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58 突然告别

158 突然告别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249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50

   夜半,一声春雷响起,没过多久便下起了雨来。

  春雨降人间,代表春天正式来临。

  房里的气氛还处于浪漫状态。

  宽大的双人床上,健壮的男人睡得不是很沉,听到春雷响起的时候,略略地张了张眼,倾耳听了一会儿,等到春雨来临了,他唇边忽然扬起了一抹温柔而似笑非笑的笑容,然后搂紧了怀里的娇柔身子,爱怜地揉了揉那已经长成齐肩短发的发丝,便继续合上眼眸入睡。

  细细的雨,绵绵的雨,随着不算很响,显得有点儿闷沉的春雷默默地在这夜半里滋润着世间万物。

  雨一直下。

  天明的时候,天空显得很阴沉。

  雨还在下着,不算很大,就是阵雨,可缠绵,还吹着风,让气温在一夜之间忽然变回了冬天,冷。

  前院后院的花草树木,都被春雨彻底地清洗了一次,绿得如油。

  每条路上都湿漉漉的,有些低洼的地方还积满了水。

  平时天明的时候,佣人们都会在院落里开始打扫卫生,今天例外。

  下雨天的时候,负责屋外工作的佣人们可以休息,不用工作,负责屋里面工作的佣人们则像往常一样,静静地打扫卫生,静静地为各位主人们准备早餐,餐后水果等。

  房里暖融融的,因为暖气开着的原因,丝毫没有受到春雨来临的影响。

  若希睁开了双眸,首先看到的是头顶上的天花板,感受到被窝里的温暖,她咕哝一声,侧一个身,继续入睡。

  霍东铭还躺在她的身边,她的动作很细微,却惊醒了他,看到她侧一个身继续入睡,再看看时间,才清晨六点多,时间还很早,他也就由着她。

  露出被外的半截手臂上,雪白的肌肤上有着些许的吻痕,那是昨天晚上他留下来的。

  看到吻痕,他的眼神又变得暧昧炙热起来。

  看来,偶尔的闺房之乐,还是可以增加感情的。

  等到肚里的宝宝生下来了,他再好好地和她继续研究闺房之乐。

  楼下,佣人们还在忙碌着,主人们除了老太太已经起来之外,其他人还没有动静。

  老太太像往常一样,穿着厚厚的衣服,在美姨的扶持下脚步有几分的蹒跚,从楼上一步一步地走下来。

  过了年,老太太的年纪又大了一岁。

  她已经八十六岁了。

  哪怕她心情保持着爽朗,吃食很注意,也经常散散步,增强体质,可是老人家上了八十岁,大都会显得行动有些不便了。去年,她显得还是相当的硬朗。过了年后,她就感到自己真的老了,下楼的时候,觉得楼梯不好走了。

  “这楼梯太长了。”

  老太太慢慢地下楼来,嘴里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老夫人,要不,你回以前的房间住吧。”美姨提议着。

  老太太的房间是在一楼的,但她在二楼也有房间,那间房间是她年轻的时候和丈夫一起居住的。在丈夫去世之后,她有时候会回到房里住,有时候她又会回二楼的房间缅怀逝去的丈夫。

  或许是随着年龄的增加吧,老人家更加的怀念逝去的丈夫了,最近天天晚上都回到二楼的房间。一楼到二楼的楼梯和普通家庭的楼梯一样,并不算特别长,老太太是人老了,才会有楼梯太长的感觉。

  “不,我喜欢二楼。”老太太淡淡地笑着,皱起的老脸在笑的时候,扬起了一抹光辉,那是带着柔情的光辉。

  “可是老夫人的身体……”美姨有点担心。

  跨下了最后一级楼梯,老夫人才笑着:“我身体怎么了?我还能吃,还能睡,还能走,所有儿孙的名字及样貌我还记得清清楚楚的,我还好得很呢,我还要等着抱若希的宝宝呢。”

  美姨只能笑了笑,没有再往下说,她是长期侍候老太太的,只有她和雷医生最清楚老太太的身体。

  在沙发上坐下,老太太就习惯性地从自己的外套口袋里摸出了自己那副金边的老花眼镜,戴上老花眼镜,美姨已经把今天的报纸递给她了。老人家不管企业里的事情后,每天起来第一件事便是看报。

  她说,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人在家里,但心在外,一定要知道外面的事情,不能与世隔绝。

  当然,偶尔她还是会去参加那些老年人的活动。

  “外面的雨都下了半个晚上了,还没有停呀。”

  老太太在翻动报纸的时候,随口地问着。

  “是的。”

  “大少奶奶的早餐做好了吗?她的牛奶,都煮好了吗?”老太太又接着问,眼眼却盯着财经版面。

  “老夫人别担心,不会遗漏的。”美姨安抚着。

  “小姐的也要准备好。等会儿上楼去叫小姐下楼来,那丫头不叫她,就赖床。”老太太接着再说了一句。

  美姨一一应着。

  老太太把自己记挂着的事情都吩咐了美姨之后,便静静地看起了报纸来。

  清晨七点。

  房里。

  “老婆。”

  霍东铭坐了起来,顺手抄起了自己昨天晚上脱掉摆放在床边的衣服,迅速地穿了起来,然后坐在床沿上,伏在若希的耳边,温和地低叫着。

  若希没有反应。

  “若希。”

  霍东铭又叫了一声,并且伸出手,轻轻地推着若希,温声说着:“若希,该起床了。”不是他不心疼妻子了,而是他都觉得肚子饿了,若希一身两个人必定也会肚子饿了。

  孕妇的饮食习惯都必须安排得好好的,少吃多餐。

  而最重要的便是早餐。

  现在这个年代,生活的节奏很快,没有多少人能在固定的时间里吃早餐,大都是随随便便地应付着,有些甚至不吃早餐。早上,胃是空的,如果不吃早餐,胃没有东西可以运转,容易把胃磨坏,所以容易胃病。

  他是忽然间想到了这个问题。

  他决定要改变若希的作息时间。

  为了若希和宝宝的健康着想,有时候,他要适当地霸道。

  睁开双眸,若希眨着睡意朦胧的杏眸,问着:“几点了?”

  “七点了。”

  “七点还早着呢,你不是让我学学东燕吗?多睡一会儿。我有点累,再多睡一会儿,让佣人把我的早餐给我留着就行了。”若希贪恋着被窝里的温暖,不舍得从被窝里出来,说完话之后,她伸手就把霍东铭的枕头抱入了怀里,合上眼,打算继续入睡。

  心里却忍不住嘀咕着,这个男人变化真快,平时都让她多睡一会儿,今天居然让她七点就起床。

  要是上班,她这个时候是会起床了。

  吻,落在她的脸上,唇上,眼上,脖子上,酸酸的,麻麻的,痒痒的。

  若希忍不住轻笑起来,然后睁开眼推着骚扰她的男人,笑着:“东铭,别闹了,再让我多睡一会儿吧。”

  “昨天晚上,我累着你了。”东铭在她的耳边暗哑地说着。

  “为什么?”

  若希不答反问,而且问的和东铭并不是同一个问题。

  她睡意暂时全消,明亮的杏眸就像两颗葡萄一般,炯炯地锁着近在咫尺的俊颜,眼神温和中带着隐藏着锐利。

  她想知道他为什么非要她现在起床。

  “饿了吧?”

  东铭也没有答话,问着。

  若希眨眼,然后还真的觉得肚子饿了。

  怀孕了,她的肚子饿得特别快,她每餐吃得不算多,但平时还会喝牛奶呀,吃水果呀,喝补汤什么的,基本上一有空闲时间,她都是往肚里塞东西。可有时候还是觉得会饿得快,她想着肚里的宝宝还真能吃。

  还好,她这般吃着,并不算胖,只是稍稍多了一点儿肉,整体看上去,和胖是半点也粘不到边的。

  “饿了吧,所以要起来填饱肚子了,我女儿估计也要饿了。”霍东铭眼神柔柔的,宠爱之情不言而溢,视线落到若希被子下盖着的肚子上,笑意更宠了。

  若希敢保证,再过几个月,宝宝必定会成为他的新宠。

  要是儿子,估计他不会太宠的,人家都说父子是天敌,女儿才是父亲的情人。

  有霍东铭在一旁骚扰着,若希就算想着再多睡一会儿也不行了。

  半个小时后,夫妻俩下了楼。

  外面传来了汽车的声音。

  霍东恺火红色的奥迪迎着绵绵的春雨开了进来,开到了车库里。

  他没有带雨伞。

  明明下着雨,他也没有带雨伞。

  一名佣人拿着一把雨伞朝他走去。

  霍东恺的脸上有几分憔悴,有几分疲倦,眼里全是血丝,好像一夜没有睡似的,眼底也全是黑眼圈。他不接佣人拿出来的雨伞,就这样迎着春雨,从车库里走向了主屋,哪怕路不远,也足够把他的头发淋湿。

  冰凉的雨水打在他的俊脸上,把他的神魂拉了回来。

  在踏进主屋的前一刻,他的神情恢复了过去的淡漠,憔悴,疲倦似乎都不见了。

  佣人有点意外他的举动,倒是不敢多问,自讨没趣地拿着雨伞离开了。

  霍东铭夫妇刚从楼上走下来。

  东恺进屋,迎面看到的便是兄嫂那恩爱的身影,顿时他的心一悸。昨天晚上他在母亲公寓门前听到的那些阴谋,那些计划把他气疯了。

  他担心母亲的阴谋真会影响到兄嫂的感情,所以在一夜痛苦难眠之后,一大清早,他还是急急地赶回了霍家,他想看看兄嫂的感情是否会生变。还有,他急急回来,还有一件事。

  为了母亲的性命,他想先一步向大哥求情,就算母亲千错万错,都是他的母亲,他希翼大哥不要伤害母亲的性命。

  母亲的阴谋诡计,他猜测大哥必定已经知晓和掌握,大哥还没有任何的行动,目的是什么?这些都让他纠结,让他痛苦又让他难堪。

  “奶奶,大哥,大嫂。”

  霍东恺甩掉了一切,扯出了淡淡的笑,一边走进屋里,一边打着招呼,人在往老太太身边一坐的时候,就抱怨起来:“奶奶,下雨了,我的头发都淋湿了。”

  老太太放下报纸,慈笑着瞅着他,然后扭头吩咐着美姨:“拿条干净的毛巾来。”

  美姨转身而去,片刻就拿了一条干净的毛巾来了,老太太接过毛巾,慈爱地亲自替霍东恺擦拭着头发上的雨水,顺带地把他的俊脸也擦拭一下,嘴里却说着意味深长的话:“没睡好,就多睡会儿,雨水凉,淋着了容易感冒。”

  明显就是知道霍东恺是故意让雨水淋的,目的是清醒自己的神智。

  霍东恺笑,知道这个家除了大哥之外,就数老太太最精明最腹黑了。

  “东燕呢?”

  东铭拉着若希在老太太对面坐下,淡淡地问着。

  霍东恺有时候也是淡淡的,可他的淡淡和东铭的相差太远了,东铭淡淡中总是散发着让人不敢抗违的威严,好像他就是一个帝皇,主宰着所有人的命运似的。浑然天成的领导风范,让不少人都为之折服,当然了背后也嫉恨得牙都要掉落。

  “小姐还没有起床。”美姨赶紧答着。

  “让人上楼去叫她起来。”

  霍东铭忽然低沉地吩咐着。

  他这句话一出,所有人的视线都往他身上盯着。

  若希眨眼,他今天似乎有点反常。

  “是,大少爷。”

  霍东铭吩咐的话,没有人敢不照做。

  一名佣人赶紧上楼去了。

  “英叔。”

  霍东铭又唤着,等到英叔走到他的面前时,他才低沉地吩咐着:“从今天开始,大少奶奶和小姐必须在早上七点到八点之间吃早餐,中午十二点吃午餐,可以提前吃,但不能推后吃,晚餐六点,也是可以提前不能推后,喝牛奶的时间可以随她们安排。”

  “是,大少爷。”

  霍东铭侧头又看一眼呶呶嘴,什么也不说的若希,低柔地问着:“若希,你没意见吧。”为了让她三餐正常,他只能这样命令下去。

  “为我肚子着想的,我会有什么意见。”若希俏皮地笑着。

  有他在身边照顾着,真好。

  霍东燕被挖了起来,下了楼听到大哥这个吩咐的时候,很想说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一个小时之后。

  二楼的书房里,霍东铭站在推开的窗前,看着窗外的春雨,霍东恺站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的背影。

  “大哥。”

  霍东恺低低地叫着,也艰难地叫着。

  霍东铭据着唇不说话,等着霍东恺说下去。

  “对不起。”

  沉默良久,心里天人交战了好长一段时间,霍东恺才充满了歉意,低低地对着霍东铭的背影道着歉。

  黑眸一闪,寒光掠过,抿着的唇抿得更紧了,成了一条线,如蚌一般,高大的身躯瞬间如同浸在冰山之底一般,散发出凛冽的冷气。

  西装下的大手不着痕迹地紧紧地握了起来,握成了拳头之后,不足一分钟,大手再次松开。

  “我妈她……”感受到来算兄长身上的冷冽,东恺打心底颤了起来。在他说出对不起三个字的时候,大哥的反应,他就知道大哥已经掌握了一切。

  为了母亲的命,他此时此刻必须承受兄长的冷冽,哪怕这份冷冽会让他的心如同被撕裂了一般的痛。

  他怨恨母亲,可他还是不能不救母亲。

  “我已经警告我妈了,大哥,我向你保证,以后不会再让我妈乱来的了,大哥,看在她毕竟是我妈的份上,求求你不要伤了她的性命。”东恺苦涩而艰难地恳求着。他没有自己藏起自己的发现,而是选择了向大哥坦承,也只有这样,才能暂时性地保住母亲。

  霍东铭不说话,唇抿得更紧了。

  东恺得不到他的答案,只能继续恳求着。

  他不敢说要保住母亲现在安闲优渥的生活,他只敢保母亲的性命,大哥或许不会杀了母亲,但大哥多的是手段,随便磨磨,也能让母亲生不如死,或者死无葬身之地。

  心里很悲哀,可母亲却不是他可以选择的。

  谁叫母亲不知死活,竟然触大哥的逆鳞,其实也是他的逆鳞,换成是他,他也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若希的。

  哪怕他不能和她在一起,哪怕她一点都不爱他,甚至两个人都没有过深的交集,但他依旧希翼她幸福,幸福快乐都给她,痛苦,难堪,各种折磨都留给他吧。这不就是真爱吗?真正爱一个人,不是想方设法去拥有她,而是让她快乐,让她幸福。

  “大哥……”

  书房里,东恺的恳求那般的沉重,那般的压抑,让人的心情非常的恶劣。

  霍东铭一直站在窗前,深沉的黑眸死死地看着窗外,那沥沥春雨绵绵而下,打在树叶上,打在地上,溅起水珠。偶尔有水珠从倘开的窗里溅进来,溅在霍东铭的脸上,凉凉的,他也不在意。

  耳边,弟弟的恳求还在继续着。

  弟弟痛苦难堪,他何尝不是?

  他布置了那么多年,等待了那么多年,现在慢慢开始反击,打算借着江雪离间他和若希的借口,让江雪彻底地消失在他们的世界里,让江雪一无所有,让江雪失去父亲的爱,失去东恺的爱,众叛亲离。所以他暂时按兵不动。

  可他没想到,霍东恺竟然知道了。他不想去问东恺为什么会知道的,他只知道东恺前来替江雪求情,他的计划就不能按照原来进行。恨了几十年的人,快要被他送上断头台的时候,却半路杀出了一把尚方宝剑,他能不纠结吗?

  当然,他可以完全不理东恺的恳求,可以按着自己的计划去实施报复,但那样的结果却是他和东恺兄弟之情从此断裂。江雪此刻的小动作,还不能让东恺对她死心失望。如果他因此而和东恺兄弟情断裂,他这几十年的心血也等于毁掉了一半,东恺有能力,兄弟之争的话,他肯定不会输,但对千寻集团必定有影响。那样的话,正中了江雪的阴谋。

  还有,若希不止一次和他说过,不管他要怎样报复江雪,都不要伤害东恺,因为东恺是无辜的,这天底下没有人愿意自己的母亲是个插足别人家庭的小三,可那不是无辜孩子的错呀。

  他不想让若希为了他和东恺的事而闹心。

  他要的是她快快乐乐。

  “铃铃铃……”

  霍东铭的手机响了起来。

  东恺的恳求声暂停。

  掏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竟然是慕容俊打来的,他眉一挑,慕容俊一般是不会主动打电话给他的,除非是有重大的事情发生。按下接听键,慕容俊的声音少了往日的温沉,带着几分的急切传来:“总裁,S市,B市,W市,L市等地的好几间子企业员工和管理之间昨天发生了冲突,已经演变成了暴动,双方都有死伤,惊动了那些地方的警察局,事情极为严重,各大媒体都盯上了,那几间子企业的高层刚刚接到了通知,马上通知了我,总裁,这件事情必须大家出面去处理,否则会直接影响到大家集团总部。”

  霍东铭的剑眉马上就拢成了一团。

  这样的事情,他从来没有遇到过。

  不仅如此,还同时四个城市的子企业都发生着相同的事情,这其中必有阴谋,因为那四个城市的子企业生产的产品都是不一样的,平时私底下也没有什么关联,但发生暴动的时候,为什么会同时发生?

  “总裁,我已经在前往机场的路上了,我在机场等你,杨秘书已经给你送去机票了。”慕容俊的语气还有着少见的严谨。

  “好。”

  霍东铭低哑地应着。

  挂断了慕容俊的电话,霍东铭马上转身,朝书房外面走去,脚步依旧沉稳,哪怕事情非常严重,他还是保持着他的大将之风,面对突发事件也不会自乱阵脚。

  “大哥,你去哪里?”

  霍东恺急急地问着,他没有听到慕容俊的话,但他从霍东铭的表情看出发生了重大的事情,否则他的大哥不会剑眉全都拢成一团,这是他从来没有看到过的。

  “我出差,估计短期内不会回来,东恺。”霍东铭走到了书房的门前,忽然扭身,在沉默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开口对东恺说话,却是托付的话:“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你必须以你的生命起誓,保护好若希和她肚里的宝宝,不准他们受到半点损伤,还有,断了对若希的念头,保护必须暗中进行!”

  在这个家里,每天每时每刻都会发生很多事情,若希虽然站稳了脚,可他还是担心某些人会趁他不在家的时候,动什么手脚,使什么阴谋,他必须让人替他保护好若希。三少和五少极少回到这里来,老太太虽然强,毕竟年纪大了,父母,他是压根儿不指望的,唯有霍东恺可以。

  因为霍东恺和他一样爱若希,视若希如命,东恺也有能力,作风冷硬,有他相护,若希才能毫发无损。如果不是万不得已,其实他也不愿意把若希托付给东恺。

  “大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东恺担心地追问着。千寻集团成立这么多年,在商界如同王国一般存在,虽然也会发生很多事情,平时商业竞争也很激烈,可在大哥继承了千寻集团之后,就没有发生过需要总载出差处理的大事。此刻大哥要出差,还是马上出差,事情有多么严重,东恺可以想象得出来。

  “什么事你都别问,记住我的话!”

  霍东铭冷冷地瞪了他一眼。

  霍东恺重重地点了点头。

  霍东铭才转身拉开了书房的门,走出了书房。

  下了楼,杨秘书已经坐着飞车到达了霍家别墅,也是因为杨秘书的到来,若希才知道霍东铭马上要出差。

  东铭往屋外走出,她便往屋里而入,夫妻俩在主屋门口相碰面。

  “若希,我要去处理一些事情。”霍东铭停下了脚步,站在爱妻的面前,非常不舍地说着。

  结婚到现在,夫妻俩不曾分开过。

  此刻她怀有身孕,最需要他在身边陪伴的时候,他却要出差。

  那几间子企业的事情不会简单,他不知道这一出差,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回来。

  若希不说话,只是越过了他,急急地往屋里走。

  “若希……”

  霍东铭以为她伤心难过,心疼地转身叫着往回追。

  大家得知霍东铭临时要出差,都非常诧异,熟悉千寻集团运转的老太太却陷入了担心之中。

  她没有过问原因,她只能等。

  她也相信她的宝贝金孙会处理好那些突然发生的事情。

  若希迅速地跑回了房里,动作迅速地替霍东铭收拾了几套衣服,还有一些生活必需品,收拾好之后,她拉着装着霍东铭衣物的皮箱下楼。

  “若希。”

  “带上点东西,小心别冷着,我在家里等你回来。”

  若希气息微喘,那是她刚刚跑上楼的动作所致。

  她把皮箱拖着,拉着东铭就往外走。

  霍东铭的心湖忽然汹涌澎湃。

  她是舍不得他的,可她不抱怨,不哭不闹的,还体贴地替他收拾东西,叮嘱他,让他安心。她的大方得体,让他很想好好地搂她入怀,狠狠地吻她千百遍,告诉她,他不想走,哪怕是分离一天,他都不愿意。

  “你们一定要好好地保护好大少爷,照顾好大少爷,三餐不能少,别让大少爷饿着,冷着,累着,伤着。”若希走到了霍东铭的车前,对两名保镖说着,那神情是相当的严厉,主母风范发挥得淋漓尽致。

  “我把好好的大少爷交给你们,回来的时候,我希翼你们也能把好好的大少爷还给我!”

  若希说完,便让保镖把装着霍东铭衣服的皮箱放上了车。

  转身,她面对着深深地看着她的霍东铭,夫妻俩四目相对,然后她扑入了他的怀,死死地搂着他的熊腰,说着:“东铭,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什么也别想,处理完事情之后,就回家,我和宝宝等你回来。”

  霍东铭挑起她的下巴,当着保镖的面,低首深深地吻着她。

  雨还在下,保镖们撑着雨伞,别开了视线。

  一吻之后,霍东铭在若希的耳边低哑地叮嘱着:“老婆,我会很快回来的。”

  若希潮红着脸,点了点头,又替他整了整衣服,才送他上车。

  尊贵的银白色劳斯莱斯在若希的目送下,慢慢地开出了霍家别墅,然后车速加快,飞快地向金麒麟花园开去。

  杨秘书跟随着霍东铭的车离开。

  若希从头到尾都不曾开口问过霍东铭发生了什么事。

  她相信霍东铭,就算是天大的事情,他都能处理好,都会很快回到她和宝宝的身边的。

  帝皇大酒店。

  “俊儿出差了?”

  慕容夫人一副开心的样子,重复地问着刚刚前来向她禀报慕容俊近况的文震。

  她一直没有离开T市,在慕容俊赶她回A市的时候,她故意顺从,那是假象,转身,她又折了回来,并且在帝皇大酒店下榻。

  平时慕容俊不在家的时候,偶尔她都会出现在林小娟的面前。

  婆媳之间的斗争转为地下式的。

  林小娟不知道她就住在帝皇大酒店,觉得她为了整自己,竟然常往T市跑,浪费油钱,人也犯累。

  “是的。”文震一看到自家夫人那开心的样子,顿时觉得不妙。

  大少爷出差,只有大少奶奶一个人在家,夫人对大少奶奶一直都不接受,这对婆媳会不会发生什么激烈的冲突。

  汗,他又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他不该听从夫人的安排,暗中打听大少爷的近况。

  要是大少奶奶和夫人两者之间的冲突很大,到时候大少爷回来了,会不会剥了他的皮,不,剥了夫人的皮。而他则是成了母子之间反裂的帮凶!

  文震打心里就悔恨起来。

  “俊儿要出差多长时间?他是千寻集团的总特助,除了总裁,他最重要了,竟然要他出差,还是马上就走了,千寻集团发生了什么事吗?”慕容夫人在开心儿子出差,自己可以住到儿子的别墅里和乡下儿媳过招的同时,也没有敛起其敏锐的心。

  文震不说话。

  他只是夫人的保镖,不从商,怎么知道千寻集团发生了什么事?

  “先不管这些,文震,马上收拾东西,退房,走!”

  慕容夫人站起来,果断地吩咐着。

  和自己请来的司机一起送货,匆忙间接到慕容俊要出差的消息,还来不及往家里赶回的林小娟,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

  ------题外话------

  推荐好友万千风华的古风女强文

  《一妻两用——独宠枕边妻》:http://www。520xs.com/info/453102。html

  成亲日,花轿临门,新郎掀轿帘当众点评,“脸不够白,腰不够细,还不及我的宸宸与戋戋。”

  脚边一猪一狗适时回应了一声,好个猪狗不如!

  霎时,爆笑声此起彼伏。花轿中人狂怒,一掌震碎花轿,冰冷的眸子几乎喷出火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