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73 初为人父母

173 初为人父母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9824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57

   蓝若希从产房里出来后,就开始睡。舒榒駑襻

  霍东铭守在她的床前,看到她沉沉入睡了,他的心忍不住再次疼起来,他是喜欢孩子,可他不知道女人生孩子原来那般的痛。看她出来的时候,脸色苍白,发丝凌乱,就知道她刚刚有多痛了,他甚至看到她红滟滟的唇瓣都咬出了痕迹来。

  “若希,大家就生一个孩子够了。”霍东铭低哑地说着,哪怕他很想要一儿一女,可他实在不舍得再让她受苦了,一个孩子足够了。

  若希睡得沉,没有听到他的话。

  凝视着爱妻疲倦的模样,霍东铭也不再自言自语,生怕惊醒若希。

  千寻集团投资的医院,还要过半个月才可能投入使用,他当初以为在若希分娩的时候,医院就可以投入使用的了,以为可以让爱妻在自家的医院里生孩子,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开办医院要走的程序和手续多了点,才会超出了他的预算。

  守了一会儿之后,霍东铭才站了起来,走出了产休室,他的保镖以及若希另外两名保镖都在走廊上站着,看到他出来了,四名保镖连忙低声叫着:“大少爷。”

  “大少奶奶睡着了,你们先在这里好好地守着。”

  “是,大少爷。”

  四名保镖齐声应着。

  霍东铭这才向育婴室走去。

  他还不曾好好地看过他的儿子呢。

  他以为会是个女儿的,念叨了十个月了,生出来的却是个儿子。儿子就儿子吧,反正都是他和若希的,他一样喜欢一样疼爱。

  两家的亲人已经不在育婴室里了,是被医护人士清出来的,说他们人太多,会吵到其他人的宝宝。

  所以霍东铭走进育婴室的时候,只有医护人员在里面。

  看到他进来,医护人员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笑着向他说恭喜。

  回给医护人员浅浅的笑,霍东铭放轻脚步走到了自己儿子的小床前,宝宝已经睡着了。小小可爱的小脸蛋还看不出像谁多一点,不可否认的是,宝宝很漂亮,这一点让东铭很自豪。

  他伸出手小心地笨手笨脚地把宝宝抱起来,却忍不住低叫着:“好轻,好小,软软的,好像什么都没抱着似的。”

  “霍先生,初生婴儿都是这样的,哪有人一出生就是大人的。”医护人员笑着回答。

  霍东铭不答话,俊颜上却掠过了一抹窘色。

  低首,他一脸温柔地凝视着自己的儿子。

  直到此刻抱着儿子了,他才觉得一切都是真的。

  他当爸爸了!

  他真的当爸爸了!

  若希替他生了一个儿子,一个很漂亮,很健康的儿子。初为人父的喜悦在此刻才如潮水一般向他涌过来,把他整个人都席卷起来,让他不知不觉中,俊颜上浮出了慈祥的笑意。

  为人父母者,不管平时再怎么严厉,再怎么冷漠无情,在面对自己的孩子时,都会不自觉地流露出最温和,最慈祥的一面。

  把宝宝抱高一点,他轻轻地在宝宝的小脸蛋上印下一吻。

  宝宝睡得香甜,没有被他惊醒。

  忍不住,他又亲了一下。

  然后才把儿子放回婴儿床上,因为他的动作太笨,他刚才抱宝宝的姿势都是不对的。医护人员便从他的手里接抱过孩子,动作娴熟地把宝宝轻轻地放躺回婴儿床上。

  看到医护人员动作娴熟,自己连放宝宝回床,都觉放不好,在外面一向呼风唤雨的霍大总裁脸上忍不住又闪过了窘色。

  他又走到外甥的床前,站在小床边上,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个还没有睡着的小家伙。

  小家伙除了一双眼睛像东燕,其他都不像。

  小家伙那双乌黑溜溜的眼睛也仰看着霍东铭,他睡着,自然是仰看的。舅甥两人对视着,忍不住,霍东铭浅笑起来,他这个还不知道父亲是谁的外甥很可爱。

  “以后有舅舅在,你和你妈咪都不会被人欺负的。”

  他轻轻地,像是在发誓一般,对着小外甥说着。

  小家伙哪能听得懂他说话,只有眼珠子不停地转动着。

  看了几分钟,霍东铭才离开了育婴室,重新回到了产休室里守着爱妻。

  外面的天色早就沉了下来,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夜空上繁星点点,一轮弯月悬挂在高空上,淡淡的月光如流水一般洒落在大地上。

  霍东燕不像若希那般,沉沉入睡,她还睁着双眼,看着医院白色的天花板,父母亲都坐在她的床前。

  “东燕,累了吧,睡一会儿吧。”章惠兰替她理了理头发,吝惜地说着。

  霍东燕看向母亲,忽然问着:“妈,孩子像我吗?”二十三岁的她,就当了母亲,她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章惠兰脸上的笑容略略地僵了一分,虽说双喜临门,可她的心里还是偏向自己的孙子多一点,对于东燕的儿子,她也只是看了两眼,没有抱过。

  “孩子不像我是吗?”

  东燕继续追问着。

  “东燕,你先休息吧,刚出生的孩子差不多都是一个样的,还看不出像谁的。等到孩子大一点了,才能看出来。”霍启明在一旁慈爱地说着,此刻的他完全像个慈父。他没有章惠兰那么多的心思,他是开心的,同时升格当爷爷及外公,他开心极了,再说两个娃儿都那般的可爱,他都喜欢。

  “你爸说得对,你现在身体还弱,好好休息,明天妈就抱宝宝来给你看看。”章惠兰顺着老公的话,笑着说下去。

  东燕不说话了。

  看父母的反应,她知道孩子肯定不像她。不像她那就像孩子的父亲了,她就可以从孩子的面相确定孩子的父亲到底长着一副什么模样了。

  此刻,她有着初为人母的喜悦,可她对孩子的父亲依旧有着深深的怨恨。

  女人生孩子的时候,感情最脆弱,最希翼有老公在身边陪着,就算父母亲人都在,都无法代替老公在自己心目中的位置的。可她,别说老公,连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在她最痛苦的时候,孩子的父亲在哪里?守在产房外面的,除了父母之外,谁在担心她?

  大嫂也是生孩子,可大嫂有父母,有姐弟,有公婆,还有丈夫守在外面,相比之下,大嫂比她要幸福万倍。

  虽然在怨恨着孩子的父亲,霍东燕还是累了。

  很快,她也睡着了。

  章惠兰一直都守在她的床前,儿媳妇那边有儿子守着,蓝家人也在,她不用担心,女儿这边则需要她,因为除了作为父母的他们,没有人会真正吝惜女儿的。

  看着东燕睡着的样子,再着着还在不停地滴着的输液,章惠兰忍不住脸现愁容。

  东燕未婚生子,将来的路还很长,她面对的还有很多很多呀,别说是她,就连宝宝都要跟着面对太多。

  孩子属于私生子身份,哪怕霍家再怎么财大气粗,也是改变不了私生子的身份。私生子的生活如何?从霍东恺身上可以看出来。

  就算他们努力让孩子过得更好,可孩子总会长大的,总会上学的,总会接触到外面的小伙伴的。孩子不懂事,要是冲着孩子说孩子是野种,有妈没爸的孩子,孩子的心灵必定受到伤害。

  还有东燕,带着一个孩子,还能再嫁吗?就算能再嫁,能嫁到一个好男人吗?

  不嫁的话,一辈子守着这个孩子,多苦呀。

  仅是想着,章惠兰的心就揪成了一团。

  当初她就是不想让东燕生下这个孩子的,后来被若希开导了,才敬重东燕的决定。

  东燕还年轻,她想到的还不够周到,她只是想到孩子也是她的,她不想打掉,她要生下孩子,想到凭她自己也可以把孩子抚养成人。其实东燕不曾想到过在成长的过程中,孩子会不会受到什么样的伤害。

  单亲妈妈不好当呀。

  “东燕,以后的路还长着,你和孩子怎么走呀。”章惠兰想着想着,眼眨泪花,自言自语地说着。

  女儿受苦,她对夺走女儿清白的男人也是恨得牙痒痒的,连带地对那个男人的种,哪怕是自己的亲外孙,她都不怎么喜欢。

  “惠兰,东燕需要休息,你别在这里自言自语的了,会吵着孩子的,这条路是东燕选的,她既然敢选择,就一定会走到底的,大家的女儿一向不是任人欺负的主,你也别过于杞人忧天了,看开点,相信东燕,她会和孩子生活得好好的。”霍启明站在章惠兰的身后,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

  章惠兰不说话。

  感应,是一件很奇怪,难以说明的事情。

  在霍东燕产子的当晚,黑帝斯再次感应到了孩子的存在。

  虽然还是在周围都是一片黑漆漆的梦中。

  他梦到了孩子的降生,哪怕他看不清楚孩子的模样,不知道孩子是男是女,可他就是梦到了孩子出生。

  醒来的时候,他愣坐在床上足足十分钟。

  回过神来,他便开始计算日子。

  算了日子之后,觉得孩子要是真存在,的确也会出生了。

  难道她真的生了?

  那是他的孩子!

  他总算有了孩子!

  他后继有人了。

  不管是男是女,都是他的后人!

  那他,更要好好地活着,好好地保护着自己,不能让自己出任何的意外,因为他还要和孩子团聚,还要找到她,娶她为妻,好好地补偿她。

  有了这种盼头,有了这种渴望,黑帝斯进军中国商界的方案被他改动了,也加快了速度。

  黑帝集团便在暗中慢慢形成。

  顺产的产妇不需要住院太久,一般两三天就可以出院的了,有些孕妇隔天都出院了。

  霍家人打算让若希和东燕在医院里住满三天才出院。

  若希生子的隔天,宁佳来了。

  宁佳提着一大篮的水果走进了产休室。

  “若希。”她一进来就笑开了,一边把水果篮摆放到一旁的桌子上,一边在若希的床前坐下,若希半躺在床上,正觉得无聊,看到她来了,马上笑了起来,说着:“宁佳,你怎么来了。”

  “嘿,霍家的太子妃产子,全市人民都知道了,我自然也知道了。昨天晚上我都想来看看了,我哥不让我来,说太晚了,你也要休息,让我今天早上才来。你怎样了?没事吧?宝宝呢?我迫不及待地想看看宝宝呢。”宁佳一边笑着,一边寻找着宝宝的身影。

  “在育婴室呢,我都还没有看到宝宝,在产房里的时候,远远地看了一眼,没有细看。现在宝宝在洗澡,东铭等会儿就抱来给我看。”若希的脸色已经没有那么苍白了,也能吃东西了,刚刚才吃过母亲为她熬的粥,她已经恢复了力气,精神很好了,在提到宝宝的时候,一脸都是母爱的光辉在闪烁。

  “哦。”宁佳应了一声,她和若希聊了一会儿天,然后还是忍不住问着:“若希,你知道霍东恺在哪里吗?那浑球怎么一声不响就不见了人影,都好几个月了。”她有直觉,如果霍东恺会联系人,第一个肯定联系若希。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种直觉。

  几个月了,她发觉自己很想念霍东恺,想念那种可以任意地说话,也不会有人嫌弃的日子,霍东恺虽然会说她的话多,可不会嫌弃她。她更想念和霍东恺赛车,好吧,每次都是她自己一厢情愿地赛着,霍东恺压根儿就不鸟她的。

  总之,太多太多的想念了。

  霍东恺在生活上没有什么朋友,她宁佳虽然个性率真,可也没有什么朋友,她早就把霍东恺当成了最好的朋友了。

  “怎么,患相思病了?”若希笑睨着她。

  她觉得宁佳配霍东恺挺不错的。

  霍东恺对宁佳也有着不一样,至少宁佳能在霍东恺的身边出现,仅凭这一点,她就可以确定在霍东恺的心里有着宁佳的一席之地。

  “我是想他了。”宁佳老实回答,她本来就不是那种喜欢含沙射影的女孩。

  闻言,若希笑得更欢了。

  冲着宁佳的诚实,她会从东铭的嘴里挖到东恺的下落,让宁佳去霍东恺。她相信霍东铭也是希翼霍东恺能得到真爱的。宁佳虽然性子有点野,心还是纯良的,配霍东恺的沉闷刚好,取长补短。要是霍东恺能放下对她的痴心,和宁佳发展起来,霍东铭以后也不用再吃弟弟的飞醋,对他们夫妻的感情也更加有利。

  正在这时,产休室的房门被推开了,霍东铭笨手笨脚,亲自抱着宝宝进来了。

  宝宝刚刚洗完澡,显得神清气爽的,正睁着双眼四处地转看着,那乌黑的眼珠子可爱极了,白胖胖的小手还是往嘴里塞去,估计是饿了吧。

  “若希。”霍东铭进来,看到宁佳在,随意地看了宁佳一眼,破例地冲宁佳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要是以往,他看都不看宁佳一眼,此刻他是太开心了,初为人父的狂喜把他过去的阴晴难测都吞噬掉了,此刻他和所有初为人父的男人一样,满心满眼都是妻子儿子。

  “我抱抱。”若希双手伸出老长,显得迫不及待了。

  “你身子虚,我来抱,你看。”霍东铭抱孩子的姿势是不正确的,显得相当可笑。他抱着宝宝走到若希的面前坐下,让若希看宝宝。

  “好小哦。”若希看到儿子,说的第一句话竟然和东铭一样。

  “初生婴儿都是这样的。”霍东铭笑着答着。

  “东铭,儿子好像你,难怪在肚里的时候就喜欢跟你玩。”若希笑着伸出手轻抚着儿子的小脸蛋。

  霍东铭低首看着儿子,像他吗?这般小,他还真看不出来像谁。

  “哇——哇——”宝宝的小手塞进嘴里舔了一会儿,大概知道是不能吃的吧,开始哇哇地哭了起来,哭声相当的雄亮。

  那只白嫩的小手胡乱地挥舞着,眼睛闭了起来,嘴巴张着,哭声不断。

  “他怎么哭了?”若希紧张兮兮地问着。

  她从来没有带过孩子,一点经验都没有。

  “不知道,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就哭了,哦,宝宝乖,别哭,别哭。”霍东铭也不知道宝宝为什么哭了,他笨掘地抱着宝宝,不停地晃着,看着他晃宝宝的动作,宁佳在一旁看得胆颤心惊,担心他一不小心抱不稳,宝宝就甩手飞出去了。

  宝宝是饿了,就算被晃得头都晕,他还是在哭。

  霍东铭心急了,他抱着宝宝站起来,在宽敞明亮的产休室里来回地走动着,不停地哦哦着哄着宝宝,看上去俨然奶爸。

  “大少爷,小少爷的奶粉冲好了。”美姨拿着刚刚冲好的奶粉走了进来,老太太年纪大了,今天没有再到医院来,所以让美姨来帮忙照看宝宝和若希,就是担心东铭没有经验,什么都不懂。

  “美姨,宝宝老是在哭,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初为人母的若希,满脸都是担心及紧张,听着宝宝的哭声,她觉得一颗心都被揪了起来,第一次体会到了孩子就是母亲的心头肉。

  看到美姨,她就像看到了救星似的。

  美姨是过来人,有经验。

  “大少奶奶放心,宝宝估计是饿了。”美姨呵呵地笑着,拿着奶瓶走到了霍东铭的面前,看到霍东铭抱孩子的姿势,她忍不住低叫起来:“大少爷,孩子不是这样抱的,孩子太小,需要贴着大人的身体,这样能让他有安全感,还有,刚出生的孩子软绵绵的,不能像大少爷这样立抱着,要平躺着抱,宝宝的头枕着大人的手臂,身子贴着大人,这样宝宝才会觉得舒服安全。”

  霍东铭是用一只手托扶着宝宝的脑袋,一只手搂紧宝宝的腰身,又没有贴近自己的身体,还是立着抱,宝宝不舒服不说也没有安全感。

  美姨从霍东铭的手里接抱过了孩子,她小心地抱着孩子然后回到若希的床前坐着,就把温度适中的奶瓶小心地往宝宝的嘴里塞去,宝宝饿极了,哭了那么久,才有吃的,他马上吸住了奶嘴,开始吸食奶粉。

  “原来是饿了。”

  霍东铭和若希面面相视一眼,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等到宝宝吸食了大概有十几毫升的奶粉后,美姨便不再让他吸食,说初生的宝宝还吃不了那么多的,也不能让他吃得太饱,怕会吐奶。

  吃饱了的宝宝安静了下来,眼睛开始半闭半合的,很快就入睡了。

  初生婴儿不是吃就是睡。

  美姨又向夫妻俩传授了一点为人父母的经验,然后才抱着宝宝回到育婴室去。

  接着若希向霍东铭讨得了东恺的下落,告知了宁佳,让宁佳去找东恺。

  宁佳离开之后,慕容俊也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来了。

  林小娟没有来,不是她不想来,而是她不能来。

  她是孕妇,若希是产妇,孕妇不能探看产妇,说是怕冲撞。

  说了恭喜的话,又转达了林小娟的关心之情之后,慕容俊便向霍东铭使了一个眼色,霍东铭心领神会,刚好叶素素,蓝非凡夫妻来了,霍东铭便拜托岳父岳母先照看着若希,他和慕容俊离开了产休室。

  两个人离开了医院。

  在海边一处低崖边上,霍东铭站在低崖上,微眯着眼,迎着扑面而来的海风,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这里没有游人,很安静。

  慕容俊站在他的身边,和他一样迎视着海风。

  “江雪似乎会有所行动。”

  慕容俊淡笑着开口。

  霍东铭的人盯着江雪,他的人也帮着霍东铭盯着江雪。

  江雪现在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都知道。

  “我知道。”霍东铭并不感到意外,也没有半点的慌乱,江雪以前怕他,是因为以前她还清醒,现在不怕他,是因为她想着死都要拖着他一起。

  他早就扣起了板机,就等着江雪撞上来,他可以把她彻底地解决了。

  “昨天晚上,她曾偷偷出现在医院里。”慕容俊偏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扭头看着大海,说着:“我觉得她会对你的宝宝下手。”

  霍东铭抿唇不语,眼神瞬间转成了阴寒,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杀气。

  “东铭,你不会拿你的宝宝当诱饵吧?”慕容俊知道霍东铭是想逼着江雪发疯,犯下重罪,这样就可以让江雪下半生都在监狱里度过。他答应过若希,不会让自己的双手粘上江雪的鲜血,哪怕他恨不得将江雪碎尸万段,可理智告诉他,哪怕江雪可恨,无耻至极,如果他取了她的性命,他就成了杀人犯,倒霉的是她。那样不值得。

  所以他只能走其他路线,断了父亲的经济,又封锁霍东恺的消息,让江雪坐吃山空之下,心中的怨恨更深,然后铤而走险,犯下重罪。

  就像前面他报复苏家人一样,都是走法律程序,让他们受到法律的制裁,而不会冲动地杀了他们。

  “我的宝宝,我疼之如命,我怎么可能拿宝宝当诱饵。”霍东铭低沉地吐出一句话来,那可是他和若希的爱情结晶,他是绝对不会拿宝宝当诱饵的。

  “那你打算怎么做?需要我怎么配合?”

  慕容俊也知道霍东铭是不会拿宝宝当诱饵的,要是霍东铭敢拿自己的宝宝当诱饵,他第一个就瞧不起东铭。

  “我安排保镖们二四个小时轮值,保护着宝宝们的安全,江雪就算要下手,也很难。我猜测他会在宝宝的满月酒上动手,因为满月酒肯定摆得很大,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去酒店摆,都一样,客人多,容易乱,才能给她潜入的机会。”霍东铭深思着说,然后偏头对慕容俊说着:“帮我准备一个像初生婴儿那般大小的棉娃娃,要睡着姿态的那种,还要逼真如真人,在棉娃娃上装上婴儿啼哭声的音响,只要一碰触,音响就会响起来,如同婴儿啼哭。”

  “好。”

  慕容俊马上应着。

  接下来的,不需要霍东铭告诉他,他也猜到了霍东铭的主意。

  这一次,霍东铭挖着陷阱,等着江雪跳进来,他会让江雪再无翻身的机会,更要让江雪在入狱之前彻底地失去了父亲的爱,失去了东恺的爱。

  若希从他嘴里挖走了东恺的消息,让宁佳去找东恺,他要实施计划,总得让东恺在场,他才会大方地把东恺的消息说出来。

  当然,这一切他是不会告诉若希的。

  不过用棉娃娃当诱饵还是需要若希配合。

  不除掉江雪这颗毒瘤,他们的生活别想平静,就连东恺都别想过上安闲的日子,因为有那样的妈,只会让东恺痛上加痛。

  “你最近还有黑帝斯的消息吗?东燕都生了儿子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了,大家竟然还没有办法揪出那个男人来。”这件事是压在霍东铭心头最重的事情之一,还有一件便是若希被绑架,那幕后的指使者,此刻也查不出来。

  这两件事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对方的反侦能力强,防御系统强。

  “没有,东铭,你觉得黑帝斯真会是那个人吗?”

  慕容俊怀疑着,“黑帝斯那段时间根本就没有在中国出现。”

  “那个人防御系统那么强,强到连你我都无法在短时间内破解入内,就算他来过,大家也不知道,他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霍东铭低沉地说着,哪怕是一点怀疑,他都要去证实,这不仅仅是为东燕讨公道,还有为了若希的安全,为了千寻集团。

  把发生过的大事,连接起来,他总觉得都是同一个人在指使的。

  “想再查到黑帝斯的落脚处,真的很难了。你也别太担心,我会努力的,这么具有挑战性的对手,我慕容俊第一次遇到,兴趣强着呢,就算你不拜托我,我都会继续追查下去的。”

  他呀,是越有挑战性的事情,越想去做。

  霍东铭点头。

  也只能这样了。

  “最近,似乎冒出了很多小企业。”

  霍东铭又转到了公事上去。

  身为t市的商界龙头,哪怕冒出一间小企业,他都会知道。

  “嗯,而且很多是同行。”

  慕容俊凝起了脸,同行的小企业会有,不奇怪,三百六十行,行行都有人去做,不可能说因为千寻集团经营了什么行业,就不准人家再经营。他觉得奇怪的是,同时冒出那么多小企业,哪怕那些小企业都是刚刚开的,只有几个人的小企业,可同时冒出来,怎么看,怎么想,都觉得有点不对劲。

  霍东铭也凝起了俊颜,他盯着远处的大海,沉冷地说着:“我想,那个人,动了。”

  他指的是让那几间子企业发生暴动的幕后指使人。

  “对方明显是针对着大家的千寻集团,一计不成,再生二计,很正常。东铭,大家未来的日子不会太无聊了,希翼对手不要那么快死才好。”

  慕容俊凝着的脸恢复了正常,闪着深眸,笑着自侃。

  霍东铭抿唇不语。

  想把千寻集团拉下t市商界霸主宝座的人多了去,这一次,又会是谁不怕死找上门来?不过看对方做了那么多的手脚,他想,这一次的仗会找得久一点。

  “东铭。”慕容俊忽然一脸好奇地问着:“当爸爸的滋味如何?”

  霍东铭偏头睨了他一眼,淡冷地应着:“何必问,过三四个月,你自己就可以尝尝了。”

  “我知道,我是想提前从你这里讨点经验嘛,你也知道,小娟的娘家离这里有一段距离,我家也是,到时候小娟生孩子,我是照顾她和宝宝的主力军,我想,我必须提前积累经验才行。”

  “你可以去参加那种什么妈妈培训班的。”霍东铭转身,一边往回走,一边应着。

  “参加培训班的大都是女的,我一个大男人,嗯,总是有点不好意思的。”慕容俊也转身跟着他走。

  霍东铭在钻进车内的时候,浅笑地甩出一句话来:“那样才能证明你对你家小女人有多么的疼爱呀。”

  “这么说,你对你家若希的疼爱都是假的了,你没有参加培训班吧?”慕容俊不甘示弱地驳斥着。

  霍东铭笑笑,“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去参加。”

  闻言,慕容俊两眼放光,叫着:“咱俩做个伴吧。”

  霍东铭不再理他,开车离去。

  他才不要和慕容俊做伴呢,他家里那么多过来人,他随便挑一个,就是很好的老师。

  不过,他倒想看看慕容俊一个大男人,还是一个风云人物,要是出现在全是妈妈的培训班,那场景是不是特别的好玩?

  若希和东燕在生完孩子第三天就出院回家坐月子了。

  坐月子对女人来说如同坐牢一般,整天就呆在房里,不能到处走,而且月子里一定要吃好,睡好,否则以后会留下很多后遗症的。坐月子的时候,坐得多了,以后腰骨容易痛,吹到风了,会着月子风,然后产妇就会没有胃口,不想吃东西。

  当过妈妈的女人都说,坐月子一定要坐好。

  生孩子,坐月子如同女子重生一般。

  霍家替两个宝宝各请了两个经验十足的保姆,轮着照顾宝宝。

  哪怕是豪门,医生还是建议最好就给宝宝吃母乳,若希姑嫂在思虑再三之后,才决定给宝宝吃母乳,想着等宝宝满六个月了再改吃奶粉。

  坐月子,也不能乱吃东西的,特别是还要给宝宝哺乳的产妇,因为产妇吃什么,就等于是宝宝吃什么,初生宝宝的肠胃还不完善,太嫩,经不起刺激,所以产妇吃东西才要特别的注意,以免引起宝宝拉肚子。

  每一个地方坐月子吃的东西都不一样,有些地方给产妇吃猪蹄醋,那是用猪蹄,用醋,用姜,还有鸡蛋一起做出来的,说是很补的,很适合产妇吃。有些地方则是用糯米甜酒炒鸡,当然也少不了姜。也有吃蛋的,反正都少不了一样东西,就是姜。

  霍家为了让姑嫂俩每餐都能吃得饱饱的,又不会厌倦,变着法儿做着不同的饭菜,让姑嫂俩吃。产妇吃好了,宝宝才能跟着吃好。

  叶素素也每天变着法儿替若希准备吃的送到霍家来。

  这不,若希刚刚才吃过了午饭,喂完了宝宝,正抱着儿子逗着玩,叶素素便提着保温饭盒和蓝若梅一起进来了。

  “蓝夫人,二少奶奶。”

  随侍一旁的保姆看到母女俩进来,连忙笑着向母女俩打招呼。

  “若希,你怎么又坐着了,要多躺。哎哟,我的宝贝外孙,来,让外婆抱抱。”叶素素一进入里室,看到若希靠着床坐着,马上就叫了起来,随即又欢笑着把手里的保温盒交到蓝若梅的手里,她一脸慈笑着走到床前坐下,伸手就小心地把软绵绵却可爱至极的宝宝抱到了自己的手上。

  宝宝吃饱了,显得神彩奕奕的。

  宝宝一天一个样,变化很快。

  此刻他又睁着乌黑的眼睛骨碌碌地转动着,似乎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

  “好可爱呀。”蓝若梅也坐到母亲身边,一起逗着宝宝玩。

  “饿的时候,凶着呢。”若希浅笑着说。

  “哪个人饿着的时候,能有好脾气的。”叶素素笑嗔着女儿。随即又责备着:“妈不是让你多躺着吗?快躺下,坐得时间多了,小心以后腰骨痛死你。年纪轻轻的,要是落下了那病痛,有得你受的。”

  “我这不是刚吃饱嘛。”若希嘴里说着,还是听话地躺下了。

  “妈给你做了好吃的来,你还要不要吃点?”

  若希看看母亲提着来的保温盒,失笑着:“妈,我天天都被喂得饱饱的,你别操心了,不用天天替我准备一日三餐的。”

  婆家都把她当成宝一般供养起来了,娘家又把她当成宝一样养着,她担心满月之后,她就要变成大肥婆了。

  怪不得很多女人生完孩子之后就会身材走样,那是坐月子时吃得身材走样的。

  “妈在家里反正也是闲着。”

  若希眨眨眼,知道说不过母亲的,干脆不再说。

  ……

  霍家别墅外面,江雪躲在门边,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就拿着阴狠的眼神死死地瞪着别墅里面。

  如果有人在院落里走动,她又赶紧躲了起来。

  从若希生孩子开始,她就一直躲在暗处盯着。

  霍东铭抢走了她儿子的心,她也要抢走霍东铭的儿子,不过……她阴森森地冷笑着,她要的是霍东铭儿子的命!

  她反正也不会有好日子过了,夺走她好日子的人就是霍东铭。她也不想再活下去,为了抢复霍东铭,她就要霍东铭的儿子陪葬!

  儿子霍东恺到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最让她放心不下,最让她痛心的,还是霍东恺这个儿子呀。都是霍东铭!都是霍东铭害的!她恨死了霍东铭!恨死他!恨到让她满脑子就是想着如何报复霍东铭,忽略了霍东恺的感受。

  看到叶素素从屋里出来,章惠兰笑呵呵地送着叶素素出来,两个人,一个当了外婆,一个当了奶奶,都开心至极,而看到两个人那般的开心,江雪觉得刺眼至极,也更加刺激着她的心。

  死死地咬着牙,她狠狠地说着:“笑吧,笑吧,过不了多久,我让你们哭都哭不出来!”

  凭什么,霍启明最爱的人是她,她却只能一直当个被人憎恨的小三,三十年的岁月,换来的却是一无所有,她不甘心,她不甘心呀?

  凭什么,她的儿子同样流着霍家的血,却什么都没有?

  凭什么,千寻集团,她的儿子不能继承,她不能成为当家主母?

  太多太多的怨恨,太多太多的贪婪,把江雪所有的人性都吞噬了,她就如同钻牛角尖的人一样,只会往里钻,不会退出来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