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66 错身而过

166 错身而过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880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55

   南山区,水岸新村。

  相对于热闹的霍家,慕容的家里还是很安静的。

  慕容俊还在睡,昨天深夜回来后,夫妻俩好好地互诉了相思一番后,才双双入睡。霍东铭深夜回家可以和爱妻恩爱一番,彻解相思之苦,而他慕容俊只能拥着林小娟入眠,林小娟属于怀孕初期,要注意房事,就算林小娟的身体也很好,甚至可以说林小娟的身体比蓝若希的还要健康,因为她劳动多,身子骨结实。可是慕容俊还是担心,生怕自己凶猛的**会伤及孩子,只能拥妻入眠,承受欲火婪烧。

  林小娟今天也没有去忙她的生意,她打电话给自己那个工人兼司机,让他自己拉货送货,那工人答应之后,她便留在家里,想着夫妻俩好好地相处一下。

  霍家人早就吃完了早餐,各自替自己安排节目去了,而林小娟则是刚刚起床,正在厨房里为慕容俊和慕容夫人做吃的。

  慕容夫人也是刚起来,正从楼上走下来。

  她还不知道儿子慕容俊回来了。

  下到一楼,她像往常一样走到沙发前一坐,整个人就靠进沙发里,慵懒地叫唤着:“林小娟,我知道你今天在家,倒杯水给我,渴死了。”

  “妈,你知道水在哪里,你自己倒吧。我在忙呢。”林小娟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

  慕容俊出差至今,婆婆都住在这里,婆媳两人斗争不断,但生活上都是林小娟在照顾慕容夫人。慕容夫人自出生起就没有做过什么家务事,做饭,她不会,就算让她做,勉强做出来的饭菜,难以入咽。打扫卫生,她会嫌脏,说她生来不是打扫卫生的。

  听她这样说,林小娟都要眨白眼了,有谁生下来就是打扫卫生的?

  有时候林小娟早上起来得稍微晚一点了,没有替慕容夫人准备早餐,她起床没有早餐吃,会打电话指责林小娟虐待她,气得林小娟真想骂她一句,自己不会到外面去吃吗?但想到她是婆婆,小娟也只能忍着,任她无理的指责左边耳入,右边耳出。

  在她怀孕后,慕容夫人不停地要求她停止她的事业,她也不肯,为此事,慕容夫人没少给她脸色看,但又不停地叮嘱她一定要按时吃补品,要是发现她没有吃补品,又是一顿指责。

  通常,慕容夫人的指责都是差不多的内容,例如:“你看你,又矮又小,还不长肉,你再不多吃点补品,小心我的孙子营养不良,我告诉你,林小娟,这是我慕容家的长孙,你给我小心点养着他,不能让他有任何的差池,这些补品都是补身子的,我买给你吃,你就得给我吃。”

  听她这些话,林小娟就想反驳。

  和这样的婆婆相处,每天的神经都要绷得紧紧的。

  她送完货,忙完回家,还要从市场里带回当天最新鲜的肉呀,蔬菜呀,为婆婆做饭,婆婆嘴巴刁钻得很,非要吃新鲜的,家里冰柜冻着的,不肯吃了。

  小娟知道这是婆婆故意在为难她的。

  有时候烦燥的时候,她想着直接给婆婆一碗白饭,一碟青菜,免得挑三拣四的,好像她嫁给慕容俊就是为了侍候婆婆似的。

  虽然一个星期里,婆媳之战天天都上演,她还是极力忍住了,并没有私底下向慕容俊打小报告。她知道,在她和慕容夫人之间,慕容俊肯定是偏向她的,她不想因为自己而让慕容俊母子关系更僵。

  “你在忙什么呀,今天不出门,怎么现在才在厨房里忙呀?”慕容夫人听了她的话,忍不住发牢骚,但还是无可奈何地站了起来,自己替自己倒来了一杯水。

  文震在院落里,慕容夫人不叫他的时候,他是不敢入主屋的。他在焦心地等着慕容夫人起床,想着告诉她,慕容俊回来了。

  深知慕容夫人的脾气,在慕容夫人还没有起来之前,他又不敢打电话吵醒慕容夫人,要是在睡梦中被吵醒,慕容夫人的起床气可是很大的。

  “我起来晚了。”林小娟随口应着,今天她做的是西式营养早餐。

  她的妊娠反应开始了,不过不算强烈,偶尔闻到油烟味会吐,有时候又不会。

  “这都几点了?你现在才起来?你不知道吃早餐的时间最好就是清晨七点到八点吗?你想饿死我的孙子吗?咦,你今天怎么做那么多的早餐?大家两三个人能吃那么多吗?别浪费了哈,我家俊儿赚钱不容易,你身为他的妻子,要懂得替老公省钱,而不是乱花钱,造成老公经济压力大,知道吗?”慕容夫人端着一杯水晃到了偏厅也就是吃饭的小餐厅,在餐桌前坐下,双眼却盯着在厨房里忙着的林小娟,意外地发现了林小娟今天做的早餐比平时多了很多。

  她自己花钱如流水,从来就没有想到老公赚钱不容易,教训林小娟的时候,她却是有板有眼的。

  “妈,我平时花的钱都是我自己赚来的,我从来不会乱花钱的,乱花钱的好像另有其人吧。”林小娟反驳着,把煎好的荷包蛋小心地从锅里铲起。

  慕容俊给了她一张黑卡,刷不到底的,可她极少会刷慕容俊给她的卡,她一般都是花自己赚来的钱。现在她每天的收入也有好几万元了,应付生活绰绰有余了。

  “你能赚多少钱?你那些青菜呀,家禽能让你赚多少钱?你一天进帐够不够大家吃一餐呀?看,你现在做的这些早餐,在外面吃至少也要好几百元吧,还有午餐,晚餐,偶尔的宵夜,你能赚钱养活你自己了吗?得了吧,花我家俊儿的钱,就承认了吧。你嫁给我家俊儿,不就是图他的钱吗?说什么自力更生,那只不过是个幌子,真讨厌你这种虚假不诚实的女人。”慕容夫人冷嘲热讽的,压根儿就不相信林小娟卖买蔬菜能赚多少钱。

  这老太婆,要不要更损一点!

  林小娟做好了早餐,扭头,瞪着慕容夫人。

  她嫁慕容俊为了钱?

  这老太婆就是改不了瞧不起人的性格。

  以为全天下的人都得赖慕容家为生似的。

  一副把自己看成女皇,全天下人都是她奴仆的样子。

  “瞪我干嘛?被我说中了,我早就看出来了,在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为了钱了。给你五百万,让你拿着钱走人,你不肯,不是你有骨气,而是你知道我家俊儿的钱远远不只五百万……唔!”

  林小娟端着做好的早餐走出来,摆放在餐桌上,然后迅速地叉起寿司就塞进了慕容夫人的嘴里,皮笑肉不笑地说着:“妈,尝尝这寿司的味道如何。”

  慕容夫人双眼瞪得被铜铃还大,这个乡下妹就是没有教养,竟然在她喋喋不休的时候,往她嘴里塞东西。

  她赶紧吐出寿司,一张脸阴了下来。

  “林小娟……”

  “妈,我还年轻,耳朵挺中用的呢,你不用叫这么大声的,很费力的,别累着了,看,我多体贴你老人家呀,你要是让慕容俊娶了别人,说不定就没有人这般体贴你了。”林小娟凉凉地说着。

  “还有……”林小娟忽然趋近慕容夫人的面前,那双明亮的大眼就像两颗黑葡萄一般,那张平凡的小脸几近贴到了慕容夫的人面前,她闪着大眼,淡笑地说着:“妈,你可以上楼去问问你家俊儿,我嫁给他之后,我又花了他多少钱?我嫁给他,从来就不是为了钱,要是为了钱,我还不嫁他了。我每天赚多少钱?妈,我很乐意算一笔帐给你看看的。现在共有三个市场的菜贩子,家禽档主从我这里进货的,每天蔬菜类收入万元,家禽类过万元以上,再算上那些工厂的,餐馆的,也有过万元,一天下来,我进帐差不多五万元吧,扣掉本钱,扣掉工人的工资,我纯利润也有将近三万元,你可别小看了我那些蔬菜,家禽,我销路多,销路大,赚的也就多了。”

  这样的收入足够日常生活开支了,更何况她本来就是个懂得节俭的人,别看她平时做出来的饭菜多样化,很好吃,其实买的都是很普通的家常菜,是她心灵手巧,才会做出多样化的菜式来。

  她的收入是远远不及慕容俊,可她已经自力更生了,不依赖任何人,更不曾利用慕容俊的名气替自己打江山。

  她一直都是个人穷志不短的女人。

  日入三万对慕容夫人来说等于月入三十,可在普通的生活里,算是很好的了,慕容夫人被她这样一说,张了张嘴,数次想反驳什么,到最后却什么都反驳不来。

  她一直不认可的儿媳妇,她承认,有女强人的潜质。

  这个城市很大,小餐馆,菜市场,中小型企业很多,如果林小娟将来能把这些人都变成她的客户,林小娟的收入会相当的可观,不用多少年就可以成为亿万富婆了。

  她不得不说,林小娟走一条生意路看似没有多少赚头,其实是最多赚头的。

  “牙尖嘴利,你的嘴巴最值钱。”

  良久,慕容夫人才驳斥着。

  “妈,你知道吗?以前我是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长着这张利嘴的,现在我明白了。”林小娟把慕容夫人喜欢吃的那份早餐推到她面前,戏弄地说着。

  “为什么?”

  慕容夫人本能地追问着。

  “专门是为了对付你的。”

  林小娟戏谑地笑着。

  “你……你……气死我了,你是专门气死我的,这样你就可以顺理成章地进驻我慕容家的大门了。”慕容夫人被她一句戏弄的话气得脸都绿了。

  婆媳之间的斗嘴反正每天都是这般的激烈。

  “是呀,所以你千万不能被我气死,你应该好好地活着,长命百岁,知道吗?早餐快凉了,快吃吧,我想你此时应该饿得前胸贴着后背了。”林小娟嘻嘻地笑着,提醒婆婆赶紧吃早餐。

  “每次都这样,狠狠地甩我两巴掌,又给我两颗糖果吃。”慕容夫人也熄火停战,但还在抱怨着。

  两个人斗嘴的时候,她总是输的一方,每当林小娟赢了之后,随即又流露出对她的关心,让她在气死的同时,也真切地感受到林小娟对她是打心里关心着。

  “你不是甘之如饴吗?我去外面叫文震进来吃早餐,再上楼叫慕容俊起来。”林小娟并没有坐下,而是往大厅转出。

  “嗯,好的,那我先吃了,我还真的饿了,你的手艺不错,其实我觉得你可以向餐饮业进军,因为你的厨艺过得去,等等,你上楼叫谁去?俊儿?俊儿不是出差了吗?回来了?什么时候?”慕容夫人不客气地享受起儿媳妇为她做的西式早餐,对林小娟,她唯一认可的便是她的厨艺。在听到林小娟最后那句话的时候,她差点就要跳起来了。

  “昨天凌晨才回来的。文震还没有告诉你吗?”林小娟没有多想,答着。

  闻言,慕容夫人脸色瞬变。

  俊儿回来了!

  俊儿回来了,代表她又要被俊儿赶出去了。

  全天下那么多女人当母亲的,就数她这个母亲当得最失败,老是被儿子往外赶。

  她不想回A市,现在不想,因为林小娟怀孕了,她的第一个孙子呀,她一定要在这里守到他出生,然后把孙子带回慕容家去,她亲自抚养成人,接受她的教育,这样将来才会和他父亲一样有出息。

  **惯的慕容夫人,一心想的就是把孙子如何调教成新的商界霸者。

  压根儿就没有替孙子及儿媳妇考虑过感受。

  还有一点,她不想承认,可心里非常明白,她习惯了,喜欢上了现在这种生活,喜欢和林小娟斗嘴,更喜欢被儿媳妇照顾的感觉。

  在生活上,林小娟很有保姆潜质,能把一个人照顾得好好的。

  慕容夫人变脸色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慕容俊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让文震马上送母亲回A市去。

  与此同时,家政企业经理亲自带了两名照顾孕妇非常有经验的保姆前来。

  “俊儿,小娟都怀孕了,她需要有人照顾,妈在家里也是闲得发慌,妈在这里可以照顾她的。”慕容夫人温笑着,在儿子的面前,她还是那个温和高雅而端庄的名门贵妇人,平常和林小娟斗嘴的模样是半点都找不到的。

  慕容俊也笑,笑得比她更温和,这对母子较劲的时候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喜欢笑,谁笑得最温和,谁最利害。

  林小娟觉得慕容俊完全是遗传到其母的性格,母子都是笑面虎。

  “妈,我当你儿子三十六年了,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会照顾人?你会照顾人,不知道三十六年前,是谁不小心把我丢进了游泳池里。”慕容俊笑意晏晏地睨着母亲,就因为小娟怀孕了,他更不能让母亲在这里,免得影响小娟的心情,他更担心因为母亲对小娟的不喜欢,会做出什么伤害小娟的事情来。

  可以说,深谙母亲个性的慕容俊是非常不信任母亲的。

  “我……”慕容夫人脸上的温笑微微地僵起来,神情有点尴尬,让林小娟很好奇地问着慕容俊:“三十六年前,你不是个婴儿吗?谁把你丢进了游泳池?”

  慕容俊笑,对林小娟的笑,那是温柔的,含着宠溺的。“老婆,你知道我第一次游泳多大吗?四个月。”

  “天才!”林小娟赞着。

  慕容俊再笑,又睨了母亲一眼,“没有办法,我有一个太会照顾人的母亲,天气热,她觉得我应该洗个澡,就突发其想把我丢进游泳池里,差点没把我淹死。”

  林小娟错愕,随即紧张起来:“你没事吧?”

  “我要是有事还能娶你吗?”慕容俊爱怜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母亲是个不会照顾人的,这一点整个慕容家的人都知道。

  当年把仅四个月大的他丢进游泳池,要不是保姆也在场,他都要被淹死了,就算没淹死也吓死了,当然这些都是他长大后,家里的老佣人拭着回忆的冷汗告诉他的。慕容夫人年轻的时候,虽然也像现在这般霸道强悍**,可在生活上很白痴,大概是被人照顾惯了吧,现在的她比年轻时的她要进步很大了,至少不是白痴了。

  可哪怕这样,他也是不放心让母亲在这里照顾小娟的。

  “俊儿……”慕容夫人难得脸红了起来。

  年轻时的她,的确做出过很多惊天动地的大事来。

  还好,慕容宣心脏超强,包容性超强,一如以往地爱着她。

  “我,我还可以陪陪小娟的……”慕容夫人垂死挣扎,可她的挣扎在慕容俊的注视下越来越小声,直至无声。

  最后,她无奈地说着:“好吧,我现在就走,没见过你这样的儿子,不知道孝顺母亲,就知道赶母亲走,也不怕年迈体衰的母亲露宿街头。”慕容夫人嘀咕着。

  慕容俊只是笑,母亲要是露宿街头,这天都要下红雨了。

  在临近中午的时候,慕容夫人钻进了车内,在文震的护送下离开了慕容俊的别墅。

  “夫人,回家还是?”

  文震一边开着车,一边问着。

  “先回帝皇大酒店,然后你替我在这里想办法买一栋别墅,最好就是能和大少爷的别墅对面或者相邻。”她可以离开儿子的别墅,但她不一定要回家呀。

  她也在水岸新村这里买房子,那样的话,她就等于是这里的住户了,还可以天天看到她的长孙成长,又不用被儿子赶回A市,一举两得。

  儿子利害,不怕她,还能反压住她,平时横惯的她站在儿子的面前就变成了一位只会慈笑的好母亲,不过姜还是辣,这不,她就想到了办法。

  “好。”

  文震答着。

  慕容夫人离开之后,慕容俊才告诉林小娟,他已经请了两名保姆,让她以后不用自己做家务了,安心养胎。

  “慕容俊……”

  林小娟想说什么,慕容俊却用手指按住了她的唇,他温柔地看着她,温柔地说着:“老婆,什么都不要说,听我的,好吗?”

  接收到他温柔的注视,感受到他对自己的疼惜及关爱,林小娟心里一热,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铃铃铃……”这时候慕容俊其中一台手机响了起来。

  “铃铃铃……”紧接着,他其他几台手机都相继响了起来。

  有情况!

  慕容俊马上把所有手机都掏出来。

  林小娟的心马上就提了起来,心里想着,该不会又有什么突发事件,让他出差吧?

  他们的小别重逢,还没有好好地谈情说爱呢。

  “好,我知道了。”慕容俊不停地重复着这句话。

  片刻后,他挂断了所有通话,扭头就看着林小娟。

  林小娟以为他真的又要出差了,神色有点黯然,但还是很体贴很大度地说着:“是不是又要出差了?我替你上楼去收拾行李。”说完,她转身就想往楼上走去。

  家政企业经理带来的两名保姆决定明天才来上班,谈妥工资之后,便离开了,此刻别墅里就只有夫妻二人。

  “小娟。”慕容俊不舍地上前两步自背后圈住她的腰身,低首就把下巴抵放在她的肩膀上,不舍地说着:“我只是需要回企业一趟,不是出差。你现在有孕在身,不是天塌下来了,我都不会再出差的了。”说完他把林小娟自怀里扭转过身来,夫妻俩面对面。

  “真的?”

  林小娟黯然的神色马上恢复了正常,开心地仰起了小脸。

  一记深吻回答了她。

  慕容俊搂抱着她的腰肢,饥渴地含着她的两片柔软唇瓣,她的唇虽然算不上滟滟红唇,但很柔软,对他来说充满了诱惑力。或许这就是爱人的心吧,因为有爱,所以爱人的一切都是最美好的。林小娟也踮起了脚,热切地回吻着他。

  拥吻了一会儿,慕容俊感受到自己的**快要爆发之时才急急地刹住了步伐,他要先带林小娟去施少源的医院里看看,确定现在房事不会伤害到宝宝,他才敢更进一步。

  不过此刻,他必须先回企业,并且马上让霍东铭也回企业,他刚刚接的那几个电话,都是他的人脉网打来的,查到了烈焰门少主黑帝斯此刻的落脚处了,就在英国伦敦。

  黑帝斯神龙见首不见尾,会很快又失去消息的,霍东铭想见他一面,必须动作迅速,所以这件事他不能耽搁,暂时也需要保密。

  因为经过查探,他和霍东铭都发现烈焰门的规矩很古老,也很多,黑帝斯虽然是少主的身份,却是整个烈焰门处于最危险之中的人物,每天每时每刻想取他性命的人多得数不胜数,不了霍东燕的安全,霍东铭要私会黑帝斯的事情是不能公开化的,就算有人看到,最多也就以为他们是谈产易。

  “小娟,在家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的。”

  慕容俊不舍地抚着小娟红肿的唇,叮嘱着。

  林小娟点头。

  他才不舍地松开她,匆匆离去,往千寻集团而回,在回千寻集团的路上,他打了电话给霍东铭。

  二十分钟后,千寻集团总载办公室。

  “这是黑帝斯的简单资料。”

  慕容俊不愧是办事的能手,在回到千寻集团的时候,他的手下已经把黑帝斯的简单资料及此刻的落脚处整理出来了。

  他把那份只有寥寥数行字的简单资料摆放到了霍东铭的面前。

  霍东铭迫不及待地拿起了资料一看,却锁起了剑眉,问着:“怎么没有相片?”没有相片,他如何知道哪一个人才是黑帝斯?而且资料很简单,只写着姓名,性别,父母是谁,现在的身份,连年龄都没有正确的。

  慕容俊双手撑放在办公桌上,探过半截身子,说着:“黑帝斯是何许人物?大家能查到这些已经不错了,想有他的相片,我想,你再给我三年时间,或许我可以查得到的。”

  霍东铭不说话,瞪着那份简单的资料,明白慕容俊说得有理。

  烈焰门本来是个极其神秘的组织,黑帝斯身为少主,自然更显神秘,慕容俊的人能查到他现在的落脚处,已经算是慕容俊有本事了。

  “那家伙在一个地方呆不了几天的,还好,现在知道他就在伦敦,也知道是哪一间酒店,你可以先到达那里再从人群中筛出他来,我相信以你的眼力及能力,你能把他筛选出来的。”

  霍东铭抄起了办公桌上的话筒,按下了秘书台的内线电话,吩咐着杨秘书:“杨秘书,马上替我订一张飞往……不,不用了。”想到了什么似的,他又挂断了电话,而是改用手机打了一通电话,不知道是给谁。

  又过了二十分钟,一架私人飞机载着霍东铭以及他的两名保镖,往英国伦敦的上空飞去。

  英国,伦敦。

  某间高级酒店的一间总统套房里,黑帝斯一改常态,穿着一套帅气的白色西装,像个白马王子一般,正站在房里的窗前,翻看着一份资料。

  数名黑衣贴身手下站在他的身后不远处,手下们的黑衣服和他身上的白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黑白分明。而手下们的精神都是高度紧张而集中的,哪怕是在房里,依旧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什么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们的眼睛及耳朵。

  除了数名手下之外还有一位穿着灰衣西装的,背对着数名手下看不到面容的中年男人,恭恭敬敬地站在黑帝斯的后面。

  “少主,解淑娅的行动失败了,千寻集团的当家总裁霍东铭以及他的总特助,A市慕容家的大少爷慕容俊亲自出马,把解淑娅的行动化解了,还差点把解淑娅揪出来了。”那名灰衣男子恭恭敬敬地讲解着。

  黑帝斯计划进军T市,正式往中国商界进军,这是烈焰门高层都知道的事情。而解淑娅是负责定江山的一枚小棋子。黑帝斯既然选中了T市,而T市现在是千寻集团的天下,解家和千寻集团有业条来往,还是千寻集团的重要大客户之一,所以解淑娅在黑帝斯定江山的作用不小。当然了,她现在只能暗中进行,因为她还没有接掌解家,其父还需要和千寻集团各取所需。

  黑帝斯此刻翻看的资料便是霍东铭的。

  相对于霍东铭手上那份关于他的资料来说,他手里的这份关于霍东铭的资料却非常详细,也附有相片,就连霍家所有成员及势力所在,都列得清清楚楚的,不过相片只有霍东铭一人的,霍家其他人的相片并没有附上,在他们的眼里,他们的对手是霍东铭,所以只要知道对手的底细便可。

  黑帝斯不说话,对于解淑娅的行动计划会失败,早在他的意料之中。

  霍东铭要是那么容易被打败,就不会有如今的千寻集团了。

  当他翻看到霍东铭的家人之一——霍东燕的先容时,看到先容说霍东燕未婚先孕,他心里忽然闪了一下,那个热情的女人如果真的怀孕了,肯定也是未婚先孕。

  “霍东燕未婚先孕?”

  黑帝斯淡冷地说了一句。

  “是的,少主,那霍家小姐非常刁蛮任性,名声很臭,听说是被人强了,还有可能是被人轮了,孩子是谁的到现在还没有查出来,霍家为此事报复了不少人,那个极有可能就是孩子父亲的男人现在还被关在监狱里呢,这个女人仗着霍家的财势,嚣张至极,活该如此。”那个男人把知道的情况都说了出来。

  “这种女人,报应!”

  和他那个她完全不相符,黑帝斯冷冷地哼出了一句,不再看关于霍东燕的任何先容,只在蓝若希的资料上盯了一会儿。

  打蛇打七寸,霍东铭的软肋便是他的爱妻蓝若希!

  看完关于霍东铭的所有资料后,黑帝斯便把那份资料递给了那名灰衣男人,吩咐着:“烧掉它。”

  “是,少主。”

  那名灰衣男人接过了那份资料,马上就找到了一个不锈钢盆子,把那份资料点燃了,丢进不锈钢盆子里,片刻后,那份资料便灰飞烟灭了。

  黑帝斯站在窗前再看了一会儿窗外面的街景之后,才扭身回到房里的那套沙发前坐下,一名手下替他倒来了一杯红酒,他端着红酒,随意地呷了两口便把红酒摆放回茶几上,淡冷地吩咐着灰衣男人:“安排一下,半个小时后我要离开这里,不准泄露任何消息。”

  “是,少主。”

  灰衣男人马上恭恭敬敬地应着,然后又谨慎地问着:“少主,需要安排替身在这里吗?”

  “不必了,这里是酒店,我呆的时间不长,那些吃饱撑着的家伙是不会费力气跑到这里来的。”

  黑帝斯似乎对于那些想杀他的人相当的了解。

  在登上门主之位前,他必须把那些对他不利的家人一一清除掉。

  “少主,那你下一站要去哪里?”

  黑帝斯不答话,抬眸就厉了灰衣男人一眼,冷冷地反问着:“需要向你这个堂主报备吗?”

  灰衣男人被他这样一厉,顿时吓得全身都在打颤,惶恐不安地答着:“不需要,不需要,是属下多嘴了,属下多嘴了。”

  “下不为例,任意处置堂主以下管理的权力,我这个少主还是有的。”黑帝斯的语气又恢复了正常,可他说出来的话却让灰衣男人更加惶恐。

  黑帝斯现在是少主,除了长老们不能随他任意处置,其他管理的生杀大权则被他操纵着。

  “是。”

  灰衣男人惶恐地应着。

  黑帝斯又端起了那杯红酒,慵懒地喝了起来,那名灰衣男人知道没有事情要吩咐了,便悄然退出了房间。

  过了二十分钟后,黑帝斯以及他的手下重新换过了衣服,摇身一变,变成了满大街都是的普通人,黑帝斯还戴着墨镜,神色变得有点痞痞的,像个无赖少爷样。

  他最先离开房间,那几名手下分先后跟着他离开。

  几个人很快就融入了普通的一些客人群中,向酒店外面走去。

  霍东铭一路飞来,此刻也是刚刚到达这间酒店,他带着两名保镖大步地朝酒店而入,在酒店的大门口与黑帝斯错身而过。

  霍东铭看了黑帝斯一眼,觉得黑帝斯是那种普通的客人,不像一个神秘组织的少主,而黑帝斯是连看都没有看霍东铭,两个人就这样擦身而过。

  霍东铭不知道这个戴着墨镜的,穿着很普通的衣服,神色有点痞痞如无赖的男人,就是自己坐着私人飞机赶来想见的黑帝斯。

  黑帝斯也不知道与他擦身而过的这名高大的东方男人,正是他选为对手的霍家大少爷,更不知道霍东铭是自己未来的妻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