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61 江雪惨败(一更)

161 江雪惨败(一更)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9994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52

   “江雪,你来做什么?”霍启明紧张地走到了江雪的面前,把江雪给拦了下来,并且捉住她的手把她就往外拉。

  他和章惠兰的关系还没有得到改善,现在章惠兰依然坚持着离婚,江雪硬闯进入,章惠兰心里肯定又会不开心了,更会强硬地要求离婚的了。现在子女们还不知晓,要是知晓了章惠兰的决定,子女们会如何?又会怎样看他这个做父亲的?

  “启明。”江雪一头就扑进了霍启明的怀里,不管怎么样,这个现在还算是宽大的怀抱一直都是她渴望永远能停留的港湾。就算当初带着对金钱和地位的渴望,对霍启明她也真的是爱。因为爱,所以她愿意为他生孩子,可是现在她发觉自己的爱太低价了。

  她不想让自己的爱变得那么低价。

  她非要让自己的爱变得珍贵起来,她非要霍启明给她流逝的青春作一个补偿。儿子可以不要霍家的家业,她要!

  英叔站在一旁,冷眼相看着,并没有因为霍启明的出现而消失。

  老太太在美姨的扶持下走出来,看到这一幕,本能地扭头看了一眼跟着她身后而出的章惠兰。知道章惠兰要求离婚的人,只有老太太。

  章惠兰神情淡冷,眼眸深处闪过了一抹不舒服。

  就算她准备放下,可现在她还顶着霍夫人这个名份的时候,霍启明和江雪这样亲近,都是一种刺,刺着她的眼,也刺着她的心。

  她以为她真的心死了,不会再难过,不会再心痛了。

  此刻看着那一幕,她才蓦然发现自己的心还是在痛。

  不过她比过去要坚强,要淡定多了。

  她只是站在主屋门前,因为台阶的原因,她处于高处,然后淡定地,用着一种淡冷的眼神注视着那对男女,好像在看戏一般。

  江雪在扑入霍启明的怀里时,就不着痕迹地看向了章惠兰,看到章惠兰不像以前那样表现出生气的样子,她心里便冷笑起来,装!姓章的,她倒想看能装到什么时候。

  霍东铭不在家,她无所顾忌。

  “启明,你就和他们一样狠心吗?把我和恺儿分开吗?我想见恺儿一面也不行吗?你看,连你家的奴才都欺负我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呀,连一个佣人都敢欺负我,我还是你们霍家四少亲生妈妈呀。”江雪恶人先告状,告起英叔来。

  霍启明费力地把她自怀里推开,看到她哭得一塌糊涂的,多年的爱恋又让他心生几分不舍。扭头,他看了英叔一眼,眼里带着责备。

  “大少爷说过,不准再让江女士踏进霍家半步,老爷,我是在实行大少爷的吩咐。”英叔淡冷地答着,对于霍启明眼里的责备,他习惯了。就是因为老爷,这个女人才横了几十年,要不是大少爷掌家了,现在这个女人还会继续横下去的。

  英叔希翼威武的大少爷心更狠一些,让这个女人永远都不会出现在这里,最好!

  “启明,你才是这个家的家主呢,你看你教出的好儿子,都爬上了你的头,不把你放在眼里了。”江雪趁机挑拨霍东铭和父亲的关系。

  远处的老太太低叹了一声,说着:“造孽。”

  然后对美姨说道:“大家到后院去走走吧,看到这样的人和事,影响我的视线。”

  美姨马上扶着老太太向后院走去。

  章惠兰依旧站在门前,淡冷地看着自己的老公和老情敌,她唇边挂起了一抹似笑非笑一般的笑容,那笑容有着嘲讽的意味。环起双手,她更加的淡定了。

  江雪聪明呀,真会挑时间呀,刚好东铭上午出差了,而若希和东燕等人又是刚刚外出了,江雪才会如此的有持无恐。

  霍东恺敛回了注视母亲的视线,淡淡地问着霍东禹:“二哥,要不回屋里去吧。”

  他思了良久,最终选择不参与父母与大妈的感情之间。

  如果他参与的话,母亲肯定会以为他是站在她那一边,将会更加有持无恐的。会伤害若希的人,哪怕是母亲,他也不想过份相护着。

  再说了,感情的事,只有当事人处理才得当的。

  霍东禹扭头看了他一眼,那深沉的眼眸带着刀一般的锐利,几近把霍东恺的心都看透了。东恺其实有点畏惧这个二哥,因为二哥是那种天生就冷漠的人,又因为二哥是军人的原故,身上总是散发着一种严肃及威严,让人在他的面前不敢有半点造次。

  “嗯,大家进屋里去吧。”

  良久,霍东禹才应着。

  这个家里谁都知道霍东恺最尊崇的便是大哥,看在东铭的份上,相信东恺此刻也不会趁机和母联手对付章惠兰的。

  霍东恺推着霍东禹转身就往屋里而入。

  “恺儿!”

  江雪看到他往屋里而入,并不想走近前和自己相处,甚至是叫她一声妈都不愿意,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她的心又揪痛揪痛的,顾不得再向霍启明哭诉什么,越过了霍启明,急急地向霍东恺走过来。

  “对不起,江女士,请你出去!”

  英叔非常让江雪憎恨,他快步上前好几步,又把她拦下了,当着霍启明的面就把她拦下了。

  “启明!”江雪扭头,冲着霍启明歇斯底里地叫着,那声音竟然透着无尽的凄凉。

  霍启明快步地走过来,对英叔说着:“让她和四少爷说几句话吧。”竟是替江雪向英叔说情。他又抬眸看向了一直站在屋前,淡冷地看着他的老妻,被老妻的淡定所惊,在他看向老妻的时候,老妻同样也看向了他,夫妻四目相对,他只从老妻眼里看到了冰冷。顿时,他的心就沉了下来。

  在老妻的眼里,他肯定又是偏向了江雪的了。

  可是看到跟了自己几十年的女人,伤心难过的样子,他心里更加的不好受。

  视线敛回,霍启明终是愧疚地不敢再和章惠兰对视。

  “堂堂霍家老爷,为了让自己的情妇进门,竟然要向自己家的管家求情,世间少见呀。”章惠兰松开了环胸的双手,一步一步地走下了屋前的台阶,她脚下穿着一双黑色的中跟鞋,走起路来,优雅而娴熟。

  迎面,她与霍东恺兄弟俩擦身而过。

  她看也不看霍东恺一眼。

  霍东恺倒是看了她一眼。

  “惠兰……”

  霍启明被老妻这句话讥讽得老脸涨得通红。

  章惠兰一句话也点出了他现在家里的位置。

  不错,他是老爷,在外人的眼里,他就是霍家大宅院里的当家人,什么事都由他说了算。只有住在这里的人才知道,掌管着千寻集团的人才是霍家大宅院里真正的当家人,因为掌了钱,才能掌到权。

  以前,他从来没有想到大儿子会对付他的情人,所以他非常放心地把千寻集团交给了大儿子,他过早地让大儿子继承千寻集团还有一点原因,便是他想好好地和情人安度晚年。只是他不知道大儿子是一头腹黑阴暗的巨狼,对他的情人一直都不接受,时机一来,马上就开始反扑江雪,让他两边为难,更让他想帮都帮不了,因为他已经失去了钱,更失去了权。

  “章惠兰,你很得意了是吧?你很开心了是吧?我告诉你,只要我还活着,我都不会让你安宁的。”江雪看到霍启明通红的老脸,顿时就心疼起来,觉得章惠兰这个当妻子的还不如她这个当情人的懂男人的心,竟然当着佣人的面讽刺自己的丈夫。

  站在江雪的面前,章惠兰又环起了胸,淡笑着:“对呀,我是很得意,我是很开心,难道我不该得意吗?不该开心吗?江雪,当年我未能阻止你踏进霍家的步伐,但现在我的儿子可以!而你的儿子呢?你那个视为你的生命的宝贝儿子是怎么对你的?看,他都没有叫你一声。你知道吗?东恺其实是个好孩子,可惜了,他投错了胎,跟错了娘,才会二十几年过得都不算愉快。”

  章惠兰对霍东恺淡冷,不待见,都是因为江雪的关系,任何当妻子的女人都是不乐意见到情人的儿子天天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晃动的。她还算好,只是对东恺态度淡冷,还不曾做出过任何伤害东恺身体的事情,该让东恺吃的,她没有克扣过,该让东恺用的,她也没有克扣过,就算没有霍东铭护着,她也不会那般做。对东恺的了解,她反而比江雪更深一些。她知道东恺心底的苦,也觉得东恺相当的无辜,被江雪以爱为名,一直利用着。

  江雪想要的,依旧是她霍夫人的位置。

  她要让出来了,是霍启明不肯。

  “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我的恺儿会过得不愉快吗?是你虐待我的恺儿,是你们母子联手对付我的恺儿,离间我和恺儿的母子之情,章惠兰,都是你,你这个外表光鲜,似乎温驯的死女人,你太虚假了,启明就是这样才会不爱你,才会背叛你,他讨厌你,你知道吗?他说他不爱你的,呵呵,章惠兰呀,一个女人最可怜的是什么,就是自己的老公不爱她。”江雪咬牙切齿地低吼着,吼到最后又忽然笑了起来。

  章惠兰只是淡淡地笑着。

  江雪讨厌她这种笑容,她希翼章惠兰像以前那样,因为她的话,因为她和霍启明的亲热而气死,而不是看到此刻那淡淡的笑。

  “他爱我不爱,我都是他的太太,是他合法的妻子。相反,你这个自称是他最爱的女人,三十年来,一直是个情人,扶不了正。其实你刚才说错了,一个女人最可怜的是什么,就是自己心爱的男人是别人的老公,自己永远都扶不了正。”章惠兰说这话的时候,狠狠地剜了霍启明一眼,让霍启明无地自容。

  “夫人,别理她,我让人把她轰出去!大少爷说过了,如果她硬闯的话,就把她丢出去!”英叔对章惠兰说着。

  “啪!”

  江雪倏地扭头,又狠狠地一巴掌甩在了英叔的脸上,怒吼着:“滚开,少拿霍东铭来压我!老娘今天不怕他了,有种的,他就把我杀了,把我的尸体丢出去!”

  “雪!”

  霍启明阴黑了脸低叫着,不喜欢江雪动手打人。

  “啪啪!”忽然又两巴掌响起,一向以雅夫人形象出现在大众面前的章惠兰,竟然动作神速地,出手相当的狠,重重地打了江雪两巴掌,还是左右开弓,让江雪的两边脸都印上了鲜明的手指印。

  “惠兰!”

  霍启明低叫,满脸错愕。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妻子竟然有着如此强悍的一面,而她这强悍的一面,非但没有让他反感,反而给他另一种感觉,觉得她不再软弱,觉得她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你敢打我?”江雪被章惠兰狠狠地打了两巴掌,还风韵犹存的脸上已经红肿起来,她比其他人更加的错愕,不敢置信地捂住自己的双脸,死死地瞪着章惠兰。这个在刚刚得知她和霍启明在一起的时候,都不曾打过她的情敌,今天竟然狠狠地打了她两巴掌!

  “英叔是我家的管家,不管是怎样的教训,都是大家家的事情,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插手,英叔在我霍家多年,德高望重,连我这个女主人都不曾打过他巴掌,你这个不要脸的竟然打了英叔两巴掌,这两巴掌,就是我替英叔讨还的。”章惠兰傲然地反驳着,一向温和的身躯散发出一种少见的威严,竟然让霍启明看痴了,他从来就不曾真正地了解过妻子。

  “你……启明,你也看到了,她打我,她打我。”江雪转身,竟然又投入了霍启明的怀里,像年轻时那般,每当她和章惠兰斗的时候,她都是从霍启明这里寻求帮助,百求百应。

  章惠兰的眼底飞快地掠过了一抹嘲笑。

  别墅外面传来了汽车的声响。

  好几辆车开到了别墅门前暂停,按着车喇叭。

  “英叔,大少奶奶和小姐她们回来了,去开门吧。”章惠兰一抬眸,看到了那几辆她熟悉的车时,心底不禁松了一口气,脸上表现出来的强硬更甚了。让她一个人对付不要脸的江雪,以及随时都会偏袒着江雪的霍启明,她觉得有难度。

  此刻若希和东燕刚好回来,对她来说是如虎添翼。

  “是,夫人。”

  英叔转身就去开门。

  其他佣人都躲在自己的宿舍里,或其他角落里,盯着前院的一切。

  看到蓝若希和霍东燕从外面回来了,躲在暗处的佣人们忍不住两眼放光,这下子戏更好看了,看他们的大少奶奶和小姐如何对付这个插足别人家庭,不要脸又嚣张的老小三!

  江雪更往霍启明的怀里缩去了。

  敛回盯着老妻看的眼神,霍启明有点手慌脚乱地推着江雪,不想让江雪偎在自己的怀里,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霍启明的动作,让江雪的心如坠冰窖。

  他竟然这般的对她!

  一直都说真心爱她的,一直都对她呵护有加的,一直都偏袒着她的,在她心里就是她丈夫的男人,竟然也开始背叛她了,背叛了他曾经向她许下的诺言。在他们发生第一次关系的时候,他看到床上的落红,很开心地搂着她,向她许下诺言,会一生一世都对她好的,会好好地疼她,宠她,爱她的。

  如今,一生一世还有结束,他竟然就背叛她了。

  她被他的妻子打了,他没有像以前那样斥责他的妻子,她扑入他的怀里,他眼里没有了心疼,更没有怒意,一副压根儿就不想为她讨公道的样子,此刻看到儿媳妇和女儿回来了,竟然还把她推出他的怀抱。

  他重视他在儿媳妇和女儿面前的形象,那形象已经比她还重要了。

  此刻的江雪,是非常的伤心的。

  其他人对她怎样,她只会气愤,真正能伤她心的,只有霍启明和霍东恺这对父子。一个是她爱了几十年的男人,一个是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

  因为她是小三的身份,让她的父母亲人都断绝了和她来往,哪怕霍家很有钱,哪怕现在这个社会里,小三横行。可她的家人思想保守,觉得她当小三让他们丢脸。在父母离世之时,都不许她回家拜祭,这也是她心底的痛。如今,这两个男人便是她仅有的亲人了,可是……

  霍东铭!

  都是那个阴狠的霍东铭!

  他就是一头吃人不吐骨的狂狼!

  江雪不让霍启明推开她,她厚着脸皮,像块牛皮糖一般粘着他,反正她的脸皮都够厚的了,她是不在乎厚度再加重一层的。

  蓝若希,若梅,霍东燕把车开进了停车场,先后地下了车。

  霍东燕性子冲动一些,她一看到江雪正死粘着父亲,马上就朝三个人快步地跑过去,都不顾自己怀着三个多月的身孕,她肚里的宝宝可是未来烈焰门的主人,是大意不得的。呵呵,当然了,她并不知道这些,她此刻只想马上站在母亲的身边,给母亲助威。

  臭不要脸的老女人,大哥都吩咐过了,不准再让她进来,她竟然还敢来,而且硬闯,看父亲的样子,铁定又是偏着她的了。

  霍东燕对父亲的印象又差了一层,哪怕她心底很希翼父母能和睦相处,恩恩爱爱的,可现实太残酷,她二十三年来的希翼已经彻底地被泡了汤。

  只要江雪在,父亲永远都是偏着江雪,然后她的母亲就会心情郁屈,沉迷打牌,花钱如流水,对她的关爱也就更少了。

  “英叔,你的脸怎么了?两边脸都……被人打的,是谁打的?”若希不像东燕那般急躁,她一下车就发现了迎来的英叔脸上红肿,有着鲜明的手指印,她闪着眼眸,一股冷意从她的脚底窜起,往她全身散发开来。

  “谁打你?二少爷呢?四少也在家,谁敢打你?”蓝若梅也暗下了脸色,姐妹俩都对英叔很尊崇,在现在这个年代里,能像英叔这般,把大半生都倾在了一个家里,甘愿地侍候着主人们几十年,连妻子的青春都搭了进来。

  “两位少奶奶,我没事,不过是被疯狗咬了两口。”英叔自嘲地笑了笑。

  “她又来干什么?强行闯入,东铭说过了,如有此情况,直接丢她出去!夫人没事吧?”若希厉了远处的江雪一眼,拉着若梅,带着四名保镖,像女王一般,带着重重的压迫感就向江雪走去,英叔也跟着她走,回答着她的话。

  听到自己一向保养得体,极讲究修养的婆婆竟然动手打了江雪两巴掌,若希真想狂欢,更想放鞭炮鼓励她的婆婆,打得好!

  “贱女人,你还来这里干什么?英叔,马上让人把她给我丢出去!看到她,我昨天早上吃的早饭都要吐出来了,恶心巴拉的,都老太婆一个了,还偎在我爸的怀里,你不觉得丢脸,我都替你丢脸。爸,你就是这样对我妈的吗?当着我妈的面,对你的情人搂搂抱抱的,趁我哥不一家,和你的情人一起欺负我妈是不是?爸,你太让我失望了!”

  霍东燕尖锐的声音响起。

  四楼的阳台上,霍东恺静静地站在那里,视线一直看着楼下。

  他看到了母亲动手打人的情景,也看到了大妈动手打人的一幕。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还能站在这里不动,眼睁睁地看着生他的母亲被大妈狠狠地打了两巴掌,那两巴掌甩出,他的心就揪了起来。他是个不孝儿子,母亲被人打了,他竟然就站在高处看着。他很想转身就下楼去,很想站在母亲的身边,给母亲安慰的。可他在转身的时候,脚步如同生了钉子一般,移动不了一步。只因他耳边又响起了昨天晚上他听到的一切。

  他怨恨母亲的贪心,父亲已经尽可能地给她最安闲的生活了,哪怕没有名份,可物质上已经非常好的了。她还要夺取霍家的产业,说什么是为了他,其实是她想当霍家的主人。他更恨母亲竟然要拿若希来开刀,若希和大哥都是他的逆鳞,他不许母亲动他们!

  母亲还想让人把若希送上他的床!

  是,他也很想拥有若希,可若希已经是他的大嫂了,这一辈子,他都不会再想着拥有她。可母亲的阴谋一旦实现,若希将会受到很重的伤害。要是大哥知道若希曾经躺在他的床上,以大哥对若希的在乎来看,大哥会发飙的,更会因为醋意而伤害若希。

  母亲犯下的错太多了,太重了,让他对她是越来越失望,失望到此刻看着她被大妈打了,他都不想下楼去帮她。

  不过当他看到若希回来后,他就站不住了,转身就离开了阳台,走出房间往楼下走去。

  他知道若希肯定是帮着大妈和自己的母亲对峙,以母亲对大哥的恨意来看,他担心母亲会伤害若希。大哥临出门前把若希母子的安全都托付给他了,他要好好地保护好若希和她肚里的宝宝。

  “东燕,闭嘴,大人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插手!”霍启明被霍东燕的一阵抢白,气得脸色铁青,马上斥责着霍东燕。

  “我说得不对吗?爸,你扪心自问一下,我说得有错吗?”霍东燕更加生气,气父亲每次都指责她。

  难道她该笑着对抢走父亲的江雪说着:江阿姨呀,你好幸福哦,这么老了,我爸还这般爱你!

  对不起,她说不出来,也做不到。

  “启明,你看,你的妻子,女儿都欺负我,我命苦呀,我怎么这般的命苦呀,启明……”看到霍启明向着自己斥责霍东燕了,江雪马上一把泪一把涕地表演起来,演得逼真至极,哭得让人肝肠寸断的。

  “雪……”

  霍启明既心疼又尴尬,他对江雪的感情,始终还是有的。

  章惠兰扬起了冷笑,冷冷地注视着他。

  这个最近一直都在讨好她,努力地挽救他们婚姻的男人呀,就是墙头草,两边倒的。她,算是彻底看清他了。

  这样的男人,她真的不想再要了,江雪要,就给她吧。

  “燕燕,大家进屋去吧,妈累了。”冷笑过后,章惠兰长叹一口气,拉起东燕转身就走。

  “惠兰。”看到老妻转身就走,霍启明马上就推开了江雪,急急地上前几步,拉住了章惠兰,涨红着脸,叫着:“惠兰,我……对不起。”

  “别碰我!”章惠兰狠狠地甩开了他的手,扭头,冷冷地低吼着。

  对不起?

  很好笑,出轨三十年了,现在才来说对不起,他以为对不起那三个字就可以代替三十年的背叛吗?

  “启明。”江雪不要脸地又粘了过来。

  于是便形成这样一幅画面,章惠兰要走,霍启明拉她,而江雪又拉霍启明。

  “拿相机来,把这一幕难堪的画面都拍下来!”若希的声音忽然响起来。

  闻言,三个人都停止了拉扯的动作,各自脸色各异。

  的确,这一幕是相当的难堪。

  外人眼里高贵如同皇宫的霍家大院里,却上演着那么丑陋的画面,情人,妻子,男人,三个人,相互拉扯,而且三个人的岁数加一起已经一百多岁了。

  一名保镖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相机,还真的把这一幕幕拍了下来。

  “若希!”霍启明低叫着。

  “蓝家教出的好女儿呀,连公公婆婆都不放在眼里了。章惠兰,看看吧,这就是你的好儿媳妇,看,把你的丑陋一面都拍下来了,呵呵,我无所谓,我在你们眼里就是丑陋的,倒是你……呵呵,你活该呀!”

  江雪忽然笑了起来。

  “江女士,你放心,现在的技术高超得很,我会让人制作出相当精彩的相片给你过目的,是我爸妈相拥着看你被揍,还是我爸妈联手,一人一巴掌地抽着你的耳光精彩?不知道你想看什么样的画面?”若希皮笑肉不笑地说着。

  “你……”

  江雪脸都绿了。

  章惠兰却笑了起来。

  “若希,我喜欢看的是,她被人揍的画面。最好制作出来后放到互联网去,警示世人,当小三的,都没有好下场。”章惠兰接过了若希的话。

  “嗯,我觉得把大家脸皮如砧板一般厚的江女士整成一个女乞丐,披头散发的,衣难遮体的样子,更能警示世人。”若希接着说,在她说话的同时,那三名保镖就向江雪逼近了,大有一副真要把江雪整成女乞丐的样子。

  “蓝若希,你敢伤我一根头发,我家恺儿是不会放过你的!你这个恶魔,你和霍东铭一样,都是恶魔,吃人不吐骨!都不知道我家恺儿怎么就会……”

  “妈!”

  霍东恺低冷地叫着,恰好打断了江雪差点曝出他对若希的感情。

  江雪是被若希婆媳气得晕头转向了,才会差点说出霍东恺爱若希的事情,那样无疑是把霍东恺往霍家外面赶出去!

  霍启明脸涨得更红了,更显尴尬。

  一甩手,他端着涨得通红的老脸,逃难一般往屋里走。

  在儿媳妇的面前,在妻子儿女的面前,他是最丢脸的那个。他们说的每一句话都像一道道鞭子一般,狠狠地抽打在他的脸上,让他意识到自己有多么的无耻,有多么的可憎。儿女们还尊称他一声爸,都是他豪侈了。

  对江雪,他也是越来越失望,越来越不想再理她了。

  “启明……”霍启明就是江雪最有力的护身符,他一走,她还有什么靠山。

  到了最后,到了紧要关头,他,终是选择了他的家,而他的家,是没有她的位置的。

  这一点残酷的现实,让江雪的心更揪痛,神智也就更不清了,心底的怨恨也就更深了。

  “启明……”江雪哭叫着想跟着往屋里走,霍东恺这时候刚好下楼来,她眼尖地看到了霍东恺,马上就像个无赖泼妇一般,往地上一坐,哭天抢地起来。

  拿着相机的保镖把她毫无形象可言的一幕都拍了下来。

  “明天捅到媒体那里去,让她在这里再无法立足!记得,前面的相片要处理一番!”蓝若希沉冷地低声吩咐着那名保镖。

  她狠起来的时候,半点都不输给霍东铭。

  就算捅到媒体那里去报道出来的不是事实,可是人们对小三的憎恨会让人们相信报道的,然后江雪就会成为千夫所指,就会被人的口水淹死,指责她活该,仅是幸灾乐祸的人言就够江雪受的了。

  她可以保证只要她把相片处理一番之后,让人送到媒体那里去,江雪马上就能成为明星!江雪会受到人们幸灾乐祸的人言,而霍家却依旧无损。最多大家会说霍启明总算回心转意了,章惠兰总算守得云开见月明了,会希翼这对老夫老妻经历了感情出轨之后,看透了一切,能真正地白头偕老。

  有时候,人们的心都是偏的。

  只要男人回到妻子身边,那么他之前再多的过错,大家都可以原谅,而那个插足别人家庭的小三,却永远永远都得不到世人的谅解,哪怕傻子都知道一个手巴掌是拍不响的。

  “蓝若希!你敢!”

  江雪怒吼着。

  蓝若希这一招真的很狠,借着他人之手,就让她跌进了万劫不复的地狱里。

  这个有着俏皮脸孔,看似温和个性的女人,竟然心思如此的狠!

  她现在快要什么都没有了,要是再被若希这样一整,她的处境将会更难堪。只要她一出门,人家就会指着她,说她活该,说这些都是她的报应,说这是她的下场。媒体的力量有多大,能让一个无人知晓的小虾米变成江湖大神,不认识她的人都会变得认识她,都会指责她!

  “我蓝若希活到现在,还没有什么是不敢的!”蓝若希淡笑着。她的笑容和她刚刚吩咐事情的冷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跟你拼了!”

  江雪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竟然一头就向蓝若希的肚子撞去。

  若希此刻怀着四个多月的身孕,要是被她撞倒,她肚里的孩子肯定会受到伤害,难以保住的。

  “若希小心!”

  “若希小心!”

  “若希!”

  数声惊叫响起。

  “妈!”霍东恺眼明手快地拉住了江雪,而若希的保镖也以最快的速度护着若希往后退,英叔果断地叫来了四名男佣人,吩咐着:“把她丢出去!”

  那四名男佣人马上上前。

  “恺儿……”江雪嘶吼着,头发开始散乱,披头散发了。以往那算得上有几分高雅的样子早就消失不见了。

  “别碰我妈!”霍东恺低喝一声,护在了江雪的面前。

  再怎样,都是他的母亲,他做不到让佣人当着他的面把他的母亲像扔垃圾那样扔出去。

  父亲情感上的背叛已经让母亲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若希刚刚的吩咐那般的冷狠无情,也将会把母亲的伤害推到最高点。他不是想偏帮母亲,可站在儿子的角度上,他又不能不帮着母亲。

  “四少爷!”

  “恺儿,恺儿,你现在是妈的唯一了,你一定要帮帮妈,你看,你好好地看看他们都是用着什么样的嘴脸来欺负你妈的。恺儿,什么人和你最亲呀,只有你妈呀,你妈和你才是最亲的,他们对你来说都是外人呀。”到了此时此刻,江雪还一心挑着霍东恺与霍家决裂,想挑起霍东恺对霍家的仇视。

  若希在心里重重地叹息着。

  可怜的东恺,实在是难为他了。

  他的母亲此时此刻对他都是存在着利用呀!

  “恺儿,你看蓝若希,她……”

  “妈,不管怎样,你都不能想着伤害若希,更不能想着撞掉她肚里的孩子,记住我昨天晚上跟你说过的话!”霍东恺扭头痛苦地低叫着,俊脸上早就爬满了难堪,那痛苦就如同野外的藤条缠着一棵大树一般,紧紧地把他缠住。

  苍天啊,什么时候,他的母亲才可以消停,才能还给他安静的人生?

  他更加不敢想象的是,如果刚刚他没有眼明手快地拉住了母亲,若希被母亲那样一撞,后果如何?他又拿什么脸去面对他亲亲的大哥?大哥说了,让他以性命起誓,誓必要护着若希母子安全的。

  “霍东恺,如果你真是为了若希好的,马上把你母亲送走!”章惠兰和霍东燕也被江雪刚刚那个动作吓死了,急急地走到了若希的身边。

  “恺儿……”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把她丢出去!”

  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带着无尽的沧桑。

  老太太再次现身。

  她以极其沉重的命令吩咐着。

  霍东恺扭头,怔怔地看了老太太一会儿,再扭头看向了若希,然后又深深地看向了自己的母亲。

  江雪紧紧地捉住他的手臂,想让他护着她。

  “恺儿,恺儿,我是你妈,你不能让他们欺负你妈呀……恺儿!”绝望的声音来自江雪,霍东恺俊脸一片沉痛,沉重地扳开了她捉住自己手臂的手,然后扭头转身,用背影对着她。

  “恺儿!”

  “丢她出去!”

  老太太的命令再度响起。

  “架她出去吧,别伤着她了。”

  若希忽然叹着吩咐。

  然后挥手示意自己的保镖行动,不用男佣人们动手了。

  两名保镖马上架起了呆若木鸡,伤心得难以自持的江雪向外面走去。

  霍东恺感激地看了若希一眼,看在他的份上,她还是替他母亲保持了一点颜面。

  躲进了屋里的霍启明慢慢地合上了双眼,无力之感如海浪一般卷走了他。

  这是他风流惹来的债!

  他枉为人夫,枉为人父,他才是最无耻,最让人憎恨的那个人。

  谁都不知道今天这一幕并未能让江雪死心,反倒让她变成了真正的恶魔,在不久的将来会做出让所有人都无法原谅的事情,包括她的宝贝儿子在内,当然,她并不觉得自己有错……

  ------题外话------

  像昨天一样,下午五点前二更,下午二更估计是甜蜜的,有点肉渣渣的章节,呵呵,亲们,还有票的,都把票给我砸来吧,多多益善

  本书由520小说首发,请勿转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