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57 闺房之乐,发现

157 闺房之乐,发现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7002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50

   蓝若希站在原地,淡淡地看着霍东恺迅速地钻进那辆红色的奥迪,霍东恺在钻进车内的时候,还是非常不舍地看了她一眼,看到她表情不变,面色不改,眼神清明的时候,霍东恺忽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笑话。

  他对她再深情又如何?

  她的眼里从来就没有过他。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抑或将来。

  就算没有大哥的存在,她也不会对他有爱。

  看到不远处开回来的那辆劳斯莱斯,霍东恺的眼里再次闪过了难以压抑的感情,然后脚踩油门,快速地迎向了劳斯莱斯。

  在两辆车距离很近的时候,他却又本能地停了车,摇下了车窗,对着车后座的霍东铭笑着叫了一声:“大哥,你回来了。”

  霍东铭也摇下了车窗,淡冷地看着他,那眼神深不可测,似乎直击霍东恺的心底,让隐起了刚刚说出了自己心意的东恺忍不住毛发全竖,担心刚才那一幕会让他这个精明的大哥误会。“刚回来,为什么又走?”

  霍东铭淡冷地问着。

  宁佳被霍东恺粗暴地对待后,并不生气,只是有点怪异,觉得霍东恺在看到若希的时候,有点怪怪的。比如,她没有听到霍东恺叫若希“大嫂”,说的话淡淡中带着关心。还有,若希说她是东恺的女朋友时,东恺突然发难,把她粗暴地塞进了她的车里。

  东恺说他心有所属?

  哪个女人能让他爱上?

  他既然有了心有所属的女人,为什么没有行动,到现在二十九岁了还保持着光棍。

  宁佳并没有深究,她此刻完全把东恺当成朋友,对于东恺的感情问题,她还没有太多的兴趣。

  “若希,我先走了,再见,有空找我玩。”宁佳亲热地朝若希挥挥手,然后发动引擎,打算离开。

  “有空常来玩。”若希也笑着,两个人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宁佳再挥挥手,便把车从霍家门前的另一端路口开出去,绕过了霍东铭兄弟俩的车,事实上兄弟俩一来一去,两辆车已经把过道给塞住了。

  霍东恺还在面对着自己敬爱的大哥,他笑了笑,讲解着:“我忽然记起有一个重要的应酬,所以不打算在家里吃饭了。哥,我先走了,不能让人家久等了。”

  说完便摇下了车窗。

  霍东铭没有多说什么。

  他看到了自己的爱妻正站在别墅门前笑着向自己这边看来。

  保镖快速地把车开到了别墅门前,若希笑着走过来,替霍东铭拉开了车门,霍东铭高大的身子钻出了车外,若希柔软的双手已经攀上了他的衣领处,替他整理了一下衣领,又理了一下领带,才笑着说:“回来了,我等你一会儿了。”

  前几天忙着参加晚会,她还没有尝到等夫归家是怎样的滋味。今天晚上没有外出,傍晚时她说要散步,其实就是在门前等着丈夫回来。

  在等待的时间里,她的神情看上去很淡定,一副散步的样子,其实心里老在猜测着,想着东铭怎么还没有回来的?保镖开车是否够小心?路上不会出什么事吧?

  在看到劳斯莱斯的时候,她才重重地松了一口气,觉得悬着的心总算落下来了。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她才深深地体会到什么叫做牵肠挂肚。

  “嗯,我回来了。是不是晚了?对不起,下午忙了点儿。以后别站在这里等,会冷。”霍东铭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来,就披到了若希的肩上。

  拉紧他披上来的西装外套,若希主动地偎进他的怀里,他搂着她步往着往别墅里而入。

  天空还没有完全黑下来,不过路灯已经完全亮了起来。

  屋里传出了饭菜的香味。

  走了两步,霍东铭忽然低低地说着:“老婆,等等,我有礼物要送给你,在车里,我去拿。”然后松开了搂着她腰肢的手,转身就往车走去,保镖正打算把车开进别墅,看到他转身而回,又连忙停止动作。

  霍东铭走到车后座前,拉开了车门,从车后座拿出了一只精致的服装袋子。

  若希扭头转身,站在原处看着他拿着那只精致的袋子走回来。

  “老婆,这是送给你的。”霍东铭把手上的袋子递给了若希,眸子眨了一下,闪烁着炙热。

  “什么东西?”若希接收到他的眼神有点古怪,接过了袋子,就有点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袋子,想把装在里面的礼物拿出来,她才触到那如纱一般柔软的布料时,霍东铭却搂紧她,在她的耳边亲昵地说着:“先别看,人多。这礼物,等会儿回到房里,关上房门了,你再拿出来看,这是我为了今晚而替你精心挑选的。”

  他这样一说,若希更是心痒难耐了,恨不得马上就把袋子里的衣服拿出来。触到柔软的布料时,她便知道是衣服。但霍东铭的话却又让她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衣服让霍东铭如此的神秘又暧昧?

  晚饭过后,若希迫不及待地回到了二楼的房里。

  一进门,她就一边打开袋子,拿出那件如纱一般柔软的衣服,一边嘀咕着:“送的是什么衣服,这般神秘。”

  当她拿出那件衣服,展开一看,顿时愣住了。

  那是一件紫色的薄纱蕾丝睡裙,透明度达到百分之九十九,也就是说她如果穿上这件睡裙,她的身体就处于外泄状态。

  长这么大,结了婚,无数次欢爱,现在还升格当妈妈了,可她还从来没有穿过如此性感的睡裙。霍东铭竟然送她一件这般性感的睡裙,他的深意非常明显了。

  若希的脸不自然地红了起来。

  怪不得他眼神炙热,怪不得他让她回到房里再拿出来看了。

  身后传来了低沉的脚步声。

  若希赶紧把睡裙塞回袋子里去。

  霍东铭已经开门而入,他从背后把她搂住,大手就先往下滑,滑到她的小腹处,感受着宝宝的存在,然后他才低哑地暧昧地笑问着:“老婆,怎样,礼物看了吧?”

  拿开他的手,若希反身就退出了他的怀抱,脸有点红,嗔了他一眼,然后把袋子扔回他的手里,嗔着:“这个时候还送我这个做什么?我现在的身材……”

  话没说完,她就往里室走去,有点沮丧地在床上坐了下来。

  低首,她看着自己隆起的小腹,十七周的肚子里,穿着少一些的衣服,肚子明显就隆了起来,平时苗条平坦的小腹,就像被吹了气一般,苗条的腰肢随着怀孕也发生了变化。

  若希忽然觉得自己变丑了。

  霍东铭跟着走进来,看到她坐在床上,神情有点儿沮丧,他倚靠着里室门口,笑睨着她,没有马上上前去安慰她,被他看得有点不自然了,若希抬眸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着:“看什么看,我身材走样了,不好看了,怀孕的女人不好看,肚子大大的。脸上也会有妊娠斑什么的。”好吧,她没有妊娠斑,脸上除了多了一点点儿的肉之外,并没有变化。肚子是隆了起来,但身材还是不错的,至少上身比怀孕前丰满了很多。

  平时她忙,加上霍东铭对孩子的喜爱,所以觉得怀孕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此刻看到那件性感睡裙的时候,她才忽然发觉自己此刻的身材不再像怀孕前曲线玲珑了,穿上那件睡裙的时候,肚子隆起,肯定不好看。

  爱美之心,其实人皆有之。

  若希也有几分的在意。

  特别是在自己心爱的男人面前,她是巴不得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现出来。

  此刻她的心理状态却又是大多数女人怀孕后都会有的。

  霍东铭低笑。

  离开门口,他拿着那件性感的睡裙走到床前,在她的身边坐下,爱怜地刮一下她的鼻子,低笑着:“怀孕的女人觉得自己最丑了,但在她们老公的眼里,怀孕的妻子却是最美的。”

  若希看着他,沮丧的神色减少了三分,杏眸闪亮,问着:“你不是在故意哄我?”

  “我是不会骗你的,对你,我说的都是真话。”霍东铭爱怜地亲吻一下她略嘟起的红唇,觉得她不是在生气,而是在向自己撒娇。

  倒进霍东铭的怀里,夫妻双双躺在床上,若希在他的前胸画着圈圈,说着:“女人生了孩子身材都会走样的,东铭,我此刻才想到这个问题。你说我生完了宝宝会不会身材走样?会不会很难看?”

  “傻瓜,不会的,你看有多少人生了孩子后还保持着曼妙身材的。”

  若希不出声了。

  刚刚的沮丧只是一瞬间的。

  片刻后,她心情便恢复了。

  霍东铭开了暖气。

  房里迅速升温。

  “我先去洗澡。”若希坐了起来,看了看那件性感的睡裙,想了想,她还是拿起了那件睡裙。

  东铭在这个时候送她性感的睡裙,她知道他的用心,他是想制造出浪漫的,充满情趣的闺房之乐。

  估计是她最近忙着参加晚会的结果了。因为她参加晚会回来的时候,一般都晚上十点左右了,她累,回家后缩进霍东铭的怀里就沉睡,夫妻之间的交流已经中止了好几天了。

  看到若希还是选择那件睡裙,东铭的眼眸神色开始加深了,他用近乎燃烧的眼神把爱妻送进了浴室里。

  霍东恺开着车从霍家那里折回来,他沿着弯曲的水泥路呼啸而过。

  出了金麒麟花园后,他竟然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去哪里?

  回他自己的小天地里?

  只有他一个人,也只有他一个人的气息,很闷,很压抑,他不想回去,至少此刻不想回去。

  去酒吧喝酒?

  自从上次在蓝月亮酒吧喝醉了酒,吐出了自己的真情之后,他就没有再到蓝月亮酒吧喝过酒了。

  酒,有时候可以麻醉一个人,但永远麻醉不了自己的心。

  而他对若希的爱又是不能表露出来的,要是他再喝酒,一不小心又酒后吐真言,誓必会影响兄嫂感情的。那是他最不愿意看到发生的事情。

  放慢了车速,让车子慢慢地往前滑动着。

  当他看到海滨区那大片的公寓房时,他才有了目标,决定看看母亲。

  于是车头一转,便往海滨区开去。

  霍东恺把车开到了距离江雪公寓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便把车停了下来,并没有把车开到江雪公寓门前的小停车库里。

  不是他不想,而是他看到了有一辆轿车停在母亲的公寓门前,那辆轿车是他不认识的。

  那是谁的车?

  为什么停在母亲的公寓前?

  是来找母亲的?

  母亲的朋友?

  好几个疑问同时闪过了霍东恺的脑海。

  母子血脉相连,但他对母亲的私生活并不清楚,他甚至不知道母亲有没有朋友。

  下了车,他快步地往公寓走去。

  当他走上台阶的时候,赫然听到屋里传来了男人说话的声音。

  男人?

  母亲的公寓里有男人?

  霍东恺的俊脸变得有几分墨绿色,就算母亲是小三身份,可跟了父亲那么多年,潜意识里,他觉得母亲在没有和父亲断绝情份的时候,最好不要再和其他男人有染。

  霍东恺明显是在误会了江雪,以为江雪快六十岁的人了还会和男人偷情。

  为了弄清楚,他放轻了脚步,如同鬼魅一般走上了公寓门前的台阶,站在门前,竖起耳朵听着公寓里面的情况。

  屋里传来了好几道男人的声音。

  都是他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声音,还好,他并没有听到公寓里传出男女之间的那种声音。

  “江女士,对方是霍家大少奶奶,当初大家不知情,现在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那是惹不起的人,霍家大少爷是个利害精,你让大家这样帮你挑拨他们夫妻的关系,价钱是否给得低了点。”

  霍东恺听到了一个男人这样说着。

  霍家大少奶奶?

  那不是若希吗?

  他们在说若希!

  东恺的脸更沉了,也绷了起来,眼神变得森冷,但他并没有马上惊动屋里的人,而是继续竖听着屋里的动静。此刻他有点感激母亲的公寓里并没有装着隔音门,屋里说话的声音哪怕不大,他还是能听清楚。

  “这个价钱不低了,我都给了你们一百万了,你们还要多少?不就是给她发暧昧信息吗?一条信息能要你们多少钱?我给了你们一百万,已经很多了,你们别敲榨!”江雪不满的声音响起。

  “江女士,你也知道霍东铭不是省油的灯,万一被他查出大家来,大家都会死无葬身之地的,你才给大家一百万,实在是太少了。更何况你还想让大家找机会绑架蓝若希,把她送上你儿子的床。大家要求你加价到一千万,算是便宜了,大家哥们几个可是拿着命来帮你。要是你不肯加价,那大家的合作就不必再进行了,你另找高明吧。”另一道冰冷的男音响起。

  “一千万?我哪有那么多钱呀?我全部积蓄加一起都没有那么多呢。”江雪低叫起来。

  要不是想让对方帮她绑架蓝若希,她一百万都舍不得出呢。她是霍启明的情妇,可也不代表她就有多少千万的身家,就算她有过千万的身家,她也不愿意倾囊而尽,只为拆散霍东铭和蓝若希。

  “江女士,你是霍家大爷的情妇,霍家在这个城市里是个富得流油的大家庭,先别说其他的,就说说你自个儿的儿子,少说也有过亿的资产了吧,一千万,你都拿不出来,你还请咱哥们办什么事?你以为有几个人敢为了你的钱而和霍东铭作对?要不是哥几个是外地来的,先前并不知道你要对付的人是什么身份,就算你给一亿,哥们几个也不敢和你合作。现在合作开始了,哥几个为了信誉,才硬着头发和你继续合作下去,但钱一定要加,没有一千万,大家的合作还是要终止的。”那道冰冷的声音继续响起。

  站在门外的霍东恺听了屋里的对方后,却全身冰冷,又怒发冲冠。

  母亲竟然背着他,暗中请人使坏,意欲拆散大哥和若希!

  暧昧信息?

  母亲是让那些男人给若希发暧昧信息吗?

  该死!

  “你也知道我是情妇,情妇哪有什么钱呀?我儿子也没有这么多的活动资金的。”江雪还在试图扮可怜,拒加价。

  “那,对不起了,江女士。”

  几个男人站了起来,不再和江雪谈价钱,黑着脸就朝外面走。

  江雪连忙站起来,拦住他们,堆笑着:“你们先别走,大家再商量商量吧。”如果这几个男人走了,她很难再找得到人合作了,这几个人要不是外地人,也不会和她合作的。她拿若希当导火索,正触着霍东铭的逆鳞,要是被霍东铭查出来了,的确,会死无葬身之地。

  “没有一千万,大家是不会再商量的。”

  江雪讪笑几声后,才一咬牙,恨恨地说着:“好,一千万就一千万,我会想办法凑钱的,你们务必要帮我想办法把她给我弄过来,记住,不留痕迹。”

  霍东铭精明至极,若希又是他的心头肉,若希一旦被绑,霍东铭肯定会全城搜捕的,为了活命,她们必须做到不留痕迹。

  “江女士准备了三千万,再说吧。”

  “三千万,怎么又加到三千万了?”

  江雪差点就要尖叫起来了,要不是怕惊动了四周围的邻居,她真的会尖叫。

  “大家哥们三个,一人一千万,不是三千万。你准备钱,什么时候准备够三千万了,大家什么时候再计划。”然后,那三个男人越过了又惊又气又怒的江雪,向门口走去,才拉开公寓大门,冷不防一记狠狠的,虎虎生风的拳头便朝为首的那个男人挥来,那个男人反应很快,可惜不及霍东恺出手快,被霍东恺一拳打中了鼻子,马上就流鼻血了。

  那两名男子看到自己的同伴被打,问都不问,各自挥拳,和霍东恺打了起来。

  江雪先是被吓住了,等她看到和三个男人打成一团的正是自己的心肝宝贝儿子霍东恺时,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起来。

  霍东恺外表冷漠,不太喜欢和人说话,可他一向都挺君子的,极少会动手。此刻他挥手就打人,江雪猜到他是听到了自己和三个涉黑份子的谈话了。

  “恺儿!”

  江雪顾不得了那么多,冲上前去一把抱住了霍东恺,急急地对那三个涉黑份子说着:“别打了,这是我儿子,你们先离开吧。”

  那三个男人听说霍东恺就是霍家的四少爷时,相互看了一眼,停了手,狠狠地瞪了霍东恺一眼,然后离开了。

  霍东恺把那三个男人都打了好几拳,不过他自己也被那三个人各打了好几拳,此刻他的嘴角青紫一片,鼻子也在流血。

  “恺儿。”江雪心疼地叫着,看到儿子受伤流血,那比割她的肉还要让她痛苦。

  霍东恺用力地甩开了她的扶持,扭头,冷冷地,狠狠地瞪着她,用着一副狠不得掐死她的眼神。

  江雪原本想去替他拿药箱,想替他清拭一下鼻血的,被他这样一瞪,她脚底被钉住了,竟然动弹不得。

  “恺……恺儿……”

  “你请人给若希发暧昧信息?你想撤散大哥和若希?你还想让那三个混蛋绑架若希,把若希送上我的床?”霍东恺咬牙切齿地低吼着。

  对母亲最近的不满,在此刻听到这样的事情时,他觉得自己要崩溃了。

  母亲太无耻了!

  她怎能这样做?

  “恺儿,没有的事,没有的事,妈就算有天大的胆也不敢那样做呀。”江雪抵死不承认。

  “妈,我都听到了!”霍东恺倏地伸手,一把揪起了生他的母亲,压下愤怒的俊脸,咬牙切齿地吼着:“江雪,我再警告你一次,要是你不收手,还敢这样下去的,第一个不放过你的人,是我!”

  江雪呆若木鸡,连他揪她的大不敬动作,她都忘记了去反抗。

  泪,心痛,绝望,各种情绪袭来,把她整人人席卷了。

  她怀胎十月,顶着别人异样的目光把他生下来,也曾经亲自抚养了一段时间的儿子,竟然揪起她,竟然凶神恶煞一般地警告她!

  她……

  霍东恺用力一甩,便把江雪甩坐回沙发上,他狠狠地一脚踢出,把那张水晶茶几踢翻在地上,因为力气太大,水晶茶几摔破了。

  江雪被他粗暴的动作吓得脸色更是白如纸。

  “以后,不是你躺在急救室里等着救命了,我都不会给你一分钱!”霍东恺转身而出,没有人知道在转身那一刻,他的痛苦有多深。

  ……

  若希泡了暖暖的温水澡,然后穿着那件性感的睡裙从浴室里出来,她脸红得如三月的桃花,眼神羞赧中带着点点期待,像是等待霍东铭的评判似的。隆起的腹部丝毫没有影响她的美,反而更添性感,美得如同出水芙蓉。

  霍东铭早在另一个浴室里泡了澡。

  此刻他光着上身,那结实的胸肌让若希看了脸色更红,明明两个人恩爱无数次了,她还像个少女一般,保持着羞赧,让霍东铭因为她的羞赧而更加的情动,仿佛如同初夜一般。

  房里的暖气被霍东铭开得更大了。

  一点点冷意都感觉不到。

  灯光却被调到了最暗。

  除此之外,霍东铭竟然趁她泡澡的时候,在房里点起了很多蜡烛,烛光伴着暖黄的灯光,让整个房里都充满了浪漫的气息。

  看到她出来了,他的视线马上就像粘满了胶水一般,紧紧地粘在她的身上,仿佛她就是一块磁石。

  他站了起来,没有急不可待地上前抱她上床,而是用着一种极为炙热的眼神,把她细细地,从发丝到脚趾都打量了一番。若希也没有马上走过来,而是潮红着脸,如同模特一般,站在浴室门口,任他用着炙热的鹰眼盯着自己。

  “最美的妈妈!”

  霍东铭低哑地吐出一句话来。

  然后他一步一步地上前,走到了若希的面前,低首用着燃烧的眼神锁着她潮红的脸,看到她在睡裙之下的雪白肌肤也泛起了潮红,他的喉结忍不住上下滚动着,有一股冲动,让他想一口把她吞进肚里去。

  弯腰,他抱起了她。

  浓浓的情意从细细的吻开始。

  从她的发丝他便一路吻,直吻到她隆起的肚子。

  “是不是很丑?”

  若希把手放到自己的肚子上,感受到宝宝在动,她有点不自然地问着。

  女悦为己者容,她会穿上这件睡裙,是为了他。

  “很美,这个时候的你,穿上它才彰显出它的性感。”

  霍东铭逗了宝宝片刻,开始回到自己今晚的主题上。

  他说过,今晚她将完完全全属于他的。

  吻,再度开始。

  带着极度的温柔。

  浪漫的烛光不停地闪烁着。

  “你别猴急,扯破它了……”若希的声音,带着浅哦。

  “扯破了再买……”东铭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喘息。

  “小心宝宝……”若希的声音,带着渴望。

  “放心吧,我这个当嗲地的会很小心,很小心的……”

  没声了……

  只有彼此的渴望及喘息。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