,要是整天呆在家里养着胎,那些太太们肯定又会说那些酸溜溜的话了,现在她的身份及地位已经够让那些太太们酸死了。

  要不是顾及霍家的声誉,以及婆婆的面子,她也不想出席的。

  “几点钟出门?”霍东燕问。

  “七点左右吧。”

  “难怪下午看不到妈了,估计又去美容护肤了。”霍东燕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又问着若希:“大嫂,你不用准备准备吗?都快五点了吧。”

  若希只是笑笑,应着:“我不用准备什么的,随意便好。”

  她现在这样的身子,还能怎么打扮?

  再说了她只喜欢为霍东铭而打扮。

  出席晚会,只要大方得体便可。

  姑嫂俩坐在房里聊了好一会儿,大都是若希在安抚东燕的情绪,让她为了宝宝的健康成长,要保持心情舒畅。

  聊了一会儿后,章惠兰回来了,便使人上楼来叫了若希。

  若希只得下楼去,先回到自己的房里换了一套大方得体的衣服,初春的夜晚通常还会很冰冷,所以她并不想穿裙子晚礼服。

  换过了衣服,她才下楼去。

  “若希,你怎么不换晚礼服?”章惠兰一看到她下楼来,马上叫了起来。章惠兰自己已经穿了一套高贵典雅的晚礼服,脖子上还戴着精致的项链,耳上戴着金耳环,头发挽成高髻,两边手腕上也都戴满了金银珠宝,整个人看上去珠光宝气的,下午经过了美容及护肤的她,似乎年轻了很多,至少她现在这副打扮让人觉得她才四十几岁似的。

  “我怕冷着宝宝了。”若希笑了笑,扯了一个能让婆婆不要求她穿晚礼服的借口。

  一提到宝宝,章惠兰果然就不说什么了。

  在她的心里,的确没有什么比她的孙子更重要的。

  “可你怎么不戴点首饰呀,这样看上去有点寒酸了。”章惠兰看到儿媳妇身上,除了右手无名指上戴着婚钻戒之外,脖子上,耳朵上,手腕上都没有首饰,又忍不住说了起来。“东铭不是送了很多给你吗?”

  儿子的聘礼当中可是有很多精致的价值不菲的金银首饰,每一件都是精品呢,不是一般人可以买得起的呢。

  “妈,我是你媳妇,我可不想抢了你的风头。”若希笑着亲热地挽起了婆婆的手臂,像个女儿一般撒着娇。

  章惠兰也笑了起来,偏头就点了一下她的额角,笑嗔着:“你这丫头,妈都老了,还出什么风头。倒是你,才觉好好地展现一下你名门夫人的风范。”

  若希一边挽着婆婆往外走,一边笑着:“我这样也不丢脸吧。”

  “那是自然,我章惠兰的媳妇天生丽质,就算是粗布裙衩穿在身上也同样光彩夺目,无人能比。”章惠兰自夸着。

  若希失笑。

  婆媳俩就这样有说有笑地走出了主屋,走到停车场上,钻进了若希的那辆奔驰,一名保镖负责开车,另外三名则开着另一辆车尾随着。

  两辆车一前一后地开出了霍家别墅。

  婆媳俩傍晚七点出门,晚上十点左右就回来了。

  晚会上,若希是唯一一个没有穿着晚礼服的人,可她依旧是晚会上最引人注目的女人,不仅仅是她的高贵身份,还有她的风姿绰约。她的一举手一投足都散发着贵气,是那种浑然天成的贵气,不需要任何外在物的烘托,相比于那些靠着金银珠宝来彰显贵气的贵妇人来说,她更吸引人,更显自然。

  原本不想出风头的她,还是不可避免地出尽了风头。

  当然了,还有一点是因为她是霍东铭的心头肉,谁都知道霍家的太子爷是个宠妻如命的男人,能让他夫人开心的人,都会让太子爷心怀好感,会让他夫人生气的人,都是太子爷的敌人。

  白家小姐和若希是旧识,两个人有点交情,在若希还没有嫁给霍东铭的时候,白小姐是少数和若希有来往的千金小姐。

  也是冲着这一层关系,若希才会出席这个晚会,当然了她不会告诉婆婆婆的,免得婆婆不开心。

  参加完白家太太的生日晚会后,隔天又有好几份邀请函送到了霍家,都是指名道姓要邀请霍家夫人以及霍大少奶奶参加的,而且那些人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家。

  看着那些邀请函,若希的眉都皱了起来,不过她很快又施展开来了。

  因为她想到了另外一个好处,婆婆要开美容院了,而有空闲美容护肤,又舍得花钱的人大都是那些贵妇人,千金小姐们,现在她只要和婆婆一起和那些人亲近一下,到时候婆婆的美容院开张了,生意也会不错的。

  所以,她决定,只要有人送来邀请函,她都会出席。

  不过她也很小心自己的身体,在出席晚会的时候,一般都是滴酒不粘,大家知道她是孕妇,对她也很是体贴照顾。那些贵妇人甚至还传授很多生儿育女的经验给她。

  也有让若希不喜欢的,那就是白天里婆婆的牌友们会找上门来,经常说什么四缺二了,邀请婆媳俩人打牌。

  章惠兰一直都是以打牌来打发时间的,她的牌瘾很深,若希却不一样,她不喜欢打牌,觉得无聊,而且她也不太会打。经常性都是输,再说了怀孕的她也不适合老是坐着。

  每当有人来邀请她去打牌,她就赶紧说她累了,需要休息,然后躲回房里。章惠兰最着紧的便是她的身体,一听到她说累,章惠兰就紧张万分,马上拒绝了牌友们的邀请。

  当然她也不会忽略家人。

  她每天都会抽出时间陪老太太,陪陪姐姐,带上小姑子出门逛逛,霍东燕在外面的名声还是很差,大家对她的八卦还很感兴趣,不过有若希陪着,也没有多少人敢当面说什么,经过短时间的接触及了解,很多人都感觉出若希是一个相当不简单的女人,惹怒了她,也不会有好下场。

  她也会每天回一趟娘家,听听母亲的叮嘱,觉得那是最亲切的话语。姐妹俩都出嫁了,蓝家里就只有母亲整天守在家,挺无聊了,她每天回一次,也算是陪陪母亲了。

  此刻,下午了。

  高空中挂着软绵绵的春阳,万缕松散的阳光从高容中洒落下来,分散在地面上。

  气温很温和,很舒适,吹着同样是软绵绵的春风。

  若希站在自己的房前阳台上,看着院落。

  想想最近几天过的日子,她忽然感叹,其实名门夫人的日子真不好过,简直就是无聊透顶了。

  这所谓的交际呀,让她头痛。

  要不是冲着婆婆的美容院以后开张了需要那些贵妇人的支撑,她真的想找个地方躲起来,让那些贵妇人都找不到她。

  院落里逢春而景变,到处充满了生机。小草都恢复了碧绿,树叶也碧绿可人,鱼池里的鱼儿欢快地畅游着,一切的一切都那般的美好。

  她看到了老太太又坐在院落里晒太阳了,也看到姐姐正鼓励着霍东禹勇敢地迈出重生后的第一步,老太太虽然在晒着太阳,眼睛却一直盯着若梅夫妇,看到霍东禹能吃力站起来,迈出了受伤后的第一步时,老太太老眼湿润起来。

  若希看着这一幕,眼睛也跟着湿润起来,如果霍东禹能重新站起来,姐姐才算苦尽甘来。

  她祝福姐姐,希翼姐姐也过得和她一样幸福。

  千寻集团。

  总裁办公室里。

  霍东铭站在落地窗前,居高临下地俯瞰着地面,地面上看到的一切,都显得那般的渺小。

  慕容俊坐在沙发的扶手上,盯着他的背影。

  “东铭,你不打算行动吗?”

  慕容俊问着。

  “条件还不够。”霍东铭并没有转过身来,只是沉冷地应着。

  “难道你还要等?你不怕她老是这样挑拨,真会影响你们的夫妻感情吗?更何况她还想着把你的若希送上她儿子的床。”慕容俊站了起来,也走到了落地窗前,偏头看着上司兼死党的侧脸。

  那轮廓分明的侧脸都掩不住好友的俊美无铸,让他不禁深叹着,过于俊美的男人,配上让人趋之若鹜的身份,就是容易招来别人的嫉恨。

  “我相信东恺。”

  霍东铭重重地应着。

  “那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慕容俊此刻摸不清霍东铭按兵不动的真正原因。

  数天前,若希的手机收到了几条暧昧的信息,后来几天里也都收到各种各样不同内容的信息,霍东铭让他帮忙彻查,查出了幕后指使人正是霍东恺的亲生母亲江雪。

  慕容俊满以为知道了幕后指使人是江雪之后,霍东铭会马上出手,把江雪这个老小三除掉的,毕竟老小三已经触到了霍东铭的底线,谁知道霍东铭竟然说条件还不够。

  “我要的是东恺对他母亲彻底死心,现在这点动静还不足以让东恺死心。我会让那老贱女人什么都失去,在我对付她的时候,连她的亲生儿子都不想救她。慕容,这样的打击才是致命的。”霍东铭绷着俊脸,神情阴森,说出来的话充满了冷狠,让人听着毛骨悚然。

  慕容俊忍不住朝他竖起了大拇指,吐出几个字:“还是你狠!”

  霍东铭抿唇不再说话,只有那双深沉的眼眸迸出了阴寒的冷光。

  那冷光似乎想剥了江雪的皮,将她挫骨扬灰。

  ------题外话------

  今天这章属于过渡章节,字数少些。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