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64 搞笑的吃醋(一更)

164 搞笑的吃醋(一更)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9076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53

   带着愉悦的心情,霍东燕向楼下走下,从霍东铭吩咐英叔,说她和若希的早餐时间必须在早上七点至八点之间开始,她就每天在七点半的时候准时下楼吃早餐,一个多星期过去了,她就养成了这个好习惯。

  又过了一个多星期了,她的宝宝也有三个多月了,偶尔她也能感受到胎动了,虽然还不算很明显,至少她能感受到。感受到胎动的时候,她觉得特别的新鲜及好奇,心情马上改变。再加上宝宝终是吝惜她这个当妈的,不再使坏了,妊娠反应总算结束了,现在吃东西也不会再吐了。

  她重重地舒了一口气,若希也替她开心。

  想到自己的嫂子,霍东燕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嫂子的表现,总是把她肚里的宝宝当成是她的。她一个未出嫁的女人,未婚先孕,娘家还能对她这般好,嫂子们都不会把她往外赶,她觉得这是很难得的了。

  也是现在她才知道,身为小姑子的,一定不能和嫂子的关系弄得太僵,因为将来出嫁后,回娘家,接待自己的总有一天只有嫂子,父母都是会老的,会百年归天的,要是和嫂子关系弄僵了,那么父母百年归后,娘家路等于就会断。

  一个出嫁女,娘家路很重要,没有几个女人愿意断了娘家路的。

  霍东燕打心里感激老天爷,感激若希的大度,以前她百般为难若希,老是气若希,甚至伙同苏红想拆散若希和大哥,若希还能这般关心她,让她的思想成熟起来,也让她的心灵变得成熟起来。懂得关心他人,懂得换位思考了。

  过去活的那二十二年,就像是一场梦,浑浑噩噩的。

  现在过的每一在才是充实的。

  母亲的美容院现在开始装修了,也是开始装修了,她才知道母亲竟然要开美容院了。母亲在家当贵妇人当了几十年,每天都只会花父亲和兄长赚回来的钱,几乎一无是处,拿外界的女强人和母亲相比,母亲就是一个无用之人,现在将近六十岁了,竟然开始想着独立赚钱了,开窍了。

  这是霍东燕第一反应。

  后来才知道还是她那个嫂子的功劳。

  嫂子是在帮助母亲走出无聊的日子。

  “宝宝,咱娘俩吃早餐去了。”轻抚一下微隆的肚子,霍东燕浅笑着自言。当她下到二楼的时候,赫然看到她那位亲亲的大哥正抵压着她亲亲的大嫂在墙上,大嫂那双纤细柔软又修长的玉手正紧紧地搂着大哥的脖子,两个人抵死缠吻着,吻得相当激烈。

  大哥回来了!

  霍东燕的脸悄然而红,她想往楼上折返,可往楼上折返需要的步伐比她往下走需要的还要多,于是她决定轻手轻脚地往楼下走,装着不知道的样子。

  霍东铭是何许人物?耳朵尖得像兔子,哪怕她轻手轻脚,他还是听到了。

  他马上结束了那个霸道的索吻,扭头就朝楼梯口扫来,眼神深深的,看不到底,那两片刚刚才激烈地缠吻着若希红唇的唇瓣抿了起来,表情是相当的酷。

  “嘻嘻……哥,你回来了,嗯,我什么都没有看到的,你们请继续,请继续哈……”霍东燕笑着,被发现了,她不用再轻手轻脚了,赶紧就往楼下走下。

  她听到身后传来若希娇嗔的声音:“你看你,猴急,丢人。”

  “你是我老婆,我吻我老婆天经地义,谁说丢人?”

  霍东铭低沉的声音跟着响起。

  她大哥,永远都是强悍的!

  霍东燕在心里笑着。

  片刻,霍东铭和若希下楼来了,看到东燕的时候,若希的脸总是有点红红的,而霍东铭则是拿着厉眼扫着霍东燕,好像是怪霍东燕撞断了他的索吻似的。

  卓彦飞手捧着一束鲜艳夺目的火红玫瑰从车里走出来,他拿着玫瑰走到了霍家的别墅门前,然后站正身子,又用单手拿花,再用单手整理一下自己身上那套灰色的西装,确定自己衣冠楚楚了,他才按响了门铃。

  就算上次霍东燕明确地拒绝了他,他还是决定要好好地努力追求一下,说不定精神所致,金石为开呢。

  所以他找他的学生们讨经验,他是大学教授,学生全都是大学生,现在的大学生大都恋爱了的,他的学生告诉他,想追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第一条,脸皮一定要厚。

  于是才有今天的行动。

  听到门铃响起,正在打扫院落的虹姐走到门前,看到卓彦飞五官端正,一脸温和,戴着眼镜,全身散发着浓浓的书卷味道,觉得他是个学者。便有礼貌地隔着门相问:“先生,请问你找谁?”手捧代表爱情的火红玫瑰出现在这里,必定是来找女的,这栋别墅里女的不少,可都是名花有主的,除了小姐之外。

  “你好,我找霍东燕小姐。”卓彦飞隔着门温和地答着。

  小姐的朋友?

  虹姐的眼睛马上凝了起来,她隔着缕空式的大门,把卓彦飞从头到脚,从脚到头都打量了一番,她的眼神细致到让卓彦飞浑身不自在,可霍家是名门,仅眼前这栋别墅就大到让他吃惊,金麒麟花园的地皮是本市最贵的。霍家的别墅是金麒麟花园众多别墅之中最大的一间,可见霍家的富裕。他一直保挂着温煦如同春风的笑容,保持着不变的姿势任虹姐打量着,只是脸上有点热热的感觉。

  “你认识大家小姐吗?怎么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虹姐盘问起来。

  小姐现在情况特殊,她不得不仔细盘问。

  “我和霍小姐有过几面之缘。我来过的,不过上次来的时候,你没有看到我。”卓彦飞赶紧说明着。

  心里想着,这霍家的佣人都这般利害的吗?什么都要问。

  “你姓什么?我进去问问小姐认不认识你。”虹姐看到他一脸温和,眼神都是温和的,不带着其他杂质,对他有几分好感。至少,卓彦飞看上去不像个坏人。

  “我姓卓,这是我的名片。”卓彦飞赶紧从自己的西装暗袋里拿出了一张自己的名片,递给了虹姐。虹姐接过他的名片看了一下,浅笑着:“原来是大学教授呀,才三十三岁就是大学教授了,不错嘛。你等着,我替你进去问问,要是小姐愿意见你,我再来替你开门。”说完虹姐拿着他的名片就往里走。

  “谁来了?”

  英叔刚好路过,随口问了虹姐一句。

  “一位姓卓的大学教授,说是找东燕小姐的,还捧着一大束的红玫瑰。”虹姐有点神秘地答着。

  英叔停下了脚步,凝起了脸,叫住了虹姐,说着:“是卓彦飞先生?小姐上次吩咐过了,说不想见他,他来一次,就让他走一次,来两次,就让他走两次。你别进去问了,大少爷昨天晚上忽然间回来了,此刻正在屋里和大少奶奶一起用早餐呢。”

  “真的吗?”

  虹姐心惊了一下,如果真是这样,她要是进去问,会不会被小姐骂?

  看到虹姐手里还拿着卓彦飞的名片,英叔便从她的手里拿过了那张名片,越过虹姐走回到别墅大门前,把名片还给卓彦飞,淡冷地说着:“卓先生,对不起,大家小姐不会见你的,你请回吧。”

  说完转身就走。

  卓彦飞愣了愣,随即又按起了门铃来。

  学生们说了,脸皮一定要厚,加厚,再加厚的。

  如果他连佣人这一里都过不了,还怎么接近他心目中的女神,如何金石为开?

  他不停地按门铃,美姨忍不住从屋里走出来。

  英叔已经折回到门前了。

  美姨快步地走到英叔的身边,看了看卓彦飞,问着英叔:“老公怎么回事?他是谁?找谁的?怎么一直按门铃呀,老太太都锁起眉头了。”

  “找东燕小姐的,可小姐上次说过了不想再见到他的。”英叔冲着卓彦飞说着:“卓先生,你是个文明人,大家小姐真的不想再见到你,你走吧,别再按门铃了。”

  “我……我真的想见见霍小姐,你们再帮我通报一声好吗?”

  卓彦飞为了自己的举动而浅浅地红了脸,这个整天以书为伍的男人,从来都没有追过女孩子,他曾经有过暗恋史,但仅是暗恋,后来无疾而终。真正的恋爱史,他不曾有过,因为他被人戏称书呆子,要不是对霍东燕见相动心,他都不会答应王太的相亲要求呢。

  英叔和美姨交换了一下眼神,卓彦飞脸上又是一片的真诚,想了一下,美姨才应着:“那好吧,我进去替你问问小姐的意思。”说完便扭身沿着那条水泥路,穿过了前院走向主屋。

  片刻后,美姨便从屋里出来了。

  看到美姨出来,卓彦飞拿着花的手紧了紧,不知道答案如何。

  “卓先生,你走吧,大家小姐说不见你。”美姨把霍东燕的话带了出来。

  卓彦飞脸上难淹失望,他不再说话,但也没有离开,只是拿着那束玫瑰花一直在别墅门前站着,偶尔走动一下。

  英叔和美姨看到他没有再按门铃,也就懒得理他了。

  屋里。

  数双眼睛都盯着霍东燕。

  霍东燕耸耸肩,问着:“我变成九头怪物了吗?怎么都看着我?”

  “卓彦飞?”

  霍东恺低沉地吐出话来,带着问号。

  霍东燕相亲遇到色狼的事情,大家多少都知道一点,不过对卓彦飞这个与色狼有关的人,他们并没有留意到。

  那件事若希已经处理好了,色狼已经得到了他应得的下场,其他人也没有再追究。

  “就是那个色狼的弟弟,哥哥是色狼,弟弟却是个谦谦君子,一脸和气,温文儒雅的。”霍东燕摆下牛奶杯子,她吃饱了。

  起身,她走出了餐厅。

  把背影留给那几个人。

  “嗯,那个男人是挺不错的,第一感觉是挺不错。”见过卓彦飞的蓝若希随口地说着。

  然后,坐在她身侧的那个男人马上眯起了眼,用着极其危险的眼神瞪着她。

  霍东恺也瞟了她一眼,眼神怪怪而有点深不可测。

  老太太也吃饱了,察觉到霍东铭眼神有变,她却神情愉悦地起身离去,还故意经过若希的身边,慈爱地拍拍若希的肩,投给若希一记自求多福的眼神,弄得若希莫名其妙。

  霍启明夫妇还没有起来,所以餐厅很快就只有三个人了。

  不足一分钟,霍东恺也走了。

  倘大的餐厅里就只有霍东铭和蓝若希了。

  “若希。”霍东铭低沉地叫着。

  她说卓彦飞不错,第一感觉挺不错的!在他面前,她称赞其他男人不错!

  不错,霸道的霍少心里不舒服极了。

  他的爱妻说其他男人不错!

  “嗯,你怎么了?眼神阴阴的,脸绷紧了,谁又得罪你了?吃个早餐也有人能得罪你?”若希一扭头,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家男人的神色不对劲,狐疑地问着。

  闻言,霍东铭的俊脸微抽,敢情他刚才的危险瞪视,她压根儿就没有感受到。

  “你觉得卓彦飞如何?”霍东铭再度用危险的眼神瞪着她,压低声音,不带感情地质问着。

  “挺不错的呀,斯文有礼,如同东燕说的那样温文儒雅,一看就是个谦谦君子,脾气应该很好,要是女人找老公的话,找他那样的挺好的。”若希想到的是卓彦飞竟然对小姑子有感觉,所以她就把自己对卓彦飞的印象说了出来,并不知道自家男人在吃着干醋。

  “若希,那你觉得我如何?”

  霍东铭已经停止了吃东西,自家老婆都赞其他男人好了,他哪还有心情再吃东西。他把椅子不着痕迹地移近,再移近,近到粘到了若希的身上,大手便缠上了若希的腰肢,俊颜趋到若希的面前,用着深不可测的眼神灼灼地锁着若希的俏脸,非常危险地问着。

  “你?你很不错呀,有着上等的出身,上等的教育,上等的身份,上等的外表,上等的身材,什么都是上等的,老天爷对你非常偏心呢,男人们的优势全都集中到你的身上了。东铭,你忽然问这些做什么?无聊。”若希失笑着推了一下他的俊脸,想把他的俊脸推开一点,就算是老夫老妻了,近距离地对着他那张媲比天神的俊脸,她还是觉得心跳加速。

  这个男人,她形容得一点也不错,天生就是个让人嫉妒的主。

  “我不温文儒雅吗?我不是谦谦君子吗?我脾气不好吗?找老公的话,找我这样的不好吗?”霍东铭在她的耳边吹着气,酸溜溜地问着。

  若希眨眨眼,瞪着他,然后失笑起来:“东铭,不会吧,你在吃醋?就因为我说卓彦飞不错,你就吃醋?东铭,你人很高大呢,别太小心眼哈。”说着说着,若希忍俊不住,再度笑了起来。

  搞了半天,原来是这家伙在吃醋,他这个爱吃飞醋的毛病一点都没有改呢。

  “你赞别人好,我不能吃醋吗?”霍东铭唇一凑,就吻住了她。

  “东铭……”若希连忙推开他,笑着赶紧站起来,“霸道鬼,小气鬼,不和你说了。”然后笑着往外面溜去。

  霍东铭坐在原处,看着她娇俏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眼前,他的眼神再度变得深不可测起来。

  外面,卓彦飞还没有离去。

  屋里,霍东燕一点也不把他当一回事,正坐在沙发上翻看着一本育儿书。

  霍东恺和老太太则各自站起来,走到主屋门口看了一眼还在别墅门前守着的卓彦飞。

  “东燕,那个男人还没有走呢,看来,我的孙女也走桃花运了。”老太太促狭地笑着。

  “他爱守到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我对他没有兴趣。再说了,我现在这个情况,有兴趣我也不会和他发展的,那样对他不公平。”霍东燕头都不抬,继续翻看着她的书。

  “要不,我出去赶他走吧。”霍东恺浅笑着提议。

  霍东燕抬眸看了他一眼,随即又低头,继续着看书,只是说了一句:“四哥,我怎么不知道你原来也有八卦的一面。”

  霍东恺低低地呵笑了两声。

  人都有八卦的一面。

  若希这时候笑嘻嘻地走了出来,看到大家都在大厅里,她便走到了老太太的身边坐下,脸上的笑容收不起来。

  “若希,你还能跑出来?”老太太问若希的话更显促狭,老眼带着暧昧搞笑,看着若希。

  “难道奶奶希翼我被东铭拆骨入腹吗?”若希不答反问,奶奶还真是狡猾,早就看出东铭在吃醋了,才会在离开的时候拍拍她的肩膀,害她莫名其妙。

  “呵呵,哪有的事。”老太太狡笑两声,以笑声掩去她的心思。

  “这么霸道,这么小气,我说几句老实的话,都要吃醋,没见过这么爱吃醋的男人,我刚才就不应该替他做西式早餐,我应该煮一大盆酸醋汤给他喝的。”若希嘀咕着,笑意却不减,一想到刚才霍东铭吃醋的样子,以及问她的话,她就收不起笑。

  “那样证明他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大大地,非常……”

  “奶奶,你是不是想说一千个‘非常’一万个‘非常’才进入主题呀?”若希笑得更利害了,扭头笑睨着一连说了好几个非常的老太太,老人家是想让她知道霍东铭很爱她,找不到特别好的词语来形容,只能重叠式。

  霍东燕也笑了起来,合上了那本育儿书。

  霍东恺在笑的同时,也投给了若希一记深深的眼神。

  大哥回来了,他又该处处回避和她相见了,又要再一次转到幕后去,默默地看着她,守护着她了。

  脑里,忽然间又飘过了另一个女孩子的脸,那是宁佳的脸,不过一飘而过,他不曾留心。

  这几天,宁佳还会到企业找他,他明明说过不再让她进他的办公室的,可每次她一来,他还是默默地让她进驻他的办公室,然后耳边就别想清净,那丫头自言自语的本事非常高,嘴巴几乎停不下来,总会说着各种各样的趣事。

  “若希呀,东铭因为太爱你了,所以才会喜欢吃醋的。”老太太笑过之后,一句话进入了主题。

  这个时候,霍东铭板着那张俊脸从餐厅里出来了。

  他出来,就先看了爱妻一眼,然后沉冷地朝外面叫着:“英叔。”

  英叔听到叫唤声,连忙走进来。

  “大少爷。”

  霍东铭的俊脸绷得更紧了,他扭头看了一下屋外,沉冷地问着:“那个姓卓的家伙走了吗?”

  英叔微愣,接收到他冷冷的瞪视后赶紧答着:“还在外面呢。”

  其他人都看向了霍东铭,不知道他接下来会做出什么事来。

  若希更担心因为自己的一句称赞为卓彦飞带来祸事,赶紧站起来走到霍东铭的身边,挽着他的手臂,扬起娇俏妩媚的笑,说着:“东铭,让他走就是了,别暴力。”

  霍东铭侧头睨着她,看到她妩媚动人的笑时,他的俊脸还是和缓了很多,但还是酷酷地说着:“在你的眼里,我就是个只会用暴力的男人吗?”

  呃?

  酸味还是很重呢!

  若希又扬起一抹更加妩媚动人的笑,那笑容是任何男人都无法抗拒的。

  柔软的小手抚上霍东铭绷得有点像大理石,在面对她时才和缓的俊脸,柔声说着:“没有呀,在我心里,你是全天下最好的男人,真正顶天立地的好男人,一级的,极品的,一流的,最上等的……”

  “嘻嘻……”

  “哈哈……”

  “呵呵……”

  不同的笑声骤然响起,分别来自霍东燕,霍东恺以及老太太,美姨和英叔则是极力地忍住,差点没有忍成内伤。

  霍东铭哭笑不得,听到家人的暴笑声,他扭头,瞪眼,家人的笑声马上止住。

  再扭头,看着身边的爱妻,心知爱妻是担心他会伤害到卓彦飞才会这样说的,酸意更浓。好像在她的心里,他就是个只会以权势压人的坏家伙似的。

  “敷衍。”

  “东铭。”若希略略地踮起了脚,敛了笑容,非常认真的看着他,说着:“我的心,你还不懂吗?”

  霍东铭深深地看着她,然后低首,把俊脸凑到她的面前,轻啄一下她的唇,神色和缓,低柔地说着:“我懂。放心吧,我只是想看看卓彦飞长着一副什么样子,敢来追我妹妹,不会伤害他的。”

  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想看看卓彦飞如何的温文儒雅。

  若希笑,她刚才的反应也是急了点,太不相信他了。

  拉低他的头,她主动地送上轻轻的一吻,然后在他耳边小声地说着:“对不起。”

  “我最不爱听的便是你对我说这三个字。”搂她入怀,霍东铭的心情大有好转,转身,他便搂着若希回到了沙发前,霍东燕非常醒目,暧昧地笑着坐到了老太太的对面去了,把长长的沙发让给兄嫂们卿卿我我。

  夫妻俩旁若无人地秀起恩爱来。

  那情浓得如同新婚。

  霍东铭出差一个星期,昨天深夜才回来,夫妻俩第一次尝到了相思之苦,此刻就算他们再怎么秀恩爱,大家都是能理解的。

  卓彦飞在英叔的带领下怀着忐忑的心情走了进来,一入大厅,他就觉得如同走进了皇宫一般,富丽堂皇却又不失自然雅致,一桌,一椅,一灯一饰,所有东西都设计得很好,身置此厅中,能同时感受到奢华和自然两种感觉,不会给人那种格格不入。

  英叔说霍大少爷让他进去,要见他。

  他就紧张起来,但不害怕。

  不过心情还是忐忑不安的,毕竟霍大少爷是一个传奇一般的男人,他除了在报纸或者电视上看到之外,从来没有见过真人。

  听说,那是一个非常利害的男人,但对妻子好得让全天下的男人都会汗颜,是一个宠妻宠得昏天暗地的男人。他的妻子是全天下女人都羡慕嫉妒的对象。

  一入大厅,他第一眼不是去寻找那一个是霍大少爷,而是寻找着霍东燕,看到霍东燕的时候,他温和的脸上便掠过了一抹柔情,然后拿着那束火红的玫瑰花腼腆地走到霍东燕的面前,把玫瑰花递给霍东燕,如同春风一般温和的声音很醇厚,算得上动听,“霍小姐,这花送给你。”

  霍东燕看看那花,又看看他,再看看在他踏进来时俊颜马上又绷成了大理石的兄长,不得不佩服卓彦飞的大胆,竟然敢无视她那位如同帝皇一般的大哥。

  “卓先生,大家大少爷要见你。”英叔上前两步,提醒着卓彦飞。

  卓彦飞这才回过神来,霍东燕不接他的花,他有点失落地转身,看到坐在沙发上的霍东铭,第一眼,他觉得这个男人好帅,俊美无铸,又高大威猛,哪怕是坐着,也能目测到他的身高。身上穿着一套黑色的西装,没有系领带,却能把霸气散发得淋漓尽致。俊颜紧绷着,看不到脸部有一丝痕理,一双乌黑深邃的眸子炯炯有神,但眼神深不可测又非常的锐利,如同两把利剑一般,仅是对视一眼,卓彦飞就不敢再对视下去。

  好犀利的眼神!

  那两片有形的唇瓣抿着,像一条线,让他都要怀疑那两片唇瓣会不会分开说话。

  “霍大少爷,你好。”卓彦飞尽管被霍东铭犀利的眼神吓到,还是很有礼貌地问好。

  霍东铭不说话,只是抿紧了唇,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那细细的打量眼神,还带着鸡蛋里挑石头,看得卓彦飞不由自主地就紧张起来。

  其他人也不说话。

  “霍大少爷。”卓彦飞清了清嗓子,再次叫着。

  霍东铭依旧不说话,还是死死的抿着唇,死死地盯着他看。

  大概盯着卓彦飞看了十分钟左右,在这十分钟里,卓彦飞从最初的紧张到害怕,最后是惊惶,不知道霍东铭为什么这般死死地盯着他,因为霍东铭的眼神太犀利,没有几个人能受得被他盯上十分钟。卓彦飞的脸都微微地红了起来,额上冒出了冷汗,他甚至以为自己把衣服穿反了,哪怕他能感受到衣服的胸前钮扣还是在胸前,并没有穿反,可在霍东铭那样的盯视下,他就是摆脱不了那样的错觉。

  这样的男人叫做挺不错?

  霍东铭在心里腹诽着。

  他才打量了十分钟,看,表情变化多大,紧张到害怕,害怕到惊惶,脸还红了起来,额更堪,竟然冒冷汗了。

  他霍东铭是鬼还是魔?如此可怕!打量十分钟也能把人吓成这个样子?

  分明就是一个胆小鬼!

  敢情是卓家的老妈没有给卓彦飞生有胆,才会这般的胆小。谁嫁这样胆小的男人,谁倒霉,他爱妻给卓彦飞的评价高了点,嗯,有夸张的手法。

  温文儒雅嘛……

  说话温温吞吞的,好像没有吃饱一样,一点力气都没有,这就叫做温文儒雅呀?

  谦谦君子?

  那不叫谦谦君子,那叫做胆小如鼠。

  在若希嘴里形容出来挺不错的卓彦飞,在霍东铭的眼里,却变得一文不值了。

  其实,卓彦飞真的挺不错的。

  忽然,霍东铭站了起来。

  他站到了卓彦飞的面前,他身高将近一百九十公分,卓彦飞不足一百八十公分,两个人站在一起,霍东铭的强势马上就被烘托出来了。

  “霍大少爷。”卓彦飞很想拭拭自己额上还在不断冒出来的冷汗,在霍东铭站到他的面前时,他终是没有拭冷汗,用着不解夹着惶恐的眼神看着霍东铭,霍东铭的眼睛瞪得如同铜铃一般大,眼神又阴又寒又锐又利又深的,近距离的瞪视,让卓彦飞更加的招架不住。

  冷不防,霍东铭抬手。

  卓彦飞马上全身紧绷,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霍东铭不轻不重地拍了拍卓彦飞的肩膀,然后抿成一条线的唇总算微微地张开了,却吐出四个让卓彦飞冷汗飙升的字眼来:“弱不禁风。”

  可怜的男人!

  若希失笑又同情地看着他,是自己随口的一句话让这个可怜的男人此刻身陷地狱。

  老太太等人都投给卓彦飞一记同情的眼神,就连霍东燕都可怜起他来,很想站起来拉他走出去,救他脱离苦海,不过接触到大哥那张紧绷的俊脸,霍东燕还是选择了投给卓彦飞同情的眼神。

  霍东铭才不管其他人心里在想着什么,也不管自己的神情已经让卓彦飞难以承受,看到卓彦飞手里还拿着那束玫瑰花,他伸手就从卓彦飞手里拿过了那束玫瑰花,随意地看了看,挑着刺:“这花,不鲜艳,价格很便宜的那种,卓先生,你这束花一共花了你多少钱?不足百元吧?泡妞,还是泡我霍东铭的妹妹,你要送花,怎么能如此小气?你应该让花店的人开着货柜车,拉上一货柜车的玫瑰花送给我妹妹,这样诚意还明显一些。”

  卓彦飞错愕。

  一货柜车的玫瑰花?

  众人的脑里马上就浮现了那种画面,嗯,的确,挺雷人的,也真的能让诚意更明显一些,不过,钱多。

  “谢谢霍大少爷赐教,明天我就买一货柜车的玫瑰花来,送给霍小姐。”卓彦飞回过神来,答着。

  闻言,霍东铭脸一黑,冷意横生,语气也重了:“你还敢来!”

  “我……”

  卓彦飞又不知所措起来。

  若希悄悄地,悄悄地走到霍东燕的身边,推了推霍东燕,小声地说着:“东燕,卓先生挺可怜的,你赶紧拉他出去吧,否则不知道你哥还要挑到什么时候呢。”

  霍东燕同情地看了卓彦飞一眼,又看一眼黑着脸瞪着卓彦飞的霍东铭,然后有点怕怕地说着:“大嫂,大哥挑在兴头上,我不敢。你去吧,大哥最宠你了,绝对不会凶你,瞪你的。”

  汗!

  她去?

  若希白了东燕一眼,就是因为她一句话才让卓彦飞此刻身陷地狱的,她要是敢上前拉卓彦飞出去,保证卓彦飞会更惨。

  “你不会想让他死在你哥的手上吧,还让我去。”若希失笑而小声地说着。

  东燕这才回过神来,也知道卓彦飞此刻承受着大哥非人的眼神折磨,是因为若希一句话。要是若希真的上前拯救卓彦飞,只怕卓彦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好吧,她这个人还没有做过什么大好事,今天就做一件大好事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呢。

  霍东燕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站起来走到卓彦飞的面前,伸手就扯了扯他的手袖,然后对霍东铭说道:“哥,他是来找我的,让我和他谈谈吧。”然后不敢看霍东铭是什么反应,扯着卓彦飞的衣袖赶紧就往外溜。

  老太太不过瘾地敛回了看好戏的眼神,好戏落幕,角色不错,剧情不错,可惜不过瘾!

  霍东恺也觉得这出戏看得实在是过瘾,大哥吃起醋来的样子,相当可怕,却又可当的可爱,倒霉的卓彦飞呀,今天出门怎么不先看看皇历呀。

  不过霍东恺不像老太太那样,还敢再坐在大厅里,他丢下一句回企业了,就跟着霍东燕身后溜出了大厅。

  看到霍东燕成功地拯救了倒霉蛋,若希才松了一口气,对倒霉的卓彦飞充满了歉意。

  霸道的男人,惹不得!

  ------题外话------

  下午五点前二更,亲们,砸票呀,我需要加更的动力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