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69 宠妻成瘾,六月飞雪

169 宠妻成瘾,六月飞雪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10035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56

   “东恺在哪里,你知道吗?”若希忽然问着。霍东恺也消失了将近两个月了,一直都没有有家人联系过,宁佳都来霍家问她好几回了。

  她看得出来宁佳和霍东恺的关系挺不错的,哪怕两个人现在还不是情侣关系,至少宁佳能走进霍东恺的生活里,这是相当难得的。她认识霍东恺也二十七年了,除了她和姐姐之外,霍东恺极少会和其他女性相处。

  以前她以为霍东恺冷傲,没有女人可以入得了他的眼,现在她才知道是因为她的存在。看到宁佳每次兴冲冲而来,败兴而归,分明一颗心悄然落在了霍东恺的身上,她很希翼能通过宁佳,让霍东恺放下他心里的痴恋。

  因为她永远都不可能和他有半点的发展,他们这一辈子,甚至下下辈子都只能停留在叔嫂的关系上。

  “知道。”

  霍东铭老实回答,在他对付江雪的时候,霍东恺来找过他,是想替江雪求情的,可他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就走了。那一走就消失了将近两个月。霍东恺去了哪里,他一通电话出去,就能查得到了,但霍东恺摆明了只想清静一下,他也知道东恺心里难受,一边是他的亲生母亲,哪怕母亲再狠再坏,都是他的母亲,一边又是他敬爱,曾经如爱人一般痴恋着的大哥,他一直在心里说着,这辈子都不会和大哥为敌,也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的大哥。

  当母亲和大哥对上的时候,他左右为难,帮谁他的心都会痛。

  干脆,他就当一回逃兵吧,消失,两边他都不帮。

  “他消失在这个家里之前给我发了一条信息。”若希再说着。

  “他请求你保住江雪的性命吧?”霍东铭岂有不知道弟弟的心理,能让他给江雪留下性命的,只有若希出面。大家都知道若希是他霍东铭的软肋,以为一切都可以求得若希帮忙,却不知道若希是个独立的主,她有思想,有分寸,什么该帮什么不该帮,是不会受任何人影响的。

  若希点头。

  “你会替江雪求情吗?”

  霍东铭温柔地执拉着她的玉手,她的手无论什么时候给他的感觉都是柔软如同无骨一般。

  “你觉得我会吗?”若希不答反问,玉手一反,反拉起他有力的大手。他出身名门,自小就是天之骄子,可他的大手厚实里也有些许的茧。

  把玩着他的大手,若希觉得挺好玩的。

  霍东铭浅笑着,任由她把玩着自己的手,两个人的手都同样修长,只不过他的有力,她的柔软,掌心相对,如同心心相印,十指紧扣,情丝缠绵,似乎连他们的手都是天生的吻合似的。

  “我现在这样的打击对她来说,很轻,不过足够我达到另外一个目的。”霍东铭敛起了渚笑,低沉地说着,打击报复江雪岂是封锁经济那么便宜。

  他没有在若希会不会替江雪求情这件事上再说下去,他知道若希不会替江雪求情,不过他倒是可以肯定一点,若希一定不赞成他取了江雪的性命。

  “不管你还有什么目的,东铭,别让你的手粘上她的鲜血就行,她不值得。”若希认真地说着。

  重重地搂她一下,霍东铭轻吻一下她的发丝,说着:“我知道,以她那样的性格及现在濒临疯狂崩溃的情况来看,不用过多长时间,她自己会撞上我的枪口。我要的不仅仅是她失去我爸的爱,东恺的爱,还要她下半生再也见不到天日,得不到自由!”

  他已经做好了万全之策,就坐等着江雪撞上来了。

  “明天我带你回企业里逛逛,好吗?妈的美容院也开张了,你要忙的事情不多了吧,在家里呆着也是无聊的,你不开心,我会心疼的。”霍东铭转移了话题,不想再在父亲和江雪上再扯下去。

  “我呆在家里过着无聊的日子还不是拜你所赐,也不知道是谁吩咐下来的,不准让我到处乱跑了。”若希呶呶了嘴,嗔怪着。从她的肚子高高地隆起开始,霍东铭便越发的紧张,吩咐英叔好好地看着她,不准让她随便出门,生怕她会出什么意外。

  现在她养胎的日子是越来越无聊了。

  虽然说姐姐也在家里,可姐姐还要照顾霍东禹,帮助霍东禹重新站起来,霍东禹现在能站起来走上几分钟的路了,离真正站起来的日子很近了,雷医生说他恢复的速度很惊人,简直就是奇迹,感叹爱的力量真大。

  “带着保镖出门,还是可以的。”霍东铭低低地笑着,间接地承认了自己对她的保护是有点过了。

  “雷医生都说胎儿很健康,我身体很好,不用过于紧张及担心的,都不知道你在紧张害怕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好几个晚上我都发现你半夜坐在床边怔怔地盯着我的肚子看,脸上充满了惶恐不安。东铭,你没有看到,外面很多孕妇怀孕的时候还要做很多事情呢,特别是农村里的,都是做事做到差不多要生呢。小娟现在怀孕三个月了,她依旧天天早早起来和工人一起送货呢,人家慕容俊就不像你这般紧张害怕。”

  若希忍不住安抚着自家男人过份的紧经情绪。

  好像她怀孕了就是在肚里装了一个炸弹似的,他随时都在担心那个炸弹会爆炸。

  “慕容俊紧张你又看不到。”

  霍东铭忍不住为自己说一句话。

  若希哑口无言,的确,慕容俊紧张的时候,她看不到。

  “我会尽量天天陪着你的。”

  “嗯,不过公事也不能不管。”

  “放心吧,你老公利害得很,一个月不上班,企业照样在我的手里操纵着。”

  “知道了,你利害,我知道你最利害了。”

  “我是实话实说嘛,又不是自夸的。”

  “不是自夸,只是黄婆卖瓜。”

  “老婆,你很伤我自尊呢……罚你一个法式的深吻……”

  接下来没声了,只有一男一女在黑色的夜空下相拥而吻。

  虽然若希一再强调自己很健康,不会有什么事的,霍东铭还是坚持着他高度紧张状态,随时候着孩子的出生。

  他吩咐英叔每天都要把若希在家里的情况告诉他,每天他一回到家里,英叔就会赶紧把若希在家里的一天情况说出来,若希一天吃了多少东西,午休睡了多长,甚至一天说了多少句话,又说了什么内容的话,英叔都细细地记录下来。

  东铭曾经吩咐慕容俊替他请妇产科医生及护士,慕容俊也办妥了,只不过若希拒绝,她觉得自己仅是怀孕,又不是什么重症病人,不必那般的麻烦,还说谁生孩子都是到医院里,医院里就有经验丰富的医生。

  若希拒绝,霍东铭只能罢休。

  打击报复江雪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失去了生活来源的江雪,就如同热窝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让她去找事情做,她做不来,因为过惯了优渥的日子,让她也像章惠兰那样开店什么的,她也没有那么多本钱,她现在最急切的一件事就是赶紧找到自己的宝贝儿子,所以她暂时性地没有什么动静,只忙着找霍东恺。

  霍启明经济被封,在家是隐形人,章惠兰几乎连话都不会和他说,除非是谈离婚的事情。他现在也无心再管江雪,而是开始反思自己的一生,为什么临老了会落得如此的下场。

  霍家便慢慢地归于平静,恢复了以前的生活。

  日子在平静中慢慢地走过一天又一天。

  这天清晨,若希像往常一样,起床的时候就替霍东铭准备衣服,霍东铭却圈住了她的腰,不让她下床去替自己准备衣服,低沉地说着:“今天我不回企业。”

  “哦。”若希应了一声,还是扳开他的大手下床替自己及他拿来了衣服。

  东铭就爬坐在床上,看着她做着她不上班后每天都会做的事情,很平常,很普通的事情,万千个男人之中,都会觉得妻子在起床的时候替自己准备好要穿的衣服,甚至替自己穿上西装外套,系上领带是妻子的义务,可有几个真正能品出这就是幸福?

  “我今天倒是想回企业一趟。”若希换好了衣服,坐到梳妆台前,梳理着自己的过肩了的长发。留着长发的她看上去更显女人味,更加妩媚动人。“每天要花费数分钟甚至十几分钟弄这头发。”若希一边梳着头发,一边随口说着。

  她喜欢轻简的,才会喜欢留短发。如今会留长发,都是因为霍东铭喜欢。

  她喜欢的,他都会尽量满足他,而他喜欢的,她也会尽量去满足他。

  以前,她穿衣打扮很大众化,想到的就是隐藏自己蓝家小姐的身份。现在,她穿衣打扮,都是为了他的眼球着想,没有办法了,谁叫女悦为己者容。女人打扮,都是打扮给自己心爱的男人看的。如果女人不爱那个男人,她是不会介意在那个男人面前是什么形象的。

  “来,我帮你梳,你的头发黑而亮,柔如丝,我爱不释手。”东铭笑着滑下了床,走到了爱妻的身后,伸手就从她的手里拿过了那把梳子,替她梳顺发丝,他想帮她挽个高贵典雅的发髻时,却怎么都挽不起来,显得笨手笨脚的。

  若希失笑,从他手里拿回了梳子,她身为女子都不太会挽那种高贵典雅的发髻呢,更别说他一个男人老粗了。

  “你想回企业?我陪你一起。”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你忙你的事情吧。”

  看着她把头发梳好了,就在后脑上挽起了一个高雅的发髻,但又有几缕柔顺的小发丝免于发髻之外,飘垂于她的耳垂前,让她看上去更加的美丽动人。

  伸手,他就替她拿起了一副耳环,非要替她戴上,又帮她在脖子上戴上她曾经看中,却是他送给她的那条层叠式项链,顿时,她便显得珠光宝气,高贵又不失大方。

  “肚子都这么大了,再怎么打扮都不好看。”

  若希摘下了那条价值不菲的项链,浅笑着站起来,七个多月的肚子,看上去好像就要生了似的。

  婆婆章惠兰现在每天也是盯着她的肚子,像是担心她会早产似的。她是第一胎,身子骨又好,雷医生说了,她是绝对不会出现早产现象的,让霍家人安心。

  老太太看上去比所有人都要安心一些,其实也很紧张。

  婴儿的衣服全都准备好了,她的母亲替她准备了不少婴儿的衣服,婆婆和老太太又替她准备有,孩子还没有生下来,衣服就先塞满了两个小衣柜。

  因为她的肚子大了,母亲往霍家来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在我的眼里,什么时候的你都是美丽动人的。我陪你回企业。”霍东铭再一次强调着。

  扭头,接收到他深情的凝视,她笑,应着:“好吧。”

  她想做的事情,他总会抽空相陪的。

  有他这样宠着,她天天都沉浸在蜜缸里。

  若希回了一趟企业之后,又想去海边兜兜风,宠着她的东铭二话不说,马上掉转车头,载着她向海边走去。

  因为初夏的天气开始热了,人们开始喜欢吃冰淇淋。

  若希也想吃,她本来嘴巴就是有点馋的,再加上怀孕,很多孕妇都有这样的经验,在怀孕期间特别嘴馋,很喜欢吃东西。

  “那东西没有营养,又是冰冻的,你别吃,孕妇吃那东西,容易造成胎动不安。”霍东铭柔声劝阻,那表情,那温柔的样子,都让保镖以为自己看走眼了,那个顶天立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太子爷,在爱妻面前,竟然温柔如水。

  爱,能让百炼金钢绕指柔。

  “可我真想吃呢,哪怕是一口。”若希也知道孕妇是不能多吃那些冰冻的东西,可她此刻真的很想吃。

  海边的太阳似乎比起其他地方的来得更烈,哪怕海风很大,也减轻不了太阳的热度。

  在海边游玩的人,因为觉得热,自然更喜欢去买夏天最受人们欢迎的冰淇淋,当然以孩子居多。

  若希在吃的方面有一点像极了孩子,想吃某种食物的时候,就一定要吃到,如果吃不到的话,就觉得心里如同被蚂蚁啃着,怎么都不舒服,脑里,心里,所有念头都会融为一体,只为想吃某种食物。

  霍东铭深谙她个性,此刻看到她那憨俏的模样,终是心软,吩咐一名保镖买来了粒粒果冻冰淇淋,但他并没有给蓝若希,而是他自己拿着,仅让蓝若希吃了两口,然后说着:“只能吃两口,算是吃过了。”余下的,他吃了。

  他可以满足她,不过现在这东西对她不利,他也不会过份宠溺她,让她多吃的。

  “你从来都不吃这东西的。”

  若希看着他绷着俊颜,死死地盯着冰淇淋,像是把冰淇淋当成了仇人一般,一口一口地啃着。对,他是用啃的,好像冰淇淋一点也不冰似的。

  他,活到现在三十三岁了,的确不曾吃过冰淇淋,因为他不喜欢。

  看着他啃着冰淇淋,若希满心都是感动。

  不用问这个男人爱她有多深,那是无法测量的。

  “我去沙滩上走走。”

  若希说完便往沙滩上走去,她脱下了鞋子,赤足在柔软的沙滩上走着,海浪冲来,湿了她的脚,她不在意,她就喜欢这种感觉。

  每一次海浪冲来又退下之后,都会留下很多贝壳,若希玩心一起,便想捡贝壳,可她挺着七个多月的肚子,弯腰不太方便。

  当她有一分懊恼的时候,高大的身影却无视过往游客古怪的眼神,像个孩子一般,在沙滩上挑选着一些好看的贝壳捡起来,很快,他的两只大手里就满是贝壳了。

  走到她的面前,他的黑眸闪烁着光辉,落在她的身上,两只大手往她的面前一伸,各种各样的贝壳摆放到她的面前了。低沉醇厚又醉人的声音伴着海风吹进她的耳:“送给你,你身子不便,别弯腰。”

  看看贝壳,再看看他,若希笑了起来。

  相对于若希,霍东铭养胎的日子则显得无聊多了。

  她每天要不是在房里练着飞镖,不用问,她的飞镖都是朝着“黑”字飞去的。不知不觉间,那个黑字已经在她的心底深处生根发芽了,她都不知道自己对宝宝的父亲怀着什么样的情感,只知道现在每天她都要掷飞镖,钉一会儿姓黑的家伙,以发泄自己因为他而承受的苦。

  有时候,她会在母亲的陪伴下,到外面去散散步,或者自己在院落里闲逛,要不就是和蓝若梅一起聊聊天。

  蓝若梅的日子也是很单调的,每天的时间用了一大半来照顾陪伴霍东禹,偶尔会抽空回娘家看看父母,有时候姐妹会一起回,但往往是她最先回霍家,因为她放心不下霍东禹,仅分开一个小时,她就会担心霍东禹。

  若希都笑她成了霍东禹的影子。

  她的婚姻生活是不如若希的那般美满幸福,有点苦,可她甘之如饴,她相信,很快,她就能苦尽甘来的。

  东燕有时候也会独自坐在后院的林荫树下,无聊地发着呆,其实她很希翼自己可以像大嫂那样,有老公在身边陪着。

  孕妇的情绪容易起伏,大多数人都有丈夫在身边陪伴安慰着,让她们有一种被关心,被照顾的感觉,而她,除了家人之外,什么都得自己承受。

  她情绪有波动的时候,孩子的父亲在哪里?

  有时候,她难以承受这种情感上的折折磨,她会偷偷地落泪,可一触抚到肚里的宝宝,她又坚强地把泪水往肚里吞去,这个孩子是她决定要生的,不管孩子的父亲是谁,以后会不会出现,她都会疼爱孩子,当一个合格的母亲,给孩子双倍的爱。

  随着朝阳越来越早爬上来,初夏慢慢转入了正式的夏天。

  日起日落,黑白交替之间,时间就从人们的身边悄然流逝。

  若希和霍东燕这对同为孕妇的姑嫂,一个人在丈夫极度的关怀及宠爱之下过着快乐幸福的日子,一个只能在旁边羡慕,独自承受着怀孕期间所有苦痛。日子就在不同的心情下又走过了一个多月。

  若希怀孕三十四周了,将近九个月了,在这个周数段的胎儿顶臀长已经长到了32厘米,正常出生的孩子一般为50厘米,若希翻看书的时候,得知孩子距离50厘米不远了,心情是喜悦的,代表她很快就可以和宝宝见面了。

  在这个时段的胎儿头部开始下降,进入骨盆,这时的若希觉得呼吸和吃东西都比之前要舒畅多了,不过腹部的压力增大,让她总觉得有针刺样的感觉。因为身子沉重了,现在的她变得有点懒不太想动了,可是婆婆和老太太都说,一定要坚持活动,这样有利于分娩。

  于是她每天还会坚持在院落里走动,外面,她就少走动了。因为她走路都觉得自己就像一个企鹅。

  霍东铭这个准爸爸比起她这个准妈妈更显紧张,偏偏最近他公事忙,几乎天天都要加企业处理公事。他也想着处理完公事之后,等到若希分娩坐月子时,他就可以天天陪侍一旁。

  现在胎动的时候,能摸到了宝宝的小手小脚,甚至看得到宝宝把肚皮高高地踢起来。

  生命就是这般的神奇。

  产检的间隔日期早就改为了一周一次,每次霍东铭都会陪着她一起去,有时候姑嫂同往。霍东铭在照顾爱妻的同时,也没有忽略妹妹,尽可能地让妹妹从亲人这里得到温暖。

  若希的胎位正常,东燕的胎位还不正,医生引导她进行自我矫正胎位。

  六月一号是儿童节,这一天的到来,也代表开始进入一年之中最热的月份了,这天的天气很好,若希午休起来后,顶着大肚子走出主屋,一出主屋门口,便被高空中那万缕而下的阳光刺着了眼,热浪汹涌地朝她涌过来,相比于屋里开着冷气,屋外给她一种火炉的感觉。

  T市的夏天,热得让人难受,最高室外温度可高达三十八度的。

  站在主屋门口,看着高空中的烈阳,她忍不住说着:“这种鬼天气真是热得让人受不了。”她穿着孕妇裙,还是没有袖的,可还是觉得很热。

  “大少奶奶,要是觉得热,不如进屋里去吧,咱们别散步了。”虹姐在她身边笑着说,现在她成了若希最贴身的佣人,这是章惠兰安排的,她这个准奶奶和霍东铭一样紧张,她是恨不得自己时刻跟在若希身边的。

  叶素素也是天天往霍家跑,在关心若希的同时,她更关心若梅。若梅结婚半载,肚里一点动静都没有,她担心若梅不能怀孕。私底下想着带若梅去检查身体的,后来若梅告诉她,还没有怀孕的原因,她才松了一口气。

  胡晓清现在对蓝若梅好得不得了,视为亲生女儿一般疼着,爱着,她本来就想要一个女儿的,偏偏只生了霍东禹一个儿子。曾经对若梅的不喜,早在被若梅征服了。

  虽然她也很想自己早点升级当奶奶,若梅还没有动静,她倒是不过问,不想给若梅压力。

  她想,儿子媳妇千辛万苦,错过了六年,终成眷属,还是得到了老天爷的宠眷的,她相信老天爷不会忍心再折磨这对有情人,宝宝,迟早都会来临。

  “明年的今天,我就可以带着宝宝开开心心地过儿童节了。”若希继续顺着自己的思路说着话。

  “明年的今天,小少爷差不多就会走路了吧。”虹姐附和着。

  抚了抚高高隆着的大肚子,若希笑着:“书上说宝宝一般都要满一周岁之后才会走路的吧?”

  “不一定的,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宝宝的营养跟得上的话,有些宝宝才九个月就会走路了呢。不过在乡下,有些老人家就封建地说,未满一周岁就会走路的孩子是苦命的人,那是不科学的。”

  若希点点头,再仰望着天上的太阳,再一次抱怨着:“都下午三点了,还这般热,真让人受不了,到我坐月子的时候怎么办呀?”产妇不能吹空调的,这种鬼天气,坐月子,有得她受了。

  “大少奶奶别担心,一个月很快就过去的了。”

  “再怎么快,也是一天一天地过呀。”

  听说坐月子里不能洗头,不能像平时那样放肆地洗冷水澡。

  她现在头发很长了,隔一天不洗头,她都觉得难受了,一个月不洗头,她会把头皮都抓破的。

  仅是想着,若希就觉得坐月子如同坐牢,可怕!

  “要是能下雪多好呀!虹姐,你见过六月飞雪吗?不知道六月飞雪是怎样的一幅画面?美不美?真想看看呢。”若希忽然说着。

  虹姐失笑起来:“大少奶奶,六月飞雪不过是说书里的,现实里,我反正没有见过六月飞雪。不过我想,应该是很美的吧。”

  若希笑笑,又扯开了话题。

  若希在院落里散了一会儿步之后,又找蓝若梅说了一会儿私己话,最后才重新回到院落里陪着老太太一起在树荫底下,享受着树荫底下难得的阴凉。

  若希陪着老太太,虹姐便悄然退下。

  “齐虹。”

  在虹姐刚离开若希的身边,打算往她自己的住房而回时,被英叔叫住了。

  “英叔。”

  虹姐看到是自己的上司,便停下了脚步,露出了一抹淡笑。

  英叔走到虹姐的面前,眼神先是越过了虹姐往远处的若希看了几眼,然后问着:“大少奶奶说了什么话,一共说了多少句,心情如何,吃了什么?告诉我吧,我好做记录,大少爷很快就会回来的了。”大少爷就算要忙,也会在傍晚四点半左右就回家。

  虹姐便把若希说过的话,说了多少句,心情如何等,一一告诉英叔,在复述着若希那句不现实的话时,虹姐笑着:“英叔,大少奶奶刚才说了一句很怪的话,她问我看过六月飞雪否?说不知道六月飞雪美不美,她很想看看呢。”

  “六月飞雪?”

  英叔愣了愣,随即也笑着:“大少奶奶估计是想看雪了。可这六月天的,热都热死人了,雨都没有下一滴呢,更别说是雪了,再说大家这里冬天都不会下雪,更别说是六月天了,要是大家六月天都下雪的话,那北方不是更严重?零下几十度?”

  “呵呵,是的,大少奶奶也只是随口说说的。”

  英叔点点头,虽然大少奶奶说的话不靠谱,不过他还是把若希说过的话都暗暗地记了下来,以便等会儿霍东铭回来后,他可以告诉霍东铭。

  千寻集团。

  特大的会议室里,霍东铭还是大家熟悉且习惯的一身黑色笔直西装,当然了,现在他每天穿着的西装都是经他爱妻那双玉手挑选的,以前他自己定制的西装,他很久都没有穿过了。俊颜上阴晴难定,深眸炯炯有神,他坐在总裁的位置上,抿着唇,听着下面的管理们在向他汇报春季里,每间子企业的亏盈情况,一般来说,千寻集团每间子企业大都是赚钱的,不过也有些子企业因为经营不善会亏损,所以每次开完季度会议,总有一些子企业的管理会被撤换,霍东铭要的是盈利,而不是亏损。

  也是因为他这种严厉的手段,所以每位管理都拼尽心血去经营交到自己手里的企业,就算不能盈利,至少也要平本。

  所以说千寻集团的管理都是商界中精英的精英。

  当时钟指到四的时候,离傍晚不远了。

  “雷阳,你来主持会议。”霍东铭忽然站了起来,沉声吩咐着集团里的一位核心人物。

  吩咐完之后,他不管会议室里过百名管理错愕的眼神,转身大步地离开了会议室。

  他到时间回家了。

  出了会议室,他先回到自己的总裁办公室,在那个零食专柜上拿了两盒巧克力,准备带回家里,打算在若希分娩时给她吃,增加力量。

  拿着巧克力,他才离开了企业。

  “回家,以最快的速度。”

  走出办公大厦,钻进银白色的劳斯莱斯的时候,他低沉地吩咐着保镖。

  “是,大少爷。”

  保镖应着,在他坐好后,便发动引擎,载着他向金麒麟花园开去。

  “大少爷,你又带了巧克力。”一名保镖看到他拿着巧克力,忍不住浅笑着。

  霍东铭不出声,只是抿着唇。

  保镖看到他不说话,也不敢再多说,只是在心里失笑着,大少爷中午回家也带上两盒巧克力,晚上回家还是带上两盒巧克力,天天如此,说是给大少奶奶分娩时吃,补充力量。汗,大少奶奶能吃多少呀?大少爷天天往家里带,一天一共就带上了四盒,天天如此,家里到处都可见到巧克力了,他想,霍家可以开一间专门销售巧克力的店了。

  二十分钟左右,劳斯莱斯开进了霍家别墅。

  若希已经不在院落里了,她回屋里,上楼去了。

  车开到了主屋门前才停下来。

  英叔在劳斯莱斯开进别墅的时候,就一路跟着小跑往主屋而来。

  霍东铭拿着两盒巧克力,从车内钻了出来。

  抬脚,他就往台阶上走。

  “大少爷。”英叔快步上前。

  霍东铭没有停下脚步,人已经走上了台阶,正往屋里跨进。

  “大少爷,大少奶奶今天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英叔跟在他的身后,禀报着若希每天的情况,这是英叔最近几个月来每天必做的事情。

  “什么话?”

  “大少奶奶说,不知道六月飞雪美不美?”英叔说完就小心地观看着他的神情,此刻六月的大热天,怎么可能有飞雪呀。

  霍东铭忽然停下了脚步,扭头看着英叔,低沉地问着:“若希说了什么话?”

  “大少奶奶说,不知道六月飞雪美不美?大少爷,这六月的天,热得要命,哪来六月飞雪呀。”

  霍东铭却不再说话,只是眼神变得深邃起来,然后再次抿唇不语,扭头,默默地上楼去了。

  看着霍东铭的背影,英叔忍不住搔搔脑袋,自言自语着:“大少爷的样子,好像想满足大少奶奶的愿望似的。”只是……他转身一边往外走,一边继续自言自语着:“看,四点多了,大阳还挂得老高的,怎么可能下雪呀。”

  若希说那句话也只是随口说说的,她并没有放在心上。

  霍东铭听了英叔的禀报后,更没有说什么,他一回来,就上楼找到了若希,夫妻俩卿卿我我一番之后,他便拉着若希从楼上走下来,拥着她走出家门,陪着她到外面去散步。

  傍晚到来,毒辣的太阳总算慢腾腾地沉入了西山。

  晚霞开始占据天空。

  等到天空上最后一点余辉都被黑色吞没之后,黑夜正式来临。

  夏天的夜空,经常是繁星满天,明月高悬,而夜晚少了几分白天的热浪,有月色的时候,景色倒是挺美的。

  其实春夏秋冬,每一个季节都有着它的美。

  隔天。

  “下雪了。”

  “哗,好美呀。”

  “真怪,怎么真的下起雪来了,六月飞雪。”

  霍家所有佣人一大清早就被眼前的美景吸走了眼球。

  只见高空中,无数洁白的雪花飘落而下,就像冰冷的冬天一般,大雪纷飞,可是此刻的天气并不冷,因为朝阳已经从东边升了起来,正悬挂在高空上,此刻也用疑惑的眼神注视着霍家的美景。

  雪,越下越大,很快就把整个院落铺上了一层银白色,美丽至极。

  若希并不知道这些。

  她像往常一样起床,只不过今天她发现霍东铭很早就起来了,在她起来的时候,已经看不到他的踪影。习惯了起来就看到他的俊颜,今天没有看到,她有些许的不习惯。

  换好衣服,洗刷之后,她自己先往楼下走去。

  下了楼,她看到老太太不像往常那般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而是自己持着拐杖站在主屋门前,仰着头,看着什么,嘴里不停地赞着:“美,真美呀。”

  什么东西真美?

  若希带着好奇,也走出了屋外,一出门口,她就愣住了,杏眸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只见高空中悬挂着朝阳,而倘大的院落里却到处铺满了白雪,白茫茫的一片,就像隆冬腊月一般,天空中,更是飞舞着无数“雪花”,漫天飞雪,美丽至极。

  这?这是什么情况?

  六月天果真下起了飞雪?

  回过神来,若希顾不得吃惊,走下了台阶,在门前兴奋地伸出手,想着接住几片雪花,她喜欢雪,她兴奋得如同小孩子。

  看着她兴奋的样子,老太太忍不住叮嘱着:“若希,小心点,小心肚里的孩子呀。”这丫头,一开心起来,简直都要忘记自己此刻大腹便便了。

  “奶奶,好美呀,好美,这雪……虽然是假的,可这景色像真的一样,真的好美,六月飞雪,原来是这般的美景。头上有太阳,太阳下有飞雪,美呀。独一无二的美!”

  这雪是假的,她自然知道。

  因为她还能分辩,这六月天是绝对不可能下雪的。

  雪花还在飘舞着,顶楼上,霍东铭深邃的眼神一直盯着楼下那兴奋的爱妻,唇边不自觉扯出了一抹宠溺的笑意。

  过了一会儿,他停止了往楼下撒起司粉。西餐里撒在食物上的白色奶酪粉末,降了温,然后从高空中撒落,便成了假雪。这是他从一本书上看到的,为了让爱妻看看六月飞雪的美景,他可是找了不少资料制作假雪,最后才觉得这个办法不错。

  若希在楼下仰起了头,看到了居于顶楼上的他,她知道,这美丽的六月飞雪之景,是他的杰作。

  蓦然,她想起了自己昨天随口和虹姐说过的话。

  敢情是虹姐把她那句话告诉了他,然后他就给她制造了这幅美景,难怪她今天起来看不到他。

  一抹更甜,更灿烂的笑,迎着还飘舞着的雪花,送到顶楼的霍东铭眼里,让他的笑意也随即加深,然后,他把余下的奶酪粉末再撒了一些,便转身急促下楼,要和她一起欣赏,感受六月飞雪之美。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