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62 小别胜新婚(二更)

162 小别胜新婚(二更)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3973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52

   江雪被两名保镖架出了霍家别墅,霍东恺一直背对着她,她不挣扎了,也不再闹了,只是用着绝望的眼神,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背影。

  霍东恺的背影和霍启明的有几分的相似,两个人都是她最爱。

  一步一步。

  距离越来越远了。

  霍东恺的背影在她的眼里也显得越来越小了。

  头发凌乱,脸颊红肿,泪水横流,曾经不可一世,觉得自己一定能上位成为霍家主母的江雪,做梦都想不到她会如此狼狈的一天,会如此的众叛亲离。

  “都进屋吧,天快黑了,会冷。”老太太沉重的声音响起,深深地注视着霍东恺,吩咐着:“东恺,你跟奶奶进来。”然后她不用美姨扶,脚步蹒跚地向她那间位于一楼的房间走去。

  霍东恺不说话,迈开脚步跟着老太太向她的房间走进。进了老太太的房里,老太太让他把房门关上,以隔绝外界的窥探。

  “坐吧。”

  老太太慈爱地说着。

  霍东恺沉默地在沙发上坐下。

  老太太也在他的对面坐着,她一直用着慈爱的眼神看着这位同样出色,却因为出身一直被外界看不起的孙子,看着他和霍东铭极为相似的外表,想着自己儿子造的孽,她忽然低低地叹息着:“你会不会恨大家这样对你妈?”

  霍东恺抬眸,看着老太太,看到老太太那慈爱的注视,他抿着的唇动了动,想说什么,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摇了摇头。

  他不恨,或许曾经恨过吧。但随着他的年纪增长,有了自己的思想,他便慢慢地理解为什么家人对自己的母亲那般憎恨了。站在爱情的角度里,母亲只是追求她自己的幸福,那是她的权利。但站在家庭方面,母亲就属于破坏者,谁都会恨破坏自己家庭的人。

  “你妈……对你还是有爱的,今天……你心里不好受,奶奶都理解的。都是奶奶不好,奶奶这个当妈的没有教好你爸,才让爸……”老太太自责着。

  “奶奶,那不是你的错。爱情是自己的行为,与父母无关,就算有着最好的教育,他要出轨,还是会出轨的。如果因为好的教育而能减少出轨的话,当今社会里就不会有这么多出轨的事情发生了。”霍东恺还是开口了。

  他的话不无道理,也是一片孝心,不忍看到老太太自责。在这个家,老太太对他的关心也是发自真心的。

  老太太眼里的慈爱更浓了,对霍东恺的赞赏也更深了。

  还好,当年她要求把霍东恺带回霍家抚养。如果让霍东恺跟着江雪长大成人,必定会变成像江雪那样不知足的人。

  都说人心不足可以蛇吞象,江雪就是这样。几十年的安闲生活还不满足,还想争夺不属于她的东西。而且那些都是她自己当年答应下来的。

  “东恺,你妈为你争为你夺的那些,其实奶奶和你爸,甚至你哥都有给你准备着的。”老太太忽然转换了话题。

  闻言,霍东恺倏地抬眸看着老太太。

  老太太站了起来,走进了内室,不知道拿什么东西去了。

  一会儿后老太太便拿着了两份遗嘱出来,那是副本,她把那两份遗嘱的副本摆放到东恺的面前,然后坐下,轻轻地说着:“看看吧,一份是奶奶的,一份是你爸的,你哥都知道的,都是经过你哥同意的了。”

  霍东恺拿起来看,老太太那份写着在她百年归后,她所有财产分为七份,五个孙子一人一份,数额是一样的,孙女霍东燕就稍微少一些,还有一份是给她最疼爱的孙媳妇蓝若希的。立遗嘱的日期是两个月前,他们都不知道。老太太不把财产分给儿女,跳过了儿女分给了儿孙,他也是孙子,并不因为是私生子而得不到。

  霍启明那一份则写着,他的财产分为三份,两个儿子各占百分之三十,女儿和章惠兰各占百分之十五,不过给他的那一份还附加了一些额外的,那便是把千寻集团旗下的两间规模不错的子企业给他,这一条额外的必须霍东铭同意的。

  “给你额外的是你哥加进去的。”

  老太太说明着。

  霍东恺怔怔地看着那两份遗嘱,仅是靠着给他的这些,他就成为过十亿身家的富豪了,他母亲一直要为他争夺的,其实他都有呀。

  “如果能劝你妈清醒,就劝吧,如果劝不得了,她只会真正走向灭亡,大家都不会允许她伤害这个家庭里的任何一个人,特别是若希,她是克制你哥的人,她要是出了什么意外,这个天都会变色的。”老太太把遗嘱给他看,是不想看到他因为江雪而那般的痛苦,希翼江雪不再这般极端下去。是,大家都憎恨江雪,可江雪始终是东恺的亲生母亲。

  可以说,这是老太太在救江雪。

  可惜此时的江雪,就算是大罗神仙下凡也救不回了,她对霍家的恨已经积得太深了,她只会一步一步地顺着霍东铭铺着路走下去,直到自取灭亡那一天。

  这一天过后,霍家归于平静了。

  江雪似乎不再蹦达了,老太太以为是霍东恺劝住了她,大家都像往常一样生活着,该上班的就上班,该养胎的就养胎。

  林小娟怀孕的事情也通过电话告诉了慕容俊,得知自己的小女人怀孕了,慕容俊狂喜不已。他已经三十六岁了,结婚结得晚,还好,林小娟也争气,怀孕了,他不用等到四十岁再当父亲。

  慕容夫人不让林小娟继续她的事业,林小娟坚持着,婆媳俩的关系因此弄得更僵了。

  慕容俊恨不得马上回到林小娟的身边照顾她,可事情还没有处理好,只能每天打电话回来关心着,他并不知道母亲出现了,林小娟一直不说,是不想让他在忙碌的时候还要为家事烦忧。

  转眼间一个星期过去了。

  黑漆漆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

  若希挺着将近五个月大的肚子,辗转反侧,觉得有点难以入眠。胎动越来越利害了,每天她都会陪着宝宝玩一会儿,不知道是宝宝习惯了霍东铭的大手还是其他原因,她陪着宝宝玩的时候,宝宝的兴致都不高,只会偶尔踢她一下,有时候对她的抚摸甚至没有回应,让她忍不住打电话和霍东铭抱怨,说宝宝偏心。

  房里开着暖和的灯光,让房里充满了温暖。

  只是少了霍东铭在身边,再温暖的环境,她都觉得有点沉冷。

  霍东铭这一出差就走了一个星期。

  她想他,天天都想他,每天晚上都念着他的名字入眠。

  忽然间,房里的灯黑了。

  若希马上睁开了眼,坐了起来,谁知道一双有力的手臂带着她熟悉的,渴望的味道袭来,让原本想惊叫的她马上激动起来,一头就扎进那个熟悉的怀抱里,叫着:“东铭!”

  “没有吓着你?”头顶上传来了霍东铭低沉动听的声音,带着点点的笑意。

  “你回来就是想吓我吗?”若希枕在他的怀里,手不客气地准确地落在他的腰间,拧了他一下。

  “冤枉呀,我只是想给我老婆一个惊喜的。”霍东铭重新开着了灯,一脸促狭地笑凝着她。

  看到自己思念了一个星期的俊脸,若希忍不住用她那双柔软的小手,攀上了霍东铭的俊颜,细细地,细细地抚摸着,嘴里碎碎念着:“瘦了,憔悴了,有黑眼圈了,还有胡子了,事情很棘手?”

  捉拉住她那双小手,霍东铭拥着她坐在床沿上,低柔地用唇轻触着她的发丝,闻着她清新的发丝香味,觉得自己刚处理完事情就连夜坐着飞机回来,都是值得的。

  她想他,都能想得难以入眠,他对她的思念绝对比她多十倍,事情一处理好,他是一刻也不停留,只想马上见到她。

  “是很棘手,有人从中挑拨,制造的矛盾,才会导致事情的发生,我和慕容花了很多时间,很多人力和物力才把事情查清楚,公布了事情的真相,平复了工人的怨气,恢复了企业的声誉。但那个幕后真正黑手,大家依旧没有查到,只是彻底地断了他在那几间子企业的后路,不会再给他掀风浪的机会。”霍东铭此刻才把让他出差了一个星期的事情告诉爱妻。

  他觉得那个幕后的真正黑手是想撼动千寻集团的地位的,千寻集团的强大就是靠着大大小小的子企业拢成,那个人先削千寻集团的子企业,由子牵父,以达到撼动千寻集团。最让他心惊的是,那个真正的幕后黑手有着惊人的反侦能力,让他短时间内很难分析出对方的身份。

  隐隐之间,他总会把那个黑手和夺走东燕清白的人联在一起。

  因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有着强大的防御系统,不会轻易就让人查到关于他们的一切。

  如果们真有关联,那么东燕的遭遇也极有可能是对方对付千寻集团的一种手段。想到这些,他更想快点找到烈焰门少门主此刻的落脚处。

  “那么利害?没有真正揪出幕后黑手,那么大家的危险不是还潜在的?”若希担心着。

  树大招风,千寻集团过于强大,容易招来别人的嫉恨及敌对是常有的事情。

  “嗯,大家还处于明处,人家处于暗处。若希,别担心,我能行的。”霍东铭忽尔低笑起来,低首就在她的脖子上烙下了灼热的吻,低哑地说着:“你老公是最强的,不会轻易让人打倒的。老婆,我想你,想死你了。”

  说完,他身子一压,动作轻柔地把若希重新压回了床上,并且小心地错开若希的肚子,不会伤害宝宝。

  “先洗澡。”若希绯红着脸,轻推着正埋首于她的脖子上不停地亲吻着的他,柔柔地说着。

  霍东铭并没有马上停止亲吻的动作,依旧埋首于她的脖子处,被她推拒着时,他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若希听不清楚,想问他的时候,他却一把封吻住她的红唇,霸道的,热烈地,急切地,饥渴地吻着她,霸道地探入她的芳香之地,卷走她的芳香小舌,缠着她和他共舞。

  “东……”若希推了他两下,便改推为搂,搂住他的脖子,迎着他热烈的吻。

  小别胜新婚,他们结婚后第一次分离,哪怕仅是一个星期,也让他们尝到了分离的相思之苦。此刻,霍东铭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好好地吻她千百遍,好好地爱她。

  厚实的大手随着吻的加深而往她的睡袍襟口滑进,然后轻巧地挑开她的睡袍,片刻功夫,她雪白的肌肤便暴露于他的眼皮底下,让他的眼神更加的灼热,气息微微喘起来,一副恨不得就把她吞进肚里的样子。

  当他的大手往下探去的时候,若希再一次捉住他,潮红着脸,略略地喘着气:“东铭,你刚回来,一定很累的,还是先泡个热水澡吧,放心,今天晚上,我是你的。”

  深深地凝视着她,看到她饱含**的杏眸里有着对他的关心,他的大手停止了往下滑,回到她的下巴,扳住她的下巴,再一次缠吻上她的红唇,直到把她的红唇吻得肿胀了,他才移开了唇,在她的耳边哑声说着:“好,我先去洗个热水澡,等我。”

  若希红着脸,点头。

  霍东铭这才离开了床上,看着自己衣衫不整了,他又低低地笑着,知道若希的心思和他是一样的,否则也不会把他身上的衣服扯成这个样子。

  “还不去,笑什么呀。”知道他低低地笑着什么,若希忍不住娇嗔着,脸更红了,那露出来的肌肤都染上了潮红,让霍东铭的眼神更热,更沉,喉结不停地上下滚动着,只差没有流鼻血。

  “色狼!”嗔他一句,若希扯上被子盖住自己的雪白肌肤,免得刺激到某人,连澡都不想洗。

  本书由520小说首发,请勿转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