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72 双喜临门

172 双喜临门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022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57

   高大的身躯,俊美的脸,深邃的眼眸,性感温厚的唇瓣……

  梦。舒榒駑襻

  又是梦!

  霍东燕睁开了双眸,眼里充满了懊恼,她最近只要入睡,都会做梦,梦到的都是不同的男人,可又都有差不多相同的特征,都是高大俊美,眼神深邃的男人。

  那些男人是谁?

  她一个都不认识。

  在梦中,她却潜意识地觉得那些男人当中有一个是宝宝的父亲。

  白天,她老是拿着“黑”字练飞镖,估计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自床上坐了起来,看到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眼神忽然间变得错综复杂起来。

  怀孕了,她才知道当妈妈很不容易,特别是怀孕早晚期,早期老是吐,难受,晚期,肚子大了,挺着,更加难受。

  也是因为她怀孕了,知道了当妈妈的苦了,她现在对自己的母亲才会更多体谅,更加的孝顺。

  家人都说现在的她比一年前的她成熟得多了。

  唇边浮起一抹苦笑,经历了这么多,她还能不成熟吗?

  扭头,看着墙上贴着的大大“黑”字,早被她用飞镖钉得如同黄蜂窝了。那个她没有印象,却是夺走她清白,留下了种的男人,已经烙入了她的心湖深处。她在怨恨他的同时,也在不停地想着,他到底长什么样子?

  看看时间,还早,她再一次侧身躺下,继续睡。

  反正她现在除了吃就是睡,要不就是到处散步。

  霍东燕并不知道,常做梦的人不止她一个。

  黑帝斯最近也变得特别多梦,他做的梦都是相同的,梦见霍东燕挺着大肚子,向他走来,可是她走一整晚都是走不到他面前的,让他焦急不已。

  此刻,霍东燕还赖在床上继续她的舒适午休,黑帝斯却回到了他第n座别墅里,把自己锁在画室里面,在画架前不停地画画,画了又撕,撕了又画,他画了都好几个月了,画技进展却不大,霍东燕的样子,他仅能画好她的头发,她的脸部还画不好,眼睛就更不必说了,眼睛是最传神的地方,估计他再画上几年才能把眼睛画得传神吧。

  算算日子,如果她真的怀了他的宝宝,快生了吧?

  会不会有危险?

  他听说女人生孩子等于一边脚踏进了鬼门关的,哪怕现在医学发达了,难产可以剖腹,可是……黑帝斯感到了揪心。

  他无法去想象,一个未婚先孕的女人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生下孩子。

  他真的很想,很想,很想,马上马上就飞到中国去,就去t市寻找她的下落,很想确认一下自己的梦是否真实的?她是否真的怀了他的孩子?她是否真的未婚先孕却选择生下孩子?一切的一切,太多他想确定的事情了。

  可是……

  十分钟前,他接到了父亲,也就是现任烈焰门门主的电话,要求他今天晚上到某个地方参加一个生日宴会。

  那是父亲第n个情妇的生日宴会,那个情妇也替父亲生有孩子,反正他的父亲除了处理门里的重要事情之外,就是到处留情留种,让他有很多同父异母的弟妹,却是个个都要取他的性命。那么多的弟妹之中,还没有一个人是真心把他当哥哥看待的,全都是嘴里叫着他大哥,暗地里就想办法要他的性命。

  今天晚上开生日宴会的女人在台湾,住在一栋高级别墅里,那别墅听说很华丽,比他亲生母亲居住的要好得多了。他亲生母亲一直都住在真正的黑氏家族大宅里,那是象征着正室地位的,不管是哪一代的门主,他们的情妇都不能入住那栋大别墅,也不能出现在那里。虽然那里象征着正室的地位,却是最冷清的地方,如同冷宫一般,终年除了佣人,除了杀手保镖们,就看不到自己的男人一面。

  那个情妇也替父亲生了一子二女,那个小他十几岁的弟弟也是暗中要取他性命的人,一个不足二十岁的毛小子,居然也想争夺门主之位。

  黑帝斯在心里冷哼着。

  他是极少会参加什么宴会的,宴会人多而乱,容易给对手刺杀他的机会,就算有他的面孔出现,那也是替身。这一次父亲亲自打电话让他傍晚时分就要飞往台湾参加宴会,必定有着目的,否则父亲是不会打电话给他的。

  父亲不可能会和弟妹们联手杀他,虽然父亲对他母亲的感情不专一,可对他这个嫡子还是很重视,很疼爱的。他只想到一个可能,那就是这个宴会必定是变相的相亲宴会,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父亲那个情妇想用美人计把他拴住。

  当自己的儿女没有办法顺利夺得门主之位时,她们只能用自己身边的女性来拴住他,一旦能让他动情,娶为嫡妻,生有嫡子,就等于是她们把烈焰门操纵在手里了。

  这样的阴谋,他岂有看不清之理。

  他的处境,就是让他一直不敢去查探关于她一切的原因。

  就算他现在找到了她,把她带到了自己的身边,她也过不上安定的生活,无数的刺杀,无数的阴谋会像网一般网来,把她死死网住的,如果他把她带在身边的,不停地转换地方,也是过着不安定的生活,对她不好。

  所以,他宁愿自己此刻当一个无情的人,任她在她的世界里生活着,不管她会承受到什么样的苦,他都不能有半点的心软。

  不知不觉中,画架上面的纸上面出现了一幅没有五官的女人画像,那是一个孕妇,肚子高高隆起。

  丢开画笔,黑帝斯深邃的眼眸死死地盯着那画。

  好半响,他才伸手自画架上撕下了那幅画,撕破,撕碎,丢进垃圾箱里。

  脚下一迈,大步地离开了画室。

  乔治在画室外面的长廊等着他。

  “少主。”

  “有事?”

  “中国t市的企业已经暗中准备着,下面的人请示着,企业到时候用什么名字?”

  乔治小心地说着,敏感地发现少主的心情相当的恶劣。

  他发觉每当少主从那间房里走出来的时候,心情都是很恶劣的。

  “黑帝集团。”

  黑帝斯随口就吐出话来。

  黑帝集团?

  乔治想了想,觉得他们刚开始起步,虽然有少主的方案,按着方案进行,可一开企业就是集团,怕容易引人注目,遭人打击。可当他想提议的时候,一眨眼却不见了黑帝斯的影子。

  “少主,少主……”

  乔治连忙叫唤着,人急急地往楼下走去。

  ……

  小娟的事情,若希后来听从霍东铭的安抚,没有再管,她相信经她那样一点,慕容俊一定会追问出原因的,以慕容俊对小娟的在乎来看,他以后都能好好地护着小娟的,她这个当好友的可以放放心心地继续养胎。

  可是……

  怀孕到了预产期,宝宝还是没有降临,那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蓝若希觉得那是一种忐忑不安的心情。

  她怀孕到了预产期,甚至超过了预产期,可是肚里的宝宝还没有要出来的趋势。

  她担心,她害怕,害怕宝宝会出事,又害怕自己这种情况不正常,哪怕产检时医生说现在一切还是算正常的,如果超过了四十二周,还没有动静的话,就建议她住院打催生针,或者直接剖腹产把宝宝抱出来。

  七月的天气热得人们想钻进冰箱里雪藏起来。

  哪怕到了午后三点,坐在林荫树底下,依旧觉得热,幸好还有点儿风吹着,可稍解热浪。

  “姐,我担心,今天过了之后,我怀孕刚好四十二周了,怎么还没有一点动静的。”

  树荫底下,蓝若希抚着自己的肚子,瓜子脸上爬满了忐忑,对着蓝若梅说道。

  “要不,你还是住院打催生针吧。再这样等下去也不是个事,妈在我午休前打电话来了,妈说,拖得时间长了,羊水越来越少,对宝宝不利的。”蓝若梅也是一脸的担心。

  别说是蓝若梅了,整个蓝霍两家的人都在担心着。

  一般人怀孕三十八周到四十周就生了,可若希都四十二周了,还没有要生的动静,大家能不心急吗?

  现在她天天都会去医院检查一次,以确定胎儿没事。

  还不足四十二周的时候,医生检查后说一切正常,可以等等看。今天她产检的时候,医生虽然说一切还正常,却开始提议她马上住院,打催生针催生,或者进行剖腹产,雷医生也说她该马上住院,不能再等下去,有可能无法等到自然阵痛来临了。

  若希点点头。

  “大嫂,二嫂,你们在这里呀,外面热得要命,怎么不在屋里坐。”霍东燕从屋里走出来,朝姐妹俩走过来,走着走着,她忽然停下了脚步,脸上神色有点不妥起来。

  “东燕,你怎么了?”

  看到霍东燕走着走着忽然停下来了,若希和若梅马上关心地问着,两个人从树荫底下站了起来,若梅没有怀孕,她脚步快,几步就走到了东燕的面前,扶着东燕关心地问着,若希挺着大肚子,不敢走太快。

  “姐!”

  若希走了几步之后,忽然间也停了下来,脸色变得有点白,她双手抱住肚子,她肚痛了。

  “二嫂,我肚子痛。”霍东燕皱着脸,右手也捂抱着肚子,叫着。

  她怀孕三十八周,也是到了分娩时期。

  若梅一听到霍东燕说肚子痛了,马上紧张地往东燕的肚子扫去,紧张地问着:“东燕,你该不会要生了吧?不是还有近十天才到预产期吗?”

  “我不知道,二嫂,真的,我肚子真的在痛,一阵一阵地痛了……”霍东燕是没有受过什么痛的人,此刻肚子忽然痛起来,让她的脸皱得更利害了。

  蓝若梅虽然结婚大半年了,可她还没有怀孕,还没有当过妈妈,她什么都不会,听到霍东燕说肚痛,顿时就手慌脚乱起来。

  “快,我,我扶你进屋里去,不,我扶你上车,大家马上去医院,哦,不,是要告诉奶奶他们……”蓝若梅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做什么。

  “姐……我肚子也痛了,那小混蛋,刚刚才说他怎么还没有动静,这会儿就有动静了……”若希也搂抱着肚子,有点艰难地走到了东燕的面前。

  两个小混蛋还真够混的,竟然要一同临世。

  若希的宝宝最混了,硬是要呆到四十二周才肯出来,东燕的宝宝则提前跑出来,虽说三十八周是足月了,两个小包子本来就只相差一个月的,现在一个推后,一个提前,就凑在一起了。

  “天哪,你们两个……来人呀,快来人呀,救命呀,不得了……”蓝若梅更是吓得手足无措,什么都不顾了,扯开喉咙就大喊大叫起来。

  她这一叫,马上就把午后安静的霍家掀动起来。

  霍东铭是第一个从屋里飞奔而出的。

  “东铭,快,若希说肚子痛了,送她去医院,她肚子痛了,宝宝要生了。”一见到霍东铭,蓝若梅就像看到了救星一般,赶紧说着。

  “若希。”

  霍东铭本来就是打算送若希去住院的,若希说刚午休起来,先走动走动再去,因为若梅陪着,他才在厅里坐了几分钟,没想到若希就开始肚子痛了。

  “若希,你怎么样了?”霍东铭俊脸一片紧绷,眼里却泄露了出惊惶。他急急地上前,一把就抱起了若希,一边问着,一边就往自己的车奔去,嘴里还大吼着:“快,叫雷医生。”

  可他不等雷医生出来,就已经把若希抱进了车内。

  “东铭,东燕的肚子也痛了的。”若梅接着说道。

  “该死!”

  霍东铭忍不住低咒一声。这两个小混蛋还真够混呀,竟然一起来!

  “东燕。”章惠兰和霍启明原本是想跟着霍东铭一起的,听到蓝若梅的话后,夫妻俩这才注意到女儿也是皱着脸,抱着肚子,一副不舒服的样子。夫妻俩马上停止前进,急急地转身向东燕走来。

  老太太则心急地吩咐着:“快,快,都送医院去,怎么这般的巧,两个一起来!”

  于是,大家手忙脚乱地,把霍东燕也送上了车。

  保镖开车,霍东铭和若梅照顾着若希。

  霍东燕则是坐在父亲霍启明的车里,母亲章惠兰扶着她。

  能走一段路的霍东禹也想跟着,老太太阻止了他,说他还没有完全康复,别跟着去添乱了。老太太年纪大了,当然不能再开车,她是让英叔开车送她跟着一起去医院的。

  姑嫂都还没有送到医院,霍蓝家所有人都知道姑嫂俩同时肚子痛,两个宝宝都要临世了,于是,霍蓝两家的亲戚们,有事的,没事的,全都往医院里钻去。

  “好痛……姐,好痛!”若希紧紧地抓着霍东铭的手,痛叫着。

  “忍住,若希,忍住。”若梅脸色比若希的还要白,她打电话通知了父母的,看到妹妹一副疼痛难忍的样子,想到平时看电视,那里女人生孩子痛得死去活来,她的脸色又白了一分。

  霍东铭的脸色比若梅的好不到哪里去,他扶着若希的手甚至都在颤抖着,平时沉稳如山的他早就不见了,听着若希一声声的叫痛,他的心都被揪了起来。

  “开快点,开快点,再快点!”

  “东铭,痛死了,越来越痛了。”若希皱着瓜子脸,肚子真的越来越痛,宝宝在肚里乱踢。

  “若希,没事的,没事的。”霍东铭不知道该怎么安抚爱妻,他只能不停地说没事的,没事的,其实是在安慰他自己。

  数辆车,在紧张之中,总算冲到了市中心医院。

  那些先到的蓝霍家人,早就在妇产科等候着了,两个人一到医院,就接受检查,医生说两个人都要生了,但还不能进分娩室,还没有到时间。

  于是,两个人被安排住进了高级产房,那里安静,环境也好。

  医生让姑嫂俩多走动,这样更利分娩,说等到宫口开到五厘米左右才能进分娩室。

  第一胎一般都要痛很长时间的。

  不过也有些人痛几个小时就行了,有些人则痛上几天几夜的。

  “若希,多走动,多走动。”叶素素是过来人,她还算镇定。

  她不停地叫若希走动,若希痛得难受,根本就不想动。

  霍东燕和她一样的情景。

  霍家大少奶奶要生了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

  媒体们都觉得这是一个好消息,好资讯,全都涌到了医院来,为了不打扰两名孕妇,霍东铭只得让保镖们拦住记者们。

  医院里也在极力阻止记者们打扰。

  记者们倒也明白事理,全都在楼下等着,猜测着第一名门少夫人是产下王子还是产下公主。

  若希三点多入院,到傍晚六点才被推进了分娩室。在她被推进产房的时候,霍东铭很焦急地揪着一名医生,低吼着:“不能让若希有任何事!否则我会把你们医院都拆了!”

  “东铭,若希不会有事的。”章惠兰和老太太连忙扯开他揪着医生的大手。

  “霍大少爷,你太太一切正常,顺产是不会有问题的。”被警告的医生很大度地不和他计较,理解他这个准爸爸的紧张。

  霍东铭不出声,只是抿起了唇,狠狠地瞪着医生们,大有着,如果若希有什么事,就把他们的骨头都拆下来喂狗。

  霍东燕比若希晚了半个小时,在傍晚六点半之后才进入分娩室。

  姑嫂俩人都选择了顺产。

  两家人都守在分娩室外面。

  霍东铭一动不动的,就像一座石雕一样,爬靠在分娩室门外,虽然什么都看不到,可他还是竖起了耳朵,想听一下里面的动静。

  “东铭,别担心,若希不会有事的,进产房前也做了全面检查,一切正常,不会有事的。”老太太走到霍东铭的身边,安抚着。

  这么多人之中,最镇静的就数老太太了。

  “啊!”

  霍东铭忽然低叫一声。

  本来就在焦急等待的两家人被他这样莫名地低叫一声,马上全都像受惊的兔子一般,瞪向了他。

  “奶奶,我什么都没有带来,那些必须品,一样都没有带,等会儿宝宝出生了,要吃奶粉什么的,奶瓶都没有呢。”霍东铭低叫的原因是他想起了那些入院的必须品,他没有带着。

  “没事,这里什么都有的。”

  老太太安抚着。

  “真的什么都有吗?”霍东铭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真的什么都有。”老太太知道他紧张害怕,便耐着性子说着。

  “嗯。”

  霍东铭没有再问下去了。

  转身,他维持着刚才的样子。

  可没两分钟,他又扭头问着:“奶奶,若希不会有事吧?”若希一直说痛,他现在脑里只有一个情景回复着,那就是若希说痛的样子。

  “不会。”

  “奶奶,若希进去很长时间了吧?怎么还没有生的,真的不会有事吗?”

  “不会的,若希和东燕都不会有事的。若希进去还不到一个小时呢,东燕还是刚刚才进去的,这第一胎呀,是没有那么快的,东铭,你不要老在胡思乱想了,镇定点,那么多男人守在产房外,就数你最不镇定了。”

  老太太再一次耐心地安抚着。

  霍东铭又抿唇不语了。

  他是很想镇定下来的,可他没有办法。

  现在的一分一秒对他来说都如同度日如年。

  若希在产房里如何了,他又看不到。

  若希进产房大概一个小时后,一名护士从产房里走了出来。

  “若希怎样了?”

  一看到有人出来,不管是医生还是护士,霍东铭大手一伸,就把对方提了起来,俊脸沉着,趋近对方的面前,质问着。

  “东铭。”

  老太太头痛地叫了起来。

  章惠兰夫妻赶紧上前扯开他的手,从他的手里拯救了那名护士。

  那名护士有几分惊魂未定,一出来,就两脚提空,差点没有把她的心脏吓出来。

  “护士小姐,对不起哈,他太紧张了。我女儿没事吧,生了吗?”叶素素上前来,一边朝那名护士道歉,一边问着。

  “生了,刚刚生下来的,是个男孩,六斤八两重,很可爱,母子平安。”

  闻言,众人都开心起来,一颗紧张的心也放了下来。

  一个人软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是霍东铭。

  “东铭。”

  众人低叫起来。

  霍东铭俊颜上有几分困窘,他刚才过于紧张害怕,此刻得知爱妻母子平安,他心一松,人就软了。

  活了三十三年,掌控着庞大的千寻集团,还不曾怕过什么的他,竟然怕妻子分娩。还好,他没有吓晕。

  “我没事!”他低哑地说着。

  “东燕怎么还没有生的?”

  得知儿媳妇生了个孙子给自己,母子平安,章惠兰在高兴之时,又在担心着女儿。

  儿媳妇命好,生孩子的时候,婆家,娘家的亲人都守在外面,而她的女儿,因为未婚先孕,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此刻分娩,也只有她这个当母亲的会担心了。

  一只大手握来,霍启明握住她的手,给她力量,安抚着:“放心,大家的女儿不会有事的。”

  章惠兰看看他,然后点了点头,倒是没有抽回手,在这个时候,她需要依靠。

  一会儿之后,若希的宝宝先抱出了产房,若希还在产房里面。

  章惠兰接抱过宝宝,宝宝因为超月出生,显得很老气横秋,睁着眼睛,眼珠子乌溜溜地转着,他的眼睛像霍东铭。除了眼珠子不停地转动着之外,宝宝竟然还把小小的手往嘴里塞着,好像把自己的手当成鸡腿在啃着一样。

  “好可爱呀。”

  众人都围了过来,看到宝宝把小手往嘴里塞着,都笑了起来。

  霍东铭只看了宝宝一眼,他现在全副心思还在若希身上。

  宝宝身上穿着医院里提供的衣服,手上脚上都戴着手圈脚圈,圈上都写着宝宝的简单资料,包着宝宝的小被子上也挂着宝宝的资料,写明宝宝的性别,出生时间,体重多少,母亲是谁。

  亲人们都看过了宝宝之后,宝宝便被抱到了育婴室去。

  若希和东燕住的是高级产房,高级产房收费特别高,所以产房大多空着,育婴室里也显得很安静,很清冷,只有三四名婴儿待在那里。

  霍东铭吩咐保护若希的四名保镖中的两名在育婴室门外守着,医院太大,人太多,就算是高级产房,也得预防突发事件。

  又过了一会儿,若希被推出了分娩室。

  “若希。”

  霍东铭心疼地叫着,看到若希脸色苍白,脸上还有着未干的汗珠,他捉住了了若希没有输液的那边手,心疼地说着:“辛苦你了。”

  “终于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

  若希说的第一句话却是与睡觉有关的。

  怀孕晚期,她就没有睡过舒服觉。生完了宝宝,她觉得摆脱了,全身轻松,本能地,她蹦出这句话来。

  护士们把若希推进了产休室里。

  霍东铭跟着进了产休室,其他人也跟着,不过看到霍东铭那副样子,知道他只想自己一个人守着若希,便都识趣地折回分娩室外面,继续等着霍东燕。

  霍东燕因为比若希迟进产房,所以在若希被推出产房之后,她的宝宝才出生,也是一个男孩,六斤半重,漂亮,可爱,样子不像东燕,像极了黑帝斯,不过两家人都没有见过黑帝斯,不知道黑帝斯长什么样,看到宝宝不像东燕,他们只猜到宝宝像父亲多一点,觉得宝宝的生父应该也是个帅哥。

  霍东燕的儿子出生后,不像霍东铭的儿子那样塞着小手进嘴里,而是双手乱舞,眼珠子也是骨碌碌地转着。

  这对表兄弟,同时出生,体重半斤八两的,可以预见将来这对表兄弟的个性相差不会太远。

  姑嫂俩人同时产子,都母子平安,霍家人开心得笑不合拢嘴。

  真是双喜临门呀。

  在东燕被推出了产房转入了产休室之后,其他亲朋戚友便都跑到育婴室去看宝宝了。

  “好可爱,都好漂亮,皮肤很白,可以预见将来本市数一数二的帅哥非你们莫属了。”霍东铭的一位姑姑笑着说。

  “这两个小子,都不知道是不是说好了的,竟然一起来。”

  老太太笑得最欢,看着霍东铭的儿子,她老人家觉得可爱至极,看到霍东燕的儿子,她老人家也觉得可爱至极,恨不得一边手就抱一个。

  “奶奶,这才是好事,双喜临门呢。这两个小子,将来的感情肯定好。看若希和东燕的感情好得像姐妹一样。”霍东远也笑着。

  老太太偏头就看了他一眼,说着:“如果你和东旭同时结婚,你们的妻子同时生孩子,奶奶更开心呢。”

  “奶奶,你先别盯着大家兄弟俩哈,你盯着二哥和四哥再说。”霍东旭连忙转移老太太的视线。

  众人马上把视线往蓝若梅身上瞄。

  蓝若梅红着脸说着:“都看我干嘛。”

  “二嫂,你是否该考虑替咱二哥生一个小兵哥出来?”

  霍东旭挤眉弄眼,戏谑地说着。

  蓝若梅红着脸,她会的。

  不远处的走廓转弯处,江雪用着阴狠的眼神瞪着育婴室。

  在霍东铭的打击报复下,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出入都如同过街老鼠一般,人见人憎,个个喊打。霍启明的经济又被霍东铭封了,没有生活费给她,这几个月来,她都是花着自己的积蓄,现在也花得七七八八了,最主要的是她在寻找儿子的下落。

  霍东恺去了哪里,她花了不少钱请人寻找,到现在还没有半点消息。

  其实霍东恺并没有躲得有多远,一般侦探社一查,就很容易查得到了。

  江雪请的人查了那么久都没有查到,是因为霍东铭暗中做了手脚,不让那些人把霍东恺的下落告诉江雪,却让那些人不停地让江雪增加费用,以达高把江雪的钱都挖光的目的。

  现在已经把车卖掉了,公寓里面一些昂贵的家具也卖掉了,靠着那些钱维持着生活。

  落得如此下场,她恨死了霍东铭。

  她告诉自己,就算是死,她也不会让霍东铭好过的!

  ------题外话------

  亲们,今天我不舒服,肚子痛,只能更八千字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