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59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一更)

159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一更)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7878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51

   美国

  在一座草原式的别墅二楼的阳台上,黑帝斯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袖衬衫,外面还穿着一件黑色的皮夹,一条黑色的西裤,脚下同样是一双黑色的皮鞋。他似乎特别喜欢黑色,这一点和霍东铭有几分的相似,大概是两个人在某种性格上是一样的吧。

  别墅阳台面前是一大片的草地,草地上的草碧绿可爱,在草地四周围还有很多葱葱郁郁的树木围绕着。有些大树底下摆放着品茶聊天的椅子及桌子。

  乔治一身灰色的整齐西装,恭恭敬敬地站在他的身后三步远。

  黑帝斯双手插进了裤袋里,看着绿色的草坪,淡冷地问着:“有什么事吗?”

  “少主,解淑娅已经按照你的计划方案开始行动了。”乔治恭恭敬敬地禀报着。

  少主数月前到了一趟中国,在T市曾作停留,少主觉得T市不错,意欲在那里发展。烈焰门那么大,那么多人,要养活那么多人,也需要一大笔的钱。烈焰门目前在世界各大主要商业城市大都会有一点产业,那些产业的名主当然不会标明是烈焰门的,但都归烈焰门。所以烈焰门也可以说是一个超级大的集团。

  既然从商,自然会为了自己的商业天地去打拼。

  少主相中了T市,乔治知道或许还有一点私人原因吧,那点原因他不敢多说一句,如果他说了会被少主掐死的。为了活命,他从来不敢说少主不愿意提起的事情。以少主的狂傲,他要立足T市,自然以帝皇的形式出现。可现在的T市已经有了一个庞大的千寻集团,千寻集团根基雄厚,盘根错节特别多,很难撼动它分毫。

  少主不管千寻集团如何强大,他只管计划和方案。

  后面的事情,自然是交给各种各样的人去办理。

  至于下面的人如何去完成任务,少主是一概不过问的,他要的只是结果。

  “嗯。”

  黑帝斯沉沉地应了一声。

  “不过解淑娅还没有完全继承她们解家的事业,这次行动,我觉得她会失败。”乔治闪烁着精明的眼眸,说着。

  “无防,一次就能打败的对手,不是对手。”

  黑帝斯淡冷地说了一句。

  他压根儿不知道自己此刻正在和未来的妻兄作对。

  世事难料,但冥冥之中,似乎又都有了牵连。

  “帮我准备伦敦的机票,这里的时间到了。”

  敛回了看着外面草地的视线,黑帝斯转过身来,吩咐着,在吩咐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声音隐隐压抑着无奈及厌烦,不过他压抑得很好,连乔治都察觉不到。

  “是,少主。”

  “让另一个我住进来吧,不出例外的话,又有人不怕死,不甘心的了。”

  “是,少主。”

  乔治一一地应着。

  黑帝斯吩咐完毕,高大的身影便消失在二楼的阳台上了。

  而未来的一场商界暴风雨才刚刚开始蕴酿。

  ……

  林小娟回到位于南山区水岸新村的别墅时,慕容夫人已经等候在那里了。

  对于又看到婆婆的出现,小娟没有多大的意外。

  反正只要慕容俊不在家,这位婆婆总是很准时地出现在她的面前,说一些讽刺的话,说一此离间她和慕容俊的话。

  她觉得慕容俊有这种母亲真够可怜的了。

  不,慕容俊还好,慕容夫人管不了他,可怜的是他的两个弟弟以及他老爸了。

  林小娟想着,换成她是公公的话,八百年就把这样的妻子休回娘家去了。

  没见过这般狗眼看人低的老太太。

  她都嫁给慕容俊了,还不死心,死盯着她不放。

  要不是看在慕容俊的份上,她真想把慕容夫人绑回林家村去,把她丢进鸡鸭牛猪栏里去!

  “妈。”

  下了车,林小娟调整一下心态,便笑着朝慕容夫人走过去。

  就算心里再多刺,婆婆还是婆婆,还是长辈。

  “还不快开门。”慕容夫人淡冷地命令着。

  又来了!

  林小娟皱眉,她非常不喜欢慕容夫人老是一副命令的口吻,好像她是个佣人似的。

  慕容夫人淡冷地睨瞪着她,摆明了就是故意这样命令她的。

  林小娟努力地压下了心底涌起的不悦,上前几步去开门。

  慕容夫人站在她的身后一直用淡冷的眼神睨瞪着她,在她开门的时候,还在不停地催促着:“动作快点,这么慢,你们乡下人不是做事做多了吗?这般慢吞吞的,怎么做事的……你干什么?你怎么不开了?”

  林小娟原本开了门锁的,听到慕容夫人的喋喋不休后,她一气,马上又把门锁上,转身对着慕容夫人,语气压抑着:“妈,你要是来挑刺的,先在这里挑个够吧,我不想你进去了还要挑个不停。”

  慕容夫人的脸马上就罩上了一层阴色,那双年轻时算得上是漂亮的眼眸,此刻像看到了妖怪似的瞪着林小娟,然后语气冷而带着指责:“林小娟,你这是什么态度?难道我说得不对吗?你开个锁,开上一两个小时,怎么还开不了?我是你婆婆,是你长辈,你就用这样的态度对我?乡巴佬就是乡巴佬,穿着龙袍也变不成太子。”

  “你怎么不说我开锁开了一年两年呢?妈,你读书的时候,语文的夸张手法肯定是你们全校第一的吧,利害呀,我还不知道一分钟的时间可以变成一两个小时呢。我什么态度了?妈,就算你是婆婆,你是长辈,你要让我这个晚辈,这个儿媳妇敬重你,你也得敬重我,敬重是双方的!”

  “你不是我的儿媳妇,我永远不会认你这个儿媳妇!”慕容夫人被林小娟反驳得脸色涨红,冲口而出。

  “好,既然我不是你儿媳妇,那你就不是我婆婆了,你不是我的婆婆,你凭什么教训我?这是我的家,你凭什么进去?对不起,我饿了,我要去吃饭,不陪了!”林小娟气坏了,越过了慕容夫人就走。

  以为她很想当慕容夫人的儿媳妇?

  这样霸道,固执、**的婆婆,谁想有?

  “你……说你几句,你就顶嘴了!你不要仗着俊儿喜欢你,你就无法无天了!我告诉你,没门!”慕容夫人气得差点要跳起来了。

  平时所有贵气,所有温和,此刻都被她丢得不见踪影,她现在就像一个市井泼妇。

  不过她爱面子的个性还是不改,她哪怕被林小娟气得跳脚,可她的叫骂声还是不大,就怕惊动了左邻右舍,丢脸。

  “我告诉俊儿去。”

  慕容夫人一边气骂着,一边故意要拿出手机来,想打电话给慕容俊。

  冷不防,走了好几米远的林小娟又转了回来,把她自己的手机递到了慕容夫人的面前,皮笑肉不笑地说着:“要不要用我的手机打?我想,是我的号码,他接得快一点。”

  “你!”

  慕容夫人当场脸都绿了。

  她气得在原地打转,瞪着林小娟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很想接着再骂,又发觉自己怎么骂,都能被林小娟驳回来。

  这个女人的嘴巴一向就利,以前她来的时候,她忍着没有冲自己发火,估计都是看在俊儿的份上。此刻……人说,忍无可忍无须再忍,这个女人不想再忍了?

  想到儿子对自己的警告,慕容夫人并不敢真打电话给儿子投诉,她本来就是无理取闹,挑刺的。

  “要不要一起吃饭?”林小娟看到她气得脸都绿了,才敛起了皮笑肉不笑,淡淡地问着。

  见好就收!

  煞煞老太太也好!

  免得老太太以为她林小娟嫁入了慕容家就是一个受欺负的主儿!

  慕容夫人差点就要变成了化石,此刻她才见识到什么人翻脸比翻书还要快。林小娟刚刚还和她针锋相对,转眼间居然又问她要不要一起吃饭?

  肚子不争气地略略地抗议起来。

  她也真的饿了。

  不过,她还想再度为难林小娟。

  “我不喜欢吃外面的饭菜,味精太多了。”

  摆明了就要林小娟亲手为她做。

  林小娟没有说话,重新走回到门前,拿出锁匙,打开了别墅大门,开锁的时间前后不足两分钟,可见刚刚慕容夫人的夸张手法用得有多利害了。

  文震一直站在旁边,半句话也不敢多说,不过他的眼睛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两位女主人,把两位女主人的唇枪舌战适数地听进了耳里。心里对于这位出身不高的大少奶奶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大少爷对夫人的克制是因为大少爷强硬,有能力,可大少奶奶不需要用什么压制性的手段,仅凭一张嘴,就能让夫人张口结舌。

  不愧是大少爷的太太!

  文震此刻多少有点理解慕容俊为什么会爱上林小娟了,因为这个女人特别。哪怕她的嘴巴利害,却又让人无法真正恨起来,更别说她翻脸是倾刻间的事情。听说大少奶奶现在的生意做得挺不错的,谈妥了好几间工厂,以及一些小餐馆,大少奶奶所在的那附近几条村子里,很多人都是为了大少奶奶而忙碌着。

  大少奶奶有这样的头脑,将来必定还会让人另眼相看的。

  林小娟打开别墅大门后,径直就朝里面走去。

  慕容夫人也不再说话,尾随着林小娟进去。

  走进屋里,看到屋里被收拾得整整齐齐,打扫得一尘不染的,她的眼神闪烁了好几下。慕容俊想过请佣人的,林小娟不愿意。就算她现在也赚了点钱,但她还是喜欢自己打理自己的小家,所以每天她都会抽空整理家具,打扫卫生,可以说她是个居家的好女人。

  “你坐,你喜欢吃什么,喝什么,自己拿,我做饭去。”林小娟淡淡地说着,然后就往厨房里走去。

  慕容夫人刚才被她气得半死,此刻又被她这样对待着,一口气咽下了半口,便在沙发前坐下,等着林小娟为她做饭。

  林小娟的手艺,她算是尝过了,挺不错的。

  不过她享受的是,儿媳妇为她做饭。

  “呕——”

  忽然间,林小娟捂着嘴巴慌忙从厨房里冲出来,就往一楼的洗手间跑去。

  慕容夫人眉一皱,好端端的,她吐什么?

  不是在做饭吗?

  慕容夫人站了起来,走进厨房里瞧了瞧,看到锅里盖着一条鱼,那是清蒸的,还没有好,炉火开着。

  林小娟还在洗手间里吐着。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间就像吃错了东西似的,闻着油烟味,她竟然吐了起来。

  “你没事吧?”

  慕容夫人走到了洗手间门前,淡冷地问着。

  林小娟摇摇头,脸色有点难看。

  “是不是病了?冬春交接,天气不好,最容易流感,你早上起来得早忙生意去,可得多穿衣服,别冷着了。”慕容夫人随口说着,却不知道这是一种关心。

  “我没事,就是闻到了油烟味,忽然间就想吐了。”林小娟从里面走出来。

  慕容夫人狐疑地看她几眼,没有再说话。

  林小娟再度回到厨房里忙碌着。

  一个小时后,林小娟才把午饭做好,已经是午后一点了。平时这个时候慕容夫人早就吃了午饭,今天因为她的刁难,才弄到现在吃饭,她已经饿得有点坐不住了。

  好不容易听到林小娟说可以吃饭了,她有点迫不及待地走进了偏厅,在桌前坐下,看到桌上的菜,哪怕仅有四菜一汤,她都觉得是山珍海味了,恨不得马上就把那些饭菜塞进肚子里去。

  看来,饿着的滋味并不好受。

  不过慕容夫人还是注意着自己的修养,优雅地坐下,还没有表现出失态来。

  林小娟替她先盛了一碗汤,那是排骨玉米汤。因为林小娟每天都会为慕容俊做饭,所以家里的冰柜里每天都会有不同的菜式。除了排骨玉米汤之外,那四菜,分别是糖醋排骨,香茹滑鸡,清蒸鱼,清炒菠菜。

  对于林小娟先替自己盛汤举动,慕容夫人还是满意的,至少这个她看不顺眼的儿媳妇其实还是懂得敬重长辈的。

  林小娟替她盛好了汤之后,她自己也盛了一碗,又招呼文震一起吃饭。

  慕容夫人慢慢地喝起了汤来,排骨玉米汤是家常汤,她平时极少会喝,此刻不知道是饿了,还是林小娟煲汤的技术太好,她竟然觉得很好喝,比她过去几十年喝过的任何汤都要好喝。

  林小娟才浅浅地喝了一口,忽然间又觉得反胃起来,她赶紧放下了汤碗,急急地站起来,捂住了嘴巴又往洗手间跑去。

  “大少奶奶,你怎么了?”

  文震扭头用眼神追着林小娟的身影,关心地问着。

  慕容夫人这会儿也觉得怪了,她放下了汤碗,起身走出去,走到洗手间门前站着,看着林小娟在洗手间里呕吐的样子,忍不住说着:“别逞能了,不舒服就说,我让文震送你去医院看看,俊儿也真是的,这种天气还让你天天早起去送什么货呀,他养不起你了?那么多赚钱门道,你偏偏就选蔬菜生意,你以前不是卖衣服的吗?那个挺好的呢,等等……”慕容夫人忽然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停止了再说下去,并且算起了手指来,然后急问着林小娟:“你那个来了没有?”

  林小娟不解,扭头看向她,什么来了没有?

  “就是女人每个月都会来的那个,你来了吗?你和俊儿结婚都一月有余了,该不会是有了吧?”慕容夫人追问着。

  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林小娟才发现自己那个好像没有来,而且迟了一段时间了。她和慕容俊的第一次是发生在举行婚礼之前,距离现在都将近两个月了。

  “吃完饭,我带你到医院里检查一下。”慕容夫人皱着眉说着。

  对于林小娟可能是怀孕了,她半喜半忧。喜的是,她要当奶奶了,忧的是,她真的不想要林小娟做儿媳妇。

  孙子,她铁定要的。

  儿媳妇嘛……

  难道让她将来要孙不要媳?

  先不管这此,要确定了再说。

  林小娟并不知道慕容夫人心思千百转,她沉入了紧张之中。

  她会不会真的怀孕了?

  怀了她和慕容俊的孩子!

  如果是真的,等慕容俊回来,她再告诉他,她要给他一个惊喜!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

  霍东铭出差了,若希连雨什么时候停了都没有留意到。

  午休醒来,她并没有马上起床,而是继续窝在被窝里,愣愣地看着天花板。

  霍东铭已经到达了目的地,并且打了好几通电话回来给他。听着他低沉醇厚让她迷醉的话,她发觉自己很想变成一只鸟,马上飞到他的身边去。

  他才离开大半天,她竟然就如此想他了,他归期未定,那不代表她接下来的日子都不好过?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以前,她觉得诗人都是夸张的,一日不见,怎么可能会如隔三秋呢?此刻,她才体会到,那不夸张,一点也不夸张。

  “咚咚。”

  房外传来了敲门声。

  “若希,你醒了吗?”姐姐蓝若梅的声音隔着门传了进来。

  姐妹俩同嫁霍家,由姐妹成为妯娌,但在霍家里,姐妹俩极少在一起,若希有她的事情要忙,而若梅重心在霍东禹的身上,整天形影不离地陪在霍东禹的身边,鼓励支撑着霍东禹。夫妻俩感情笃深,若希也不愿意去打扰姐姐好不容易修成正果的生活。姐妹俩相见,大都是随口问问,并没有过多地交流。

  在蓝家的时候,姐妹俩感情很好,其实交流得也不多的,她们彼此之间讲究的是默契,关心也是在默默中流露而出。

  “姐,我醒了。”若希连忙从床上坐起来,穿着暖暖的拖鞋走出了里室,走向门口,替蓝若梅开了门。“姐。”

  若梅笑了笑,在若希错开身子让她进房的时候,她说着:“东铭出差了,你没事吧,姐来陪你聊聊。”

  “我能有什么事?”若希失笑起来,不会说自己在东铭上午出差,下午她就想他了。

  姐妹俩坐在外室的沙发上。

  “姐,要不要喝点什么?”

  “给我一杯温开水便可。”

  若希起身替姐姐倒来了一杯温开水,她自己也替自己倒了一杯温开水,然后让若梅先坐坐,她自己进去换上衣服后才出来。

  等到她重新出现在若梅的面前时,茶几上已经摆放了一杯新鲜的,还冒着热气的牛奶,以及数盘精致的点心。

  “英叔让人端上来的。”若梅笑着说明。

  “姐,东禹哥最近进步很大呢,辛苦你了。”若希没有在吃的上面多说什么,午休起来,英叔是习惯性地替她准备一些小吃的,每天都会不一样,有时候是牛奶和点心,有时候又是她爱吃的面条,或者其他。

  除了三餐主餐之外,副餐,她每天要吃两次。

  没办法,肚里的小豆丁一天天长大了,需要的营养越来越多,她少吃一点,会饿,多吃一点,又觉得胃难受。看书上说,到了怀孕晚期,这个问题将会更严重,就算肚子很饿,也不敢多吃,胃会被挤得难受。

  “只要他能好起来,再苦我都能忍受。”提到自家男人,若梅一副的温柔。

  “姐,看你,一提到东禹哥,你的脸上都可以拧出水来了。”若希笑着调侃。音落,若梅便笑着伸手过来拧了她一下,嗔着:“鬼丫头,别说我了,你自己也是一样的。不过我觉得最利害的非东铭莫属了,东铭呀,只要提到你,就能让脸如翻书那般快,前一刻是冰山,下一刻就是火海了。以前他都是这样,大家怎么都没有想到他原来真正爱的人是你呢。”

  “姐,我想他,我好想好想他!”若希忽然敛起了调侃,显得有点失落起来。

  若梅笑,揽着她的肩,安拍着,说着:“姐理解的。东铭很快就会回来的,要是你这副样子让东铭看到了,他会非常难过的。若希,上午的时候,你表现得很坚强的,别让姐看到的只是假象哦,再说了,东铭仅是出差。”

  告别之苦,相思之痛,若梅是饱受过的了。

  可以说在东禹归来之前,她一直都是过着这种日子。自己不爱的男人顶着自己男朋友的名号,自己爱的男人却远在千里之外。

  每天睁开眼,她就想着,他什么时候能回来。每天晚上入睡之前,她也会想着,他会不会到她的梦里来?

  相对来说,若希还是比她幸福很多,至少若希是光明正大地相思,而她当初却是暗地相思,那种情感上的痛苦,才让人难以承受。现在她和东禹总算有情人成了眷属,所以她会格外的珍惜和东禹的每一分每一秒。

  “你是我姐嘛,在你面前我才能表露出来,在其他人面前,我当然要表现出坚强的一面来。”若希撒娇一般昵蹭着若梅,若梅像搂着孩子似的,姐妹俩不停地说着话。

  “喜羊羊……”若希的手机响了起来,才响了一声,她就迫不及待地掏出了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东铭。”

  “若希,午休起来了吗?肚子饿不?饿了就让美姨替你做吃的,我会很快回去的。”东铭低沉的声音带着他老太婆一般的叮嘱传来。

  若希握紧了手机,浅笑着:“知道了,老太公,你都打了好几次电话回来了。午餐一次,午休前一次,这是第三次了。”话是这样说,其实若希巴不得他每一分钟都在和她通电话。

  “我想听听你的声音。”东铭的声音更压了。

  “肉麻。”

  “我喜欢对你肉麻。记得别饿着了,如果要外出,要多穿几件衣服,我先挂了。”东铭此刻应该是相当的忙,因为对她的牵挂,哪怕忙到只能在上洗手间的时候打一个电话,他都要打。

  平时他就像个老太公一样,整天守着她,忽然间出差,他顿时觉得时间过得真慢。都那么久了,才过了大半天。

  “拜拜……”若希的再见,东铭都没有听到了。

  看着手机,若希拢了拢眉,她能感受得到东铭的忙碌。

  他这一次出差,必定是企业出了大事。

  “别看了,东铭不会自手机里钻出来的。走吧,姐陪你到外面散散步去。”若梅笑着拉起了妹妹。

  “东禹哥呢?”若希没有忘记姐姐和霍东禹是公不离婆的。

  若梅只是笑,没有答话。

  后院里,霍东恺推着霍东禹悠闲地走着。

  他们都在担心若希会因为东铭的突然出差而难以适应,所以霍东恺便代替了蓝若梅暂时照顾着霍东禹,让蓝若梅陪若希散心。

  只有让若希的时间每分每秒都充实,才能减少她对东铭的相思。

  霍东恺这份心,可谓良苦了。

  若梅姐妹以及霍东燕三个女人在若希的四名保镖跟随下,开着几辆车离开了霍家。

  若梅自从嫁进霍家之后,除了陪着霍东禹出门散散步之外,就极少走出过家门,今天要不是霍东恺,她也没有太多的时间陪着妹妹和小姑子外出。

  若梅是很开心的,哪怕她也不放心霍东禹。

  后院的门口处,霍东禹静静地看着那几辆车开离了家门,若梅上车前的背影,都散发着开心。

  若梅,为了你,我会努力站起来的!

  霍东禹在心底暗暗地告诉自己,必须再加油!

  “二哥,你要不要到外面去走走,我推你出去走走吧。”东恺看到二哥凝视着别墅门口,以为二哥也想出门,从二哥出事到现在,也有一段日子了,二哥的确是极少见到外面的世界了。这种感受是相当的难过的。

  就像一个好端端的人,忽然间就看不到了这个世界的美好那般难受。

  霍东禹想了想,便点了点头。

  南山区,水岸新村。

  吃过饭后的林小娟没有急着去医院检查,而是躲回了房里,偷偷地打电话给若希。若希才刚出门就接到了好友的电话,她笑问着:“小娟,怎么了?有空吗?我去步行街,你要不要一起来?”

  林小娟坐在床上,也笑着:“我悠闲自在的大少奶奶,你的日子过得可真是自在呀。”

  “大少奶奶?貌似说的是你自己吧,小娟,你别忘了,你此刻也是大少奶奶的身份呢。呵呵,说吧,有什么事,所谓无事不打我电话,你丫肯定有事的。”若希嘻嘻的笑声传来,两个人之间的对话总是很轻松,很自然,也很大众化。

  林小娟迟疑了十秒钟,然后有点不好意思地问着:“若希,你当初怀孕的时候,是不是直接去医院检查的?你有什么反应吗?”

  “你怀孕了?”若希欢喜的声音轰了过来,眉开眼笑的她,活像怀孕的是自己,让坐在她身边的若梅和霍东燕都看着她,看到她笑,那两个人不自觉地也跟着笑起来。

  “大家家的家庭医生帮我把脉,号出来的。我当初老是想睡,喜欢吃酸的,人觉得有点困。”若希回忆当初,把自己仅有的经验告诉好友。“小娟,你要是不想去医院,可以到外面的药店买早孕试纸回来验验的,那个准确率很高的。”

  “药店有?那我去卖一个回来试试,不过我婆婆又出现了,我刚才吐了,她说要带我去医院检查。”

  “那就去医院检查吧,这样更准确一点,你婆婆又出现了?没有为难你吧,慕容俊好像也跟着东铭一起出差了,那你要小心应付,你婆婆挺利害的。”

  小娟笑了笑,没有把自己和婆婆开战的事情告诉好友,免得好友为自己担心。两个人聊了十几分钟后,慕容夫人前来敲门,要带林小娟去医院检查,两个人的通话便结束了。

  ------题外话------

  亲们,下午五点前二更。有票的,投几张来给我加油吧,我现在非常需要票票的支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