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70 委屈

170 委屈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795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56

   霍东铭从顶楼下到了一楼,他站在主屋门前,看着爱妻那兴奋的样子,眼神柔和,嘴角含笑,因为他停止了撒起司粉,很快,“雪”便停了下来。

  院落里还是白茫茫的一片。

  假雪制造出来容易,清扫起来就有点儿麻烦了,不过霍家佣人多,打扫起来还是蛮快的。

  “东铭,你是怎么办到的?”若希走回到东铭的面前,满脸惊奇地笑问着。

  “起司粉呀,起司粉降了温从高空撒落便变成了假雪。”霍东铭浅笑着说明。

  “你怎么弄出一个‘六月飞雪’?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大家霍家有什么大灾难什么大冤情呢。”老太太睨了金孙一眼,也笑着,幸好她思想开通,要是封建一点,少不了一顿指责。

  霍东铭不答,只是看了若希一眼。

  他是不相信六月飞雪是预示什么大灾难大冤情的,现实里的六月飞雪也发生过,那是一种自然奇景,至于为什么会发生,和人类破坏大自然有关联的,这是大自然反击人类的一种现象了。不管其他,他的是假雪,只为满足爱妻的好奇。

  “奶奶,我昨天觉得天气太热,就突发奇想,想着六月飞雪到底是怎样的一幅画面,美不美。人们想到六月飞雪就会想到窦娥冤,撇开她来看六月飞雪,不得不说的确是美景。”若希笑着说明。

  或许别人一看到六月飞雪,就觉得不好,不吉利,可她的看法不一样,感受也不一样。

  这是东铭对她的好,她一句话,他都会想办法去实现,他,值得她爱他生生世世。

  “你呀……你们夫妻……一个什么古灵精怪的想法都会想到,一个什么都去满足。好了,看也看过了,好奇心也得到满足了,宠妻的也宠过瘾了,把那些起司粉清扫了吧。”老太太笑着,对于金孙宠妻的行径,她早习惯了。

  六月飞雪都敢制造出来,金孙还有什么是不敢的?

  霍东铭唤来英叔,吩咐英叔安排佣人们清扫院落里的起司粉。

  佣人们马上忙开了,开始清扫起假雪来。

  有些佣人不相信那是起司粉,用手指粘一些飘落在花草上的雪,放进嘴里,然后惊奇地说着:“还真的是起司粉呢。”

  相信霍东铭的话的佣人会白一眼那些人,说着:“大少爷都说了是起司粉。”

  “嗯。”

  人多好做事,很快地,所有起司粉都被清扫干净了,整个院落再度还原了本来的面貌,感觉就像是变魔术一般。

  打扫完了起司粉,这个清晨又变回了千篇一律的清晨。

  朝阳继续高升,阳光越来越烈。

  六月其实不算最热,七月才是最热的。

  可是随着阳光越来越毒辣,大家都不想出门,全都躲在自己的小家里,霍家的佣人生活上挺好的,他们的宿舍里都有空调,夏天的时候,忙完了活,回到他们的宿舍里,就能享受到空调的凉爽了。这样的待遇,是少有的。从中也可以看出霍家财大气粗,不在乎那点儿电费钱。

  南山区,水岸新村。

  慕容夫人坐在自己的车内,车内开着空调,她是感受不到车外的热浪的。

  她的车停在村口,像是在等着什么人似的。

  文震坐在驾驶座上,双手放在方向盘上,却没有扭动。

  “都什么时候了,林小娟怎么还不回来,太阳都老高了。”慕容夫人久等还等不到林小娟出现,忍不住嘀咕着,看着车窗外的大太阳,她不是心疼林小娟,她是心疼林小娟肚里的宝宝,那可是她慕容家的长孙呢。

  在林小娟怀孕后,她就天天耳提面命,要求林小娟别再忙她的生意了,好好在家里养胎,可林小娟左边耳入,右边耳出,不顺着她的意思去做。

  林小娟现在怀孕也将近五个月了,肚子也隆了起来。

  慕容俊几乎整天都守着她,反正他办事就是靠着电话的。林小娟早上出门的时候,他也跟着一起去,今天慕容俊有点事情,没有陪着林小娟一起忙,慕容夫人才会在这里等着林小娟出现。

  慕容俊不让母亲住进自己的别墅,是不想让母亲和爱妻的矛盾更深的。只是没想到母亲竟然就近买了一栋别墅,干脆也住在水岸新村,而且还是和他的别墅对门呢,每天母亲都会窜门,蹭饭,让他很想把对面的别墅拆了。

  “慕容俊,她怎么说都是你的母亲,再说了,她嘴里是说着损我的话,实际行动并没有再伤害到我,算了吧,妈爱来就来,爱走就走,爱留下吃饭就吃饭吧。”

  林小娟是不想让慕容俊和婆婆因为她再起冲突的,那样的话,她更会成为婆婆眼中的扫帚星了,甚至会让婆婆觉得那是她从中作梗挑拨,离间他们母子关系呢。

  “老婆,我想听你叫我一声老公呢。”慕容俊圈搂着她的腰肢,低笑着,和小娟的话牛头不搭马嘴了。

  母亲对小娟只是嘴上斗,他哪有看不到之理,否则他早就把对面的别墅拆了。

  “肉麻,人家若希和大少爷那么恩爱,还不是叫名字。”小娟小脸有点红,她习惯了连名带姓地叫着慕容俊。

  闻言,慕容俊忍不住在心里腹诽着,霍东铭,看,都是你惹的祸!

  嘴里却说着:“老婆,别人是别人,大家是大家,大家总不能什么都仿照着别人吧?那样多没有意思呀,不同的人,不同的思想,不同的生活方式,都有自我的。来,叫一声老公。”慕容俊声音更加的低柔,头也压了下来,故意在林小娟的耳边吹气,惹得林小娟缩了缩,身子变得有点软,小脸上的俏红更浓了一点。

  “老公……”

  林小娟小声地叫了一声。

  “太小声了。”

  “老公。”

  林小娟加大了几分贝。

  “还是太小声了。”

  “你丫的,你耳朵听不见了吗?老公!听到了吗?要不要我拿个大喇叭来对着你的耳朵吼?”林小娟被他的一再要求,耐性一失,忍不住发飙。

  慕容俊哈哈大笑,她的嘴巴就是改不了本性,利!

  因为林小娟的一句相劝,所以慕容俊才会一直容忍母亲天天窜门到现在。

  “大少奶奶平时都要十点左右才能回来的。”文震答着。

  慕容夫人再一次看看车窗外的阳光,一看就知道很烈,晒死人了。

  可她的宝贝长孙呀,还被她那个老娘带着这里跑那里跑呢。

  “夫人,要不大家先回去吧。”文震提议着。

  回去?

  慕容夫人脸微沉,淡冷地说着:“要是俊儿回来了,我想带她去照B超就不行了。都快五个月了,这个时候照B超看男女最准确的了。”

  原来慕容夫人让文震载着她在这里守着,就是想趁慕容俊难得的外出,她带林小娟到医院里照个B超,看看是男是女。林小娟怀孕三个月开始,就定期到医院产检,可每次都有慕容俊陪同着,她这个当婆婆的,一次都不能相陪。当然,慕容俊相陪是最合适不过的了,可她心急地想知道林小娟怀的到底是男是女。

  以前章惠兰也是这样,看来当婆婆的女人们在儿媳妇怀孕时,都会在想着这个问题。

  “来了,夫人,大少奶奶回来了。”文震看到林小娟从她工人的货车上面走下来,马上对慕容夫人叫着。

  慕容夫人也看到了。

  “开车上前去,时间不多了,俊儿很快就会回来。”慕容夫人马上吩咐着。

  儿子要是知道她私底下带着林小娟去照B超看男女,肯定又会把她丢出去的,甚至可能会吩咐上了几个月班的保姆们不让她踏入别墅半步呢。

  文震马上发动引擎,把车开到了林小娟的面前停下。

  林小娟早上送货的时候都是坐着自己工人的货车一起的,送完之后,工人会送她回到水岸新村,然后她自己下车走路回家,当作散步,反正也不用走多长时间。她自己现在也买了一辆车,是白色的菲利浦,虽然不值多少钱,她却相当的满意,因为那是她自己赚钱买的车,不是依靠着慕容俊。

  有时候慕容俊都觉得她太傻了,他是她的老公,他赚那么多钱,就是为了让她过着女王公主一般的生活,她实在没必要那般坚持,非要用自己赚的钱买车的。他慕容俊的太太,才开菲利浦?他真想把菲利浦换成宝马,或者奔驰。

  知夫莫如妻。

  林小娟看透了他的心思,竟然警告他,说他要是敢动她的爱车,她就把他踢下床底睡。开玩笑,现在的他一天晚上不抱着妻子,他就会失眠的。

  为了自己的老公福利,慕容俊只得由着她。

  反正他当初会喜欢上她,就是喜欢她的直率,喜欢她的独立,喜欢她那种人穷志不穷的个性。现在他又何必吞掉她那些吸引他的个性呢?

  “小娟,上车。”车停稳了,慕容夫人就打开了车后门,冲着林小娟叫着。

  林小娟停下脚步,愣了愣,随即上前弯下腰对慕容夫人说着:“妈,去哪里?”

  “我让你上车你就上车,你问那么多干嘛?还怕我把你拉去卖掉吗?”慕容夫人一遇着林小娟,嘴巴也变成了机关枪,她活了快六十年了,是遇到了林小娟,她才知道自己的嘴巴原来也挺利害的。

  “说真的,妈,我还真怕你把我卖掉了。”林小娟钻进车后座,一边关上车门,一边不怕死地应着。她可没有忘记婆媳初次见面的时候,婆婆就想把她送离T市,把她敲晕了,让人把她带走呢。

  “要卖掉你也要等你生了我的孙子再卖。”慕容夫人的嘴越来越毒了。

  “妈,你开口闭口都说孙子,你怎么知道就一定是孙子了,你重男轻女的?”林小娟并不意外听到婆婆这样说,婆婆现在非常在意的的确是她的肚子,对她,并没有真正接受。

  “女儿养得再好都是别人家的。”慕容夫人冷哼着,间接承认自己就是重男轻女。

  林小娟要是替她生了孙子,她可能会看在孙子的份上,正式接受林小娟这个儿媳妇,会让慕容俊带着林小娟回到A市的慕容家生活,让林小娟入慕容家的大门。要是生了女儿,对不起,她就是不喜欢,她会马上回A市去,看都懒得再看了。

  “妈,你不是女的吗?”林小娟反驳着。

  都什么年代了,还重男轻女。

  可她也知道像自己婆婆这样的,在现在这个社会里还是有很多的,很多当婆婆的,在儿媳妇生了孙女的时候,都是各种不喜欢,有些是看都不看,有些是在媳妇坐月子的时候不闻不问,要是生的是带把的,那态度可不一样了,逢人便笑,逢人便说自己媳妇生了孙子给她,恨不得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自己家里添丁了似的。

  重男轻女的思想压迫了人们几千年,想一下子就把它从人们的脑海里完全清除,的确难。

  “女儿又怎么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生男生女都一样。”林小娟就是很生气,非常不喜欢婆婆那样说。万一她生的真是女儿呢?婆婆是不是掉头就走?哪怕她不需要看婆婆的脸色过日子,只要慕容俊对她就行,可她还是非常的不舒服,不舒服自己的孩子被人如此的歧视,还是被自己的亲奶奶歧视,会影响孩子的心灵的。

  “生男好听,生女好命,你老人家没有听到吗?”林小娟的利嘴一张,反驳的话一句接着一句轰出来。

  “十个女儿不如一个傻子,女儿再好,能传宗接代吗?我就是重男轻女如何?实话告诉你,我在这里等着你,就是为了带你去照B超,我要提前知道你肚里的宝宝性别,医生我已经联系好了。”慕容夫人黑下了脸,没好气地应着。

  难怪会在这里等她,原来还是带着目的。

  林小娟心里有一种受伤的委屈。

  想不到结婚半年了,婆婆依旧不接受她,这五个月来天天跑到她面前,叮嘱她吃饱穿暖,都是冲着她肚里的孩子。

  “我不去,文震,停车,我要下车。”

  婆婆要她照B超看男女,她偏不照。

  管她是男是女,管婆婆喜不喜欢,反正是她的孩子,她就疼爱,她就不容许任何人欺负她的孩子。

  十个女儿不如一个傻子?

  女儿差在哪里?

  现在独生子女多,很多人仅生一个女儿的,要是照婆婆这种说法,那些仅生一个女儿的人都不用活了?可人家还不是过得好好的,有些比生有儿子的过得更好呢。

  “不准停,马上去医院,人家医生都等着了。”慕容夫人强硬地命令着。

  “文震,如果你不想得罪你家大少爷的话,马上停车!”林小娟也强硬起来,这对婆媳还有几分相似点。

  面对婆婆怀着这样的目的,林小娟觉得那是一种污辱,对她的污辱。这个婆婆从初次见面开始,就是不停地污辱她,她以为经过了半年的相处,她虽然和婆婆不停地斗嘴,可关心却没有少过一份,婆婆会接受她的,没想到……

  “林小娟,我想你该明白一件事,文震是我的保镖,只有我可以命令他。”慕容夫人摆明了就算是押也要押着林小娟去照B超的。

  林小娟侧头,定定地看着慕容夫人,怎么看,婆婆都是高雅端庄的,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怪不得慕容俊老是要把她往外赶,宁愿顶着不孝的罪名也不让她住进别墅里。

  “你要不要告诉俊儿?说我又欺负你了。”慕容夫人忽然冷哼着,眼里明显就有着误会,觉得儿子对她不欢迎都是林小娟挑拨。

  “妈。”林小娟倾过一点身子,拉近两人的距离,大眼变得冷冷的,炯炯地瞪着慕容夫人,慕容夫人被她用这样的眼神一瞪,反倒觉得浑身不自在起来,想到自己是婆婆的身份,她又挺直的腰肢,迎着林小娟的瞪视。“如果我喜欢打小报告,你以为你现在还能把我带往医院吗?”

  慕容夫人哑口无言,的确,林小娟要是存心挑拨,儿子千百年就发飙了,哪里会容许她在他对门买别墅。

  身子往后一靠,林小娟看着前方,说着:“我怀的是女儿。”

  “你问过医生了?”慕容夫人马上质问着。

  “我都产检过几次了,问过医生了有什么问题吗?我怀的就是女儿,你满意了吧?”林小娟再次偏头,看到婆婆当即就有点变了的脸色,心里忍不住苦涩起来。

  她并没有问过医生她怀的是男是女,她和慕容俊都不在乎生男生女,所以不会过问。她是从一些有经验的人嘴里猜到自己怀的可能是女儿,市场里那么多人,大都是生过孩子的,最有经验了。她们说,看她的肚形像女儿,还有她的宝宝是到处乱踢的,很多人都说怀的如果是女孩,胎动时就是到处乱踢的,如果是男孩,大都是在一边动,她还问过了若希,若希的宝宝胎动就是一直都在一边踢的,就连霍东燕的都是这样。

  是女儿,她更喜欢,因为女儿贴心。

  慕容夫人脸色再度变了变,不喜的神色相当明显了。

  “市场里的人都说我越来越好看了,她们说怀的是女儿,当母亲的便会越来越好看,怀的是儿子,当母亲的便会越来越难看。还有,我的胎动是乱的,这里踢那里踢,她们也说这样的胎动大都是女儿。妈,你满意了吗?”

  林小娟干脆就把市场里的人对她说过的话都照搬出来说给婆婆听,反正婆婆都是重男轻女的了,就让她轻个够吧!

  以后孩子生出来,她也不用婆婆关心,也不用婆婆来照看,就算婆婆想看孙女一眼,她还要考虑呢。

  哪怕心里非常委屈,非常受伤,林小娟还是强忍着不让自己掉泪,只在心里暗暗想着,总有一天,婆婆会求着她要求看孩子的。

  她就不信,她真生个女儿就会不讨别人喜欢,她小心教养,认真调教,一样可人。

  经她这样一说,明知道不科学,慕容夫人还是有点信了,不喜的神色更加明显。

  “你当真问过医生了?”

  “不错!”

  “文震,停车,让她下车。”

  慕容夫人脸一黑,竟然吩咐文震停车,然后打开车门,冷冷地说着:“你想下车,那下车慢慢走你的路吧。”

  林小娟暗咬银牙,看都不再看婆婆一眼,打开车门,钻出车外,然后用力地甩上了车门,一甩头,转身就往回走,把倔强的背影甩给了慕容夫人。

  该死的老太婆!

  “夫人……”

  文震觉得自家夫人太过份了。

  “闭嘴,开车,回A市!”她安排她两个小儿子结婚,替她生孙子去,林小娟这个又矮又丑的儿媳妇,就算生了孙子,她还怕孙子像林小娟那般矮而丑呢。

  文震不好多说什么,只得开车载着慕容夫人离开了南山区,往A市的方向开去。

  婆婆重男轻女的态度,让林小娟心里难过得要命,哪怕她倔强地下了车,心里的痛却是不可避免的。

  好友若希的婆婆虽然也老是念叨着孙子,可人家也说了,就算若希生的是孙女,她一样会喜欢的。

  而她的婆婆……听她说是女儿,连确认都懒得确认了,直接就把她丢下了车。

  这几个月里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虚的,全都是冲着孙子两个字眼来。

  都是女人,婆婆何苦如此对她?

  林小娟越想越伤心,回到别墅里,连屋里都没有进,就到车库里把自己的菲利浦开了出来,离开了家,往金麒麟花园开去,出门的时候,保姆问她要去哪里,她都没有答话。

  她找若希,此刻,她需要找一个人倾诉一下。

  结婚半年,她觉得日子过得有酸有苦有甜有辣。

  慕容俊对她很好,很宠,可是婆婆对她……

  一路上,数次她的眼里都泛起了泪花,都被她倔强地吞回了肚里去。

  可当她见到若希的时候,却委屈得直掉泪,把若希吓了一大跳,以为是慕容俊欺负她,叫嚣着要帮她教训慕容俊。

  霍家二楼的大厅里,若希不停地拍着伏在她肩上哭泣的小娟后背,嘴里还在叫嚣着:“该死的慕容俊,竟然敢欺负你!这男人,变心怎么变得那样快的,婚前死缠烂打的,婚后才多久,就变了心了,你现在还怀着他的孩子呢,他……”

  “若希,我可是婚前婚后一条心,你别一句话拍死所有男人哈。”一旁的霍东铭忍不住为男人叫屈,“你先问清楚再骂人嘛,慕容不是那样易变的男人。”

  他和慕容俊相识那么多年,慕容俊的为人他还不清楚吗?慕容俊对林小娟爱得要死,怎么可能会欺负林小娟?

  自家爱妻一看到好友哭,就直觉地把他的好友拉出来射击了,真冤!

  “东铭,你回避一下,大家要说私己话。”若希此刻可没心思理睬自家男人。

  霍东铭抿抿唇,看了两个女人一眼,还是站了起来,向楼下走去了。

  “小娟,你别哭了,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若希扶离了小娟的头,伸手从茶几一角抽来几张纸巾递给林小娟。

  哭过了,林小娟的委屈得到了发泄,便把事情经过告诉了若希。若希一听就来气了,忍不住说着和林小娟刚才说过的话:“都什么年代了,你婆婆那是颗什么脑袋呀?生女儿怎么了?女儿就不是人了?女儿就不要了吗?她自己不是女的吗?她奶奶当初怎么不把她丢了?她也曾经是别人的孙女呢,难不成你婆婆小时候就是饱受重男轻女的折磨,所以才会这样?不对,她要是承受过这样的痛苦,就更应该疼惜自己的孙女才对。”

  林小娟不说话,慕容夫人的生活一直都是很美满的,可不明白她为什么还会有重男轻女的思想。

  “小娟,你别在意你婆婆是怎么看待孩子的,只要慕容俊不会有这样的思想就行了,孩子是你们夫妻的,管其他人怎么看待。再说了,慕容俊又不用依靠父母辈过日子,就算你生的真是女儿,也是不用仰婆婆鼻息过日子。别伤心了,孕妇心情要保持愉快,哭泣对宝宝不好的。”

  “我委屈嘛。我婆婆一听到我说怀的是女儿,连确认都懒得确认了,就把我赶下了车,这,这态度,实在是太伤人心了。”林小娟情绪更稳定一些了。

  “你那个婆婆就是势利眼,霸道,**,摊上这种婆婆,也是烦。”若希叹着气。

  以前她婆婆对她不喜,可不像慕容夫人这般待过她,相对于慕容夫人来说,她的婆婆算是不错了。

  林小娟不出声,同人不同命,她和若希都是嫁了本市最具价值的黄金汉,两个男人都宠妻,在外界的传言中属于妻奴一族,可她还是不及若希好命呀,至少在婆媳问题上,若希比她好过太多了,而她从一开始就不被婆婆接受,连结婚那天都还遭到婆婆的污辱,在婆婆的眼里,她根本就配不上慕容俊,不管她如何自强,如何自信,如何努力,婆婆就是看她不顺眼。

  要不是慕容俊强势,她想,她也是不会嫁给慕容俊的。

  “若希,我觉得婆媳相处真的挺难的。”良久,林小娟也叹着气说。

  若希笑,拉起她的手,说着:“再难,你都不会退缩的,不是吗?大家能成为朋友,是因为大家的性格有几分相似。小娟,我相信你以后也会像我一样,能和婆婆成为朋友的。”

  现在章惠兰对她就好得像朋友,像母女。

  很多贵妇人都听章惠兰称赞过若希的好,私底下都向若希打探她如何讨得婆婆信任及欢心的。

  “别太在意老人家的想法,女儿没有什么不好的。我就想生个女儿呢,我家东铭也喜欢女儿,整天把‘我的女儿’挂在嘴边,我婆婆被他这样念叨着,买回来的婴儿用品,不自觉地都准备有女娃儿的呢。”说到这里,若希唇边的笑意更深了。婆婆改变挺大的,她明明就是问过了雷医生,她是自认为确定自己怀的是儿子了,可老是听到霍东铭那样念叨,她也忍不住开始动摇,私底下准备着女娃儿的用品。

  曾经,若希也被婆婆老是说生孙子的事烦心,有压力,婆婆甚至还让她喝过什么祖传生子秘方呢。

  现在,婆婆的反应表明了,哪怕她生的是女儿,婆婆一样会接受,一样会疼爱的。

  “如果我生个儿子,你的是女儿,嘻嘻,咱俩还可以对个亲家。”若希打趣地笑着。

  林小娟被她这样劝着,也笑开了,不再在意刚才婆婆对她的不好,笑着:“这么快就为你儿子选媳妇了,你不怕我又矮又丑,生出来的女儿也丑的吗?你们夫妻俩都是俊男美女,生出来的孩子必定也是俊男美女,怕你家太子瞧不上我家丑小鸭呢。”

  “那有人这样自贬自己的,你是不算高,可不丑呢。男人的目光有时候难以捉摸,要是你真生个女儿,说不定将来很抢手呢。”

  两个女人,都升格当母亲了,聊着聊着竟然聊到了指腹为婚上,当然只是说说笑,以后的事情,谁知道。

  她们都是开明的父母,不会插手儿女们的爱情。

  林小娟在霍家一坐,便是大半天,在霍家吃过了饭后,又和蓝若希,霍东燕,蓝若梅等人继续聊天,除了蓝若梅之外,她们三个都是孕妇,聊得最多的当然是宝宝。

  林小娟的委屈,早已经烟消云散了,可她忽略了一个人,那便是她亲亲老公慕容俊,她甚至忘记要打个电话给慕容俊。

  慕容俊外出办些重要的事情,回到家里的时候,满以为会像平时那样看到爱妻和保姆抢着做事,林小娟天生就是个闲不下来的人,请了保姆,她还要和保姆抢着做饭,她说她喜欢做饭给慕容俊吃。

  保姆私底下不止一次向慕容俊抱怨,说太太抢了她们的工作,都让她们不好意思了。

  “小娟,我回来了。”

  一下车,慕容俊就提着大袋小袋的东西往屋里走,并且扬声朝里面叫着。

  平时他回家,听到汽车的声响,小娟已经笑吟吟地迎出来。

  今天没有。

  “小娟,老婆,我回来了,快来看,看我为大家的宝宝买了什么?都是很好玩的玩具,我特意跑到你好友的玩具企业里挑选的,相信大家的宝宝一定会喜欢的。老婆,老婆。”

  慕容俊提着大袋小袋走进大厅,把东西随手就往沙发上堆放着,瞬间就把一张沙发堆满了。

  得不到回应,他有点疑惑。

  “先生,你回来了,太太出门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呢。”保姆听到叫唤声,走了出来,讲解着。

  出门了?

  慕容俊拢了拢眉,这个时间,林小娟一般是不出门的,她清晨出门早,中午一定要午休的,她会去哪里?

  “太太去了哪里?她说了没有?”

  慕容俊温淡地问着。

  保姆摇摇头,答着:“大家问了,可太太没有回答,不过看太太的样子,好像不开心,受了什么委屈似的。”

  他的小女人不开心?受了委屈?

  扭头,他看看外面,然后又问着:“住在对面那栋别墅里的老太太今天来窜门了吗?”

  “没有。”

  没有?

  母亲没有来窜门,那谁会惹他的小女人不开心?谁给他的小女人委屈受了?

  “铃铃铃……”

  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慕容俊摸出手机一看,是霍东铭打来的。

  绿色键一按,霍东铭低沉的嗓音便传了过来:“慕容,你家的小女人霸占了我的若希,你是否该来把她打包回家。”

  “小娟在你那里?”

  “嗯。”

  “我马上去接她。”

  “嗯。”

  霍东铭仅是回给他低沉的一个字。

  “不过……”霍东铭站在阳台上,看着那几个正聊得起劲的女人,他都让虹姐偷偷地提醒若希数次了,到时间午休了,若希像是不记得了似的,他又不好横足那四个女人堆中去,只得打电话让慕容俊前来带走林小娟,把他家若希还给他。

  “不过什么?”慕容俊听出他有话想说,马上追问着。

  “没什么,我挂了。”霍东铭最终还是不当八卦男,不想过问林小娟为什么带着委屈而来,为什么看到若希就开始直掉眼泪。

  好友兼下属的私生活,他是坚持不干涉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